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生活网

首页
北美生活网 首页 资讯 观察 查看内容

快讯|马云的南华早报提前预告给世人心理承受力:王岐山将离开中共最高权力层|安倍晋三 ...

2017-10-23 12:06| 发布者: 咖啡沾衣| 查看: 435| 评论: 17|原作者: 弯弯

摘要: 马云的南华早报提前预告给世人心理承受力:王岐山将离开中共最高权力层 ,他的结局如何? http://www.scmp.com/news/china/policies-politics/article/2116284/hes-anti-graft-tsar-about-leave-chinas-top-leadersh ...
马云的南华早报提前预告给世人心理承受力:王岐山将离开中共最高权力层 ,他的结局如何?
http://www.scmp.com/news/china/policies-politics/article/2116284/hes-anti-graft-tsar-about-leave-chinas-top-leadership
10月25日,中共十九届一中全会揭幕,新一届中央政治局常委将在十九届一中全会后亮相。港媒《南华早报》10月19日指出,中央办公厅主任栗战书将晋升为政治局常委,并内定为权利第3顺位的中国人大常务委员长。中纪委书记王岐山的后任者内定为中央组织部部长赵乐际。
  早前有消息称,栗战书会接任王岐山的职位。

对此《南华早报》引用“知情人士”的话表示,现任中国人大常务委员长张德江将在2018年3月份退休,因此,栗战书将会接任此职位。但尚不清楚他是否同样接管港澳事务。赵乐际则会从王岐山手中接任中纪委书记,并“很可能会兼掌国家监察委。”
  中共十九大首场记者会上,中纪委副书记杨晓渡表示,成立国家监察委员会,是中共党中央做出的重大政治决策,目的是加强党对反腐败工作的集中统一领导,构建集中统一、权威高效的国家监察体系。
  杨晓渡指出,中纪委和监察委是一个班子、两套牌子。
  香港《明报》10月20日报道了最新流传的7名常委版本。报道指出,除了国家主席习近平、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两人外,还会有国务院副总理汪洋、中央政策研究室主任王沪宁、中央组织部长赵乐际、上海市委书记韩正、中央办公厅主任栗战书5人

He’s the anti-graft tsar about to leave China’s top leadership. So what will happen to Wang Qishan?  ~Wang Qishan, a key ally of President Xi Jinping, could be given position on powerful National Security Commission

Wang Qishan, the feared anti-graft tsar billed as “China’s second most powerful man”, is likely to step down from the ruling Communist Party’s supreme Politburo Standing Committee on Wednesday, sources have told the South China Morning Post.


On Sunday, delegates to the party’s national congress in Beijing held closed-door meetings to discuss the lists of candidates for its elite Central Committee and anti-graft watchdog, the Central Commission for Discipline Inspection. Two sources who have seen the lists confirmed to the Post that Wang was not among the names, meaning he will step down from the Politburo Standing Committee.
Zhao Leji, the party’s organisation chief, appeared on both lists, confirming an earlier Post exclusive report that he is expected to take over anti-corruption responsibilities from Wang.
But the trusted ally of President Xi Jinping is unlikely to go into full retirement. Nicknamed the party’s “fire chief” for his ability to manage political crises, Wang could still help Xi in some other capacity, sources familiar with the top-level discussion said.

Speculation about Wang’s future dominated overseas media discussion of the party’s national congress – which will usher in sweeping leadership changes – ahead of its opening on Wednesday. That is a reflection of the weight Wang carries as the galvanising force behind Xi’s popular anti-corruption campaign, a role that has made him widely respected and feared within the party.

It is understood that Xi has carefully weighed his options and consulted Wang. In the end, the president decided to let Wang retire from the Politburo Standing Committee largely because he had reached the unofficial retirement age.
An unwritten party rule dictates that all members of its top decision-making body aged 68 or older at the time of a party congress should step down. Wang turned 69 in July.



There were earlier indications the rule might be relaxed, paving the way for Wang to remain a Politburo Standing Committee member. But sources said that Xi ultimately leaned towards maintaining political continuity and stability when deciding the leadership line-up.
“The age limit and seniority still matter in deciding a candidate,” a source said. “These norms are important to forge consensus [among different factions] and maintain stability.”
China watcher Trey McArver, co-founder of Beijing-based research firm Trivium China, said Xi valued the importance of established political norms.

“Xi first and foremost is a party man, and his main goal is to strengthen the party,” he said. “As a child of the Cultural Revolution, he understands the importance of the political norms … he definitely does not want to do anything that would be destabilising to the system that has been created and has been very successful and stable over the past 40 years.”
McArver said Xi could change or negotiate some sort of exception to the norms if necessary, but he would back off if it risked undermining party stability.
“Part of the reason Xi is so powerful is because he has a broad range of support at the top of the party,” he said. “He would seek consensus if he wanted to keep Wang on … if he did perceive there would be a political cost, or there was no buy in from other members of the political elite, I think he might back off.”



Another factor is Wang’s own preference. Having enjoyed a successful career, a source said Wang wanted to “bow out on a high note”. He is understood to have asked people close to him whether he should stay, and in the end decided it would be better to take a more back-seat role rather than stay on the front line.
“I don’t think Xi is going to keep somebody on if they don’t want to stay there,” McArver said.



With his wealth of political experience and influence, it is unlikely Wang will go into full retirement, with a source saying Xi would carve out a new role for his trusted ally.
It is not immediately clear what that new role would be. One suggestion is that Wang might take up a position at the powerful National Security Commission (NSC).
Established in 2014, the NSC provides unified leadership for different security apparatus. It wields tremendous power and is headed by Xi himself. Photos from its first publicised meeting – on April 15, 2014 – showed that its members include 12 Politburo members and eight top officials from the government and military.



Some of them, such as former Chongqing party boss Sun Zhengcai, have since fallen from grace. Others are due to retire at the end of the party congress on Tuesday, opening up the opportunity for sweeping changes.
Last month, just weeks before the opening of the party congress, Wang met Singaporean Prime Minister Lee Hsien Loong in Beijing at the latter’s request. A few days later he met American President Donald Trump’s former chief strategist Steve Bannon, who stepped down from the US National Security Council in April.




安倍晋三执政联盟胜选 暗示将推动修宪工作||华尔街日报


本首相安倍晋三(Shinzo Abe)在周日的全国选举中再次赢得选民的大力肯定。他暗示,这样的结果将激励他推动对日本1947年制定的宪法进行首次修订。

日本几家电视台报道称,在几乎所有选举结果都已确定的情况下,安倍晋三所在的自民党(Liberal Democratic Party)及其执政联盟伙伴在众议院选举中保住了三分之二的多数议席。最终的正式结果将于周一公布。


今年早些时候,安倍晋三受到有关他为朋友的生意提供帮助的徇私指控,导致支持率大幅下滑。之后,安倍晋三利用反对党乱局以及自己支持率回升的机会提出提前逾一年举行选举。

在为期12天的竞选活动期间,安倍晋三将此次选举描绘成选民对他处理经济和朝鲜威胁能力的公投。日本经济过去一年半持续增长,为超过10年来最长的增长纪录,同时,安倍晋三对朝鲜采取了与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类似的强硬立场。

此次胜选有望使现年63岁的安倍晋三成为日本执政时间最长的首相。如果安倍晋三的在任时间持续到2019年11月,他将获得这一殊荣。

安倍晋三暗示,在胜选后他将推动修改日本宪法的工作。自2006年首次出任日本首相以来,安倍晋三一直把修宪作为他的一个目标。

安倍晋三在一次电视采访中称,日本政府需要民众的理解。

安倍晋三在今年5月份日本宪法实施70周年时称,日本议员应该讨论的修宪理由包括:日本面临的安全威胁加大、人口老龄化以及经济复苏的需要。安倍晋三将2020年定为修宪的目标时间。

要修改宪法,修宪动议须获得日本国会三分之二议员的赞成票,随后必须在全国公投中获得多数国民的支持。2012年,日本自民党曾提出一份对宪法进行广泛修改的提议,但由于遇到政治阻力该提议很快遭弃。

东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Yuriko Koike)领导的中右翼新政党也可能使得修宪动议更容易获得日本国会的批准,因为该党支持安倍晋三的修宪想法。

小池百合子在选举后接受电视采访时称,就修宪举行一次切实的全国性讨论的时机即将来临。





失算的諜戰:郭文貴、劉彥平與川普、FBI







戴安娜·安古洛,见证中国历史转折的西方来客||纽约时报

身为一名美国外交官和海军军官的女儿,戴安娜·哈钦斯·安古洛生命中的前二十年是在北京和上海度过的。那是两次世界大战的间隙,中国已推翻封建王朝,但尚未落入毛泽东手中。直到十几岁,戴安娜才意识到,她近距离见证了中国的一场大动荡。


身为一名美国外交官和海军军官的女儿,戴安娜·哈钦斯·安古洛(Diana Hutchins Angulo)在海外度过了看上去十分恬静祥和的童年,忙着参加各种国宴、马术课,探访充满异域风情的集市和古迹。直到母亲开始用弹片作为家里的装饰品时,十几岁的戴安娜才逐渐深切意识到,她近距离见证了中国的一场大动荡,由于日后共产主义中国的闭关锁国,这将是一个时常被遗忘的时期。

成年后的安古洛是纽约上流社会各种场合的常客,但她生命中的前二十年是在北京和上海度过的,当时,她和家人在一个正经历身份认同危机的国度里过着富裕的生活。那是两次世界大战的间隙,中国已推翻封建王朝,但尚未落入毛泽东手中。

亲历过该时期的西方人士渐次凋零,于6月9日在宾夕法尼亚州布林莫尔去世、享年98岁的安古洛,便是其中之一。那时候,中国对很多人来说仍是相当模糊的概念。

“我还记得,上世纪三四十年代,我得向朋友和熟人解释,上海既不位于朝鲜半岛,也不是新加波南部的一个热带岛,”她在2008年出版的一本不起眼的回忆录《北京的太阳与上海的月亮——来自一个逝去时代的影像》(Peking Sun, Shanghai Moon: Images From a Past Era) 中写道。

这本书配的插图是她父亲、海军上校小查尔斯·托马斯·哈钦斯(Charles Thomas Hutchins Jr.)拍的照片。安古洛于1918年11月22日出生后不久,她父亲便作为一名海军武官被派驻到当时还叫作北平的北京。她的母亲艾琳·玛丽·沃伦·安格林(Eileen Mary Warren Anglin)是加拿大国会下议院议长蒂莫西·安格林(Timothy Anglin)的女儿。


安古洛的回忆录。封面图为安古洛(右)和朋友伊塔拉·基耶里尼在上海以北的威海卫(后更名为威海)海滨度假地。

一家人在1919年抵达北京时,中国仍处于从封建王朝向共和国转型的过程。尽管城外的局势远远谈不上稳定,但正如安古洛所说,她过的是“养尊处优”的生活:一个肾形泳池,一位女家庭教师,以及一场又一场的儿童派对,派对上有“玩杂耍的,吞火的,有木偶剧,偶尔还有俄罗斯跳舞熊”。而在北京城外,军阀正争权夺利,日本人正磨刀霍霍。

九年后,一次人员调动把一家人带往夏威夷,但两年后他们重返中国,这一次是到上海,她的父亲是驻扎在那里的一艘军舰的指挥官。“比起北平,上海的生活更为疯狂,”她写道,因为那里汇聚着来自各个国家的人士。但在安古洛忙于参加舞会、骑马、去高档餐馆之际,局势日渐恶化。日本和中国濒临开战,到1937年,炸弹开始落在黄浦江附近的国际公共租界不远处,令人惶恐不安——安古洛和家人就住在租界里。

“当轰炸、炮击和战斗在黄浦江两岸上演,置身其中的我们成了报道这一切的无证记者,”安古洛写道,“我们的露台常常落满超现实形状的弹片。我母亲曾用形状较为奇特的弹片来装点那些装饰风烟灰缸。”

安古洛的父亲于1938年12月因病去世,但母亲不顾日益增加的危险,留在了上海。二战开始后,日本人占领上海,将她关进了一个临时集中营。她于1944年被遣返。

安古洛则在此前过上了另一种生活。上海滩的派对并未因轰炸而中断,她在一场派对上遇到了美国中尉詹姆斯·罗克韦尔(James Rockwell)。两人结了婚;1940年,罗克韦尔被调回美国,她也一同前往。洛克威尔于1965年去世;她在1970年改嫁给纽约一家跨国律所的律师曼努埃尔·安古洛(Manuel Angulo)。他已于1996年去世;安古洛夫人身后留有一个女儿——阿利克斯·罗克韦尔·雅各布斯(Alix Rockwell Jacobs),两名孙辈,以及两名重孙辈。

战后她到过很多地方(其中包括在2005年以87岁高龄重返中国,重访当年的住所),但她生命中的前20年,尤其是在上海度过的时光,总是在她的脑海中清晰地再现。

“战前的最后几年有种强烈的不真实感,”她写道。“我们眼看着外国人在上海、中国乃至远东高高在上的地位一点点消失。”


安古洛,摄于1999年。







高兴

感动

握手

鲜花

漂亮

同情

鸡蛋

难过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弯弯 2017-10-23 07:00
本帖最后由 弯弯 于 2017-10-23 11:18 编辑

癌中药一夜火了 为啥老祖宗用了几千年没事?



