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左侧

欧美新职业:一种教女性如何离婚的新职业

[复制链接]
分享到:
发表于 2015-8-15 19:2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一种教女性如何离婚的新职业
0 h" B; \5 ^% w; S cn-t29divorce-span-crop-articleLarge-v2.jpg
     
Dina Litovsky for The New York Times
“解脱”在布鲁克林组织的晚餐会,这个互助组织由伊莉斯·佩图斯(中)创立,帮助女人们厘清通常令人困惑的离婚过程。

  p4 |# E5 e  j  K/ [: Z* g
这些女人中有建筑师、电影业从业者、护肤顾问、科技公司的产品经理和心理学家。她们曾在金融业、出版业和电视业工作,不过,有些人已经缩减工作量或在生孩子时停止了工作。
她们的共同之处是离婚,她们的故事千差万别:妻子要养家糊口,丈夫的事业停滞不前,妻子在婚外恋中寻得安慰;丈夫从未真正适应为人父的身份;妻子毕业于常青藤名校,呆在家里带孩子,在婚姻中失去了方向,与此同时,丈夫在国际事业中风生水起。
6月初的一个星期日上午,七位这样的女人来到布鲁克林高地一处拥有百年历史的马车屋后院, 砖墙的四面爬满了常春藤,被改造得有点像童子军的聚会场所,用来拍南希·迈耶斯(Nancy Meyers)的下一部电影再合适不过。她们是来参加一次培训,或者说学习班。
学习班的内容包括动力训练(并不完全成功),也有身体练习,由一个生活方式教练主持。她以前在音乐行业工作,年轻而热情。她的指示有时显得高深莫测(伴随着让人头晕的新世纪音乐),不过房子的主人伊莉斯·佩图斯(Elise Pettus)会做解释。
19DIVORCEJP2-articleLarge-v2.jpg
     
Dina Litovsky for The New York Times
“解脱”的伊莉斯·佩图斯在布鲁克林高地家中组织的一次衣物互换活动。
, ~3 |- K. X3 [

: X5 C5 o& r" u/ s! K7 p( \
“她希望我们说点什么能让自己兴奋的东西,或者我们觉得无聊的东西,”一段格外费解的指示之后,佩图斯说,“即便这些东西让我们觉得可厌。”
一个欧洲出生的互联网高管举手说,“我的新工作棒极了,让我觉得兴奋。至于无聊的东西?这星期我觉得心里不是那么踏实。但是我有个问题:‘可厌’是什么意思?”
过去的两年里,52岁的佩图斯在自家有玻璃墙壁的高大起居室和后院里,帮助在离婚泥沼中挣扎的女人们走过这段非常可厌的旅程。她为这些女人提供组织和暂时的休息,最重要的是每月都举行专业人士主持的讨论、研讨会和学习班,内容包括家事协调法(collaborative law)、诉讼及和解、抚养青少年子女、财务计划、房地产、如何应对悲伤、约会和中年性爱(补锌,显然很重要),从而为这些女人提供资源。
她给自己这项附带的业务命名为“解脱”(http://untied.net/welcome-please-have-a-seat/),不过你也可以称她为一个离婚沙龙的女主人,或者马尔科姆·格拉德威尔(Malcolm Gladwell)所说的“联系员”(connector)。她是附近一带中上层理想家庭的典范,这个冒险行动聪明而自然地利用上了这栋突然空下来的漂亮大房子。她的计划本来不是这样的。
佩图斯本来学的是新闻和电影,五年前离婚时发现了相关的商机。一天晚上,她和丈夫,以及两个小儿子搬进这栋他们花费三年时间翻修的房子。这时,丈夫转向她,宣布说他想分手。一个月后,他搬了出去。
“那真是一段灵魂出窍的经历,”她说。“我目瞪口呆,悲伤得快要崩溃。但是我想,感谢上帝,还有互联网。我要找那些真正聪明的女人,去问问她们,‘我该找哪种律师,你需要请律师吗,你的孩子适应得好吗,留下房子你后悔了吗?’”
“母亲患癌症的时候,有很多提供相关服务的清单。但离婚时我却找不到类似的服务。你也不能跑到孩子的学校里去挂个牌子,邀请人们来和你喝咖啡,聊聊他们离婚的时候是怎么办的。”
佩图斯不是唯一一个进行相关工作的人。和全国相比,纽约在离婚法律方面处于落后地位——直到http://www.nytimes.com/2010/06/16/nyregion/16divorce.html才有了无过错离婚条款。目前,根据离婚心理治疗师劳伦·贝赫曼(http://www.behrmanpsychologicalandfamilymediationservices.com/)的说法,继加利福尼亚、俄勒冈与明尼苏达(明尼苏达是家事协调法的发源地,该法律通过承诺达成协议,并不诉诸法庭)等州之后,纽约的草根离婚互助系统也在成型。
“最大的挑战是要让人知道,他们有各种选择,”贝赫曼博士说。“离婚并不一定意味着玉石俱焚的法律诉讼。但关键是要先去咨询正确的专家意见。如果你去找诉讼律师,会有特定的处理办法。如果你去找心理健康专家,那可能又有另一套办法了。”
美国的离婚率在20世纪80年代达到顶峰,目前有所回落,然而在过去二十五年间,50岁以上者的离婚率却增加了一倍(50岁以上者占已婚人口的一半)。美国退休人员协会(AARP)的http://www.aarp.org/research/topics/life/info-2014/divorce.html表明,这种所谓的“”中有三分之二是女性率先提出的。  Y7 P/ U1 n) ?- L, u% R
这样的趋势支持了以女性为中心的离婚互助系统,以及类似“解脱”这样的互助小组。另外还有一种有点八卦的感觉是:女人遇到危机的时候往往比男人更愿意找同伴支援。
19DIVORCEJP1-articleLarge-v2.jpg
     
