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左侧

[听他/她说] 她说:“交往过的100个男人,没一个想娶我。” || 陆拾一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2-22 00:3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陆拾一 LUSHIYI
微信图片_20200221193727.jpg
《她说:“交往过的100个男人,没一个
想娶我。”》

  L. H- B' k+ b
来源:甘北
1 s+ j" A9 \& u5 J4 N
ID:ganbei1990
3 x$ s4 o- r4 p& n# w2 ^# i

' E3 L9 C6 Y' }5 h  F/ }. e# @* I7 k6 m: m! _7 H2 L* O3 {; g
Part.1

- t3 i% p. a* f. f
成为女人嘴里的坏女人前,阿诗是个好阿诗。4 C# r  [, M# v" h- |9 [$ n8 K
2 L7 j! q% y9 N, P" Y% G. a0 H8 ^2 t
那时,她有个正正经经的男朋友,名叫赵离。5 R4 D, j* h  ], P- o6 \

% F4 J' K. b7 ~7 q5 O+ {% c跟所有年轻女孩一样,她愿意为赵离付出一切,夏天的蒲扇,冬天的鸡汤,还有对白头偕老的憧憬。
' N7 T5 [2 {1 _$ U' I* c  [" u+ j+ d
赵离的手机坏了,阿诗就拿出了自己的生活费,往他卡上打。/ k7 n( O9 p- ^2 I# }; u9 O
0 t' \+ R* x1 T, s7 Y3 D4 i4 \
赵离拿了这笔钱,买了新手机,还剩下几百,就去跟一个叫田田的女孩开了房。
( d+ b) Z3 v9 W0 Z+ t4 f9 ?& ^* U' Y( L& H6 c
田田不爱赵离,田田谁都不爱,她只是寂寞。寂寞了,就与男人上床。% Q" d0 i8 }0 X$ `7 h8 K8 t, z

! \, ~8 s5 N, n0 T2 s赵离和田田从酒店出来,田田给他一个飞吻,就截了一辆的士,扬长而去。, Y1 c2 p" F" t7 ]# t1 N* O
: `; P' Z; ^. U, p( T& v2 r
她最清楚怎样勾住男人的魂魄。
4 c0 N5 j2 X2 p3 O( a
# D* c9 U* o" ^* Y! _她的上衣,她的裙子,她的高跟鞋和口红,每一样,都是致命的性感毒药。
  u" ?  Q" s$ _4 }8 k" W& y
) o: ?8 S( m5 A$ T5 K' L" N+ W她喜欢看男人汹涌的欲望,更喜欢看他们顺遂的恋情,掀起惊天骇浪。* i: T. q% d0 h" }4 J* Z
8 A$ [' W. v; U! I
那股骇浪,险些要了阿诗的命。
; X4 S+ j, A. w, H0 _, B( w7 W. P) v7 O0 |/ c3 o' T. T; r6 a
阿诗在手机里,发现了赵离和田田约会的短信,还有一张田田的照片,烈焰红唇,衣不蔽体。% f( P. M( ~4 }1 H1 @, C$ |4 ^
2 b2 p+ W  _; c) M
她难以想象,平时老实巴交的赵离,怎么会跟这种女人在一起。+ L/ j2 Q! d8 F8 W9 F" i" p2 t% q
3 b0 a3 `6 I4 N# f; `7 J, t  V. G: L
短短一天间,她关于爱的所有信念,通通崩塌了。3 X1 h- ?/ z8 s( v5 H0 E% n) {, m

& E6 a/ m0 o7 Q; h! j没有一生一世,没有矢志不渝,忠贞和誓言都是假的,爱情不过是谎言和欲望堆积的海市蜃楼。
- U2 Y5 f$ S- E4 ?) [8 H0 g
4 w7 [& I1 s# u1 f0 q5 ?8 x3 J阿诗和赵离,分手了。
) m5 }) u8 C6 U$ j0 A
# g. p/ h$ s$ K
6 Y  h% l2 R$ v& g, I
( v6 Y+ L8 L# W" ^8 a4 K
Part.2
4 |0 O8 V8 W( h- e
好阿诗变成坏阿诗,却还是因为赵离。
: m7 y2 ^. d+ i
9 {& I- W- o9 @; D& o: F2 t半年后的一天,阿诗去给朋友庆生,第一次去了酒吧。
/ Y9 ~6 n& L9 z- `" Z
9 c& l& ~8 p; g朋友说:“你穿成这样怎么行?又不是上学。”
9 u' \7 d/ [& r. Y% D; K* W' {: g- ?/ W
她们很认真地帮阿诗化了妆,又让她换上了小短裙和高跟鞋,最后还用卷发棒,烫了烫她的发尾。
8 A! Z+ \5 `5 [5 x) L, H3 i1 ~5 K2 W1 L4 V4 M. N- N( o7 o
面目一新的阿诗,在酒吧遇到了赵离。隔着一张吧台,赵离和一群朋友在划拳,阿诗偷偷地用眼角瞥见,他喝得有些醉了。; u3 k, w* i. I4 S$ \  p  ?
2 b# M6 W5 V0 E( Y# ?6 }& f9 @
朋友都去跳舞了,阿诗不敢去,就独自坐在座位上。赵离就在这时走了过来。) m+ M; R* i$ V- a, Q

