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左侧

[心语心念] 家暴中,她举起菜刀,一双儿女哭着说:“妈妈,我们爱你。” ...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12-2 17:2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6 u) D0 R& m7 H: n# ^2 R% D+ o* P
《家暴中,她举起菜刀,一双儿女哭着说:“妈妈,我们爱你。”》

* r; ?, z* |  k" d
来源:闲时花开
ID:xsha369
5 z8 m( k0 A: j( ~  \" g# y& M4 N
1
5 M5 P# o9 N$ E9 Y
14岁那年,我爸一脚跺在我身上,叫嚣着“你怎么不去死,你怎么还不去死”。

1 \7 z; m/ G( x1 W; _/ n# r
我疯了一样,跑到屋里,找到一瓶农药,毫不犹豫地喝了下去,当时只有一个念头:“死了就好了,就不会再挨打了,就不会再受气了。”

. F/ V) |& J+ b; ^3 ~4 t
但此刻,32岁的我,坐在公园的长椅上,看着在冬阳下奔跑撒欢的两个孩子,想起童年的自己,忽然泪流满面:
/ i4 V1 `2 |, I* v9 t
“谢谢苍天,14岁时,让我活下来,一步步迎来今天的重生。”

2 S/ J: l! Y/ p" Z  |2 y4 u, ]8 N9 @9 R) H
2
; e- n7 L9 w  K! M# h4 [
一个孩子最无辜的是什么?
' t! _8 U/ Z( B$ x% D; D" D
是他无法挑选自己的父母。
& i2 R* ?: L! \$ j7 O0 P( [
我出生在一个四面环山的小镇,我爸却完全没有山民的勤劳和朴实。他好吃懒做,赌博上瘾,经常炫耀的一件事儿,就是家里每个人都怕他。
) r9 n, x: M# h
因为,他一言不合就动手打人。

0 o6 X) K$ }, D7 b. r
从我记事起,他经常无缘无故地打我妈。
7 c2 r  u# `# D( T* t
很多时候,一家人正在有说有笑地吃饭,或者正在商量什么事儿,有时甚至正准备关灯休息,他突然“嗷”一嗓子上来,就对着我妈劈头盖脸一阵打。

3 X3 g% e( }* D# @; K. _
我恨我爸,心疼我妈,但我是个小女孩,我能怎么办?
, \5 w% a# y5 l
为对我爸的暴政,表示出最大的反感和抗议,我成了叛逆的孩子:

" z( k; R  ]3 g# Z4 b& b
处处和我爸对着干,他让我朝东我偏朝西,他让我做这我偏做那,他让我有个女孩子样儿,我偏疯疯癫癫像个野小子……
9 x1 g/ z, E3 \8 G
我用倔强和反抗,表达着对我爸的不满,不惜抹掉性别,把自己装扮成不男不女的样子,去保护我妈和我弟。

+ T8 }! Z+ o% F: T
反抗的结果,换来的,是我爸一次又一次毒打。
% U. V& {6 Q2 Q  x
! B* o1 P/ u/ @  i
3
' o( ~  |- u# d: |( w" C- q- M2 E
从我五六岁起,我爸就三天两头打我,他用脚跺,扇我耳光,用凳子砸我,最严重的一次是把我右眼打出血,险些失明。