  文|菠萝
  (一)
  90年代初,比利时发生了一件非常奇怪的事情。一批健康女性出现肾炎,而且迅速进展为肾衰竭。
  这些年龄,地域和生活习惯都不同的女性,病情却异常相似。
  到底发生了什么?难道是严重的传染病么?
  经过大量调查,最终发现了这些女性的共同点:她们都在减肥,而且都在使用一种“减肥中药秘方”。
  很不幸,她们用的秘方里有一味药:广防己。
  广防己是一味常见中药材,传统上被用于镇痛,利尿,降血压等。
  或许有人脑洞打开,觉得撒尿多就能瘦。不知道从何时开始,很多人开始拿它帮助减肥。
  于是出现了开头的悲剧。
  广防己有什么问题?为啥会引起肾病?
  经过大量科学研究,发现关键问题是广防己里富含马兜铃酸,而这个家伙才是真正的罪魁祸首。
  由于广防己和马兜铃酸的故事,世界上从此出现了一个全新的医学名词:
  中草药肾病 (Chinese herbs nephropathy)。
  
  (二)
  马兜铃酸,不仅导致肾衰竭,还是超强致癌物!
  马兜铃酸引起最多的,是尿道癌。
  试验证明,马兜铃酸之所以致病,是因为它能够紧密结合在DNA上,导致在细胞复制的时候,容易把T变成A,A变成T(DNA用T,C,G,A四个碱基编码生命)。这样的变化,让整个生命的解读完全错误。
  就像你给女神写了一封信,内容是“Wo Ai Ni”(我爱你)。结果马兜铃酸结合以后,A变成T,成了“Wo Ti Ni”(我踢你)。
  如果你把这封信寄出去,那就甭想和女神一起滚床单了。
  马兜铃酸致癌能力有多强呢?
  台湾科学家经过研究,发现由马兜铃酸引起的尿道癌中,平均每100万DNA,就有150个突变!
  每100万DNA有150个突变什么概念?
  要知道,每一个细胞有30亿个碱基,就像一个30亿个字母组成的文章。每100万DNA有150个突变,也就意味着马兜铃酸能在每个细胞里改变约450000个字母!
  是的,45万!A变成T,T变成A。
  大家可想而知,文章会被改得多么糟糕,细胞会变得多么混乱。
  相对而言,吸烟引起的肺癌,平均每100万DNA有8个突变。这本来已经很糟糕了,但比起马兜铃酸的150,简直是小巫见大巫。
  事实上,马兜铃酸是已知的最强致癌物之一。
  而且这是个100%纯天然的毒药。
  所以,千万别迷信“纯天然无害”这种鬼话。
  (三)
  含马兜铃酸的中药不止广防己一个,很多。
  随便举一些例子:
  大叶青木香、滇南马兜铃、南木香、管南香、三筒管、苞叶马兜铃、朱砂莲、马兜铃、天仙藤、青木香、葫芦叶马兜铃、广防己、通城虎、海南马兜铃、汉中防己、藤香、南粤马兜铃、凹脉马兜铃、淮通、背蛇生、管南香、关木通、寻骨风、革叶马兜铃、假大薯、蝴蝶暗消、白朱砂莲、逼血雷、白金果榄、小南木香,土细辛、大细辛、杂细辛、杜衡、细辛、金耳环、土金耳环、乌金草、花脸细辛、台东细辛……
  中国台湾,素有服用这些中草药的传统,结果成为了全世界肾病和尿道癌发病率最高的地区第一。
  虽然其中一部分已经被国家严令禁止使用了,但很遗憾,形势依然不容乐观。
  即使广防己这样的“明星毒药”,即使它已经被全世界几乎所有国家拉入黑名单,但我昨天随手在淘宝一搜,结果……



《南早》專欄曾指栗戰書女兒住豪宅 突撤報導||明镜

栗潛心。
被視為新任政治局常委熱門人選的中共中央辦公廳主任栗戰書,為人低調,家人也絕少在公眾露面,但在十九大前夕,香港媒體《南華早報》刊登專欄作家任美貞在文章指出,暗示栗戰書的女兒栗潛心,參與香港投資之餘,住在香港赤柱豪宅,引發關注,豈料報導披露後,《南早》隔天突然發澄清啟事,指文章「包含幾個無法驗證的暗示性內容」,撤回報導,任美貞憤而表示「這是最後一篇專欄,感謝讀者11年來的支持」。

栗戰書過往只有一次在公開場合談到女兒往事,在2008年兩會後,剛轉任黑龍江省長的栗現身央視訪談節目《小崔會客》,他在節目中承認,曾給愛女寫過一首藏頭詩,女兒名字叫「多習」,外界相信其是小名。除了這段公開往事,栗戰書少有提及妻女。

此外,香港《星島日報》加拿大版2012年報導由海歸派組成的香港團體「華菁會」時,形容成員栗潛心是「貴州省委書記栗戰書女兒」。香港《壹週刊》同年也披露,栗潛心在港多年,以官二代和港人身分活躍於中港兩地,也是香港華菁會負責人,20多歲時已是中信資本副總裁。

馬雲旗下《南華早報》今年7月專欄文章指,神秘新加坡商人蔡華波辭去香港上市公司職務後數日,便和與栗戰書女兒同名的「栗潛心」一同上京。兩人在港共同成立公司,報住地址同樣是赤柱灘道6號,該地址前身為新華社接待政要及上賓之地麗安閣,蔡栗疑為夫妻關係。《南早》隨後發聲明指,文章影射及暗示未經證實,故將文章抽起及致歉,任美貞也於8月停寫該專欄。(大陸中心/綜合外電報導)

台灣 蘋果日報



外媒:
https://twitter.com/Kate_OKeeffe


https://twitter.com/Kate_OKeeffe While DOJ was in Beijing protesting attempt to remove Guo Wengui from NY, China tried same thing w another fugitive







NEW: Beijing's hunt for exile Guo Wengui sparks frantic response from US govt & Penn Station, JFK airport standoffs(WSJ)
https://www.wsj.com/articles/chinas-hunt-for-guo-wengui-a-fugitive-businessman-kicks-off-manhattan-caper-worthy-of-spy-thriller-1508717977



ressure from Beijing officials seeking Mr. Guo’s return sparks frantic response from Trump administration—and Penn Station, JFK airport standoffs

Guo Wengui, a wealthy Chinese businessman, sat in the sun room of his apartment on the 18th-floor of the Sherry-Netherland Hotel on New York’s Fifth Avenue. With him were four officials from China’s Ministry of State Security, whom Mr. Guo had agreed to meet.

For many months, Mr. Guo, from his self-imposed exile, had been using Twitter to make allegations of corruption against senior Chinese officials and tycoons. During the hourslong conversation, the officials urged him to quit his activism and return home, after which the government would release assets it had frozen and leave his relatives in peace.

Liu Yanping, the lead official, said he had come on behalf of Beijing “to find a solution,” according to Mr. Guo and a partial audio recording Mr. Guo said he made of the May encounter and posted online in September.

Mr. Liu’s demeanor made clear this wasn’t a friendly negotiation, and he hinted at the risks for Mr. Guo. “You can’t keep doing this forever,” Mr. Liu can be heard telling Mr. Guo on the audio recording, reviewed by The Wall Street Journal. “I’m worried about you, to tell you the truth.”

The dramatic meeting sparked an unresolved debate within the Trump administration over the Guo case and laid bare broader divisions over how to handle the U.S.’s top economic and military rival, according to people familiar with the matter. U.S.-China relations have been upset by disagreements over trade, cyberespionage and policy toward North Korea, and Mr. Guo’s New York stay is only adding to the tension.

Mr. Guo shows a video he says he made of the visit to his home by Chinese state security officials.
Mr. Guo shows a video he says he made of the visit to his home by Chinese state security officials. PHOTO: MICHAEL BUCHER/THE WALL STREET JOURNAL
The Chinese officials, who were in the U.S. on visas that didn’t allow them to conduct official business, caught the attention of the Federal Bureau of Investigation, which wanted to move against them, according to people familiar with the matter. The bureau’s effort ran into friction with other U.S. officials, including those at the State Department, who have tended to favor a less-confrontational approach, according to the people.

Some U.S. national security officials view Mr. Guo, who claims to have potentially valuable information on top Chinese officials and business magnates and on North Korea, as a useful bargaining chip to use with Beijing, the people said.

The episode took a twist when President Donald Trump received a letter from the Chinese government, hand-delivered by Steve Wynn, a Las Vegas casino magnate with interests in the Chinese gambling enclave of Macau. Mr. Trump initially expressed interest in helping the Chinese government by deporting Mr. Guo, but other senior officials worked to block any such move, according to people familiar with the matter.

The Chinese Embassy in Washington declined to comment.

Wynn Resorts Ltd. Chief Marketing Officer Michael Weaver said in a written statement to the Journal: “[T]hat report regarding Mr. Wynn is false. Beyond that, he doesn’t have any comment.”

Mr. Guo, who built a real-estate empire in Beijing, has said he fled China in 2014 after hearing that a state security official to whom he was close would soon be arrested. Beijing has said it is investigating Mr. Guo in at least 19 major criminal cases that involve bribery, kidnapping, fraud, money laundering and rape, allegations that Mr. Guo denies.

Beijing has branded Mr. Guo as an attention-seeking criminal. Beginning this year, his near daily broadcasts on Twitter alleging official corruption have attracted many followers in China, who find ways to bypass China’s internet firewall.

Mr. Guo’s application for asylum in the U.S. is pending. He settled at the Sherry-Netherland in 2015, paying $67.5 million for the apartment overlooking Central Park.

The account of Mr. Guo’s interactions with U.S. and Chinese officials is based on a review of audio and video recordings he said he made of some conversations, discussions with Mr. Guo and with U.S. officials familiar with the matter.

The recent chapter in China’s pursuit of Mr. Guo began May 24, when Mr. Liu, a top official in charge of discipline at the security ministry—China’s equivalent of the Central Intelligence Agency—went with his colleagues to the fugitive’s New York home. They entered the U.S. on transit visas, which allow foreign government officials only to travel through the U.S. for a short period en route to another destination.

Mr. Guo said he had agreed to meet the officials because Mr. Liu had permitted Mr. Guo’s wife to leave China and join him in the U.S.


The Chinese officials spoke to Mr. Guo at length, touching on subjects including employees and family members who had been detained in China. Mr. Guo said the officials told him the government would treat him favorably only if he would stop inciting anti-Communist Party sentiment.

Mr. Guo didn’t agree to the officials’ demands.

Later that afternoon, at the beginning of rush hour around 5 p.m., agents from the FBI confronted the Chinese officials at New York’s Pennsylvania Station, according to people familiar with the incident.

At first, the Chinese said they were cultural affairs diplomats. Then they admitted to being security agents. The FBI agents instructed them to leave the country, saying they were in violation of their visas and weren’t to speak to Mr. Guo again.

The Chinese got on the train to Washington. The FBI assumed they would be gone in 24 hours.

Two days later, on May 26, Mr. Liu and the other Chinese officials returned to Mr. Guo’s apartment ahead of a planned flight back to China in the late afternoon.

U.S. law-enforcement authorities, whom Mr. Guo had told about the impending visit, decided it was time to act. The U.S. Attorney’s office in Brooklyn prepared charges alleging visa fraud and extortion, according to people familiar with the matter. FBI agents raced to John F. Kennedy International airport ahead of the officials’ scheduled 4:50 p.m. Air China flight.

Meanwhile, the Chinese officials dined on dumplings prepared by Mr. Guo’s wife, who was still grateful to Mr. Liu for letting her leave China, according to her husband. Mr. Guo said he again declined the officials’ offer of clemency in exchange for silence, and walked the group out of the building.

