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标签看更多好帖
开启左侧

黑蚱蝉,知了猴,亚里士多德都说好吃?

[复制链接]
分享到:
发表于 2016-6-11 16:1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今天的主角是红脉熊蝉Cryptotympana atrata),如果大家有印象的话,去年物种日历里的黑蚱蝉就是它。

还记得它么?红脉熊蝉,也就是黑蚱蝉。图片:三蝶纪

如果忘掉了也无妨,新一年的餐桌物种,我们再来说说黑蚱蝉。

黑蚱蝉,蜩中最大者

在中国第一部辞典——《尔雅》中就出现了黑蚱蝉。《尔雅·释虫》里解释:“蝒,马蜩。”读音为mián,又名马蜩(tiáo),指的就是黑蚱蝉。《诗经·小雅·小弁》里这样写:“菀彼柳斯,鸣蜩嘒[ huì ]嘒。”,这个鸣蜩也是黑蚱蝉。

就是这货,夏日在树上清脆鸣叫的大黑知了,“嘒”正是形容清脆的蝉鸣。图片:三蝶纪

两晋时期的文学家郭璞对此有更详细的解释:“蜩中最大者为马蝉。今夏中所鸣者,比众蝉最大。陶又引《诗》鸣蜩。云是形大而黑,昔人所啖者。又礼冠之饰附蝉者,亦黑而大,皆此类也。然则《尔雅》所谓马蜩,诗人所谓鸣蜩,《月令》礼家所谓蝉,本草所谓蚱蝉。其实一种。”

黑蚱蝉刚刚完成羽化,尚未定色,还不黑。图片:三蝶纪

这个描述已经相当精确了,黑蚱蝉在常见的蝉里是个头最大的,马蜩也好,鸣蜩也好,其实都指的是黑蚱蝉。从“云是形大而黑,昔人所啖者。”就知道,那时候的人就开始吃黑蚱蝉了。

黑蚱蝉,成虫和若虫都能上餐桌

关于黑蚱蝉的生物学特性就不赘述了,可以参考去年城市物种日历它的介绍。(戳这里)

今年我们重点来讲能好怎。黑蚱蝉能吃已经是不争的事实,要不然不会让它上餐桌物种日历。黑蚱蝉分布广、个头大、数量多,这也是它们能上餐桌的一大原因。眼看天气渐热,黑蚱蝉的若虫在地下待了三五年后也开始渐渐爬出地面羽化成虫,抓紧时间繁殖,享受短暂的成年生活。

爬到树枝上准备羽化的若虫。图片:三蝶纪

羽化中的黑蚱蝉。图片:三蝶纪

蝉好吃吗?回想当年研究生时代,在一位师兄的带领下与几位好友在市郊的实验站捉来蝉的成虫,去了翅膀下锅爆炒,味道倒也不坏,只是人多蝉少,年代久远,已经回想不起个中滋味。

蝉的成虫其实并没多少人吃,吃蝉的人更多的是吃蝉的若虫,也就是俗称的蝉蛹、蝉猴、知了猴,叫猴是因为它们快羽化时会爬树。在之前的物种日历里已经介绍过,蝉是不完全变态的昆虫,没有“蛹”这个阶段,所以蝉蛹这个词是不科学的。在下面的介绍里我们就用蝉猴来指这个若虫阶段吧。

抓蝉猴,只需要一根竹竿在手

抓蝉猴的人一般都在晚上出动,竹竿一头裹上面筋就可以粘知了猴。这个方法也不稀奇。

蝉的若虫——蝉猴。图片:三蝶纪

在《庄子.外篇.达生第十九》里记述了这样一则故事:仲尼适楚,出于林中,见佝偻者承蜩,犹掇之也。仲尼曰:“子巧乎,有道邪?”曰:“我有道也。五六月累丸二而不坠,则失者锱铢;累三而不坠,则失者十一;累五而不坠,犹掇之也。吾处身也,若蹶株拘;吾执臂也,若槁木之枝。虽天地之大,万物之多,而唯蜩翼之知。吾不反不侧,不以万物易蜩之翼,何为而不得!”

