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左侧

这个媒体专爆硅谷精英的猛料,它挑战了硅谷的封闭性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5-30 08:1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本文只能在《好奇心日报》发布,即使我们允许了也不许转载*

旧金山电 - 硅谷一向喜欢牢牢地控制媒体,科技公司的高管们也希望记者即使做不到敬畏,也能够对自己百依百顺。高管们极不情愿向记者们透露信息,有的时候干脆会买下一块版面——这是一个让记者只写枪文的老办法。

但《硅谷闲话》(Valleywag)却不买账。

作为数字时代的八卦报纸,《硅谷闲话》的内容伤人、刻薄,充满了各种预言和自我宣传,有时也会说些不公正的话。它大量地爆出猛料,发布一些人们或知道、猜测,但却不会公开说的事情。《硅谷闲话》曾爆料 Google 的联合创始人拉里·佩奇(Larry Page)与前同事玛丽莎·梅耶尔(Marissa Mayer)约会过;Google 主席埃里克·施密特是一位花花公子、流氓;Napster 的联合创始人、Facebook 的早期总裁肖恩·帕克(Sean Parker)举办了超级浮夸的婚礼。

插画:Andrew Sondern/纽约时报;左至右:Money Sharma/法新社-盖蒂图片社;Stephanie Pilick/欧洲新闻图片社;Denis Balibouse/路透社;Chip Somodevilla/盖蒂图片社

《硅谷闲话》干的最恶名昭彰的一件事(至少现在回首看来是如此),是在 2007 年末称,PayPal 的联合创始人、Facebook 早期以及重要投资者彼得·蒂尔(Peter Thiel)是同性恋。

曝光名人性取向有着悠久但却不甚光彩的历史。《硅谷闲话》却称自己是在颂扬彼得·蒂尔。当时的编辑欧文·托马斯(Owen Thomas)在博文中写道,之所以曝光彼得·蒂尔,是因为即使在硅谷,“同性恋投资者无法融入陈腐的机构;通过曝光他/她的性取向,可以让同性恋投资者得到解放,从而创建一个不同、并有望更好的体系,回报有才能的个人,并让他们在全世界范围内大放异彩”。

这条有态度、有计划的小道消息彻底激怒了彼得·蒂尔。他秘密资助摔跤选手胡克·霍肯(Hulk Hogan)对《硅谷闲话》的母公司高客传媒(Gawker Media)发起诉讼,并造成了后者 1.4 亿美元的损失。高客传媒目前仍在上诉。

本周,蒂尔与这起讼诉的关系被公开,硅谷与媒体的复杂关系也再次成为热门话题。科技界所打造和销售的智能手机如今遍布每个人的口袋、向大众传递着一条条新闻;与此同时,科技界的地位和财富也与日俱增,但其所作所为却没有以往那么透明了。

“硅谷是一个封闭的世界;在精英层面更是如此,”斯坦福大学传播学院主席福瑞德·特纳(Fred Turner)说到,“在这里,人们之间小道消息流入媒体的方式有时会与纽约不同;所以美国人了解硅谷主要是通过它的广告、自我推销以及产品。”

《硅谷闲话》挑战了这一局面,但硅谷(至少彼得·蒂尔)对此发动了反击。“他们做事就像硅谷里那些自命不凡的实业家们一样,但我们不应该感到奇怪,因为他们的确就是,”特纳如是说。

《硅谷闲话》诞生于 2006 年,是高客传媒帝国当时在博客界扩张的一个分支,《硅谷闲话》在去年冬季关闭。当高客传媒的创始人尼克·丹顿(Nick Denton)开始为其写博客时,它的更新出现过一两次中断。《硅谷闲话》最具影响力的时刻是在创始时期,尤其在托马斯领导的 2007 年至 2009 年。

“一方面来说,《硅谷闲话》的报道极为刻薄、残忍;但一方面,在许多事件中,它的报道又非常全面、准确、富有调查性,”前 Facebook 全球传播负责人布兰迪·巴克尔(Brandee Barker)指出。“我有时在读一篇文章的时候会想:‘他们到底是怎么发现这些信息的正确性的?’但我在读《硅谷闲话》的时候会想:‘这是我在新闻里读到的对人物最恶毒、最不公平的描述’。”

