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谈明初的缠枝纹(一)

  • |
  • 幻灯播放
  • |
  • 查看原图
  • |
  • 提示:支持键盘翻页 ←左 右→
loading...
图1:洪武青花缠枝花纹碗。北京故宫藏品。其中的缠枝花纹被做为主图案使用。2.转枝纹与连枝纹转枝纹与连枝纹的区别不很清晰,有可能是一种纹饰的不同称呼。两者类似于缠枝纹,但枝蔓几乎不缠绕花朵(图2)。从字意中体会,“转枝纹”与“连枝纹”主要体现“转”、“连”。由于转枝纹的枝蔓不对花朵进行缠绕,所以较缠枝纹少占用空间幅度,多用于辅助纹饰。 图2:永宣青花盘上的转枝花纹。三:明初缠枝纹的发展变化1.洪武时期洪武时期,御厂瓷的造型受元朝遗风影响,具有较大程度的元朝风格,但洪武瓷器绘画内容不如元瓷丰富,纹饰以缠枝纹为主,遗憾的是花卉种类较少,基本以四季花纹、牡丹纹、番莲纹、菊纹为主。 牡丹自古被称为富贵花,宋陆佃所著《埤雅》载:“今呼牡丹谓之花王……”;宋周敦颐撰的《濂溪集》载:“牡丹,花之富贵者也”;自古至今,赞誉牡丹的文人墨客不计其数。由于牡丹象征富贵,“缠枝牡丹”也就寓意富贵连绵(图3)。 莲,又名荷花,是佛教经典和佛教艺术中喧染最多 ...图3:元青花中的缠枝牡丹纹。松冈美术馆藏品。观察传世的洪武制品,会发现它们的许多绘画装饰基本一致,即以缠枝纹为主图案,以莲瓣、卷草、芭蕉以及回纹等为辅助图案进行整体搭配。总而言之,洪武时期的各种装饰纹都显得比较统一、单调,不少搭配图案甚至成为洪武官窑的固有模式。在洪武之后的各朝中,因装饰图案的不断丰富积累,御厂几乎不再使用这些固有模式,为此,人们把它们称为“洪武风格”或“洪武模式”(图4、5)。 在明初纹饰中,洪武的内容较少,容易掌握,熟记这些固定模式特点对洪武制品的鉴别断代极其有力。同时,由于洪 ...图4:洪武青花缠枝纹玉壶春瓶。北京故宫藏品。典型的“洪武模式”。 图5:洪武釉里红缠枝花纹碗。香港艺术馆展品。内外都使用缠枝花纹做为主图案。典型的“洪武模式”。 2.永乐时期永乐帝即位后,为宣扬国威,加强与周边诸国的政治经济合作,明政府除陆路方面不遗余力进行外交,海路方面也派遣太监郑和率船队数次下西洋,进一步促进了与南亚、西亚、以及中东伊斯兰地区的合作交流。 为配合明政府与中西亚诸国的贸易往来,景德镇制作了大量的赏赉、贸易瓷,其中既有适合伊斯兰圈使用,模仿中西亚铜器造型的制品(图6、7),也有中西文化交融的制品(图8)。这些制品的绘画纹饰带有浓郁的伊斯兰色彩,使用西 ...图6:带有浓郁色彩的伊斯兰风格缠枝纹扁瓶。北京故宫藏品。属于比较典型的“永乐模式”。 图7:带有浓郁色彩的伊斯兰风格缠枝花纹鱼篓尊。北京故宫藏品。属于比较典型的“永乐模式”。 图8:永乐青花缠枝花纹碗。北京故宫藏品。属于中、西亚纹饰交融结合的纹饰,比较典型的“永乐模式”。 图9:自然界中的番莲。3.宣德时期 永宣时期,景德镇的瓷器制作发展在历史上属于一个高潮,尤以宣德最为顶峰,无论是造型还是装饰绘画,宣青都继往开来。在永宣过渡时期,由于制品沿袭使用永乐造型和纹饰,永宣两朝制品差异不大,即人们常说的“永宣不分”,后来宣朝不断发展创新制品造型与装饰绘画,逐渐与永乐时期的制作风格产生差距。