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左侧

[复兴变革与升华] 他的“裸女”刚被拍出1.98亿,一生穷困潦倒,死后不为所知的中国画家,你该知道了·· ...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10-9 00:3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0 M' Q2 N( g5 x3 t. O
我们的步伐太过时,刚追上这悲苦一生的大师。9 J! j3 M6 ?; V' y
常玉
# w3 }: C) U* E) e6 k; W6 o  I4 v. Q

  F/ R$ F, _4 L" w& P6 l
1 \  m4 u' V$ b# v! O) I3 d2019年10月5日晚,
7 ]# q3 J$ O- r" X3 Z1 c; c6 @2 h香港苏富比秋拍上,
6 v; v$ E; y( U' a9 Z中国画家常玉晚年巨作2 H$ `# P+ ~! s0 ?$ a) A( L6 p5 X
《曲腿裸女》: p3 q: R% b5 v2 |8 r. W' H
拍出1.98亿港元的天价,刷新了其个人作品拍卖的新纪录。" F$ G6 U7 Q+ C5 |& S) p. S

4 v; {5 ?6 ~; J2 S+ c, }" `+ e- o常玉《曲腿裸女》,油彩纤维板,1965年作,122.5x135cm
3 p% H  T; A/ ]4 }* s# a9 V0 g) J- {
常玉是谁?
6 r6 G# g. Y' G" V* w他的画凭什么这么贵?艺术界的人或许都熟知,但普通大众却对他比较陌生。3 ?5 }7 ]: n$ ~6 n

" _) O- V/ \  X) x 在上世纪20年代旅法的中国学生中,常玉绝对算得上最特别的一个。' s: l7 N8 x/ m9 V# R9 t9 @# q& }
( f2 T" L* w! u1 J& A
' w+ n% r+ v6 P. J, s# K# S
; w- L7 |4 t  i) ~4 A+ p, u
不像同时期留洋学生日后成名的徐悲鸿、林风眠、刘海粟···他生前籍籍无名,在巴黎孤独浪迹一生,甚至今天仍有很多人不知其名。
! {* w! S. @  M+ G
/ _9 n7 t, ]8 o; _) {《红毯双美》- R2 `# C! i+ g$ P6 {  y6 f

' A9 y, G. G; K# I% L8 E; r1 @; V( ]4 V6 H  X2 N$ @) M) V! r& w
2016年底,
/ j! X% l( j# h# w# J( J
佳士得250周年秋拍会,他的一幅《瓶菊》拍出9100万港币。/ }6 d) W' D. b4 @$ p! p8 u: S

# Q6 W, b* p& x6 H7 {( X3 b* d  W
《瓶菊》
8 g' J& K! `4 A+ [* A
7 F9 m/ I) g0 N5 F1 z# f4 W. m
8 ]9 s: q+ e4 R8 K8 ^
2011年,
6 i; O  }" i! V$ D! [2 |
他的一幅《五裸女》成交于1.2832亿港币,
4 ?  ]. Y4 R7 z* t  }
创下当时华人油画拍卖纪录。8 _" W3 O% r) b

( y& V0 ]8 R1 y0 g+ w# B8 ?4 L9 n) S3 r9 j2 Y5 d, i2 i

: N6 y! j6 Y3 m讽刺的是常玉本人,生前却因为自尊,困于贫穷,一生在黑暗的小屋中,2 p& j" H4 o8 j6 K
把灵魂献给了笔下的动物、花与裸女。' M  d0 X- c5 T4 L* j

& u+ \* r# ~& Q0 n4 g6 c《粉红猫》
0 @/ l# J( k% ]  q! o  n% Y
4 {; [# d6 y6 J& P

) w8 ]& r3 u! T! n6 B《菊花与玻璃瓶》$ B. @( ]3 g* x' u, i" w" b

0 b- j5 @" F3 U( B2 }
- o6 v( j% u0 F+ W/ P
, f0 T% F; K( o: M+ O& N. Q4 z5 j) A8 d* z7 P4 [7 `- O
徐志摩的《巴黎的鳞爪》,1 q: }7 g4 E; ^- ~+ h. j
这样描述常玉:
# X# T/ u# L: }+ p# U' _" V6 B8 _: g* h
“在巴黎一条老闻着鱼腥的小街底头,一所老屋子,顶上一个A字式的尖阁,屋内光线暗惨得怕人。”% B3 `9 R- i  f% V' i3 K

3 H( {0 D( ^! T2 Q' f7 t& S( ?% L3 B7 M7 d
这个画家不过正午不起身,8 L; B# q* \2 z" @
不近天亮不上床,
) f6 B# }/ F1 {/ Z+ \, `* G" t# U
直到上灯的时候,
6 \% M0 d$ u6 d' \) m
才在他那艳丽的垃圾窝里开始工作。0 E( `3 C' S: Y* ~& N* Q

