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左侧

[听他/她说] 实录:二婚夫妻那些事儿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2-27 02:4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陆拾一 LUSHIYI
微信图片_20200226224048.jpg

3 w  N+ v$ W0 ^
《实录:二婚夫妻那些事儿》
- R8 f9 H' |& L! ?) T3 [
( D& F3 T& z5 `$ q& g

0 J$ Y# z3 U2 v( e/ M$ `1 \$ P( Q2 v: @: F/ r% ~9 d4 K
Part.1
) ?, o" q+ |$ \' X/ ]) W6 o
父亲去世三年后,你来到了我家,同父亲相比,你平凡得实在是乏善可陈。
' }" H1 k" \- A( Z2 q
可是,60岁的母亲需要一个老伴儿。

! p6 p1 U+ l/ |. ]* P
而一个60岁的老人对另一半的要求也务实本真很多——只要人好就行。

1 E+ V4 d$ M  X* y& Q
而你具备这个最基本的条件,你是远近闻名的好人,具体地说,你是一个老实人。
& g3 m9 x. A8 m2 w3 {+ W# V9 u
和我母亲第一次见面那天,你很难堪,因为你深知自己各方面都没有优势:
9 o" n# m) _5 O
房子小、工资少、不过是一个普通的退休工人,而且刚刚结婚的儿子一家还需要你的帮衬。
0 R# f; C5 M6 u$ J% M

" ~3 {* w/ I2 M' Y
: d( m7 K! f0 D# A; C
Part.2
7 a$ K5 ^7 M% u' v
说实话,母亲也只是为了给介绍人一个面子,才决定去见你的。

4 F" h; }- U% X. ^
而最终让母亲对你产生好感的原因,是你的那手好厨艺。
2 r% \9 \) \* \$ L. G  x
见面后,你说:“老李,我知道你条件好,啥也不缺,所以,没什么送你的,不管怎样,咱认识一场,你中午就在我家吃口便饭吧。”

; O7 d" p& a3 D; O$ h
你的诚恳让母亲不忍拒绝,她留了下来。
# F- N/ Y5 |0 V' Q5 u8 \* ~( t
你没让她伸一下手,然后就做了四菜一汤,让母亲吃得不忍释筷。
1 Q+ s4 H1 E/ D. c; d4 }2 A0 T% h! M
临走时,你对我母亲说:“以后要是想吃了,就来,我家虽不宽裕,但招待个南瓜还是一点儿都不费力气的。”
# y* U6 w$ W$ b1 J  D6 ~( W
后来,母亲陆续又看了几个老头儿,可是,虽然哪一个看上去条件都比你要好,但最终母亲还是选择了你。

, s6 l$ K+ h  m* V& v6 W
理由其实算得上自私——她服从并照顾了父亲大半辈子,她想做一回被照顾的对象。
2 f9 N' z2 z7 [, i& j

, X5 S3 @! n+ V2 i3 t8 C: T! T3 O3 ^
Part.3
: ~) m+ W; I% e5 H1 X' R
就这样,你和我母亲住在了一起。
6 E* V* i& V7 o+ R$ x
那天,你、母亲,外加我还有你儿子一家三口,一起吃了一顿饭。

7 ^3 C% U' I' Y) a1 t+ n7 ~
我特意将这顿饭安排在富丽堂皇的五星级酒店里,表面上看是为了表达对你的重视。
1 [* L& M9 z/ |9 }( j  a8 g
其实,是有种居高临下的优越感在作祟。

' I* d: o2 l7 W  ^$ h* F0 ]
但你并没有让我的炫耀得意多久,走出酒店时,你悄悄对我说:“以后咱就是爷儿俩了,你要请我吃饭就去街边的小店,在那儿我吃得饱,还不心疼。
+ Q6 d$ G# X. ~/ S. x1 R7 k

- U( s! @6 m/ @" x0 a4 l4 t7 m, s4 V! I( b: v
Part.4

- c, R+ E1 |4 @
是你那太诚实的表情,烫伤了我的虚伪,让我觉得:
9 p) I8 q/ t  V1 y6 Q, E( @( M: b' J
跟一个老实人玩心眼,就像大人哄一个孩子的糖球儿一样,已经接近了一种无耻。
4 A. Y+ }, l1 M, J7 r
你把我母亲照顾得很好,她每次见我都嚷嚷要减肥,那语气是幸福的。

