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左侧

购买加州酒庄的中国潮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8-16 19:4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购买加州酒庄的中国潮 * Q# v* ?$ Q1 x) ]$ F7 N: V8 D

% d- u' ]6 }0 r* j/ }' g. T/ \! U! y/ h& @- L% J

; ^, C6 t; D8 j  A; N$ t
000053166_piclink.jpg
5 b. w; W" ]  g4 ^8 r
清晨的迷雾逐渐从雄伟的乔治山(George Mount)散去,乔·庄 (Joe Chuang)(音译)博士种植在纳帕山谷(Napa Valley)中的一排排霞多丽(Chardonnay)慢慢显露出它们的身影。身着深色灯芯绒夹克和蓝色条纹衬衫的庄博士显得短小精悍,他从一栋两层高的淡黄色小楼的阳台上眺望着自己的葡萄园。8 S) p- @) R% S9 [
在室内,中国书法装饰品随处可见;这些中国文字也同样出现在萤火虫酒庄(Firefly Vineyards)葡萄酒的酒瓶上。而在室外,这片12英亩的葡萄园却被夹在牧场(德克萨斯牛仔们用来储备干草的地方)和门廊上飘扬着星条旗的经典纳帕木质房舍之间。
  s: G( p% x8 r* W7 \8 f庄博士总是强调说酿造葡萄酒不过是他的“爱好”而已,一切由此产生的利润都会被用于资助中国的贫困失学儿童。然而,仅是位于纳帕的这个酒庄每年就有5000箱的外销量,同时他还在中国拥有另外一个规模大20倍的酒庄及一个专门推广加州葡萄酒的非盈利组织,这一切让他的话变得令人难以置信。5 k. L# @' k0 j# n# l
“实际上,我并没有想寻求一个产酒量很大的酒庄。我所需要的仅仅是一个精致的小酒庄,给自己找点事情做而已。” 这位七十二岁的倚科能源公司(Eco Global Solutions)的所有人如是说。“如果我只是把它当作一种喜好,它会给我带来很多乐趣。但我要是把它当作生意来经营的话,恐怕我的白头发就要全冒出来了,看上去就像八十多岁一样。”( A) K6 K: N: L2 o/ |9 ^; u! V5 J" T4 ^5 t

5 a3 I, a5 P/ e; ?0 N$ h八年前,当庄博士搬来加州葡萄酒产区时,他是首批在纳帕购买葡萄园的中国投资者之一。从那以后,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在这里收购酒庄,并将生产出的葡萄酒销往中国。位于陕西省的西北农林科技大学 (the Northwest Agriculture and Forestry University) 葡萄酒学院(the Wine Academy)的一份报告表明:2014年中国的葡萄酒消费量达到了19.4亿瓶。0 A: s" X' k* N) i7 T/ n
他们中的一些人像庄博士一样,旅居美国几十年,但跟中国还保持着密切的联系;另外一些人则专门搬到加州,尝试着亲手酿酒,或是雇佣美国人来替他们打理酒庄,酿造符合中国人口味的葡萄酒。- F0 U! K7 Y. Z2 q6 k' @
连姚明这个身高七英尺六英寸的中国篮球明星都于2009年推出了自己的纳帕葡萄酒,并且将这款名为姚家族(Yao Family)的葡萄酒销往中国。每年他到自己的酒庄视察四次,监督葡萄酒的生产。著名的酒评家罗伯特·帕克(Robert Parker)为该酒庄出产的2010年份赤霞珠葡萄酒打了90分的高分。
/ n3 g7 v9 z. Q/ A: A6 o8 |除了获取利润,拥有位于纳帕的优质酒庄还会为中国投资者带来一种荣耀感,他们经常在此举办聚会,招待生意伙伴。此外,根据EB-5投资移民计划的规定,为美国创造更多的就业机会还会帮助投资者们赢得在美居留权。
$ m: p/ b2 @- D/ ?# Q- Y5 b美籍华裔郑建穗(Stanley Cheng)是美亚(Meyer)厨具公司的首席执行官。当1997年他买下爱藤酒园(Hestan Vineyards)时,人们给了他一个颇具争议的头衔——纳帕的第一位华人酿酒师。来自于香港的郑建穗为了塑造好自己的品牌,特别在与获得米其林三星的法国洗衣店餐厅(the French Laundry)相隔不远的地方开设了一间品鉴室。
2 d6 l" _3 J- |% K' Y9 }3 O2 D在过去五年间,一股收购热潮开始涌现,这是基于中国市场对葡萄酒需求量的迅速增长,同时中国人也不再只满足于购买波尔多葡萄酒了。那些被售出的酒庄或葡萄园中包含了2011年以4000万美元的价格被一家香港公司收购的斯隆酒庄(Sloan Estate)、2012年以320万美元被一家香港公司收购的碧雅娜酒园(Bialla Vineyards)以及去年以2900万美元的价格被一家中国公司收购的奇朔酒厂(Quixote Winery)。5 l2 a' u0 f% X2 s5 X3 P

