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左侧

[复兴变革与升华] 在疫情中消失的2008颗星:院士、画家、院长、医生、导演、诗人、前市长、健美冠军…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2-19 08: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 j' }% \6 V( N8 x# v" z
昨天
1 g: B; ^+ _6 W
2020.02.18 12:29
被确诊的死亡人数为1870人
, [% e6 V, @6 g3 A

6 ]$ Q* X/ l9 ?- Y6 u; n0 ]
( e6 g0 i# [& |4 |6 `; [# f: {8 F% O/ B
从昨天中午
" H# q/ Z6 [0 D/ v
2020.02.18 12:29开始编稿

/ {% I* Q5 w& l% [( A: a) }% x到今天上午被确诊的死亡人数2008人不到24小时( O$ u- I+ r$ K3 b) b9 X
又有138人离开人世
3 p- x7 L  q( u4 a# Z# \. R
+ e% I- U* ^% q. Z& E
从这次编稿开始我才真切的感受到
生命消失的震撼3 }7 e% P& r7 [0 c& n9 G
+ @3 d' ]1 O2 s
他们的生命永远停滞
有的人没被确诊,一缕烟就消失了

/ W# s4 p. k2 p* _# T9 y
他们是谁?7 G& U# F$ e! D. H' U1 }; p% O

/ ^, Q  I' ]: l0 ~& H
化身为一个个死亡数字,串成了历史的链条,可他们的故事大多数不被记录,无从知晓

/ G2 Y) v9 e* b2 v
但有一些人,身处不同的领域,曾在这个社会留下深刻的印记,如星辰般散射过光辉,直至被新冠肺炎夺去生命,而黯然消逝。

/ a8 ^0 N9 ?2 k; F, v2 ~+ {
追溯他们的故事,也是共同缅怀在疫情中逝去的1872个生命。

' b: C5 f" X# Z- t. h! S1 @4 M7 X! ]5 R" f+ P
【1】电影导演常凯& K4 J3 ^7 E! i' o* z
2月14日,#湖北电影制片厂常凯因新冠肺炎去世#的消息迅速登上微博热搜,备受网友关注。戳中大家泪点的:仅17天内,常凯家中父亲、母亲、常凯、常凯姐姐4人相继因新冠肺炎不幸离世。6 b- ?& W7 ^+ x
几乎灭门,6 j, k  C0 j  N" ]! c
何等的惨烈!痛彻心扉!
“我一生为子尽孝,
为父尽责,为夫爱妻,为人尽诚!
永别了!我爱的人和爱我的人。”
这是湖北电影制片厂导演、影视部主任常凯
生前留下的遗言

, E3 |8 F$ g- y5 o) j" K8 x5 ^' m( K1 L: }9 r, S6 ~: V, G
张晓刚油画作品

: u8 t  b2 q" m. a* C6 Y8 d
. Q7 a. y( ~! Q
灭门之灾:湖北电影制片厂常凯全家因新冠肺炎相继去世湖北电影制片厂导演,影视部主任常凯于2月14日因新冠肺炎去世,他的父亲则于1月27日去世,母亲于2月2日去世,而常凯的姐姐则与常凯于14日同天去世。常凯家中4人在17天内相继不幸离世。从常凯留下的遗言中可以发现,父亲在武汉患病后无法求得医院床位,被迫回家自救,进而导致了全家感染肺炎。3 n. W% O/ v' f* P: t3 c0 X/ q
  I8 x2 Y: R# b- @3 d( `: h7 b9 E
微信图片_20200218203554.jpg
( T5 \1 i8 X- c8 \1 ?* v$ R3 t
常凯生前留下的遗言
除夕之夜,遵从政令,撤单豪华酒店年夜宴。自己勉为其难将就掌勺,双亲高堂及内人欢聚一堂,其乐融融。
8 q# H7 l, i" U( t; a0 _, v- o6 L  d
殊不知,噩梦降临,大年初一,老爷子发烧咳嗽,呼吸困难,送至多家医院就治,均告无床位接收,多方求助,也还是一床难求。
8 y% R* N  `/ _5 T6 M4 {$ l# \3 Q* |# O3 _0 w( V+ \7 p- B" h
失望之极,回家自救,床前尽孝,寥寥数日,回天乏术,老父含恨撒手人寰,多重打击之下,慈母身心疲惫,免疫力尽失,亦遭烈性感染,随老父而去。8 A3 `. T# P/ u, z
! g1 F" _4 x. K) G* v9 G
床前服侍双亲数日,无情冠状病毒也吞噬了爱妻和我的躯体。辗转诸家医院哀求哭拜,怎奈位卑言轻,床位难觅,直至病入膏肓,错失医治良机,奄奄气息之中,广告亲朋好友及远在英伦吾儿:我一生为子尽孝,为父尽责,为夫爱妻,为人尽诚!
2 f" F+ A& O. V2 i7 ^7 e- m  ]" n' C$ d; ]
永别了!我爱的人和爱我的人。

