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左侧

[国内新闻] 九问雷洋之死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5-22 23: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6 E x5 g; X, _9 L+ ~

死者雷洋毕业于中国人民大学。图为雷洋在人民大学毕业时身穿的硕士服。北京财新网

$ B: P( [# G7 z- A2 ?4 y

【记者傅明北京报道】5月,中国公民雷洋之死在世界范围内的华人中发醇。

. G q% @0 |* S- P" P

中国网信办、中国司法界的多名人士在接受《侨报》记者采访时皆坦承:雷洋之死的发酵与公民人人自危的本能情绪被激发有关。

9 Y; s1 Z8 r2 d( m1 e

雷洋, 1987年出生于中国湖南的普通人家,毕业于中国名校中国人民大学环境学院并取得硕士学位,是一名有着体面工作的中国中产阶级。他平时生活简单,不关心政治。两周前,他刚晋级为一位小女婴的爸爸。他是在赶往北京首都国际机场迎接自己的亲生母亲及另两名亲戚的路上死掉的。死前,与他有最后交集的人是6名中国警务人员,其中包括2名中国警察和4名协警,来自北京市公安局昌平分局东小口派出所。

* X- u+ S1 q% `3 ]" F

据这6名中国警务人员称,雷洋是因嫖娼遭到他们的“突审”,随后跳车、抗拒执法、遭到警方依法采取了强制约束措施,后因身体不适而送医抢救无效致死。

# N" j+ B: f0 G( G. p$ ^" B& `

但此说法,随后遭到质疑。

; b- Z) E; g# l2 {' k

疑问一:雷洋是在何时何地遇上警察的?

) y% _) J: Z' k. }& E

雷洋到底是在何时何地遇上警察的呢?

$ G1 ]6 k/ w) x) k/ z& \

上述6名中国警务人员所属的上级单位北京市公安局昌平分局,先后就此事发出的两份官方通报让人更加一头雾水。

. Y! _% T+ e/ V3 @1 r

据5月9日21时24分发出的第一份公告称:“5月7日20时许,昌平警方接群众举报称:位于昌平区霍营街道某小区一家足疗店内存在卖淫嫖娼问题。接警后,警方依法迅速开展查处工作。当晚在该足疗店查获涉嫌卖淫嫖妓人员6名。期间,民警在将涉嫌嫖娼的男子雷某(29岁,本市人)带回审查时,该人抗拒执法并企图逃跑,警方依法对该人采取了强制约束措施。”

. v. |2 Q$ T, X2 }0 \: j

该公告一出,立即遭到雷洋家人的反驳。雷家人称:雷洋离家时间是晚上9点,目的是去北京首都国际机场接从湖南老家来京的雷洋母亲及另两名家属。当晚雷洋母亲所乘飞机预计到京时间为23时30分。在此之前雷洋一直在家中玩手机,直到21时左右才在岳父的催促下出门。因此雷洋没有时间,在8点40分就到达足疗店嫖娼。

9 G/ r& _) T% Z" ]& V/ n7 |3 ~' S

随后警方于5月11日01点44分发出第二份通告称:“5月7日20时许,昌平警方针对霍营街道某小区一足疗店存在卖淫嫖娼问题的线索,组织便衣警力前往开展侦查。21时14分,民警发现雷某(男,29岁,家住附近)从该足疗店离开,立即跟进,亮明身份对其盘查。

6 D8 J! t+ d0 o. ]% P

然而至今为止,警方尚不能提供看到雷洋从足疗店走出来的视频证据。因此,包括雷家人、雷案代理律师陈有西团队7名律师、以及20位不涉及此案的律师均认为,此说法无法采信。

& d( ?! s+ @2 c9 o: o

上述人士相信另外一份证据,即昌平警方向中国中央电视台提供的四个交通监控摄像头录制的雷洋生前的最后运动轨迹:5月7日晚,雷洋被第一个摄像头拍到的位置是离其家很近的地方,时间是21时0分34秒。这显示雷家人是诚实的。当晚,雷洋出现在第3个监控摄像头里的时间是21时04分18秒,该位置位于足疗店东147米。值得注意的是第4个监控摄像头,于21时16分50秒拍到独自向西疾步行走的雷洋时,也拍到了警方当晚所用警务用车,该车约位于距该摄像头向西约70米处。

4 V0 O5 `4 \0 x3 p2 X# S

由此雷家人判断,雷洋应该是在足疗店向西67米处至137米处与警务人员相遇的。时间应该是21时16分50秒以后。这与警方说的21时14分在足疗店外遇到雷洋的说法稍有差异。

/ o; ?) h0 M: V$ T* K) l# S( h0 z

+ O, u1 Z8 z3 f8 N

北京市公安局昌平分局东小口派出所。雷洋事件中,出警到现场处置的是该所的2名民警和4名协警。长沙《潇湘晨报》

: \2 n ^) B" ^$ u# x! {

疑问二:雷洋到底嫖没嫖?

