开启左侧

[人文历史] 雍正朝艺术品之谜 | 改!再改!继续改!若不如意,朕不依! ...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4-24 18:3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现在再说乾隆的“农家乐”审美似乎显得有点过时,但曾经一起嗤笑过乾隆的我们有没有想过,为什么他老爹雍正的审美就更高一筹呢?

% ]2 v( @8 U2 t) c; \2 I3 J, D
雍正朝只有短暂的13年,却流传下大量精美的艺术品。这些艺术品格调高雅,工艺精湛,有着鲜明的时代特色,其中绝大部分由养心殿造办处承做。
. s" d% ?' W$ l
造办处的《各作成做活计清档》极为详尽地记录了皇帝的谕旨和管理人员奏报活计制作的全过程,雍正帝的兴趣爱好、审美标准、鉴赏水平一览无余。
  Q! S+ P# Y( H1 o5 |, l5 R
# T# M% _* E: k6 `7 v# ^' c
雍正皇帝画像
' s2 [7 @/ V- X8 r: \
, e" T* [* _9 B8 }# F: g) h

1 ~1 T) p( z3 K5 i* p
▌若不如意朕不依
9 T3 ]- k$ n% h0 E) ~
关于雍正的一生,有许多野史和传闻,导致众人心中的雍正冷酷、凶残、没有人情味。而现实中的“四爷”却很有生活情趣,他是宫廷艺术品的“总设计师”,审美水平极高,眼光特别挑剔。

* |: R- t6 [  y: ?- ?0 b/ x
虽日理万机,却从不吝啬对工艺品品头论足,款式、纹样、颜色、做工一一指点,还自有一套评判标准,褒雅贬俗,务求尽善尽美,这在《清档》的记载中比比皆是。
& C' n& R. _- x
如一方黑白玛瑙盒西山石砚曾得到雍正的褒奖,他点评此砚“做法文雅,甚好!”并嘱咐“照此样再做一方,略放大些。”
, w) K, N* D! h. \# G
雍正款松花江石砚

# u: J; i- r, u3 P+ ]9 d! @$ g! x  z
他曾要求将一件商金银蟠螭圆鼎后配的紫檀木座“肚子去了,往秀气里收拾。”还要求“照怡亲王进的活腿四方香几做二件,或漆的或木的,做秀气着。”可见秀气也是雍正遵从的审美标准。
. v" E9 p3 o5 ^3 e& L

; p  j4 y! i" V5 ]3 w
; g7 g7 x1 a" W* @4 y
清雍正紫檀镶漆面条桌
7 U2 ~0 N: l+ h0 L
不仅文雅秀气,雍正也喜爱素雅。
4 w- z9 r* B1 P4 p  e
玛瑙壶做的不够素气,就要奉旨“将壶上的花纹磨去,壶嘴里膛做湾(弯)些,壶把做素的。”玉壶也被要求“将玉壶上的螭虎去了,做素的。”

3 R' ^  b% }, D) C. v
一件刻花的莲艾砚,更是引发了雍正关于俗气的一连串的吐槽“莲艾砚做的甚不好,做素静文雅即好,何必眼上刻花?再,书格花纹亦不好,象牙花囊甚俗,珐琅葫芦式马挂瓶花纹、群仙祝寿花篮春盛亦俗气。”
9 H; ?/ r* ]& ?8 A9 x+ E
雍正时期的玛瑙器皿
6 s: x' n4 g6 i- W
雍正时期的玛瑙器皿

/ L( e: @/ T$ c7 }: N
雍正时期的瓷器,一改前朝的浑厚古朴,代之以轻巧俊秀、工丽妩媚之貌。这全都得益于雍正对器物造型的一丝不苟,追根究底。

4 w' ^2 A  y. o3 t" ?& ^9 e
以古铜瓶为样烧造霁青、霁红花瓶时,他要求“俟镟样时,底足收小些,上身腰箍不匀处镟匀些”;郎世宁画驴肝马肺钧窑缸时,他要求“比缸略放高些,两头收小些”
: Q* S! h: l7 |2 D
经过这样的处理,器物的口、颈、肩、腰、足等部位的比例更加均匀,线条愈显柔和。
* E% ~1 q2 j' H' m& a/ M
清雍正霁兰瓶 台北故宫藏
" S+ a+ P& o, ]6 Q+ ]& C/ N
另外,雍正对绘画中的人物形象也有品评:“美人头大了,另改画,下颏、肩膀俱要衬合着画”“西洋人郎世宁画过的者尔得小狗虽好,但尾上,毛甚短,其身亦小些,再着郎世宁照样画一张”

& E+ m4 u8 z+ @) M6 b$ b; ?; c% h
一针见血地点出比例失调,目光之敏锐可见一斑。

) e% ^; u  u& E" _! g, |( j; w
雍正《十二美人图》之一

# L' v" K% N5 ^& ?- W' F; y
郎世宁《十骏犬图之三 苍猊》
2 D7 D2 H! I7 J
雍正喜欢天然的材质、花纹,不喜繁工。

' I* I* |( t5 `* W2 a) R9 l
雍正三年九月太监杜寿交老鹳眼木双梗双叶九如意一件。传旨:“此款式好,著海望看,留样。”