* {' J6 s! a! Z, a" h9 R! Q

* Y; }0 p8 _# q' W
记者了解到,常凯父亲和母亲并没有住院,常凯本人也是几经辗转才进了黄陂区的小医院。“在常凯住院后,常凯夫人也住院了。现在常凯的事全社会都在关注,她夫人应该被有关部门重视了,希望能挺过来”,常凯一位大学同学告诉记者。
1 X3 a6 Z' |  B2 L
一位熟知常凯的友人也惋惜到:“他身体特别好,特别绅士、有品位的一个人,父母都是同济医院的教授,书香门第。太惋惜了。”

1 ?" a, f9 |+ W% ^, U1 e' h0 C
一位和常凯有着三十年友谊、学生时代同室的朋友在悼文中回忆着曾经意气风发的青春年少:
三十年来的点点滴滴,如碎片、更像电影一幕幕的那么的模糊而又清晰。当年我们每天清晨,在相同的时间骑自行车到中华路码头乘轮渡过江,一上岸我们总是来一场自行车越野赛,十几公里的路上堪称型男的你总能甩我一大截。

" ?6 r! q" I8 U3 H2 J- {
毕业后,我们只要小聚,都会提及我们的越野赛,还有武汉大学牌坊下那一家早餐店里的热干面,还有豆浆、面窝。再往后,我们偶尔小聚时话题中永远离不开那段人生芳华中的点点滴滴……
  D2 i9 {5 y0 o' B/ @
群山为墓卧冤魂,长歌当哭祭兄弟。
) j5 \2 ~0 u" e  z# d$ \1 \
一生不离江城。常凯是武汉土著,生在长江边,长在江城里。无论读大学还是工作,他从未离开荆楚大地。
, ]( c* w7 o* H# {
生前乐观豁达的常凯,出生书香门第,父母都是同济医院的教授,原本身体很好,很绅士,有品味,万万想不到,一场大灾就这样降临在这个幸福之家……

$ c# ~5 M4 i9 e6 o/ l2 {
武汉大学的同学回忆,大学时,因为离家近,常凯不常住校。
常凯的作品,也离不开脚下的土地。

. t  z$ B6 e$ a+ K$ e$ \3 D
2012年,常凯以制片主任的身份,参与拍摄一支关于长江三峡的剧情片《我的渡口》,这支片子给杜子留下的印象最深。
$ Y2 ]% J2 t4 u! X- {0 A: M' `+ T: e

6 e; F& h( D. K; j* n; F6 b/ c3 z
93分种的剧情片《我的渡口》,摄制组将镜头,对准武陵山区深处一个古老的渡口。片子讲述了一个朴素、温暖的故事——渡口不远处一户田姓人家,为了遵守祖上的一个承诺,田家祖孙三代人,120年来“不收一文钱”,靠着一条木船,在大沙河边为村民摆渡。
, Q" s' T: [9 Q" ~8 \
这部剧情片参加了2013年第三届北京国际电影节,在国内展映单元“中国新片”中,获得了一项提名。在2014年第十四届平壤国际电影节上,最终包揽了最佳导演奖、最佳男主角奖和最佳音乐奖三项大奖。
; g0 R0 X+ f* ^4 v0 {
4 }, T; b, x& ]& d: Y' q
% ^0 a( h) [$ {+ J: R
“可见的,灾难就在周边,死亡也不遥远。那些仅仅因为怕被封就噤若寒蝉的人,你们的沉默亦是庸俗之恶!”——纪录片导演王久良就常凯去世发表评论。: `7 p4 g; ^: i7 a
对于常凯的离世和一家人的遭遇,不仅仅是认识他的人难过悲痛,无数关心疫情、关心武汉的网友们和众多影视业内人士也深感悲痛。

