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左侧

这个台湾的网络小说家十多年来都想拍一部电影,他遇到了哪些挑战?

[复制链接]
分享到:
发表于 2016-5-21 15:0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直到杀青酒席,吴子云对电影还不是很有把握。他瞧见侯孝贤来了,很是吃惊,赶紧上前请教。 若从 1980 年首次执导算起,侯孝贤已有 36 年的导演经验,吴子云却刚起步,过去他是个写小说的。

他打算问侯孝贤,导演在片场当中应该扮演的角色,该如何与演员沟通,比方说,如何精准地向演员传达 ”哭只要哭三分” 这样文绉绉的指示。

“那些都不重要。”吴子云记得侯孝贤说,“导演不是名词是动词,去导你要的演,如果演得很不像演,那最好。”随后,这位老导演说起在日本一家面包房拍摄的经历,那天除了面包店的老板,所有的客人都没有察觉这里是个片场。

侯孝贤的经验,让吴子云想通了某些事。

这是他第一次执导电影,电影根据吴子云自己的小说《六弄咖啡馆》改编,是他在台湾最广为人知的青春故事之一。只不过写小说时,他的笔名是“藤井树”。名字很耳熟,取自岩井俊二的电影《情书》。“藤井树”的风格也确实和岩井俊二的风格相近,导演吴子云模糊地总结为:“很淡的东西”。

位于北京的影视公司自在传媒找到“藤井树”时,他们看中的倒不是这些,而是一些更实在的东西。“台湾爱情小说销量第一的作家,在台湾,只有《那些年,我们一起追过的女孩》作者九把刀可以与之匹敌。”自在传媒董事长、自在影业总裁朱玮杰在回复《好奇心日报》的邮件中写道,他们是《六弄咖啡馆》的投资方之一。 

和“藤井树”一样,九把刀也是从台湾畅销网络小说作者跨界成为电影导演的,而且是少有的、成功的案例。和大陆电影市场不停地将网络小说搬上电影荧幕不同,台湾自从痞子蔡的网络小说《第一次亲密接触》在 2000 年被拍成电影后,几乎就没有人再尝试过这种模式,一个原因可能正是《第一次亲密接触》的改编与原著相差甚远,最终票房失利。

《那些年》改变了这些网络小说家可能的命运。尽管一些人认为这部青春片依旧汇聚了大部分俗烂的套路,可还是有更多的人持有和《综艺》 (Variety) 评论人 Russell Edwards 一样的观点:“这是台湾过去十年来同类型青春故事中,更为成功、有活力的一部。” 在台湾,《那些年》上映不到 4 天票房破亿,最终获得 4.2 亿台币(约 8387 万人民币)的高票房。

另一部在电影宣发期间被不断提起的电影是去年上映的台湾青春片《我的少女时代》,这部片子的票房更惊人——在大陆,它的票房收入超过了 3 亿人民币,成为在大陆电影市场票房最高的台湾片,是《那些年》在大陆票房的 4 倍左右。

不过,看起来,吴子云并不关心这些案例对《六弄咖啡馆》的的影响,他对结合这些“大片”所做的宣传营销也不感兴趣。在杀青酒席上,困扰他的问题可能和“九把刀”的差不多:“这几乎毫无胜算可言──拍得好,人家觉得你翅膀硬了,不过是把小说当跳板;拍不好,人家就说‘你还是回去写小说吧’。”

他有些不安。 

藤井树第一本小说

在台湾,吴子云是网络小说的第一批作者。1998 年他刚在互联网发表小说《我们不结婚,好吗》就获得高度的关注。在 BBS 刚刚盛行的时期,网络作者飞快地更新,比谁写得多,写得快,“可能有几万个创作者,抢那一两个可以出书的机会”。吴子云说。

黄淑贞在城邦文化事业股份有限公司担任总经理,负责旗下众多出版社事务部门,1998 年时,她是一位出版编辑,率先看中了吴子云刊发在网络上的小说。“虽然我已经年过三十,但他的故事却唤起我学生时代的纯纯感情。”黄淑贞在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说。2000年《我们不结婚,好吗》正式出版之后,以每个月卖出两万册的节奏,迅速登上畅销排行榜。至今,藤井树的所有书籍已卖超过 300 万本。

“商周出版”的总编辑杨如玉认为,“藤井树”擅长营造出生活化的情境,对情感有细腻的描述,这是作品畅销的原因。“藤井树有作者魅力,会让读者想跟随这个人,继续看他的作品。”

过去几年跟随“藤井树”的读者大多已经发现,尽管他笔耕不辍,但正在试图摆脱“藤井树”的影子,他在几个不同的场合都表示,更喜欢别人用“吴子云”来称呼他。而另一件被他时常挂在嘴边的事,是他希望有机会能拍一部电影,以至于人们都开始认为,这位小说家真正的人生理想其实是做一名导演。

