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左侧

我们和导演王小帅聊了聊,现在在中国如何才能拍出好电影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7-6 04:3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今年的上海电影节上,导演王小帅说自己像个局外人。
9 M) Z5 A. K6 S王小帅成名很早,1993 年时候的电影《冬春的日子》便在国际不少电影节上获了奖,2000 年《十七岁的单车》获得柏林电影节银熊奖,也奠定了他的地位。但在这二十多年的电影生涯中,王小帅从没拍摄过商业电影,也看不上它。2009 年,他在上海电影节论坛上当着宁浩、魏德圣和陆川的面,说“他们仨票房都过亿了,但作为导演,他们都失败了。”! E* I8 N* \" p# B/ t3 f* P
如果王小帅可以一直躲着,也许这种姿态会成为一种标签。然而他终究跟那群“失败的人”站在一起了。2016 年的电影节期间,王小帅低调地召开一个发布酒会,宣布成立电影公司冬春影业。他说,这个公司不会融资,也就不会被资本控制,可以拍一些自己想做的电影,也包括商业电影。
+ P2 u! N+ R( k2 d5 x, L- w, C没有人知道这个公司的前途会怎样,甚至王小帅本人也不一定知道。2015 年,王小帅电影《闯入者》公映,虽然做了不少宣传工作,而且档期也不能说差,但电影排片不足 2%,王小帅因此发微博发泄情绪 :“4 月 30 日是拍电影以来最黑暗的一天”。
: Z  f" B* G4 d$ }王小帅是 1966 年生人。简单地评价他对商业电影的“排斥”似乎并不公允,在和《好奇心日报》的对话里,他清楚地知道资本的必要性,同时你也能看到他对于跟风、娱乐化和资本泡沫的警惕。
/ f, |, u7 v- Q我们和王小帅谈了谈中国电影市场的危机,以及,究竟怎么才能拍出“好电影”。
1 Y0 X# W1 h7 Y3 i' w" M
  D+ B2 l2 `" Z/ _. s$ \《好奇心日报》:您这一次这个公司还是主要是做艺术片为主,还是像贾樟柯导演那样开始做一些商业上的尝试?3 u. j' V  n7 R4 i1 F' o
王小帅:其实我觉得这个公司也不需要分,这个公司做艺术片,那个公司做商业片也没有这个需要,我觉得一个公司出品电影类型多样化也是没有问题的,不一定非得……我不知道小贾,小贾有新的公司,应该是有资本组合的。2 j$ l  s2 U+ s/ i# z; J' \4 N3 h- b8 ^
《好奇心日报》:对。
* o: ^3 U/ ~* c  A8 B王小帅:我们这个公司是没有所谓的这个资本组合,比较干净,没有什么重组的概念……原来在北京就有一家,(这个)在上海成立之后,做什么样类型的片子(都行),只要片子好就可以。' q) B) j1 b5 v$ r
《好奇心日报》:新公司为什么选择上海,感觉北京的影视风气更浓一些?  v( F0 O; n6 ^
王小帅:其实我们主要在北京。上海也成立(公司)是因为近几年,上海作为一个电影的重镇,当年发祥的重镇,上海人自己都觉得上海的电影有点不争气,除了每年上海电影节大家借这个地方搞搞 Party,搞搞发布会以外,其实电影本身在上海的原创力量在减弱。现在上海市里面或者区里面有一些政策,希望更多人在上海这个地方做一些(事)。  w2 D+ C0 n' x. R5 F- ~6 X
《好奇心日报》:您之前拍摄的那些电影都跟您的成长经历有关系的,未来的家园三部曲还是从个人的经验出发吗?
* C- p  s8 l: o" A$ C2 p7 @王小帅:每个人其实在一个人生自己的阶段里面都是有相对性的,狭隘性的,只是你要是直面自己的这个人生和经验,这也是一种很好的方式,做艺术做电影都是很重要的一个切入点。但是也不见得一直围绕着,应该更广泛地去思考一些东西,如果你觉得个人觉得在这个阶段里,把自己想做的做掉了,那我觉得去更宏观,更广泛地去考虑一些素材也是有必要的。6 x+ o: u8 h) \( y+ A' l
《好奇心日报》:您现在就是把您想做的做掉了吗?1 O2 {0 {/ ~& J0 r* z8 G) w. n
王小帅:没有,我觉得这个阶段有很多需要赶紧去做去关心的问题,你生活在这样一个变化的时代,社会的变化,人的变化,政治的变化,这些东西我觉得其实都是急需要关心的。现在就是太多娱乐化的、太多纯商业的,甚至太多的拷贝跟风,或者外国的东西只要成功了,赶快拿到中国来翻拍给观众看,实际上这里面都挺缺少中国人自己的东西。虽然年轻人都喜欢一些韩剧什么的,但是我觉得,作为中国人,等这些年轻人长大了,在从韩日风里面再转回来的时候,还会感到现在中国应该有(一些自己的东西)。
% c3 S2 a: k) r+ }3 A: _《好奇心日报》:中国自己的东西,您能不能举个例子?
' Y" s" {: J8 _1 o+ A王小帅:其实不用具体举例,中国的社会我刚刚说了,社会政治现实,人被这样一种发展和社会带动的变化,其实就是中国最有趣的东西。如果中国电影是一个更开放的状态的话,中国出品的故事,在中国大地上发生的一些事情,一些故事,真的足以成为世界上电影最强的国家。/ G$ i3 x3 s7 H; x" T4 r' m
# p) z3 j! P) K: ~3 }
《好奇心日报》:都有哪些因素阻碍了中国本土的这些故事成为您说的“最强”?