Prosecutors were still scrambling to secure final signoff from Washington to go ahead with the planned arrests at the airport.

The Sherry-Netherland Hotel in Manhattan.
The Sherry-Netherland Hotel in Manhattan. PHOTO: MICHAEL BUCHER/THE WALL STREET JOURNAL
With the flight preparing to board and FBI agents taking positions on the jet bridge, White House national security officials convened a conference call with participants from the State and Justice Departments, the Pentagon and the intelligence community.

State Department officials, worried about collateral consequences for U.S. personnel in China, hesitated to approve the Justice Department’s plan to make arrests.

An alternative was presented: Subject the Chinese officials to additional screening, which would cause them to miss their flight and buy some time, people familiar with the call said.

U.S. officials couldn’t fashion a consensus to approve either plan, and the FBI agents were permitted only to confiscate the Chinese officials’ phones before the plane took off.

A State Department representative said in a written statement: “Decisions on these kinds of matters are based on interagency consensus.”

In a written statement about the events provided to the Journal, a Justice Department spokesman said: “It is a criminal offense for an individual, other than a diplomatic or consular officer or attaché, to act in the United States as an agent of a foreign power without prior notification to the Attorney General.”

The spokesman added that the U.S. is “committed to continuing cooperation with China” on fugitive cases, and that the U.S. “is not a safe haven for fugitives from any nation.”

The U.S. and China have no extradition treaty, a recurring point of tension. Since 2014, China has escalated its global efforts to capture Chinese fugitives accused of corruption, including those who have fled to the U.S. The initiative, dubbed “Operation Fox Hunt,” often involves pressuring relatives in China, confiscating the target’s assets and sending agents to deliver personal threats.

Beijing officials tell their American counterparts they are justified in engaging in such activities because the U.S. carries out similar operations on foreign soil as well, U.S. law-enforcement officials say.

In June, U.S. officials revisited the JFK incident during a policy coordination meeting that grew heated.

Mr. Guo shows documents he says expose corruption in the Chinese government.
Mr. Guo shows documents he says expose corruption in the Chinese government. PHOTO: MICHAEL BUCHER/THE WALL STREET JOURNAL
Ezra Cohen-Watnick, then senior director for intelligence programs at the National Security Council, confronted Susan Thornton, an East Asia expert who serves as Acting Assistant Secretary of State, charging her agency was improperly hindering law-enforcement efforts to address China’s repeated violations of U.S. sovereignty and law, according to people familiar with the discussion.

State department officials criticized the FBI for not seeking permission from them before initially engaging the Chinese officials, the people said.

State Department official Laura Stone said she was already facing retaliation from Beijing, saying Chinese officials had allegedly confiscated her notebook as she was trying to leave the country, the people said.

The FBI’s assistant director of the counterintelligence division, Bill Priestap, deadpanned in response: “Was it because you had been trying to kidnap and extort someone in China?”

Separately, at a June meeting in the Oval Office, counterintelligence officials briefed President Trump on Beijing’s alleged efforts to steal cutting-edge research from labs and trade secrets from U.S. companies, according to people familiar with the meeting.

The president, surrounded by his top aides, including Vice President Mike Pence, his son-in-law Jared Kushner, his former chief strategist Steve Bannon and other national security and economic advisers, asked to see policy options in 90 days. In the meantime, he said he knew of at least one “Chinese criminal” the U.S. needed to immediately deport, according to the people.

“Where’s the letter that Steve brought?” Mr. Trump called to his secretary. “We need to get this criminal out of the country,” Mr. Trump said, according to the people. Aides assumed the letter, which was brought into the Oval Office, might reference a Chinese national in trouble with U.S. law enforcement, the people said.

The letter, in fact, was from the Chinese government, urging the U.S. to return Mr. Guo to China.

The document had been presented to Mr. Trump at a recent private dinner at the White House, the people said. It was hand-delivered to the president by Mr. Wynn, the Republican National Committee finance chairman, whose Macau casino empire cannot operate without a license from the Chinese territory.

A White House spokesman declined to comment.

Some aides tried to shut the topic of conversation down, including by noting Mr. Guo is a member of the president’s Mar-a-Lago club in Palm Beach, Fla., according to the people familiar with the meeting. The aides later worked to prevent any possible attempts to deport Mr. Guo, an action they believed would deprive the U.S. of a key point of leverage to use against Beijing, the people said.

Mr. Guo in his apartment in New York.
Mr. Guo in his apartment in New York. PHOTO: MICHAEL BUCHER/THE WALL STREET JOURNAL
In early September, Deputy Assistant Attorney General Bruce Swartz, who supervises the international affairs office at the Justice Department, traveled to China for an anticorruption conference and lodged a protest with Chinese law-enforcement authorities about China’s aggressive efforts to force alleged fugitives to return from the U.S., people familiar with the matter said.

While he was there, Beijing attempted to force another Chinese national to return from the U.S., the people said, without providing details.

On Oct. 4, Mr. Guo was scheduled to speak at the Hudson Institute, a prominent Washington think tank, the same day China’s Public Security Minister Guo Shengkun was scheduled to meet with Attorney General Jeff Sessions and others for high-level talks on law enforcement and cybersecurity.

In the days leading up to the speech, the Hudson Institute detected a Shanghai-based attack aimed at shutting down access to its website, according to a spokesman. The Chinese Embassy also called Hudson personnel warning them not to give Mr. Guo the opportunity to speak, according to several people who received such calls.

The institute canceled the event. Kenneth Weinstein, the Institute’s president, said Beijing “sought to dissuade” it from holding the event but said the change of plans was caused by poor planning, not Chinese pressure.

Mr. Guo continued to antagonize the Chinese in the run-up to the Communist Party’s twice-a-decade Congress, which began Wednesday. President Xi Jinping is seeking to solidify his position as the country’s strongest leader in decades during the weeklong event.

Earlier this month at an event in Washington, Mr. Guo released copies of an alleged Chinese government document purporting to authorize a group of spies to be dispatched to the U.S. to stop him and other targets. Beijing has said the document is a forgery.

He also met with lawmakers and Mr. Bannon, the former White House chief strategist who continues to advocate that the U.S. take a hard line on economic negotiations with China. Mr. Guo posted photos of himself with Mr. Bannon on a new English-language Twitter account he recently launched.

—Nicole Hong and Michael C. Bender contributed to this article.

引用 弯弯 2017-10-23 07:00
本帖最后由 弯弯 于 2017-10-23 13:57 编辑

陆媒被曝更正记者会虚构官媒记录 涉统战机密



中共十九大会议进入第五天。由于临近中共常委人选等关键事宜,除开放日安排了面向媒体的议程之外,会议一直在闭门的极为机密状态中进行。
  综合媒体10月22日报道,十九大的会议讨论的内容,渐渐临近了下届领导班子的人事设置问题。由于属中共党内机密,吸引外界纷纷猜测。
  另一方面,中共统战部官员在新闻发布会上回答记者提问的官媒记录造假被曝光后,官方媒体悄然将相关报道作了更正。


  任何不利于中共的媒体报道在中国大陆境内都被严格屏蔽(图源:VCG)
  19大会议期间,中共举办数场新闻发布会,内容涉及党风廉政、工业通信、文化创新、经济科技、统战外联、教育民生、军队等领域,这些场合,中共机构大多委派各部门副职级官员出席。
  中国中央电视台(CCTV)除播出新闻发布会外,每天用大量时间宣传“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报道外国专家和外媒记者关注十九大,全部为正面、即颂扬的声音,一个字的不同观点也不会出现。
  在十九大会议议程方面,中国官媒报道则立刻变得极为有限,仅在每晚CCTV的“新闻联播”中简单介绍当天议程,对于人事安排、中央委员会选举情况、会议具体讨论内容,均不为外界所知。
  十九大计划24日闭幕,届时将产生新一届中央委员会,然后召开十九届一中全会,确切的常委名单只有到一中全会后才能揭晓。
  目前的热门话题,仍是关于新常委人选的猜测,中国大陆以外的媒体有多种传言。据《南华早报》22日报道,目前政治局常委中,习近平、李克强有望留任,包括王岐山在内的其余五名常委将退休。栗战书、韩正、赵乐际、汪洋、有望入常。韩正将步前任上海市委书记后尘,担任政协主席。但上述报道目前无法获得独立消息来源的证实。
  与此同时,看来确定连任党总书记的习近平是否设接班人、中共党章如何修改也是关注的焦点。
  中共十九大新闻中心21日召开的关于中共统战工作与对外交往的新闻发布会上,美联社记者询问发言人对于中共在海外统战从事间谍活动报道的看法。
  对此,人民网和新华网会后发布的文字记录,与中共统战部常务副部长张裔炯的现场回答严重不符,不仅删去了部分原话,还添加了“有关说法毫无根据,极其不负责任,根本不值一驳”等原话中没有的字句,包括“习近平总书记倡导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之类的官样套话。
  有非常明确的录像证据显示,发布会上,张裔炯并未发表这些言论,而是表示海外已经加入外国国籍,希望海外华人华侨遵守当地法律。


  中国大陆媒体在十九大新闻发布会上绝不会提出敏感问题(图源:VCG)
  21日晚间,也自觉过于造假的人民网和新华网,对与回答原话不符的内容作了更正,将原话中不存在的字句和官样套话整段删除。
  不过,《北京青年报》微信公众号“政知圈”发表文章“正部级官员说啥问题不值一驳?”,其中引用了人民网及新华网的虚构文字记录,截止发稿时仍未更正。
  尽管有两名记者出席发布会,中国评论新闻网发表的文章“张裔炯:海外统战工作公开合法、互利共赢”中,仍然引用了人民网错误的的文字记录,截止发稿时未更正。而美国《侨报》则已将相关报道删除。






习近平点名“党内利益集团”相当震撼(图)



  "机锋不可触,千偈如翻水",中共十九大报告是一份政治文件,却机锋深埋,其中一个,是平淡显现的"党内利益集团"之语,首度出现在中共党代会政治报告中,至今无人敢议,却蕴含深意。
  这份报告的第十三部份,主谈"全面从严治党",这一部份的第六节"夺取败斗争压倒性胜利",有这样一句话,叫做"坚决防止党内利益集团",其实相当震撼。
  所谓"利益集团",有研究者界定为对公共权力和资源享有支配权的部分人或社会阶层,为了维护自己共有的特殊利益而结成的利益共同体,或者利益联盟。围绕"利益集团"一语,在中国有近卅年的争议。
  早在上世纪九十年代,有所谓改革进城后就推不动的说法,于是当时有"既得利益集团"阻碍改革之说,极为盛行,即面对更深入的改革,包括经济体制改革和政治体制改革,都触及到保有不同利益的群体,万众齐呼改革的年代过去。但围绕"既得利益的争论"一度激烈,在主政者"不争论"的要求下,没有争出名堂。
  两千年后,美国学者奥尔森的《国家的兴衰》一书流入中国知识界,因其书中相信任何一个国家,只要有足够长时间的政治稳定,就会出现特殊利益集团。是以中国开始流行"特殊利益集团"之说。
  正好十年前,中共十六届六中全会召开,提出建立"和谐社会",定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六大特征",即民主法治、公平正义、诚信友爱、充满活力、安定有序、人与自然和谐,人们按这六大特征一对照,认为想建"和谐社会",已有"特殊利益集团"大敌当前,于是引发对"特殊利益集团"的讨伐和争议。
  这场讨伐和争议不仅没有结果,"特殊利益集团"反而日渐坐大。有研究认为,中国的"特殊利益集团",主要分布在三大块,包括资本集团、知识集团和官僚集团;也有研究认为,中国的"特殊利益集团"不能按照领域而分,而是以官商、官学、军民等不同形式的联手。
  有人相信,中国的"特殊利益团"以所谓"精英联盟"的形式存在,即政治精英与经济寡头的勾结现身;还有人认为,中国"特殊利益团"有"中国特色",即"权力家族化、权力圈子化",政治特殊利益者有经济的白手套,经济特殊利益者有政治的代言人。
  对"特殊利益集团"的讨论,在过去五年中没停歇,与之同时,习王以"打虎"、"拍蝇"、"猎狐"的不同动作,"拔起萝蔔带出泥",对政治、经济、军事等领域的特殊利集团全面动刀。
  习近平的政治报告,首度明确将"利益集团"问题写进中共党的政治报告,但留有分寸。他首先提出动词是"防止",没有说利益集团现在有没有,那是政治弹性;其次是以"党内"来规限打防的范围,这是因其在谈"从严治党";这一句话放在"夺取反腐败斗争的压倒性胜利"一节中,则留给人们以无限的想象空间。



