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左侧

[那些可圈可点的男人] 为了玩泥巴,他在半山造院落,探寻生活与梦想平衡

[复制链接]
分享到:
发表于 2016-5-18 12: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 \, K2 v/ N+ `. |0 K, m

& x7 L7 a1 k4 C

  李亚楼形容自己是一个身处漩涡中的人。

0 g9 f8 c7 z4 F: m2 S4 O

  比如说陶艺,把一件器物就只是做到实用重复别人多少有些不甘,全部用来传递自己的理念又会离器太远而显得傲慢。

/ D/ A% }& m- @9 ]0 d9 [

  就像他生活,在都市的喧嚣中远离自然也就失去本心,创作的源泉会枯竭,完全听从性情的召唤又会与社会脱节,对家庭也不负责任。

0 D+ @; L$ |: K- g

  这些冲突,都需要他去平衡。

* V% |! A4 S) j1 F, m3 g7 P

  然后,他用3年的时间证明:生活和梦想的平衡并非遥不可及……

( W& f. O9 \- [, h

【半山院落】

7 d1 g4 ~7 G0 F- Z' L: y

  广州大学城一水之隔的新造东西庄村,半山间,坐落着一座庭院。

' l* V! U: L/ h8 w

- ^& t3 a! o H4 ^0 a

  院内绿意葱笼,

- |+ b9 ?$ ^/ U( H/ w/ ?# I+ ^

2 s" C/ o3 k- D4 |4 [4 \

  菜花飘香。

X3 ?$ Q; ~. i' @3 V

3 j; T3 T% A) E- A0 Z, D0 v0 k% ?

  但你很难把它混同于寻常的农家院落。

6 z( \- t6 g+ T0 r

  夹道的梧桐树,

* w8 t: [/ g4 _; Z. v% x" W

9 _3 ?$ F ~9 o( T

  看似漫不经心的荷花池,

% W/ Z1 m* d% `: g9 S/ y

$ |) Q! T- w: \9 ]4 Q

  尤其是墙上的彩绘,

6 @7 f+ N+ B% X3 B# s1 z# `

7 T/ }) ^( \3 J$ N+ r

  和散落的陶瓷物件,

8 Z/ U, n$ R5 R# v- n4 v

! t/ Y4 P! U1 ^5 W$ [

w* w3 Z) ]# S, {

  都在提示着这个地方的不同。

: _+ A% o2 g, u+ v: q

  这就是李亚楼的工作室:从陶开始。

. p& D: T" a. j8 l( W& c

0 V5 J7 Y/ Q0 M/ J0 V& z& @( p8 @$ |

  3年前,当他位于祈福新村的工作室由于土地问题而被迫搬迁时,他找到了这里。

r* Q' h: i( m2 r9 H9 R* j

  那时,这里还是一片荒地,但依山傍水,空气清新。

* F1 W/ a8 Z& J& |8 `8 X. P& U! _

- K& r. P3 G0 P* A& I

  更重要的是,这个宁静自然的地方,其实离市区并不太远。比如到他位于祈福新村的家,只有15分钟的车程。

- |7 \0 @' c4 c5 H" m) s* Y

  推开一扇厚重的朱漆大门,

% m- {, p$ ]5 h

# A) E$ Q5 b4 [7 q4 E1 e/ f

  里面是一间以陶瓷为主角的茶室。

+ g$ g6 @, r- |$ n8 J. G c; H3 a

" d1 M: ]* C- `5 b& q* X; O5 i; W

  大门和屋内的梁木框架,是村里一座老宅拆除时,李亚楼特意买过来的。

8 @+ X) [2 [" s- l) U3 S+ q% l

  平时,李亚楼就在这里构思和会客。

; i* F$ s$ s1 v, U- ~, r, q

6 U) j) ` ?3 l: d) D; K" V4 G

  茶室左侧,有他妻子负责打理的小展厅,

: L- U4 F$ z( U0 b4 T

3 o: |5 ~) s4 H. w

  和他父亲负责打理的书画室。

$ Q& x' Z5 r5 j8 H* S+ h

' `" s5 R9 |( n: z- ?