( H+ ]" O8 L. c约翰·伯格曼(John Bergman)从1987年开始在纳帕做房地产经纪人,他预见到“一轮猛攻正从亚洲市场袭来”。他说收购者将酒庄视为一种高端资产,因此他们关心的不只是葡萄酒品牌的美誉度,也会对酒庄本身及周边环境是否优美有着一定的要求。7 `+ Y! V* A- S9 u
“他们要确保酒庄看上去非常漂亮,能给予人们一种‘视觉享受’。能把朋友带过来并且炫耀一番,这对他们来说很重要。”他补充道,“许多收购者会在酒庄中举办大型晚宴,邀请客人们品鉴自己的葡萄酒。”
3 G' }4 V5 f- v6 J  Z; w. o8 y2 [% R地产经纪人说:在每年六月份举办的纳帕年度拍卖活动中,来自中国和亚洲的客户总是试图一鸣惊人,他们会将当天最贵的葡萄酒竞出高价,以期在这个全新的社交圈中提升自己的形象。
, Z% m# k" o. X+ D& z" s' I7 {2011年张馨月(Xinyue Zhang)(音译)从中国来到纳帕,次年便着手酿造她第一个年份的葡萄酒。这位在马蹄莲酒园(Calla Lily Vineyards)工作的二十五岁酿酒师说话的节奏就如同她在我们面前这片山坡上的葡萄园中往来穿梭的速度一样快:这里60%的面积种植着赤霞珠(Cabernet Sauvignon),25%为小西拉(Petite Syrah),另外15%则是其他一些波尔多(Bordeaux)葡萄品种。当她和我们聊起她发现附近的一个葡萄园也被中国人收购了的时候,显得兴奋不已。( {+ Y! Y7 h6 N5 o& Z6 U8 R
“这个酒庄差不多也是在同一时间被收购的。所以当我搬来这里工作的时候就听说了他们,然后便上门拜访了。”她说。如今他们双方每周会见上两三次,“我们两家都是新酒庄,又全都来自于中国,所以在任何需要帮忙的时候,我们都会互相扶持。”2 A* L0 n/ @& I! D% T
在位于纳帕谷中央的豪威尔山(Howell Mountian)的另一侧,夕阳西下,湖泊上闪动着金光。这里远离游人如织的大路,只有鸟鸣声会偶尔划破宁静。自从总部位于香港的商业集团CCF Wines收购了马蹄莲酒园之后,酒庄的品鉴室便不再对外开放了。0 p4 b' ^. R1 g' ^
CCF的首席执行官安东尼·冯(Anthony Fung)(音译)说:最初该集团是希望能收购一间波尔多的酒庄。在中国,在追捧名贵葡萄酒观念的驱使下,来自于旧世界国家的葡萄酒通常更能够取悦晚宴上的宾客。( c) c- A' L: r; N8 X! `
“但是在法国和波尔多,我们已经买不到优质的葡萄园了,在美国我们反而可以用更加合理的价格买到高品质的地块。”他说,“无论怎样,我们都没什么可遗憾的。”
' J5 D4 P; [$ `( `$ E' @: e拉蒂夫·海伊森(Latife Hayson)是纳帕苏富比(Sotheby’s)公司的一位房地产经纪人,她说CCF并不是特例。现在许多中国的酒庄收购者还抱有一种“波尔多情结”,但是那里的酒庄价格已经变得越来越“荒唐”了。“你要花上一百万美金去购买一英亩葡萄园,这简直太夸张了。”4 X9 h! a) g# m  Y
温特鲁克斯不动产与葡萄园房地产公司(Vintroux Estates and Vineyards)所做的一项调查显示:纳帕谷的地产价格还不足那里的三分之一,去年的均价是三十万美元/英亩。
, L+ B( y  r; v- Q9 S0 C虽然加州葡萄酒在中国的知名度还没有那么高,但是许多纳帕地区的葡萄酒从业者相信他们所生产出的葡萄酒更加醇厚、果香更浓郁,可以搭配味道更重的食物,因此也更适合中国人的口感。  `! a( d. r( A, }9 ^
温特鲁克斯公司正在以九百五十万美元的价格出售一座纳帕谷的酒庄。这座酒庄最大的亮点是它拥有一栋面积为五千平方英尺并配备有热水泳池的房子,泳池旁边就是一个五英亩大小的私人湖泊。三十五英亩的葡萄园中种植着赤霞珠和美乐(Merlot)。这一物业中还包含了一片可以建造成酒厂的地块。. x. u+ u, V7 A% t8 Y
* S& W. s; h/ w& t# {
在相邻的索诺马(Sonoma),这家公司还有另外一个十三英亩的物业待售,其中包含了一栋五室五卫的住宅,以及两万株黑比诺(Pinot Noir)和霞多丽,售价为二百三十万美元。( ~+ j) M  Y" f
与此同时,海伊森正在出售纳帕谷著名的水疗圣地卡利斯托加(Calistoga)镇上最大的物业,标价八百七十五万美元。这栋建筑别具风情,拥有从屋顶直通到地面的落地窗以及可以饱览山景的超大木质露台。虽然它尚未配备有成型的葡萄园或酒厂,但是基于初期的一些铺垫工作,新业主如果想朝着这个方向发展也并不是难事。
3 Z* ?8 t" n) m/ I0 P在纳帕这个小圈子中,中国投资者对葡萄酒产业的误解几乎尽人皆知。海伊森就曾经遇到过一些农民出身的客户,他们将拉图庄园葡萄酒兑上可乐喝,却妄图在纳帕通过葡萄酒产业来赚取快钱。当这些人发现原来葡萄酒生意是如此麻烦之后,便决定放弃,转而在俄亥俄(Ohio)购买了一片住宅区。
/ |  T9 O8 I. K: |+ a5 l中资酒庄塞勒诺斯(Silenus)的总经理斯科特·梅多斯(Scott Meadows)是个非常热情的美国人,他给我们讲述了中国人对于葡萄酒的热情是如何高涨,在2010-2012年间,就连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the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in Berkeley)的学生们都会驱车来到纳帕,“踏破酒庄门槛”要求购买大批量的葡萄酒。他们向庄主们保证只要酒庄肯以每瓶低于五美金的价格将葡萄酒转卖给他们,他们就会帮助酒庄把这些酒出口到中国,大赚一笔。3 s- ]! J7 ^9 F* P

