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左侧

[炎黄茶馆] 我在武汉街头入睡,请别对着我的被子浇水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2-28 00:4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 x/ y4 P) [; Z. F$ \. J2月24日下午2点多,通道里来了十多个人,他们接上水管,冲洗了整个地面。差不多一小时后,冲水的人走了,高强下去“抢救”他的行李。通道里住了7个人,他们滞留在武汉,又交不起钱住旅馆。高强说:“现在是特殊时期,我们都能理解,但是我们这群人,哪怕在通道里住着,也比没有地方住在外乱跑要强啊”。' F7 X& M: y* P0 K
243266b736c16731d0e98dbdc024a3fc.jpg
被冲水的通道和他们的行李,拍摄时间在2月24日下午7点左右(图/南风窗记者 向治霖)
) J, l( i; [/ [( `, g接连四天,预测天气的软件显示,武汉将有持久的阴雨。然而,眼前的雨还没下时,高强住的地方就湿透了。; L% w) t* N/ L  ~2 y
他住在武昌区一个地下通道。2月24日下午2点多,通道里来了十多个人,他们接上水管,冲洗了整个地面。
4 g1 ?; X! C$ x! p3 R, s差不多一小时后,冲水的人走了,高强下去“抢救”他的行李。
% b7 K) m  c. b他的行李全湿了,包括铺地上的床单、被子,还有在两天前,“红十字会送的棉大衣”。他舍不得棉大衣,拿出来晒在出入口的铁杆上。9 a1 [: [% Z% |* l7 |: S, X6 a
通道里住了7个人,他们滞留在武汉,又交不起钱住旅馆。# F( R, \# M' K
冲水的时候,眼看着被盖衣物要被淋湿,但他们不敢上前,因为“来的人穿着执法人员的制服”。( ?2 |4 S% e8 W' n! f
高强说:“现在是特殊时期,我们都能理解,但是我们这群人,哪怕在通道里住着,也比没有地方住在外乱跑要强啊”。' \  n. t. y* c' E# _
1% m$ ?3 D2 w+ @1 q# }
滞留武汉" w6 I0 Y$ P" C0 w
高强在通道住了10天左右,他是来武汉务工的,在工地上做些零活。工地放假后,宿舍也清空了,但他不想回家。
! D% S% t- Z4 G* n7 I做了一年,没挣到钱,他只想早点开工。
4 W6 o- C1 p! ^* ~' h没想到,1月23日武汉“封城”。“这下真回不去了”,高强苦笑说。
' h5 B& c! B9 G4 ^" ~他先是住在小旅馆,一天收费30元,但是饭菜越来越贵,“每天最少用掉100块”。他很快就住不起了。
0 A5 h4 p& n4 y! Y9 v他想了两个办法,一是退了房,露宿街头,省下的一天房费,能多换一些泡面。二是找工作,他猜想,现在的武汉,肯定缺少劳动力。他从汉口开始走,一路见到社区就闯,问人需不需要临时工?在路上看见环卫工,他也会问有没有工作机会?
' T( X8 z* v; z* U“没有。”' {. |$ g2 C* D5 p2 b0 d
“不需要。”) O1 k" @7 J. ?9 i2 d# }; ?