; C2 Z2 f7 s  u
雍正年间造了许多柄如意,但金质或黄铜镀金的只区区几柄,其余均为黄杨木、杏木根、沉香木、紫檀木、青玉、蓝绿玻璃、象牙等。
' m, v8 |1 R& z4 A( A; B& s, |3 k
清中期 沉香木雕八仙纹如意
& _7 f9 }3 i8 r& A1 @* I/ W
清中期 黄杨木雕莲花如意

; C5 ~8 f" B+ b4 c# ~1 @2 e
清中期 紫檀镶玉八卦如意

, {$ G: ^3 X" @2 x9 E
他明谕“款式好”、“留样”的如意独此一柄,虽然我们无法确定这柄如意是否存世,亦不能从传世的几千柄如意中将其分辨来一睹真面目,但存世的几幅雍正手持如意的画像,我们还是能看出端倪。
2 F6 o* y- k7 d4 H8 G
雍正手持如意画像

/ V+ {# W& a7 p& |! u8 R
雍正手持如意画像
, R& n3 S) `% R- R. m

2 ?- S. o/ B% I2 Q; }. ~
“往细处收拾”、“花纹往精细里做”是雍正给御用作坊的常用批语。雍正本人亲自参与器物创作,要求严苛,大到瓷器、雕塑,小到鼻烟壶、香囊,都要呈给他反复提出修改意见,不到十分满意,便不允许制造。

, X# v$ Q( f7 b6 h1 M2 K; O5 M
据档案记载:(雍正十二年)二月初十日传旨:
; ]5 u% D) J4 {3 [
“将景山东门内庙里供奉骑马关夫子像着照样造一份。其像要如意,法身高一尺六寸,先拨蜡样呈览,准时再造。钦此。”

) Y) O; F7 A( Z) m
于三月初十日拨得蜡样关夫子一尊,关平、周苍从神等六尊。呈览。奉旨:

4 g* z4 R* h: g: r, F
“关夫子脸像拨的不好,照圆明园佛楼供的夫子脸像拨,其从神站像款式亦不好,着南府教习陈五指式拨像。钦此。”

/ Q4 H6 o6 b& R2 r  m/ Z
于本月二十日改拨得关夫子从神等蜡样一份,呈览。奉旨:

& c2 `7 b) s" E
“关夫子脸像特低,仰起些来,腿甚粗,收细些,马鬃少,多添些。廖化的盔不好,另拨好样式盔。钦此。”

4 j! O( e4 M1 O
于二十六日将改拨得蜡样呈览。奉旨:

: p9 a7 t+ r9 o
“关夫子的硬带勒的甚紧,再拨松些,身背后无衣褶,做出衣褶来。从神手并上身做秀气些。钦此。”
3 i* U$ I/ Y* l( c3 X' V
于四月初二日将改得关夫子蜡样呈览。奉旨:
7 U9 `$ j/ |8 n! S$ _" k. ~
“帅旗往后些,旗上火焰不好,着收拾;马胸及马腿亦不好,亦着收拾。钦此。”
% K) d. k* x* \) i& p. [8 V
于四月初四日将改得蜡样一份呈览。奉旨:

$ U$ |: Z+ p) Q8 w- T
“甚好,准造。旗做锈旗。钦此。”
: {9 C% d+ J/ R# y% B' ^! q
此段档案形象、生动地反映出雍正的审美情趣,他观察物象之细微超乎寻常。

; H% o" s* Q; J2 K& x
此塑像先后五次呈览修改,从人物面容、站立的姿态、马腿的粗细、马鬃的多少到头盔、硬带、衣褶无不过问,亲加指点。特别是“着南府教习陈五指式拨像”一句精辟之至,南府教习相当于皇室剧院的艺术指导,擅长设计戏剧中英雄人物的动作造型,其身段扮相恐怕是最好的创作模特。
1 ?) g4 X' F" C: l; ]5 ~) f: k
另有一例,雍正四年造办处画了皮腰带纸样四张,皇帝指示:“此四张鞓带样皆不如意,俱交给海望。着他做二副带子,只要好。若不如意,朕不依。”
, M3 |. H8 ]# e8 B& \
海望是雍正深为器重的内务府总管大臣,为了设计出好皮带,雍正让总管亲自出马,还说做不好“朕不依”,严苛的“总设计师”也有幽默可爱一面。