8 S: ^+ }  G" _# U% p3 E2 k
他也打我妈和我弟,因为他俩都表现得很顺从,而他再怎么打我,我都拒不认错,所以我挨打最多。
' @# M5 n" h5 }! r8 Q5 k
我挨打后,喜欢蹲在前排那户邻居家的墙根下。

% j1 s9 O( N6 Z+ c8 y
他们家,也是一家四口,爸爸、妈妈、女儿和儿子。

3 K( k3 j, f. ~' P+ ~$ `3 [6 C
但那家的爸爸,说话慢条斯理的,做事不慌不忙的,对妈妈特别好,从来不打孩子。

4 g4 z7 T8 ^4 x% r( {
我们两家前后排住,常年累月,他们家都传来炒菜声、欢笑声,和收音机广播的评书声。而我们家是打骂声,哭喊声,和摔盘子摔碗的破碎声。
  b5 m7 }; ^+ o5 L! _- y. O
那时候,我最大的愿望,就是当他们家的女儿,甚至幻想要是自己能隐身,或者变成一颗糖豆,装在他们家爸爸口袋里就好了。
8 m- K& Y6 W+ x
浑身带伤中,我长到了10多岁。
- C- Y2 S; `, D( ^7 Y- y7 ?
初中一年级时,我去邻镇读书,一周才回家一次。有个周末,我弄丢了自行车的钥匙,就给我妈打电话,让她去接我。
1 f) c% L" s3 @+ X
但那天,我妈要做工,就让我爸去接我。结果,我站在学校门口,等到全校所有人都离校,天已经快黑了,也没有见到家里来人。
& X; K  ?6 N# W
当时是早春,天还非常冷,我又冷又饿又怕,就一个人翻过山朝家走。快走到我们家门口时,我看见了我爸骑着自行车慢悠悠过来:

' G* G; r/ H) U, n
他只顾和别人打牌,完全忘了接我这回事儿。
$ a7 M. I2 B: T6 p: s
因为这事儿,那晚,我妈就说了我爸一句“万一遇到坏人怎么办”,我爸上来就打我妈,把我妈打得坐在地上嘤嘤哭,还把拉架的我和我弟也打了。
. `3 }, f% k# y7 ?& o7 G2 ?: v
第二天,我妈又出去做工,我浑身疼得躺在床上,越想越觉得活着没意思:

) A! |) T% C. h" K8 H
争吵的家庭,暴力的父亲,懦弱的母亲,幼小的弟弟,和怎么反抗都没用的我自己。

* J0 Z$ W+ x/ C3 D: {+ b+ q& m4 r/ l
我从床上跳下来,找到一瓶农药,毫不犹豫地喝了下去。

, l7 F/ i  l3 |- t- V
因为害怕,我喝了四五口后,就把农药扔了,不一会儿,我的胃就隐隐作痛。

4 m% b2 A2 E$ Z( e4 v1 O4 t7 s# O; U( i% d4 K7 M! A) v  Y  s: o
4

$ L# s7 T2 v: X( b& ~
我爸回来,知道我喝了农药,竟然不送我去医院,而是开着三轮车拉着我,去我妈做工的地方找我妈。

+ ~% ^& i; ?: \- D3 ]+ \2 c
当时,我妈正站在架子上清扫饭店外墙,知道我出了事儿,吓得差点从架子上摔下来。她疯了一样哭着喊:“丫头,丫头,你不能死啊,你怎么这么傻啊。”

8 I2 S7 j. G" L( @1 O
那一会儿,我已经难受得不行了。我突然好害怕死,因为我觉得我妈还爱我。
  b: I% i, C! \4 i2 a5 g
抢救过程中,我凭着仅存的一口气,对我爸交代后事:

9 V- F$ ~+ Q2 Q8 R# d
如果我死了,希望他不要再打我妈,对我弟好点,让我弟好好读书,考上大学。

5 U2 [( h+ m0 y  ^  \  Y9 l/ c: ]
我明明更恨我爸,为什么将要死时,还要把希望寄托在他身上?

/ k4 n3 z4 }5 e0 Y' F6 U# `% P3 U4 X
多年后,我长大成人,一次次梦到那次喝药的细节,大汗淋漓地从梦中惊醒,才渐渐懂得:
! r  X( Y8 y) n. i( |6 Y0 Q
恨,是一种在乎。恨一个人,就是赋予他能量。一直恨下去,就一直被他吸走能量。
3 a; Z. O1 y, X
除非有天,学会藐视他,放过自己。