" ]4 K; T" W. P( X
我犹记得从前,父亲还在的时候,每一次我回家,她都跟我抱怨,抱怨我父亲那几乎坚守了一辈子的陋习。

' Q) Y. n6 V6 y" j
你做的饭的确好吃,我在吃了几次之后,对妻子所做的饭颇有几分不满。
0 U2 i  g. w3 |6 g! `
有一次,和你们一起吃饭时,我忍不住对妻子说:“下次屠叔做饭时,你在边上学着点儿。”

4 k; {, W3 i: R) @( m
妻子表情中并没有虚心好学的成分,反而有几分愠怒。

) e+ y  S2 E. y4 |0 Y" b
你赶紧出来解围,你说:“我这辈子啥都做不好,就长了点儿吃的本事,你们可都是做大事儿的人,千万别跟我学,要是馋了,就回来,随时回来,这做饭的啊,最怕自己做的东西没人吃。”
  R" v: X+ `. _3 n, ~9 D3 v
那天我们走时,你包了好多你做的东西让我们带上,还把我拉到一边说:“再别夸我做的饭好吃了,说真的,谁一说我这个优点我就脸红。
) o! J& }* w5 M* `! L
一个大男人,把饭做得好,其他方面草包一个,这哪算优点啊。”

; v9 M  O  Y2 w/ g9 @0 t
' ]0 b+ w  v+ J. X7 h& r
+ u8 B! y1 h. |. y% z# l
Part.5

+ {3 q) O0 x" P- z6 [
回家的路上,我跟妻子复述了你的话。
% Y& D; M* }6 ]% X
她说:“他这个人,天生伺候人的命,天生就愿意低到泥土里,咱妈有福气,老了老了,当把皇太后。”

/ C# }# `& @4 D; ?
我一边开车,一边用眼睛的余光感受妻子对你的轻贱,心里并不想替你辩解什么。

7 d: U$ B" q  N! _
毕竟,你始终是个外人嘛。
  h) x1 Q( s- @3 |9 F7 T
% e; z$ D+ b: Z; @9 R

* |6 i/ Y. d+ D' H& Y7 U
Part.6
5 G, m) B6 M/ `) }6 T2 A
我搬新家的那天,你和母亲来给我们燎锅底。
* J( ~: R2 ~2 B8 B6 M1 c- M( ^
你严格地按照民间燎锅底的习俗,有条不紊地忙碌着。
, H$ E& t7 F4 Y
可是,等到吃饭时,你却没有出现在主座上,到处都找不到你。打你的手机,也是关机状态。
4 \/ N: f5 l7 k* P- k  m
像是掐算好了时间,等宾客散去,你回来了,仔细地收拾着那些狼藉杯盘,将剩菜剩饭装在你事先准备好的饭盒里,留着回家吃。
  n1 w" L1 _7 Y: ^/ p: C
母亲不希望你这么做,觉得委屈了你,你小声对她嘀咕:“晚上我给你新做,这些我吃。”
$ @4 I$ m4 |6 w' a6 Y( P
母亲说:“干吗天天吃剩菜剩饭呢?你知不知道我见你这样,心里很难受。”

4 M7 n4 K  v' R0 ?1 X
“你千万别难受,让我看着这么浪费我心里才不舒服呢。树赞(我的名字)的钱都是辛苦换来的,咱帮不了孩子,那就尽量帮他省点儿。”

: K* x& O0 h; O) d& ^
你的话,让我母亲心疼了很久,然后她决定告诉我。

  r' h) Q1 M5 Z( Z' a5 J) R" g
听着母亲在电话里替你说好话,我内心的感受很复杂,同时也为自己的这份复杂感到惭愧。
2 K2 L  @$ p' {; C) ]

# i% O. w" f1 ?  i, I
# W- o4 D7 H+ B: v& @6 P
Part.7
1 S* I7 f+ u; v* l
渐渐地,我对你的好感越来越浓,有时候,甚至有一些依赖。

9 }( w: q* F; e( {, y# h' k
你总是无声地为我们做很多事——
8 F; v6 u  T8 T
换掉家里的坏水龙头;

