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左侧

[美国纵横] 美国顶尖高中的秘密:非常忙、非常严、非常有趣!

[复制链接]
分享到:
发表于 2016-6-29 03: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导读:全美2015年最佳公立高中前10名里,德州就有四所,为什么?因为德州的教学标准强调严格、实用,学生每天花5小时做功课是正常,老师绩效不佳就会面临辞退。记者实地走访德州九所高中,探索美国高中教育的细节。

全美顶尖高中的秘密:非常忙、非常严、非常有趣
走进德州高中教室那一刻,深植脑海对美国高中的刻板印象——简单、轻松、枪多、功课少——马上打了一个大问号。
美国第四大城休斯顿,九月下旬,夏天赖着不走。“卡内基前卫高中”(Carnegie Vanguard High School)沐浴在中央空调凉爽空气内,丝毫感受不到户外华氏九十七度(约摄氏三十六度)的酷热。
走廊静得只剩下访客嘟嘟嘟的跫音。
校长摩斯敲敲门,扭开教室门把。叽叽喳喳的说话声,像群鸟儿飞了出来。三五同学自在围成圈,拿着学习单比手画脚。十二年级生安娜史塔莎坐在课桌上,挑染成金色的短发格外抢眼。
没错,她是“坐”在桌上,和同学热烈讨论今天这门选修课的主题:解剖。
生物老师史考特说话轻细,仿佛有股魔力,拍拍手、张开口,就让二十几个青少年静下来,专注看她。教室左侧地板杵着一只动物标本,史考特指着那座白色骨架说,“那是我们的小马,也是上课的教材。”
小马是友人死去的宠物,史考特想用它来教解剖。她先问学校行政人员,把小马做成标本,会不会触法?走完法律流程,史考特和同学仔细清洗遗骸,重组,再用3D打印机做出几块遗失的骨头。
这匹结合新科技与解剖知识的小马标本,成了生物课最受欢迎、也最实用的教材。
教育红灯=国家危机:强国的反击——摆脱失败者的角色
一旁观课的记者趁空随机问同学,“你们每天放学回家后,花多少时间看书做功课?三个小时以下的举手。”
大概这问题太傻,少男少女哄笑开了。没人举手。答案是,在这间十到十二年级混班的生物教室里,没有一个人做功课的时间低于五小时。
安娜史塔莎穿着牛仔外套,尽管外表叛逆,考过SAT、ACT(美国大学入学测验),每天课后也要五个多小时才能完成作业。
“高中压力非常大、功课非常多、老师非常严,但是学习非常有趣,”她连用四个very(非常)来形容四年级高中生活。
美国的高中现场,跟你想的不一样。
美国中学生的国际竞赛成绩,偏偏和过级不相称。OECD历次十五岁中学生阅读、数学、科学国际评比“PISA”,美国学生排名老落后亚洲、欧洲,掉在二、三十名,属于loser(失败者)等级。
几任美国总统都急着,接连推改革方案,奥巴马总统六年前就拨款四十三亿美元,推动“力争上游”(Race to the Top)计划,改善中小学教育。
这是让美国中学生评量成绩(脱离失败)的期待。长期由共和党执政的德州,更早迈出改革步伐。
严格与实用:德州牛仔向前冲
一九八三年,美国国家教育卓越委员会,提出《国家陷入危机》(A Nation At Risk)报告,坦言美国中学生程度落后世界多国。当时德州州长怀特(Mark White)成立特别公立教育委员会,由两度参选总统的德州巨富裴洛(Ross Perot)领衔,研议改善公立教育。
隔年,怀特签署教育机会法,将”提高学业表现“ 列为第一优先,规定所有高中生必须通过数学、英文、社会、科学四科州考,才能毕业。
以学业表现为重的教育基调,一直延续至今,州考通过门槛也日趋严苛。
专做学校评鉴的《美新周刊》,以升学准备度(readiness for college)成果,评鉴全美两万两千多所公立高中。二零一五年最佳公立高中的排行榜,前十名里德州就有四所;达拉斯“TAG高中”(School for the Talented Gifted)更连续四年位居榜首。
德州小牛仔是怎么冲到最前排?
教育厅长威廉斯(Michael Williams)一句话总结,“德州要求严。”威廉斯脖上系条蓝色圆点小领结,翘着脚坐在首府奥斯汀行政中心办公室沙发椅,他全身最具德州风味的,是那双黑色雕花牛仔靴。
威廉斯解释,二零零九年起,美国四十六州陆续加入联邦政府中小学 “共同核心”(Common Core)教学标准,德州不参加,还率先自行制定课程标准。威廉斯从书柜拿出厚厚一本七百多页的课程标准说,德州要求更严格、更实用。例如,课程标准里就规定,学生在校要学“个人理财”。
德州教育工作者常常把两个R挂在嘴上,严格(rigor)与实用(relevance)。严格是为就学准备,实用是为就业准备(readiness for career)。
休士顿大学课程与教学系助理教授林欣慧,几年前从田纳西州搬来德州,两个女儿都念公立学校。林欣慧研究儿童教育,她的体验是,德州从小学五年级起功课增多,各科都能力分班,因材施教。到高中,学生要修很多AP(大学先修课),考试也会排名次(但不公布)。因申请大学要看在校成绩,高中生普遍用功读书。
为了提升学术成绩,美国多州都用绩效和薪资挂钩的教师薪酬制度。
德州也不例外,中小学生每年要参加州考(STARR),及格才能升级、毕业,且学生测验成绩,直接牵动学区和学校经费补助。达拉斯学区今年实施新制,校长和教师不再依年资叙薪,而是看绩效。学生的州考成绩,就占教师薪资的35%。
开除不适任老师、校长——呼叫休士顿:阿波罗20计划
各独立学区也纷纷启动大规模中学教改。美国第七大学区休士顿就是一例。
牙科器材创业家梅尔斯(Greg Meyers),十一年前获选入休士顿教育委员会董事会,他两个小孩都念公立高中,感触最深。德州族裔多元,休士顿就有一百多种语言,弱势族裔、弱势学区通常学业成绩最差,更需要大力拉上来。
梅尔斯和其他董事多方研究,到知名高中观摩,还邀请哈佛大学教育创新实验室做合作伙伴。最后订出五大改革策略:高效能的校长和教师;教学时间更多;利用数据引导教学;校内个别课业辅导(tutoring);打造高要求的学校文化。
五年前,休士顿学区推出“阿波罗20”(Apollo 20)计划,挑出成绩较差的四所高中、五所初中(之后又加入十一所小学),以提升学业成绩为目标,用五大策略推全面变革。
“我们不怕尝试大胆的方法,包括开除不适任教师、校长”,梅尔斯透露、休士顿一万三千多名教师,四年内开除了九百多人。学区鼓励教师到偏乡,年薪可多加一万多美元;要求校长轮流到大学受训,上两年MBA课程,已有一百多位校长取得管理硕士。
五年下来,休士顿学区中学生州考成绩普遍提升。
串接学业、职业、企业:跨科备课,连结式学习
要求考高分,又要避免学生上课无趣,就需做到教学实用、有趣。
卡内基前卫高中AP统计课。教室天花板的灯都关上了,只留孤单一柱投影机灯光。伯恩斯老师站在白板前,说话缺乏抑扬顿挫,教法看似单调传统,二十五个学生竟听得兴味盎然。
今天教的是 “线性规划”,伯恩斯要同学先上网找政府各种资料库,个人收入、各区房价、物价指数等统计资料,再思考自己想做什么职业、期待薪水多少、想住哪里、想过什么样的生活等。最后,利用学到的公式,算出最适合自己居住的区域。

