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左侧

他们谈了51年的恋爱,一生不婚容忍多次背叛 晚年相依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5-15 01:1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他们谈了51年的恋爱,一生不婚容忍多次背叛,无儿无女晚年相依
“才子佳人奇恋”系列之二
1 n* [, I3 [8 ?& ^* n0 w( R

8 C6 ]7 F& ^# L, W她才貌双全,被众多优秀男人纷纷追捧。
2 x5 S  V& Y* E6 ]& v他睿智博学,相貌丑陋却迷倒一众美女。, w1 |6 ^- ]! I* R  e+ i. d# w. M
这对才子佳人不可救药地相爱,却又约定此生只做情侣不做夫妻。/ T; h" j! R0 A, o# ^
为了给对方自由,他们多次容忍对方背叛,事后却都能坦诚谅解。7 l6 l+ }# K* p( r: j
他们甚至曾有共同的情人——因为她爱男人,也爱过女人。3 s  C* X- h9 E/ w% \
这场奇恋谈了整整51年,直到他“违约”先她而去。
3 L) {0 v. E, s9 A. [4 n这对“神经侠侣”,就是20世纪赫赫有名的存在主义双星——西蒙娜·德·波伏娃与让·保罗·萨特。
4 ?' E+ o; \1 ^- U( Z% U1 V' y4 f+ a
52f00028ea928303020.jpg

: }( X9 M3 t. r# y7 ?5 Y
$ B- y2 |! f+ ?4 f9 n  d晚年相依相伴的波伏瓦和萨特
  F" i; R2 S2 s3 j1 v- R2 e# @* i6 A1 G
这个少女冷静得可怕% G- O, p7 R. U- V' v) ]0 p
) o6 z0 M0 Q9 ^- m+ A, q
波伏瓦出生在巴黎,父亲是一名律师,母亲则是个传统的女性。8 N5 i2 B* `* C; \  M% r) z2 f7 L8 d
还在很小的时候,波伏瓦就开始思考,试图明白许多事情的来由。4 ?( N5 i- z: c' D' Y9 x' C# Z8 g
她问妈妈婴儿是怎么来的,女人为什么要有月经。妈妈不知如何回答,她就带着妹妹向成年的表姐讨教。, z/ X! Y, X/ G2 {: u
19岁时,她就发出独立宣言:“我绝不让我的生命屈从于他人的意志”。
" I' A  C# K  j0 A她曾迷恋上自己的表哥雅克,然而她发现他们并非同类。他总是不思进取,满足于奢靡的物质生活,而她“需要行动,需要燃烧,需要实现自我”。/ b6 L  e3 u) \- \# h! Z
于是,她决绝地斩断情丝。一个情窦初开的少女,前一秒缠绵,后一秒转身,这简直冷静得可怕。
! u1 R* L. ^1 Q! U: \8 X! Q) v她的情感世界,还有一点异于常人——在与雅格恋爱的同时,她与女同学扎扎亲密无间,甚至超出了正常的友谊。随着扎扎因意外离世,这段同性恋情才不得不终止。, H; e1 _; V  d- V( P6 W% @
- W; i' v/ A9 H& M6 q
52e00028d0d9789c8b9.jpg

0 x* f; P# ^0 G" o' Q6 N' H0 H幼年时的波伏瓦
6 S' e( u" {$ `
/ F9 q1 G% x0 S4 x一句口头的契约开始一生奇恋2 W& v5 W  Q8 d: U* u# V