" Q. u  T7 M) S7 `
" y7 u2 R/ T+ j1 ~
$ M$ A' u% Y3 ]' K8 G满屋杂乱的画材,
% F/ u# D+ Q7 Q5 q5 o5 t0 _
墙壁的疙瘩与霉块,8 d/ z' h6 G  p7 g1 v
除开床和那张弹簧被追悼过的沙发,, x4 f: I* v1 ]
屋子里就没有其他东西。
& K9 _$ }% a+ T: H+ E8 U9 Y+ r
. L7 {4 g% t9 g9 |' s
# Q: D& r* w( s; \) A
每有朋友前来,他都会亲切温暖地招呼:
( H# s) d+ [* B! T/ d) E) z
“你坐坐吧,
& X) I' d) @1 J0 J
给你一个垫子,这是全屋子里顶温柔的一样东西。”
5 Z8 b. e  i# x. }$ P+ M/ [3 X5 C+ W
' N  R2 @8 A% g

- {# e  B$ R+ u不过可千万别看低6 V" V9 T# F! N: Y
那张弹簧被追悼过的沙发,这上面落座过至少一二百个当得起美字的女人。
  W9 ^- y, S/ _3 p6 ]9 L9 M/ r( i

: M! Y' c$ T+ f* w: j: O4 N; N5 A* ]4 M" y. I% f/ a

, Q. ^) v' x3 P# B+ c
: [2 A, q# I$ N# b- z+ z几十年血汗辛苦的成绩,千把张人体临摹,
5 p% j! L& d/ V
十分之九都是出自这座1 [; m7 W' x' I+ \+ [  u* _4 V- r
破旧惨淡的老屋子。+ @8 d7 Z0 E( X/ R% t

+ A' s) ~. r7 F
" n# a" P; A+ n  B1 u& x2 v1 L: G  W- ?, P3 v
在那时的中国,
+ ~- k/ z( `1 G. d+ O" s) g
女人一直穿到下巴底下,根本看不出腰身与后部的世界。
+ R- G6 Z( R+ T( V' n
“人体美,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就是这点儿对人体秘密的好奇,成了常玉学画画的动机。" ^6 W+ n! q, Q8 @/ E3 M+ x
( X+ R5 R, I8 ]" G% Z5 u
常玉# m- H) D5 T( a% ?* v+ _+ t
& G- I3 ?* {% }$ K# w0 ^+ L
2 _( |' U' ^; ^4 ^9 V; {& T( a; r
1920年前后的样子,
/ P6 V: c) _: U$ N1 u
一批留学生响应国内政策,
  _9 Q# |, O! k1 s
纷纷来到西方学习“先进”文化那时的巴黎不仅是中国学子,街道上有大量为艺术漂泊的异乡者。毕加索、苏丁、莫迪里阿尼···: z' ]+ z6 K- [- J& a% q0 N

6 F. \, l( v4 {5 Z# T8 d: G; _8 U
) H4 J% `7 i% z2 m1 O% T4 E. [' v6 }, c4 C; h8 Q0 h
相比起这些为生活所迫,$ ~2 k, m3 g" p+ }8 n. W" A
异常艰辛的漂泊游子,常玉最初的生活称得上惬意。他生于四川的富裕之家,
4 s3 V: {4 Y7 t. D5 j
哥哥常必诚创办国内最早的牙刷厂,足以支撑他在巴黎所有的开支。% M8 x1 ^% ^; ]3 \

/ C: x" J( l6 o' m& ^1 Z  B《婴孩》% y4 ?. T* _7 M, e% w

: H6 G8 n* f8 k( w
5 |/ S/ ]  U- D! d5 E他有钱自己租住旅馆,, _$ Z" {0 E; g* B
性格又无拘无束,
  u7 l4 q# K- u  \
很快融进了巴黎本地人的圈子。
$ g; W2 T5 U/ D8 t* ~+ `1 F
: W# y- t6 B, q2 B3 F
; v0 \; |" e( A+ \9 P0 m
  g+ D1 h) l: ^8 K) d彼时的留学生大都一心想进入名校学习,他则特立独行,
/ ~0 Y. t+ {2 _
跑去向那些自由艺术家学习。, ^9 p1 j! ~6 z. g' z
常玉和徐悲鸿的关系最为亲密,但当徐悲鸿在苦练技法的时候,& v6 ?) I% J. V% R
他却和某个漂亮的法国姑娘坐在咖啡馆探讨各种天南海北的“无聊”问题。
' E+ I( B* h) O9 E7 k
! d9 t1 A% `; X. O7 b& G常玉赠给徐悲鸿夫妇的照片和画
9 A; D/ \# D$ s" @5 h0 S8 ?: N- D. `  P* {0 K$ ^- S* d
有段时间他还对照相特别感兴趣,为徐悲鸿的妻子拍了不少照片,这也让徐心存芥蒂。9 o  t7 I; ^3 Z  ?) u2 I
6 f  \4 {* A9 F& O" X# Z