不折腾已成历史,中国进入“伟大斗争”时代
在中共十九大报告诸多亮点中,“伟大斗争”这四个字非常有特色。在胡锦涛时代,和谐社会是主轴,不折腾是执政基调,但习近平上台之后,却掀起了伟大斗争的序幕,斗字当头,敢字当先,这也是中国强起来的音符。




引用 弯弯 2017-10-23 07:00
本帖最后由 弯弯 于 2017-10-23 13:52 编辑

19大如何影响海外华人?国侨办主任这样说



来源: 侨报



中共十九大代表、中国国务院侨务办公室主任裘援平22日在北京表示,国务院侨办将按照十九大精神,本着一切为了侨、一切依靠侨的方针,发挥侨的优势,做好侨文章,让侨界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作出更大的贡献。


10月22日,中共十九大代表、国务院侨务办公室主任裘援平在十九大新闻中心接受媒体集体采访。(图片来源:中新社)


当日,裘援平在十九大新闻中心接受中外媒体采访,在回答记者关于“十九大之后如何开展侨务工作”的提问时,她表示,国侨办将扩大侨务工作的覆盖面,拓展工作领域,丰富工作内容,让现有的平台机制网络发挥最大功能。她从七个方面具体阐述:
一是加强侨务法治建设,维护侨胞合法权益。她透露,国侨办将建立政府部门法律顾问制、建立综合性为侨服务法律顾问团,并支持地方建立法律服务站点,支持海外“华助中心”为侨胞提供法律援助。
二是调动侨胞更多参与国家发展战略。她表示,国侨办将继续实施“万侨创新”行动,“海外人才为国服务计划”等,更精准地加大培训,扶持侨胞发展,并保护其合法权益。
三是加强平台机制网络建设,引导侨胞广泛参与“一带一路”建设。裘援平相信,随着“一带一路”建设推进,将有更多海外侨胞侨商参与进来。国侨办将通过“一带一路”华商组织协作网、华侨华人跨境电商合作联盟等平台给侨胞们更加细致的指导,帮助侨胞对接更多商机。
四是推进和谐侨社建设,促进海外侨社整体发展。裘援平说,重点将增强侨社的自我完善、自我维权、自我服务和自我管理职能。由祖籍国提供必要的扶持、帮助、服务,共同努力建设好侨社。
五是加强海外华文教育,推进中文的海外传播。她表示,越来越多的外国朋友希望学习中文,海外中文学校完全可以向其他族裔的外国朋友拓展,承担更多的中文海外推广工作。
六是加强侨社文化建设,推动中华文化走进去、融进去。裘援平说,国侨办将发挥海外华星艺术团等组织的功能,开展和其他族裔的多元文化交流,让中华文化真正融入当地。
七是完善为侨公共服务体系,改善侨界民生。裘援平说,在海外的重点是增加和做强“华助中心”,为困难群体提供关爱、帮扶、融入、救助服务。在国内的重点是脱贫攻坚,力争2020年全部困难归侨侨眷摆脱贫困状态。



华尔街日报:郭文贵事件让白宫国务院FBI相互指责

来源: 法广

滞留美国的中国富豪郭文贵 路透社
流亡在美寻求政治庇护的大陆商人郭文贵曾经披露,中国国安部纪委书记刘彦平一行4人,今年5月在纽约与他会晤,试图劝他回国,会谈并未达成任何协议,但据华尔街日报根据消息人士报道,双方这次会晤却挑起特朗普政府内部处理郭文贵的争论,事件更进一步考验华府应如何处理美国对这个经济与军事对手。
报道指出,中美双方已经因为贸易、互联网黑客间谍以及北韩政策的分歧而引致关系欠佳,郭文贵一事只会为紧张关系新添枝节。
过去多个月来,郭文贵都会利用推特社交平台,对大陆的官商贪腐内幕大肆爆料,根据郭文贵披露,今年5月,在郭的同意之下,刘彦平一行4人曾登门造访郭文贵位于纽约第五大道荷兰雪梨酒店18楼的寓所。在超过一个小时的会谈中,刘等大陆官员敦促郭文贵回国,政府然后将会解冻郭的资产,并放过郭的亲戚们一马。
郭文贵9月在推特上上载一段双方会谈时部分的录音显示,率团的刘彦平说,他是代表北京而来,目的是“寻求一个解决”。但刘的态度却摆明这并非是一次友好的商讨,据郭的录音显示,刘更暗示郭文贵并不安全,“你不能永远这样下去,坦白说,我为你担心”。
华尔街日报根据了解内情人士指出,由于刘彦平等人的签证并不容许他们从事官方事务,因此引起联邦调查局FBI的关注,并拟向刘等采取行动,但却遭到美国其他官员的反对,包括一些国务院的官员,他们偏向于采取一种稍为柔和的态度。
报道引述消息指,美国国家安全官员认为,声称拥有中国高层官员和商业大亨们,以及甚至北韩宝贵资料的郭文贵,是对付北京一枚有用的筹码。
华尔街日报根据消息人士报道,特朗普总统在接到中国政府一封信之后,事件出现了变化。这封信是由拉斯维加斯赌博业大亨韦恩(Steve Wynn)亲手交给特朗普。韦恩在澳门亦拥有永利赌场酒店。特朗普最初的反应是偏向于递解郭文贵出境,帮北京一把,但其他高层官员们却致力阻止。
永利赌场市场部官员书面回覆华尔街日报的查询,指出“对有关韦恩的报道部分,是虚构的。除此之外,他没有任何评论”。
郭文贵目前正申请美国的政治庇护,从今年开始,他差不多每天都在推特对中国高官黑暗的一面大肆爆料。郭在2015年以6750万美元购下目前纽约荷兰雪梨酒店的一个单位,窗口外景对住中央公园。
华尔街日报指出,这篇报道有关郭文贵与美国和中国官员的接触,是根据郭在会谈上所录制的录影和录音,而有关美国部分,报道是根据了解内情的美国官员所披露。
郭文贵说,他同意跟刘彦平会面是因为刘答应放行郭的妻子出国,让她到美国。刘等于是在5月24日到访郭的寓所,他们所持的签证是过境签证。
报道引述消息人士指出,郭与刘双方谈不拢之后的当天下午,大约是下午下班尖峰时间5点左右,FBI人员在纽约宾州火车站当场向刘等4人查问。
起初,刘等人宣称他们是文化事务的外交官员,之后他们承认是国安人员。FBI人员指示他们要离开美国,宣称他们有违签证性质,并要求他们不要再与郭文贵接触。
刘等之后等上火车前往华府,FBI以为他们将会在24小时内离开美国。
但两天之后,即5月26日,刘等人在当天傍晚飞返中国之前,再次回到郭文贵的寓所。
消息人士披露,郭文贵事前已经知会FBI有关刘将会再次登门造访,FBI于是决定采取行动。驻纽约市布鲁克林美国联邦检察官办公室已经准备好签证诈骗和勒索的起诉书。FBI人员在下午4点50分中国民航飞往中国的预期起飞时间,先行赶抵甘乃迪机场,作出部署。
在此同时,刘等人却在郭文贵的寓所内享用郭妻亲手所做的饺子,郭对刘放行妻子与他在美国会合一事,仍是谢不绝口,但却拒绝中国政府以宽容对他的手法换取他三缄其口。
而在同一时间,检察官正急于等待华府就有关的起诉书签下最终的同意权,务求赶上飞机起飞之前将刘等人逮捕。
在华府,为了是否逮捕刘彦平等人一事,白宫官员与国务院、国防部以及情报机关等有关官员召开一次电话会议。国务院官员担心事件将触发在中国的美国官员受到影响,对采取行动表示有所保留。
消息人士说,会议期间有人提出另一建议:再次检查这班中国官员,目的是使他们赶不上飞机,以便进一步的扣留。
但美国的官员们始终没有一个共识,FBI人员于是只能扣下刘等人的手机,然后才准登上飞机。
国务院书面回覆华尔街日报的查询时说:“类此的决定,乃根据部门之间的共识。”
甘乃迪机场事件,余波荡漾。今年6月美国有关部门召开会议,再次触及该次事件,会议气氛转趋尖锐。
根据消息人士披露,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当时的主任瓦尼克(Ezra Cohen-Watnick)在会议上,当面指控国务院代任助理国务卿的梭顿(Susan Thornton),指国务院不当地阻扰执法部门执法。国务院官员则指责FBI事先没有通知他们。
消息人士又披露,国务院官员史东(Laura Stone)说,她已经遭到北京的报复,声称当她离开中国时,中国官员扣下了她的笔记电脑。
FBI主管反情报部门的助理局长普锐斯塔(Bill Priestap)不留情面反讽史东:“是否因为你试图在中国绑架和勒索某人?”
在6月的另一次会议上,反情报官员向特朗普简报有关北京盗取美国公司的高科技资料,消息人士披露,在众多白宫官员面前,特朗普要求90日内有关部门提出可行的政策选项,而且更当众说,他知道至少有一个“中国罪犯”,是美国需要立即递解出境的。
特朗普然后传召他的秘书:“史提芬(相信是指永利赌场老板史提芬温恩)的信在那里?我们要把这个罪犯赶出我们的国家。”当时官员们还以为有一个中国人在美国犯了法。
但事实上,这封信来自中国政府,要求美国交还郭文贵。
华尔街日报的报道指,特朗普在一次白宫的私人晚宴上,收到了这封信。信是由韦恩亲手交给特朗普,韦恩是共和党全国委员会财政主席,他在澳门的永利赌场执照,需要中国的批准。
白宫有些助手试图在会议上对郭文贵的话题进行灭音,甚至连郭文贵是总统位于佛州私人会所会员一事也不准再提,但之后白宫官员致力防止郭文贵被递解出境出境,以免美国丧失一个对北京的拱杆。

引用 弯弯 2017-10-23 07:00
画家为《蒙娜丽莎》加上小胡子 拍出492万元高价

10月23日电 据外媒报道,法国观念艺术(Conceptual Art)之父马塞尔•杜尚重制的一幅《蒙娜丽莎》,当地时间21日在巴黎的苏富比拍卖会上拍得63.25万欧元(约合人民币492.2万元),杜尚在此画里用铅笔为蒙娜丽莎加了两撇翘胡子及一小撮山羊胡。
据悉,这幅作品是美籍收藏家布兰特拿出来拍卖的110件超现实主义画作之一。
杜尚这幅取名《带胡须的蒙娜丽莎》(L.H.O.O.Q.)是1964年创作的版本,拍卖前的估价为40万至60万欧元。
这幅画是一系列依据《蒙娜丽莎》重制而成的作品之一,最早的一幅完成于1919年。



引用 弯弯 2017-10-23 07:00
中国间谍被指渗透澳洲 统战部回应




  中国统战部副部长张裔炯10月21日在中共19大记者会上,被美联社记者引述报道问及如何回应“中国统战部在澳洲及新西兰进行间谍活动,操控当地媒体及社区,影响这些国家的主权和政治体系”。
  据香港电台说,该记者提问后,现场翻译没有提及间谍字眼。财新网报道时似乎用“统战”二字做了代替。
  中国统战部副部长张裔炯表示,有关说法“毫无根据,极其不负责任,根本不值一驳”。
  他表示,海外大批华侨有着中国的血统,但他们已经没有中国国籍,成为了海外。
  张裔炯称,北京的海外统战工作始终坚持“公开合法、互利共赢”,历来把尊重海外侨胞“住在国”的法律法规和利益关切作为前提。他并表示,这方面,中国的做法比其他主要大国更好。

引用 弯弯 2017-10-23 07:00
<b><font size="5">【十九大面面观(9)】你不可不知的中共党代会历史真相!||<font color="rgb(29, 161, 242)">自由亚洲电台新闻</font></font></b><div><b><font size="5"><font color="rgb(29, 161, 242)"><br></font></font></b></div><div><b><font size="5"><font color="rgb(29, 161, 242)"><br></font></font></b></div>



<blockquote class="twitter-video" data-lang="en"><p lang="zh" dir="ltr">【十九大面面观(9)】你不可不知的中共党代会历史真相! <a href="https://t.co/iJkqvoCG2e">pic.twitter.com/iJkqvoCG2e</a></p>&mdash; 自由亚洲电台新闻 (@RFA_Chinese) <a href="https://twitter.com/RFA_Chinese/status/921054958946017280?ref_src=twsrc%5Etfw">October 19, 2017</a></blockquote>
<script async src="//platform.twitter.com/widgets.js" charset="utf-8"></script>
引用 弯弯 2017-10-23 07:00
本帖最后由 弯弯 于 2017-10-23 01:38 编辑