, y& G+ [) j+ {& E7 m4 v在高等师范学院读书期间,同学埃尔博对她展开追求。
5 h. ?, S- [$ O, A埃尔博善良温柔,对波伏瓦一往情深,亲切地叫她“小海狸”,因为她和这种小动物一样,总是有许多建设性的想法。/ |. x' f4 u4 s( f0 g5 x
然而,埃尔博对她的最大意义,是将她引向了她的真命天子——保罗·萨特。5 l/ f) `6 M* n
他们三人经常在一起欢聚。萨特个头矮小,相貌甚至有点丑陋,因为童年的一场疾病,他还落下了斜视的毛病,看书时必须把书页凑近鼻尖。, x# N" c+ @( n* ~) h+ @7 s
然而,萨特带着天才的光芒。他4岁就能读书,10岁就开始写作,思想深邃成熟。他才思敏捷,能言善辩,嗓音富有磁性,是学生中耀眼的明星。. y2 V. P$ [" g2 {  Y
  t$ y- H( b6 q  C, ]
5010009a56b3208dc79.jpg
/ G6 @4 y* }  q
* G- D' E1 d: J' y
在人们眼中,萨特的才华掩盖了他相貌的丑陋# U6 }4 x* f1 C2 R

4 Y  l0 n( C, L" U' I
) K! o* _6 W' L0 i: U/ Q3 Y
2 A" Q7 B/ p% m0 }* p( J" c他与波伏瓦有许多共同语言,当他们热火朝天地谈话时,埃尔博根本无从插嘴。
) `) z7 C( Q7 O( d3 L5 i$ w波伏瓦这样描述她初见萨特的心情:“我好像被闪电击中,‘一见钟情’这个词突然有了罗曼蒂克的意义。”6 d) T6 V& [* [# j7 \% X9 U
同样地,萨特也迷上了波伏瓦:“我认为她很美……不可思议的是,她既有男人的智慧,又有女人的敏感。”2 _7 v& W* d& J4 j. ~
他们找到了灵魂的伴侣,情感不断升温,学习共同进步。
1 u6 F% [( I& J' a3 B波伏瓦考上了索本大学,萨特也同时通过考试,埃尔博却名落孙山,黯然离开巴黎。他特意写信给萨特,凄然叮嘱他照顾好小海狸。  ]) |6 o1 U# k) N
于是在校园里,开始出现一对奇特的组合:她身材高挑,面容清秀。他矮小丑陋,斜叼着烟斗。可是同学们不会嘲笑,因为他们是旗鼓相当的学霸,比翼双飞的眷侣,丝毫没有违和感。
. T) t' J/ T* E: J( d) K  r" ?$ o9 P
1 R, Q6 D; q: V- L
% w" X$ N6 F; `- P6 O  Y# x 53000028ee59664adda.jpg
8 ^1 K. l" C2 C! D/ |4 ?
年轻时代的波伏瓦与萨特  E: V2 V0 x3 {' a
& G6 Q" B; i& K, g/ N9 k; \- D
1929年,在法国哲学教师资格考试中,萨特考取第一,波伏瓦考取第二,成为校园佳话。3 X+ E0 G2 R( U* S$ _1 M4 b" N
按照常人的逻辑,他们一定会缔结连理,组成幸福的家庭。然而,他们都非比常人,因此不会有常人的逻辑。7 c, i8 i9 ?3 Z9 h3 R2 s( i8 S9 a7 z
一天晚上电影散场后,二人漫步在夜色中。萨特沉吟许久,提出了一个大胆的想法:“让我们签订一个两年的协议吧。在这两年的时间里,我们共同消磨快乐而有意义的时光。这是为了我们能够自由自在地拥有彼此。”1 `# J7 q- \' V1 [
他忐忑不安,她却毫不犹豫地同意了。因为他们都珍视自身的独立和自由,却又互相深爱。也许只有这种“契约关系”,才是两全其美的唯一选择。
9 q4 ^8 C* C* p5 V% V7 f假期来临,波伏瓦随家人到乡下度假,他们第一次分离,饱受相思之苦。7 j1 L/ n' l3 i$ |: t1 H( A! Q
  \# Q$ X5 U+ R5 U6 {) c# x9 \6 e