2 N$ y5 J. @5 y' g他絮絮叨叨说了许多酒话,说他犯了错误,说他怎么后悔,随后,他伸手去拉阿诗的手。
# {1 v$ R4 o( @5 u
) D. }# c; E% t3 F9 q* Y他说:“阿诗,你今天真好看……”% z, ~  y9 r* N! ~/ Y
  A5 R+ F* B" y; f8 H, n
那是阿诗第一次看到那样的赵离。他眼里的光,迷离,而又蠢蠢欲动。& |: |1 \5 n8 G- E* {2 O. r8 A* F  T

" u& Z2 e  L0 T) y+ \% j( J& _在此之前,她曾想过一万次,赵离只是一时冲昏了头,是田田魅惑了他。% v: ~* F4 j8 `& ]- b8 i
) p& H5 J; R! W% h
直到此刻,她才惊觉,没有谁勾引谁,她一心一意爱过的男人,原本就是一头被欲望驱使的兽。
$ C5 Q1 j* H7 k9 U
- @* i" P3 ^, N! z' {; x2 h原来,男人都喜欢得不到的女人。
5 g& K7 s; }$ \% W( X  e
, [3 _) b  I; R那一晚,阿诗和赵离,去了酒店。那个赵离,是她从不认识的赵离,他的殷勤,他的主动,都成了她伤口上的盐,渍得她生疼。; B4 d& x( b8 d4 |8 j$ G
7 i, h# f/ `3 x% n0 ?: {1 G
醒来以后,阿诗也成了新的阿诗。- g1 z& o7 `; ]

' m/ H0 S9 P$ i0 l, F9 ~0 }4 D+ ^
" q2 W0 _" L0 T* Q& K
# W% R+ f) N! e/ w
Part.3

% m6 q$ o0 ~% A( _4 L( Y. V
阿诗开始跟不同的男人来往。+ y- J% j3 u9 p6 s

3 D8 z+ U; O4 N) Q. w/ ^6 Z6 n- x她给所有人希望,但只跟少数人交往。
/ T& n# e- B, U. i% \# s: N6 i$ z- o9 ^
她学会了钓凯子,也学会了养备胎,她身边的男人越多,她就对爱情越失望。
2 b* {- i9 D6 m7 r4 Z9 B* }, V) m; C- J4 l$ @1 r
多得是想睡她的人,但没有人真心爱她。
( D: V7 q0 x- S7 x) w
+ z2 [* Y2 u5 ?  h她交往过一个开酒庄的老板,给她送包,给她送鞋子,但两个月后,他要去外地拓展生意,一声不吭地就扔下了她。6 ?/ F- G  U* v

3 t" h- f  j; A3 F她还交往过一个摄影师,特别浪漫,带她去旅行,带她去写生,但最后她才发现,他的真正目的,是想说服她拍裸体写真。& z0 r; C" d8 z; W

. v$ S8 n9 y  K% F阿诗走马观花似的,告别了一任又一任男朋友。直到她遇到了张朋。5 Y6 W+ y) ~1 b* K" S
4 K$ ]* h1 l* N& ^
张朋是高校老师,照理说,他们不该有什么交集。但命运的安排总是不讲理,一次意外事件,让他们走到了一起。: p0 t: ~3 K9 q$ B3 [* O% S
/ N1 Y  X5 L7 n  Y% L- K$ ^
那天,阿诗开车去吃饭,倒车入库时,蹭了隔壁的车门。
! t* t0 H3 H# E7 u) r# W; K  I8 L/ o+ R
张朋敲开阿诗的车窗,一本正经地告诉她:“你蹭我车了。”3 b3 N6 K% T. N1 W* M" p

$ h+ L3 P- r2 j/ c那一刻的阿诗,是慌张的。她有些羞赧,又满脸愧疚。张朋说,就是那个怯生生的阿诗,打动了他。
8 X! G  }6 z- c, n, _' B0 g' N
! r7 A7 Z! T! p8 r他没有责备阿诗,反倒请她吃了顿饭。更有意思的是,饭间,他居然只是认真地教她如何安全驾驶,没有一点别的意图。8 h) ^9 y: q6 ?! V4 O9 S
# ?/ m- C) L* R: f" J# L
这对如今的阿诗来讲,倒是一件新鲜事。男人爱新鲜,女人也爱。
: ^. O, [4 A) J) c$ x6 p: A$ z7 b) U8 A0 Q& T4 P' P
阿诗想要征服他,是那种很干净的征服,她想谈恋爱了。
' q; [* E. j  ]' y9 z$ \) _
: i8 Y5 y0 U7 a7 G& y她已经太久没有认认真真地谈恋爱了。
5 v7 z! K0 U$ M; d- e& J+ Z6 {- p# p