5 E# L( G& w( Z7 `3 P
翻看朋友圈,不少影视同行虽不认识导演常凯,但依旧惋惜不已。“哭陌生同行,本来这些人间悲剧是不该发生的”一位影视公司老板在朋友圈写道。
. Y- E3 t& Y" c5 H7 N/ e

! U6 @/ F- J; |* Q& \
& ]& G' H) I# ]" ?6 @


) Z$ C* m; [* x# B) S4 h$ }5 v& z: V
【2】 刘寿祥生命短暂,艺术永恒
中国水彩艺委会副主任,著名艺术家、湖北美院刘寿祥教授
2月13日,因感染新冠肺炎辞世,享年62岁
4 u3 \% ]: m1 G3 a5 j# p& d  u
我们在第一时间发文缅怀
- X* P' L  L/ o0 R+ F
很短时间内阅读量过100000+
可见刘先生在画坛的影响力
9 _0 P) M* U' _' t" Y7 V0 p
% f: v& q& q! i
作为当今全国水彩画领域的领军人物之一,刘寿祥教授长期致力于水彩画创作研究与教学,开创了全国美术院校第一个水彩系,其作品多次参加全国美展,并为中国美术馆等各大美术馆收藏

: M6 f1 g' b1 A$ M: j. w  W: c

作为艺术家,刘寿祥先生不断研习琢磨,尝试不同的技法突破传统以期获得最适合自己的表现形式。造型上整体画面客观写实,写实不绝是“画的像”,更代表一种选择,是画家从真实世界中选取他认为最突出的特质重塑的产物,生活点滴经过加工转化得以重生。


5 A) J9 e* j( `' D! D" _( o% h8 L

《樱顶阳光》 纸本水彩 70×101cm 2014 武汉美术馆藏2 H! C1 v" v  }$ Z0 j, `8 _/ x0 ?
5 l7 k1 f6 G- e  n8 c  t# t1 _2 v# y

在他的画里无论静物或风景都发散着鲜活灵动的生命力,“万物有灵且美” ,他通过对每一个个体都谦敬入微的观察从而把握了事物的内在韵律,使物象间的组合摆放、空间的切割分配都遵循他独有的形式美规则,静态画面由此获得微妙的节奏感。


: ]0 G: T+ F! p4 {9 N2 N

《马泰拉的阳光》7 F6 G# ?& u8 D
纸本水彩  72.5×104cm2019年
《青稞草原的冬天》( D7 {6 D1 s+ y; @8 [3 {) L
纸本水彩  120×180cm2019年
作为老师,刘寿祥先生继承和发展了湖北水彩画的文脉,加上其对水彩教育的深图远虑便逐渐形成了一个以他为中心的水彩画创作群体,对水彩在湖北乃至全国各地的学术发展和传播有深刻影响。9 v9 q" h0 y6 A
《晨光》 纸本水彩 72×103cm 2019《带黑布林的静物》  纸本水彩 74.5x70.5cm  2019
《有干果的静物》
4 t8 l# j: [9 l& v9 R
纸本水彩  75x89cm 2019年
. t+ D8 q( E% Q
武汉画院院长陈勇劲和刘寿祥已经是老朋友关系了,虽然在陈勇劲读书期间,刘寿祥是老师,教他画画。' O( S' Q. j/ g' @  }