% F' b, i0 V3 s7 a7 B 5010009a593e4ecf1b9.jpg
% T- X2 \- l; f4 A

! n) k1 p% P7 V& a; z年轻时的波伏瓦,容颜秀丽,有着暹罗猫一样的湛蓝双眸
, \: q, _, ~/ G  ?, h6 b2 d& G; J* W; _6 F" H) I
一天清晨,波伏瓦的表妹带来个消息:有个年轻人在田野里等她。波伏瓦不顾一切跑出去,扑进了萨特的怀里,二人在天地作证下,有了第一次肉体接触。, Z0 H8 A* F8 a+ i: _
1931年,萨特被分配到偏远的勒阿弗尔任教,波伏瓦则要到马赛的一个中学当老师,两地隔着20个小时的车程。$ P* V) C, x( }% Q1 I* G
二人难分难舍,萨特主动提出结婚,波伏瓦内心期待,却又果断拒绝。她既了解自己,也了解萨特,他们都不愿囿于婚姻的围城。这一点,她比萨特还清醒。就这样,她失去了第一次与心上人结婚的机会。
4 r1 _9 \" d/ ?# p: }. H, Q
4 i/ z8 p! W' n3 F
1 a0 @4 P/ R7 v# X 52f00028c0c34cce761.jpg
) f# ^4 S6 U# p% G
波伏瓦和萨特共度悠闲时光
. ^, @8 s7 `7 E1 X" {5 H+ `, j6 z
' E0 w4 O: w  i6 W$ G. L) |. ~此时,一个叫奥尔加的俄罗斯女学生,走进了波伏瓦的生活。
8 u5 b% G" I: P- e; W3 g奥尔加美丽性感,燃起了波伏瓦的同性之爱,她们常常出双入对,甚至住在一起。' h" U6 X; P4 h6 E, z
后来,萨特与波伏瓦在巴黎相聚,波伏瓦将18岁的奥尔加介绍给了萨特。没想到,奥尔加一下子被萨特吸引,开始了大胆而炽热的追求。萨特招架不住,只能束手就擒。为了博得奥尔加的欢心,30岁的他还一反常态,把自己打扮成年轻小伙子。
/ k9 w1 {! j  p* H波伏瓦尊重他们的选择,于是独自沉浸在伤感中,两年时间里创作出半自传体小说《不速之客》,书中的人物有他们三人的影子。
$ I! S. @& N& I0 F2 `3 z0 ]# w- O! I, I, b  L

+ o: c2 P' R3 P4 w7 l 52e0002919b0b15e651.jpg
. A1 g3 Q( Y! T
为了疏解心情,她到阿尔卑斯山旅行,与英俊的小伙子博斯特成了短暂的情人。
5 q9 a5 B5 ]- j/ Q) Q& F' z  Q$ {% Z: w* Y" `
奥尔加的爱如暴风骤雨,疏忽而至又迅速消散。波伏瓦与博斯特的情感,也随着旅行结束而冷却。
; a1 ]# @2 c: E0 \7 f情感的插曲过后,波伏瓦和萨特又走到了一起,他们甚至把自己的爱情经历,坦诚地告诉了对方。从此,他们在无限“续约”的契约条款中,又增加了一条:彼此绝对真诚。
% D7 V5 I* R% n* i6 c/ V* k他们又开始了各自独立,又相互依存的情侣关系。二人都有各自的住所,但每天都会在咖啡馆相约,彼此交流哲学智慧和爱情感受。' D) w) N8 a- S# U6 l3 ^: H  z
4 A7 _" d# a8 Q! u9 ?