+ ~2 F4 O0 {8 Y8 `
后来,住了一个星期的院,总算活过来了。因为花了家里1000多块钱,我出院刚满一个星期,我爸就又把我打了一顿,打得我右膝盖疼得不敢弯。
0 ~( H6 k! U& V, |4 m( u
“必须尽早离开这个家。”
: F& U& E' ]% B6 L! |
我摸着膝盖,目光落在小镇四周连绵起伏的远山,暗暗下定决心:“我要去看看山那边的世界。”
: B" ^  V9 {- p) t
初中三年级,还差一个月就要考高中时,成绩不好的我,拿上我妈偷偷给我的600块钱,坐上小镇开往县城的班车,去广东找在那里打工的表姐。

8 q1 t# N! p5 ~7 ^0 b2 J8 J2 ?
在表姐的庇护下,不满16岁的我,在电子厂找到一份工作。

6 U% z" J2 B5 M+ H! l) [
那是2003年的事情了。我记得第一个月,拿到1100元的工资,我喜极而泣:

: H* J7 r/ [/ f
再也不要回那个家了,再也不会看到我爸了,再也不会挨打受气了。

8 W* ]! G% k! @; V
但哭过后,我又想我妈和我弟,想我走了我爸肯定要打他俩,就给自己留下500元零花钱,把剩下的600块全寄回了家。

$ w+ {$ V/ x7 Y. e$ ~3 w
此后,每个月,我都把一大半工资寄回家,让我妈贴补家用,供养我弟读书。
8 q4 w, X. \  G/ S
不被善待的孩子,总想通过能干和有用,向父母证明自己。

4 \1 w; q- Z. x: ?6 |& A/ o; I
我也不例外。

7 g  d9 Q6 e% W: Q9 p1 Q3 K) ~
出来打工的第5年,我才回了一趟家,因为我要结婚了。

1 q9 s1 e8 E2 f
+ H: H  D! t% a( S6 y0 `
5
6 O; {' h/ R) T9 S9 h! ^
说起我和我老公的认识,也和打架有关。

5 m5 h, i% h) C; q
那是2008年夏天,我和厂里的几个同事去吃烧烤,回来时已经夜里12点多了。
$ d; y7 g$ q% A
经过一个巷口时,看见两个身强力壮的男生,正打一个小个子男生,被打的那个男生抱着头蜷缩在地上,看起来就快要死了。
/ K; z5 i1 C/ r; T& f5 s* f3 [
见状,同事们拽着我赶紧走,我不知是喝了啤酒,还是想起了我爸打我的往事,只觉得一股火气从胸口烧到头顶。

' c5 _2 s4 `' W, W
我捡起两块砖头,大吼一声:“再不住手我就要砸人了!”

$ U4 x. p- a! V5 q; C! F4 {" \: X
就这样,我救了那个男生一命。

# @9 `& h) k# `0 F# B. S  H& Z9 V
这个男生,后来成了我老公。
  M1 w$ ]# _5 n  L! d) C& Q
他是广东本地人,家里开一个小模具厂。当晚打他的人,是厂里离职的两个广西人,因对他爸怀有怨言,就在坐火车回家前,把他堵在巷子里打。

9 R3 p1 x& d3 Q( v  V# e) ?
他是家中的小儿子,还有个哥哥在上海念研究生,他身体瘦弱,学习不好,就和他爸在厂里做事。
% `- V& b) w; j# j# O/ s
我们交往后,他父母嫌弃我是外地人,看起来像个假小子,死活不同意。但他喜欢我,更同情我,非我不娶。

# P& k# r' @7 {* e2 {- a  f9 a
后来,我们结婚多年,有天我整理旧照片时,找到我们刚认识时的一张合影: 我们留着一样的短发,都穿着夹克衫、牛仔裤和运动鞋,看起来更像兄弟,而不是恋人。
8 {/ I' j1 g7 }+ u
那一刻,我有些恍惚:如果我自幼不是在我爸的殴打中长大,如果我不是看不得恃强凛弱,如果那晚我没有出手救他,现在我会遇见谁,又过着怎样的人生?
6 J7 A7 ~) l) N+ s- S5 i9 v$ U6 C
一切看似巧合。一切皆有因果。
1 r  |& T  k2 X# H+ v* d( U6 G