9 s6 A& L# `3 z) G7 W( |“他是我一辈子的师傅。不过他对我们的态度就像朋友一样。”说起刘寿祥,陈勇劲对往事历历在目。0 b6 Y$ X4 s9 T2 H3 k5 u
《冬日》
" c. e( J# m; M& @; J" }- P6 E! P' c
纸本水彩  120×180cm2019年
《马泰拉印象》
4 _! `# z) J" o+ ^: w
纸本水彩  103×67cm2018年
( m% B2 s/ [: q1 R' }, ?- L
陈勇劲刚毕业时,工资较低,那时有很多藏家会买刘寿祥的画作,但刘寿祥每次都会给藏家说,“我有个学生很勤奋,画得也很好,我带你去了解一下。”于是藏家们在购买刘寿祥的画作外,也会购买陈勇劲的画,渐渐地,陈勇劲通过自己的不断努力,开始有了自己的影响力。
$ k9 F* ^8 T9 g- n! Z. e1 z# I; k$ ?/ J
陈勇劲失去了恩师,“中国水彩界乃至中国美术界失去了一个大家,失去了一个中国水彩艺术最具贡献精神的优秀导师和挚友。”著名水彩画艺术家、中国美协水彩艺委会主任陈坚在得知消息后撰文写道。

8 p+ G9 |1 M) V/ w1 b
《甪直水乡 三》
纸本水彩  49×35cm2018年
喀什老街 二
纸本水彩 103×73cm2017年
喀什老街 三
  _) e$ ]- f# T" G7 r- y- n5 R
纸本水彩  103×73cm 2017年

  ~6 p( o4 |1 f5 B/ Y
还有一篇让人泪目的文字, y3 n- l9 j4 v, [2 Z. E
. ?2 I4 T6 G, F$ V" `8 s
悼寿祥
0 x2 l. ?0 N0 O# G3 O" Y, q高小林/文! w' Y2 U9 f7 s& ^. }
清晨五点三十分寿祥走了我愤怒,怎么招呼都不打帐还没算呢几天前,闻讯打你手机铃声从响到无,你就是不接好你个刘寿祥,你等着 每年春风拂面时,我们都要一起去远行你几次提出教我画水彩不收学费,承诺提供最高档次的画材我说,别给我下套无非是想让我永远在你的后面心里却悄悄地说,你等着 二月了,春风尚未拂面我已经迫不急待了等着找你算账等着你兑现承诺等着一起去写生,后面一群你的粉丝在乌央乌央地追好像是在追我那感觉真好感觉好的就像我是你刘寿祥 你没来这不是你老刘的风格呀不但没来,你还走了而且是丢下我就走了你就没有想到你走得了吗我会永远等着你等着和你一起好好算一算账 老刘我流泪了不跟你算账了回来好吗求你了
6 Q, ~" J# J- Q4 N( Q" e2 w9 ?  H$ L
《火焰山下 一》
纸本水彩  97×72cm 2016年
《寂静的山村》
纸本水彩  104×74cm2015年
《转场》
. _- }* f0 X0 N* H8 j
纸本水彩  79×109cm2011年

2 n" V5 M% n: t8 i

1 ]% F5 l0 U7 `( `  q5 M6 r) k【3】刘智明他是自疫情爆发以来,武汉首位因感染去世的院长' T; I$ x; |8 P# z
资料图:刘智明

; M2 m2 _! w% o3 [$ h9 T% v# X2月18日10时54分,武昌医院院长刘智明感染新冠肺炎抢救无效离世,享年51岁。5 F' C( ?; l1 \8 N+ u
截至当日,在抗击疫情工作中,武汉至少已有8位医护人员因公殉职。武汉市卫健委发布讣告称,疫情发生以来,刘智明同志不顾个人安危,带领市武昌医院全体医务人员奋战在抗疫一线,为我市新型冠状病毒肺炎防控工作作出了重要贡献。
& f  l2 e/ g& i; [1 Z2 ^5 I
妻子蔡利萍说,疫情发生后,两人一直在一线,近一个月没有见面,直到他感染前才去给他送换洗的衣服;前同事感慨,刘智明倾力于定点医院的改造和救治,最后一通电话也聊的都是工作。
2 ^! u( e0 K  \" _更多人记得的,是那个医术好又待人温和的医生和“大哥”。
" S1 k! T& ?& [' K1 o7 x3 i
刘院长去看望前同事和孩子。来源:武汉晚报
2 g# P2 g- o6 w9 b% Q8 P