8 O% d+ n% R/ [
每天接送孩子上幼儿园;
1 T. l% f8 ^) T4 q
母亲住院时,不眠不休地照顾她,直到出院后才告诉我们。
% a9 W2 v0 q/ r: {# M! k, |9 U  J
只是没有想到有一天,你也会病倒,而且病得那样严重。
' }* m: ^9 L& r- O* B+ k7 n
你在送我儿子去幼儿园的路上轰然倒下——脑血栓,半身不遂而卧床。
8 Y& H) |# {, v: L) K
我,还有你的儿子,起初对你的治疗都很积极,我们希望你可以好起来,依然可以像从前那样为我们服务,任劳任怨地。

  a% w4 L0 `; A1 \! T7 T' R/ h
可是,你再也没有站起来,原先只会微笑的你,变得无比脆弱,总是流眼泪。
( B  f; k+ s  |
我母亲照顾你,你哭;
" S) H' d& K3 w# t
你儿子给你削水果,你哭;
+ ?: ~0 v9 T+ e
我们推着轮椅带你去郊游,你哭;

" q. v! l: C8 e9 i7 ^* P5 a, G6 }
多次住院,看着钱如流水般被花掉,你哭。
. p5 G6 V3 X3 ^1 N0 B/ X& x
终于有一天,你用剃须刀片朝着自己的手腕狠狠地切了下去。
. `/ Y5 v8 |3 F  n( ^* a, f
抢救了5个小时,你才从死亡线上挣扎着回来,很疲惫,也很绝望。
1 M8 l  u4 U% l7 L0 M* C
  b8 [- P  S8 H* V
4 @4 Y, p) Z) c0 g# G- u& o& a" I
Part.8
8 `7 a3 v' U2 f- D: K1 K4 k/ D
没有想到的是:先我弃你而去的,是你的儿子。
$ E% r1 ^- h; L/ A
他开始很少来看你,直至后来连面都不肯露一下,每次打电话,他都说自己在出差,回来就过来看你。

% t. t( ^% S! d/ ^  C5 n
更令我没有想到的是:母亲在这个时候跟我提出要和你分手。
% s" X3 N9 l' T0 Q
你们本来也没有登记,就是一拍两散的事情。
  g$ Q7 d1 d  Z; x5 O7 X& E. W
母亲跟我说:“我老了,照顾不动他了,妈帮不上你什么忙,但也不能捡个残爹回来,做你的拖累。”
# k; y3 P; `/ u8 {( j' I

8 V! P2 w8 ^# K7 W! A& g( m0 S; b. N$ [  m8 I2 Q& ~1 B! }& [5 P
Part.9

* w4 a$ _: W! L: j* {% J& f8 d% n
这就是冰冷的现实。

: d* D' c( G" d- H1 _: t4 C2 S2 ]! g! n
我不想让母亲去做这个恶人,于是我狠狠心,决定由我来说出分手的话。
3 N/ j8 M& Z6 |* U- s9 d
我对躺在医院里的你说:“屠叔,我妈病了。”
0 s6 {9 H' I* B3 ?+ m
你的眼泪又是夺眶而出,曾几何时,你的眼睛就是一个开关自如的水龙头。
- u% K* g  ]3 s; d$ E  D9 J
我尽量做到不为之所动。

6 W* L7 }% z8 f( J7 }/ F( i+ I
“你知道,我妈也一把年纪了,这些日子,她是怎么对你的,你也是看见了。”
. P  l1 @5 f! r/ R' s" G& g2 _8 C
你继续流着眼泪点头。

" g* \* n5 h! B
“屠叔,我们都得上班,我妈身体又不好,你看能不能这样,出院后,你就回你自己的家,我帮你请个保姆,当然,钱由我来出,我也会经常去看你。”

5 C! f) d$ y* G: d
' R; n% b* r3 }) [, u& `8 q, A
1 G9 A3 D1 G  d0 N* d) c
Part.10

- T. [, R4 |0 A% U" u5 f0 O
话说到这里时,你不再哭了。
  M6 ^" N& \  A, V' J# R5 V4 g$ a
你频繁地点头,含含混混地说:“这样最好......这样最好,不用请保姆,不用……”
, o0 ~3 B4 N& Y0 @8 x
走出病房,我在医院的院子里还是流了眼泪,说不清是解脱后的轻松,还是心存愧疚的疼痛。
9 d$ y* L, k7 q
我去了家政公司,为你请了一个保姆,预交了一年的费用,然后又去了你家,请了工人把你的家重新装修了一下。
+ Z* J& T' e/ \: Y
我在努力地做到仁至义尽。

2 c1 M0 ~! `4 x7 z6 w4 t
不为你,只为安抚内心的不安。
, n9 t5 n* M) J) D( N2 f5 |/ A/ L
) K9 O% Z3 I* d% b3 Y! b

