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左侧

[美国新闻] 特朗普:我拒绝政治正确 我只做正确的事情

[复制链接]
分享到:
发表于 2016-6-14 13:1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美国奥兰多枪击事件发生后,当地时间6月13日,特朗普在新罕布什尔州发表演讲。演讲中,特朗普试图站在同性恋群体一边,批评希拉里和奥巴马未能有效管制伊斯兰极端分子,并将议题引向外来移民。

特朗普宣称,希拉里从未从过去的恐怖袭击事件中吸取教训,她现在计划大规模增长移民数量,而没有监控计划,仅叙利亚难民就增长了500%。“这简直就是特洛伊木马的翻版。”

以下为演讲全文(观察者网/严南 译):

感谢大家聆听我的演讲。本来我想针对希拉里·克林顿,讲讲在美国经历多次激进伊斯兰教恐怖主义之后,她将成为怎样糟糕的总统。连她的密勤护卫都说,她缺乏一名总统应有的性情和正直。当然,之后讨论这些话题的机会有很多,我很快也会对此发表演讲。

但是今天,我只想讨论一件事情,就是美国境内不断增长的恐怖主义威胁。自9·11事件以来,奥兰多“脉搏”(Pulse)同志酒吧袭击事件是目前发生在美国本土最严重的恐怖主义袭击事件。死了那么多人,伤了那么多人,这是一次残忍的杀戮,是一次羞辱。此事件带来的恐惧无以言表。受害者家庭被完全摧毁。同样地,我们的国家乃至世界也被摧毁了。由此,我们向受害者、伤者及其家属表示最深切的慰问。我们以同一个民族的身份为国家的损失哀悼,同时为需要的人提供支持。我想请求在座的各位为本次袭击的受害者默哀一分钟。

[默哀]

此刻,我们的国家和奥兰多的同性恋群体同在。这是美国历史上黑暗的时刻。一个激进的伊斯兰教徒袭击了俱乐部,不是因为他想杀害美国人,而只是因为俱乐部成员的性取向,他才杀害同性恋公民。这是对我们国家心灵和灵魂的一次重击。这是对人类自由生活、自由恋爱以及自由表达身份的一次重击。这是对每一名美国人和平安全生活权利的一次重击。

对本次袭击,我们需要团结起来,以武力、以目标、以决心予以回应。但是现在,所谓的政治正确摧毁了我们讨论、思考及行动的能力。杀手的名字我不会提及,也不会刻意强调他的父母是移民到美国的阿富汗人。他的父亲对阿富汗塔利班表示支持,而塔利班组织对有异见分子格杀勿论。但杀手之所以会出现在美国的原因是我们允许他的家庭入境。这是事实,也是我们要讨论的事实。

我们的移民制度有缺陷,我们根本不知道我们让哪些人入境,这该死的制度还不允许我们保护公民。我们的政府无能,如果我不能当选总统,这个局面在下届政府肯定不能改变——但我们必须改变,而且刻不容缓。

50位公民死亡,很多人受伤,我们已经不能再谈论这个话题了——而要直接解决这个话题。

圣伯纳迪诺枪击案后,我号召禁止移民入境,很多人蔑视我,嘲笑我。而现在,很多人说我是正确的。当我们完全可以及时监督到入境移民的去向时,我们就可以取消禁令。

美国的移民法律规定,总统有权在适当时机,取消对美国利益、安全可能有害的某一类人的入境资格。为了保护美国人民,我会使用这一权利。我当选后,如果某地区有针对美国、欧洲及盟国的恐袭历史,我将取消该地区的入境资格,直到我们确认威胁已解除。

在进行全面、公正、民众翘首以盼的安全评估后,我们将出台负责任的移民政策,来为美国利益及价值观服务。我们不可以再让成千上万的人涌入境内,这些移民说不定和该凶手一样有相似的想法。激进伊斯兰教派的很多的教义都和西方价值观体系相冲突。激进伊斯兰教派反女性、反同性恋、反美国。在美国的土地上,同性恋、基督教徒以及犹太人成为充满恶意、暴力的伊斯兰激进分子的处决和恐吓对象,这一点我决不允许发生。这不是国家安全的问题,这是生活质量的问题。

如果我们想保证所有美国人的生活质量——包括女人、小孩、同性恋、异性恋、犹太人、基督徒及其他人——我们就必须道破激进伊斯兰教的真相。

我们必须讲述事实,搞清楚伊斯兰激进分子是如何进入我们境内的。我们失败的移民制度将激进伊斯兰恐怖主义带到本土,而我们的情报机构还受到总统的抑制。甚至于我们的联邦调查局探员都必须承认我们无法有效地对入境人员背景进行检查。9·11事件中的所有恐怖分子都获得了美国签证。明尼苏达州的大量索马里难民都尝试着加入“伊斯兰国”。波士顿投弹手队也是通过政治避难进入境内。圣伯纳迪诺男性嫌疑人的父母来自巴基斯坦,嫌犯妻子也是恐怖主义者,来自沙特阿拉伯,他们利用美国一项方便操作的签证进入美国。

