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标签看更多好帖
开启左侧

往地下钻就对了,用最巴黎的方式进入真正的巴黎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5-21 23:0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蜻蜓点水 于 2016-5-21 19:12 编辑 : l* J! S6 Z) v& h
' s: I, e3 V5 d+ o  Y
往地下钻就对了,用最巴黎的方式进入真正的巴黎
7 D; ]  q) y) o2 n/ u% u
! d" _# o" N7 u6 Y7 [% m
新周刊& [9 d! H6 x1 C( V/ c! j
& x3 x+ C% S. {* k9 s
6 u  F4 x8 k* H3 ]' d% D, M
. H0 S/ F4 Y/ @6 d% D+ P7 S
清晨的巴黎优雅别致,我从歌剧院附近的自动扶梯进入了奥伯尔地铁站,与九点高峰期的巴黎上班族擦肩而过。

! F* T* ?: X  U' S
巴黎地铁就是一个传奇。从计划筹办起,足足经历了半个世纪的扯皮才正式开始破土动工,堪称世界上最难产的城市交通系统建设工程。那一代的精英们,文豪、艺术家、能工巧匠,无一不为这座“发出可怕声音在地下黑暗中穿行的怪物”伤神。
, _% z7 r4 J) g* I1 t9 a
3 @6 p* W. P9 I: q$ H& s4 }) M9 B
▲ 法比安·德拉克洛瓦笔下的6号线站台。(图/《轨交》)
5 Q* S6 E- d4 d6 C) W
但当时的巴黎人民有多么怨恨糟糕的城市交通?从莫泊桑的《漂亮朋友》中便能略知一二:“几位男士此刻都在说话,不但声音洪亮,而且指手划脚。他们在谈论拟议中的地下铁道宏伟工程。这个话题一直持续到吃完甜食才告结束,因为一谈起巴黎交通的不尽人意,每个人都对有轨电车的诸多不便、公共马车所带来的烦恼和出租马车车夫的粗野待客牢骚满腹。”

8 p* K: t: |2 i( W- B% t. B1 }
如今,人们无论身处巴黎市中心区的哪个角落,相隔数百米就能找到一个地铁站——这是莫泊桑们无法想象的巨变。
# i- A' V1 y1 N0 G) P( y$ Z- ~
  m7 C  T, H7 Z  `5 `
● ● ●
往地下钻就对了,不会迷路,还能偶遇艺术

' Y4 b( q2 |( O& j6 b  N0 f. q
巴黎地铁是世界上最繁忙的地铁之一,这个百年老古董奇妙地将整座蜗牛壳般的城市拨裂开来,重新联结。

' k' I: `' P5 m! p% F) {$ d
多年前,小九的第一次巴黎之旅始于地铁。我背着沉重的行李包走出机场,将复杂的票价计算方法抛于脑后,匆匆忙忙地随着人潮乘地铁进入巴黎市中心,心里反复念叨着出发前巴黎友人交代的那句话:“不用担心迷路,往地下钻就对了。”
! r+ ]8 k/ S/ N4 U3 \# c. I- g; c# \
在巴黎,地铁线路确实比纸质地图好使得多。它让你能够在城市中轻松穿行,而不至于迷失在大同小异的街角巷尾。难怪巴黎人提到某个地址时,总爱这样形容:就是靠近某某地铁站。

& H7 m' w8 J0 E' V% x' f9 y, a
▲ 巴士底站离巴士底广场不远。(图/豆瓣)

1 G( e( g- \9 }7 v8 w8 D
你总能通过一个地铁站名推测到自身所处的位置,八九不离十。因为巴黎地铁站大多以附近代表性景点或历史名人命名。比如,我乘坐1号地铁到巴士底站(Bastille),走出地铁,建在巴士底监狱原址上的巴士底广场就在眼前。还有2号线直达巴黎十六区的维克多·雨果站(Victor Hugo),因靠近雨果大街而得名,雨果大街124号正是维克多·雨果晚年的住所,地铁站台一侧的雨果雕像时刻提醒过路人法兰西文学的艺术光辉。