5 C& u( K; ~, Z4 x
) ~# M" P9 U1 }" a4 k
▌审美标准的落实
) `; l1 B4 b! F  f( L, J
翻看这些朱批,可以想见,新工匠入造办处时一定摸不着头脑,他们都是按照历朝历代规矩,刻祥瑞花纹,做传统的喜庆华丽款式,不料雍正皇帝的品位如此不同寻常。
5 _1 _0 }# c, l" {, c/ _
为了达到追求自己的完美主义,雍正打破常规,亲自任命管理官员,钦点匠役承担具体活计。
- k' R  r: g% [" d( |
按照《大清会典》的定制,造办处编属内务府,内务府总管大臣为正二品。而雍正皇帝却特命朝廷中的显赫要员、一品大臣怡亲王允祥担纲,足见其对造办处超乎寻常的重视。

8 N/ M( L+ E; k& k% X1 ~
怡亲王能文能武,审美水平较高,最重要的是他与雍正关系最为亲密,对皇帝的喜好知之甚笃。怡亲王不负恩宠,在此岗位上兢兢业业,又委任了能干的海望、沈喻、赵元、唐英等人,成为得力助手。
- H) V. N1 y# o' i5 ~) @
造办处的工匠来源于各地物色的名家高手,进入宫廷过了试用期,根据手艺高低享受不同待遇。
) {7 V4 ^8 c* }# b4 m- I1 @1 `
手艺高超的匠人就享受特别优待。雍正六年,郎世宁的徒弟、画珐琅的林朝楷身患痨病,数次请求回乡调养。
- M; U8 d/ D5 W* h; Z. v/ ?
按照惯例,痨病之人,避之唯恐不及,但怡亲王却传谕说,他是有用之人,待病好后照旧回京当职。
; x& L  N9 u1 T+ L# j1 z+ y$ o
另一位自鸣钟处匠人张琼魁手艺平常,因送叔父灵柩告假回乡,“怡亲王谕:‘此人手艺如何?’郎中海望回称:‘此人手艺平常。’王谕:‘若手艺平常,着伊回广不必来京。’”
+ }! f5 t. [: Q, z- ]* X
这种择优留用的做法,是落实雍正审美标准的第一步。其次,雍正对造办处人员的能力也很了解,知人善用,提升活计质量。
; M  g) {+ W4 _0 D& Z
在造办处当差者不仅有各地招募的手艺人,更有宫廷中熏陶出的画家、写字人,有些设计甚至需要翰林院的高级官员也参与其中。

) N& W5 o- g& b# u
雍正元年,镌刻寿山石“雍正御笔之宝”玺印,翰林张照、技艺人腾继祖、南匠袁景劭、刻字人张魁各呈上一张篆样,最终皇帝选中了翰林张照的设计。

' L! R9 d# M% }- r: v  |

& m# r2 @4 A: q, i
雍正御笔之宝印玺

9 @6 T1 S1 J0 k1 M! f- b9 G
雍正对各行业皆有所知,根据当差者的特长指派活计,钦点“花卉着吴璋画,石头着陈善画”;“传与蒋廷锡画花卉二张,其点景石头令伊着会画石头之人画”;“画画蛮子内有懂得宫衣的着他画样”。

4 R7 y2 x1 V. a! Y5 O
并且打破各行各作界限,用其所长,谕令郎世宁为金胎珐琅杯画样、在棕竹边漆背书格上画山水。又明谕画年画和绢画的戴恒、汤振基改画珐琅。
+ x% F! }! m0 q8 Z9 N: S, j! t
虽从宫廷画师降格为陶艺工匠,但也为两人开辟了另一个展示才艺的舞台,雍正朝后期的珐琅彩瓷,摆脱了以往在构图上的程式化,在瓷胎上画出了一幅幅微缩的宫廷画,出类拔萃。
2 T2 E" ]; j% u. ]" b
蒋廷锡《百种牡丹谱》
# L; {3 g6 w  [2 \8 e6 s
清雍正 珐琅彩月季绿竹诗意小杯

  X: k3 X  U) r& i- i. t
第三是在人尽其用的基础上建立奖励制度,激励工匠。

# Y8 m% G  s8 B1 f0 V# |- B
雍正八年,郎中海望持进画飞鸣食宿雁珐琅鼻烟壶一对,奉旨:“此鼻烟壶画得甚好!烧造得亦甚好!画此珐琅者是何人?烧造是何人?”

) W6 |  D4 |& U
皇帝不但亲自过问工匠的姓名,在得知系谭荣画、邓八格炼的珐琅料后,欣然各赏银二十两。画画人班达里沙亦为幸运儿,一幅“《松鹿永年》画比先画的好”,龙颜大悦,“传与内务府总管,查官房一所赏伊居住(这所位于德胜门外的官房计有24间半),”另外,裱匠李毅也因活计称旨,赏得八品官。
$ |' T# k$ Y. k2 h+ `+ d3 T4 ]
对于普通的匠役,能得到超出月薪数倍的赏银已是喜出望外,更何况官房和官位,没有皇帝的旨意根本无法企及。这些奖励措施形成莫大的鞭策力,激发着工匠们的积极性和创造性。
- y& L# |: w* m7 W) w
第四,对唐英的任用使雍正对瓷器超水准的期望得以实现。