1 s1 S7 i( Q5 {. W$ [; {
6

. y5 D, {$ X( b: o2 u
结婚前,我带着丈夫回去,我爸知道后,坚决不允许我嫁到外地。

' q% Y% O; g' w( p8 V
“闺女真是白养了!”“嫁那么远存心就是不想回来!”“真是没良心的东西,不如当年喝药死了算了!”
3 |7 O/ t) {4 X; w# r6 Q# A2 a' K
恼羞成怒之际,我爸甚至扬言要一把火烧了我们家房子,以此阻止我的婚事。

/ ^0 c6 E( ~$ X2 P9 i9 ^" g0 _# L
后来,为了让他同意,婆家人提高了彩礼的标准,他才在骂骂咧咧中善罢甘休。我妈用我的彩礼钱,在镇口买了两间门面卖日杂,再也不用出去做事。

4 f5 ^  C# P$ f7 t
婚后,丈夫跟着公公在厂里做事,后来厂子效益不好,倒闭了,他又去惠州老表的厂里做事。
! N0 M5 @3 o0 V* U: X) z
他性格软弱,但做事认真,非常负责,只是太忙,他很少回来。
2 c- R& U' J6 A8 [9 \
婚后,我和公婆同住过3年,后来买房分开住。我生了儿子,后来又生了女儿。

& i. M# G0 }8 }! ]) i1 P
在此之前,我曾发誓,如果我有了孩子,一定会好好爱他们,绝不会打骂他们,绝不会伤害他们。

9 m+ H( T( F# l* P( q! i' Y" G: s
但,誓言有多响亮,现实就有多苍白。

# \- j8 c( n( b) H
一切没有治愈的伤,早晚都会转化成另一种痛,去折磨自己,去攻击别人。

  X9 X2 z% D/ v( D0 @) A- V
" T; S3 W' x% ^. o# e# [, U5 d7 N
7

: y/ g, N6 |5 ]" {+ B' P
我和婆婆的关系一直不好。
8 y8 Y) D  `) Z8 J& z; S) `7 D
她是个强势的女人,经常对丈夫和儿子大呼小叫。因为嫌弃我娘家穷,加上婚前彩礼的矛盾,她更是看不惯我,经常对我挑三拣四,瞪鼻子瞪眼。
( @+ ?% R2 Z4 T2 b" X
我不愿家里发生战争,不愿孩子像我小时候那样在惊恐中长大,所以在她面前就一直强忍着。
" \6 H- P2 H2 [7 y: {5 _
但是,所有无力反抗的攻击,都会郁结成内伤,再转化成更强大的负能,爆发出来。

( {( M1 T. H9 O4 z+ \' l- {$ _* K
丈夫虽然不是一味偏向婆婆,但由于他常年在外,性格软弱,每当婆婆找我茬儿时,他无力也无法立场鲜明地保护我。

7 A* q7 {5 E' `" P/ @, m! b5 Y
我在忙乱和焦虑中,就把怨气撒向两个孩子,动不动就想骂他们,有时候忍不住还揍他们。
6 A0 @% O3 L! g& E$ m
尤其是我们家老大。
0 J( M! m" M" T  y
那个人见人烦、花见花落的熊孩子。

5 H/ e4 Q% |) Y
那个我一天不见就会担心他,但见了他后总忍不住发疯地吼他打他的小男生。
, K% F; ?( u1 L+ R+ B. a. N; m
老大是我一手带大的,但我不知道,他身上怎么那么多毛病。
. i* T; x7 S8 H
他自上学后,就丢三落四,拖拖拉拉,学习成绩就一塌糊涂。大人说什么,他都是一只耳朵进,一只耳朵出,有时甚至专门和大人对着干。