吴子云在接受我们采访时否认了这个“理想”,但他换了一种看起来相差无几的说法:“这是人生要做的一个事……就像有人会觉得人生一定要去高空弹跳,或从直升机上跳下来。”听起来,拍电影对吴子云来说更接近于极限挑战。

对写字的人来说,要把文字转化成影像确实不是件轻而易举的事。2004 年萌生拍电影的念头后,吴子云就带着自己的作品四处寻找投资者,但进展并不顺利。

因为无法解决资金问题,也可能是出于“跳伞”前的兴奋和紧张,他在这期间的努力有些迂回。起初,吴子云尝试着在《六弄咖啡馆》的写作中就加入电影的元素,但大多数读者并没有在这个非同寻常的设计上产生共鸣。因为资金不足,2008 年,吴子云拍摄了短片《夏日之诗》。这是个典型的爱情悲剧,一个名为阿杰的男子(邱泽饰演)追忆七年前爱上的女子纷飞,当年阿杰为了她写了首诗,纷飞患病去世之前,写了一首诗回送给阿杰。在这部片子中,吴子云尝试了请专业编剧来改编剧本,来避免亲手把自己的作品“榨成汁”的焦灼感,但最终还是因为编剧表达上的误差重新接手剧本。 

《夏日之诗》由邱泽饰演

在《六弄咖啡馆》开拍之前,吴子云还为拍摄了一支名为《我是幸福的》的MV。MV 关于校园的恋爱故事。推出的时间恰巧是《那些年》大卖之后。

蔡黄汝《我是幸福的》MV

现在,吴子云觉得自己准备好了。他拿着这些还不算单薄的经验进入《六弄咖啡馆》的剧组——可一开始就懵了。“好像(只是)骑过摩托车,突然间要参加赛车比赛一样”。

拍摄进行了 89 天,比预期多了一个月。吴子云后来听说,一些人会在拍摄前试拍,提前知道场地的状况和团队的习惯,但他们第一天就正式开拍了。诸如此类的问题还包括,吴子云第一次意识到演员通常会同时拍好几部戏,档期是个让人头疼的问题。

“有天我好像跟执行导演同天讲出同样的话,‘怎么有种拍了三部的感觉’,怎么还没拍完啊,怎么这么久,我的剧本都翻烂了。”

事情进展得倒也没有特别不顺利,但需要磨合的东西还是超出了这位台湾小说家的想象。光是改编成剧本,就花了吴子云整整三年的时间。拍电影又是个团队的活儿,面对这个新导演,似乎谁都能说上几句。

吴子云起初差点就打算放弃导演这件事了,他在过去观察大陆电影,认为“口味偏重”,并不是他擅长的风格。投资方的说法验证了这种担心,他们明白无误地提醒吴子云:“你现在想做的东西,在大陆市场是没有任何效果的。”在大陆,青春片通常相对”残酷”,这些对残酷现实的描摹被简单地呈现为三角恋情、出轨、堕胎、车祸。

尽管在《我的少女时代》后,大陆青春片的模式可能会因为导演陈玉珊成功的另辟蹊径而发生细微的改变,吴子云还是经历了“相当辛苦”的彼此说服的过程。“有时候会聊到很不着边际的东西,用代名词说明自己要干嘛,他们说打巴掌叫做‘剑宗’,我就说那我要用‘气宗’。每次会议室都在决斗,剑攻过来,气功又攻过去,连便当都没心情吃。”

《六弄咖啡馆》电影剧照(华视娱乐提供)

最终起作用的可能是一个更大的电影市场。2015 年中国的电影票房收入约为 440 亿人民币,而台湾的票房收入,若加总十大卖座华语片,大概在 12 亿台币(2.4 亿人民币)。吴子云很清楚两岸市场大小的差异,他说,可能台湾一个月的票房都干不过大陆一天的。

这同时决定了这部台湾青春片将启用一位大陆演员担当男主角。自在影业推荐了董子健,这位年轻演员在《山河故人》等影片中都有不错的表现,但吴子云一开始觉得别扭,“找个北京人演高雄小孩,这个逻辑上有点奇怪”。

人们都在告诉这位新导演,什么才是更好的。大陆和台湾的投资方分别找来刘杰、廖明毅担任电影的监制和执行导演,前者同时也是《青春派》的监制,廖明毅过去拍过《那些年,我们一起追的女孩》。就像跳伞时有教练保驾护航,吴子云“尽可能丢出我的想法,他们就会帮我完成技术的部分”。

吴子云现在接受了其中的部分观点,并认为这样做确实“比较好”。比如在开拍前,执行导演廖明毅就提醒他,《六弄咖啡馆》未来将会以商业片的方式宣传,他必须在个人风格上做些取舍。“如果我要切牛肉,本来就该买牛刀。”吴子云解释说。