5 a: _. B; O0 X
$ [6 K& g8 _5 p. B绝大多数留学生学成后归国,
/ o7 E  L' g! [6 t
常玉则选择留在巴黎,“巴黎有一个好处,它就是不势力。你看像我这样子,头发像刺猬,八九天不刮的破胡子,半年不收拾的脏衣服,鞋带扣不上的皮鞋,在中国,谁不叫我叫花子,可在巴黎,我随便问一个衣服顶漂亮,脖子搽得顶香的姑娘跳舞,十回就有九回成。”
8 N. S- e% [, P; ^
; V. f2 l# s$ a5 O' {
" X) i- {2 w) `, o/ O3 S" e0 Q4 }1 ~5 G2 O" Z
初到巴黎的那几年,他坚持不到美术学院进修,没事就拿个本子素描,
" F/ F* L2 Z$ {2 K
在咖啡馆里他也是; `, d" P# B& |6 }
一边看《红楼梦》或拉小提琴,一边画画。; N: w$ Z' p, g

3 X1 Q0 O/ \: F. V5 U信封上到处是他的笔迹。# a7 G7 F: K" w, ^- t) c2 W& x0 N
# v/ J: j, F8 K8 F
30年代早期,
0 J8 q+ d1 x& Q3 x; T! E' d' B
常玉结识了巴黎的大收藏家侯谢,他欣赏常玉的画作,* c) ^$ V# ^) s- o( o  \
并大笔地购买,这也让常玉的画作在画廊得以频繁展出。
' M8 ]* U5 l' b
1 @4 @3 \# t( J- E, \5 `* B* E+ ~! n$ ~" H
# A: b. A) M; n( G; [2 @6 r
然而就在他的画作在欧洲小有名气,开始要打开欧洲市场的时候,家里的一场变故却将他打回原形,  E! F, H; J* I* h# W" I
兄长去世,经济状况急转直下,
; N& t* D4 n8 O: \& @! R
花花公子的生活瞬间变得一贫如洗。# B) D* s$ P8 s2 P

) n1 m# Y% B- O. }1 J! q! T9 b9 Z5 D' a% o: T

+ q/ t5 Z- a7 u0 P/ u. f% u不得以他做陶器,甚至去给体育活动做宣传维持生计,画商看中这一点,
9 u2 s* U  ]  q* D; g7 I
不断上门逼迫他卖画,傲慢的态度让常玉无法容忍。常玉也因此跟他们约法三章:$ a' x! w% y) H/ {  H- J0 K: Q
先付钱;画的时候不准看;画完拿了就走,不许提意见。4 |6 T) a9 P6 X5 \& ]( L0 Z
  G" m- @6 Z. c/ B  [) [

' ]6 X1 o) `$ q1 M《镜前的母与子》, j+ L/ O+ c) G/ L

. i/ e* }9 x2 X$ c3 D8 J, j" G, Z2 m2 `' e+ _; q4 n
这般清高也让侯谢抛弃常玉,转而去捧日本的艺术家。
2 R, H" _+ e9 z. V0 L* ^. N7 t2 y) g/ P0 r5 B( Q4 l

' L" {6 i" {8 O7 m
. W5 P8 z6 m; y四十年代末的时候,他还跑到纽约待了一年半时间寻求突破,
2 v+ X  b, s& d. s: d3 e
但无奈画作卖不出去,& O* n+ e7 K3 D2 Q5 r8 `( g
不得已又返回巴黎。, ^5 @# A4 X9 W, Z

0 G5 S' z! r: U0 `; r1 F. H! E* ^+ \0 H$ k5 H% P( S- |- O
3 j% E# d' J* S0 y4 Q
或许是经历了生活沉重的打击,二三十年代他的画风明亮清丽,浅浅淡淡韵味十足,( Y) P0 y( v0 W2 V( k2 w6 n
而到了四十年代之后的画作,画面则忠于漆黑,线条冷硬,如同生活给了一条沉痛的鞭痕。
( h# j. S/ r4 j1 I# v6 L$ }' ]5 ?6 o* W