% k6 X0 @4 A" k; a+ h 52d00028d50c2482add.jpg
% ^2 [! M8 i$ R  @/ h% M
1960年两个人在巴西
4 H- D% @" W5 S9 J5 z- e5 O2 n* V% m: U6 S5 `
他们互相背叛却又彼此原谅
! t8 r2 q. h) {1 M+ T% e% M& r& a他们的真诚世所罕见。两人不仅分享心路历程,还达到了分享情人的地步。$ q4 c! L5 c) t- j; A
有人曾揭露,两人在某个时期,共同拥有至少5个情人!5 ?3 j: e! A0 S0 z& B
1938年,波伏瓦与女学生比安卡开始了同性恋情。她坦率地告诉萨特:“她充满激情,但如脂肪过多的肥鹅肝一样发腻。”/ y1 e0 B8 c5 A' }' N
如同当初奥尔加那样,比安卡也爱上了萨特,甚至有了肉体关系。不过,她主动结束了这段怪异的三角恋。她意识到这两个前辈并不是爱她,而是将她当成文学素材来体验。
7 [8 K9 `% ~; _6 \9 W# U, g她在自传中指责:“波伏瓦把她班上的姑娘当成肥肉,总是自己先尝一尝,然后献给萨特。”+ i9 R. l/ {. D/ X! f
二战爆发后,萨特入伍参战,于1940年被俘。在战俘营里,他创作出了存在主义哲学专着《存在与虚无》。
( X. [4 a5 a3 H此时,波伏瓦也只能依靠创作来排解思念,而正是那些暧昧的女伴,帮她度过了艰难时期。
6 Y3 d2 m8 @: D6 q. L3 b. v+ D最后,萨特以眼疾为由逃了出来,与波伏瓦重新团聚。: `1 q* S8 w, w6 e/ i  k' p

1 R, g/ z) \4 k+ Q, V! V) I0 w- ]8 n0 [* E5 m1 X% W/ T
52d00028d79dd1f2c6e.jpg
, u$ B% D4 `3 E% u
波伏瓦和萨特经常在咖啡馆里约会,探讨哲学问题,交流情感+ [) ?  I5 }& b/ `

; h/ u0 A1 U. y# I) S4 @二人几次三番彼此背叛,也许都曾是一时兴起,但下面几段“出轨”,他们却曾刻骨铭心。
% w! L& ~2 {) ^; ^, x2 W1 C1945年,萨特来美国进行学术交流,结识了女记者多洛莱斯。她是少有的奇特女子,热辣性感,美艳动人,萨特一下子就爱上了她。* t8 C2 n$ x7 W( H
波伏瓦感到了危机,她知道他动了真情。她还能做什么呢?他们已经有约在先,给对方充分的自由。- z" }- g& x6 J: l& D
萨特回来后,她忍不住问了一个世俗的问题:“你最爱谁?是多洛莱丝还是我?”
$ ?" I$ @5 ?+ k  E萨特回答得十分狡猾:“我非常爱多洛莱丝,但我现在是和你在一起啊。”8 N0 E: L& H6 a0 ?  v
在朋友面前,萨特则说了实话。一天,加缪问他:“你心心念念的是谁?”萨特脱口而出:“多洛莱丝。”" R( s3 l  M, C
然而,多洛莱丝提出了一个萨特最不喜欢的建议——结婚。于是,萨特只能忍痛割爱,向她提出分手。一方面,他要遵守与波伏瓦的约定;另一方面,爱情诚可贵,自由价更高。
( i0 D- ~9 h5 k. v( r' n9 F, x' J
- ?$ a$ M4 I5 i8 H& R/ M- D; \
53000028fbb304111a1.jpg

' W. V9 P7 G+ w5 i9 C* G/ j2 _半咖不确定这是不是性感热辣的多洛莱丝
, Q/ m% u, z% c1 I( t4 W4 U, z5 m
巧合的是,两年后波伏瓦也爱上了一个美国情人。
9 c7 W" c) h) e( Y% I4 `( t$ c" e1947年,她到美国巡回讲座,认识了美国作家。奥尔格林身材高大,才华横溢,有着萨特不具备的性感。他一下子被卓尔不群的波伏瓦吸引,二人开始了真正的热恋。
' B$ z4 c0 }( g, z8 y一开始,波伏瓦就坦诚相告自己和萨特的特殊关系,奥尔格林却并不为意,他相信他的爱会让她忘掉萨特,全身心属于自己。
0 ~. e4 U7 q. Q" H波伏瓦回国后,二人仍然鸿雁传情。她在回信中称他是“我钟爱的丈夫”丶“我密西西比河的情人”。) |6 g( Z( n4 r, o: `