简单描述一下,就是孔子在树林里看到一个伛偻的老头在拿着竹竿粘知了,一出手就是一只,神乎其技。孔子赞叹说,你手这么巧,有什么门道吗?老头说,我有方法啊。先得练习拿竹竿,放两颗弹丸在竹竿顶端不会掉,就很少会失手了,放三颗弹丸也不会掉,就只有十分之一的失败几率,如果放五颗弹丸也不掉,捉蝉就能像随手捡的一样。光这样也不行,还得会隐蔽自己,我站在树下就像树桩,展开手臂就像枯枝。虽然天地万物这么大这么多,我只看到蝉的翅膀。不管周围怎么变化我的注意力只在蝉翼上,这样怎么会抓不到呢?

捕蝉。图片:lqsyw.com

其实和卖油翁的故事差不多吧,锲而不舍,熟能生巧。这里不卖鸡汤了,划重点,从这个故事我们可以看出,孔子那时候就有人用竹竿粘知了了。

吃蝉猴,亚里士多德与法布尔的不同感受

蝉猴好吃吗?因为没亲口吃到,我也没有发言权。在鲁菜里有一道名吃叫炸金蝉,就是用蝉猴油炸了吃。王朔在《空中小姐》里这样写,什么东西油炸一下,绝不会难吃,土坷垃油炸一下,我想也会变得松脆可口。这话有理。昆虫几丁质的外壳,加上自身的肉质,油炸味道应当不错。不只是山东,在很多地方都有吃蝉猴的,而今价格都不菲,都要卖到几十元一斤,饶是如此也是供不应求,毕竟是夏令时鲜,就一个时期有。可见蝉猴是好吃的。只是有些人吃蝉猴会过敏,这些人就和蝉猴无缘了。

炸金蝉。图片:nipic.com

不单是中国,吃蝉猴在古希腊备受赞誉,著名的思想家亚里士多德还用了“suavissimagustu”(极致的美味和享受) 这样的溢美之词来形容,他说蝉猴皮肤裂开之前最美味,其实就是说羽化前了。顺便说亚里士多德还是动物分类第一人,他所创立的几个昆虫分目至今还在沿用。

法布尔就是听了亚里士多德的描述,与几位朋友捉来蝉猴烹饪共享,最后法布尔得到的结论是:“这道蝉猴回味起来有点像虾。蝉猴坚硬无比,而且汁水很少,嚼起来简直就像羊皮纸一样。我绝对不会向任何人推荐这道菜,哪怕亚里士多德对它赞不绝口。”

看到《昆虫记》里这段描述我不禁笑出声,他和亚里士多德在吃蝉猴的感受截然相反,觉得蝉猴难吃。

所以对于蝉猴来说,应当还是油炸、椒盐、干煸这类吃法更适合,没有听到有诸如水煮、白灼、清炖的。法布尔的做法是:几滴油,一小撮盐,一点洋葱炒蝉猴,想来也不会很好吃。

同样是炒蝉猴,法布尔的做法可寡淡多了。图片:三蝶纪

文章就写到这,吞吞口水,希望啥时候能吃上一盘货真价实的美味炸蝉猴。吃过的朋友们也来聊聊呗,到底好不好吃啊。




内容采编自网络, 不代表北美生活网观点, 除新闻外如有著作权争议, 请联系本站编辑,将立即处理。


谢谢欣赏, 北美生活网。



转载请保留当前帖子的链接:http://www.beimeilife.com/thread-15590-1-1.html 谢谢!

使用高级回帖 (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快速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  

发帖时请遵守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你发帖内容、时间以及发帖IP地址等记录保留,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信息提供给有关政府机构。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