蔡奇颂习英明领袖 华国锋之后40年未见

来源: 东网




  自古以来,中国历朝历代都有"奸臣欲窃位,树党自相群";正在北京召开的中共十九大上,中证监主席刘士余日前在小组会上,提及中共总书记习近平果断查处、、、、郭伯雄、孙政才等人,消除了党的巨大隐患,挽救了党、军队、国家,并指周永康等人阴谋篡党夺权,令人不寒而慄。
  这是内地文革结束四十年后,首次有中共高官被指"篡党夺权";刘士余的言论,很可能揭示了中共十八大以来,习近平发动的史无前例大规模败运动,不只是"打虎拍蝇",更曾挫败一场触目惊心的抢班夺权的流产政变,同时也坐实中共党内确实有"新四人帮"。
  在中共历史上,只有、"四人帮"曾被定性阴谋"篡党夺权",而"四人帮"是指时代文化大革命后期,以毛妻子为首,以及王洪文、张春桥与姚文元组成的中共高层四人政治集团,四人在文革后均以反革命罪被判刑。
  刘士余作为正部级高官,在有外媒的公众场合应相当谨慎,一般不会口误,抛出"篡党夺权"言论,只有两种可能,一是中央有意安排刘士余披露,查处周永康等人是一场粉碎阴谋的斗争,以佐证习近平拨乱反正,救党救国的历史功勋,另一种可能性则是,只传达到省军级的中央机密文件有这一内容,或是中共中央召集的省部级内部会议上有传达。
  无独有偶,北京市委书记蔡奇日前亦在十九大北京代表团会议上赞扬习近平"不愧为英明领袖",挽救党和国家;在内地,"英明领袖"一词至少近四十年未出现,上一次中共领导人被称为"英明领袖",是一九七六年毛泽东去世后,因抓捕四人帮而担任中共中央主席的。蔡奇所言,也极可能是指习近平粉碎篡党夺权阴谋,与当年粉碎"四人帮"一样,具历史意义。
  早在四年前,周永康被调查后,就有中共政坛"新四人帮"之说,当时有消息指,中共高层发现党内以周永康为首脑,包括前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前中央军委会副主席徐才厚上将、前中央办公厅主任令计划的四人帮已形成,企图控制党和政府。并指调查后确认周永康曾与薄熙来串谋,试图推翻中共"十七大"已确定由习近平在"十八大"接班任总书记的决议,在召开"十八大"时推薄入常委,然后发动"政变",由薄做中共总书记。不过却因前重庆副市长进入成都美国领事馆求庇护,引发薄熙来案而无法实施。
  虽然官方资料上,中纪委查处周永康、薄熙来等人的违纪违法罪名上,均无"阴谋篡党夺权"等相关字眼。不过近期在北京展出的中共十九大的图片展上,其中一张展板将薄、周、令、徐、郭、孙六人一起列在一张图片中,并指中央查处他们是消除了"重大政治隐患",显示中央将这六人列为一个党内政治同盟。
  其实,中共再有"四人帮",也并不出奇,毛泽东就曾说过"党内无派,千奇百怪";而孙政才在十九大前夕被拿下,很大可能孙亦是"新四人帮"同党之一,中央因此果断清除隐患。
  值得关注的是,中纪委副书记杨晓渡日前宣布,十九大以后,中纪委将继续打击腐败高官,而重点是现正在重要岗位而且可能还要提拔使用的领导干部;此言是否意味未来将继续全面清查"新四人帮"党羽?或还有待进一步观察。不过可以断定,在现有十八届中央委员和政治局成员中,凡是过往曾与"新四人帮"有来往,或关系较密切的,无论如何表忠站队,且未有贪腐问题,仕途也已止步,根本没有机会入常或入局。






引用 弯弯 2017-10-23 07:00
本帖最后由 弯弯 于 2017-10-23 11:47 编辑

原中國國家隊隊醫:奧運選手全面使用興奮劑||明镜






这些兴奋剂都是由官员发给这些运动员的。如果运动员拒绝服用兴奋剂就面临被勒令离队的命运。||BBC




英国《卫报》周末网络版(22日)刊登原中国奥林匹克运动员的队医揭发在1980和1990年代中国国家队运动员被强制服用兴奋剂的消息。
该医生指称中国所有项目的运动员都被有系统性地服用可以提高竞技技能的兴奋剂,受影响的运动员高达1万多名。
今年79岁的薛荫娴是前中国国家体操队的队医,她揭露中国80、90年代,包括足球、竞技项目、游泳、排球、篮球、乒乓球、体操以及举重等几乎所有的体育比赛项目的运动员都被强制服用兴奋剂。
因此中国在那段时间赢得的主要比赛的奖牌都与服用兴奋剂有关。
薛荫娴还称,一些运动员年仅11岁就被迫服用兴奋剂,任何敢于出来发出反对声音的人都面临坐牢的命运。
薛荫娴对德国媒体表示,80、90年代所有国家队的运动员都服用兴奋剂,而他们所获得的金、银、铜牌都被兴奋剂玷污。
那时候,人们把服用兴奋剂看作是捍卫祖国、为国家争光的行为。
当时中国运动员在国际比赛中获得的所有奖牌都应该被收回。但由于时效关系这已经不可能。
文章说,薛荫娴自1970年代起就为中国几个国家队做队医。但在2012年她首次表示反对使用兴奋剂之后与儿子一起逃离中国,因为她觉得她生活在北京的家已经不再安全。
薛荫娴说,她第一次得知这一情况是一位教练跑来跟她提起一些13、14岁的男孩子在服用兴奋剂之后所发生的身体变化令他感到担心。
这些兴奋剂都是由官员发给这些运动员的。如果运动员拒绝服用兴奋剂就面临被勒令离队的命运。
面对这种情况,薛荫娴觉得自己无能为力。
薛荫娴称,任何反对使用兴奋剂的人就是诋毁国家。
她本人也受到警告不要声张。但薛荫娴说自己做不到。
据薛荫娴称,当局试图使她沉默,她的两个儿子也为此失去了工作。
德国媒体试图联系中国奥组委对此进行核实,但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马俊仁与马家军
而近来以训练马家军而闻名的马俊仁强迫长跑队员使用兴奋剂的丑闻也被揭发出来。
前"马家军"的一些运动员在写给腾讯体育的一封信中说,"我们是人,不是动物。多年以来我们被强迫大量服用兴奋剂的消息是真的。"
但马俊仁曾一直声称,他带领的马家军成功的奥秘是因为在西藏高海拔地区的艰苦卓绝的训练以及喝鳖血等。

引用 弯弯 2017-10-23 07:00
本帖最后由 弯弯 于 2017-10-23 11:50 编辑

PayPal与Facebook达成协议,可让后者的Messenger用户使用PayPal向他人转账。||华尔街日报中文网‏



PayPal Holdings Inc. (PYPL)在公布创纪录的财季支付量后,周五又宣布与Facebook Inc. (FB)达成一项协议,可让这家社交网络公司广受欢迎的Messenger用户使用PayPal向他人转账。

PayPal曾在一年前宣布,在Facebook的Messenger服务中消费的用户或可以使用他们的PayPal账户结算和付款。

PayPal长期以来一直押注,提供个人对个人的支付服务和为在线购物者提供便捷的结算方式会让客户更频繁地使用PayPal。




费加罗报:中国梦充满矛盾与紧张关系


西班牙围绕加泰罗尼亚独立与否的政治危机、日本众议院提前选举的结果以及欧洲联盟围绕成员国内跨国劳工地位问题的讨论,是23日出版的法国各全国性大报凸出关注的三大主题。中共19大之际,《费加罗报》观点版发表署名专栏文章:“习近平:让中国再次成为最伟大的国家”。(Xi Jinping: "Make China the Greatest Again")


《费加罗报》专栏记者Nicolas Baverez这篇文章的标题借用了美国总统特朗普“让美国再次伟大”的口号,但作者显然认为,习近平不仅是想让中国再次伟大,而且是要再次成为最伟大的国家。文章写道:不出意料,中共19大为习近平加冕。在将一切反对力量削弱于无声、将一切民事权力与军事权力集于一身之后,习近平正成为自毛以后最有权力的中国领导人。不指定接班人使他在2022年以后继续执政成为可能。他埋葬了邓小平的遗产,确认了他启动的两项革命。对内,个人崇拜重新抬头,伴随着日显强硬的极权主义;对外,确立一个有征服心的全球性大国,而此时美国的领导地位正在民粹主义压力以及特朗普不负责任的混乱逻辑的压力下瓦解。作者就此指出,最近十年来中国地位的惊人上升更是得益于美国的削弱,而不是中国自己的现代化。在20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一百年时,让中国成为世界第一大国的目标能否实现还很难说。习近平在其第一任期下完成的革命及进入强国时代的决心都留下不少严重的后遗症。在所有领域掌握政权伴随着沉重代价,利用反贪腐运动清除江泽民和胡锦涛的人马震撼了中国共产党,75万中共领导人受到惩治,3万5千6百人被司法追究,中央委员会205名成员中有10%的人被判刑入狱。增长至上的代价是15万5千家国营企业的重组被搁置,影子银行兴起使得地下金融已相当于国内生产总值的80%,债务在国内生产总值中的占比从2007年的150%猛增到目前的260%。马克思主义理论回潮,对人权活动人士和律师越来越严厉的打压,对社交媒体的严格监控,这些都造成日渐严重的社会紧张关系。在南中国海一些有战略意义的岛屿上开发并部署军事设施显露出的扩张主义,以及一带一路所代表的新殖民主义,在亚洲和非洲引发不安和抵触,而发达国家则启动保护措施,应对诸如钢铁倾销类的不公平商业行为,防范中国在基础设施或高科技领域获得有战略意义的控制权。

文章指出,习近平与他的父亲不同。习仲勋曾在党内受到清洗,1962因为主张优先改革而不是优先夺权而险些送命。而习近平则是在开始中国模式现代化之前,先要坐稳权力。但在第二任期开始之际,习近平也面对巨大挑战。将一切权力集中于红色皇帝手中以及集权主义重新抬头都可能不利于国家的进一步改造。从经济、社会和环境角度看,中国的发展模式不可持续,由工业和出口驱动的增长模式向靠内需和服务带动的模式转型十分缓慢。自2010年以来,消费在国内生产总值中所占比例的只从35%增长到40%;2015年夏季的金融市场动荡后的复苏动力主要来自制造业的增长;冶金业并未减产,煤炭消耗持续攀升,靠贷款支撑的增长模式持续,使得债务有可能在2022年时达到国内生产总值的300%,滋养着金融和房地产泡沫。但尽管如此,习近平在经济改革、尤其是在至关重要的国企重组和贸易和金融开放等领域的改革面前仍然谨小慎微,在整顿纪律和政治控制方面却咄咄逼人。

文章继续写道,邓小平时代围绕集体领导和停止大规模清洗达成的





滕建群:“过去5年,中国国防现代建设迈上快车道,特别是2015年9月开始的军事改革,见证了中国军队重大转型。它不单单是军队员额的削减和部队结构的调整,也是军事战略方针和军队建设理论的重大转变。”||BBC

