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左侧

[国内新闻] 偷鸡腿妈妈只是个卑微母亲 破旧小本记录她的爱

[复制链接]
分享到:
发表于 2016-6-3 12:3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为了送女儿一本《三字经》、一个鸡腿,刘某战战兢兢做了一回“贼”。她被当场逮住了,民警却帮她付了钱。这可能是这个六一儿童节最让人感伤的一个故事了。此事也引起许多媒体的广泛关注和讨论,不少热心市民纷纷献上爱心,现在大双小双怎么样了?

  【早前报道】:

  今天上午,来自刘某老家山东的民政部门,专程派人到南京看望大双。有各界爱心人士的捐助和政府部门的关注,刘某表示,自己对未来抚养两个孩子更有信心了。

  破旧小本记录爱与坚持山东民政介入后续救助

  一早医生查房结束,就有市民三三两两前来探望。在这本破旧的小本子上,刘某仔细记下每位捐款人信息和捐款数目。

  刘某说:“他们虽然没留姓名,但是我心里有数,哪些人帮助我,帮助过多少钱,这些钱什么用,要给人家一个交代,不能糊里糊涂的。

  这本本子已经用了有些年头了,前面都在记录双胞胎姐妹每天的吃药情况,字迹歪歪扭扭,但很整齐、细致。每天吃多少药,多少片,小双有时今天吃,明天不吃。刘某说:“大人苦一点没关系,孩子的病我们一定要看,虽然花钱很多,我们坚持一定要看,到哪一步不知道,但是我们一定坚持。

  刘某连短信都不会发,也不会上网,她无暇顾及他人对她的议论甚至质疑。她告诉记者,她和两个女儿都在老家享受低保,女儿也在去年被纳入贫困儿童救助,但肾病是慢性病,治疗需要漫长的过程。今天上午,刘某老家的民政部门也派人来看望了她,并承诺等孩子出院后,他们将为母女三人提供更切实的援助。

  刘某说:“社会上那么多人帮助我,很感谢他们也感谢政府,安安心心给孩子治病,其它我也不多想,把孩子的病慢慢治好,快点上学就行了。

  爱心人士:呼吁成立肾病患儿基金

  在医院记者巧遇了两位热心市民,她们曾是军总工作人员,这次得知刘某母女的遭遇后,专门建群募捐了两万多。但是,医院的患儿远不止大双一个。她们正与医院方面沟通,希望成立一个肾病患儿基金会。

  热心市民告诉记者,“这位妈妈是怎么样的人,我不要做道德审判,大双的这样孩子确实可怜,我们需要把孩子捐给确实需要的人,把我们所有爱心款落到实处。”

  从刘某某超市行窃,到热心人争相捐款,地方民政部门及时跟进,事件的发展检验着社会的宽容度和公益心。以爱的名义去偷,一定是不对的,问题是,当我们面对这起充满争议的事件时,可以做什么?

  是在没有得到切实证据的前提下,发布所谓刘某是"惯偷"的新闻,并且不顾公民隐私隐私,将双胞胎身世,家庭住址都直接公开?很痛心,真的有人这么做了。事件终有一天会被遗忘,但这些粗暴的不负责任的做法,将成为两个患病孩子内心难以平复的伤痛。生命面前请搁置争议 ,别让舆论纠葛再酿悲剧。

  记者手记我了解的“偷鸡腿妈妈”,只是个卑微母亲

  昨晚半夜,手机微信突然跳出南京同城某媒体的一篇文章:《反转!为爱偷鸡腿的妈妈是惯偷?!超市营业员独家还原案发经过》。细读文章,佐证“惯偷”的只是一位超市营业员的陈述,既没有超市监控和管理方的确认,更没有警方的定性。但是,这并不能阻挡这家媒体独家反转的急切之情,毫无迟疑地就给那位母亲扣上了“惯偷”的帽子,随即,朋友圈出现大量“号外!号外!”式的转发,并开始对这个母亲进行人肉、口诛笔伐。

  当晚,写到一半的采访手记就此搁置,也不屑与人口水战,默默地熄灯睡觉,这一夜有点失眠。

  今天一早,在南京军区总院儿科病房,我再次见到这位处在舆论风波中的刘姓母亲,她不停地接电话,有亲戚打来的,也有陌生捐助者打来的。有一位外地捐助者想给孩子邮寄书籍,要她提供地址,她不会发短信,相邻的病友家属一边帮忙发短信,一边戏言:“可怜的女人呀,没文化真可怕。”听罢,她尴尬而憨憨一笑。