问题又回到了电影本身。拍摄结束后,吴子云跑去香港。香港的剪辑师张嘉辉为影片担任剪辑,吴子云每日的工作就是拿着一个小本子记录剪辑应该注意的地方,哪些镜头如何改进,“天天不舒服”。在他的理解中,几乎所有的导演都会在拍摄结束后经历这样一段痛苦的时期,反复地推倒重来。 

去年 5 月 15 日的杀青酒席上,吴子云觉得有些迷惘,他跟自己说,别再想着拍电影这件事了——他大概是再也不想挑战第二次了。

《六弄咖啡馆》电影剧照(华视娱乐提供)

但现在,吴子云似乎改变了他的想法,在今年 5 月接受我们采访时,他说:“如果你现在问我要不要拍,我又会想‘要吗?’……就也不是打死不拍……”

这位网络小说家对电影行业也有了初步的观察,他发现,网络作者和电影产业的关系正在加速。过去可不是这样,吴子云 2004 年就想拍电影,但他花了十年时间才最终找到投资方。

过去,吴子云还一直强调自己不是作家,“我想我这辈子都没有资格被称为作家,写小说就是写手,就像开车就是车手,我并不是什么传统文学比赛出线的,我的成绩只是时代顺势的造就,我只是运气好”——但显然,要真的把这些都归结于“运气”的话,网络作者的运气如今还不止于此。 

《六弄咖啡馆》导演吴子云(摄影/陈莉雅)

以下 Q = 《好奇心日报》,W = 吴子云

Q:这次小说改编成电影中,最危险的是什么?

W:以《六弄咖啡馆》来说,投资方会试图跟你说,你现在想做的东西,在大陆市场是没有任何效果,我就会担心这件事,因为打从心里明白,大的市场就在那里,那里就是一天干掉这里一个月。但我后来就比较放宽心,因为我在那里也不红(笑),所以就没差,我后来就觉得先好好把台湾票房顾好。

Q:最早你在 BBS 上发表小说,你对大陆类似的论坛网站熟悉吗?对大陆网络文学作家熟悉吗?觉得如何?

W:大部分知道。像郭敬明、韩寒、天下霸唱(张牧野),唐家三少这些人,大概知道他们都写什么类型。

不过,我个人不太看奇幻类型的小说。此外,就是大陆网络文学上在文字和用法不太像。而且大陆网络文学,好像习惯写很多,一部没有个几百万字不死心,我觉得如果没那个耐心真的看不完。

Q:很多人都觉得台湾电影市场不大,你怎么看?

W:只要被视为国片(台湾电影)就不大。台湾最多两百万人进场,票房就七亿多,大陆可能一天就七亿。

我认为这不是市场大小问题。而是作品推出来之后,在台湾可以豢养这些电影创作人,让他们不至于赔太惨,继续做下部片。像《六弄咖啡馆》如果票房不好,还有机会拍下部片吗?可能有,可能没有。但我可以去写小说,还有个饭碗,但如果是一直在拍片的人呢?

一个健全的市场必须有多种类型去养观众,侯导(侯孝贤)、蔡导(蔡明亮),他们会有自己的观众群,也有我们这种让人哈哈笑的,又或者是《大尾鲈鳗》那种拍给妈妈看的。各种类型的片,一起到自由市场内竞争,这是健康的。现在我们就是步入健康的竞争环境中的过渡期。

Q:《六弄咖啡馆》是 2007 年的小说,到电影上映历经了 8 年。一个热门的小说,除非是连载,或者人物有很大的粉丝召唤力,不然如何处理到电影的时间差?

W:如果是说,原本小说的书迷会不会回来啊。恩...我希望他们回来吧(笑)。

Q:您的最新小说《暗社工》写作主题变了,很可能受众群也变了,怎么解决这个问题?

W:其实我不确定读者群有没有改变,因为《暗社工》没有卖很好。很多人都说这不是吴子云。《暗社工》销售量其实在出版市场来说还算好,我说不好的原因是跟我其他作品比较。卖不好就是接受不了咯,就是本来在谈恋爱,现在却跑去“杀人”。但我总不能一直谈恋爱,而且我本来就想杀人。 

Q:最近看的一本书和一本电影分别是什么?觉得如何?

W:电影的话,《失控谎言》就是其中一部,最近看的书是电玩杂志(笑),是为了电玩攻略。跟我交往的女生都很可怜,她们会觉得我很幼稚,好像没有打电动会死。你看像我今年快满四十,四十都还在打电动。 

题图来自 华视娱乐



转载请保留当前帖子的链接:http://www.beimeilife.com/thread-11663-1-1.html 谢谢!

使用高级回帖 (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快速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  

发帖时请遵守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你发帖内容、时间以及发帖IP地址等记录保留,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信息提供给有关政府机构。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