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左侧

张信哲:收藏古董更懂断舍离

[复制链接]
分享到:
发表于 2016-6-6 13:3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 u( d# q6 i( c- `. N$ l" [6 ^ }. z
0 x! Z& y: F. w! M5 G% |

  “华彩霓裳——张信哲先生珍藏明清织绣服饰”预展6月3日在京开幕。情歌王子张信哲变身收藏家做客京华茶馆,聊他的收藏人生。问到流行断舍离的 今天,收藏会不会显得不搭?张信哲表示,收藏古董最直接反映断舍离这件事情。“因为这些东西年纪比你大多了,严格来说,你只是暂时保存它们的一个人而已。 所以当你很清楚这些状态的时候,就不会有那个不舍。拥有过,学到了,就可以把它卖掉。用卖掉的钱,去买其它想学的东西。”

( o2 ]7 y/ u! X) F$ {$ P2 D

  缘起

- D% }0 |- j# O; [4 H1 ]

  外曾祖母留下的刺绣

' |" {: f# c. V Q5 `/ f) g

  张信哲表示,他不是当了歌手之后才开始收藏,而是从小就有收藏的兴趣。“我的第一件收藏应该是幼稚园吧。小的时候收的东西,都是邮票、卡片、弹 珠、橡皮筋啦。但是就是因为这些小的收藏,慢慢培养了我对收藏的兴趣。我真正开始会收老东西,其实也蛮早的,从小学的时候就开始了。我住在西螺,是台湾的 一个古镇。我住的房子就是老房子,对那些老东西特别有感觉,就开始捡一些人家不要的老窗花,慢慢的收集。后来工作赚钱了,就开始买,一直到现在。”

" w5 E) i; Q. g/ `

  在张信哲的收藏品中,织绣服饰类藏品占了不小的比重。开始收藏织绣,其实是因为他的外曾祖母。“我外曾祖母走的时候超过100岁,我从小看到她 都是裹着小脚,穿着全身黑。但是没想到在整理她遗物的时候,发现她年轻的时候,穿的那些绣花的衣服。那个时候突然觉得,怎么和我印象中,那个全身穿黑色的 外曾祖母不一样,然后也就当作纪念,把她的这些东西先留了下来。这些是我收集的第一批织绣。就这样开始对中国的织绣产生兴趣,慢慢研究,然后收。”

4 @" r _$ w* K8 U, E F0 N

  发生

" w0 \6 i9 U. k

  也曾看走眼

2 l* I0 z$ ~$ {

  对每个喜好收藏的人来说,看走眼应该是必修的学分,张信哲也不例外,“看走眼会有,但不会到离谱。”他在学习收藏的这条路上,属于循序渐进型。 “真正喜欢收藏的话,不会着急买东西。小时候没有钱的时候,我会去看展览,还有各种博物馆。慢慢认识了一些藏家,和他们学习。没有钱的时候,我不着急买, 人家愿意赏给我一点肉沫儿的话,我就收着,慢慢学。赚钱之后,开始买一些小东西。所以我是真的了解以后,才开始买的。我不像有些人拿着大把钱直接买,我不 是那样子的经历。所以基本上我没有买过赝品。我只有错估年代或者价值,要不然就是有一些特别的高仿品。”

! R2 I% S& O2 h+ g6 H# W

   收藏直接反映断舍离

5 F! v3 N; I4 G, O

  断舍离,最近被炒得很凶,每个人都开始或多或少地思考一下自己的断舍离。那对于一个收藏家来说,断舍离是不是有点“残忍”?在张信哲看来反而收 集古董最直接反映断舍离这件事情。“因为这些东西年纪比你大多了,严格来说,你只是暂时保存它们的一个人而已,它们并不是属于你的。当你走了之后,这些东 西还会在,而且会属于另外一个人。所以当你很清楚这些状态的时候,就不会有那个不舍。会觉得这些东西曾经拥有过,学到了想学的东西,就可以把它卖掉。用卖 掉的钱,去买其它想学的东西。我觉得透过这些老古董,反而更容易进入到断舍离的概念里面去。”

