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左侧

[人文社会] 5·12”地震 再生与迷惘|图片

[复制链接]
分享到:
发表于 2016-7-11 02:1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胡兴琼来到北川中学遗址祭奠地震中遇难的儿子徐茂涛。她咬紧嘴唇,坚决不让自己哭出声音。“儿子你在天堂过得好不好?妈妈来看你了”胡兴琼嘴里念叨着% M. |1 o% ~. |+ V
"
再生无法让他们从悲痛中彻底释怀,新生只不过是他们生命中的一个意外。因年龄和身体、经济等问题,能否把儿子抚养成人。这些问题让祝俊生时常陷入迷惘

+ Y/ _) [# t2 D$ z6 u  B
"
% `6 b0 E1 B4 v0 Z$ b
都江堰
! Z* s' {- y. W" j7 N2 f, W
8年前,都江堰,“5·12”地震带走了祝俊生、叶红梅夫妇8岁的独生女祝星雨。

' z) |$ m2 {# W' z3 J+ Y3 B
由于难以接受女儿遇难的事实,再生一个女儿成了夫妇俩心头的头等大事。在他们心里,女儿祝星雨并没有“真正地离开”——如果能再生一个女儿,这个女儿仿佛就能替代祝星雨一直活下去。
5 n/ ?2 O: x- p6 F, g
对于当时已经43岁、身体并不好的叶红梅来说,自然怀孕无疑是一场对心理和身体的考验。因年龄大、体质差等原因,在经历了2009年和2010年的两次试管生育失败后,叶红梅的心理和身体受到了重创。夫妇俩几近放弃生育,心生抱养孩子的念头。2010年8月,叶红梅却意外怀孕了。

- l* j0 A: ^& s$ q5 d; E
儿子出生后,祝俊生心里五味杂陈,女儿祝星雨再也不会回来了。“在外面笑脸相迎每个人,可一回到家,面对这个娃娃,就想起女儿。日子还是难过。”
- j. r6 J% I" `* W. V
地震发生时,祝俊生第一时间跑到学校找女儿。眼前的新建小学夷为平地,祝俊生站在废墟上不知所措。突然身边传来一声呼救;“叔叔救救我!”他转头看见一个8岁左右的男孩卡在一根横梁下,于是他和其他人一起,把男孩救了出来。

' e+ W. a& v8 _6 T  s

: n( q/ `  H& y+ N1 d
●祝俊生在家陪儿子练习写字
4 N6 l# D  a1 ]
●叶红梅在床上给儿子喷药。因高龄产子,祝叶安澜体弱多病患有严重的哮喘,常年需要吃药治疗。为了减轻经济压力,叶红梅给儿子喷药的次数由每天一次改为两三天一次
/ I$ l7 s$ O; s' x
●祝俊生躺在沙发上目光呆滞。女儿祝星雨遇难后,只保留照片和电子琴作为纪念。祝俊生说:我到哪里,我就把她带到哪里。以后我死了就把照片烧掉,我们爷俩永远要在一起
9 ~* m! k) m, h+ m8 s, F

6 D: O3 |4 J# D3 ^
“我问救出来的孩子,小朋友你晓不晓得祝星雨在哪里?小朋友说你喊嘛!我就喊:‘祝星雨你在哪儿? ’女儿回喊:‘爸爸我在这儿,快来救我。’我对她说:‘女儿你等着,爸爸马上来救你。’”祝俊生回忆说。后来一拨专业救援人员来到现场后清场,他被请出警戒线外等待消息。“5月13日,再次来到救援现场,我发现那儿已经干干净净。”
! Z) O) N2 m, G2 b* ]- ]
地震半个月后,祝俊生在成都一家殡仪馆找到祝星雨的遗体。他常感慨:如果是自己来救孩子,结果是否会有所改变?

