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左侧

你是哪里人?你的长相和言行都在出卖你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5-27 23:3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x* @$ R; k" M7 q" k5 ]
! D' V5 W, ]' d9 o0 Q/ F

' J6 D. M6 P" A8 y& Y3 P
: C! i4 @8 g: l+ w$ K' ?/ x, a; L在高度国际化的世界里,比国籍更有辨识度的是一个人的“城籍”。, c' v- q) |* r/ l' w- g0 e

- C5 H9 ]2 H8 D9 ?6 D1 R( e+ X文/曹园
4 W! R: _' z3 M3 l3 L1 k, r4 t7 p8 N8 N7 [. u" r9 |% d% p
& H1 i& Z9 Z0 _( w2 @
许多人被问到“你是哪里人”时,总是一言难尽。% E# a+ Q: Z& @( g

  y' {% s  e6 `7 ~* O1 c( X  L" ^在地球村,国籍是一种极度抽象的身份认知,“如果只有城籍而没有国籍”的香港群展策展人林志恒认为,在今天,一种个人身份觉醒的观察方式是:从个人的生活环境、成长故事,寻找身份认同。你热爱哪座城市,你就拥有哪座城市的“城籍”,你就是哪座城市的市民。
# r  {- C) Z/ U! s! @; o$ R) ]2 O. u1 D/ `. L" J
在中国,要辨“城籍”,先辨南北。林语堂在《吾国与吾民》中将国人大致按南北划分:北方的中国人,习惯于简单质朴的思维,身材高大健壮,性格热情幽默,吃大葱,爱开玩笑。长江以南,人们会看到另一种人。他们习惯于安逸,勤于修养,老于世故,头脑发达,身体退化,喜爱诗歌,喜欢舒适。
( @9 w6 V& y& ~# x  O1 R% [3 E/ B5 G7 e% l' c' b: v
6 H& M# o1 \7 Z' i; D
2 D7 K# _. l7 {% u  t
在不少广东人看来,广东以北都是北方。
/ O) P3 q7 P9 m! Z6 i* X* M$ K2 u$ q. c5 g$ L8 s  m
一、辨长相穿着
: w( Y" k8 j. t" Z/ l8 p; I3 x- z/ q- G& s  R: _# K' z
判断一个人的南北属性须费周章,东西部居民倒可粗略地从外形特征上区别。新疆姑娘从高耸的鼻梁、卷曲的睫毛和深邃的眼眸给你透露出一丝线索,而藏区姑娘往往被脸蛋上的一抹高原红深深“出卖”。% y# D0 I6 F3 s: M, P% O
. I0 U2 F  {4 Q4 R2 @: u$ V2 u
6 w9 t/ u0 h0 s: O% J/ N; s
服饰的差异也是观察点。东北女性喜欢穿貂,民间流传的段子里总是提到东北妹子的人生三件大事——砍价、认哥和买貂。到底有多着迷?黑龙江友人给了个直观感受:送东北女人一颗2万元的钻戒,不如送她一身1万元的貂。9 `8 G) [& \/ _+ F% O

5 I2 A* r. W  s8 M' q广州人的衣着没有全城爆款。他们穿得五花八门,怎么舒服怎么搭,穿西装不打领带,穿皮鞋不穿袜子。相反,如果在广州穿得过于正经反倒有些怪异,一整套“老西”加身的可能是保险推销员或地产经纪。
( r1 C+ K' g) x3 a# S% F9 W
0 J. w6 o" W% f( \' m% y
3 `3 M- I1 A1 [0 [( j& x
/ S% _0 x9 M- u8 M
& |) Q3 h! }. U
广州人夏天喜欢穿短裤和人字拖,很随意,很休闲。
! b( Q7 t, J4 d9 O( N8 r- G" E6 R6 c
介绍姓名最暴露一个人的“城籍”。每个香港人都有一个很认真的英文名,往往和中文名的粤语发音相似。我们熟悉的Eason Chan(陈奕迅)、Joey Yung(容祖儿)、Charmaine Sheh(佘诗曼)、Amy Kwok(郭蔼明)以及Maggie Cheung(张可颐),似乎均循此律。
. n" x  C$ N" _0 ]6 `; ?
  m; a5 J# k* K7 i6 }* P/ V有意思的是,省港澳的人们在取名时对有些字相当有执念。如果你有叫“嘉欣”、“嘉怡”、“家良”和“家辉”的朋友,很可能就是粤语片区的“地胆”,这些名字用广东话念出来朗朗上口,优雅动听。
5 ]7 ], U* B- x9 W+ J3 ^! T! ]
' a  i8 G0 d, a  D7 @' F7 [* |
# t* q( M, l! J; _- X0 {* _$ k6 N% z8 S" g