  Q. W2 Z, {: D1 U. P7 G
单纯的说教,对他已经没有效果,必须我大发雷霆或大打出手,他才会表现得乖一点。

1 b; @, l  J$ p2 q
更令我无比苦恼的是,越是在公众场合,他越是表现得没有礼貌。
. G: q" H( h" c' {; q/ W) L
有次朋友聚餐,他竟然把别人家女儿从台阶上推下去,险些摔伤,气得我当场跺了他两脚。

+ B0 Z6 I0 Z, `2 E
他的各科老师都说他上课爱动,老师讲大课,他在下面接话把讲小课,一通乱说,搞得同学们哄堂大笑。

2 s6 X5 \1 ?; J  I1 T
他明明很爱妹妹,却总是喜欢揪她的脸蛋,拽她的头发,把妹妹惹得哇哇大哭。

, o; ^* U( X. ?9 X& m) f# o
为惩戒他,我用特别恶劣的语言攻击他,像个疯子一样殴打他,但打了他后我又后悔得不能行。
% F4 N/ n' k9 ^
我曾无数次发誓,再也不骂他了,再也不打他了,但每一次他出了丑、闯了祸、惹了事后,我又无法控制自己打骂他。
: ]" u/ N( J! f2 y
直到有天,我举起菜刀,差点杀了他。
* P' n  h# n! [% V( F

# r3 s$ b" r; P3 f& i' Z( e4 i
8

0 Q  K. r; l+ D( Q3 X
那是个周末,丈夫没有回来,婆婆来我们家,进门就说,屋里乱,家里脏。

# S6 j- Q- |* R+ d( _9 k2 B! `7 d
我默不作声,任由她说。

# A- t# W* A7 W5 M( i' Q9 w
女儿3岁后,我在家门口蛋糕店找了一份工作。
, Q" g6 I' f# l
虽然一个月钱不多,但我想慢慢培养自己和生活讨价还价的能力。当初我找工作时,婆婆就意见非常大。

: m" ?' Q% X" A" b
所以,她进屋的指桑骂槐,我知道是有所指。结果那天,我家老大一会儿光着脚在屋里乱跑,一会儿拿彩笔在妹妹脸上乱画,一会儿把水杯打烂在客厅里。
" {  Y4 A% K( S6 `9 \. ]: n2 D2 q" S
他接连闯祸后,婆婆恼火地说:“你这个败家子,谁把你教成这样!”言外之意,是我把儿子教成这样。

2 b# @/ o% ]+ C
我心里怀着极大怨气,始终没有发作,但家里的气场已经非常不对了。

+ f: x' K! {5 B8 L& p& K7 l; u" s
轮到吃饭,老大站起来夹菜时,又把一碗汤撒到奶奶身上。

1 ^. J: f: H2 k1 ]5 r- \8 D
奶奶“嗷”一声站起来,说出的话竟然是:“我算是看明白了,你和你妈都不想让我来!”然后,她衣服也不收拾,站起来摔门而去。

! D# C% t/ Y( [9 f
那一刻,我胸口又燃烧起熊熊大火,一直烧到头顶,我像疯了一样拽过儿子,边骂他惹事精,边使劲儿捶他,使劲儿捶他,直到把他捶得哇哇大哭。

& m- v/ }+ f  n1 }0 K8 [+ k1 E
我打得红了眼,还是觉得不解恨,甚至跑到厨房拿起了刀。

( T8 X& F3 j( T) p& |
手触到冰凉刀把的一瞬间,我忽然醒了:

% n1 {0 ], r5 M9 R: p: ]! b5 Q& k/ @2 }
我这是干什么,我要杀我的孩子吗?还是要杀我自己?

( e3 f6 n! E3 i* x; x+ P
我双腿一软,一下瘫坐在厨房里。 没想到,刚刚被我狠狠殴打的儿子,还有吓得哇哇大哭的女儿,看见我摔倒,齐刷刷跑过来抱住我哭:“妈妈,你怎么了?妈妈,我们错了!”