) `- ?* @1 i: I: u( o( t5 Z9 v# Q( J, ?& l5 X1 \9 h
Part.4

' r( ?9 W: k# q8 r
浪够的女孩,想要认真地谈恋爱,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 |# r' ^/ ?  ^! Y
9 i! Z8 ~( X) E  P9 v4 o/ p' X2 N* O
张朋这种正人君子,自然有正人君子的通病——他总爱揪住她的过去不放。
5 j' X0 Q, z; |: S: x9 J! w  I( }! W3 A- }2 e
他逼问她跟多少人上过床,等她真正告诉了他,他又嫉妒得发狂。他们疯狂争吵,他们彼此折磨,每次吵了架,阿诗就去喝酒。7 c0 t( b7 _, e- [# F
* e# k# d/ h/ y3 X% S
爱情真苦啊。她有时候不明白,人们为什么要自讨苦吃。8 x; a( T* B6 q8 v& I
, F" V0 n: h: S
她怀念从前没心没肺地穿梭在绿叶丛中,没人真心待她,她也不真心待人,今朝有酒今朝醉,反倒轻松愉快。
: _: y% I/ l* Z/ e' J4 G4 G+ H
& B. d" C. G9 D" C不像爱情,每次都揭下人三层皮。
8 q( t) ?' c5 M- B) B$ ~! y% p6 r7 J" A& C1 M  q! ^! |6 r( m/ F
人在爱情里,是撞了南墙也不回头的。阿诗喝醉了,又哭着跑回去,她求张朋原谅,她发誓跟过去一刀两断,她发誓变成他爱的样子。
8 v8 `% I$ r+ a" U, l4 w
8 X1 C' x8 \5 g6 n# M  n# M然而,用不了几天,他们又吵。! S, z# |6 y( a! x
8 f$ T- }+ ]6 {7 p) d
张朋说,他见不得阿诗的纹身,那是她和别的男人留下的污点。他还讨厌她无意流露的媚态,看起来轻佻又廉价。7 Q7 s5 k% n" h/ ^; Z5 z9 A- N. k

( ?7 @* g8 N, S: N) D! H2 B吵到最后,他疲了,累了,就蜷在沙发上说:“我们分手吧。我想找的,是能够跟我共度一生的女孩。”3 B# |/ ~1 t; b! b7 t. @( F

( p" h" o' T" J1 q6 ]7 V阿诗苦笑。
5 _+ c# ?$ E& ]. C% T8 M8 ~+ {$ k3 o& b3 `; p; U3 j8 b
她终于变成了男人都想睡的样子,他们却又嫌弃她,不是他想娶的样子。
# o- w4 _3 U, I1 y
9 q1 Z' \8 p% N) J0 F算了,分吧。阿诗搬出了他们同居的房子。没过多久,张朋就订婚了,跟他订婚的女孩,单纯,懵懂,像极了从前的阿诗。
/ r  H1 \# b- J& X# x) }1 }. A
. T9 Z8 p4 v6 Q) e2 L+ \
/ P7 b. d; h- o/ e% w8 @
3 _2 @1 z2 g3 w0 A
Part.5

& z- T! h. i  [7 f) m+ ^2 n
好女孩,下厅堂,坏女孩,走四方。+ ^3 A  a" o# N9 [5 Q

. g& {1 H6 c% B坏女孩阿诗,开始天南地北地闯荡。她收到了很多朋友的婚讯,那些爱的、不爱的,到了二十几岁的年纪,都像得到某种自然力量的感召,不约而同地结了婚。' T2 k5 q  p" m" I- H$ j0 H" v

* ~8 Q, w1 k% w阿诗祝福他们。又有一点小嫉妒。为什么,偏偏不是她?
& ]% [& b3 ^! c, \6 m) ]" N" b
  I6 w/ `3 S9 |6 p" a/ |那年夏天,她去三亚度假,漫步在海岸线边,突然看到有人在拍婚纱照。
5 t& l  K4 V) u# M7 m1 a! z  k- s! g% e& y! s0 U  U/ f/ k
阿诗去凑热闹。无论哪个年龄的女孩子,看到有人出嫁,总是想多看两眼的。0 i1 R: T" H1 _: T1 z

