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左侧

[美国新闻] 《还原雷洋之死》记者手记:我只是想听见真相

[复制链接]
分享到:
发表于 2016-5-13 11:1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8 h: e9 _: ]" F+ e+ t

“还原雷洋之死”路线图。记者傅明制作

i, x! ]" A! E& N$ [

采写文章:

' x" V7 W6 `3 a+ f2 p' b" q

最早听说雷洋在北京昌平东小口派出所“莫名死”之事,是在9日上午10时许。远在贵州的热心网民“律政007”转给我这个爆料的时候,连警察指称雷洋嫖娼的戏码都还未开始。

3 _- k+ y0 _3 n2 `

采访雷洋的案子并不算顺利,尤其是与雷洋的家人对话,比找警方对话还难,让我费尽周折。

- x9 N. D: D+ W5 `4 L

在我刚开始通过外围调查了解情况时,一位前北京《财新》杂志调查记者突然主动介绍了一位自称是雷洋人大的同学给我。我本来还庆幸多了个帮忙更全面掌握信息的线人,没想到这位人大同学并不友好,他一来就一副新闻发言人的态度:“基本情况就是我们昨天写的声明那样。”然而,那份声明在我看来并不能更缜密的帮到他们的同学雷洋,显然这不是在法律人士的协助下起草的,漏洞百出。尽管事后我也很敬佩人大的全体师生爱护同学的热情。

4 P6 @) T. K8 I8 j7 d! b

他试图阻拦我采访雷洋的家人:“你想了解什么,有什么问题提出来,我们会先行跟雷洋家属沟通了解之后向你通报。”我立即感觉,他联系我是想把我当成新闻工具来操控的。不知道是否巧合,这之后,我再拨打雷洋妻子和雷洋哥哥雷鹏的电话,电话不是显示无法接通,就是无人接听。

- g) e- L7 A) ]5 c5 L" y" U

我心里不爽到极点,并开始有些恶意的小猜测。所以文章出来后有人指我立场倾向于雷洋家人,完全是无聊至极。我只关心事实真相。对雷家的采访,我也是就事论事问事实细节,不问其他,比如雷洋在人大就读的情况、为人等等问题。在我看来,雷洋不是人大的硕士,在我眼里他只是一个中国公民,他的合法权益理应受到尊重。

* H( ?6 d7 w! z

说实话,我一度反感雷洋的人大同学,甚至认为他们的声明写得不诚实。因为当我问雷洋被手铐铐住的是一只手还是一双手时,他们根本说不清楚,只是回答“现场我们不在”。那你为什么说“5月10日以前发生的事全部写到通告里了”呢?

) C8 e3 c& E* _. @$ j. ?

不过转而想到“莫名死”的雷洋,我的心又软了,无论如何生命至上,他的生命不该被莫名终结,他的死理应得到一个交待。

9 A, S ~7 ]+ K/ [" w

其实龙锦三街上足疗店林立的景象,对于曾经涉足多地红灯区采访的我来说,并没什么可以意外的,除了那个叫做“龙足凤洗”的足疗店的名字。以往的经验告诉我,这里通常应该是扫黄盲区,或者某种势力下的涉黄保护区,但是我没时间深究。

* E7 i/ K, F F, M$ L" K' z; E% I- @4 Z

我专门沿着雷洋从家里出门后到达龙锦三街的路线趟了一遍的结论是:雷洋到那家被指认为案发地的足疗店是如此蹩脚。换成我,肯定是到龙锦三街最东头路南的那家,足疗特价30元人民币的那家,从规模、装修暧昧度以及行进顺利度上来说,这一家要比那家不知道好多少倍。

/ m |$ n) v. y7 k: s

还有一点很重要,就是其实地铁是在雷洋家的西侧,而从雷洋家走去地铁的路上,也是有足疗店的。接人时间那么紧凑,按照华罗庚的时间统筹法,雷洋在这条路上顺路放松一下应该更合理。

3 H1 X: z8 b# c* K& `

摄像头全部坏掉本来就是在我猜想当中的。这几乎是一种套路。其实我很不希望这种预言作实,然而,大概在9日下午3时15分左右,相关的全部摄像头一起坏掉的消息还是被我汇总完毕。我当即气乐了:“呦呵,约好的啊!”。

( u2 ^( i3 E6 F- w

我想知道使雷洋跳车摔伤的警车到底长什么样?他能让雷洋摔下来,头部手臂到处淤青。所以我打车到了东小口派出所,没想到在它的院子里,我一辆警车也看不到,但是就在一个多月前,我采访路过这里时,我明明亲眼见过有两辆警车准备先后开进该派出所的门。我担心是我自己的记性出问题,赶紧挤到周围的大排挡打听,附近的老百姓证实,不是我神经错乱看错了。“的确有警车,而且这个所有好多辆警车呢!还都是不错的车。”

3 t; ~: E7 @+ @4 N6 ~: N

就算听到民众这样说,我还是不死心。我决定拿出笨办法“蹲守”,我以为多耗上几个小时,等天黑时,警车怎么也会回来一两辆的,可惜我算盘打错了。我还乘天黑导航窜去霍营警用车专用停车场探营,发现除了少量没有警用标志的民用车,一大半的停车场地是空旷如野。我完全没法通过想象脑补出警车消失的原因,对我来说“这不合逻辑”。

2 e( J- x/ X) Y0 H& [1 c( c( j" r

应该说,最后能够让这个采访完满的,还是雷洋的哥哥接受了我的电话采访。11日一大早,没有任何迟疑的彼此通了电话。他语气明显悲伤而哽咽,但是我能感受到他冲破桎梏告白的勇气。先是他,后来是雷洋的妻子和母亲也慢慢地凑到电话边来,用一半普通话一半湖南方言的向我介绍着,她们亲身经历和亲眼看到的一切。这才有了的这篇报道的成文。

+ ~( K; Q9 h# e- S

死者已矣。我们的文章其实根本不能够挽回他的生命,唯愿这文章能够化作中国前进的推动力,或者化作阻止后人步上与他相同的绝命之路的预警灯塔。此外,同样作为女人,我真心祈愿苍天保佑雷洋的妻子与女儿,愿他们安好吉祥!

9 ~/ n# y ~1 O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 e% G0 O2 a6 H+ A

(编辑:妮娜)

来源:侨报美国新闻

转载请保留当前帖子的链接:http://www.beimeilife.com/thread-10031-1-1.html 谢谢!

使用高级回帖 (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快速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  

发帖时请遵守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你发帖内容、时间以及发帖IP地址等记录保留,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信息提供给有关政府机构。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