缠枝纹应算是两朝装饰绘画的一个缩影,宣德缠枝纹不少是沿用永乐时期的既成纹饰,的确许多器物很难一眼区分制作年代(图10、11)。 ...图10:宣德青花的转枝莲纹碗。北京故宫藏品。继承使用永乐的缠枝纹饰。 图11:宣德缠枝纹三足炉。台北故宫藏品。该器继承永乐的器物造型,但类似绘画纹饰与造型搭配的永乐制品暂未见。 相对于洪武、永乐两朝,宣德时期比较新颖的缠枝纹是连枝灵芝纹、缠枝莲托八宝纹等,绘画这些缠枝纹的器物也就成为比较典型的“宣德模式”了。1).缠枝灵芝纹在中国,关于灵芝(图12)的史书记载屡见不鲜:上古时期人们称其为“瑶草”;《楚词·九歌·山鬼》中称“三秀”,“采三秀兮于山间”;《尔雅·疏注》曰:“王者仁慈则芝草生”;宋《尔雅·翼》中有“芝,瑞草也”;《神农本草》记:“山川云雨,四时五行,阴阳昼夜之 ...图12:自然界中的灵芝。 图13:宣德青花转枝灵芝纹长颈瓶。北京故宫藏品。体现了明朝佛道思想的融合,比较典型的“宣德模式”。 图14:宣德青花转枝灵芝纹小盖罐。台北故宫藏品。比较典型的“宣德模式”。 2).缠枝莲托八宝纹八宝又称八吉祥,由法螺、法轮、宝伞、白盖、莲花、宝瓶、金鱼、盘肠组成。八宝是佛教中的法器,各自具有不同含义。据《雍和宫法物说明册》介绍:法螺,佛说具菩萨果妙音吉祥之谓;法轮,佛说大法圆转万劫不息之谓;宝伞,佛说张弛自如曲覆众生之谓:白盖,佛说偏覆三千净一切药之谓;莲花,佛说出五浊世无所染着之谓;宝瓶,佛说福智圆满具完无漏之谓;金鱼,佛说坚固活泼洗脱坏劫之谓;盘肠,佛说回环贯彻一切通明之谓。根据这些深刻含义, ...图15:宣德青花缠枝莲托八宝纹罐。北京故宫藏品。4.其它时期本文暂且撇开空白期,为避免内容空虚,这里简单涉及成化朝的缠枝纹情况。由于成化时期的绘画图案内容极其广泛,涉及到人物、花果、瑞兽等,丰富多彩,于是该朝中以缠枝花纹为主纹饰的制品较永宣时期又少许多,较为常见的缠枝纹有缠枝莲、缠枝莲托八宝纹等。 较永宣官窑图案相比,成化时期的绘画更加灵活,很大程度疏忽了缠枝纹方面的创新,最值得提的是景德镇御厂曾绘制过鲜见的春宫图,其中创新使用了与性文化有关的缠枝纹饰,将性、佛文化溶于一体(此处不多涉及)。四:明初 ...图16:洪武早期的厚釉制品。可以观测釉内气泡、釉面流淌以及釉下彩被遮挡等视觉效果。 图17:洪武后期的薄釉制品。可与图17进行对比观测,注意釉下青花的浓淡效果。 图18:洪武后期的薄釉制品。香港艺术馆展品。可以感觉“青花五彩”的艺术效果。永宣的釉面虽然也有厚薄不均的不同施釉效果,但是都不及洪武时期的差异明显(图19),应该说,不少永宣青花的浓淡效果还是处理的不错。由于笔者也在以前不少文章中详细提及过永宣青花诸多问题,这里就不再赘言。图19:永乐时期的青花制品。上海博物馆藏品。也可以感觉“青花五彩”的艺术效果。五:小结归结上文,我们可以注意到洪武时期缠枝纹饰图案造型单调统一,永乐时期因伊斯兰文化与汉文化合璧、出现阿拉伯绘画风格的缠枝造型,宣德时期又大胆创新、制作出其它新颖纹饰。以上各朝缠枝纹纹饰的使用变化都从侧面不同程度体现了该朝御厂瓷的大体制作发展情况。 另外,从缠枝纹纹饰观察,明初各时期的缠枝绘画都独具特色,属于特殊时代下的特殊产物。凭借它们鲜明的时代特征,我们可以在很多正常情况下由绘画特点来大致断代,然后再根据釉面及釉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