高客传媒的执行编辑约翰·库克(John Cook)称,《硅谷闲话》网站“没有在信息准入方面做文章”,他去年协助了《硅谷闲话》的关闭事务。

现任《旧金山记事报》商业编辑的托马斯指出,《硅谷闲话》的目的在于改善科技群体。

“硅谷自称是理想之地,”托马斯说道。“而我们所要求的只是实现这些理想。如果你说你在实行精英管理,那就别把你的哥们儿都雇来创建企业,而且这些人恰好都是年轻白人;如果你说你不关心政治,那就别偷偷资助反移民政策。”

对于蒂尔来说,对抗高客可能让他赢了一局。曾短期做过《硅谷闲话》作家的丹·莱昂斯(Dan Lyons)称,蒂尔的确“树立了一个可怕的先例”,但“我猜大多数人都像他一样恨高客传媒,所以最后在自己人圈子里,他可能看起来像个英雄。”

对他的赞扬很快就来了。创作了现代办公室中讽刺形象呆伯特(Dilbert)的斯科特·亚当斯(Scott Adams)周三在博客中说:“这个例子再次反映出,当政府不能够发挥作用时,公民在更加积极地拯救这个世界。”

亚当斯对蒂尔表示了赞许:“我猜他既像是在复仇,也是想让这个世界变得更好。”

如果没有这周的新闻,人们可能还不知道《硅谷闲话》都留下了什么样的遗产。周三有人邀请几位硅谷人士对此进行评论,但他们说自己还没读过这篇报道,或还不知道《硅谷闲话》已经解散了。

而另一些人,如 Salesforce 总裁马克·贝尼奥夫(Marc Benioff)(他自己有时会成为《硅谷闲话》的目标)则指出,这个网站的关闭根本不算这周的大事:“我根本不在乎他们这些人。”

高客旗下的 Gizmodo 博客曾爆料称,Facebook 会对用户看到的新闻定调。正当这些硅谷与媒体的纠葛逐渐淡出人们视线时,蒂尔资助诉讼的新闻出现了。他现在是 Facebook 董事会成员,而 Facebook 拒绝对蒂尔置评。

同为同性恋者的托马斯认为,《硅谷闲话》并不是在揭露蒂尔的性取向。“我的确讨论了蒂尔的性取向,但这已经为很多人所知,但这些人感觉不应该在自己的圈子外面讨论这个话题,”托马斯说道,“我不认为他还没出柜,他从未掩饰过这一点。”

尽管《硅谷闲话》曾赞誉蒂尔为“世界上最聪明的风投人”,但它同样也对蒂尔有一些鄙夷的观点。蒂尔曾指出,自己的对冲基金(Clarium Capital)只雇佣最优秀的人。托马斯则在一篇文章中写道:“真的吗?看一下他们 LinkedIn 上的简历吧。就像许多这些大大咧咧的自由主义者所写的论文一样,蒂尔的说辞纸上看着漂亮,但经过仔细审查后却站不住脚。”

蒂尔对此还以颜色,称《硅谷闲话》是“硅谷中的基地组织”。

“它把所有人都吓到了,”蒂尔在 2009 年接受私募股权出版物《Pe Hub》采访时说道。“这对硅谷而言很糟糕,硅谷的意义在于让人愿意放声畅想、与众不同。我认为《硅谷闲话》应该被描述为恐怖分子,而不是作家或者记者。”

翻译 熊猫译社 黄超

题图来自 www.danoah.com



内容采编自网络, 不代表北美生活网观点, 除新闻外如有著作权争议, 请联系本站编辑,将立即处理。


谢谢欣赏,开放注册,欢迎加入北美生活网。



转载请保留当前帖子的链接:https://www.beimeilife.com/thread-13049-1-1.html 谢谢

使用高级回帖 (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快速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  

发帖时请遵守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你发帖内容、时间以及发帖IP地址等记录保留,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信息提供给有关政府机构。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