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左侧

[好奇惊异] 327枭雄沉浮录:刘汉成亿万富 管金生落魄入狱

[复制链接]
分享到:
发表于 2016-6-7 13:3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相信对于很多资本市场的人而言,管金生这个名字一点也不陌生,这位受过牢狱之灾,被称为“中国证券教父”的传奇人物在2016年6月6日,即将步入古稀之年再次扬帆起航,走上人生“第三次”的创业的道路,他的身上太多故事可以说,今天八妹也发了一篇关于他重新创业的文章《69岁再创业,管金生能否成为第二个褚时健?》点击文末阅读原文可查看,而下面这篇文章,八妹要带你回顾历史性意义的"327国债期货事件" 。

文:《商界》记者 唐 亮

来源:商界(ID: sj998_)

资本市场是一个丛林。丛林里没有永远的赢家与输家。

2015年2月9日,曾经的四川首富刘汉,以黑社会组织头目的身份被执行死刑; 而就在他被执行死刑的十天前,久未露面的“中国证券教父”管金生,出现在上海浦东希尔顿逸林酒店,做了一场有关互联网金融的演讲。

20年前,刘汉凭借327国债期货事件成为亿万富翁,作为失利一方的管金生则落魄入狱。如今,两人的历史注脚似乎又发生了完全翻转。

个人宿命轮回之外,资本游戏与丛林法则,仍运作不息。

改变一群人命运的8分钟

1995年2月23日16时22分13秒,一群人的命运被改写了。

在此后8分钟的时间里,管金生领衔的万国证券连续向327国债期货砸下1056万口空单,直接从浮亏60亿元变成盈利42亿元。

作为国债期货的设计者,上交所总经理尉文渊看到这疯狂的一幕已经说不出话来。当时上交所规定个人持仓不得超过3万口,机构不得超过5万口,但疯狂的透支交易已使得市场犹如脱缰野马般不受控制。而这笔等值于当时中国国内生产总值1/30的巨量空单一出,多方不知会有多少人倾家荡产。

当时,中国经济经历了近三年高通胀的痛楚。为刺激国债销售,财政部会对国库券进行保值贴补。但是,贴补率历来都是到最后关头才公布,这无形中成为国债期货多空方一较高下的关键筹码。

那一年,管金生行至巅峰,风头无两。他与尉文渊、阚治东等人一起,并称“中国证券教父”,万国证券一度持有中国七成A股和几乎所有B股。因此,老管拥有足够资本迷信于自己对市场的判断,其掌握的所谓内部消息更使得他不可一世。这种嚣张,直接促使他敢于同财政部全资子公司中经开对赌327国债期货:他赌财政部不增加贴补,唱空;中经开则赌自己的“娘家”要增加贴补,做多。

那天一开盘,中经开便连续砸下300万口多单;到下午,先前做空的辽国发改弦易帜打出200万口做多。财政部已经确定提高贴补率的利多消息,管金生却已输红了眼,依然不断做空。残酷的事实就是:价格步步升高,每上升一元,万国证券就亏损十几亿元。

然后,命运的八分钟到来。没有人知道管金生是怎样想的。他砸下1056万口空单的孤注一掷更像是对监管层、财政部的“调戏”。后果可想而知,当晚11时,上交所宣布16时22分13秒后的交易无效。

空方破产,多方暴富,其实大家都违规了。327国债期货的多方与空方,严格意义来讲都属于内幕交易。同时,限仓制度的缺失、保证金制度执行的得过且过,导致多方空方违反多项交易准则,可以无穷下单进行豪赌。1995年2月23日亦被称为“中国证券史上最黑暗的一天”。

最后,板子只打在了管金生的身上。具有讽刺意味的是:老管的罪名是“行贿”,后被关押在上海的提篮桥监狱。

而跟随中经开做多的散户中,诞生了一批极具时代特色的富豪们,他们其中有28岁的魏东、30岁的刘汉和34岁的周正毅……

“中国证券教父”的“牺牲”,换来了未来中国首富们捞取第一桶金的狂欢日。

327特色赢家与输家

327的输家们,很多黯然神伤,再也没碰过证券。

有一个叫陈万宁的期货交易员,交易席位亏了7000万元。他不气馁,再战三年结果输光剩下的全部家底。这时他才终于明白,自己并不适合做一名“赌徒”。几年后,陈万宁给自己取了一个笔名:宁财神,他换了一份互联网作家的工作,写了一部家喻户晓的电视剧《武林外传》。