在短短一年中,美国的阿富汗移民就增加了5倍。根据皮尤研究中心,在阿富汗,99%的人都相信压迫人权的伊斯兰教法。我们接纳了很多来自世界其他地方、持相同看法的人。

如果我们的社会要保持自由和开放,那我们就必须控制我们的边界。

但是,希拉里·克林顿几个月来,对这么多的袭击忽视不见,一直对“伊斯兰激进派”唯唯诺诺。

希拉里·克林顿在她的政策带给我们巨大的伤害后,迫于压力今日发声,但她仍然不知道伊斯兰激进派是什么,也不愿意说出它的真相。

她完全否认,也拒绝称伊斯兰激进派为敌人,这向全世界宣扬了软弱。

事实上,就在圣伯纳迪诺屠杀前几周,希拉里·克林顿解释了为什么她拒绝说“伊斯兰激进派”的原因,她说:“穆斯林是和平、宽容的人们,和恐怖分子没有任何关系。”

克林顿称,解决方法是控制枪支。但看看法国呢,法国拥有世界上最严格的枪支法律,但130人被恐怖分子残忍地杀害了。她的计划是解除受法律保护美国人民的武装,废弃第二法律修正案,把枪都留给坏人和恐怖主义者。她想拿走美国人民的枪,再接纳想要杀害我们的穆斯林。

我将和全国步枪协会会谈,在总统竞选中,他们已经给了我最早的认可。我们将确保美国人民在恐怖主义当行的时代,有方法保护自己。

希拉里支持将恐怖主义威胁带入境内的政策,给了恐怖主义在海外生长的空间

事实上,希拉里·克林顿糟糕的移民政策将会把更多的伊斯兰移民带入境内,不仅威胁了我们的安全,也威胁了我们的生活方式。而说到激进伊斯兰教派时,无知并不是福佑——而是致命一击。

奥巴马政府在希拉里和其他人的支持下,限制情报搜集,不支持执法,严重危害了我们的安全。他们把政治正确置于常识之上,置于公民安全之上,置于一切之上。

我拒绝政治正确。我只做正确的事情——我想把事情变得简单一点,我想让美国变得再次伟大。

无知的日子就要结束了,他们也快消亡。作为总统,我将给予我们的情报机构执法权,给军方防止恐怖袭击的必要武器。我们需要至上的情报搜集系统。州政府、地方政府及联邦官员要进行更好的合作——还有我们的盟友。我的首席检察官、国家情报总监以及国防部长将知道如何对“激进伊斯兰教派”作战。

我们必须确保美国人民获取他们理解威胁的必要信息。参议院移民小组委员会自9·11事件以后,已经确认了数百个被控有恐怖活动的移民。一年前,美国参议院小组委员会要求司法部、国务院和国土安全部提供美国境内所有恐怖分子的移民历史。这些部门拒绝回应。

奥巴马总统必须公布自9·11·事件以后,所有参与恐怖活动个人的所有移民史。公众有权利知道这些人是如何到境内的。我们必须对这些人予以监控,确保他们是否支持或相信恐怖组织或恐怖信条。我们需要对未来入境移民进行控制,防止在美国内部形成激进分子的大本营。

一个人就可以在奥兰多造成这么多人死亡,更何况是大组织呢?的确,我们的总统根本不知道他到底在做些什么。他让我们失望了,在他的领导下,这种局面根本不会变好——只会更差。每年,美国都允许来自中东的10万人入境,很多都是来自中东以外的穆斯林国家。我们政府承认,移民数字在增长,却未对我们的安全形成有效计划。

事实上,希拉里的国务院正是负责海外移民接受的部门。希拉里从未从这些袭击中吸取教训,她现在计划大规模增长移民数量,而没有监控计划,仅叙利亚难民就增长了500%。这简直就是特洛伊木马的翻版。我们不能让这事发生。

希拉里应该告诉我们,在对移民没有切实监控措施的情况下,为什么她会认为这些危险国家的移民数量应该增长?她应该告诉我们为什么我们应该引进支持对同性恋美国人暴力的移民。她应该告诉我们她要如何为此偿还,她的计划将耗费美国数以亿计的美元。这钱花在现有人群的身上,不是更好吗?