( {& F" x2 K* h/ K) ?1 v4 n王小帅:在以前人们讨论最多的是中国的体制,电影审查,好像这个不能做,那个不能触碰,现在其实我觉得大家都很少提审查了,因为它已经转移到市场上去了。现在的资本市场这么火爆,电影变得非常非常娱乐化。走这个路子,那中国现实方面的一些东西,就不用审查也没有人去关心了。因为他的重心已经被钱审查了,被资本审查了。; `- E' H; [- y6 n5 M& S
《好奇心日报》:您觉得资本对于电影市场会有哪些作用,您开始也说,‘不是完全的坏事’?
6 y: L  ^' v9 O4 Q6 W王小帅:对,其实资本也需要成熟,如果能够帮助和推动这个行业良性发展,这当然是很好的。但是往往我们在谈到资本的时候,觉得钱是万能的,有了钱就是万能的,慢慢都忽略了电影行业里面最基本的东西。就像李安经常说的,你做电影时用的心,或者人和人之间、人和社会之间的情感,这些很质朴的东西,或者能够产生心和心沟通的东西,如果这些都没有,只剩下包装得很华丽的(东西),这就是资本给人的误解,拿钱一包装就是换了钱,只是生意,而没有看到电影。资本本身不坏,如果资本更成熟一点,按照电影的规律去做,这样一加一等于二,更强大。. J4 g. B( U' }$ D
《好奇心日报》:现在还是有很多盲目投机。
: B/ \. u4 l' d, B# c) `, L王小帅:不用我说,大家都在讨论现在过快过猛,大跃进式的泡沫,其实每个人做的时候都像被裹挟一样往前走,都知道缺少实实在在的东西。
  c5 U7 x9 |/ e& {; O* @" n/ z) Q% m1 Q《好奇心日报》:李安那个论坛叫“票房即将超过美国,中国电影还缺什么”。
/ X7 n4 S2 }" c; ^9 Y) _王小帅:这个题目很荒诞。
) m- u8 M1 K( z- S) Y; c7 o* E《好奇心日报》:对,有人言简意赅地总结了一下,就是缺好电影。% Q1 J) D% g# i
王小帅:这个题目很荒诞,这就是我们中国人的一个毛病,我们喜欢浮夸,喜欢大跃进啊,那时候赶英超美,一会儿全民搞钢材,iPhone 手机出来的时候排队最厉害的是中国人……资本进来是很好的事情,但不用等树长大,立刻从外面摘一棵树做成电影,这样一种情况使得它泡沫化,国外大家也瞠目结舌。里面一定隐藏了危机,一个桥明明要建一年,如果我们为了献礼一个月就建出来了,那一定会隐藏危机。& u7 }! `' L: t3 N: R- Z7 L
《好奇心日报》:大跃进时候,有些地方会种植水稻,有的就会把其他地里的水稻插到一片地里,然后亩产万斤,现在的电影情况是不是挺像的?
, k) [! x; J9 q4 c4 L# N4 ~王小帅:我们看到好的现象应该鼓励,但是这个现象之下我们要深深警惕,警惕它的负面因素。像李安说,‘我在上海电影节之前早就说,要慢一点,太快了,要慢一点’。当然了,资本他不会听你的,他要迅速看到成果。4 Y1 A- P, c: q- C" }# Z
《好奇心日报》:那行业规律您觉得都有哪一些?
7 T! V1 B, n% A% Q* m王小帅:电影的行业规律就是电影本身好,就是你说的好电影,你怎么把电影做好,让一代一代的观众在好电影的这个环境里成长,他对电影的这种审美啊,对电影的看法啊,欣赏啊,他有更多元的,更准确的,更好的判断和审美,好的观众催生好的电影。我觉得这是一个最基本的规律。
! p; Q1 u8 b9 f* f% Q* ]《好奇心日报》:这个好的电影也包括好的商业片?
& J5 \4 Q, @7 Y/ E# c王小帅:当然。艺术片,所谓的艺术片,很多的实践艺术片也有很不成功的,对吧。那在商业的这个领域里面,市场化片里面失败的案例也很多。我们的李大导说什么你们都记得住,为什么?
, D8 A1 [+ w* b$ K/ j' P5 S9 ~《好奇心日报》:因为李安导演是成功人士。# z5 k0 r7 u) n, i  u
王小帅:对啊,他是一个模范的榜样,大家都愿意听他的金句,他说的我们都在讨论。刚才那个记者(问我),‘你们公司每年报表或者要盈利多少’,还没做呢想太多这个,有需要可能做一个商业模式,但是你要做事,做电影是要一个个做,我不能说我要做 10 个电影,我保证我 5 个赚,2 个平手,1 个赔,这没有,不会这么去保证的,足球是圆的,这场比赛不到哨声响起还不知道结果,当然有赌博公司,跟实际踢还是两个概念,电影也是。人算不如天算嘛,再聪明你算它干吗呢,你只要知道这个项目是以市场规划为方向的,然后在寻找类型要清晰,什么类型的,清晰的选好,然后就做好就好了,就去推广,这是市场类型。如果说做一些作者类型的电影,小众的,大众可能看不太懂,那你也要把它做得就是确实是很高级,确实要很好。
  U9 @2 `$ T: Y2 w现在我们的市场很好,在市场类型里很多很成功的一些导演,一些案例,然后我觉得在这么大的一个市场里,这样的导演和案例应该是多处开花,而不是一窝蜂。要把原创力撒在更多的(地方),不要把鸡蛋扔在一个篮子……其它还关心什么?关心一些后辈的力量,他们想做导演,怎么能做导演,这个过程要关心。然后能做了导演之后呢,他们的作品受到关注。我们现在有好多好的作品,因为它并没有票房上的反响,就给淹没了,这样很可惜。" x% ^9 t0 S$ b5 A$ Z' O+ j
《好奇心日报》:怎么样才能保护好他们?
1 K8 [) _- t1 P- ?" b2 p. w王小帅:要关心啊,我们现在所有议论的话题都是只盯着结果,收视率,甭管是真的假的,只要飙升了,就不管这个作者或者这个电影好不好,只要票房飙到什么程度,就认为是成功。到处都是成功学。+ p: X$ h% f  h2 G) B) w& J

