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左侧

越穿越少的红毯明星

[复制链接]
分享到:
发表于 2015-8-15 19:35 |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越穿越少的红毯明星
* X$ M% v* ?. K" m+ M/ u# h6 j0 r     
Photographs by Josh Haner/The New York Times; Jason Merritt/Getty Images (center)
(左起)碧昂斯、詹妮弗·洛佩兹和金·卡戴珊·韦斯特在红毯上。
' ~! `; g+ c& X* |( a: u' J
一周前,在《公告牌》(Billboard)音乐奖的颁奖礼上,詹妮弗·洛佩兹(Jennifer Lopez)露出腹部的大半以及乳房的下侧,这件礼服的设计者是……呃,让我查查。
在5月4日的大都会艺术博物馆慈善晚宴(Met Gala)上,洛佩兹、碧昂斯(Beyoncé)和金·卡戴珊·韦斯特(Kim Kardashian West)穿得像是妖娆的复仇女神三姐妹。人们一下子想不起这些礼服的设计者,不过我的确记得,在丹铎神庙参加晚宴前洛佩兹猛拉衣服的动作,好像是为了确保她身上仅有的几处隐私部位没有走光。
6月1日(周一),美国时装设计师协会(http://cfda.com/cfda-fashion-awards)在林肯中心的爱丽丝·杜莉音乐厅(Alice Tully Hall)举办年度颁奖礼。我们肯定能看到类似的礼服(略微保守或更暴露一点的)。
一年前,就是在那里,蕾哈娜(Rihanna)掀起了目前所谓的“透视装”狂潮。她的礼服像一条全身长筒袜,礼服上装饰的施华洛世奇水晶(这个品牌简直无处不在)比礼服的设计者亚当·塞尔曼http://adamselman.com/)更引人注目。
     
Larry Busacca/Getty Images
蕾哈娜。
% C5 o/ {2 {4 n

- D; ^# G8 \2 J0 i- V
至少有一位造型师谴责了这种新标准,那就是安妮塔·帕特里克森(http://anitapatrickson.com/)。她曾担任模特夏奈尔·伊曼(http://www.chaneliman.com/)和女演员朱莉安娜·霍夫(http://juliannehough.com/)的造型师。“如果是在一场夸张的现场表演中,舞者们穿这样的戏服,那是很棒的选择,但是如果回想一下格蕾丝·凯利(Grace Kelly)轻盈走过红毯的情景,你会觉得现在这种潮流真是可耻,”帕特里克森在电话采访中说。
不过,就连她前不久也让米歇尔·罗德里格斯http://www.michelle-rodriguez.com/)在参加《疯狂的麦克斯:狂暴之路》(http://www.nytimes.com/2015/05/15/movies/review-mad-max-fury-road-still-angry-after-all-these-years.html?_r=0)的戛纳首映时穿上祖海尔·穆拉德(http://www.zuhairmurad.com/pages.aspx?pageid=1321)设计的黑色紧身露背装。穆拉德是设计这类服装的专家。长久以来,很多女演员都曾在戛纳模仿过从半边贝壳中出现的裸体维纳斯。
显而易见,这些名人在正式的城市场所里(比如博物馆和音乐厅)穿这样的东西(我不想称它们为服装)是在炫耀自己的身体(对40岁以上的人来说,更是如此)。
她们还彻底颠覆了20年来主导红毯的植入性广告,因为尖叫声和闪光灯淹没了所有如今人们习以为常的品牌宣传。
她们避开了那个常见的问题:“你穿的是谁设计的礼服?”她们实际上避开了交谈。她们如雕塑一般,不言不语,半裸着身体。她们把派对和晚宴从国际集团的手中夺了回来,那些集团贪婪地把这些活动视为市场推广的绝佳机会。
她们努力在性感尤物的殿堂里占据一席之地,这个殿堂的领袖不是格蕾丝·凯利,而是玛丽莲·梦露(Marilyn Monroe)。她演唱“生日快乐,总统先生”时,身穿一件完全贴合身体曲线的礼服,礼服的质地容易让人产生错觉。几乎无人知道那件礼服的设计者是让·路易斯(Jean Louis),不过在1999年的一次拍卖会上,那件衣服以115万美元的价格售出(不含佣金)。
梦露当然很喜欢相机,众所周知,她总是仔细查看自己照片的校样。不过,你很难想象她会沉迷其中,就像卡戴珊不久前做的那样,通过里佐利出版社(Rizzoli)发行(我不想称之为“出版”)了一本全是自拍照的长达445页的影集。
那本影集名为《自私》(http://www.rizzoliusa.com/book.php?isbn=9780789329202)。《纪事》杂志(Slate)的劳拉·贝内特(Laura Bennett)在新书预告中称赞它“引人入胜”。《纽约》杂志(New York)的杰里·萨尔兹(Jerry Saltz)真心诚意地将它与卡尔·奥韦·诺斯加德(Karl Ove Knausgaard)的《我的奋斗》(My Struggle)相提并论。
尽管我对这些批评家很是敬重,但我还是得说,简直是胡扯。
《自私》可以改名为《肤浅》(Surface)。就像20多年前麦当娜(Madonna)的《性》(Sex)一样——那本影集很奇怪地裹着聚酯薄膜(至少她是在跳舞、唱歌、表演,而不仅仅是摆姿势)——它是包装和执着的杰作,仅此而已。它不是把维纳斯比作顾影自怜的那喀索斯(Narcissus),淹死在自己的照片流里,而是在表现这些照片像会计师的电子表格一样引人入胜,值得赞扬,寓意丰富。

3 T1 v) N4 u7 }& F. m' k

转载请保留当前帖子的链接:http://www.beimeilife.com/thread-1176-1-1.html 谢谢!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