2 Q, Z- s2 H5 n, }( r7 V' K% _8 T0 X9 K0 {
他的静物作品就像他内心世界的一面镜子,画中的花朵大都孤单无力,残花败韵、强撑姿色,像失去母亲的孩子般孤单寥寂,无依无靠,有种“残月伴秋寒,冷冷清清”的凄凉感。1 r4 o' O; B, h' k+ Q
' Y! O$ q( b1 [% n
+ t, D. D" ], [/ ^
. p# E' i4 Q$ r8 q) @8 x: v1 f* J
四十年代,他也想去台湾办个展,几十幅有代表性的作品也提前运抵,但却最终未能成行。这也算不幸中的万幸,他的许多代表作品都留在了我们的宝岛。4 P( P; |9 A; E0 p# [
7 [  @! }( Q1 ]& q
常玉为《陶潜诗选》设计的封面和三幅铜版插画5 V% H4 w* {: c

( X# N5 v4 ?1 r0 b, C3 V' [在巴黎的生活越来越艰难,8 q& W( S/ V2 i* u# v& V
常玉也因此变得异常孤单,1966年他拨通了好友达昂的电话:
7 `2 R9 t" X% A1 ^2 A

" L. V+ z* A; j! T" a0 f; y# ]
  A, w( ]* f' o5 V) }0 O! ?6 @常玉:孤独······我开始画一张画。8 c) }2 _' f( E% r7 d0 i- {( Z
达昂:是什么样的画?常玉:您将会看到!达昂:那要等到几时?常玉:再过几天之后······我先画,然后再简化它···再简化它···. `/ j5 H0 j$ ]

9 y: W" `$ q: Z1 F  g+ q7 G: \) h% y) c* Q3 v
% d; L. K- Q/ T. E8 [
画完没多久,1966年8月12号的凌晨,/ P$ N3 B) A7 z' l
在工作室中他被发现9 @* i& f% O, A: o! P
因煤气泄漏已经死去。就这样结束了他默默无闻、不被赏识的一生。
4 t- }* \2 T; d) A9 J) g9 l
正如他自己感慨的那样:我们的步伐太过时,我们的躯体太脆弱,我们的生命太短暂了。% B) O  C6 T: e

+ F  y6 d, b* i% j3 b5 P# q9 g* k$ @. w) K* c7 e1 T3 U" h
" B" N+ o6 y$ G* t" I
1966年去世后很长一段时间,
3 {# O2 ^. d+ j5 }7 S0 j
他仍旧不为人所熟知,画作不被赏识,作品成捆地出现在巴黎的拍卖市场,8 ~$ V3 Y) _' X5 E8 q  L
售价不过数百法郎而已。2 Z6 K) t! u1 W# R2 ?  @% P
5 O) @2 F  X6 V& n/ ^" {, Z

9 k2 {9 G6 Y' E
; Y: @  ]# B/ M, i1 V直到80年代之后,$ o8 \; \  {# R* e* C5 D) @, s# q
欧洲才意识到其画作的巨大价值,不少台湾画商因他的遗作而暴富,$ g) ~. i, W; T; Z; ^! b
或许是心中过意不去,
) W: I' a1 h1 @5 e( r  s( }
几个画商辗转找到当年在常玉楼房下中国餐馆里的打工者,他们均已年过花甲,6 L* C% w  Y& l/ I8 K; p
好不容易记起常玉的墓地,在巴黎的贫民墓地里找到了它。
; m' U0 q$ U& k

& W3 |' G/ j, c; \
" }$ [- m; K5 y( Z! D墓碑上不着一字. ]4 s7 B; n: ~2 k* g& f/ s7 F
/ m$ @6 Z; z: W* u$ Z( H/ C- U
如今虽常玉这个名字,在我们普通国人念叨起绘画大师时,他少有被提及,但西方已经公认其为世界级绘画大家。
) |1 g  ^" z5 d+ O1 b1 ^. a

" z3 w6 T6 U+ N0 _$ u# T3 u6 V+ I  [
在吴冠中眼中,他的作品吐露出高傲、孤僻、落寞,那些孤独的鸟与兽,那些出人意外的线的伸缩,那比例对照的巨大反差,使人立即想到了八大山人。$ }* O8 O3 m0 V" ^* u9 n

$ o! L/ e4 |' e6 w; Q, `  U- f《荒漠中的豹》
0 s, \- J/ o! T- Q$ ]( S, v3 {( J  W& L
这社会,0 y( }, l0 c3 l0 V) m4 ^! p
艺术浪人太多了,有名气的也不少,) e/ b4 H" Q: N
但对不声不响天才的发现与接纳,* O2 d4 y6 M, ^" i" _
却总是姗姗来迟。或许是应了那句老话:大浪淘沙始见金,时间会剔除一切滓渣。6 ]/ w  o& e) F+ l3 h- |7 C
图片源自网络,资料参考《巴黎的鳞爪》

转载请保留当前帖子的链接:https://www.beimeilife.com/thread-77703-1-1.html 谢谢

使用高级回帖 (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快速回复

高级模式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本版积分规则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  

发帖时请遵守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你发帖内容、时间以及发帖IP地址等记录保留,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信息提供给有关政府机构。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