" d0 X/ i' T1 z
唐英在任督陶官之前,在宫内当差30年,非常熟悉宫廷的规矩,对皇帝的喜好心领神会了如指掌,对皇帝的要求更是刻骨铭心,在雍正今天“款式”,明天“釉水”,后天“胎骨”的过问声中,惴惴然,岂敢有丝毫怠慢。

/ N, r! @+ N* o8 q) S, J( A7 N' P2 L
他从上任伊始,就竭力研究物料火候、生克变化之理,对泥土、釉料、坯胎、窑火诸务皆得心应手,运用自如。
7 |3 E3 }4 N4 z) H' K5 S
他不但按照皇帝旨意,依据宫内的宋、明各窑口瓷器进行仿制,而且主动到景德镇东20里外的湘湖查寻故宋窑址,觅得残器瓷片,仿成米色宋釉和粉青色宋釉。又新创制了法青釉、西洋紫色器皿等。

. e: |% d1 ?! K5 B
唐英的确是个人才,雍正对瓷器的期望和要求通过唐英的制作得到完美的展示,而唐英造就的“唐窑”也成为中国陶瓷界的辉煌。
" g3 o9 ?, V% U5 i
雍正淡粉釉瓶

: y8 P) p0 H! @' q
雍正淡黄釉瓶

5 _+ Z' Y# E; w6 n: Q' y, i
雍正斗彩团花纹罐

% X1 n. {& k2 N
雍正 秋葵绿釉如意耳瓶
# q: a% k' K7 ]7 S  g7 w; m  S$ [
雍正 窑变釉弦纹瓶
4 H/ Z( R/ ?% s9 ^; v
雍正 胭脂紫釉碗

( `0 i; ]; i3 E) @0 o  A
值得一提的是,乾隆朝前期唐英仍然管理陶务,他依旧殚精竭力的制造瓷器,却未使乾隆满意,甚至受到指责。

/ t; }$ p- q7 Z
乾隆六年,唐英接到皇帝朱批:“不但去年,数年以来所烧造者,远逊雍正年间所烧者,且汝从未奏销。旨到,可将雍正十一、二、三等年所费几何?所得几何?乾隆元年至五年所费几何?所得几何?一一查明,造册奏闻备查,仍缮清单奏闻;乾隆八年六月,因之前元、二两年所烧造,瓷器釉水、花纹远逊从前,又破损过多,因分条核减,共银二千一百六十四两五钱五分三厘三丝五忽二微,奏令赔补”

: p# T9 n- @9 X, b" I6 Y
乾隆十五年,唐英又一次面临“钱粮不许报销,着伊赔补”的厄运。

: ]$ c5 X3 `. h9 ^) v5 e* b
. |2 h* i& g1 r$ d' k
其中的原因是多方面的,关键的原因也许在于雍正、乾隆两朝唐英的官职不同,雍正时期唐英的官职非常明确——协理陶务,身驻御厂,专心致志,别无所虑,成就斐然;而乾隆即位伊始,唐英即奉旨以淮安关使兼领陶务,乾隆四年调往九江钞关监管陶务,十四年又奉命移理海关。

! B# c; }7 l& q9 B& i, f1 M7 A6 M! g
淮安关据江西二千余里,唐英除了遥控管理别无他法,九江关距御厂三百余里,唐英每年也只能赴厂两次进行浮光掠影的视察指导,这就是问题之所在。

5 i; x3 G& ]# k  C! q
Source:Internet
3 y, ~* ?$ M6 L6 @7 g( g
〈本篇内容编辑整理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如有涉及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立即删除,或对此进行说明〉
3 }9 r) u, z  J


转载请保留当前帖子的链接:https://www.beimeilife.com/thread-70780-1-1.html 谢谢
发表于 2018-4-24 18:38 | 显示全部楼层
从《十二美人图》看雍正朝家具% ^/ ?! Z  Z2 {7 T+ R+ \

3 o8 w6 Q0 `* c) R% D4 u清世宗胤禛的年号为雍正(公元1722~1735年),他在位十三年,励精图治,对于“康乾盛世”具有承前启后的重要贡献。雍正帝的文化艺术修养很高,喜欢漆饰家具,经常对御用家具的设计制作提出改进的要求,也比较“在行”,不拘泥于形式。9 V) M4 j: e6 G8 g
例如,据清内务府档案记载,雍正四年(公元1726年)九月初四日,郎中海望持出榆木罩漆膳桌一张,奉旨:“尔等做漆桌时照此桌款式,将上面水栏边放宽,批水牙收窄,其批水牙有尖棱处着更改,腿子下截放壮些,不必起线,上面应画何等花样,尔等酌量彩画。”漆饰家具的木胎不铲边线易于刮灰和打磨,而在彩绘的时候描上边线会更显整齐。所以,“不必起线,上面应画何等花样,尔等酌量彩画”——这是很在行的指示。$ J" ?2 i4 x: u3 X
- I. X. h3 I: A% o0 M& l! U3 ~
  而谈到雍正朝的家具,就不能不提《雍亲王题书堂深居图屏》的十二幅组画(也称《十二美人图》)。因为带有雍正年款的家具太少,难以了解雍正朝家具的风格特色,而这组写实性工笔人物画中描绘有多件不同材质和工艺的家具,代表了雍正帝的审美趣向,可以作为鉴定和研究雍正朝家具,特别是宫廷家具的参考标本。( [8 X$ n! T1 C9 x) ~# R
4 c! e. \- i: O2 B+ S) `0 l, n
“观书沉吟”之坐具与方桌