40c454eef9231511dc05a4a6203b5910.jpg
他不知道怎么来到地下通道的。高强说,他只记得腿走肿了,因为躺在冰冷的地上,他的腰快直不起来,但还是撑着继续走。  M* M# ~( M. x( J
到了通道,别人看他可怜,给了他一张床垫。
- m) w, Q2 B! Y% \$ t$ A2 A7 U他就这么住了下来。
5 y  s- q; K' s8 W3 q) Z1 D: U黄鹤楼景区的照明依然充足,灯光包围的古式建筑群,在日暮淡薄时分外好看,只是不见一个游客。2月24日下午6点多,我到了通道下面,冲水过后3个小时,水依然在地上流淌,水管被丢在了阶梯上。通道就在黄鹤楼公园的西门边,马路对面是辛亥革命武昌首义纪念馆。4 y2 [. ^: M% B* N) o
通道是住不了了,他们只好在公园附近的小树林游荡。
# }* ^* z/ f/ n; g9 X方建“救”回了一个桶和一个包,那是他吃饭的东西,或者说“要饭”的工具。他是一个职业乞丐,从1998年开始乞讨。他是安徽阜阳人,今年37岁。! P5 r5 i7 C* C
他右边的袖管空空荡荡,是在15岁那年,做手术截肢了的。医生说是里骨头坏死,“现在肯定能治了,但那个时候没有条件,也没有钱去治”,他说。
, k/ A7 ?9 J, S冲水的时候,方建在公园里游荡,不时凑上去看一眼,“他们那些人,接了水龙头,就对着被子冲”。
; i* k6 N/ ?* i0 Z3 h他的家当全在下面,但他不敢阻止,他说:
2 ?! o- m: q9 x8 J+ e; l% ?“他们这群人,对我们做事,从来不讲理由。4 H: Z" I2 o$ h  @5 a2 s  W0 p
说实在的,我们都是下等人”。, l: X& D/ e2 q
7924c7849b3dbb4dd740c2bc63893313.jpg
湿透的行李(图/南风窗记者 向治霖)
另一个滞留者盛宽,和方建是安徽老乡。他也在武汉做临工生活,“封城”后无处可去。+ Q( f8 o5 @$ h* I7 B
老谭在这群人中年纪大些,经历也更曲折,他是在汕头打工,春节前要回到老家襄阳,但在经过武汉时被困住了。
/ }( i2 J) J& C. |& B( n1 Y老谭早先把钱都寄回了家,只按正常预计留下了一点盘缠,这下完全不够了。他给家人报平安时,家人说要给他打钱,但他拒绝了,“本来就没几个钱,自己能撑就撑过去”。: D- C# N. R# S7 m( K' R1 H$ m0 s
高强说,家里还不知道他在“流浪”,老家里有个70多岁的老母亲,幸好有亲哥哥照顾,但她知道了一定会担心。高强不忍对家里说。7 O7 s- ^6 B! `. `9 E
可是,钱已经用完了。高强还问前工友借了200块,没过几天又花光了。他每天盼着武汉“解封”的消息,但在各种传闻中,日子一天天往后拖。
1 C( R9 r# W5 i4 k% _“再来一个月,我就真的撑不住了”,他说。2 A. x  u0 h0 i7 L; n: w
高强、方建和我交流时,老谭和盛宽拿着最后的泡面,去找医院接开水来泡,但在附近的医院,围起了路障,禁止他们进入。
+ J! v1 O, v! i2 X他们来回走了一个多小时,才在一家儿童医院接到开水。) F! I3 }" b% A, {
ab3a84c90c982179e7b939e638df96dd.jpg
高强和方建,则一包泡面也没有,饿了一整天了。
# N' L& j1 g9 q% Q+ k; O6 u高强说,有个人开始在垃圾桶里找吃的,但是现在,只有医院的垃圾桶还有食物,“他捡了一份盒饭,别人只吃了一两口。我看菜色还不错”,高强说,但他不敢吃,因为害怕有病毒。) `2 T* f& k% h5 X
在垃圾桶找吃的这个人很年轻,今年27岁。他也在公园里,一个人远远坐在条凳上,他说自己去年9月来了武汉,一直没有工作,别的事他不愿意多说。
- x2 J: h9 m' }其实,他们很警惕外来的人。在我叫的5人份外卖送达时,老谭和盛宽却迟迟不来。我和方建转了一圈,在马路边找到他们,招呼他们趁热吃饭。但他们连连拒绝,说是吃过了。$ v' ^: w( E7 Z  e
盛宽吞吞吐吐讲出了原因,他担心又被拍照。他们遇见过几波人了,有的给他们留下点东西,立刻就狂拍照片,“我一个大男人,有手有脚正常工作,只是遇到困难时期,就给我们曝光出去,太丢人了”。
+ \" b6 g7 i/ Z4 G, l确定不拍照片后,他们才放心,把饭菜端起来吃。3 H) [8 |7 a# Y. h" ~2 F
高强对我说:“要不是碰上病毒,我们也不会住在通道,现在还被人追着撵了出来。我们也想早点开工,正常上班、赚钱吃饭,这不是没有办法了吗?”2 z4 }) q; {) j- M
