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标签看更多好帖
开启左侧

[加国纵横] 一个中国校长和一个加拿大校长的有趣对话

[复制链接]
分享到:
发表于 2016-5-31 04:2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一个中国校长和一个加拿大校长的有趣对话

一个中国校长和一个加拿大校长的有趣对话

在南昌,我们有机会参观了南昌四中,这是一所省级重点中学。一进校园,洋校长惊叹于这所中学的大,然后问接待我们的南昌四中的李校长:“学校一共有多少学生?”李校长回答:“我们这是主校,有一万多名,另外还有几所分校。”

“这么多?”洋校长以为听错了,“那一共有多少班级?”李校长告诉我们,学校包括初中部和高中部共6个年级,每个年级大概20多个班,一个班大概有四五十人。

“哦,跟你们比起来,我们学校真的太小了,我们从幼儿园到高中,你知道一共才多少学生吗?300多名。”

“这么少!”李校长在好奇的同时,我能感觉到她脸上掠过一丝不屑一顾。这时我打圆场:“这是不能比的,加拿大的这所中学是百年老校,而且只是一所女子中学。”

李校长告诉我们,南昌四中只有几十年历史,是最近几年才发展起来的,因为学校名气越来越大,兼并了一些学校。“学校确实学生比较多,有时走在路上孩子叫我校长,我都不知道他是谁。”

洋校长对这个话题来了兴趣:“嘿,我们学校的学生我不敢保证每个都认识,但起码高中部的我都认识,尤其是每年毕业的学生。今年是学校有史以来毕业生最多的一年,有60多名,每个学生的名字我都能叫得出来。”

“是吗?”这回轮到李校长惊讶了,“我们学校不要说学生的名字,就是老师的名字我都不能全部记下来,因为老师也很多。”

这时发展部主管补充道:“我们这个校长跟其他校长还真的不大一样,她不是每天都坐在办公室里,一有时间就喜欢跑到学生堆里,所以你会看到在课室里,在学校的实验室里、图书馆里面、饭堂,甚至宿舍里面,她都待在那边,因为她喜欢跟学生在一起,学生也喜欢跟她聊天,她因此记住了不少学生的名字。只有等晚上学生下课后,她才会在办公室里办公。”

“哦,难怪。”李校长说,“这个只怕我做不到,“我管理这么大一所学校,要处理的事情太多了,根本没时间往学生堆里跑。”

我们步行到了教学楼,门口的电子显示屏上醒目地写着:离高考还有100天!教学楼的墙上还挂着几条硕大而鲜红的横幅,上面写道:“提高一分,干掉千人!”、“为了明天,拼命了!”、“没有高考,怎么拼得过官二代、富二代?”……

我把这些翻译给洋校长一行,洋校长张大了嘴巴:“这有点像古罗马的竞技场啊,是要打仗的节奏吗?”然后,非常好奇地拿出相机来拍照。

我们游行进入一间教师参观,这是一个高三毕业班,教室的同样挂了一些非常骇人听闻的标语。洋校长边看这些标语边问我:“在这种氛围下读大学,孩子们怎么会有快乐?他们拼死拼活的,是要和谁拼呀?”

我告诉她:“不仅要和别人拼,也要和自己拼。因为在中国就是一考定终身,所以这样紧张的气氛,大家都习惯了。”

“你们一直都这样?”

我说是,中国的科举制度就是这样,一考定终身。在古代的时候,北京有一个国子监,考生是从县里考上来,考到省里后再到到京城赶考,就在国子监里面,这是一个国家级的考场,吃住都在这里面。

在教室里我们看到,每个学生的桌面上都堆满了各种课本和复习资料,站起来齐腰。我们在教室里来回走动的时候,学生们都在埋头做作业,好像我们根本不存在一样。

这让我想起了我大女儿中考那年,我去过他们课室,我开玩笑说,我看你们所看的书,所读的资料堆在书桌上真的比大学教授的还要高。她说她已经不算夸张了,有些同学除了教室里的这些复习资料之外,宿舍有一大堆,起码有一米高。我说这样是什么感觉,她说是一种想快点解放的感觉,所以中考一考完试,他们把这些书全部都扔到课室的一个地方,然后一起去踩,一起去狂叫,甚至有些同学不顾学校的规定,把书从楼上扔下来。

我能够想象孩子们的那种痛快和宣泄,在这种环境下读书,或多或少对孩子的心灵是一种扭曲。

出了教室后,李校长好奇的地问洋校长:“你们里面张贴一些什么样的标语或者口号呢?”

我把这话跟校长翻译了,校长说:“我们学校里面没有任何张贴,以前会贴一些不准抽烟的宣传语,因为校园里面不能抽烟,当然中学生不会抽烟,所以我们只是在饭堂里面——因为有些是教职员工——张贴一些类似的东西。在课室里现在会贴上‘不准吃花生’,因为在北美,很多人对食物过敏,发生过有人吃完花生,包括花生米、花生酱,反正跟花生有关系的东西都会有过敏,并送过急诊,从此之后,学校的董事会就规定,校园里面不允许吃花生,大概就是这样的东西。”

李校长有点不大相信:“是吗?”然后面向我,我说是的,加拿大的学校里没有这种标语,就算是考试前后也没有,因为他们觉得学习就是生活的一个部分,没必要搞得好像要上战场一样。

这让李校长有些不好理解:“如此一来哪有竞争力呢?人没有压力是不行的,没有压力就轻飘飘的,学生有压力的话才能够有所努力,力争上游。”

她的话并没有得到大家的共鸣。

后来发展主管私下里和我说,压力就像一个球,你往下按,它是会反弹的,压力越大可能反弹就越厉害了,为什么中国学生到了大学之后不愿意读书,因为孩子觉得不能承受那么大的压力。另外,我听说你们在高考的时候,甚至不允许学校附近有车行驶,我觉得这有点过分了。

我不知该如何评价他的话。

来源:《陪洋校长在中国见家长》

作者:朱凡



内容采编自网络, 不代表“北美生活网”观点, 除新闻外如有著作权争议, 请联系本站编辑,将立即处理。


谢谢欣赏,开放注册,欢迎加入北美生活网。



转载请保留当前帖子的链接:http://www.beimeilife.com/thread-13174-1-1.html 谢谢!

使用高级回帖 (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快速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  

发帖时请遵守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你发帖内容、时间以及发帖IP地址等记录保留,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信息提供给有关政府机构。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