因监管不力引咎辞职的尉文渊,彻底离开了体制。他一手打造的国债期货被封杀,12年后才得以解禁。他一时也失去了对证券市场的兴趣,立誓三年不碰股票,并与朋友在北京成立了一家影视广告公司。

不同的是,依靠内幕消息获胜的327赢家们则普遍爱上了财富的冒险。

327之前,周正毅还只是一个无名个体户。他去日本倒卖过章光101,与妻子做过餐馆、贸易,生活殷实但也非实现财务自由。327则让周正毅迎来人生的飞跃,他把赚来的钱大多用于自己位于上海黄河路上“阿毛炖品”的豪装与排场,其招牌菜是58元一位的佛跳墙、188元一位的红烧大排翅,在上海滩也曾红极一时。

其实,阿毛炖品只是一个平台。

在那里,周正毅广结银行圈的朋友,结识黑白两道有头有脸的人物,目的正是为了获取证券投资的内幕消息。1998年,经人提点,周正毅成立农凯集团,下设众多千丝万缕的子公司,相互担保向银行借贷,贷款则用于炒股图利。后来,又经过更高级别的人士提点,周又开始不断收购一些项目,再“充水”抵押给银行套取资金,接着用贷款收购上市公司,再由上市公司购买这些项目。周而复始,竟然使得周正毅一度掌控沪港四家上市公司,“上海首富”的名号不胫而走。

和那些“土豪”一样,暴富的周正毅也开启了纸醉金迷的生活。他购买豪车、豪宅,与香港女星拍拖,留起了贝克汉姆“酷毙”的发型,喜欢颜色夸张的服饰搭配。有趣的是,2000年胡润把周正毅排到第94位富豪,周竟大为不满,亲自找胡润理论,直到2002年排到第11位才勉强服气。

显然,327告诉“周正毅们”一种“丛林法则”:结交权贵,进而获取内幕消息,或走捷径,或绕过规则。当套取的财富越来越多,这种价值观更加颠扑不破,也使得本人日渐嚣张、花哨、不可一世。

但是,多行不义必自毙。2002年6月,接连牵涉327国债期货事件、长虹转配股重大违规事件、东方电子恶意炒卖事件的中经开公司终于被中国人民银行宣布“死亡”。

不出意外,这个消息被第一时间传递给了上海提篮桥监狱里服刑的管金生。在那里,管金生戒了烟,为人谦和了许多,并在狱中做起了翻译外国经济文献的工作,“我翻译太忙了,没空关心股市了。”

2003年,管金生获准保外就医。巧合的是,周正毅随即就被关押到提篮桥监狱;刑满出狱四个月后,周正毅又因行贿等罪名被判处有期徒刑16年。

周正毅暴发的速度,比不上他幻灭的速度;他崛起于时代的缝隙,却败落于对游戏规则的漠视。

327造“系”运动

至少有三位327赢家,构筑了庞大的企业帝国。但是他们的命运大多还不如周正毅。

其一是出身中经开的魏东。

327之后,魏东成立涌金实业,全面参与转配股、法人股受让等一级市场业务。2002年,魏东风向一转,并购九芝堂,并以九芝堂为平台成为千金药业二股东,“涌金系”一词由此出现。2005年,涌金系故技重施,以九芝堂为平台控股成都证券,更名为国金证券,随后成功借壳上市。至此,魏东构筑了“医药+券商”的资本运作平台。

然而,就在人生事业的最高峰,2008年4月29日,魏东从北京家中坠楼自杀,终年只有41岁。在遗书中,魏东坦承由于外部环境的巨大压力,自己有严重的失眠与抑郁。

有传言,魏东可能牵涉进当年的大案——“原国家开发银行副行长王益受贿案”。就在魏东自杀前,专案组发现魏东接听了两个重要电话,其中一个便来自王益。

事实上,涌金系的成立充满着“中国特色”,凭借的正是魏东在经营中刻意积攒的人脉与“关键”消息。但是,中国的“造系者”大多中道陨落,有的被监禁、有的逃亡,均被资源积累过程中的灰色地带所累。

出身街头的刘汉,他开启的暴富模式似乎已经不能再用灰色形容,而是黑色:“汉龙系”本质上就是一个黑帮组织。

刘汉在四川广汉以开设赌博游戏机厅起家,在道上的名声早已如雷贯耳。327之后,刘汉一夜暴富,他随即成立汉龙集团转战房地产业。刘汉杀气重,在项目开发、资产并购中经常招惹命案,甚至因为怀疑街坊私吞自己的养狗费也要杀个人解气。