& X) O# r. F: o& Q$ ]* f
我们娘仨头碰头抱在一起,都哭着说:“对不起,我错了。”
( ~1 ]9 }% |7 Q% n& q4 U0 n2 R4 A) y
孩子们没有错。

  m$ [3 e7 w& m" X1 l
一直都错的那个人,是我。

% W3 |( }8 [6 T0 |( D
如果,我再不去矫正自己的错,就要犯下不可饶恕的罪。
! W2 e) X" g8 b( s
这是2017年11月24日的事情。
* v8 v" r8 ^# {, I2 F
我清楚地记得这个日子,是因为从那天起,我开始写日记,开始回到童年去救赎自己,开始从焦虑疯狂的状态里一步步走出来,开始了艰难而长久的重生路。

& j4 l3 z1 i' x/ g1 M/ }
“2017年12月1日,大宝上课又捣乱了,老师让我去了一趟。我第一次,没有抱怨孩子,而是对老师说:对不起,是我没有教育好他,请给我时间。”

: Z6 S6 I4 @" S' ]  C) P# O  m: E, [
“2017年12月9日,大宝又把饭撒到桌子上,我火气上来,又吼了他,但随后立即强迫自己冷静下来,默默地收拾好残局,给他换了新的碗筷。”
; [! [; c' p: a: @
晚上睡觉时,他低着头走到我身边说,妈妈,我以后会小心吃饭的,谢谢你没有打我。
; J: R: ?! e2 a! A' b. Y* y
“2018年1月8日,大宝要去补习功课,小宝发烧住院,我请了假,婆婆也来了。她一如既往,说我不会照顾孩子。我一如既往,没有反驳。”
- g. P6 A. J# P2 a7 u/ S0 U& N
天冷了,晚上她没有回去,我从医院回家的路上,给她买了一套睡衣,她嘴上说难看,晚上睡前没有洗,却穿上了。

' z* \3 F( `7 G" f' q1 W: U* ~* }
“2018年3月17日,大宝上美术班两个月,老师说学美术有助于锻炼他的耐心,但他还是调皮,用画笔弄脏了别的孩子的衣服。”
. y- Z+ ?, f; [2 v  m
回到家后,我想揍他,强忍着问清了事情的来龙去脉,然后握着他的手,盯着他的眼睛说:下次,请像妈妈这样,和小朋友打招呼。”

! `  x  [! R# K  X3 d6 c% V
“2018年7月4日,大宝期末成绩出来,语文考了78分,数学考了83分,英语考了84分。老师说,他已经光荣地退出了班级后五名的行列。为奖励他,我请他和妹妹吃了牛排。

* l/ `% M6 A2 P  }: \# _3 ~
“2018年9月9日,结婚9年纪念日,丈夫在厂里加班,没有买礼物,我给自己买了一条新裙子。儿子和女儿都说好看。”
! H2 V* t: A, G2 Y5 Z
“2018年12月30日,今天没能忍住,又吼了大宝,原因是他把墨汁泼到校服上,还狡辩是作画。吼完后,还是去给他买了新校服。”

3 }2 R7 S8 o* |( s, M- v
他给我写了道歉信说:妈妈,我会改正的,请你相信我。

$ U+ `+ ^. p7 P; |8 z
“2019年4月5日,弟弟研究生毕业,到广州工作了。我们见了面,他送给我一条项链。他说谢谢我。我没忍住,哭了。”
% r8 O6 I" g- o! i* N( w- W/ {+ D
“2019年6月18日,大宝画了一幅画,是我们一家人,他把我画得特别大,他、妹妹和爸爸都特别小,我问他为什么,他说妈妈最大。我多么希望,他把爸爸也画高大一点。”

5 w9 \. X! n( L' u; f; P
“2019年7月5日,大宝期末考试,语文90,数学92分,英语95,获得了进步奖。老师说,他关注力和友好力都在增强。

4 d# @0 ?5 S: e" c3 y+ }0 J
“2019年9月9日,结婚10周年。丈夫请一家人吃饭,婆婆给了我1000块钱的红包,言辞依然傲慢,但不知为什么,我还是有点感动。 ”
( \' F" o4 S6 F* v1 \& C
“2019年11月1日,我已经半年没有打骂过孩子们了。为鼓励自己,我把两个孩子的头像,制成一个心形吊坠,挂在胸口。”