我们要立即停止从叙利亚引进移民,我们不知道他们是谁,他们没有任何背景记录,我们也不知道他们有何打算。我想要的就是常识。我要的是能促进美国价值观的主流移民政策。

我给你们的选择就是两个:惠及美国的主流移民政策;或是希拉里只对政治正确有利的激进移民政策。我们要变得智慧、坚强和警觉。我们必须现在着手做,因为再晚就没有时间了。

媒体在讨论“本土”恐怖主义,但是激进伊斯兰及其滋养网络都是从国外引进的。

是的,由于以往糟糕的移民政策,我们的国家内部有很多激进的分子。但是重点是,只要我们不再引进更多的移民,处理现有的问题就会容易很多。奥兰多枪手的移民父亲支持这个世界上最专制的政权。为什么我们要接纳支持暴力的人呢?

希拉里只要支持将伊斯兰恐怖主义分子引进国内的政策,她就永不会成为同性恋群体的朋友,因为这些极端分子压制女性、同性恋以及任何有异议的人。她无法两全。她不可能既支持这些群体,同时又尝试提升打压这些群体的入境难民人数。

这种移民怎么能让生活更美好呢?这种移民怎么能让我们的国家更好呢?为什么希拉里想接纳这些不同意我们价值观的人呢?

问问你自己,谁才是女性的朋友,谁才是同性恋群体的朋友,特朗普用行动在证明,而希拉里只有废话。希拉里想要允许恐怖分子涌入我们的国家——他们奴役女性、杀害同性恋。

移民是一项特权,我们不应该让任何不支持我们群体的人进入美国边境。美国接纳的移民数量是地球上任意国家的4倍,而且我们还在接纳更多的难民,没有实质的检查和监督。

所以这到底是国家安全的问题,还是经济安全的问题?我们不能再继续下去了。我们签了19万亿的外债,已经没有其他选择了。我们所有的群体都为某种信念做好准备,这不是犯罪行为,这是一种自卫。我想我们可以共同合作,和穆斯林群体合作。但穆斯林必须依法合作,回避那些极端分子。

我想对我们的学校、道路、桥梁和工作市场进行整修。我想每个美国人都能成功。希拉里想倾财政部之力来帮助那些极端分子。我想要保护我们的公民——所有的公民。“脉搏“俱乐部的恐怖袭击要求我们对袭击的每个方面都进行全面的调查。

举个例子,在圣伯纳迪诺,人们知道将要发生什么,但是他们却用了种族形象定性作为借口,没有事先报告。我们需要知道杀手和他的亲戚、父母、朋友和其他人都讨论了什么。.我们需要知道他是否是激进穆斯林或是激进行为分子的下属,如果是的话, 我么需要知道这些人的移民身份。

我们需要知道他去过哪里、和谁旅游。我们需要确保参与计划的每一个人——包括那些知道详情但没有告诉我们的人——都被绳之以法。如果某人知道某次袭击的信息但未举报,这个人也要入狱。美国必须做更多——更多的事情——来保护居民,尤其是那些因为背景和性取向容易成为受害者的居民。这也意味着我们必须改变我们的外交政策。推翻利比亚政权的决定促使了推翻叙利亚政权,这个决定并没有计划好两国未来的发展,因而给ISIS的扩展和扩张提供了空间。

这些行动和我们糟糕的伊朗协议大大降低了我们和区域内穆斯林盟友进行合作的能力。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的新目标必须是打击伊斯兰恐怖主义,而不是国家建设。

举个例子,北约上一个主要任务是希拉里·克林顿的利比亚战争。那次任务帮助ISIS在一个新的土地上得以滋长。

我已经说过北约需要把重心放在停止恐怖主义上。从我说过这话以后,北约已经开始了这方面的行动。在打击伊斯兰恐怖主义问题上,美国必须团结整个文明世界,就像我们在冷战中打击共产主义一样。

我们已经领教过奥巴马的做事方式。但得到了什么呢?是ISIS还有其他各种问题。最后,我想再次强调,我们和奥兰多受害地区的人民同在。

我如果当选为主席,我发誓要保护并捍卫境内所有美国人的安全。不论他们来自哪里,初生在哪里,只要居住在这里,并遵守我们法律的人都会受到保护。

美国将会成为一个宽容、开放的社会。美国将会成为安全的社会。我们将保护边境安全。我们将打击海外的ISIS。我们将确保每一位父母都能在和平安全的环境中抚养他们的孩子。

我们将使美国再度富有。

我们将使美国再度安全。

我们将使美国再度强大。

谢谢。



内容采编自网络, 不代表北美生活网观点, 除新闻外如有著作权争议, 请联系本站编辑,将立即处理。


谢谢欣赏,开放注册,欢迎加入北美生活网。



转载请保留当前帖子的链接:http://www.beimeilife.com/thread-15978-1-1.html 谢谢!

使用高级回帖 (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快速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  

发帖时请遵守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你发帖内容、时间以及发帖IP地址等记录保留,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信息提供给有关政府机构。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