Dina Litovsky for The New York Times
佩图斯女士。

* r5 n) }3 u& q1 M' }9 ~
9 {2 X4 U5 Y7 T8 b' Y
离婚指导成了新兴的职业,提供一对一服务,比如说,客户出大约100美元一小时的价格,可以得到的服务包括:应该对律师说什么、如何简化流程,从而缩减法律费用。
“女性SAS”是一家有三年历史的离婚指导公司,由两个女人创办,她们经历了不同的离婚过程,但都曾面临巨大的学习障碍,SAS的负责人之一丽莎·卡德威尔(Liza Caldwell)说。
“我们意识到离婚这件事带来的问题远不只文书工作,”她说。“你该怎样合法地处理这桩棘手的事情?在离婚过程中你要怎么花钱?如果之前你是全职妈妈,离婚后要怎样恢复工作?你该怎样帮助子女从这件事中恢复过来?”
还有一些专门处理离婚问题的职业组织者,比如新泽西州卑尔根郡(Bergen County)的盖尔·M·格伦伯格(http://www.lgorganized.com/),她提供的服务包括“突然单身清醒系统”(Suddenly Single Sanity System),帮助客户处理文书工作、房地产和物品。“我离婚的时候并没有类似的指导服务,”格伦伯格说。“没有人告诉你,‘你应该做这些事,这儿有一份清单。’”
“我们离”(https://www.wevorce.com/)是一个科技创业公司,它拥有一个网站,提供一套算法,把正在离婚的人和相关领域的特定专家联系起来,从金融专家到心理健康专家都有,和“解脱”做的事差不多。
斯蒂芬妮·库恩兹(http://www.stephaniecoontz.com/)是现代家庭理事会(Council on Contemporary Families)的联合主席与教育主任,也是婚姻与离婚专家。她认为佩图斯的组织是“一个缩影,标志着我们对离婚有了新的认识,而不是只顾采取立场。”
“随着离婚愈来愈普遍,”她说,“人们不再把它视为个人的损失抑或背叛。这个过程可以很好,也可以很糟,所以人们试着采取各种方法,让离婚不再是灾难性的。”
佩图斯举行第一次活动时还没有在法律上正式完成离婚手续,那是由理财专家、《福布斯》(Forbes)专栏作家杰夫·兰德斯(https://www.bedrockdivorce.com/)主持的座谈会,他专门研究女人在离婚时如何处理复杂的财务情况。佩图斯给朋友和朋友的朋友发了电子邮件,最后有19个人出席,讨论了决定离婚后首先应该做的10件事(其中包括“确保前夫不再是你的医疗授权代理人。开一个单独的银行账户。修改遗嘱。”)
后来,佩图斯邀请了若干律师和调解人,做了第二次座谈,更多女人参加进来(一个座谈人建议,选择相对便宜的律师,因为大多数情况下,这样的律师会更乐于回应)。这次的活动提供了餐饮,有酒水赞助商——“在离婚程序早期,红酒很重要,”佩图斯说——过了一段时间她开始收费,先是每次活动25美元,后来成了45美元(“解脱”会员可以付97美元的年费)。
有些讲座让人非常悲伤。詹妮·道格拉斯(Jenny Douglas)是布鲁克林小屋(http://www.thebrooklyncottage.org/2013/)的经营者,这也是一个在家中举办的组织,围绕深度思考和艺术展开。詹妮和佩图斯一样,在离婚后发现自己孤零零地生活在一栋大宅里,于是开始了这个计划。她在佩图斯家负责一个专题讲座,名为“悲伤与感恩”,它的核心练习是带来一张照片,内容是已经结束的婚姻中的快乐时刻。
艾莉森·罗纳(Alison Rona)是一个建筑师,她说这种练习让人难过极了。“那些照片是我们最快乐的时候照的,看着它们,回忆那些美好的时光,然后说再见……”她停顿了一下。“我原本对离婚的女人有非常负面的看法。我不想成为那种典型的怨妇。所以这其实是一种释放,虽说有点可怕。”
19DIVORCEJP3-articleLarge-v2.jpg
     
