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左侧

[各类吐槽] 希拉里对决特朗普,结局可以这样剧透

[复制链接]
分享到:
发表于 2016-5-29 16:0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摘要]选择不同的视角,就意味着选择了天差地别的剧本。按照我目前拿到的版本,无论是否喜欢,如果一定要估计,我会坚持希拉里握有更大胜算的预判。

作者:刁大明(腾讯·大家专栏作者,中国社会科学院美国研究所助理研究员)

最近在北京参加一档高知名度时事谈话类节目,主题当然是时下驴争象斗的美国选战。或许是为了调动嘉宾的思维碰撞、营造录制的争论气氛,节目编导在前期沟通时要求我在希拉里和特朗普之间做出一个判断。颇为犹豫之后,我最终选择了相对熟悉的前者,随后还在现场被安排站在了“支持”希拉里的一边。不过,那天特朗普阵营的气势乃至得到的观众支持都明显压过了我们,这也算是特氏特有“魔性”的又一例证。

如今距离大选投票日尚有5个多月,即便特朗普在进入5月以来的多个民调中屡次反超希拉里,但其领先优势还基本处在误差范围之内。特别是与以往选举年相比,2016年总统选举的大选阶段又略长,留给瞬息万变的选情拨动选民心弦的机会还多的是。就目前已知的态势而言,比较务实的表述或者应该为:

一方面,希拉里的胜算虽说有所下降、但仍旧较大;另一方面,特朗普不但并非毫无可能,甚至胜算在增加,但所谓“黄金交叉”还远未到发展为确定趋势的地步。当然,如果着急的你一定要现在就看这么一场大戏的完整剧透的话,可以选取几个相对靠谱些的预测视角来想开去。

反对我在节目中选择的最显眼理由,当属关于选民求新求变、希望通过政党轮替实现政策改变的预期。毕竟白宫的舞台上已经在过去24年中上演了两次政党更替,三位分属两党的总统都得以连任,却又都无力将白宫的控制权留在本党手中。而上一次完成了这一高难度动作的,还是在老布什接棒里根的1988年。

但如果细看28年前的那场选举,其实是在任副总统延续在任总统的戏码,而如今唯一有资格再现这一幕的乔·拜登也只能顿足捶胸地叹惋了。作为一场在任总统不得连任、在任副总统又不参选的“全开放式”选举,延续本党白宫控制权的历史经验还要前推一个甲子,即共和党总统加尔文·柯里芝(Calvin Coolidge)卸任,其内阁成员、商务部部长赫伯特·胡佛(Herbert Hoover)当选总统,延续了共和党的总统宝座。更为值得注意的是,如此少见的党内权力转移是以当时美国经济相对繁荣以及民主党党内陷入分裂等为最为关键背景的。而反观88年后的今天,民主党治下的美国经济在指标上“叫好”但在民意上“不叫座”,而特朗普也正在努力在建制派和反建制派之间整合、收编共和党,希拉里能否成为第二个“胡佛”,的确存在不算小的历史压力。

换言之,希拉里四年国务卿生涯的“奥巴马烙印”虽然平衡而丰满了政治经验,但却极为容易被贴上“奥巴马第三任期”的刻板标签。甚至这些经验不但加重了希拉里的建制派包袱,甚至还引出了所谓的“邮件门”丑闻。“邮件门”司法化进而导致希拉里放弃竞选的可能性,甚至比希拉里因为身体原因如脑病复发而放弃竞选还要低,但对希拉里而言却将是百分之百的后果——当然,也将是桑德斯唯一披挂上阵的机会。

对希拉里及其民主党人最为有利的预测视角,是从所谓“区域主义”(sectionalism)出发的,即比较务实地去估算本次大选中各个州在“胜者全得”条件下选举人团票的可能去向。这种依照各州以往多次选举中的政党倾向而进行的预测,当属弗吉尼亚大学拉里·萨巴托(Larry Sabato)的工作最具代表性。

在“萨巴托的水晶球”(Sabato’s Crystal Ball)里,希拉里或者民主党应该可以在19个州及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中拿下247张选举人团票,而特朗普及其共和党被预期在24个州中收获205张选举人团票。相应地,新罕布什尔(4)、弗吉尼亚(13)、俄亥俄(18)、佛罗里达(29)、艾奥瓦(6)、科罗拉多(9)以及内华达(6)等七个摇摆州的85张选举人团票将充当最后决胜的筹码。如果这样计算的话,民主党距离白宫门槛的270张选举人团票仅差23票,只需要赢下佛罗里达一个州、或者俄亥俄州加任何一个至少5张选举人票的小州、或者弗吉尼亚加其他各州的任意两个、再或者艾奥瓦加科罗拉多加内华达三州,总之有N多可能稳操胜券。

而放在共和党面前的数字游戏就没有那么简单了:凑齐所需要的65张选举人图票,首先必须拿下佛罗里达,其次如果输掉俄亥俄就必须全部拿下其他六州,其难度无疑远远大于民主党。而按照萨巴托最近一次即3月底通过水晶球的“占卜”,不但全部85张选举人团票全部归入了民主党阵营,而且原本算为将投给共和党的北卡罗来纳的15票也被民主党收入囊中,最终推导出了民主党以347比191的完胜结局。

当然,这种基于各州预估的沙盘推演令人稍微信服的是长期观察后的趋势,而民主党可以大胜的预期无疑会在未来5个月存在变化的潜在概率。从“一切政治都是地方的”的视角再次回调到历史的长河里的话,更为经典的“政治周期”视角则可能得出并不太利益希拉里、而又未必对特朗普彻底有利的另一番滋味。