! U% A& K5 t, R! M# W
“最后一次通话聊的还是工作”
# s! h, K& R$ |( N
1月23日,改造后的武昌医院开始接收发热患者。也是在这一天,多日没有休息的刘智明,住进了医院ICU,成为一名新冠肺炎重症患者。武昌医院重症监护室一位医生告诉记者,刘智明病情一开始就很严重,血氧饱和度掉的很快。在和妻子的聊天记录中,刘智明说自己 “缺氧、烦躁、全身虚汗”。
$ W9 _7 l6 }6 I( ?. r
微信图片_20200218203526.jpg
妻子蔡利萍脱下防护服,里面的洗手衣汗湿透了。来源:武汉晚报

2 A( x; L9 W9 `! j
他的病情一度有好转的迹象。上述医生也证实,有一段时间,刘智明病情转为平稳。上了呼吸机后,情况稍微好转。 就在所有人都松了一口的时候,2月14日,刘智明病情突然恶化。随后转到有ECMO的同济医院中法新城院区抢救。
3 |# d( i: \4 m
4天后,刘智明因抢救无效去世。

" |& e: v* w) c. F! p
武汉市卫健委官方对外发布的讣告称, “疫情发生以来,刘智明同志不顾个人安危,带领市武昌医院全体医务人员奋战在抗疫一线,为我市新型冠状病毒肺炎防控工作作出了重要贡献。”
! C- |6 f3 H# f$ s! w) d; a

) F$ y2 g/ a7 a【4】
" t, ]* b7 y, F/ I' |   杨晓波:长江梦碎
6 }1 j# f6 w. S- M* M$ P0 K! f
1月25日,正值大年初一,杨晓波因感染肺炎住进了湖北省人民医院。

& {( |  N" i& r6 H! [
病毒不挑身份,57岁的杨晓波是一家保险公司的董事长,已经掌舵长江财险六年。和这个头衔相比,他作为黄石市原市长的旧职,更广为人知。
" T  `% a% v# L

* I5 R2 ]' b; }. a' t
40岁担任中南建筑设计院院长,位居正厅级干部,44岁跨界出任湖北省建设厅厅长、党组书记,那时的杨晓波前途无量。2008年的冬天,45岁的杨晓波调任黄石市委副书记。
: A! v2 F2 u% j0 k
一位熟悉杨晓波的人士在杨晓波去世的文章下留言,评价其低调踏实,在黄石专心改变城市形象,思维超前,“多年后黄石人才逐步认识到他对黄石发展贡献不可替代”。

$ U; i( h7 P; e" a% t- c9 K8 J% B0 d
“他太想在黄石干一番事业,每天只睡四五个小时甚至二三个小时,每天连轴转,特别劳累。”一位与杨晓波多年交往的人士回忆。杨晓波去世的消息传出后,不少网友都表示怀念和惋惜。

2 `8 e- f$ M4 k9 l# f! ?, n9 j1 `
连年高强度的工作,为杨晓波的健康埋下了隐患。2014年,同样是冬天,杨晓波选择回到了武汉,出任长江财险董事长。
( Q+ p: V9 I- Y/ K
今年元旦,杨晓波在新年致辞中表示,新的一年要“恢复增长、大幅减亏、推动高质量发展,不驰于空想、不骛于虚声”,号召员工“不忘初心再出发”。并以“天有不测风云,鄂有长江财险”结尾。

, u8 a: n# N7 Z! @7 j  q
然而这个冬天,杨晓波却没躲过疫情这场不测风云的袭击,他的生命带着刚刚开启的目标,永远地停在了2020年1月27日。

) A+ J6 m5 `% w6 X, L
( I9 v$ k& }& ~3 R0 C9 J- }
【5】
  俞关荣:  h1 R. p. E2 @; j; ^4 ~" c! `
长江从此少了一位救援者
6 Y3 T3 W% M4 t8 I9 u  L
俞关荣总说救人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他的大半辈子也贯彻了这个说法,都在救人。