* A- X, b; P: I
Part.11

6 o+ P. R, M% |9 ]- @2 c/ f
你出院回家的那天,我没有去,而是让单位的司机去接的你。

* f9 L9 U1 P2 ~" C. s- z9 r; [. x
司机回来后对我说:“屠叔让我跟你说谢谢,就算是亲儿子,也做不到你这一点啊。”

; ]# I0 {0 N1 {# w# E* Z) [8 o9 X
这些话,多少安慰了我,我感到了一丝轻松,可这轻松并没有持续得太久。
. B1 B# `0 w0 X" Y$ m; O4 C
你不在的那个春节,过得有些寂寥。
2 s+ R, X: u0 I( U' X& [
再也没有一个人甘愿扎在厨房里,变着花样地给我们做吃的。

. A- W! E+ z( L& q4 ]# P5 ?  J# w
我们坐在五星级酒店里吃年夜饭,却再也吃不出浓浓的年味。
- e# Q5 h8 @( S1 Z4 D0 \# k: W
儿子在回家的路上说:“我想吃爷爷做的饭。”

) N/ E, x. V: Q8 e
妻子用眼睛示意儿子不要再说话,可是,儿子反而闹得更凶:“你们为什么不让爷爷回家过年?你们都是混蛋。”
/ c+ l2 K5 N. c/ D% K+ S# O3 K
妻子狠狠地给了儿子一个耳光,可是,那耳光却像打在我的脸上,脸生生地疼。

: s* e* |  C2 [; U4 J9 k0 J1 }& A& F# c
& D( \$ c: w* q
Part.12
- ^5 ?/ w! B$ ~, U0 p
儿子的一句话,让我们曾经自以为的所有心安都土崩瓦解了。
7 V! A, I( c$ f$ g' D; _4 w
我从后视镜里,看到母亲的眼睛也红红的。
; K* L2 f7 i* I% M  i; ~: |
可想而知,那是一个多么不愉快的大年三十。
5 U! g; u, l2 c3 F) Q( `  j7 o
我无比怀念去年你还在我们家的那个年——一个家的幸福温馨,总是建立在有一个人默默无闻地付出,甘当配角的基础上。
  Y- B' |5 a+ _
今年,配角不在了,我才知道,戏很难看,极为无聊。

  _8 K+ B- n: I+ Z5 i! ]/ B  g
不知道在这个夜晚,屠叔,你跟谁一起过?又是否也会想起我们?会不会为我们的无情,心生悲凉!
+ c+ A; T. S9 z! B) Z/ Z
; D4 ?# A/ Z, L+ v; Z
3 K9 j; N3 n4 r) z
Part.13

% G, J$ t) Z. x, [
新春的钟声敲响后,我还是驱车去了你那里。
) [: o2 E, M! ]6 h( f
你步履蹒跚地给我开了门,见到我,嘴上在笑,眼里却有了泪。

; d3 Z( a9 m: e+ ~
走进你冷锅冷灶的家,我的眼泪再也没有止住。
8 ?2 I3 K. e; E. F3 `, Y
我拿起电话,打给你的儿子,大骂一通之后,开始给你包饺子。
( H. Q1 h5 ~6 ]. [4 E1 p( z. e+ w$ ?+ l
保姆回家过年了,给你的床头预备了足够吃到正月十五的点心,我再次在心里狠狠地骂了娘。
' n6 k3 ]/ O( Q5 D% \& E2 g
热气腾腾的饺子终于让你的家里有了一丝暖意,你一口一个地吃着饺子,眼泪噼里啪啦地往下掉。
! w. q& `4 O8 y" Z* J" s8 o
我打开那瓶之前送给你的五粮液,给你和我各倒了一杯。
6 X& W. m/ P; B% h- o" u4 ~. ~# p: w
酒水下肚,我说了许多话:“屠叔,你不能怪我,我也不容易,上有老,下有小……”

8 }5 b. }. V: o3 B& Q  \3 Y: q
你一直在点头,依然还是那句话:“你比我亲儿子都要亲。”
$ }) g2 @* R9 a4 Z# H

+ {6 m! W  H- M9 u, H0 I, K& L, y5 Z( ~: s% S
Part.14
) D# h' H/ g  U% i
我在初一的凌晨摇摇晃晃地离开你的家,喝了酒,只好把车停在你的楼下,一个人走在冷清的大街上,满目凄凉。

& v' }: D6 S  g
手机响,是妻子打来的:“你在哪儿?”