“这就是我们以后生活要面对的选择,数学可以派上用场,”12年级的提姆,熟练操作鼠标,电脑屏幕上的曲线图不断变化。
曾获选为德州最佳学区总监的休斯顿总监葛瑞尔指出,市内44所高中,这两年大推串接学业、职业与企业的“连结式学习”(Linked learning)。一方面强化高中生的职业生涯准备度。
要求学习要求产学连结,有利高中教师跨科合作备课。休斯顿市郊的“西边高中”(Westside High School),是推动连结式学习的重点学校。
科技教室里,十几个学生用电脑设计杂志封面。这是科学、英文、艺术、地理四科老师合开的选修课,每周2次,每次4小时,目的是让同学做出企业可用的作品。“不同专业的老师彼此合作,帮助学生连结真实世界,”负责连结式学习的辅导主任霍根说。
明年要升大学的艾佛芮修这门课才刚满一个月,觉得“非常酷”。她打算做水资源保护专题,四个老师分别教她做动画、设计、写提案、使用社群媒体经营社群,甚至教她如何跟上司沟通、项目汇报时该如何着装?“以前要学习好几门课,才能学到这些,现在只要一堂课,学习更有效率,”艾佛芮说。
实地参观、业师教学:企业走进高中
要做好连结式学习,企业的角色很重要。《Fortune》杂志全美五百大企业榜,54家总部设在德州,位居全美第二。达拉斯学区副总监思米柯(Ann Smisko)强调,公立高中的任务之一,是为德州企业培养人才,也为孩子做好适应未来市场的准备。
“高中就要学习未来薪水最高、最受市场需要的专业知识和实务,”思米柯说,德州大企业也很关注高中教育,不但投资源,更协助教师设计课程,让高中教学和企业需求更接轨。
三岁的“能源高中”(Energy Institute High School),就是最好的例子。
虫鸣鸟叫的盛夏午后,走廊摆着几张沙发。十几个高中生或坐或站,围成三、四个圈圈低声讨论。墙上贴着各种抽油机、油井海报;布告栏上贴满几百张学生写的便利贴。
能源高中九年级生艾希安肚子一人坐在沙发,主动向记者展示手上笔记本,她正在画为不发达国家设计的净水系统图。“我以后就想做能源工程师,”艾希安瘦小单薄,声音微弱,贴身才听得到。