+ u. t. M" z# R- ^# y* d( D
长江是他救人的“主场”,哪里的堤岸坡度超过30度,哪里的青苔最厚最滑,哪里的台阶下面被江水掏空,他都知道。他还把黄鹤楼码头回流50米的“三角区”,称为武汉水域最危险的地方,2014年,他和同伴在这里救了24条生命。
8 d) I0 q+ Y8 X- }
俞关荣在长江救援队工作照+ c; _# g& [+ t
2005年,俞关荣23岁的儿子意外触电身亡。为排解痛楚,几年间,俞关荣在坚持冬泳的同时,攀登多座海拔7000米以上的山峰。2010年登完珠峰后,解开心结的俞关荣意识到自己还有很多事要做。

$ |/ p1 Q9 X+ ^& C
同年,俞关荣创建了武汉市长江救援志愿队,此后带领这个队伍挽救了700多个人的生命。对他来说,每挽救一个生命,都是在挽救一个家庭。他的目标是“让城市因溺水而死亡的家庭悲剧减到最少”。
7 a3 Q* l% k7 ~
2010年以前,武汉市平均每年都会发生100多起溺亡事故。2010年到2013年,这个数字下降到每年60起左右,2014年,溺亡事故减少到了20多起。

; n5 K9 S5 J5 T4 e$ _. Z2 b: [
俞关荣的水性很好,可以在水下憋3分20秒。可2月6日上午9时30分,他没有憋过那口气,71岁的他终因肺炎不幸去世。
( C0 p- q2 o. b2 U
去世的前两天,俞关荣曾在电话里叮嘱老伴王天蓉,要好好保重自己,记得把自己的骨灰洒在龙王庙外的江水里。那里位于汉江与长江交汇处,生前他常常在这里游泳,也在这里挽救了很多生命。

9 @9 H0 F( T7 j. t! i; A
俞关荣走后,老伴王天蓉很伤感:“他救了一辈子人,最后自己需要人救的时候,连亲人都没有办法。
+ w3 u5 ~8 @. m+ z8 h$ K5 ?

% S# R' ^2 R# ?0 [【6】
5 n9 L7 z- l% D. z. @- Z; L   段正澄:大师陨落
2 p8 C9 Q' [  E. V( b
在华中科大机械学院流传着这样一个说法:没熬个四五年,很难博士毕业。
, {8 f$ m% w9 r$ C: J8 v$ q0 P6 G
导师是中国工程院院士、华中科技大学机械科学与工程学院教授段正澄的学生,免不了这份历练。: ?% j1 f- G& _: F3 q( h
5 K) w7 `: W7 m3 I/ P8 }& D; x
' k2 Z. q9 {2 S6 |' B9 t
“我比较挑剔,每个博士研究生的论文至少要看3遍。不过关就重新再来!”段正澄院士笑呵呵道,有的弟子因论文过不了,没少在他面前哭鼻子。
9 m8 p9 e5 f& z1 l
段正澄院士不仅对学生要求严格,自己更是身体力行。段正澄和他的团队曾三获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没有哪一项成果少于10年:研制全身伽玛刀,10年;研究激光加工技术与装备,20年;完善汽车发动机曲轴磨床,30年!他研制的伽马刀用于肿瘤治疗,惠及一百多万人。

0 P5 h3 h5 ?% `, m+ ^0 s
段正澄当选院士时已经75岁。外人只知道他第一次申报工程院院士就一次性通过,其实,内行人都知道,以他的成就早就可以申报院士了。
# t& o+ c9 c9 ^* b
2012年湖北全省科技奖励大会上,78岁的段正澄满头白发、挺直硬朗,成为全场焦点。会后,他拒绝了媒体采访,将100万元奖金个人部分将全部捐出,用于资助贫困大学生。
: @  ~, u2 L% a7 e+ y, ~
段正澄曾告诉学生们,做科学研究要耐得住寂寞,不能外面来一个“脉冲”,自己就要“震荡”。2018年底办了退休手续,段正澄院士仍工作在一线。然而这份坚持却在不久前被打破。