军队是维护国家安全的柱石。习近平担任国家最高领导人以来高度重视国家安全,强调军队和国防现代化建设,并取得令人瞩目的成就。就像最新中国国防白皮书中指出的,中国军队正在迈入一个积极防御的全新时代。
在中共十九大报告中习近平指出,中国的国防和军队建设正站在新的历史起点上。面对国家安全环境的深刻变化,面对强国强军的时代要求,必须全面贯彻新时代强军思想,贯彻新形势下军事战略方针,建设强大的现代化陆军、海军、空军、火箭军和战略支援部队,打造坚强高效的战区联合作战指挥机构,构建中国特色现代作战体系,担当起党和人民赋予的新时代使命任务。
过去5年,中国国防现代建设迈上快车道,特别是2015年9月开始的军事改革,见证了中国军队重大转型。它不单单是军队员额的削减和部队结构的调整,也是军事战略方针和军队建设理论的重大转变。
新安全环境的新要求
进入新时代,中国十分重视国家安全,国家安全已经成为中国内政和外交的基本立足点和出发点。因此,军队必须要时刻满足这一基本要求。
2014年4月,习近平主席在中央国家安全委员会第一次会议上指出,当前中国国家安全内涵和外延比历史上任何时候都要丰富,时空领域比历史任何时候都要宽广,内外因素比历史任何时候都要复杂,必须坚持总体国家安全观,以人民安全为宗旨,以政治安全为根本,以经济安全为基础,以军事、文化、社会安全为保障,以促进国际安全为依托,走出一条有中国特色的安全道路。
在刚刚召开的中共十九大上,习近平主席指出:"国防和军队建设正站在新的历史起点上。面对国家安全环境的深刻变化,面对强国强军的时代要求,必须全面贯彻新时代党的强军思想,贯彻新形势下军事战略方针,建设强大的现代化陆军、海军、空军、火箭军和战略支援部队,打造坚强高效的战区联合作战指挥机构,构建中国特色现代作战体系,担当起党和人民赋予的新时代使命任务。"
以习近平为核心的中共领导人充分意识到所面临的国内和国际安全环境,抓住了时代的脉搏。正是基于以上客观的判断,中央提出要建设世界一流军队,这支军队不但要保家卫国,而且还要承担起保护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整个进程。随着综合国力的提高,中国正在为国际社会提供更多的公共产品,包括联合国授权的维持和平行动、亚丁湾护航,中国军队在国际舞台越来越活跃起来。
与国力相称的军队
在对新时代中国面临的安全形势做出客观准确判断后,中共中央下大力气从理论和实践两个层面打造这支人民军队。在第一次中央国家安全委员会会议之后,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发表《中国的军事战略》为题的国防白皮书,强​​调站在新的历史起点上,中国军队适应国家安全环境新变化,紧紧围绕实现中国共产党在新形势下的强军目标,贯彻新形势下积极防御军事战略方针,加快推进国防和军队现代化,坚决维护国家主权、安全、发展利益,为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和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提供坚强保障。
白皮书指出,积极防御战略思想是中国共产党军事战略思想的基本点。在长期革命战争实践中,人民军队形成了一整套积极防御战略思想,坚持战略上防御与战役战斗上进攻的统一,坚持防御、自卫、后发制人的原则,坚持"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在坚持防御性政策的同时,白皮书还把解放军各军种的战略做了全新的阐述。陆军:机动作战、立体攻防;海军:近海防御、远海护卫;空军:空天一体、攻防兼备;第二炮兵(后更名为火箭军):精干有效、核常兼备;武警部队:多能一体、有效维稳。
同时,白皮书还强调重视海洋、外空和网络等新的维度空间的优势。
上述安全观和军事战略方针的调整对中国军队建设指明了新的方向。
2015年9月开始的新一轮中国军事改革标志着中国军队又一次脱胎换骨重生。这场改革不但是军队员额的削减、指挥机构和编制体制的调整,更多的是人民解放军建设理论和战略思想的一次具有历史意义的变革,其根本目的就是要顺应当前时代的发展,确保这支人民军队能打仗、打胜仗。
十九大报告指出,要适应世界新军事革命发展趋势和国家安全需求,提高建设质量和效益,确保到2020年基本实现机械化,信息化建设取得重大进展,战略能力有大的提升。要同国家现代化进程相一致,全面推进军事理论现代化、军队组织形态现代化、军事人员现代化、武器装备现代化,力争到2035年基本实现国防和军队现代化,到本世纪中叶把中国军队全面建成世界一流军队。

不会逢强必霸
从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发展历史来看,中国共产党在它创立初期就规定了其基本使命和任务,其宗旨就是要夺取政权,保护国家安全。从中国的基本国策来看,即使这支军队强大了,成为世界一流的武装力量,它也不可能随意地用于干涉世界和主权国家的事务,这是由中国的基本国策所决定的。近年来,随着中国军力的迅速发展,部分国家开始担心中国会"逢强必霸"。究其原因,一是这些国家并不了解中国的国策,把其他国家的定律用于中国的身上;二是部分国家存心宣扬中国威胁论,借此来牵制中国的发展。相信历史和未来会告诉人们:这支军队不可能被用于干涉其他国家的事务,这支军队是维护国家安全和世界和平的武装。  








引用 弯弯 2017-10-23 07:00
纽约时报中文网||早报:习近平全球野心引忧虑;阿里进军东南亚


正在召开的党代会上,习近平主席推进民族复兴及全球领导地位主题。本次党代会预计将在周三前给予其第二个五年任期。
但习近平的全球野心让一些国家感到担忧。澳大利亚认为北京干预该国国内政治,为此恼怒不已;此外在东南亚和非洲,都存在着关于一个中国殖民主义新时代的抱怨。
在中国内陆地区,当地人对习近平光明前景的承诺和他们贫困的现实之间的巨大差距怨声载道







特朗普总统今日将在白宫迎接新加坡总理李显龙(Lee Hsien Loong),二人将商讨诸多问题。李显龙将接任东盟轮值主席,特朗普将于下个月首次出访亚洲。
特朗普的国务卿雷克斯·蒂勒森(Rex Tillerson)在沙特阿拉伯开启了中东之行,他敦促欧洲限制与伊朗打交道,并且正在施压,希望能在与卡塔尔的地区争端一事上找出解决方案。在我们的播客“新华盛顿”(The New Washington)中,蒂勒森对特朗普与国务院的现状进行了探讨。
此外,还有来自前总统吉米·卡特(Jimmy Carter)出人意料的提议,现年93岁的他说将帮助白宫联系朝鲜。


对西班牙来说,围绕加泰罗尼亚的僵局已到了关键时刻。周六主持一场紧急内阁会议(上图)后,首相马里亚诺·拉霍伊(Mariano Rajoy)宣布将撤换该地区的分离主义领导人。
外交部长阿方索·达斯蒂斯(Alfonso Dastis)否认这一举措等同于加泰罗尼亚领导人所指控的“政变”。


阿里巴巴(Alibaba)主导着中国在线销售,就像亚马逊(Amazon)在美国一样。如今,它们为争夺其他、尤其是东南亚和印度的市场,正在进行一场耗资数十亿美元的竞争,上图为阿里巴巴位于新加坡的Redmart仓库。
挑战不计其数。“城市、半城市和偏远地区混在一起,它们距离遥远,在菲律宾和印度尼西亚,则是由水域分隔开,”一名分析师说。“货到付款仍十分盛行,其他当地的竞争者也参与了这场激烈竞争。”


特朗普总统决定公开数以千计与约翰·F·肯尼迪(John F. Kennedy)总统遭暗杀一事有关的机密政府文件。
肯尼迪专家预计不会出现任何能够大幅改变当前官方叙事的爆炸性内容,即暗杀是李·哈维·奥斯瓦尔德(Lee Harvey Oswald)在达拉斯一人所为,但他们表示这些文件很可能“会助长新一代阴谋论”。


引用 弯弯 2017-10-23 07:00
本帖最后由 弯弯 于 2017-10-23 11:53 编辑

俄村庄遭20只北极熊包围 数百只海象被吓得跳崖


来源: 每日邮报



  据英国《每日邮报》10月19日报道,近日,约20只北极熊包围了一个有601人口的村庄,导致居民不敢外出。


  这些重达1吨的北极熊本是被一个特别保护区的海象聚居地吸引。它们把数百只海象吓得跳下约38米高的悬崖,有的海象摔得粉身碎骨。而这些北极熊则来啃食它们的残骸。


  随后,北极熊又包围了这个村庄,有的甚至试图从窗户进入居民家里。当地居民惊慌不已,不敢出门。
  有人则在周边巡逻,好在北极熊靠近时把它们吓走。当地一位负责野生动物事务的官员称这样的情况令人惊恐。世界自然基金会北极熊巡逻队的队长维克托·尼基福罗夫(Viktor Nikiforov)说,他们的行动既是为了保护当地居民,也是为了保护北极熊。




皱着眉头,美国小伙狂喷纽约地铁不如中国三线城市

虽然纽约是国际化大都市的代名词,并且,拥有468座车站,商业营运路线长达369公里的纽约地铁一直是这座城市的名片。
  对于大部分纽约客来说,地铁是最主要的通勤工具,然而民众满意度呢?
  近日,美国小哥@小马在纽约 特地拍摄了一段纽约早高峰地铁站内的视频,吐槽纽约地铁“烂到极点,还不如中国三线城市的。”


  视频一上来,@小马在纽约 就吐槽了一把纽约地铁的闸机。
  这就让人联想到去年美国总统选举之初,在纽约地铁中遭遇的尴尬:刷了5次地铁卡才通过闸机口。


  图自环球网
  这一场景被尾随而来的媒体记者们抓住,当成重点报道。希拉里当时也在一个电视节目中向纽约市长“抱怨”,说地铁系统该维修了。
  比起希拉里,@小马在纽约 倒是幸运一些,一共刷了四次就“顺利”进站了。




  图自芒果tv
  还没看到站内的情况,小马哥就被闸机糟了心,怪不得他一边瞅着眉头一边说,“纽约是世界最繁荣的城市,但地铁却不如一个中国三线城市。”
  纽约地铁哪几点值得吐槽?博主列出了三大顽疾。
  第一,没有护栏。


  和伦敦地铁一样,作为世界上比较古老的地下铁道之一,纽约地铁的候车处也没有装防护门。
  从视频中我们也可以看到,纽约地铁的地轨道边,只划了一条黄色警示线,这种设计存在着巨大的安全隐患。
  小马哥说,如果有一些疯子(纽约特别多疯子)推你一下,可以分分钟把你推下轨道,那么你就完蛋了。
  据统计,2016年,美国纽约地铁共发生168次意外事件,造成48人丧生,更讽刺的是,这已是近5年来最少的记录。
  而这也恰恰是中国的地铁乘客永远都不会懂的烦恼吧。


  中国地铁防护门
  第二,脏。


  小马哥表示,中国地铁在他印象中是很干净的,但反观纽约地铁,人们会随手往铁轨中扔垃圾。
  果然,小马哥镜头所带到的地方,遍布着各种大大小小的垃圾。




  可即便是这种程度的脏乱差,小马哥还补刀说,“在纽约来说,算干净的了。”


  不只是脏,还有老鼠,每天都有。




  怪不得纽约下水道里的乌龟会武功。


  众所周知,地铁最重要的功能就是运输,优点即不占用地面空间以及运行畅通等等。
  然而在纽约,地铁最基本的快捷、便利、畅通可能都无法保证。
  因为它总是出差错,一直在误点,甚至一言不合就停运。


  让小马哥最气愤的就是,拍摄视频的当天,纽约地铁八条线全部延迟到站。


  最后,出站打车的小马哥在出租车上无奈的说,“你还能怎样呢……”


  事实上,纽约地铁的问题已经是大家心照不宣的事实。
  对此,《纽约时报》也曾于8月14日撰文称,虽然纽约的公共交通网络在中国官员的口中是典范,但现在,上海地铁已经做到了青出于蓝。
  文章称,如今的纽约地铁跟上海地铁相比也就票价上比较相似了。(上海地铁的票价一般3至4元,考虑到上海的工资大约是纽约的六分之一,所以大致相当于纽约的2.75美元,约合人民币18元)
  纽约地铁由于机械故障,以及轨道上的垃圾或是跌落的行人不断延误,众多二战前安装的信号和切换设备已不堪重负,只有列克星敦线和皇后大道线能够做到每两分钟发一趟车。
  相比之下,上海的地铁不仅频率高,而且很可靠。据说,上海地铁的正点率高达99.8%。很少有人或垃圾掉入轨道:厚实、透明的强化玻璃墙将站台与轨道分开,滑动门仅在火车到站时开启。在最繁忙的路线上,火车每两分钟一趟,其他线路也几乎达到这个频率。
  就像小马哥在片尾提到的,虽然要改善纽约地铁的这些问题确实不简单,但现在在中国,随便一个城市都可以造比这好100倍的地铁。


  至于为什么纽约政府还没有行动起来修复地铁,网友的评论则解释了一切。






引用 弯弯 2017-10-23 07:00
华尔街日报中文网‏||特斯拉工厂將落户上海!这是外国车企在华首家全资工厂!