21 D+ I' u  H- V0 M- D
救 援) {1 Z% F, u% k; I9 a" C# g
住的地方没有了,高强担心真的下雨,他们会更加困难。
' F3 z# H/ m# d: h9 ?吃的东西也快没了,有钱也买不到。管理严格,小商店大多没开,超市又不对个人开放。他们现在有的食物,还是前几天趁早买的,以及部分公益人士的赠予。% h1 U: O) ~2 i( d
高强记得,前后大概来了3拨人。
# V) n. d1 k2 q8 i1 Y. x4 S“第二拨人是2月21日来的,自称是红十字会的人,他们给的东西最多”,高强说,来的人给了他们一人7个口罩,嘱咐说每天都要戴着,还给他们发了垫子、被子,以及棉大衣——就是在3天后被淋湿的那些。每人还得了10桶左右的泡面。
, a1 O% e1 [+ t* G8 X* o第三拨人是民间志愿者,来的那天是2月23日,给了他们每人两盒盒饭。2 l3 J$ K6 M9 A  t5 l% g) Z: t
高强吃了一盒,留着另一盒第二天吃。
$ \3 H# e, `- I9 |
1775e090231ec13adcdba0c4460e4d79.jpg
为了节省开销,他们习惯了每天吃一顿,还都是在晚上吃。
, D4 f# b! g- `7 ]方建说,过道里不许生火,他们只好在晚上悄悄做,下面条。白天就在公园里走走,晒一天太阳。
% X3 @" u2 m6 J; t每天早上八九点有固定的人员会来给他们量体温、发口罩。但他们说,这批人只是做做样子,来了就给最近的人量体温,旁边的人就拍照。泡面也只给一桶,给的时候又拍照,“表明做了工作,剩下的人就不管了”,方建说。+ ]' d' M. _& D0 S# J2 T
他们怀疑,对通道冲水的人,也是他们叫来的。
  f, m+ r4 d4 }; w究竟是谁?对他们来说不重要,他们最大的问题,是解决眼下的困难。# u/ s- O( ^: L# n+ Q( x6 ]& v
事情很快有了变化。
4 j7 |& }9 g/ r* B1 }$ _2月24日晚上10点,他们被人冲了水的消息,在一个志愿者群中传开。有人立刻组织起救援小队,在凌晨时分,六七人带着新的被子床单,赶到了黄鹤楼公园附近。
6 s8 U6 A: N$ P/ }0 ^  N5 ]然而,公园里一个人也没有。根据线索,志愿者在另一个通道找到了人,是方建和盛宽两位老乡。他们得了被子,有位独立纪录片导演提了一大袋零食,坚持让他们收下了。
; @; R! z% I+ c8 j
d11b30f374e48be85cfdc6d4e9f63e4f.jpg
2月24日晚,志愿者给流浪人员送被子(图/南风窗记者 向治霖)
下午才抱怨过拍照的盛宽,这次没有拒绝镜头,“我这个人分得清好坏,你们一片好心,我就无所谓了”,他解释道。
" w% a+ A. ^9 @/ ^纪录片导演是个年轻女孩,她盘腿坐在过道,和他们面对着面。她准备了自己的床单,和他们一起,在通道里过了一夜。盛宽终于打开了话匣子,笑着讲述他的故事。沉默的时候,导演的一位男性同伴突然唱歌:“把我的悲伤留给自己,你的美丽让你带走。”盛宽很是捧场,拍手连叫“好,好”。( r& f) X# A1 P/ Y' O/ i
遗憾的是,高强、老谭等5人,始终没有找到。
' k: ?) {9 G+ V3 Q! D天黑以后,他们就收拾东西,各自找各自的“床”,没人知道在哪儿。6 [5 B! o+ }# \
幸好,在这一晚,依然没有真的下雨。7 z+ }3 _( L6 W9 n+ K9 _1 s3 s
3
; I5 J6 U; j" U5 b3 v- B4 W一个安稳觉
& A# b* ]( i, R6 O. P2 `8 m& ~第二天,2月25日下午,我在黄鹤楼公园找到了高强。他昨晚在桥下睡了一夜,还好天气暖和,他的外套勉强够用。后半夜时,路上的响动吵醒了他,他就去了一趟江边,把棉大衣重新洗了,预备晾干了穿。
5 o% `0 q3 f6 [2 C% t, S“可惜呀!”他直叹气摇头,中午的时候他摸了下衣服,感觉快干了,就在桥下补了个觉。但睡醒起来,棉大衣不知被谁收走了。
/ J8 w1 d1 {# Q' o* K! d他又是一天没吃饭,回到了公园闲逛,其他几个人也回来了。志愿者获得消息后,立刻开始找被子,把昨晚漏掉的4个人补上。
/ c! {9 F7 D# m. k1 }在这一天,官方发布了新政策,“对因离鄂通道管控滞留在湖北、生活存在困难的外地人员,由当地政府及有关方面提供救助服务”。
2 M( B; q3 O, Y( c; U也就是说,他们可以获得官方的救助。
" J- a  x/ B) K) e9 t# o4 L