关于美国政治历史周期的讨论,以历史学家施莱辛格父子的研究流传与影响最广。基于老阿瑟·施莱辛格(Arthur M. Schlesinger, Sr.)关于保守主义与自由主义交替主导、且平均11.5年更迭一次的论断,小阿瑟·施莱辛格(Arthur M. Schlesinger, Jr.)提出了关于美国联邦政府在国内政策意义上在“公共利益”(public purpose)与“私人利益”(private interest)之间摇摆的历史周期理论,每次回摆大概需要25到30年。

小阿瑟·施莱辛格的著作 The Cycles of American History

按照小施莱辛格的算法,当前美国大概处于“公共利益”导向的周期,其发端是1992年当选的克林顿政府。过去将近8年中,奥巴马政府推进全民医改、向富人征税、移民改革等“公共利益”导向的自由派政策的同时,一系列要求“个人利益”诉求的声音此起彼伏,一定程度上也表现为主张有限政府、反对政治精英的茶党运动乃至本次大选中大行其道的反建制派。这就意味着,2016年大选或2020年大选正处于从“公共利益”摆动到“私人利益”的历史周期调整的节点上。简言之,此次选举的历史天平正在倒向共和党。

那么,凭借这种简单甚至“粗暴”的周期划界就能引出特朗普登顶的戏剧性结局么?客观而言,小施莱辛格等人的历史周期理论还是较为宏观的,“政党重组”(party realignment)和“区域主义”等更为具体化的视角常被作为周期变化的多方互证。但如果从这两个视角审视,至少目前看,2016年大选还未显现出诸如周期更迭的明确迹象。

就政党重组而言,民主党上一次重大的政党重组即1960年代对民权运动的支持,进而导致民主党拥抱了包括非洲裔选民在内的少数裔选民以及自由派群体,不过也痛失了保守立场的南方选民。而共和党上一次的重大政党重组即1980年代对基督教教保守派选民群体的接纳,从而促使新教徒为主、重视商业利益的共和党,拥有了如今充当灵魂角色的福音派等宗教保守派基本盘。

而如今这场选举中,虽然两党尽皆陷入分裂,但却未出现某一党明显纳入新选民群体的迹象。民主党一边,希拉里和桑德斯的纠缠基本上还是新民主党和进步民主党即党内两大派别分歧的延续;而共和党一边,虽然特朗普扩展了共和党在中产阶级中下层乃至工会团体等蓝领阶层的接受度,但其动员的选民群体能否持续坚定支持共和党各层次参选人,也还面临着不小的不确定性。

就区域主义而言,在新周期开启、政党重组出现时,两党的区域分布大都会相应发生较大变动,比如1960年代到1980年代之间,南方从民主党转向共和党的持续转变。但就目前看,美国各区域并未出现明确变动迹象。2014年中期选举之后,来自南方各州的所有民主党籍国会议员已无白人,在一定程度上标志着,南方各州彻底完成了自1960年代开启的共和党保守化。

一般认为,拉美裔在南方各州的激增,可能会成为该地区持续调整的强劲动力。但与非洲裔不同,拉美裔的结构复杂、且在两党政治分布上更加均衡,因而也难以明确该群体对南方各州政治倾向所发挥影响的向度。在南方未见新一轮调整迹象的情况下,横贯南北的西部山区八州,被认为是最可能在区域主义意义上变化的地区。

2010年,布鲁金斯学会西部山区研究项目在内华达大学拉斯维加斯分校召开了学术会议,专门讨论该区域内政治人口统计学与政治地理学意义上的剧烈变动。作为会议的成果,布鲁金斯学会出版了一本题为《美国新的摇摆区域:西部山区变化中的政治与人口统计学》的论文集。书中将西部山区的变动归结为多重导因:以南部墨西哥移民涌入为主动力的少数族裔比例激增;白人受教育程度的提升以及蓝领工人比例的骤降;西海岸产业及人口的内迁;城市化进程的快速推进导致人口向城市地区的聚集,等等。不过,这些内在推动力明显都具有长周期性,虽然内华达、科罗拉多、亚利桑那乃至新墨西哥等州已不同程度地在总统大选中摇摆起来,但西部山区从温和保守派向温和自由派的转型,应该还走在路上,远未尘埃落定。

论文集America‘s New Swing Region

这样说来,即便单纯从政治周期理论出发,特朗普在2016年可能有戏,但具体到政党重组和区域主义两个指标上看,共和党马上掌权、从而引领联邦政府进入“个人利益”导向的新周期,并不具备充分的依据;只能说,这种情形将是一个未来比较可能发生的趋势。说白了,政治周期未必不会允许希拉里在2016年胜出,但2020年时的连任,则要面对更强的周期性塑造。

还没看到中场休息的美国大选,也只能剧透到这儿了。唯一的区别在于,这样的剧透其实并非剧情的提前透露,而是在毫无剧本的状态下提出猜想。面对如此精彩悬疑的选情发展,选择不同的视角,就意味着选择了天差地别的剧本。而按照我目前拿到的版本,无论我们是否喜欢,如果一定要估计,我会坚持希拉里握有更大胜算的预判。




内容采编自网络, 不代表北美生活网观点, 除新闻外如有著作权争议, 请联系本站编辑,将立即处理。


谢谢欣赏,开放注册,欢迎加入北美生活网。



转载请保留当前帖子的链接:http://www.beimeilife.com/thread-12930-1-1.html 谢谢!

使用高级回帖 (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快速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  

发帖时请遵守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你发帖内容、时间以及发帖IP地址等记录保留,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信息提供给有关政府机构。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