, m; Q5 _( r9 j- q1 R
▲ 工艺美术馆站,充满魔幻色彩的巨型潜水艇的设计。(图/pinterest)
4 G8 e% I* w* t0 p% t% ^' o3 z. z& \
如果说地铁站的命名方式反映着法兰西人民的逻辑,那地铁内部腔调独特的装潢则更加符合这个民族对艺术的狂热天性。工艺美术馆站(Arts et Métiers,11号线)以凡尔纳的作品为主题,仿造巨型潜水艇的设计充满科幻色彩;位于罗丹美术馆附近的瓦雷恩站(Varenne,13号线),放置了罗丹的雕塑“思想者”和“巴尔扎克像”复制品;协和广场站(Concorde,1/8/12号线)月台的墙面是用四万多片瓷砖拼出的《人权及公民权利宣言》;圣德尼大教堂站(Basilique de Saint-Denis站,M13线)的站台用大块彩色玻璃做装饰、与附近的圣德尼修道院大教堂相呼应……
. u) w8 c* j) f" k
8 L& h8 G0 l- a+ u1 |' p6 g) R
▲ 斑斓的巴黎地铁站,各式各样的设计充满文艺气息。(图/豆瓣)
2 A& S/ D0 q1 j/ v# \
巴黎地铁永远不会让人生厌,它就像巴黎的缩影,是一座无法复制的活色生香的地下艺术宫殿。马克·欧杰在《巴黎地铁上的人类学家》里写道:“路线和站名并不只是地理的指涉,更承载着集体的身世和整个城市的历史脉络。”

9 g8 c% [% c' B
如果雨果能看见今天的巴黎地铁,不知是否还会预言工业革命将摧毁巴黎,痛心疾首地怒斥:“巴黎总有一天会被金属支架搞得面目全非”?
  r2 k) C" ^6 L8 ?9 m% G
6 a3 b8 n# t4 f  W
● ● ●

- j& Z; G( f) Q: G# ^% j
巴黎人的生活无非是:地铁、工作、睡觉
/ e4 i  A2 m7 A1 ^' Y
扎加耶夫斯基在《无止境》里那样写——“夏天即将开始,在克利兰科门至奥尔良的路线上你总是捕捉到烧纸的气味;一只好奇的耗子在圣米歇尔站仿佛在问:这是什么世纪,亲爱的先生女士们?”
! U7 H# U: C! X
巴黎地铁尽管不再有烧纸的味道,但站台确实充斥着香烟、酒气、香水、还有排泄物和地面清洁剂的混合气味,连法国人自己都吐槽自家地铁“就像215公里地下厕所”。但巴黎地铁可不是罗曼蒂克的天堂,“地铁、工作、睡觉(Métro,boulot,dodo)”仍然是对今天巴黎人生活最精辟的解读,几乎没有哪个普通的巴黎人能离开地铁生存。

7 M' h; C0 ^! g+ V

" O- k$ N2 Q, a▲ 在地铁里阅读的巴黎女孩。(图/sinovision)

" V  n& s! f3 X* }1 d
日落时分的巴黎地铁流动而斑斓,我在夏特勒(Châtelet)大型换乘站遇到形形色色的人。熙熙攘攘的站口偶有几个追逐逃票的年轻人,站台上年逾半百却神采飞扬的伴侣相互依偎。车厢里时常忽然响起愉快的旋律,即兴表演的乐手有着天生好嗓子,他们边高歌边索要打赏,尔后又在乘客推搡下车的步伐声中销声匿迹。只剩下邻座年近花甲的疯狂演说家,用嘶哑的嗓音唾沫横飞地继续刚刚被打断的政治批判,忘情如入无人之境……

, R/ K, G3 H3 `: Z. D7 q5 L- n$ e1 I
这就是最鲜活的巴黎。即便是我这样一个漫不经心的异乡旅人,都会因为“一条偶然的路线”而“引发轻微的内在地震。”在这个蛛丝盘结的地下迷宫里,巴黎人的百态人生如同一幕幕“人间喜剧”每天上演。无拘无束,自由随性,巴黎地铁如同血管,源源不断地为城市输送生命力。