  右侧,则是他的工作间,主要用来做一些细致的加工工作。

T% u3 d) o) Q

9 ^' s8 X- J6 _2 M, H* J* Z

  庭院的另一边有一排木头搭起来的平房,则是陶艺制作和教学的场地。

( I) Q: D. l) @$ G0 Y

$ g" U3 C1 f1 S- P

【陶野玩泥】

/ ~% H4 y$ y0 A4 p0 b& U0 V6 b' j

  陶艺,从玩泥巴开始。

$ ]% `/ h& e% X- `

  一块自然的泥,籍由自己的手演变出不同的形态。

% _) [9 p, @8 {) ^% K! Z) o6 x

  这是一种向自然致敬的过程。

* L$ U' l1 |8 S* E3 [8 t

1 _% Q2 f9 o% f; Z. P8 o# y

  工作室百米开外,就是种番薯的红沙土山头,

2 i$ M* U, p6 O; O

  找一个杂质较少的地方,开挖

0 F. X4 c9 N2 v( n. Y, G

L$ V: b9 `) M) U1 O

  分检

, o- B( R& `* S& c* ^

0 `! Q2 n& ^2 {* R7 q

  碾碎

! `3 Y1 \- U+ v* J: x. x" V5 R0 R

6 x6 ?1 G* \! B( {

  过筛,就得到了非常细腻的红陶土。

8 _; B" i* y3 ?

( \# X* f1 y: p9 q# @4 G

  加入适量的高岭土,

% b& f- r5 i4 d$ f2 j

. }7 Q- Y. B+ v- U# [; b

  像和面粉一样揉捏,

3 Q# s3 o! A2 U* S1 V6 V

& k" F9 B' M9 }' L) r+ Q

! i* Y9 @& l, @' g) X

  用最古老的泥条盘筑法制器。

1 T5 y& c1 x) g1 k5 R" t1 D

8 z3 M& N* A( }/ M1 R, \/ a

  院内梧桐树的落叶,再加入少量枯枝稻草,烧成灰,

/ Z5 [+ E+ |5 s( \; B

/ V0 o [9 f+ n1 o

1 J3 W! S A8 x9 r/ J

  碾磨、却除杂质,过筛,

- j! N& Q5 D4 U

4 @8 U5 C# Q+ |( I K3 Z" U

  加水搅拌,

1 |1 n* e2 q9 D

' R* Q" `) n+ |/ X0 M

  就成了陶器的天然灰釉。

# h- i1 p' J4 S) S- ^( q6 a7 R# l

: O' J4 q4 ]" b" M) d

  自然烘干的陶器,施以天然灰釉,再经过陶炉1300度高温烧制,呈现出不可预知却精彩纷呈的世界。

4 V9 c4 V2 m; ?' m2 B4 m

- q2 R( Z# m1 u) |

  这一切,都籍由自然与自己。

2 D& v& t& d8 b! D

  李亚楼也在这种与自然的对话中找到了自己。

Y3 X5 n6 h# J0 S

5 u- o- c: }. V- r( O& Z/ G) n$ u

  保留泥土本身的趣味,不规则的杯口处理,有高低错落之感,偶尔也会联到山峦。

6 H, r$ @$ W8 c: ^! z2 K* P" S

  

; e; U2 q* v6 A, l$ h

  不必限定大小或高矮,茶杯因此也多了一份天真、性情。

" S0 U# e7 O* f; }5 |! M9 Z

3 s6 G% u3 U( {9 ]. ]- i

  “没有性情的艺术是无趣的,那只能叫工艺,已经远离人的本质。就如同《兰亭序》的涂涂改改并不影响它在书法上的位置,因为懂的人知道,这才是人最真实的部分。”李亚楼说。

3 c* X7 L: g/ N( \

  贝壳、稻草、矿石,以最自然的方式入釉,

! \ ?8 ~' Q# Q6 }0 M1 n

% \+ [3 \+ y0 B4 I& B- X& d$ v

/ J" z, p5 b4 w. {/ P

  那是一种你可以试图去寻找、逼近,却又永远无法抵达的色彩。

8 Z1 E7 z1 k5 F# ~+ S5 H. ]% }

  

4 f3 \7 I( {3 B2 e0 U) u

% Z% s! R% c( B; V7 E; F3 A

  当这一切遇到火,落渣、流淌、熔融,让一切都变得无规范可寻,不可预知。

% m# h5 L# h0 L: x

9 Y5 J, Y! m7 i" c( W9 p9 s' X

7 d) X$ u" \+ a# j4 ]4 v8 C

  这也正是和自然对话的乐趣,不必宏大,在细微中就可以感受天地升华之美。

9 |! v/ y; e) w: l

【平衡之美】

/ u2 P4 [1 @$ w- E, `+ ?9 s

  一切看起来都很美,不是吗?