2001年,刘汉认识了一位关键人物“大老虎”之子周滨,这时他的生意才真正进入“高境界”。此后十年,汉龙系掌控的全资、控股、参股公司多达70家,其中上市公司2家,境外公司4家。既有矿业、新能源布局,也有赴澳赌博洗钱业务,可谓白道黑道一锅端。

但是,这一切终因“大老虎”被调查而终结。2013年3月,刘汉便被警方控制,从此走上了不归路。

这样看来,就只有黄伟执掌的“新湖系”仍然太平无事。

有报道称:327事件中,黄伟获利7.5亿元,是真正的最大赢家。1994年11月,黄伟创立浙江新湖,开始介入房地产行业。在行业人士看来,黄伟做房地产有点像他做股票、期货,有点投机的味道,似乎更看重土地和房地产升值。

事实上,能够至今屹立不倒,黄伟的个人秉性非常关键。据称其不嗜烟酒,平时喜欢打的或步行上班,而且一直没有担任人大代表、政协委员等职务,亦刻意不在有媒体记者在场的公开场合出现。

与高调的周正毅、刘汉相比,黄伟算是327赢家中的一位“另类”了。

“教父”归来

伴随着大多数327赢家们的凋零、落幕,当年的输家似乎又以另外的面目回来了。

2011年1月,华锐风电以每股90元的高发行价登陆上交所。敲钟的人群里,赫然出现了以投资者身份出席的尉文渊、阚治东。忆往昔,20多年前,尉文渊敲响上交所开市的第一声钟,阚治东则承销了第一只A股飞乐音响与第一只B股电真空。以这样的方式回归故地,令人徜徉。

一切都源于2006年3月,阚治东因牵涉南方证券破产事件被警方关押,幸运的是,他被关押21天后无罪释放。

随后,已经退隐十多年的尉文渊找上门来,送来3000万元——这几乎是他多年创业攒下的全部身家。两人决定携手创办一家创投公司,转型做起了PE。毕竟,这么多年了,两位“教父”不敢谈当日之勇,可眼光独具。

投资什么呢?阚治东把主要资金都投给了华锐风电。熬守五年后,终于获得400倍回报。

其实,华锐风电之所以能够得到投资者热捧,原因很简单:尉文渊、阚治东这两个名字就价值连城。

但名气抵不过现实。风电领域的连续波动,加上自身管理、决策问题频仍,上市后的华锐风电业绩急剧下降,股价更是跌到10元以下。2012年8月,经董事会讨论,尉文渊临危受命出任代理董事长一职。可是,8个月后,老尉就主动请辞——业绩依然没有改观。

年届花甲的尉文渊,面对的是亏损严重、库存积压严重、与经销商失和……而且新问题还在不断涌现。他甚至已经不太习惯“上班”的过程,但是仍然咬牙忍耐下来,吃住在酒店,每天往返于单位与酒店之间,每周五晚上能飞回上海和家人团聚……须知,他甚至还需要现学Word,掌握用电脑看邮件的方法。

有人评价,尉文渊有勇气接手,就已经让人刮目相看了。这件事也让尉文渊、阚治东审视自己,还是做财务投资人更适合自己。

管金生似乎已经给他们做出了榜样——他只挂顾问的头衔。2014年11月,管金生出现在上海股交中心,为新挂牌的上海银黑地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敲锣。据悉,这家创投公司投资的是华西村有机香猪项目,属于绿色农业领域。

在现场,“管顾问”高兴地说:“希望我们这家公司,要用互联网的思维服务于中国的中小微企业,要塑造一批草根英雄群体,成就一批年轻人。”

尉文渊、阚治东又重新上路了。他们已经成立了一家10亿元人民币规模的现代文创股权投资基金,主要关注文创产业与医疗健康产业。

上一次,“中国证券教父”们开启了327国债期货事件引发的“丛林时代”;但愿这一次,能够有所不同。



内容采编自网络, 不代表“北美生活网”观点, 除新闻外如有著作权争议, 请联系本站编辑,将立即处理。


谢谢欣赏,开放注册,欢迎加入北美生活网。



转载请保留当前帖子的链接:http://www.beimeilife.com/thread-14695-1-1.html 谢谢!

使用高级回帖 (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快速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  

发帖时请遵守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你发帖内容、时间以及发帖IP地址等记录保留,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信息提供给有关政府机构。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