Dina Litovsky for The New York Times
衣物互换活动

7 G) `3 c1 K" t5 v/ ?, E
; z7 p  y( l' x2 y
也有些比较欢快的座谈。比如最近的“性与重新独身的女人”,是由性爱治疗师和产科/健身医师们主持的,提供了很多有用的信息。一位专家说,你不必做一个那么好的女孩。和各种人睡觉。反正不是必须要告诉所有人。
“我喜欢这个,”佩图斯说。“我喜欢她告诉女人们说,可以稍微放纵一点。”
佩图斯已经离婚五年,目前正在恋爱(男友她是通过一个在“解脱”发言的家事协调法律师认识的),你可能会觉得她不那么愿意在女人们身上一再看到过去的自己。不过她说,她觉得这令人振奋。
“这样的女人要经历一段可怕的时光,但她们也能通过这段经历认清自己的生活,她们想成为什么人,或者曾经想要成为什么人,却被婚姻碾碎了,”她说。“她们全力以赴。离婚是一种天赐。当可能发生的最坏的事情已经发生后,你会感觉少了一些制约。就好像你已经裸体穿过了市镇广场。之后的一切总会更搞笑,更多彩。”
去年秋天,有一次座谈是关于在线约会的,座谈之后,女人们强烈要求组织单身活动。
佩图斯于是组织了“好伴侣”活动:为12位“恢复单身”的人在布鲁克林的不同地点组织晚宴。她说,找男伴是个挑战。“我给邮件列表里的120个女人写了电子邮件”——“解脱”的邮件有300个订阅者——“我说,我手上有一大堆迷人、聪明、风趣的女人。现在我需要一群能配得上她们的男人,请给我提供一个。”
最后她得到八个男人的名字。其中两个没有回应她最初的邀请。六月的第三次“好伴侣”活动只有一位男士参加,是一个南非的健康顾问,对于佩图斯何以得到他的名字似乎感到有点困惑,但还是饶有兴味地出席了当晚的活动,在醋山屋(http://vinegarhillhouse.com/)的花园先享用了小莴苣配腌大黄(rhubarb)。
之后一行人来到布鲁克林海军工厂(Brooklyn Navy Yard),费力地听着不太清楚的节目,因为扩音系统不太好用,演出由“迷失演讲”(Lost Lectures)带来,这个团体专门在“秘密”的地点举办演出,这些活动都有助于增进感情。
最后大家都稍微有点宿醉。一次约会就这样成功了。
几天后的培训活动也在佩图斯家的窗下圆满完成了,这位生活方式教练要求大家在接下来的几星期里多加注意(“就是说,有好事要发生了,”佩图斯充满希望地说)。
一位电影业的执行人员说,她在过去的一个月里被沮丧的情绪击败(女儿将去见她前夫的新女友),每天要非常努力才能从床上爬起来。她犹豫地说,自己愿意试着开始约会。
“让爱走进来,这很不错,”教练说。
佩图斯更实际地补充了一句,“你知道,不是一定要从床上爬起来才能实现这点。”
* g, U  x. x/ e% v* Z8 ]


转载请保留当前帖子的链接:http://www.beimeilife.com/thread-1169-1-1.html 谢谢!

使用高级回帖 (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快速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  

发帖时请遵守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你发帖内容、时间以及发帖IP地址等记录保留,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信息提供给有关政府机构。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