5 m7 Z, Z+ f( L! U- B“我的回应是‘孩子们,你们不明白,我们根本不用也不会将葡萄酒卖给你们’。”他说。梅多斯将塞勒诺斯葡萄酒在美国市场的单价定为十九美金和八十五美金,这要比在中国市场上的价格贵了大约两倍。  l* n; e3 g6 F  s) [5 b2 L% ?( g( E( j
然而,大家比较认同的是:现在中国投资者们要么对葡萄酒有了更多的了解,要么乐于在能力所及的范围内运营自己的酒庄。塞勒诺斯的所有人王小兴(Veronica Wang)是一位中国房地产开发商,但酒庄管理者则是梅多斯,在他的帮助下,这里的葡萄酒被销往中国。“坦率地说,我觉得王小兴的明智之处在于她明白在纳帕收购一间酒庄是一回事,了解葡萄酒及酒庄运营又是另外一回事。”他说。7 F% d/ O% t5 U- h2 E4 t8 W
许多当地人甚至希望由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发起的反腐行动能够有助于提高纳帕葡萄酒在中国的销量,因为在这种情况下,中国的葡萄酒消费者会更多地选择自己所喜欢的葡萄酒,而不是为了贿赂政府官员必须去购买那些声名显赫的法国酒。“那些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一心只想赚快钱的人会减少,真正的投资者却会更多。” 梅多斯说。) O/ C3 R/ Z7 U7 Y; w& R4 y$ x* Q
在附近的一家意大利餐厅品饮着自己酿造的霞多丽和赤霞珠葡萄酒,庄博士坚信中国政府取缔腐败的行动只会对最顶尖的那1%的葡萄酒造成不良影响。4 x( {1 ?3 v) e
“这仅限于非常少的一部分人,他们喝这些葡萄酒并非因为对其情有独钟,而是因为要宴请高官,所以他们就会觉得‘我必须点这款酒,因为它最贵。’”他说,“从现在开始,这种现象不会再发生了。人们会选择自己最中意的葡萄酒。”) }/ d9 V7 a5 d/ O, J
纳帕酒庄购买指南
2 ]7 v6 t& E* a% g" E●纳帕地区人口约为八万人,其中一万一千人生活在相邻的索诺马。1 Q2 k5 J1 c( Y" L0 |$ r  L
●一月份的平均温度为13℃,九月份为27℃。
8 F5 s7 w( c$ ~: n' L●纳帕地区约有四百间酒庄。; o% F9 p! N5 C! c7 x
●酒庄必须要有执照,一间小规模酒庄的执照费用为五百到两千美元不等。
+ {# T9 v% E2 L! |7 y: O# h9 b酒庄价格:
' U; J7 {7 ~# T5 @, e$ L& g一百万美元:一栋位于纳帕郊区的包含四间卧室及一个泳池的房子,或是一片不包含任何建筑的二十英亩的葡萄园。
7 M$ `0 P# ?1 C# }4 }五百万美元:一栋包含两间卧室的房子及一个面积为五千平方英尺的酒庄,并附带限量为八千箱的酒庄执照。
1 z  M( V, Q& D( r  v3 G  I一千万美元:一栋五千平方英尺的住宅及一个优质葡萄园,并附带有品鉴室和限量为一万五千箱的酒庄执照。
$ h( U3 J/ z# o1 B& J3 Q) m
& d& S1 @+ I, P% i% ~
, e# {  ~  `$ O

转载请保留当前帖子的链接:https://www.beimeilife.com/thread-1199-1-1.html 谢谢

使用高级回帖 (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快速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  

发帖时请遵守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你发帖内容、时间以及发帖IP地址等记录保留,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信息提供给有关政府机构。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