& e  x7 |7 x3 T0 _2 v  _* M* S1 j* e! A  z# G
53000028ffb6a1aa1da.jpg
. ~( [! k  _2 ?# g
高大英俊的纳尔逊·奥尔格林) v; J( F  w3 F% i9 z! s

3 ^) e4 \3 L( i1 r; W然而,奥尔格林也犯了忌讳,那就是向波伏瓦求婚。% |4 x) L. k+ K5 t3 J' a$ q% E
波伏瓦拒绝了,也失去了第二次结婚的机会。奥尔格林难以理解,一气之下与前妻复婚。波伏瓦悲伤而无奈——她不能因为爱情,迷失自由,失去自我。
8 i# o, ^  [* h; K; `' p4 K; O波伏瓦根据这段经历,创作了小说《名士风流》,获得法国文学最高奖项龚古尔文学奖。
: J# V4 B; ], ^2 {* p- z$ k9 G# a9 {# F% y  [0 y
1 K- Q( y: \# d5 ^  o
5300002900a86a2be23.jpg

7 I0 t7 X5 x- Y0 Y# w波伏瓦“密西西比河的情人”纳尔逊·奥尔格林
% A2 |' Y+ m9 B4 o* a4 ]& ?
' P$ H! Y' x2 ?2 t2 Z, d1 w彼此背叛之后,波伏瓦与萨特再次坦诚相处。他们的关系看似飘摇不定,实则固若金汤,也许正是因为不干涉对方的自由,这段感情才得以持久。& Y5 [' l+ z5 d) Q
这段复杂的四角恋,启发波伏瓦创作了哲学名着《第二性》。这是有史以来,讨论女性的最全面的书籍。
0 d$ S) q4 L5 @5 H* U波伏瓦分析道,女人的温柔不是天生的,而是后天形成的。正是女人在性中的被动地位,才导致她们无法真正独立。7 f& _# R$ L  Y; Z7 I! v4 f$ I
她在书里鼓励女性摆脱束缚,成为与男人平等的第二性。
& J8 N5 ~$ R1 ^7 i
- Z# m# W4 O$ u% B7 \8 K* X9 N* c0 j! i- S3 I4 x3 g6 X7 V
52e00028ebac00e9137.jpg
. s; J' |! P6 I: d) x" N& i

* J, L( D3 p3 q) b《第二性》一出版,引起轩然大波。支持她的女权主义者,认为这是一本女性圣经。而一些传统人士,则骂她是“淫妇”。% H) W. R/ k, [3 M6 y

: ~9 ?: g# ~8 U7 Q4 O晚年相守的最后时光
7 _! z; f% [8 @, _( f+ X- W0 |: W5 M) Z5 Y, i# B. O5 B
时间是平等的,即使天才也不能避免衰老。
+ A3 w; V, u7 T7 k3 |! Y波伏瓦白皙的脸上,渐渐生出皱纹,她觉得自己老了。
5 z3 d  n' [/ ?' f, x; V% Q/ w
) n- w2 j0 v, Z) y! l
6 d9 W) ?& X4 _' E" M 52f00028d67ca59bc4d.jpg
2 }+ {* s1 ]' v4 _- M2 I  F
岁月的风霜,为波伏瓦刻上了优雅的皱纹- [- L& _7 ?9 V8 C* O: i