知情人士透露,电动车生产商特斯拉(Tesla Inc. ,TSLA)已达成一项协议,将在上海设立自己的制造厂。此举可能有助于该公司获得中国快速增长的电动汽车市场的认可。

上述人士称,根据特拉斯与上海市政府达成的这项协议,这家硅谷公司将在上海自贸区新建一家全资工厂。该协议可能有助于特斯拉大幅削减生产成本,不过该公司可能仍需向中国缴纳25%的进口税。这是外国汽车生产商在华达成的首个此类协议。

其中一名知情人士称,眼下特斯拉正与上海市政府磋商该交易的宣布时机等细节内容。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准备于下月初访问中国。特朗普一直对中国的贸易政策持批评态度。

一名特斯拉的发言人没有发表评论,只是重申了该公司6月份的声明。该声明表示,特斯拉计划在年底前明确在中国的生产计划。上海政府没有回覆记者的置评请求。

中国这个全球最大电动汽车市场的增长前景良好。中国政府计划到2025年实现电动车销量700万辆,去年销量为35.1万辆。今年9月,中国政府下令所有在华运营的汽车厂商到2019年前必须生产电动汽车。官员们还表示,他们正在制定计划禁售传统燃油汽车。

中国此前曾发布了一项建议草案,允许外国汽车制造商在自由贸易区内设立独资电动汽车业务。2013年中国政府在上海成立了首个自贸区,后来又在全国范围内陆续增设了10个。

截至目前,外资汽车制造商主要通过与本地汽车生产商成立合资企业的方式在华生产汽车。这个办法能避免25%的汽车关税,但同时他们也必须与当地合作伙伴分享利润乃至技术,特斯拉以前在华扩张的努力就受到这点的牵制。




根据现行规定,特斯拉在自贸区内生产的汽车仍要算作进口货物,需缴纳关税。上海的汽车分析师怀疑中国政府是否有任何理由给予特斯拉特别待遇。

上海一家咨询公司的首席执行长、前克莱斯勒(Chrysler)高管Bill Russo表示﹐政府监管机构审查每一项协议﹐尽量不形成先例﹐不论特斯拉能获得什么样的协议﹐其它的公司也会想要同等待遇。


Russo表示﹐在上海自由贸易区设立一家工厂仍有着明显的益处﹐这将让特斯拉拥有一个基地﹐从这里向该地区输出产品﹐同时临近中国供应链可以降低特斯拉汽车的生产成本和在中国销售的售价。目前特斯拉在中国的售价比在美国高大约50%。

汽车行业长期顾问、在亚洲工作了多年的Michael Dunne表示﹐在上海制造产品还能使特斯拉与中国政府建立良好关系。他表示﹐在中国的土地上生产特斯拉汽车可取悦中国政府官员﹐这反过来会让特斯拉得到友好对待﹐未来在谈判中达成更有利的中国市场准入条款。

特斯拉公布在中国销售了约11,000辆进口汽车﹐收入超过10亿美元﹐占其总收入的约15%。在华销售额较2015年的约3.19亿美元有所增长。

6月﹐特斯拉透露其正与上海政府讨论开设一家工厂的可能性﹐并重申打算在年底前确定在中国的生产计划。一个月前﹐首席执行长马斯克(Elon Musk)已隐晦地告诉分析师﹐中国法规的改变将是一个良好的时机。

马斯克表示,在中国建厂可削减运输成本及规避进口关税,进而可能将在华价格降低三分之一。

马斯克此前表示希望在中国和欧洲扩大特斯拉的制造能力。该公司在加州弗里蒙特生产汽车,在荷兰蒂尔堡的一家工厂为投放欧洲市场的汽车进行最后组装。

弗里蒙特目前面临扩大制造能力以满足马斯克提出的明年底前实现每周生产1万辆Model 3轿车的宏大目标。Model 3起售价为3.5万美元,是马斯克使该公司业务扩大至豪华小众汽车以外市场的愿景的一部分。

尽管Model 3的推出使该公司现金所剩无几,但投资者对马斯克愿景的热情提振该公司股价今年以来上涨逾50%,使特斯拉的市值可与通用汽车公司(General Motors Co., GM)相匹敌。

中国互联网巨头腾讯控股有限公司(Tencent Holdings Ltd., TCEHY, 简称﹕腾讯)今年3月收购特斯拉5%的股权,马斯克由此在中国获得了一个强大的盟友。



引用 荠菜 2017-10-23 09:16
中国国安人员赴美劝返郭文贵 各方交锋堪比谍战片||WSJ
今年5月四名中国官员在纽约与流亡商人郭文贵见面,敦促郭文贵放弃激进行为并回到中国,这引发了特朗普政府的激烈反应,并致使FBI在宾夕法尼亚车站和肯尼迪机场与这些中国官员对峙。


中国富商郭文贵坐在纽约第五大道荷兰雪梨酒店(Sherry-Netherland Hotel) 18层公寓的阳光房里,与他同处一室的还有中国国家安全部的四名官员。郭文贵此前同意与这些人见面。

数月以来,自我流放的郭文贵一直用Twitter来爆料中国高级官员和富豪的腐败行为。在几小时的谈话中,中方官员敦促郭文贵放弃激进行为并回到中国,在此之后中国政府将解冻已冻结资产,并释放其家人。

根据郭文贵的介绍以及他所录制的部分录音,领头官员刘彦平表示,他代表中国政府来寻求解决问题的出路。郭文贵称这些录音是他在5月份与中国官员见面时录制的,并于9月份发布到网上。

刘彦平的言行明确表明这不是一次友好的谈判,他暗示了郭文贵所面临的风险。根据录音,刘彦平对郭文贵表示:不能这么走下去;我给你说句心里话,我都替你着急。《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详细研究了这份录音。

据消息人士透露,这场戏剧性的会面在美国政府内部引发了一场关于郭文贵的悬而未决的辩论,暴露出美国在如何应对中国这个最大的经济和军事对手方面存在更广泛的分歧。贸易争端、网络间谍和对朝政策已经影响了美中关系,郭文贵在纽约的逗留只会加剧这种紧张局面。


郭文贵出示了一份视频资料,据他称,视频是他在中国国家安全部官员前来拜访时拍摄的。 图片来源:MICHAEL BUCHER/THE WALL STREET JOURNAL


知情人士说,这些中国官员在美国持有的签证不允许他们执行公务,这引起了美国联邦调查局(FBI)的注意,希望阻止他们;但FBI的做法与包括美国国务院在内的一些部门发生分歧,后者希望用一种不伤和气的方式解决这一问题。

知情人士说,郭文贵声称握有中国高层官员、商界权贵和涉及朝鲜的重要情报,一些美国国家安全官员认为,郭文贵是美国与中国讨价还价的筹码。

这件事在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收到中国政府的信时出现了转折。这封信是由Steve Wynn亲手递交的,他是一位拉斯维加斯赌场大亨,在中国赌城澳门拥有赌场权益。据知情人士称,特朗普最初表达了帮助中国政府驱逐郭文贵的意愿,但其他高级官员尽力阻止了特朗普采取这样的行动。

中国驻华盛顿大使馆不予置评。

永利渡假(Wynn Resorts Ltd., WYNN)首席营销长Michael Weaver在写给《华尔街日报》的声明中称,涉及Steve Wynn的报道不实,除此之外他不予置评。

郭文贵在北京打造了一个地产帝国。郭文贵曾说,2014年在听说与他关系密切的一名国安局官员很快将被逮捕后,他逃离了中国。北京方面曾表示,郭文贵身上背负着至少19起重大刑事案件,涉及贿赂、绑架、欺诈、洗钱和强奸。郭文贵否认这些指控。

中国政府认为郭文贵是一个喜欢博人眼球的罪犯。从今年开始,郭文贵几乎每天都进行Twitter直播,爆料中国官员的腐败行为,他的直播吸引了很多设法绕过中国互联网防火墙的关注者的追捧。


郭文贵于2015年住进荷兰雪梨酒店。他斥资6,750万美元买下了这套俯瞰中央公园(Central Park)的公寓。

本文对郭文贵与中美官员之间沟通的描述依据的是对视频和音频内容的整理,以及与郭文贵和知情美国官员之间的对话。郭文贵称,和中美官员的一些对话被他录了下来。

中国政府追捕郭文贵的最新篇章是5月24日开始的。当时中国国家安全部(相当于美国中央情报局(Central Intelligence Agency))纪委书记刘彦平及其同事来到郭文贵在纽约的家中。他们是持过境签证进入美国的,这种签证只允许外国政府官员在前往另一个目的地的途中在美国短期经停。

郭文贵称,他同意与官员会面是因为刘彦平已经允许郭文贵的妻子离开中国,到美国与他相会。

上述中方官员与郭文贵进行了长时间交谈,话题涉及曾在中国遭羁押的郭文贵的雇员和家人。郭文贵说,这些官员告诉他,政府会给他们优待,但前提只能是他停止


郭文贵没有同意这些官员的要求。

知情人士称,当天下午晚些时候,在5点钟的晚高峰前后,FBI探员在纽约的宾夕法尼亚车站与中方官员对峙。

起初,这些中方人士称自己是文化事务外交人员,之后他们承认是安全特工。FBI探员要求他们离开美国,称他们的行为与签证不符,而且不能再与郭文贵交谈。

这些中方人员搭上了去往华盛顿的列车。FBI以为他们将在24小时内离开美国。

两天后,也就是5月26日,刘彦平和其他几名中方官员再次来到郭文贵的公寓,当天晚间他们将搭乘航班返回中国。

此前郭文贵已告知美国执法部门这些中国官员可能会登门。美国执法部门认为是时候采取行动了。据知情人士透露,美国布鲁克林总检察长办公室准备以签证欺诈和勒索罪起诉这些中方官员。这些中方官员计划搭乘当天下午4点50分的中国国航(Air China)航班返回中国,FBI探员赶在航班起飞前到达了纽约肯尼迪国际机场(John F. Kennedy International airport)。

在郭文贵的公寓内,郭文贵的妻子为这些中国官员准备了饺子,他们吃了一些。据郭文贵称,他的妻子仍对刘彦平心存感激,因为刘彦平允许她离开中国。郭文贵称,中方官员提出用从宽处理换取他的沉默,他再度拒绝,并请他们离开公寓。

就在动身前往肯尼迪国际机场实施抓捕行动前,检察官们还在争取得到华盛顿方面的最后批准。

在航班准备登机、FBI探员在飞机廊桥处就位时,白宫国家安全事务官员和美国国务院、司法部、五角大楼以及情报界人士召开了一次电话会议。

美国国务院官员担心美国在华人员会受到牵连,因此在是否批准司法部的逮捕计划时犹豫不决。

了解电话会议情况的知情人士称,会上提出了另外一种办法,即对这些中国官员进行额外检查,这样做会导致他们错过航班,为美方争取一些时间。

美国官员对这两个计划均无法达成共识,最终FBI探员只被允许在飞机起飞前没收中国官员的手机。

美国国务院一名代表在书面声明中称,这类事件的决策取决于跨部门之间的共识。

在提供给《华尔街日报》的书面声明中,美国司法部发言人称,除外交及领事官员或专员外,其他人在未预先通知司法部长的情况下在美国以别国特工的身份行动,对于该个人来说,属于刑事犯罪。

发言人还称,美国致力于在外逃人员案件中继续与中国合作,美国不是任何国家的外逃人员避风港。

美国和中国没有签署引渡条约,这一点令两国关系一再变得紧张。2014年以来,中国加大力度在全球抓捕外逃嫌疑人,包括逃往美国的嫌疑人。这一计划被称为“猎狐行动”,其内容往往涉及向中国国内的亲属施压,没收目标嫌疑人的资产,派遣特工向外逃人员本人发出威胁。

美国执法官员称,中国官员对美国官员称,他们有合理理由开展这类活动,因为美国在境外也开展类似的行动。


郭文贵出示的他声称能够揭露中国政府内部贪腐状况的文件。 图片来源:MICHAEL BUCHER/THE WALL STREET JOURNAL


6月份,美国官员在一次爆发激烈争论的政策协调会议上重提了肯尼迪机场事件。

知情人士称,时任国家安全委员会高级情报总监的Ezra Cohen-Watnick与董云裳(Susan Thornton)针锋相对,称国务院不当掣肘了为应对中方屡次侵犯美国主权、违反美国法律而采取的行动。董云裳是负责东亚事务的代理助理国务卿。

上述人士称,国务院官员批评FBI,称他们在最初与中方人员接触之前没有寻求国务院的批准。

上述人士称,国务院官员Laura Stone说她已经面临来自中国政府的报复,按她的说法,在她准备离开中国时,中方官员收缴了她的笔记本。

FBI反情报助理主任Bill Priestap在回应时态度冷漠。他反问道,那是不是因为你试图在中国绑架或勒索什么人呢?

