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衣旗袍诗,曼妙花样时

  • |
  • 幻灯播放
  • |
  • 查看原图
  • |
  • 提示:支持键盘翻页 ←左 右→
loading...
锦衣旗袍诗,曼妙花样时



旗袍是东方女子骨子里最宁静,最柔情,最浪漫最,最骄傲的梦。
在陈逸飞的画笔下那些优雅的女子身着或古典或端庄的旗袍,演绎一个个陈年旧梦里明媚动人又低调优雅的别样风情,悄然绽放出丝丝缕缕的曼妙和芳芬。



陈逸飞善画美人。他画中的美人无不生动柔美、清新温婉。你似乎能看到她们摇曳生姿的动感,莲步轻移的妩媚,转身的刹那是暗香浮动月黄昏的气息,似乎呢喃着转瞬经年的心事秘密。





缥缈的女子画像,重现了一个年代的浮华旧梦,成了昔日文明的幻影,也阐示了陈逸飞灵魂深处对美的憧憬。




阅读:9361 | 评论:1网友评论:

  • 北美生活网 发表于 2016-8-6 03:32
    来自图展中心的回复:
    测试

我来说两句:

欢迎您,请 [登录][注册] 发言!
[/url] [/url] 陈逸飞善画美人。他画中的美人无不生动柔美、清新温婉。你似乎能看到她们摇曳生姿的动感,莲步轻移的妩媚,转身的刹那是暗香浮动月黄昏的气息,似乎呢喃着转瞬经年的心事秘密。 [/url] [/url] 缥缈的女子画像,重现了一个年代的浮华旧梦,成了昔日文明的幻影,也阐示了陈逸飞灵魂深处对美的憧憬。 旗袍是东方女子骨子里最宁静,最柔情,最浪漫最,最骄傲的梦。 在陈逸飞的画笔下那些优雅的女子身着或古典或端庄的旗袍,演绎一个个陈年旧梦里明媚动人又低调优雅的别样风情,悄然绽放出丝丝缕缕的曼妙和芳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