7 L6 S; `. L/ u/ w
2020年1月29日,段正澄院士被确诊新冠肺炎,就在昨晚医治无效,不幸去世。
( k! W5 x; S+ |: `6 K
短短数日,这已经是华中科技大学因新冠肺炎失去的第3位教授。7 u: K* r& R2 P; a2 }

: A$ n; |! n, n: ]
2月8日,华中科大三级教授、博士生导师、楚天学者(特聘教授)红凌不幸于2月7日23时左右因新冠病毒感染,医治无效在协和医院去世,年仅54岁。

) J# u! {0 x3 ]/ E2 h
4 N6 T, d' I$ v( Z0 u7 U! ^
2月10日,华中科技大学附属同济医院器官移植科林正斌教授,因新冠肺炎抢救无效不幸逝世,享年62岁。

1 z! f. ?7 i- B+ T4 E# O
1953年,段正澄院士在校园里亲手种下了一棵法国梧桐。经历六十多年的风雨洗礼,小树苗如今已经长成了参天大树。

5 o; u1 M0 c& J- P' ?% j! W: d
这些大师就像仍然站立着的大树,虽已远去,但荣光犹存
1 W' ~' w) |1 R0 T

5 N' F" P9 F, S【7】游子雪松:走不出这次春天的逃亡0 z2 y- V  w5 {/ V
“假如,在异乡我走不出这次春天的逃亡/
当你打开朋友圈,就能读到这首我的/
墓志铭。”
$ W4 b" Z2 s/ l; r6 e% n
1月30日,在被确诊为冠状病毒传染性肺炎后的第11天,诗人游子雪松写下了这首名为《墓志铭》的诗。
- D/ y4 c) P) H9 q+ T+ a

; X+ E$ ]# Q9 M9 J2 [* L8 [1 i
游子雪松,本名陈学松,安徽省寿县人。为了生计,一直颠沛流离、浪迹江湖,且挚爱诗歌。
& e4 q" z2 D' G, T4 Z! ?
说是浪迹江湖,但他从不忘对于诗歌实业的奉献。多年来,他先后在网络平台、论坛做过诗歌版主。又发起、组办安徽寿州珍珠泉文学笔会,创办《珍珠泉》诗歌刊物,主编出版《诗意寿州》诗文集,出版个人诗集《我的乡愁依山傍水》。

) x+ k6 Y# D) ^! L& j% L) p3 m
1月19日,游子雪松经武汉至荆门,不幸被冠状病毒传染。
) W% q7 ^* k' b; v
诗人的心没有因病退却,游子雪松染病后曾发表多首抗疫诗。在名为《醒醒!人类 》的诗中他提到:“安慰亲朋故旧,告诉她们,我的江湖风平浪稳/你在家乡还好吗?身边,有没有疫情/我们祈祷上苍,不如鞭挞自己的良心/给善良和弱势一些温暖,关注和庇护/也是给我们自已生存留下退路。”