! b+ `. G$ R" ~9 Y
▲《天使爱美丽》中 ,地铁边上的流浪汉谢绝了艾米丽的好意。(图/《天使爱美丽》剧照)
. V5 e0 _! t5 [; |: U' |6 x% q
《天使爱美丽》中古灵精怪的女孩,在地铁里掏出零钱放入盲眼老人的钱箱,老人留声机恰好流出“没有你带来的欢趣,我怎能活下去”的音乐,那一刻,她遇上了尼诺与怦然心动。当艾米丽再将钱投给地铁边上的流浪汉时,却得到了“谢谢,我周末不上班”的回答。在巴黎地铁,没有什么事情是不可能发生的。脏乱差又如何?无论是吕克·贝松的《地下铁》,还是弗朗索瓦·特吕弗的《最后一班地铁》,巴黎地铁依旧是世界影迷心中的魂牵梦萦之地。
) l  y1 X+ N1 a

; i) Y9 m  b( q5 g5 I ▲吕克·贝松的《地下铁》,弗雷德与海伦娜一见钟情。(图/《地下铁》剧照)

' h. V* W* F; H$ }) T! a/ n/ M( L% ^& z* |) s
● ● ●
6号线的旧时光和念旧的巴黎

/ }5 Z, K. k9 o, ~- S! ^! f
骄傲的法国人始终没有屈服于英国人,坚持用 Métropolitain来称呼他们自家地铁,奇妙的是Métro这样简洁的称呼最后反而赢得了世界的青睐。就像建筑师爱科特·吉玛尔设计的充满新艺术风格的第一批巴黎地铁站,抵挡住了万事从简的时代趋势,甚至成为当下巴黎一道独特的风景线。

" n; m' \0 x, I& e' ~
当我路过爱墙,穿过小花园,走到蒙马特高地阿贝斯广场(Place des Abbesses),阿贝斯地铁口(Abbesses)变形怪诞的顶棚跳脱在眼前。似蔓藤攀爬,又似海浪翻滚,这座巨大的玻璃金属建筑物就像一张变形的大口,将世界分割成明亮与阴暗的两边。被它“吞下”的我拾级而下,昏暗狭长的旋转楼梯,两旁墙面绘满了各式各样的涂鸦,这样诡秘的设计难怪能让庞德诗兴大发,写下那句“人群中千张脸孔的魅影;一条湿而黑的树枝上的花瓣”。
* `/ `4 Z) i1 I# B7 S( L) Y' ]
7 }; p" G1 Z9 r, ^: D
▲ 蒙马特高地阿贝斯广场上的阿贝斯地铁口。(图/Pinterest)
3 b3 {+ |' Y6 `5 E; ]
这样的地铁口已经所剩无几,阿贝斯地铁站是被列入国家一级古迹的活化石。值得庆幸的是,我还能在巴黎这座念旧的城市,在依然保存手动拉门的老式地铁6号线里找到旧时光残留的痕迹。
, Q* w2 [/ Z1 i" K, P
从巴黎右岸的凯旋门出发,墨绿色的铁皮列车带着我向南直达左岸,两度横跨塞纳河,经过毕哈肯大桥的桥上桥帕西架空桥,再回到右岸,经过埃菲尔铁塔、凯旋门、巴黎军校、蒙帕纳斯公墓、夏乐宫……我就静静地坐在古老的地铁上,将真正的巴黎之美全数拥入怀中。

2 V/ U" S+ a7 M. j1 M8 N2 G4 X

) b2 ~# v5 G* D5 ^, H, P▲ 经过帕西架空桥的地铁6号线,毕哈肯大桥还曾是《盗梦空间》、《午夜巴黎》、《巴黎最后的探戈》的拍摄地。(图/railway-technology)
, Y$ j6 a2 I9 Y2 v& U* x$ g+ {

: g6 I2 @& r5 v2 a# w  {: f) {
1 m7 T2 B0 P4 ]' I$ [7 t! _# {
▲ 巴黎地铁神吐槽。6 {! a) ^, n- g) ^
( m! I: _' S0 e& w( B: T( P* U- q
2 {3 m5 C) G) Q. Z6 {$ {

) O. S& Z" b+ q5 u# F8 Z' b
; r' z# S6 j1 K  N
) Q! z6 T+ e8 n, L  G& R

转载请保留当前帖子的链接:https://www.beimeilife.com/thread-11685-1-1.html 谢谢

使用高级回帖 (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快速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  

发帖时请遵守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你发帖内容、时间以及发帖IP地址等记录保留,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信息提供给有关政府机构。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