! k  B+ n' |5 w# Q% K( ^$ E香港有张家辉、梁家辉、刘家辉三个同名的影星。5 ]# r6 r% l6 c5 G& S9 S2 K

5 s; f* S% C* w6 P% Y. H0 \4 h. h二、识语言文字
6 N9 i; i: {4 L, C
" z$ J( J' h1 F“京油子,卫嘴子”,京津两地人对说话这门艺术有着天生的拿捏水平。北京人一般称呼别人为“您”,对亲密朋友或不待见的人会戏称“丫”。倒腾商品的小贩叫“倒爷”,骑平板车拉客的叫“板儿爷”,就像称呼“王爷”一样顺溜。
0 Q9 K+ q$ D2 b7 Y2 H- i  A
2 a) ?7 v! V7 D, O6 p
: U) r* t4 Q" G  U( c7 f天津人口中没有大妈,全是“姐姐”,且都发第二声,叫得干脆爽朗。纯靠嘴过活的天津人喜欢往相声茶馆里一坐,张嘴就来:“我姓逗,叫逗你玩儿。”
8 k: Y  F! g) O# ~) ^) q; u- G$ G3 ?4 d
“上海人在其非人情化的紧张生活中,语言以简洁快速为特点。”杨东平在《城市季风》里写道,第二人称“您”无论亲疏尊卑,在上海一律简化为“侬”,如“侬几岁了”,交朋友叫做“轧朋友”,不负责叫做“拆烂污”,看重外貌叫做“吃卖相”,假冒伪劣叫做“开大兴”,世俗气十足。/ {# t0 h  h' c+ u. d3 O
, e% H$ f* l& Y/ E0 q7 C# v4 Y

( x5 u6 S6 q9 C2 b5 O2 f8 _
% O2 i. x: z% j' u3 k4 G京人一般称呼别人为“您”。" T% [5 t1 P; S" e" M  B# x

1 p$ x* s; Z2 s6 P8 v, D, X8 O广州人除了嘴上的白话交流,在网络聊天等非正式场合里,年轻人总是将“嘅”、“咁”、“唔”、“啱”、“哋”一套口字旁生僻字甩出来,再加上“多士”、“卡士”、“菲士”、“波士”、“甫士”、“贴士”之类,“真系蒙查查啦”(真是搞不清楚)!
! u5 o: O, I; H; b! s8 M8 H/ @1 c4 A" x  I; o/ u
长沙式的唠嗑叫做“策”,喜欢“策”的人几乎都是老长沙,他们封能说会道的汪涵为“策神”。除了那句“月亮粑粑,肚里坐个爹爹”的童谣,他们身边有“娭毑”(老奶奶)和“细伢子”(小孩),也有“满哥”(小伙)和“妹坨”(姑娘)。形容聪明的人“灵泛”,傻气的人“哈里哈气”,啰嗦的人“七里八里”。如果事情失败了,他们会懊恼地叫一句:“筐瓢!”
; R! s5 ^% ^# Z3 c: B, L, {9 K/ s9 f' ?* `' s- [+ g
9 i# e3 c1 K# A  B

0 c$ W4 M# {) f! `% V# Q: _6 K3 A5 ]/ z" c

5 @$ C8 h, K" h% `3 F湖南卫视的汪涵虽不是长沙本地人,但长沙人已把他视为长沙的代表,而且还把他封为“策神”。8 e: G& k9 `: C
! ?5 O4 u6 L# n
三、邀品茶饮酒
& K3 }% j/ h: _* W8 x; V- \4 M6 l3 A3 m( d' V% e  l/ s5 j
不少地方都有饮茶习俗。重庆人习饮浓烈的沱茶;宜兴人爱品“宜红”,又叫阳羡红茶。老扬州早上“皮包水”——去茶楼喝茶开启新的一天,晚上则是“水包皮”——去澡堂泡个澡彻底放松。老广更是早茶、下午茶和晚茶都不落下,全天全身心投入到叹茶的乐趣中。7 n+ P  q% u2 ^/ o/ L, R7 `2 s

3 ]7 B/ ]& z% l. F9 X- Q易中天印象中的成都人喝盖碗茶:茶博士手提长嘴大铜壶,穿梭于茶客之间,不断地添滚水。茶客们则把这些滚烫的茶水连同各种街谈巷议一齐吞下去,时光也就如流水般打发。广州人和扬州人吃早茶要配那么多点心,唯有成都人在茶馆里安安心心地喝茶,忠贞不二。& d4 Z$ |6 R- `; H* I+ M

! ~4 m; E! F) n! Z% @6 e厦门人喝茶和广州人一样,茶杯比白酒杯还小,倒茶的频率多到麻木。他们宁愿用小杯细细品,也不愿端起茶缸牛饮。广州人爱出门喝茶,厦门街上却少见茶馆,人们更爱在家里泡茶。
6 {7 T  L+ A4 j1 z9 ?7 G5 R* u( o
* b- b' v- T7 n( X, M1 q5 s
0 c- e* v2 `3 ]8 }

