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左侧

变性人随意如厕,美“政治正确”泛滥成“灾”?

[复制链接]
分享到:
发表于 2016-6-3 12:5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赵灵敏

继最高法院裁定同性婚姻合法后,美国社会问题的新战场转向了变性人如厕问题。5月中旬,奥巴马政府向全美公立学校发布了变性人学生如厕指导,敦促所有学校允许变性人学生按照自己的性别认知来选择洗手间。这项指令不具有法律约束力,但司法部和教育部警告那些接受联邦资金支持的公立学校,如果这些学校限制学生只能根据出生证上的性别选择洗手间或更衣室的话,它们很可能将失去联邦的教育资金支持。

“随意如厕”遭抵制

在美国,变性人属于LGBT(女同性恋、男同性恋、双性恋和变性人)群体。奥巴马在过去8年任期里,对这个群体可谓仁至义尽:同性情侣可以结婚,LGBT群体的士兵可以在军队公开自己的性取向而不必担心遭到歧视,禁止歧视联邦政府以及与政府签有合同的公司的同性恋和跨性别雇员,每年6月定为“LGBT自豪月”。现如今他又在变性人如厕问题上插一脚,并将之当作民权运动的新进展。而早在去年,奥巴马已经决定在白宫西翼的艾森豪威尔行政办公楼首次增设“中性厕所”。奥巴马对上述做法的解释是为了保护那些弱势学生不受欺负,确保每个人都被公平对待,每个孩子都被爱、被保护、有尊严。

应该说,奥巴马的说辞符合左派一贯坚持的保护弱势群体的理论:在人生的某个时刻,我们都可能成为弱势群体,因此,保护别人就是保护我们自己。但保守派并不认可这种理论,他们认为人应该自己为自己负责,弱势群体权益的实现和伸张不能建立于社会大多数人权益的受损之上。具体到变性人如厕的问题,他们坚持男女有别,厕所分开是天经地义的事。变性人自行选择厕所的做法,使得个人隐私和公共安全面临危险,使性侵者有机可乘:一名男性可以冒充女性进入女厕所或女更衣室从事性犯罪,试问有哪个母亲愿意在带着自己女儿上卫生间时,得时刻提防来自“变性人”的窥视和袭击?

正是基于这样的考虑,在奥巴马政府要求学校允许变性人随意选择厕所之后不久,以得克萨斯州为首的11个州已经提起诉状,指控奥巴马政府无视儿童安全,要求法官宣布此前政府颁布的变性人学生如厕指导为非法。除得克萨斯州外,参与诉讼的11个州还包括阿拉巴马州、西弗吉尼亚州、威斯康星州、田纳西州等。这些州绝大多数是在共和党控制下,而且签署诉状的州司法部长也均为共和党人。

而早在今年3月23日,北卡罗来纳州已通过法案,规定变性人不得根据自己认同的身份选择公共厕所和公共浴室,而必须按照生理性别选择。也就是说,一位男变女的变性人,只能去男厕所,而非女厕所。美国有些州包括佛罗里达、得克萨斯、堪萨斯在内的一些州议会更是通过法律,把跨性别者使用异性厕所或更衣室视为违法,这类行为在得州构成重罪,有可能被监禁180天并罚款1万美元。

民意两极分化

和同性婚姻合法化问题一样,变性人如厕问题同样在美国社会和政界引发两极分化。民调显示,支持和反对的人数比例相差无几。美国社会围绕着变性人如厕问题的争议和冲突,是社会撕裂的表征,也表明由民权运动开启的、此前一直畅通无阻、无限度地向弱势群体倾斜的社会政策和氛围,正在面临越来越激烈的抵制和挑战。事实上,这种趋势在加强枪支管制、医保法案、同性婚姻合法化等问题上已经体现得很明显了。而对这些问题持激烈反对态度的白人基层男性选民,正是这次大选中共和党准总统候选人特朗普的基本支持者。相较于经济议题,这些人更注重道德议题,在诸如反堕胎、反同性婚姻、持枪权这类问题上决不退让。近年来,这些人面对一个让他们越来越不舒服、越来越陌生的美国:移民特别是非法移民的大量涌入,同性婚姻的合法化,白宫里的黑人总统……他们觉得这个国家已经不属于他们了,熟悉的秩序和原则已经不复存在。

更糟糕的是,他们的不满因为不符合“政治正确”而无法公开诉说宣泄。政治正确其实就是民权运动以来一系列保护弱势群体理念和做法的结晶,从保护黑人免受侮辱和伤害渐渐扩大到所有弱势和易受伤害群体,最终形成一整套话语禁忌体系:比如不能叫黑人“黑鬼”,要叫“非洲裔美国人”;不能用脏话污辱同性恋者;不能轻狎或歧视女性,等等。这些做法的初衷是好的,但演变到今天,这套体系已经越来越极端和教条,有日益演变为言论审查的意味,而这种审查的指向,很多时候正是身为直男和基督徒的白人男性。一个黑人可以说“我很自豪自己是黑人”,但一个白人不能说“我很自豪自己是白人”,否则就会被指责为比希特勒还邪恶的种族主义者。

不仅如此,美国政府还在政策上对弱势群体进行照顾,比如强行要求在高校招生、政府招聘时向黑人、拉丁裔和印第安人等少数族裔倾斜。很多白人就觉得,目前黑人的经济地位已经显著提高,黑人里也有富人,白人里的穷人也不少,而一个家庭年收入20万美元以上的黑人学生,仅仅因为是黑人就挤掉了一个家庭收入不足3万的白人贫困生的受教育机会,正当性何在?

在这种情况下,这部分人的愤懑和压抑可想而知。而特朗普将他们从“政治正确”中解放出来,直指“政治正确”的荒谬和虚伪:“我认为美国的大问题就是政治正确,我没有时间去政治正确”,“要不是我,你们甚至都不一定会在这里讨论非法移民问题,因为政府的词汇是‘无文件的侨民(undocumented aliens)’。”特朗普还称,政治正确应为加州圣贝纳迪诺一类的屠杀负责,邻居已经觉察到凶手夫妇行为上的异常,却无人报警,因为担心如果只是虚惊一场,自己会被贴上“种族歧视”的标签。特朗普的百无禁忌,有意无意地踩中了很多美国民众对政治正确敢怒而不敢言的心态,而这种心态,也正在变性人如厕的问题上发酵。

(作者为资深媒体人)

谢谢欣赏, 北美生活网

转载请保留当前帖子的链接:http://www.beimeilife.com/thread-14029-1-1.html 谢谢!

使用高级回帖 (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快速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  

发帖时请遵守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你发帖内容、时间以及发帖IP地址等记录保留,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信息提供给有关政府机构。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