d3cd6b93476e4a764555db84c810902d.jpg
只不过,政策暂时还没落实。方建说,他遇到过一次管理人员,但不是问他要不要救助,而是提醒他这里不能住,叫他走开。3 V0 @- L6 _4 \+ l) K) E1 E: s' A" p
就算政府给他安排地方住,他也不想去,作为职业乞丐,他很排斥接受救济,因为在2004年时,他在浙江被收容过。“关了我几天,吃吃不好,住住不好,还让我交了300块钱。”) B, n0 W0 k  |9 f
老谭也遇到了管理人员,他回公园的路上,有3个穿制服的人叫住他,对他说现在有了收留场地,问他愿不愿意去。, n  `0 ~8 A. a! I" }- r. e0 B
老谭回答说:+ o# O. M; L( e- h( I! B
“不用了”,赶紧离开了他们。
2 z) d( [8 F5 n2 e+ R8 @他告诉我,他主要是担心收费问题,其次害怕去了被感染。
7 D$ C, F7 r1 T+ B$ ?他们还是愿意在公园,可以散步、晒太阳,同时远离人群。只是住处不好找,早上10点左右,通道被人用铁栏围起了出入口,里面的东西都清空了。5 E7 I+ t) _. G- I/ k, Z
ea7fc94c0924bcab0ad2c0c2dcd2a639.jpg
这天下午,公园里又有新成员。他背着大包,提着一个袋子,穿得整齐干净,他是刚用完了钱,不能继续住酒店了,所以到公园里来。他从浙江过来,别的事也不愿意多说。
$ \  c, `* u- _' z( [( d下午5点左右,我叫了一单7人份的外卖,过一个小时才送达,他们很快吃光了。然而,重新找的被子,需要志愿者一处一处拿。天黑了,气温明显下降。
0 u# X, C% W  d; ~) Q; N晚上8点28分,志愿者魏哥到了公园,把被子给了他们。高强等人连连感谢,但他们的时间不多了,要赶紧找今晚的住处。没过一会儿,一群人就散了。
& p1 Z& O: U6 G6 `  h在公园附近的路口,我又遇见了那个翻垃圾箱的小伙,他带着全部行李,看起来非常疲惫。
, K3 e( `5 N7 s7 m他说,他找了两个地方住,但都被人叫起来,把他撵走了。
" {' A3 o7 K/ T他不愿意再说话,朝着长江大桥的方向走去,路口一转不见了。
0 ?  y3 K2 A6 A$ z! P晚上9点过,高强终于找到了一个新的过道,他准备下去看看。
! s2 g2 `) u: q+ P其实,盛宽和方建就睡在这里,因为这个过道很偏,暂时没有被注意到。
) D1 }( a+ m) Y5 c8 h高强有些高兴,他说:0 f7 X' \8 Z3 @5 i7 Q
“今晚能睡一个安稳觉了”。% _: c) f: ?, N2 T
eab6b2654bb45ab99ce60f6c8a053524.jpg
2月25日晚,高强找到了新的通道(图/南风窗记者 向治霖)
他下去后十多分钟,一个穿保安服的人来了,往地道里看了一眼,抽身走了上来。他对我抱怨说:“这群人叫也叫不走,又住到这儿了。现在明明有政府收留,包吃包住,他们还不愿意去。”) ~6 I' E( S. Y( {1 F
他是对面广场的工作人员,据他说,红十字会捐的物资,是他上报后送来的,3 x& _. Z' ]6 R! C/ o
前两天冲洗通道,也是因为他的上报反映。“没有办法,他们不愿意走,但过道不能住人,这是规定”,他说,这个通道还是不能住,等他明天再报上去。& B2 d; F- v& n( l, {6 m
9 @. k9 A- f0 u! d+ ]
来源:南风窗
  r+ ]( \* z  w, n& c4 o  k( O4 ]* }( c# g


转载请保留当前帖子的链接:https://www.beimeilife.com/thread-89076-1-1.html 谢谢

使用高级回帖 (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快速回复

高级模式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本版积分规则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  

发帖时请遵守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你发帖内容、时间以及发帖IP地址等记录保留,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信息提供给有关政府机构。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