/ ^3 z$ `) H: T; \4 \% \$ S% k* g《好奇心日报》:您觉得现在互联网发展对艺术电影长线发展会有好处吗?
: ]/ m. J1 {5 w4 J$ M王小帅:我相信未来一定会有好处,未来一定会找到方向。中国的互联网用户的积攒量非常迅速,但为了这个扩张,为了获得这些会员,一开始没有打好付费基础。我们都养成了免费观看、免费下载的习惯,因为我们的商业模式不是为一个片子,而是为了这个片子之外所形成的观众量……今天好像这个爱奇艺还是哪,有两千万的付费观众,那就是很好的一个趋势,这个基数非常大了,如果其他的频道或者网站的话,这些付费观众就会慢慢可能对电影在网络的播出形成反哺。/ b# u# R& p) ]
《好奇心日报》:您的电影还是以艺术片为主,不能说为主,都是艺术片。您会有一些市场或者赚钱方面的考虑吗?! M) x# h4 V0 A+ [0 T0 [, l3 g
王小帅:我自始至终做电影,都是希望把这个电影好好去表现出来,争取到更合理的支持,资金也好,其它支持也好,把它做出来。至于这个片子未来的情况,我们要慢慢去引导和开拓……像美国,100 年它有相对稳定的市场行为,没有过多的行政干涉……这样的话它能够知道稳定的规律,它能够做报表,来回落差不超过 25%。

: n3 R- i& {* j
《好奇心日报》:李安导演虽然比较慢,但其实一直是比较会尝试新东西、新技术什么的,您未来会尝试一下像 3D 或者什么这种技术吗?0 |( u- r2 X$ f- }8 l

% P" e1 Y% ?6 l" e6 a
王小帅:其实到现在为止,华人里面,说中国话的导演里面,没有第二个李安导演这样的。他台湾人嘛,东方血统,又常年在美国留学,留完学又常年生活在美国,因此他身上深深具有我们华人所骄傲的特质,一旦成功之后,接触全是好莱坞的。好莱坞机构是哪里有人才就扑向哪里,也是最大的一个创造发动机,它最敏感的嗅觉就是谁成功、谁牛逼我扑向谁,而且他有强大资本,这个时候资本起作用了,他有强大资本做后盾,强大表格做后盾,所以李安有这样近水楼台,在中国找过张艺谋、找过陈凯歌,都是这样情况,还不是真正好莱坞,还是外好莱坞。李安是真正独一无二的。