( d$ ]2 C" D0 s. D6 t" G她拨开人群走上去,一眼就认出了新娘的脸。那是好多年前,把她爱情理想摧毁得粉碎的女人。
& K! w0 [& t7 ]6 m4 _0 r# i1 q/ b1 F
摄影师在喊:“田田姐,笑一个。”
5 G5 r, [' N+ t2 B9 {, L4 E9 [7 M
新娘笑了,阿诗却哭了。曾经的坏女孩,已经成为好女孩了。5 u! Q9 E! L( C) k$ i

( o( A* u9 l' y而她呢,这个曾经的好女孩,幸福又在哪里?$ y% e# Y8 G* l( z, Q3 j; k

: y, ~# T4 o0 ?4 O她越来越不明白爱情,也越来越不明白男人。
, c5 I9 T+ o: n+ g: r- g3 }9 x
% S3 w; {% k2 ?* f他们永远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永远热爱放荡的肉体,却又永远期待纯洁的灵魂。( \$ W7 s' d, D) R: t
1 D6 }# X- v" b: K
何其荒谬。
( N  `% f+ D% t8 Y5 |7 {5 b" t. E. s8 w3 S! j
太阳有些毒辣,田田拍得累了,拖着裙摆坐到一边休息。' ^. R% W* s: o1 m- A; f
8 d5 B5 s1 d1 _+ x6 ?0 R7 ^) o
新郎跟在她身后,唯唯诺诺地听她数落,她噼里啪啦地说了一大通,他一边赔笑脸,一边扭开矿泉水。
8 J* W# h6 d: x3 f+ ~- ?% x% |
5 A* ]8 S5 |3 n% v9 o% Z2 t4 O阿诗突然觉得,人间真是一出荒唐的喜剧。浪够了的男人,想娶乖乖女,浪够了的女人,又嫁了老实人。2 X/ K0 b8 d$ w

- H2 `% r; V1 i7 Z" F& A算了,阿诗累了,是真的累了。. t% [) b6 m$ r) d' z) j, O/ K
6 f/ e( H0 p, N
她向公司申请外调,去了更远更远的远方。
3 }1 |) w5 f' y- b+ Q6 F3 ?/ t& I  c" [; B. J  {. P9 G
- E  y% Q* F% ^, `

2 G: m, A( N* c' |- ?/ k
Part.6

% n& Y/ p5 j% |. X
远方很远,也很苦。时常要通宵加班,时常要连轴出差。& a  s4 W6 T6 F# I# x

* e& b9 p8 S1 q, L9 b& z在孤独而清苦的疲惫旅程中,她渐渐想明白一个道理,赵离也好,张朋也好,她跟一切男人交往时,都犯下了一个致命错误——她从未真正地爱过自己。
$ X/ F; Q6 @, H5 e- w' s4 O0 f  n: d) C2 q; k5 \
她把爱情当做了一切,把男人当做了一切,为他们宿醉,为他们游戏人间,为他们改变自我,这样的奉献,是注定要吃尽苦头的。. V( W6 Y* Z1 X( M
5 M3 [0 i( ^: M9 q: }" d5 x
吃尽苦头的阿诗,收到的最后一封喜帖,来自赵离。( S% J; z0 z6 R, _8 V; S

# E4 x8 f( L  X$ S' d+ z赵离要结婚了,新娘是他们从前共同的好友,一个高高瘦瘦,不怎么说话的善良女孩。
3 ?" |  E- C# w6 L6 P+ ]- j% w' r3 ?2 T
他用了五个字宣布婚讯,五十个字感怀从前,五百个字诉说相思,最后,他问:“最后一晚,我能见见你吗?”$ G1 g, j% a3 p: T; B/ ?. M

! d' {. R' Z  {( q. }2 z, ]呵,男人啊,男人。他直到现在,还想睡她。
9 o. u$ H$ _. m. h, x
  s# E6 K9 e2 C但阿诗已经不再是从前的阿诗。她什么都没说,按下了手机截图,随手转发给了那个可怜的准新娘。
$ _% L0 }; z. K! d9 n
% Q, _7 M0 N# {3 _9 E) R/ J滚蛋吧。渣男。
2 z; W3 k7 s; W4 m7 R( ~0 Z  c% r
" i8 {: x- j6 q$ a6 I7 \余生,她谁都不想取悦,只想好好爱自己。

4 t' f! l# C& O& K! R" l
— E N D —

4 @0 n4 ^# W2 o" Z; ^4 j

转载请保留当前帖子的链接:https://www.beimeilife.com/thread-88834-1-1.html 谢谢

使用高级回帖 (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快速回复

高级模式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本版积分规则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  

发帖时请遵守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你发帖内容、时间以及发帖IP地址等记录保留,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信息提供给有关政府机构。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