  她不会上网,也不知道网上的各种杂音,我也没拿那些庞杂琐碎的信息向她求证什么。但昨晚至今,若干媒体不断向她质问惯偷、孩子身份等问题。

  一夜风雨后,她站在病房楼下的小花园,木纳而茫然看着四周,泪水悄悄地从她的眼角滑落。来来往往的人群中,没一个人在意她。

  十年前,我所在的栏目接到一位常州溧阳的母亲电话,祥林嫂般哭诉着:5岁的小儿患有先天性心脏病,丈夫不管不问,我又没有工作和收入来源,你们媒体能不能帮助我,筹些做手术的钱?

  这种求助电话媒体每天都能接到无数个,大多石沉大海。突然有一天,门卫打电话给我说有人在北门找我,竟然是她。她因患红斑狼疮脸色暗黑,左手牵着的小男孩,干瘪得像个小老头,脸色发紫;右手拖着一个蛇皮口袋。扑通一声,这个母亲突然跪倒在我眼前:“这是自家的老母鸡和板栗,记者你收下,帮帮我吧!”惊愕之中,这对孤苦伶仃的母子模糊在眼前。

  东西自然没收,我采访了她的故事。那时,还没有什么微博微信,也没有微信朋友圈,募集的款项只有寥寥两千元,加上她找亲戚借的一部分,孩子总算入住到江苏省人民医院。

  五天后,孩子死在手术台上,她没有第一时间告诉我。赶到医院时,床脚下,只有一双小鞋安安静静的摆着。护士告诉我,孩子的尸体还在太平间,没人来收尸。

  一个月后,去广东打工、已离异的她写了封信给我:“孩子没了,一切都没有了……谢谢你帮助了我。”

  汗颜的是,我帮了她什么?

  这不是煽情童话故事,是我记者生涯亲历的赤裸现实。

  卑微的母亲不能给孩子温饱、治病,她剩下的就只有自己下跪的尊严。

  媒体不可能给所有求助者报道并募捐,我们能做的只是尽力而为,给黑暗中挣扎的他们一点光。

  6月2日一早,我和本台城市频道零距离的周记者一起前往盱眙,也就是刘姓母亲的姐姐暂住地。我和周记者都是调查记者,质疑是我们的职业天性,但在这起并不涉及权力机构监督的事件当中,我们只是关注一个卑微的母亲和她的孩子们。

  这处偏僻的县城角落,没有人知道这个家庭正卷入一场舆论风暴,他们按部就班活着。

  记者:你对刘某熟悉吗?她平时为人怎么样?

  邻居:她平时在外打零工,大双三天两头生病,一生病就到处借钱,反复反复,她也没时间打工挣钱。

  记者:你知道她在南京偷东西的事情吗?

  邻居:呀?她的人品不会干这事。超市老板谅解谅解她吧!

  杂乱废品收购站,一排低矮破落的坯房,就是刘某和姐姐临时的家。双胞胎妹妹小双,病情没有姐姐严重,但为控制病情,依旧每天药不离口。小双很爱画画,她在贫瘠的家中,用画笔想象着最完美的童年世界:五彩缤纷,没有病痛。文具盒上,小双贴了一对面面相觑的小企鹅,并贴了三个字:叫爸爸!

  午饭,一个馒头一盆清炒洋葱,小双美滋滋吃完。在堆积如山的废品站,她和小伙伴无忧地嬉闹玩耍,一眨眼,瘦小的她跑得没影没踪。

  冷静看着这一幕,我在想:你们到底需要什么样的反转和独家?

  鲁迅在《狂人日记》里说,救救孩子。

  我不是圣母,你们别喷我!

  



内容采编自网络, 不代表北美生活网观点, 除新闻外如有著作权争议, 请联系本站编辑,将立即处理。


谢谢欣赏,开放注册,欢迎加入北美生活网。



转载请保留当前帖子的链接:http://www.beimeilife.com/thread-14020-1-1.html 谢谢!

使用高级回帖 (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快速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  

发帖时请遵守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你发帖内容、时间以及发帖IP地址等记录保留,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信息提供给有关政府机构。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