' _. Z: D, [- E2 {' k& y

6 K2 N5 y$ V! K6 v  组画之一的“观书沉吟”,它描绘的是一个汉装少妇读诗沉吟的场景。画中有香几、绣墩、方桌等三件家具,其中香几是经加工的天然树根制品,本文暂且不谈,重点谈谈后两件家具。
  r& Y9 o) ^, v) l  画中的绣墩是一件玲珑清雅的鼓形坐具,腰部挖有五个椭圆开光。有人认为是瓷墩,但从开光的面积分析,应为木质髹漆。其通体髹绿色彩漆,描绘有缠枝莲纹。从色泽观察,其纹饰的工艺似为锼银,即以色漆描绘花纹以后,待其半干之时,用丝棉球蘸取银粉从花纹边缘向内揩擦,使之产生明暗立体感,日本称为“消粉莳绘”。这是一件洋漆或者仿洋漆工艺的制品。康熙后期,精巧别致的东洋(日本)漆器进入清朝宫廷,为皇室贵族所欣赏,并由造办处逐渐开始仿制,观此绣墩可见一斑。
$ e3 v$ r( {. r  t" o  再说画中的方桌,从设色和木纹的表现观察,应该是黄花梨材质的。其桌面为攒框作,镶大理石心,桌沿打洼,矮束腰;牙子和桌腿为直方形,内弯小马蹄足;腿间有罗锅枨加双环卡子花,罗锅枨的两端变化为攒回文拐子;牙板、桌腿及罗锅枨的边缘起灯草线。从造型的线脚和内弯小马蹄足来看尚有明代遗风,而攒回文拐子则属典型的清代风格,因此,该桌为年代相对偏晚的清作明式硬木家具。
# P4 w# a8 s8 P9 s0 D6 S, S5 ^* C2 O0 C& y$ p( \; R# k
“博古幽思”之多宝格与画桌

* a' B: E! i3 `

7 {4 Q/ Y# K4 \6 Q# K  组画之一的“博古幽思”,它描绘的是一个汉装少妇品古幽思的场景。画中有多宝格、竹椅、书桌及漆箱、盆几等多件家具,其中漆箱和盆几露出部分太少,本文暂且不谈,重点谈谈前三件家具。
# Y3 t$ b, D/ _; w) t  画中作为背景的多宝格按照房间的布局打造,占据两个墙面,古玩百宝罗列其中,兼具高雅和奢华的气势。多宝格是由明代的格架添加竖隔发展而来,于康熙年间开始流行,其造型本身就具有方折拐子的味道,对于清代家具风格的演变具有促进作用,可以作为清式家具的代表。画中多宝格的框架材质似为紫檀,透雕拐子圈口的材质则似黄杨木。根据养心殿造办处档案分析,雍正朝的宫廷家具好集多种材质和工艺于一身,既新颖又值得玩味。/ p: D- t7 v) H. l( }0 l( a* v
  画中少妇所坐的是一把竹椅,椅背和扶手的造型为五屏风式,椅面为扇形,腿间的管脚枨和牙子为罗锅枨加矮老的造型。除了椅面为木质髹黑漆外,其它部位都是用湘妃竹制成。湘妃竹又名斑竹、泪竹,产于湖南、江西、浙江等地,竹竿布满褐色的云纹花斑。传说尧帝二女嫁给舜帝为妃,称“湘夫人”,舜帝崩逝,二妃哭泣,以泪挥竹,竹尽成斑,故名湘妃竹。其为著名的观赏竹,秆可用于制作工艺品和家具,历来为文人墨客所喜爱和吟咏,雍正帝尤为偏好,多有制作。
" e# v- |9 N, k  少妇面前有一张长方形画桌,桌面带有委角,下有束腰,牙板直,方腿,内翻如意式马蹄足,腿间有曲尺状的罗锅枨,在罗锅枨与牙板之间镶有一枚透雕回纹的卡子花。此桌通体髹黑漆,用浓淡双色金箔描绘(工艺名称“彩金象”)缠枝花卉和锦地等纹饰,极具工细和富丽之美。
# M' j2 Q# G( p/ j& T
& o' s/ o. k! y, Q' N. j1 R& _
“烛下缝衣”之扶手椅与方桌