1 `2 {% T1 m3 s# V& W+ E6 r
乡愁诗人,却在异乡不治身亡。正如他写的那首《墓志铭》,一语成谶。

$ ^- W! c0 q! e2 N7 F' A1 ~" l" p" ^8 j8 W( V# E1 ]
4 I4 d. d5 k% ^7 Z
【8】  李文亮:背后还有1502个身影
: j1 U9 y: \3 Z$ T; p! W在被训诫前,李文亮并不是个出名的医生。连医院里另一个科室的医生都说没怎么听说过他的名字,也从来没见过他。! Y4 V+ y1 s  W3 ^  h  o# t
- B! w! A# \+ ^" }" x
除了医生这个身份,他和其他年轻人没什么不同。喜欢吃炸鸡、火锅,最爱吃日本料理,发了很多关于吃的微博,还会调侃自己“食欲猛于虎”。他追剧,喜欢看《庆余年》,不忘催更第二季,也追星,和很多年轻人一样,最近很喜欢肖战。
4 O; V+ {. v; K0 O) m* E
他还很喜欢转发抽奖微博,但只中过一盒湿巾。时不时也会抱怨一下工作,说了很多“累死小爷了”,“不想干了”,又化为一句“病人虐我千百遍,我待病人如初恋”。0 c! E. P# T1 \1 I/ M
直到2019年12月30日下午,李文亮在班级群里告知大家:“华南水果海鲜市场确诊了7例SARS,在我们医院后湖院区急诊科隔离。”过了半个小时,他补充道:“最新消息是,冠状病毒感染确定了,正在进行病毒分型。”他从普通人李文亮变成了“吹哨人”李文亮。
% ?: D" \& i5 [4 {9 Q  z+ U李文亮的背后,还有1503个类似的身影。截止2月19日,湖北省有1503名医护人员感染,占全国医护人员感染总数87.5%。全国感染新冠肺炎的医护人员中,7人去世,占全国新冠肺炎感染者死亡总数0.4%。9 ~  r" h7 {& I7 J" l
他们没有发出哨声,只是在抗疫一线,用自己的身躯为大家构筑着生命防线。9 J5 I- b4 l- s0 p/ Y

& l9 l- r  X, q2 F【9】邱钧:健美冠军没能度过这个冬天- L9 G4 K8 p) Q& Z; A( S
2020年1月18日上午,汉口中山公园西南角的一间健身房里,72岁的邱钧正讲述着自己接下来的规划:今年6月,他将前往南京参加“世界奥赛之夜”健美比赛,而在2019年,邱钧曾拿下此项赛事的老年组亚军。

, u  T) E6 |% m0 ^
这个不一般的老人迷上健美得从1990年说起。那年,有跑步锻炼的习惯邱钧,代表厂里去参加湖北省第一届健美大赛,拿到了全省第五的成绩。从那时起,他开始了自己的健美路。

" V5 p/ f9 k3 m
8 S' v% _! j, I8 t5 t8 z4 h
2003年非典爆发之际,邱钧从厂里退休,健身这个爱好,为他开启了一条不同寻常的老年生活。56岁的他开始和其他教练一同卖卡、授课,参加健美比赛。这不是单纯为了赚钱,每次外出参加健美比赛,他都要自费2000元以上,这还不包括报名费。$ f" {1 ?# v+ f$ W

$ r8 Q6 {' l7 T; x3 r& U1 J
) d5 Y# i- D& d0 P1 n
邱钧每天的生活很规律,早早起床,吃的都是蒸馒头、红薯、鸡蛋和番茄,随后把健身轮、小型哑铃以及衣物、水杯装进布袋里,风风火火地就往公园赶。公园里有个健身角,每当邱钧露出肌肉,总会引来路人围观、拍照。等到下午,邱钧又会出现在健身房。
/ j: g! ^+ ]; t& @4 p' |1 G
7 N7 n5 @' w- t' _  B6 w

: n* K1 f$ c$ H+ S
直到1月23日,虽然健身房已经歇业,但邱钧还是雷打不动地去到公园锻炼。可那天邱钧的女婿海容涛发现了异常:老爷子早上没怎么吃早餐。健身消耗大,老爷子很少会没胃口。
0 F% {: x( d" O# h! U
从1月24日发现病情到确诊新冠肺炎入院,邱钧用了11天。住院3天后,他便匆匆离世。
1 Q* ~- T5 G! |: `
没人料到,身体一向硬朗的邱钧,没能度过这个冬天。2月6日,邱钧家人在他的朋友圈发出一条信息:“从不生病的父亲却没有躲开这场灾难……”

3 ^5 G( h- c  D6 m
来源:潇湘晨报(xxcbwx)综合等艺术家传播网综合整理* M4 y7 j. `: o/ A
1 {! H8 I; F0 c6 c# o) s

, Q" q9 T2 c+ S' Y
6 Y* i5 ?9 @! s2 N0 y, y

转载请保留当前帖子的链接:https://www.beimeilife.com/thread-88539-1-1.html 谢谢

使用高级回帖 (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快速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  

发帖时请遵守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你发帖内容、时间以及发帖IP地址等记录保留,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信息提供给有关政府机构。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