# v) V4 W/ a0 ?
就像,让他们住在心里,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当一个平和的妈妈。
4 J0 \& N( ~0 N
……( C0 F8 t' m9 i1 G
% T) K: d# o! W$ m$ m: v$ ~

8 m" T; c$ P# [
9
7 E+ |( I! S# y9 z
这是我的部分日记,但不是我的全部努力。
$ W4 k1 R- b5 H: D% t% ^# G* o5 i
那次拿刀事件发生后,我去看了心理医生,在她的提议下,开始拿起笔写日记。

5 G9 @/ ?  ?) W) _! |- Q; a
多次沟通中,我渐渐知道,童年遭受的暴力,始终都在我心里。我虽然逃离了故乡和父母,但始终没有摆脱暴力的咒语。

2 Z1 K2 A) I2 Z
结婚后,婆媳矛盾,再次唤醒了我的创伤。我把对父亲的恨,对婆婆的怨,对丈夫的不满,统统都发泄到比我弱小的孩子身上。
. z  L, k/ ^& i. A4 U( h" C
每次,我对孩子的殴打,都是童年的我,从身体里跑出来,化身张牙舞爪的怪兽,攻击那两个无辜的小人。

' J& P  M- n  T" [. a
直到,在这样的攻击里,我在面目狰狞中,成了我最恨的父亲,而我的孩子,也在反抗叛逆中,成了另一个我。

; A8 l" S2 q- Z0 Q$ D+ |
“暴戾是会遗传的,因为伤口一直没有被看见,被治愈。但暴戾也是可以停止的,因为你已长大,你要学会看见自己,治愈自己。”

9 A5 T8 q4 L" u3 i& I# s2 C. p- d4 c/ j
心理咨询师的话,让我找到了症结。
' D8 s$ L& h9 x8 f. l6 i2 ]6 t- E  K
但真正治愈我的,不是她,而是我的孩子。

  d! e1 m0 _' v; ^
是他们的宽容和原谅,进步和真爱,让我看见了光和希望。
, X6 p1 s4 o# g) v( x
结婚后,我用7年的时间,把我的儿子养成问题儿童。

2 H% ~4 Z/ p  X
那是因为,有问题的,其实一直是我自己。
' X0 w( W$ H/ A) A% c4 N6 _$ q
我那人见人烦的孩子,不过是把我身上隐藏的一系列问题,通过他自己表现出来给我看。只是,相当长时间里,我都对此视而不见,甚至迁怒于他。

. k# A3 w8 |5 t8 J0 P: p1 w1 m
直到,我拿起菜刀,差点犯罪,而他和妹妹用温柔和爱,唤醒了我最后一点理智。

; M: D! o) {, e
这让我清醒过来,也让我想到改变。
7 y8 L: D0 O6 t9 e" g; C
改变何其难。直到今天,我偶尔还无法控制自己,但我知道:如果我不改变,暴力就会代代遗传,伤害就会不断上演,20年后,我的孩子将重蹈我的覆辙。
" |# r7 w4 k# S1 {
所以,无论多么难,我都要在一餐一饭、一言一行中修行自己: 多用事实,少用情绪;多用行动,少用说教;多用耐心,少用指责;多用接受,少用抗拒;多用拥抱,少用哭泣;多用爱,少用恨…… 我知道,这是一条艰辛的路,但我愿踏入其中,不再回头。

+ F8 V( }( x4 F8 d! b
2 u' _# [( o$ f. M6 ~& C; T
10

0 B% @6 s1 `! V
这两年,我边努力工作,边陪伴孩子,边修正自己,也深切地明白:
/ ?( B, ]8 b, _0 H4 O! J
我无法改变父母,我50多岁的父亲,虽然不再打我妈,但他脾气暴躁如初;我窝囊了一辈子的母亲,却不愿离婚。
" U! y9 D% Y* `; X
那是他们自己相爱相杀的人生。
( X6 L7 s/ @' j& K
我无法改变公婆,婆婆依然刀子嘴,有时还会对我不满意,但有天,她向我忏悔“你不要和我一般见识,我知道我有很多毛病”。