据知情人士透露,在6月份白宫椭圆形办公室的一个会议上,反情报官员向美国总统特朗普做了简报,称中国方面试图从实验室窃取尖端的研究成果、从美国企业窃取商业机密。

特朗普的高级助手也参加了此次会议,其中包括副总统彭斯(Mike Pence)、特朗普的女婿Jared Kushner、前首席战略顾问斯蒂芬·班农(Steve Bannon)以及其他一些国家安全和经济顾问。在会议上,特朗普要求在90天内看到政策选项。

知情人士称,特朗普还说,他知道至少有一名“中国罪犯”需要美国立即驱逐出境。

特朗普大声问他的秘书:班农带来的信件在哪里?知情人士称,特朗普说,我们需要把这个罪犯赶出美国。这些人士称,助手们猜测这封被带到椭圆形办公室的信件可能提到了一名给美国执法部门带来麻烦的中国人。

实际上,这封信件来自中国政府,中方在信中敦促美国把郭文贵遣返回中国。

知情人士透露,这份文件已于近期在白宫举行的一次私人晚宴上呈交给特朗普。共和党全国委员会财务主席Steve Wynn亲手将该文件交给特朗普。Wynn的赌场帝国在澳门如果没有许可就无法经营。

白宫发言人对此不予置评。

据知情人士表示,特朗普的一些助手试图阻止谈论这些话题,指出郭文贵是特朗普位于佛罗里达州棕榈岛海湖庄园(Mar-a-Lago)俱乐部的会员。后来,这些助手竭力阻止任何驱逐郭文贵的潜在努力,他们认为此举会使美国失去对抗中国政府的关键筹码。

郭文贵在他纽约的公寓内。 图片来源:MICHAEL BUCHER/THE WALL STREET JOURNAL


知情人士表示,9月初,主管国际事务办公室的司法部副助理部长Bruce Swartz前往中国参加一次反腐会议,并向中国执法部门抗议中国政府迫使所谓的逃犯离开美国返回中国所采取的激进措施。

上述知情人士称,Swartz在中国的时候,中国政府曾试图强迫另一名中国籍人士从美国返回中国。知情人士没有提供更多详细内容。

10月4日原本是郭文贵定于在知名华盛顿智库哈德逊研究所(Hudson Institute)发表演讲的日子,当天也是中国公安部部长郭声琨和美国司法部长塞申斯(Jeff Sessions)以及其他人就执法与网络安全问题举行高层会谈的日子。

哈德逊研究所发言人称,在郭文贵发表演讲前几天,http://cn.wsj.com/gb/20171006/BCH160342.asp,目标是切断对哈德逊研究所网站的访问。该所几名接到中方电话的人称,中国大使馆也致电该所员工,警告他们不要给郭文贵发表演讲的机会。

哈德逊研究所取消了这次活动。该所负责人Kenneth Weinstein称,中国政府曾寻求劝阻哈德逊研究所不要举行这次活动,但称改变计划是由于该所筹划不力,而不是迫于中国施压。

在上周三开幕的中共十九大前夕,郭文贵继续对抗中国政府。中国共产党全国代表大会每五年举行一次。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寻求在为期一周的十九大上巩固自己作为数十年来中国最强领导人的地位。

本月早些时候在华盛顿的一个活动中,郭文贵公布了一些据称是政府文件的复印件,文件声称将授权间谍前往美国,阻止郭文贵和其他目标人物。中国政府称文件系伪造。

郭文贵还与美国国会议员及前白宫首席战略顾问班农会面。班农仍在鼓吹美国应在与中国的经济谈判中采取强硬立场。郭文贵在他最近新建的一个英文Twitter账户中发布了与班农的合影。






引用 荠菜 2017-10-23 09:45
<b>港媒:汪洋常务副总理韩正政协主席赵乐际中纪委书记(RFI)</b><br style="clear: both"><span style="float: left; margin-right: 5px;"><p style="line-height: 25px; text-indent: nullem; text-align: left;"><font color="rgb(58, 57, 57)"><font style="font-size: 18px">根据香港传媒南华早报以及明报22日报道,除了习近平和李克强之外,十九大一中全会将会公布新的5个政治局常委是:栗战书、韩正、赵乐际、汪洋和王沪宁。</font></font></p></span><br><p style="line-height: 23px; text-indent: nullem; text-align: left;"><font color="rgb(58, 57, 57)"><font face="Roboto, Helvetica, Arial, sans-serif"><font style="font-size: 15px">南早的报道根据消息人士称,汪洋很可能将成为国务院常务副总理,即现时张高丽的位置(兼国务院党组副书记),而上海市委书记韩正则将出任全国政协主席;明报报道,赵乐际将接替王岐山出掌中纪委书记。王因已届“退役”之年,名字并不在新常委的选举名单上。</font></font></font></p><p style="line-height: 23px; text-indent: nullem; text-align: left;"><font color="rgb(58, 57, 57)"><font face="Roboto, Helvetica, Arial, sans-serif"><font style="font-size: 15px">南早报道引述多个消息来源指出,一度有传中共总书记习近平计划将常委人数从7个减到5人,方便他集权于一身,但现在看来,这似乎已经不太可能。</font></font></font></p><p style="line-height: 23px; text-indent: nullem; text-align: left;"><font color="rgb(58, 57, 57)"><font face="Roboto, Helvetica, Arial, sans-serif"><font style="font-size: 15px">报道又称,上述的名单将在本星期三,即十九大一中全会上宣布。</font></font></font></p><p style="line-height: 23px; text-indent: nullem; text-align: left;"><font color="rgb(58, 57, 57)"><font face="Roboto, Helvetica, Arial, sans-serif"><font style="font-size: 15px">虽然汪洋和韩正将晋身政治局常委,但消息指出,他们需要等到明年三月两会召开时,才会接替上述的职务。</font></font></font></p><br><font color="rgb(20, 20, 20)"><font face="Roboto, Helvetica, Arial, sans-serif"><font style="font-size: 13px"><p style="line-height: 23px; text-indent: nullem; text-align: left;"><font color="rgb(58, 57, 57)"><font style="font-size: 15px">南早的报道指出,汪洋成为副总理以及韩正出任全国政协主席的任命,相信将在明年三月之前中共举行十九大二中全会上,获得正式通过。</font></font></p><p style="line-height: 23px; text-indent: nullem; text-align: left;"><font color="rgb(58, 57, 57)"><font style="font-size: 15px">根据其中一个消息来源说,身为25名政治局委员的汪、韩这次得以更上一层楼,反映习近平有意维持政治延续性以及稳定性,而且还反映尊重老一辈领导的传统,以及平衡各派力量的政治常规,仍然在党内很重要。</font></font></p><p style="line-height: 23px; text-indent: nullem; text-align: left;"><font color="rgb(58, 57, 57)"><font style="font-size: 15px">汪、韩都是久经考验的官员,而且与高层关系熟稔,晋身常委并不令人意外。</font></font></p><p style="line-height: 23px; text-indent: nullem; text-align: left;"><font color="rgb(58, 57, 57)"><font style="font-size: 15px">明报则根据可靠消息报道,现年60岁的中央组织部部长赵乐际的名字,同时出现在中委和中纪委委员名单上,显示他极可能出任中纪委书记,跻身新政治局常委。</font></font></p><p style="line-height: 23px; text-indent: nullem; text-align: left;"><font color="rgb(58, 57, 57)"><font style="font-size: 15px">明报同时报道,自今日(22日)起进入关键的选举程序,各代表团预计在今日进行“三委”委员的闭门差额预选(即会有人落选)。过去几届中共全国代表大会的中委选举差额比例稳步上升,十六大时是5.1%,十七大是8.3%,十八大为9.3%。</font></font></p><p style="line-height: 23px; text-indent: nullem; text-align: left;"><font color="rgb(58, 57, 57)"><font style="font-size: 15px">身为上海市委书记的韩正,经常被外界视为前总书记江泽民的人马,按照传统,上海的第一把手一般都可以进入政治局常委,唯一的例外就是因严重违纪而倒台的陈良宇。</font></font></p><p style="line-height: 23px; text-indent: nullem; text-align: left;"><font color="rgb(58, 57, 57)"><font style="font-size: 15px">韩正可说是踏着他的前任俞正声的足迹而成为全国政协主席。此前,俞正声也是上海市委书记。</font></font></p><p style="line-height: 23px; text-indent: nullem; text-align: left;"><font color="rgb(58, 57, 57)"><font style="font-size: 15px">目前已经是国务院副总理的汪洋,也是一个意料之内的人选,过去曾管治重庆和广东省,地方主政经验丰富,但他出身于共青团的背景一度困扰他的仕途。团派人马曾出尽风头,但习近平上台之后,却对其散漫的纪律作出严厉的批评。</font></font></p><p style="line-height: 23px; text-indent: nullem; text-align: left;"><font color="rgb(58, 57, 57)"><font style="font-size: 15px">报道引述柏林的智库墨卡托中国研究中心(Mercator Institute for China Studies)的中国专家史提潘(Matthias Stepan)说,汪洋拥有出任执行副总理的资历,“毋庸置疑,他肯定拥有一张亮丽的履历表,我认为他有适合的技巧以及知识,特别是当我们说的是要改革中国的经济。”</font></font></p><p style="line-height: 23px; text-indent: nullem; text-align: left;"><font color="rgb(58, 57, 57)"><font style="font-size: 15px">史提潘又说:“他对如何改革中国经济有远见的能力,工业改革需要创意推动,而科技则扮演一个重要角色,这将会引导中国成为生产强国。”</font></font></p><p style="line-height: 23px; text-indent: nullem; text-align: left;"><font color="rgb(58, 57, 57)"><font style="font-size: 15px">但史提潘对汪洋能够顺利接替这份工作表示保留,“拥有这方面实力的人才委实不少,或许习近平会挑选一个他更为信任的人”。</font></font></p><p style="line-height: 23px; text-indent: nullem; text-align: left;"><font color="rgb(58, 57, 57)"><font style="font-size: 15px">不过南早引述一个了解内部人事的消息来源说,汪洋的团派背景不一定对他不利。习近平决定留用同时团派出身的李克强出任总理,而且又属党内阶次排名第二,反映派系的问题并非如外界认为那般重要。该消息人士说:“习近平极为看重党内的集体意见以及人选的能力。”</font></font></p><p style="line-height: 23px; text-indent: nullem; text-align: left;"><font color="rgb(58, 57, 57)"><font style="font-size: 15px">汪洋过去管治中央直辖市以及广东省时,政绩扎实,报道引述广东的传媒消息指,汪洋被视为一个改革派,他给予私企更多的自由,并且鼓励创新和持续性的发展。来自传媒的消息说,汪洋比胡春华更为主动和开放。</font></font></p><div><font color="rgb(20, 20, 20)"><font face="Roboto, Helvetica, Arial, sans-serif"><font style="font-size: 13px"><br></font></font></font></div><div><font color="rgb(20, 20, 20)"><font face="Roboto, Helvetica, Arial, sans-serif"><font style="font-size: 13px"><br></font></font></font></div></font></font></font><br><img src="static/image/hrline/1.gif" border="0" alt=""><div><br></div><div><br></div><div>

<br>

勇敢的人大学生<br>

<iframe width="854" height="480" src="https://www.youtube.com/embed/5beH-NH6UhA" frameborder="0" allowfullscreen></iframe><br>
裸跪女孩为妈妈伸冤8年,发誓不讨回公道不嫁人、不剪发<br>

<iframe width="854" height="480" src="https://www.youtube.com/embed/zm_EkCesGhU" frameborder="0" allowfullscreen></iframe><br>

进京截访雇佣流氓打手抓回访民妇女李淑莲后在信访局非法关押,最终莫名其妙自杀死亡。暴行非但不停止又开始追杀死者家属要求其不许上访,不追究打手责任,否则78万赔偿也别想得到。死者女儿李宁,一个25岁的人大女生被逼走上天安门广场,裸跪以示抗议......
<br>

<br><br><br><br><br><br></div>

上訪 Petition(中文字幕版)<br>
<iframe width="854" height="480" src="https://www.youtube.com/embed/FdfXfqlJyb4" frameborder="0" allowfullscreen></iframe>
引用 jc0473 2017-10-28 18:49
新闻大全
引用 弯弯 2017-10-29 02:50
http://www.beimeilife.com/forum.php?mod=redirect&goto=findpost&pid=112977&ptid=60633
新闻大全

引用 jc0473 2017-10-29 20:17
http://www.beimeilife.com/forum.php?mod=redirect&goto=findpost&pid=113121&ptid=60633

新周愉快!

查看全部评论(17)

 作为游客发表评论,请输入您的昵称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