1 n. x1 @: E, ^
我再次发了火:“我在一个孤寡老人的家里,我们都是什么人啊?人家能走能动时,咱利用人家;人家现在动不了,咱把人家送回去了,咱良心都让狗吃了,还人模狗样地仁义道德,我呸!”

: x! {; q/ e2 y
站在大街上,我把自己骂得狗血喷头。
3 M% v; B4 q/ \2 T* x, O' P
骂够了,骂累了,我毫不犹豫地跑了回去,背起你就往外走。
! p/ ?( A1 A4 b0 ]8 Z1 B1 \
你挣扎,问我:“你这是干吗?”

1 q# h) {" k  c, J( G: v- w
我以不容置疑的口吻对你说:“回家。”
/ D  ?) X. }: Z2 F# L0 @

- R) g- R4 l) a. B2 N3 f( T8 Q: @! d+ i! _' U  v% D9 D
Part.15
9 g1 K6 F! r  s& L1 E3 ]# C" Q
你回来了。

) u3 Z5 v: i5 {& d) K0 _2 C
最直接表达高兴的,是我的儿子,他对你又搂又亲,吵闹着要吃炸麻花,要做面人小卡。
8 w/ V0 x7 A; `  [+ }4 y" D) H/ `6 L
妻子把我拉到小屋,问我:“你疯了?他儿子都不管他,你把他接回来干吗?”

  f7 F) C. T4 y. w7 a# P
我不再发火,心平气和地对她说:“他儿子做得不对,那是他的事,不应该成为咱放弃屠叔的原因,我不能要求你把他当成亲公公,可是,如果你爱我,如果你在乎我,就把他当家人。因为在我心里,他就是家人,就是亲人,放弃他,很容易,但是我过不了自己心里的坎儿,我想活得心安一点儿,就这么简单。”
' _$ H; C9 E7 L* J

+ Q8 ?1 E' M0 Q' n5 m4 s) {: j  _/ B. c; Q/ ]  {' m( p
Part.16

1 B1 H: k1 @" C) m+ B
同样的话,说给母亲听时,她泪如雨下,紧紧地握着我的手说:“儿子,妈没想到你这么有情有义。”' s4 `- \3 o  f  D

) _& J# Q4 ]2 E0 h: F8 n( m
我说:“妈,放心吧,话说得难听一点儿,就算有一天,你走在屠叔的前面,我也会为他养老送终,再说白一点儿,以我现在的收入,养个屠叔还费劲吗?多个亲人,有什么不好呢?”

3 q/ r. T" {$ R+ V  F' P
不一会儿,我的儿子进来了,进来就求我:“爸爸,别再把爷爷送走了,以后,我照顾他,以后你老了,我也照顾你。”

: L  N) s/ s- M. t; o
我把儿子搂在怀里,心里一阵阵惊悸。

& w/ x0 c4 @# V6 |/ G
还好,还好没有明白得太晚,还好没在孩子心目中留下一个不孝之子的印象。

5 x( T+ M& w) n1 |4 {
“爷爷嘛,就是用来疼的,怎么能是用来送走的呢!”我含泪跟儿子开了句玩笑,给他吃下了定心丸。
# ?! c# Q' \/ D- v( j/ O, x5 j
3 q+ |' I. ~7 m$ U. D+ t# G% n4 H

. T2 G( `: N* ]1 c7 U* \. g# D8 R
Part.17
+ a& o) l# K. s  ?0 X
你渐渐地安静下来,不再哭了,每天都坐在轮椅上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

7 O1 P8 u: ^  d4 {& f2 p$ ^: ^, X9 D0 g
而我,对你很挑剔:
7 d, m/ L8 x( }$ _; m8 _( q
“屠叔,今天这套衣服穿得有点儿不帅啊,稍微有点儿配不上我妈。”
; p- k  }+ C6 O7 E. l4 G+ k! D
“屠叔,几天没擦地板了,不是我说你,越来越懒了啊。”

- W' P$ `6 _, d( W( o
我没大没小地跟你开玩笑,你乐得合不拢嘴。

2 }7 `6 F) A6 Y: B8 J- w
一天,你把我叫到你的房间,从被子下面拿出一个存折。
$ i' C( ?8 d) @1 p# v. q
你说:“这钱,给你,我知道,为我治病你花了很多钱,这点儿钱根本不够,而且给你钱,也没有让你管我老的意思,就是屠叔一点儿心意……”