( w  p8 g3 R0 s. p: s1 ^" u4 K
我笑了笑,说了句“没关系”。

7 `$ A% ^# |1 ^5 b: f5 Z/ T2 j
我无法改变丈夫,他心底善良,性格柔弱,不懂浪漫,但他把挣的钱都交给了我,这些年从无二心。他不是完人,我也不是。
0 Z4 ~$ Q- R% O5 w  `7 H  l9 {1 Z
我甚至无法改变孩子,他们一个调皮,一个傲娇,但自从我开始改变自己,他们也都比以前进步了很多。

. d! }. ]- ~" F. W/ j
他们在向好,我当为他们骄傲,并成为他们的榜样。

7 d1 I* \2 u0 K: P8 x5 @" F
一切仿佛照旧,但今天的我,越来越能接受我的家人,也发现其实很多时候,他们比想象的还爱我。这就是我的故事。
- R2 q% M$ w8 S) D0 T, H; g  V
一个自幼在家暴中长大的女孩的故事,一个没有读过什么书也吃过很多苦的女人的故事,一个曾经是个坏妈妈,但今天正努力做个合格妈妈的母亲的故事。
' _: g3 }1 ?( M. Q2 H# h4 ^
我不愿遮掩,不想躲闪,更不愿粉饰,我只想把自己的心打开,告诉更多同样处境的女孩、女人和妈妈:

8 a4 O$ F- Z$ f
每个人,都有两次出生。

4 `9 ]8 O2 p' \* b
一次,是哭着来到这个世界。

2 g6 c! ~6 i3 Q7 y) b7 R, e  s. b
一次,是哭着迎接孩子到来。

2 ^6 r( b# p( F) `. v
第一次出生,我们没得选择。但第二次出生,我们可以做得更好。

3 A4 M7 F2 z; p& a% _2 [& s
虽然,这是一条艰辛的路,但只要你选择了面对和接受、勇敢和真诚、温暖和耐心、付出和给予、平和与慈悲。你就会穿越黑暗,迎来重生。
( [$ ?" t) l% N9 t9 I) V

5 i, n5 c  ]; o$ {8 F
11
8 }# e. t1 [: ?5 b* M) |- m3 n
如果,你经过一家蛋糕店,见过那里的店长,她个头不高,留着中长发,穿着奶黄色的制服裙。
. I# i/ m' c# n( v6 F" @' |6 Z9 S
她微笑对待每个来挑选蛋糕的孩子,并提醒他们不要贪多。她经常站在门口,和每个陪孩子来买蛋糕,或沉默或浅笑的妈妈说再见。

( m7 B" L5 O0 I( j; v
如果你见过她,记得给她点个赞。
' |9 S0 Z9 w/ X/ M, K7 C1 w! u( x
她是工作中的我。
% g" B, \% R6 D: D$ X
她也是努力的你。
2 [7 H  B! \6 d+ d* J, o& l7 f. _$ e
她更是,每个走在重生之路上的人们。

& v0 {0 R7 L6 o! w5 d—END—
( z3 b3 v7 F- k0 o. }% q) }  {+ a' E& B* d, k0 y, w" |% H
0 H7 P. b0 ]& N9 X' T
这是一个畅所欲言的聚集地
8 m8 G9 _2 l" [

4 i$ x9 y0 ~" G" R! L. ?$ w
0 ^. s* |% p# I; P# t; ^5 t
文能带你谈情说爱   武能教你翻云覆雨
等你来撩


转载请保留当前帖子的链接:https://www.beimeilife.com/thread-81906-1-1.html 谢谢
Loading...

使用高级回帖 (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快速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  

发帖时请遵守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你发帖内容、时间以及发帖IP地址等记录保留,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信息提供给有关政府机构。
Loading...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