; D2 r2 `0 D& {: K* g8 y6 y

; e7 u7 u7 M/ c/ A) m+ h" v  组画之一的“烛下缝衣”,它描绘了一个汉装少妇烛下缝衣若有所思的场景。画中有椅子、方桌、吊灯及盆架等多件家具,其中朱漆盆架露出部分太少,本文暂且不谈,重点谈谈前三件家具。
5 D  J" q  ]) T9 T" {  画中少妇所坐的是一把南官帽扶手椅,其下盘被墙壁遮掩,露出的椅背和扶手的连帮棍上下垂直,椅背较矮,也称“玫瑰椅”。从画中表现的木纹和设色看,应为黄花梨材质。此椅造型简洁通透,具有晚明遗风,为清作明式硬木家具。8 u" t8 ~) O3 g1 p. q
  在少妇的面前有一张方桌,造型为四面平式,牙板和桌腿俱方,腿间有直枨,十分简洁。通体髹黑漆,饰有缠枝牡丹纹,色彩较素,有可能是薄五彩螺钿镶嵌的工艺,而画上方的那盏黑漆方形吊灯也有可能是这种工艺的制品。薄五彩螺钿镶嵌兴起于晚明,清初曾一度沉寂,康熙至雍正年间在上层社会中十分流行,存世的精品多为此时之物。
  b, [1 |# _+ n" p- p4 l* M% a) V; b' M% U0 V) j8 v
“持表对菊”之方桌与壁桌
6 B% q/ C' J+ J; o; T

+ n4 |/ i' [% j  组画之一的“持表对菊”,它描绘的是一个汉装少妇手持怀表若有所盼的场景。画中有方桌、壁桌和绣墩等三件家具,其中绣墩为郎窑红釉的瓷器,本文暂且不谈,重点谈谈前两件家具。4 J3 G/ W& R2 Y& y4 R+ T
  画中少妇扶倚的是一张赭黄色带有彩色纹饰的方桌,有人认为是黄花梨嵌螺钿的。笔者仔细观察,发现桌面有细密的万字纹锦地,因此,它应该是一件黄地彩绘戗金的大漆家具。其造型为桌面平,无拦水线,冰盘沿,矮束腰;牙板直,方腿,肩部以委角相交,足部内侧微带兜转;腿间有曲尺状的罗锅枨,在罗锅枨与牙板之间嵌有双矮老,每个侧面共有两组。方桌通体髹赭黄色大漆,桌面的纹饰为“四菜一汤”布局的螭龙团花,边框和其他部位的纹饰则为凤凰和折枝花卉,纹饰的工艺为彩绘戗金。在纹饰之间密布有褐色填漆的锦纹地子。黄地彩绘戗金的大漆家具在康熙后期十分时尚和贵重,而雍正帝本人又很喜欢花鸟纹饰,此桌堪为康熙末、雍正初时期的宫廷家具精品。+ X8 {) R& z4 s9 H- Q  r1 m
房屋隔断外面靠墙摆放着一张壁桌,上面陈设着一架浑天仪古玩。壁桌的造型为长方形,平面,出沿亦平,矮束腰;牙板直,方腿,内弯马蹄足;腿间有拱形牙条,上抵牙板。此桌的髹漆有些特别,大面髹黑漆,腿部的侧面则为黄漆,推测桌里也是黄漆。黄漆里子在康雍时期的大漆家具中很是流行。在黑漆地子上面用浓淡双色金箔描绘有纹饰。桌面为牡丹蝴蝶纹,桌沿为寿字连纹,束腰、牙板和腿部为卷草纹,牙条为菊纹。其描金除了使用浓淡双色金箔以外,在桌面的图案中还使用黑漆进行润色,产生出凹凸立体感,描金工艺较明代更为成熟。雍正帝喜欢花卉,御用器物上多有花卉纹饰,此桌可见一斑。

' \! l2 l, E  S2 M+ t& F' ]8 F; x" L# o( d( ^4 f& U5 B
发表于 2018-4-24 18:39 | 显示全部楼层
独家 | 鉴赏:雍正朝漆饰家具五则3 w; Q! c8 K& Y) u5 `; \+ r
《古典工艺家具》杂志 文/特约撰稿 朱宝力 编辑/陈桂湖
' o2 l! i7 J2 \, ^( r' Q  原文标题:雍正朝家具赏析——浅谈清代家具的识别与鉴赏(八)
. u; Q8 o3 ^7 g. I4 M& x4 f& u0 A3 Y  X$ M4 T0 q, o! l5 D( |
  编者按>>>
. k' w' c) j' ]" e& A$ P  雍正帝的文化艺术修养很高,喜欢漆饰家具,经常对御用家具的设计制作提出改进要求,也比较在行,不拘泥于形式。在上一期文章中,朱宝力老师根据《十二美人图》讲述了雍正朝家具的风格特征,本期文章,朱老师进一步结合家具实物,做精彩的赏析。& d. M* Q, ^# w# I
  K' s! ?7 _; i0 p+ n* d$ e
  上一个章节笔者通过分析《雍亲王题书堂深居图屏》(十二美人图)组画,讲述了康熙末至雍正年间家具制造的风格特点和艺术成就,本文将结合家具实物更进一步讲述。http://mp.weixin.qq.com/s?__biz=MjM5NTI4NDAwMg==&mid=205640587&idx=2&sn=3d14ff30dd2ecb71e0ad5e6b59358db0&scene=21#wechat_redirect6 I  q$ X: p1 d9 A0 f