1 d3 l' p! q. N成都人爱上茶馆,坐竹椅上一喝一整天。
2 ?2 V" R" S* u( v. Y$ C/ _/ n& g0 a; t% z9 w! r1 ~
除去对茶叶的迷恋,另一些地方的人对酒欲罢不能。一桌齐齐哈尔人相中本地雪花啤酒,江湖人称“夺命大雪花”,每人轮流说上一番话然后自饮,大家也就跟着喝,他们不会互相倒酒,因为人手一个酒瓶,公平直接。如果有人中途去了厕所,回来罚酒自然是躲不过的。
; E/ {6 W( g2 n! g
8 U1 U) q, B. F- q. s6 P南方人也不甘示弱。武汉人把喝酒看作是衡量友情深浅的标尺,所谓“感情浅,尝一点;感情深,打吊针;感情铁,胃出血”,但他们的酒量总是比口号弱了些。
) ?- g8 P6 Z' u$ p$ e4 E8 n7 n4 @) E/ y) R( }4 y2 X  \! w
蜀人历来以酒乡自居。林文询在《成都人》里描写过,宴请外地宾朋时,成都人口沫四溅、眼珠放光地说:“来,喝酒,喝酒,晓不晓得,云烟川酒!开玩笑,来了我们成都,咋能不喝酒?”留一半清醒留一半醉,二麻二麻,才是成都人的人生至境。3 X! t) K) j/ C
: n. G8 A# n" n6 r, _0 O8 c- a, i5 j
+ c8 ~" [* p% Q( B# I
  X! \2 L4 n( J+ o
武汉人在酒桌上喊得响,但酒量总是比口号弱。
/ L$ L3 `/ Y& p( b# c
8 ?3 H. _+ v  Z- N四、验生活习惯; t# E6 v2 {  }0 D4 x' j. O- [
2 y# v) E# k! E% ^8 L, P$ h# H$ l
8 `& A+ a7 t0 d
北京是个藏龙卧虎的地方。神态安详、满不起眼的遛鸟老头,没准是大清王朝的“贝勒爷”。易中天在《读城记》里描绘的北京市民都是“大市民”:派头大,口气大,架子也大。- i) y% `0 U1 s, B% S! f

8 t% k4 h2 _8 z8 _" k# g) |% R- \
7 v) _" Q4 i) l+ O' R' G3 }+ s但在广州人看来,北京人磨不开面儿的许多问题其实都“没什么所谓”。. n3 j# l, w2 K* m3 R# g) _+ j

: |1 ~0 [8 B4 o杨东平说,对自己家乡的尊崇和偏爱,恐怕是人类最基本、最久远的情愫之一。北京和上海市民对自己城市所怀的自豪和倨傲,似乎别处难以比拟。老舍在散文《想北京》中就说:“我不能爱上海和天津,因为我心中有个北京。”5 B: q9 p* z$ k7 U7 Q0 N% L+ E4 @

7 I2 j0 n7 }2 A) J0 z天津人似乎接应了老北京的调侃。他们出门买早饭,自己带着个用来盛豆腐脑的小铁锅。他们也习惯自备鸡蛋去买煎饼果子,这种行为在北京的煎饼果子摊铺将会被赤裸裸地鄙视。# e* P6 ?4 @1 c% k
6 }& V  z/ V0 Z8 `: p0 C

8 a3 X8 t6 H% d" ?3 `- x, w1 d* A1 m
天津人习惯自备鸡蛋去买煎饼果子。
% @. m7 L: X& l9 D+ h% F! E
3 s* G% g/ E1 i, t$ c成都人崇尚实在的居家日子。林文询在《成都人》里写道:“成都人少有显得紧紧张张、忙忙碌碌,而是从从容容、悠悠闲闲。”
# z( {" Y# M' g% V3 U) U( K& k
8 s7 Q3 ?/ Q& g
, M; m$ y! b1 E: r* z" I. R* H) q但成都人也沾染了北方人的豪气,多数人无法接受AA制,他们会用成都话嗤之以鼻地说:“啥子现代?啥子文明?笑话,朋友来了,饭都舍不得请吃一顿,那成啥子话?龟儿老子再穷,卖了裤儿也要请人家尝一下我们成都的风味嘛!”
2 r8 y9 `- S1 D" O& C" d
# M& ~: w! ?' F3 S2 ?! q
+ q  E' f. w- I2 |* t2 N9 v8 @易中天眼中的武汉人则不太注意吃相,尤其是吃热干面:“悉悉嗦嗦、吧嗒吧嗒、三下五去二,眨眼功夫就下了肚,他们不会细嚼慢咽,却也永远都吃不腻。”所以,爱不爱吃热干面,是区分正宗武汉人和非正宗武汉人的试金石。! k- d6 m# U3 M7 d
4 R# q3 Q1 Y7 C

; n7 x0 V( k* s0 _! z; D8 k. J0 V4 J" P2 b3 e' G" K) w
热干面,武汉人最爱的过早(早餐)。

转载请保留当前帖子的链接:https://www.beimeilife.com/thread-12742-1-1.html 谢谢

使用高级回帖 (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快速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  

发帖时请遵守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你发帖内容、时间以及发帖IP地址等记录保留,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信息提供给有关政府机构。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