校长萝莉当了13年英文教师,她说,能源高中完全用“项目式学习”(Project-based learning),学生都要跨领域学习。每天4小时共同课,由工程、社会、英文和科学四科老师共同开设。
能源高中学生必修《能源与电力》,德州石油、另类能源公司每年都会捐助,让学生实地参观油田、看新能源设备,还派专业工程师到学校上课、协助教师了解最新能源发展。
“德州最重要的产业是能源,让高中生学习并且了解在地产业,对企业、对学生都很必要,”萝莉说。
“假如……”、“为什么?”:美国老师最常问的问题
严格的要求,接地气的教学,成功之钥握在教师手中。
“在美国高中当老师,一点都不轻松,”萝莉不讳言。高中老师每学期都要开两、三门课,得不断进修,才能符合要求。以能源高中老师为例,开学前两周,老师要到校上班,接受三天“如何抓住学生的心”训练。平时,还要接受各种专业培训、到企业参观访谈,绩效不佳得面临资遣,“没有热情,很难待下来。”
五年前,德州教育委员会通过社会科课程标准,鼓吹资本主义优点和共和党政治主张;2015年5月又批准新版高中教科书,将数百万被卖到美国的非洲“奴隶”,写成“工人”,在美国引起极大争议。
这对德州的高中社会老师是挑战:怎么教,才能呈现多元观点,引发学生的批判思考?
谈到教科书,“杜勒斯高中”(Dulles High School)12年级生诺兰不得不说,德州真的“超级保守”。幸好,老师不只教教科书,也有补充教材,会鼓励学生自己做研究、上台汇报,解释、辩护自己的意见。这个思辨过程,让诺兰获益最多。
他举例,历史老师教第二次世界大战,每堂课都会选一个当时的历史人物,如日本将军、美国将军、希特勒等,用他们的视角看这场大战。老师总是问:这个人怎么夺权?他为什么要那样想?为什么会演变成战争?如果你是他,你会怎么做?老师不考选择题,不考已知事实(如大战哪年爆发),却要同学解释为什么。
“老师最常问 if and why (假如和为什么),把我们当大人人看,叫我们怎么学、怎么发展自己、贡献社会。我们真的是借助于老师,而不是借助于课本,”台美混血的诺兰,平时也喜欢玩网络游戏《英雄联盟》。课堂上的引导讨论,让他自愿花更多课后时间找资料,研究各家观点。
诺兰热衷辩论社活动,他主动找校长帮忙,让他参与指导附近初中的社团辩论。“找资源、协调不同意见、负责、有公共意识(socially conscious),这些都是公民需要的能力,高中生也不例外。高中应该是个平台,让每个人成为更好的人,”诺兰体会。
升学所需=人生所需:打开任何一扇门的钥匙
美国的高中,不是“孩子”的学校,而是“大人”的学校。
校园没有广阔的操场,每个高中生的课表都不一样,下课短短五分钟,走道挤满奔跑的学生,从这个教室,换到另个教室。
“美国高中生,就跟国内大学生一样,”林欣慧观察,从选课、选社团、写论文,到完成一百小时社区服务,大都需要自己安排。和亚洲中学生相比,美国中学生(考试成绩)输在起跑点,但到了大学后,却更有创造力、责任感。“这也是美国强大的根本,”林欣慧归结。
推开公办民营学校体系“KIPP”(Knowledge Power Program,知识就是力量计划)总校大门,三米宽的明亮走廊,是学校的名人堂。右侧黄墙上,钉满整排美国各大学校三角形锦旗。每面锦旗下,贴着红色与黑色名牌。哈佛有两个,斯坦福两个、休斯顿大学53个……“黑色代表大学毕业了,红色代表还在读大学。这个是我,”学校公关经理塔莉,指着三一大学锦旗下自己的名牌。十几年前她读这所高中,成为家里第一个上大学的孩子。
创办人芬伯格1994年在休斯顿这所废弃的学校,开办第一所公办民营小学,2004年又在此开设高中。如今,KIPP已在全美20州,开了183所学校,四万一千多名学生中,86%来自低收入家庭。
芬伯格原本想当律师,参加“为美国而教”(Teach For America)计划后,决定一辈子做老师。他告诉记者,创办KIPP,是想“让更多弱势学生上大学”。
在这个大学泛滥成灾,毕业即失业的时代,为什么还要勤教严管,就只为了上大学?
芬伯格的回答,为美国高中的“升学准备度”,做了最好的注解,“不是每个人都适合上大学,但上大学所需要的技能,对每个孩子都有用。打开大学的钥匙,也能打开人生任何一扇门。”
文章来源:公众号 新校长传媒



内容采编自网络, 不代表“北美生活网”观点, 除新闻外如有著作权争议, 请联系本站编辑,将立即处理。

谢谢欣赏,开放注册,欢迎加入北美生活网。

转载请保留当前帖子的链接:http://www.beimeilife.com/thread-17957-1-1.html 谢谢!

使用高级回帖 (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快速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  

发帖时请遵守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你发帖内容、时间以及发帖IP地址等记录保留,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信息提供给有关政府机构。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