, n- u& q7 B( c: Z, l% D此时,27岁的英俊小生朗兹曼,走进了她的生活。那时,她管理着《现代》杂志,而他是杂志社的记者。他总是被她独特的气质吸引,看她时的目光充满了痴情。
$ m& u8 \% y8 _. @一天,他约她一起去看电影,表达了自己的爱,波伏瓦感动得流下眼泪。她已是44岁的更年期妇女,曾以为爱情像月经一样不会再来。
; o  S3 I. {# O& d4 m. G3 f他们一起度过了6年浪漫时光,直到他提出结婚的要求。她则第三次放弃了结婚的机会,他只能孤单离去。
6 I4 s# K- S6 m  p, D
/ {8 W' N$ A" i+ ~2 J此后,朗兹曼仍无法忘记她,每周两次来看她,直到她在1986年去世。在她的葬礼上,他泪流满面,评价她是“女人中最不刻板的一个,有趣,快活。”, R. b" {0 R6 e3 s& \
/ C. j2 Q! e9 o5 F& T0 B4 U
52e00028f1460dff07a.jpg
2 q1 [0 _7 _/ E$ d0 m! M
老年时的朗兹曼6 ]2 F1 ^! r  A8 x, b

( S% x! h* A$ Q& v离开朗兹曼后,波伏瓦更加感叹时光无情。一直以来,萨特的身边变换着不同的女人,甚至在51岁时还和19岁女生谈恋爱,而波伏瓦却再也拾不起爱的勇气。
/ e" D; N1 P! q& Y, [) ]9 p1963年,波伏瓦的母亲罹患癌症,这让她开始反思:为了所谓的自由,难道真要抛弃亲情?她现在无儿无女,没有真正的丈夫,常年与她相伴的,是哲学的思想和灵魂上的萨特,这些是否能在晚年温暖她的心?$ a: x, C2 H7 X" h$ r
1971年,萨特突然中风,有时甚至认不出波伏瓦了。这个风流成性的才子,成了病榻上饱受折磨的老人。
, D/ t4 v/ ]7 z+ x5 p( N; R波伏瓦做了契约之外的事。她放弃了10年的自由,不离左右地照顾他,直到他于1980年4月15日离开人世。
% w; a" i5 U3 ]那天晚上,他突然握住了她的手,留下最后一句话:“我非常爱你,我亲爱的海狸。”6 j) j1 ?9 r+ K, {& o

5 I; [1 c3 {' S& Z) b
, H  b! c- L% T/ Q1 X; z" ^+ H* d* _ 5010009a478a5581586.jpg

* N: q1 t3 u0 {, c+ C* E3 |8 d. ?& R
; b6 P9 \5 z5 e4 |8 s  z* y4 G葬礼那天,波伏瓦在萨特墓边,足足呆坐了十分钟。他们的契约已经延续了51年。如今,他没有完成他们一生的约定,先她而去。
# w+ H  I+ w# o之后,波伏瓦含泪写下《永别的仪式》,纪念他们之间惊世骇俗的爱情。
# A; I& T' y) n萨特的死让他们分开了,而波伏瓦的死则让他们相聚。6年后,78岁的波伏瓦也撒手人寰,与萨特合葬在一起。
4 M7 S! C$ X% k; S+ y/ e$ k# b
9 [; _2 @2 p' D; l 5010009a4a02a925a58.jpg

5 t- s" _$ N; a$ n, T% z1 _7 P晚年的波伏瓦,虽然爱过许多人,但书架上摆放的全是萨特的照片
7 e# f. d( D- T3 ]: H% e7 z, \+ p) Q  u4 j+ X5 G
爱情是生命的火花,友谊的升华,心灵的吻合。如果说人类的情感能区分等级,那爱情应该属于最高一级。——莎士比亚
  c& P) D) q$ r
) e/ p, X) b+ A1 n9 l7 q% h- }1 P6 m4 V& N

: `4 v' C, ^) `- K3 I0 \3 d$ V- ?$ @% i% T1 M7 z3 J
9 n$ b1 |+ P3 n0 ^, ~: i4 |
http://www.toutiao.com/m5574206778/五分钟的电光石火,一部书的锦绣繁华) g: y* W, s+ m( c) q. _4 {
  u) g2 K, i$ k/ I


转载请保留当前帖子的链接:https://www.beimeilife.com/thread-10183-1-1.html 谢谢

使用高级回帖 (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快速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  

发帖时请遵守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你发帖内容、时间以及发帖IP地址等记录保留,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信息提供给有关政府机构。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