# A( I7 |- j9 }  H, I* s! K$ b
我说:“屠叔,你不用说了,我收下。”

" T& d* [7 v& P( D; s' U  Z
你如释重负地舒了一口气。
5 u0 B, Z) P: O- }( b
拿着这张存折,我找到了你的儿子,把存折和密码告诉了他。
  v2 z: i3 ?5 u3 e3 w# ?
我对他说:“这是屠叔给你的,他知道你过得不容易,我没别的意思,就希望你隔三岔五去看看他,不要等到哪一天他没了你再想看,到时候你只能在梦里折磨自己,还有,我这次找你也是想告诉你,放心吧,屠叔的老,我来养。”
$ n/ `# T$ C' E3 j/ U- ]
我没有告诉你那些钱的去向,我知道,接受可能会让你更好过一点儿。

8 w7 ^0 F  V8 n8 o2 ~8 F$ v* J0 k! ?0 ]* N, p: I

. K; o6 B6 R* E" p) e3 o; O2 f. ]
Part.18

' [9 H" V4 [' r& I
那天,你的儿子带着妻子、孩子来看你。
' B; B* I" b/ X( t# Y
你虽然没有流露出抱怨的意思,可是,从你们的言语之间,我还是看到了生疏的痕迹。

: i' c  }7 [, A/ ~' e
说实话,我的内心居然充满了一点儿小小的得意。
* d# S, \' O- L  P- G
亲生又怎样?人与人之间,只有关爱,才可以亲近。
1 R+ O, f( k7 }! r- }, v
就像我和你,现在,可以开各种玩笑,也可以托付各种心事。
  f6 W  b, h( H: a. |1 [7 g& q$ ~8 y
这些,岂能用得失来衡量!
# r0 `9 ^" h$ M, L  ]: ]+ E
" m5 f, H, A- N' X( Y

- p6 X% W) o" r. R" m4 n  }3 Z
Part.19

: p- p0 r+ f2 E
母亲和你正式地登记结了婚。

( E; y- V9 n( @* U" b' p5 L
这之后,每个周末,不管有多大的事情,我们一家三口都会风雨无阻地回家——你和我母亲的家。
2 g& \( t% J. ~" u
等待我们的永远是一桌很家常、很可口的饭菜。

+ r' ]* R2 e# B
你居然能做饭了,虽然是在轮椅上,这在别人看来实在是个奇迹。
8 F. M0 A: }) d. A% G9 K4 P7 J
但是,我们却对此习以为常,觉得你就应该是这个样子的——生命不息,为儿女操劳不止。

  l. ]* N& Z0 x, w
你乐在其中,我们,也安于享受。
2 I8 J1 p. n/ y8 N; o$ E. F
只是,你的孙子很心疼你,总是在我“狠心”地让你自己夹菜或者让你自己想办法上厕所时,偷偷地为你服务。

8 R3 A8 a' k. H) f- ~
看着你俩小心地保持着你们之间的默契与秘密,我的心里溢满幸福——家有一老,如有一宝。
, w8 y: H, }, F8 p7 ]

" b9 w% e/ k! F% L* x
8 J' b2 o# q, t9 z9 V) ?
Part.20
6 ^1 \* P- C3 f) O
渐渐地,你又像原来一样,开始做这个家庭的配角,把自己放在努力不被关注的位置上。

" g( v" M) f% L% H6 n
你觉得那里安全,那是最适合你的位置。

  ~/ u0 I9 n+ Z: ]8 a- \, ?3 d% r( y
我也不再同你客气,有时甚至会命令你做一些家务,比如在你有些慵懒的时候。

5 Q: U; w; R$ W6 e$ H$ j* I
我知道:我必须用这种方式尽量延缓你的衰老,延迟你完全失去行动能力的速度。
, M4 M3 o5 }3 B( E( c' m
因为,有你在,家才在。

# n& F4 Y5 b, A# T" O' D
— E N D —
- H1 x; Q, I7 Y, [. X


转载请保留当前帖子的链接:https://www.beimeilife.com/thread-88984-1-1.html 谢谢

使用高级回帖 (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快速回复

高级模式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本版积分规则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  

发帖时请遵守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你发帖内容、时间以及发帖IP地址等记录保留,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信息提供给有关政府机构。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