6 O" {' l: r2 A; S- a( t0 B

   插曲

3 L6 _" U7 J2 n, q' p

  挑掉云纹绣上章纹

+ F; a# `% j7 K1 r3 L

  和收藏家聊天,除了不免俗的问哪件东西最值钱外,收藏的故事也是不能不问了。张信哲就分享了一个自己看走眼的故事。“我曾经收错过一次十二章纹 的龙袍。是用老的龙袍,然后把一些地方挑掉,把章纹绣上去,只有十二章纹是新绣的,其他都是老的。织绣类的东西,很难仿,因为早期比较冷门,工艺又非常繁 复。仿这个不划算。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地方就是颜色没有办法仿制。因为都是植物矿物染料,现在的化学染料染不出这个颜色,就算做旧也做不出自然的颜色,所以 我看照片,就可以看出来新的老的。那件十二章纹的龙袍只有局部是做假的,很容易忽略,那个时候太自信了。后来发现是把云纹挑掉,绣上的章纹,但还是会有云 纹的痕迹。就觉得那个地方特别不自然,云纹和章纹样式都怪怪的。”

- @0 g& W* ]# c% s: r( p0 a" B- D

  一对不愿分离的禅凳

! c. y& r# W! f! q

  在收藏的过程中,还有很多难以解释的缘分。张信哲曾经收过一对黄花梨的禅凳,两张的收藏时间相隔了五六年。“我曾经收到一对黄花梨的禅凳,分两 次收的,时隔五六年。是因为兄弟分家,一开始先收到一张,也没想到可以找到另外一张。真的过了好几年,古董商告诉我,另外一张找到了。第二张被找到的时 候,真的是被丢在房后,经历日晒雨淋。”一对禅凳冥冥中又凑到一起。

' Z) o8 i1 q1 r) ]9 Q0 y. E

  未来

7 f4 @' U0 h' y* Q1 c! A! ]) \

  短时期内不会贸然开博物馆

8 w5 _: V4 N% c

  拥有那么多收藏的人会不会想要开一间私人博物馆呢?张信哲的回答是短时期内是不会贸然开博物馆的。“我去年与台北历史博物馆合办了《潮代——清绣的天衣 无缝:清代女性服饰展》。透过这个展览,让我重新了解到了,到底博物馆是什么。之后我就决定,我不要开博物馆了。因为我觉得博物馆并不是一个放东西让人家 看的机构,更重要的一件事是透过收藏的这些东西去教育大家。教育、挖掘、发展其实是更重要的功能。我目前的能力顶多能够做到收集或是展示,更多的部分,尤 其是教育和研发的功能,我还做不到。所以在短期内,在我有能力之前,我不会去贸然的开一个博物馆。不知道。也许我有一天退休了,我可以全心地做这个事 情。”

2 f1 w& q8 P0 p8 n s, Q; ?

  记者手记

7 W# p" ~" [& |* Y5 w

  看《甄嬛传》真懂的人才跳戏

4 S5 d Y! \2 a6 i5 i4 ^0 W2 a

  作为《甄嬛传》的忠粉,我不好说自己看过多少遍了。因为即使现在遇到电视台重播,我还是不会转台。当张信哲说道,《甄嬛传》里面的衣服穿错了的 时候,我内心是一个大写“what”,不由自主想听他多说点儿。他说:“我看《甄嬛传》会跳戏,因为穿错了。甄嬛的背景是雍正,但是穿的衣服都是同治、光 绪年间的。而且戴的钿子也是到了道光年间才有的。”

# s2 P9 j5 s' U5 t

  采访回到家,我忍不住点开了《甄嬛传》。我以为自己也会跳戏,后来发现我想多了。真懂的人才会跳戏,不懂的我只会看女人掐架。

* o; I4 Q u) Q: `

  京华时报记者侯艳京华时报记者吴平摄



内容采编自网络, 不代表北美生活网观点, 除新闻外如有著作权争议, 请联系本站编辑,将立即处理。


谢谢欣赏,开放注册,欢迎加入北美生活网。



转载请保留当前帖子的链接:http://www.beimeilife.com/thread-14484-1-1.html 谢谢!

使用高级回帖 (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快速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  

发帖时请遵守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你发帖内容、时间以及发帖IP地址等记录保留,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信息提供给有关政府机构。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