  L1 N; F" ?9 _$ |; f& s5 b  黑漆识文描金九龙纹长方套箱1 G- [5 c1 _6 {, R$ C6 l9 S+ K( w
  黑漆识文描金九龙纹长方套箱,长189厘米,宽50厘米,高49厘米。它分成内外两层,均为五面平的造型,每层箱体的两端均有铜提环。外箱下有镶垛边的底座,箱体下空,套在底座垛边外口上;内箱四角下有矮足,内箱的尺寸正好可以放入外箱底座的垛边里口,箱盖可以取下来。此箱通体内外均髹黑色大漆,绘有识文描金的纹饰。在外箱的底座上绘有祥云蝙蝠纹,垛边绘有拐子回纹;箱体两端各绘有三龙戏珠云纹,下衬海水江崖纹;箱体前后两面各绘有九龙戏珠云纹,下衬海水江崖纹;箱体的上顶绘有九龙戏珠云纹,一端有长方形的开光,内用满汉两种文字竖行书写“雍正元年吉月孝陵所产蓍草六丛计三百茎敬贮内”四行文字,均为识文描金。内箱的纹饰与外箱箱体相同,只是箱顶没有开光和文字。
! ]" @2 v- A( }2 C( s5 O
1 R. f7 T- E! l2 I7 l
黑漆识文描金九龙纹长方套箱(故宫博物院藏)
3 F2 v; |1 e$ J
长方套箱的内箱
$ h' S# R' ]3 |' ^+ Q6 e4 |$ ^* i
  此箱是题有确切年代的宫廷家具,学术研究和参考的价值不言而喻,其主体纹饰为九龙图案,“九”为阳数之最,因此它是一件等级极高的宫廷供奉器物,当年贮放着雍正帝在祭扫顺治帝孝陵时所采集用以纪念的六丛蓍草。其所绘制的龙纹与康熙晚期的风格基本相同:垂眉虾眼,狮鼻长须;嘴部的开张程度比康熙中期的龙纹要小,下颌也不再明显拉长。识文描金是一种古老的描金工艺,在明代黄成所著的《髹饰录》里即有记载。它是在描金前先用稠漆堆绘纹饰的骨架,形成凸起的层次和折光,比平绘描金醒目而具有立体感。此箱所贴的金箔分浓淡三色,工艺名称为“彩金象”,也是沿承自明代的髹饰工艺。# H' ^7 y, E$ g# u: N
. k9 S& K% J& ?6 B2 O$ D

% i8 H) @; f& O& E  v
4 q2 Z7 e, x1 o  黑漆嵌螺钿彩绘菏塘图长方桌( ]2 S+ f0 g2 A3 {8 Z. M* p
  黑漆嵌螺钿彩绘菏塘图长方桌,长161厘米,宽70厘米,高86厘米。其造型为四面平,桌面带委角,与牙板混面相交;牙板直,方腿直下,高内翻马蹄足;在牙板与桌腿的转角处安有透雕夔纹的拐子花牙,在桌腿的内侧安有霸王枨,其上端固定在桌面的底枨上。此桌通体髹黑漆,表面有纹饰。桌面绘有荷花、太湖石和小鸟等通景图案,图案的周围有边框,边框设有锦地开光,锦地用厚螺钿镶嵌成古钱纹,开光内绘有折枝花卉纹。牙板和桌腿上绘有蝴蝶和折枝花卉,拐子花牙的表面为贴金罩漆。8 a1 f* x  R; b6 T
) N/ u& G$ p) z, p
* M8 D6 A1 v. L6 p9 x
黑漆嵌螺钿彩绘菏塘图长方桌(故宫博物院藏)

8 q1 u; F7 z7 J  }5 C( p; @
黑漆嵌螺钿彩绘菏塘图长方桌桌面(故宫博物院藏)