. q' a! v7 o! e' {8 ]4 S* T2 |: F

  假如不食人间烟火的话。

' r" O0 _1 T& L$ g( M

^2 ^, o; G8 M$ A; c. v7 O

  李亚楼的父亲在老家是知名的书画家,李亚楼自己也是学国画出身。

% M% L# ~$ r" r

  但他疯狂地迷上了陶瓷釉料那不可预知的色彩,常年游学于景德镇,并结识了毕业于景德镇陶瓷学院的妻子文清。

B U/ S) X- ]0 P& v# @: _

  如果循规蹈矩的话,李亚楼现在应该还在广州某中学继续当他的陶艺老师。

1 `' Y5 ^ S$ [# p; Y, w5 U* p# E

  选择陶艺,就意味着长年跟泥土打交道,跟自然对话。

2 t' ]1 [7 y$ |' `

' V. [& @9 |' s2 M% N

  所以,都市里各种工业园、创意产业园都不是吴亚楼想要的地方。

* ]3 |8 X& f$ _! Q, F

  对于现在的选址,他最满意的就是:可以全身心地投入人与自然相交融的状态,让自然渗透进生活,影响自己的创作灵感和理念。

- b6 Z4 X1 z) J/ d J# q+ x

$ }3 z5 X2 |3 h% L

  但李亚楼并非那种完全沉浸在自己世界的人。

0 n" g0 G2 [3 F- M7 g* s, e- E

  每年,他大概有1/3的时间在景德镇。那里的氛围、探索的方向和实践前沿,都是李亚楼汲汲以求的。

% [8 w n8 y; G* f1 ]4 N$ g

  李亚楼也不想埋头于景德镇,毕竟广州有他的家和家人,还有更多的生活气息和更广阔的市场。

\' p4 [% b& y# Z: u/ J

2 Y- P0 ~: {+ w$ _& L' b4 _2 I" W

  但是,选择以爱好为主的生活,也就意味着放弃原先主要的收入来源,同时,还有更重的经济压力。

* z, H+ K- v" ^7 s- o3 b

  祈福的房子要供,家人要生活,还有这个工作室,他前前后后投入已上百万,此外,还有几个徒弟和志愿者的生计。

3 `; x" |1 E. G' X

0 z0 {) S' m5 T+ b+ H- V

  好在,家人都支持他。

+ q! H- Y# q; g0 v; e

  父亲在这个院落的一角,办起了书画兴趣班。

* u# ^3 O s$ }" w

: r `5 B8 n0 f. ?& W$ b# D

  妻子则承担起了经营工作,在茶室的一侧,搞了个小展厅,销售李亚楼制作的陶瓷产品。

3 l$ t2 K/ M6 Q0 u) h. A

4 K3 ]4 h& a' ?( d+ [

  这让他可以专注于自己的创作。

! y) ]( F* ^% I6 j9 X

  即便如此,压力仍然不可避免。

1 G% a# u9 i3 r4 A) p$ s/ j

9 N5 l( ?) D6 V/ D+ J& R

. A. n3 ?6 y7 [( X

  回过头看,李亚楼最庆幸的,就是自己当初的勇气:“不下定决心去做,永远都不会有自己想要的生活方式,路是慢慢趟出来的。”

. s0 v5 {- Z' G" B% ^4 Q

/ P( b, ?# y2 V. ^! q# w

  就像李亚楼的这个工作室,开始只能是惨淡经营。

9 C* O7 h, Q# ~& k0 ^

  随着他逐渐做出了自己的风格,不但有更多艺术经纪人找上门来,广州周边来这里学陶艺的人也越来越多,还有不少学校联系李亚楼,希望他能去学校开设陶艺课程。

^% t0 H6 x2 i5 Q' [% b t

  现在,他们工作室的经营重点,已经从陶瓷产品销售转向了陶艺文化推广。

& C" C$ @3 Y& t8 r

) i9 c) \6 @- d4 I- l$ T

8 ?; j7 z' }1 j$ h4 b/ J9 k

  “山中方一日,世间已千年。”

+ J1 v4 U: d& u

  做着自己喜欢的事,身边花开花落,头上云卷云舒,这种自然充实的“慢生活”状态,是李亚楼和家人最享受的事。

, \2 P, G% G# |

; ~0 z# Q; d5 c9 P& W0 s

$ u3 j# `! C8 ~9 ?% v9 C( t

  临别,文清抱着他们2岁大的女儿过来送行:“你也看到了,我女儿平时就光着脚丫在院子里疯跑,跟自然亲近,这就是我们想要的生活。”

4 j4 J* g$ I& l" o3 |& k

  

http://www.beimeilife.com/北美生活网



转载请保留当前帖子的链接:http://www.beimeilife.com/thread-11042-1-1.html 谢谢!

使用高级回帖 (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快速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  

发帖时请遵守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你发帖内容、时间以及发帖IP地址等记录保留,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信息提供给有关政府机构。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