4 C7 @" h7 }: w
《好奇心日报》:除了阻碍之外,中国的现在这个环境能够给您带来什么优势?
: y+ d* ~' t  B- P
王小帅:我觉得在大陆做电影,我觉得最大优势是你保持一个大陆身份,就比如台湾导演保持他台湾特质和身份,香港导演保持香港的特质和身份,你看你保留特质、身份我们都很喜爱,比如侯孝贤、杨德昌保持台湾的身份,输出台湾的味道、口味;杜琪峰、王家卫守在香港,因为你到了香港你做不了啊,你不了解啊,你到了台湾,人家在台湾生活一辈子,你也不了解,你要拍都是浮光掠影,作为我来说呢就是大陆身份,我觉得我在大陆生活,大陆的社会、政治、经济、人情在我身上所沉淀的气质、血液、味道就是我的特质,只要有这个特质,我觉得剩下就听天由命。
0 w( r# b4 Q- W& J- H
《好奇心日报》:您说的侯孝贤、杨德昌、王家卫,虽然他们电影都非常好看,在国际上都是享有盛名的人,但是台湾电影工业和香港电影工业都有所衰落,他们这种艺术上的探索并没有给工业带来什么,在中国艺术电影怎么跟商业电影互通呢?

7 G! e  N' [3 w' Z" c# }
王小帅:台湾电影衰落和香港资本进入一样,香港衰落也是跟资本排续集过快有关。所谓没落期不是工业没落,是创作没落,没有创造力,台湾是因为一直是艺术电影,工业没有起来,香港过多的工业电影,渣子电影,最后做烂了,用快钱做烂了,这两个都是要互相警惕,两个都要注意。
3 A" J( T: j3 Y8 C" s
《好奇心日报》:维持创造力的关键是什么?
. w8 a* @! C( a; P+ G3 [
王小帅:就是资本进来以后,同时要很注重所谓的创造力,对导演、编剧而言,就是做原创的东西,而不是一味追学外国的拷贝型的东西。
1 V6 _) B; I( i9 }- J) j9 n- s, j
《好奇心日报》:对于这些导演编剧应该怎么来维持他们的创造力呢?
, r6 \0 |/ x* M* n  a8 C
王小帅:为自己负责,要有坚强的信心,要有一颗火热的心,就像李安说的,‘要耐得住寂寞,慢慢成长’,他不是说 36 岁才拍电影嘛,所以他说的话其实不怪年轻人,就是年轻人想拍电影的心当然很自然,热情也很自然,但真正毁了他们是成年人,他们老了,拿着资本想赶快创造奇迹,拔苗助长的是他们。

2 B$ Q0 ^" [* c8 M; t5 `3 k1 }! A5 b
3 K' v8 a9 Q# `8 W- R
《好奇心日报》:国家除了审查之外还能为电影做什么?
# o1 W3 X, U& S! p) D

5 G4 B/ h/ l  Y& W0 Q8 `: M+ t
王小帅:自由市场经济,国家不应该管,国家不应该行政干预市场,但是在行政干预之前,不管之前,任何国家都有要为市场设定游戏规则、法律,设定好了,国家的手就可以离开了,因为现在这个市场比较乱,这样的话都是行政部门来管,这个月美国电影可以上了,下个月美国电影不要上了,中国电影上了,都是手拨来拨去的,不是一年多少天,什么样影院,多少影院这样来拼。
0 U; ?: B9 [5 H9 l. l- p$ _3 d8 \
全世界真正市场经济是这样的,人家有分级,R 级什么级分好了,你露上半身什么级,露屁股什么极,血溅出来什么级,没有溅血是什么级。看电影的人,哪怕傻瓜都能分辨,一对应就出来了,定好规则,国家就不管了,行业可以管了。我们审查没有,关黑屋子里几个人看完之后说你行,你不行,你都不知道哪行,这就是人为啊。) C' X4 d4 x" q) v3 T0 L+ X
8 e9 U3 }$ O, _" b" X2 M5 x" G
题图来源:http://editorial.vcg.com/index/showmid?lid=&outid=486812296、http://www.qdaily.com/articles/www.sfs-cn.com
6 w. P1 u1 u  u! Q* i

# |- B9 ?( y7 D7 V7 N" O/ Q
2 l3 {+ ~7 y; ?8 K1 O内容采编自好奇心日报, 不代表北美生活网观点, 除新闻外如有著作权争议, 请联系本站编辑,将立即处理。
7 ]8 }9 y2 y: l% W8 S3 ?8 B1 }$ P) O( M. C- d4 C! A
谢谢欣赏,开放注册,欢迎加入北美生活网。

转载请保留当前帖子的链接:https://www.beimeilife.com/thread-18979-1-1.html 谢谢

使用高级回帖 (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快速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  

发帖时请遵守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你发帖内容、时间以及发帖IP地址等记录保留,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信息提供给有关政府机构。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