' N+ t: u  Q2 T) L2 Z& }, r  此桌的四面平造型虽然具有明代遗风,但高内翻马蹄足则为清前期流行的风格,而透雕夔纹拐子花牙更是典型的清代样式,与《雍亲王题书堂深居图屏》组画中的条桌类似。其彩绘的工艺为描油而非描漆,颜料主要是用熟桐油调制。绘制之初时的颜色十分鲜艳,但由于润彩的白颜料使用了铅粉,年久氧化变黑,致使整个画面显得灰暗。雍正帝喜欢花鸟画题材,综合此桌的造型、纹饰和老化程度分析,约为雍正年间制作。
3 v! _: u! B+ i
: [8 }1 D( `. ]7 n5 l/ O4 y/ W  紫漆描金松鹤图斑竹炕几7 o7 t% l& u7 t' F8 a
  紫漆描金松鹤图斑竹炕几,长123厘米,宽49厘米,高38.5厘米。其造型为平头案式,几面平,边沿混面;几面以下均用斑竹制成,牙板、腿和侧枨为竹料双拼,外翻拐子足,在牙板下面和两侧的圈口上安有斑竹攒成的拐子牙条。几面髹紫黑色大漆,通景绘松鹤图:画面怪石嶙峋,水波浩淼,山坡和崖石间生有古松、灵芝和奇花异草,七只仙鹤或飞、或立、或舞、或鸣,整个构图寓意着延年益寿的美好愿望。几面的边缘饰有描金的锦地花纹。其描金工艺大面积使用赭红色金脚漆表现山石和地坡颇有新意,使画面色彩丰富而具有质感。雍正帝喜欢竹子,《雍亲王题书堂深居图屏》组画和内务府造办处的档案记载中多有斑竹家具。综合分析,此几约为雍正年间制作。3 n, T1 @1 Q, A- ]2 q4 R

" t! J# N1 |) g8 w' `* @" T
紫漆描金松鹤图斑竹炕几(故宫博物院藏)
0 O/ I5 P/ E) W
紫漆描金松鹤图斑竹炕几(故宫博物院藏)桌面( t% R  _7 E' v7 Z; Y. w
- V4 g0 A# a3 T
  黄花梨仿竹节圈椅- l6 d! W- D  P+ x  J6 y
  黄花梨仿竹节圈椅,高101厘米,宽60厘米,深47.5厘米,成对。其椅圈为五段榫接而成,前腿与鹅脖、后腿与靠背均为一木连作,不带侧脚收分,鹅脖直,连帮棍为S形大小头式;朝板为攒框作,上部嵌有一条透雕的团形螭龙,中间的嵌板浮雕有花鸟山石纹,下边的亮脚为罗锅枨造型,挂角牙子镂空为竹枝状;椅面亦为攒框作,软屉;椅腿间有步步高赶枨和劈料作的顶牙罗锅枨式券口。此椅除了椅面和嵌板之外,通体均圆雕做成仿竹节状,维妙维肖。竹为“岁寒三友”之一,古代文人以其经冬不凋、虚心、高节来比喻君子的品质,除了赏竹、画竹、食竹之外,还喜欢把竹子制成家具和文房用品。使用黄花梨这种优质硬木制作仿竹圈椅,既具有竹椅的神韵,又避免了竹材易于劈裂的缺点,更加耐用、美观,耐人玩味。此椅的造型成熟,龙形偏晚,综合其流行风格和风化程度分析,约为雍正年间制作的文人家具。: p/ Y, \2 e0 P# x* l5 @

' e9 p9 f( Q% l  Q7 c6 J
黄花梨仿竹节圈椅(引自《精品古家具过眼录》)' p; \+ u: {; k& D( ]* V) }* {

) r7 v# F6 M+ q5 r! [: z, h  黄花梨嵌石面长方桌6 D$ E1 Y& w8 ~% C' u: v/ K: Z
  黄花梨嵌石面长方桌,长126厘米,宽58厘米,高88厘米,清宫旧藏。其造型为桌面攒框镶大理石心,冰盘沿,矮束腰,牙板直,方腿直下,内翻高马蹄足,腿间设曲尺状罗锅枨加矮佬,矮佬上端接牙板,显得端庄而空灵。它的罗锅枨由五截攒成,两端用格角榫与桌腿相接,就牢固度而言,装饰性远大于实用性,清味已浓,年份偏晚。在《雍亲王题书堂深居图屏》组画中有几张桌子的罗锅枨呈现曲尺状,也是攒接的。综合分析,此桌的制作年代约为康熙末年至雍正年间。) \" O9 G" k2 b! [
  M5 i% d4 @# h& k
, U  D# C/ D  o8 d* _# x
黄花梨嵌石面长方桌(故宫博物院藏)
& \0 f" Q- G) d/ K
  雍正年间时尚流行仿洋金的漆饰家具,无论是内务府造办处的档案抑或是影射雍正年间时事的写实性小说《红楼梦》中都可以见到“洋金”的漆器,那么现存的“洋金”实物究竟是什么样子,有什么工艺和艺术特点?本文的下一个章节将继续进行讲述和探讨。: u2 Q2 Y, J" m$ ?. _+ y- ]

2 |, l* T& ^+ i6 f

使用高级回帖 (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快速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  

发帖时请遵守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你发帖内容、时间以及发帖IP地址等记录保留,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信息提供给有关政府机构。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