# g! W8 T6 } W6 a8 @* x

雷家人认为,从雷洋到达足疗店东147米处的21时04分,到警察所指的雷洋嫖娼后与警方相遇的21时14分,雷洋仅有10分钟的时间。

+ s8 B0 _6 s$ k1 ^

而一个常理是,一个象雷洋一样的正常人不可能在10分钟内完成,走完147米进入足疗店,又要完成选座、选人、端洗脚水、谈价钱、征求服务方式、脱衣、戴套,洗浴,进行性服务“打飞机”、射精、穿衣、再走到大门外往西70米等一系列行动。家属认定:“这根本不可能”。“根本不符合常理,雷洋没有嫖娼的时间。”

) @ V/ Y* W5 f3 l; U9 {# f9 P

但是警方却拿出了雷洋嫖娼的证据。

" i# F- c2 t( F" V

5月11日,已被警方拘留的足疗店女子在接受北京电视台新闻频道现场采访时宣称,与雷洋进行了价值200元人民币的性交易,“我替他打飞机”。该节目的播出时间为9点45分。但是在同一日下午6点,北京市公安局昌平分局预审大队大队长高春正却通过北京电视台新闻频道宣布,对现场取得的避孕套进行了DNA的鉴定,能够证实雷某确实具有嫖娼的行为。

) P4 w$ C* Z( Z9 u. f! [2 S

对此,雷家在随后向北京市人民检察院提交的《刑事报案书》中质疑,足浴女说是“打飞机”手淫,警方说是用了避孕套性交易,到底谁说的是真的?

8 @$ k4 _& |* H5 g9 Y0 ~) K5 l

疑问三:雷洋到底是怎么死的?

8 r+ g2 W+ T6 e

关于雷洋的死因,昌平警方给出的两次通报是这样描述的。

; O# J5 r% A( Q8 P9 n5 p

第一次通报称:“期间,民警在将涉嫌嫖娼的男子雷某(29岁,本市人)带回审查时,该人抗拒执法并企图逃跑,警方依法对该人采取了强制约束措施。在将该人带回公安机关审查过程中,该人突然身体不适,警方立即将其送往医院,后经医院抢救无效死亡。”

, e# T9 b5 X0 n1 b

第二次通报中称:“雷某试图逃跑,在激烈反抗中咬伤民警,并将民警所持视频拍摄设备打落摔坏,后被控制带上车。行驶中,雷某突然挣脱看管,从车后座窜到前排副驾驶位置,踢踹驾驶员迫使停车,打开车门逃跑,民警依法给其戴上手铐,并于21时45分带上车。在将雷某带回审查途中,发现其身体不适,情况异常,民警立即将其就近送往昌平区中西医结合医院,22时5分进入急诊救治。”

: z' I, e$ z+ X) A S

然而,雷洋的妻子及另外5名家属在两次看过雷洋的尸体之后,坚决认定:“雷洋明显是受外力伤害致死”。

* L( _$ X' b. N$ W% g

据雷家人在《刑事报案书》中描述,第一次见到雷洋尸体,是5月8日凌晨,在中医院(指昌平中西医结合医院)太平间中,雷洋妻子亲眼看到,雷洋尸体右额部有被重击过的淤肿, 右上臂、腰部、脸部都有严重伤痕,明显系暴力殴打形成。

' E: X# s6 ?& e% Z0 K: W1 G

家属告诉检方,当天在家属的质问下,北京市公安局昌平分局的警察曾亲口向家属通报过,曾对雷洋进行“突审”。

- K U+ E: S8 i. h7 f. s

除此以外,家属认为警察的异常表现还有,要家属在凌晨1时30分左右赶到派出所却直到清晨天亮才允许家属看到雷洋尸体;经办民警在没有任何证据,也没有进行司法鉴定的情况下,以“心脏病猝死”作为死因通知雷洋家属;禁止家属查看雷洋的下半身;禁止家属为雷洋的尸体拍照;仅允许家属看了5、6分钟后,就由5、6名警务人员将家属与尸体隔开。

7 M0 N/ L! R4 n5 V9 e% D2 [* {

家属第二次看到雷洋尸体的伤情是在5月13日,在北京市公安局法医中心尸检前。这一次是应家属的要求特别安排的。这次家属被获准看到雷洋尸体的全貌。在尸检现场,5位亲属都亲眼见到雷洋的全身伤痕,致命处是睾丸异常肿大,额部有重伤淤痕,右手脱皮,腿上有淤青和血痕。明显是外力伤害致死。

h0 B$ s6 A9 \6 |9 H6 |3 [

疑问四:雷洋到底死于何时?

6 z& n, v }- w5 ~+ J3 ^# Z* f

据昌平警方的第二份通告显示,“雷某经抢救无效于22时55分死亡。”

4 H! ^+ ^$ V6 e+ i2 O! v

但是雷家的代理律师陈有西及他的团队共同收集到了医院方于22时09分就开出的雷洋死亡证明。

6 ?/ ?4 s# ]5 S# n( J' h6 \& ]

雷洋的哥哥雷鹏告诉《侨报》记者,他怀疑雷洋很可能在21时45分以前,没有被抬上白色面包车以前就已经死掉了。他说,据雷家人与律师共同找到的目击证人告诉他,雷洋被两个警察从黑色伊兰特上拖下来时,四肢都是瘫软的,混身就已经失去行动力了。

# `4 Z7 o+ M1 }, E' q, R

《侨报》记者随后找到这名自称工作单位为中国新华社的目击证人录制的视频证据。这位目击者表示,他是于21时35分下班回到所住的小区院内时,发现了雷洋及警方,起初还能听到雷洋微弱的求救:“救命!他们不是真警察。”但是,到21时40分左右,经他报110赶来的霍营派出所警察到来时,雷洋就开始无声无息。他看到,当警方于21点50分左右打算带走雷洋时,已经无法正常架起雷洋,只能象抬死尸一样,把雷洋抬上了白色的面包车。

来源:侨报美国新闻

转载请保留当前帖子的链接:https://www.beimeilife.com/thread-11791-1-1.html 谢谢

使用高级回帖 (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快速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  

发帖时请遵守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你发帖内容、时间以及发帖IP地址等记录保留,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信息提供给有关政府机构。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