4 F9 l0 m8 \& x% x2 C
“名字给她起错了!祝星雨,像天上流星一样在我生命中划过一道痕迹就消失了!我给她承诺要把她救出来,最后她还是死了,我对不起她。”祝俊生心里还有一块久久未愈的心病。地震前,女儿看上一件价格120块钱的裙子。“没钱,买不起。”他说,女儿最终没穿上自己喜欢的裙子。
/ F! N# d: V6 i; z; \9 L/ a
他们给儿子取名祝叶安澜,希望他今后无论遇到任何波澜,都能平安渡过。
, z$ M+ q: k9 _6 a: n
叶红梅在家带孩子,祝俊生在工地上打零工做泥瓦匠,维持一家三口的生活,日子过得尤为艰难。5岁的祝叶安澜患有严重的哮喘,常年需要吃药治疗,每天治疗费用大概在七八十元左右。为了减轻经济压力,儿子喷药的次数由每天一次改为两三天一次。
1 b9 Z0 ^, L( Q7 |* {' Z7 Y
祝俊生收入微薄,这让他倍感压力。当初养育女儿,对于精力充沛的夫妇俩来说是一件很轻松的事情。随着年龄增大,他们的精力也在不断衰退,重新养育孩子让两人感到非常吃力。与此同时,教育也是摆在他们面前的难题。“他们现在念的书我们很多都看不懂,导致和当下的教育脱节。”叶红梅说。
1 U7 H! {3 o* w! Q9 s% z
女儿遇难后,他们的心理不断发生着变化。地震前,祝俊生喜欢打牌,叶红梅喜欢与陌生人攀谈、结识新朋友。地震后,叶红梅不大愿意带儿子外出与陌生人接触,他们的交际圈子局限在跟自己有同样遭遇的人群,叶红梅从不跟这个圈子以外的人提及关于娃娃的事情。“说这些没意思,说了别人也不会理解,只有自己切身体会了才知道,火烧到脚背才知道痛。”曾经性格开朗的祝俊生在地震后渐渐变得有些内向,女儿遇难后他习惯用烟酒消愁,让自己平静下来。
) N  b; Z% D1 r$ I$ [
“我已经52岁了,叶红梅接近50岁,娃娃才5岁。我们两口子身体不好、经济困难,能否把孩子养大?如果我们死了,未成年的孩子怎么办?”祝俊生说。

8 G7 |* ?, t% m+ \% L& P
再生无法让他们从悲痛中彻底释怀,新生只不过是他们生命中的一个意外。因年龄和身体、经济等问题,能否把儿子抚养成人。这些问题让祝俊生时常陷入迷惘。
# j$ S/ x1 c) V1 d( G; z

, c4 \  d6 H5 u* v, W0 y
北川

$ J, j+ j1 N5 @0 r* i% x
在200公里之外的北川,徐昌荣、胡兴琼夫妇因为同一场灾难,开启了一段相似的命运。

4 M5 S# s7 B- ?# n5 s
2008年5月12日中午,15岁的徐茂涛吃过午饭后,像往常一样去上学,给母亲胡兴琼留下最后一句话:妈妈,我走了!

2 E8 |4 E: f* S& a( Q
当天下午,胡兴琼和丈夫徐昌荣在北川县城一工地上打工,两口子躲过一劫,毫发无损。然而他们的儿子徐茂涛却长眠于北川中学。
- D# F: }  |5 x9 F) s( Q- f1 c
胡兴琼回忆说,在四周剧烈的晃动之后,整个北川县城乌天黑地、烟尘漫天,像世界末日一样。
' Z0 H2 \- j$ ?8 V9 y- j
胡兴琼从工地跑出来,看到很多楼房从二楼塌到了一楼。夫妇俩冒着生命危险赶往北川中学。学校被夷为平地,废墟上到处是尸体和哭喊的学生。徐昌荣使劲喊:“徐涛娃、徐涛娃你在哪里?”很快儿子答应了:“爸爸我在这儿,我想喝水!”能听到儿子的声音却看不到人,令徐昌荣感到绝望。

& F$ B! k$ B( v$ x

4 E( u+ {6 ^7 C+ V$ ]7 u
●北川地震遗址

7 T- t9 i: W$ E; p. a5 P4 i
●祝俊生负责打零工赚钱养家,叶红梅在家带孩子。他们没有房子,一家三口居住在都江堰一廉租房里,每月租金一百元

0 J" l" ~0 h$ I6 E+ V
●在胡兴琼眼里,现在教育方式发生着翻天覆地的变化,如何学习更新教育方式一直让她很头痛
5 l$ |2 G3 x) [- o9 g

6 b0 N) E: q, f8 h3 ^
2008年5月14日,徐茂涛被救援人员从废墟中救出,最终因伤势过重不幸遇难。胡兴琼听到儿子遇难的消息,瞬间瘫倒在废墟上。去绵阳市公安局做DNA鉴定时,胡兴琼在电脑上看到儿子身上全是血,白衬衫变成了红衬衫,她再次晕倒在了电脑桌上。这样的心痛、无助对胡兴琼来说从未有过。
, K+ s7 p  G& ?, H( \
地震前,胡兴琼没有生二胎的打算。他们想一心赚钱把儿子供养大完成学业,找一份好工作。万万没想到的是,一场天灾让她们一切从头再来。
" M2 n1 g8 K/ q) e4 b1 V
地震6个月后,38岁的胡兴琼怀孕了。2009年7月,胡兴琼再生育一名女婴。徐茂涛遇难后,夫妇俩只求再生育一个孩子喊爸爸妈妈,并不奢求生男生女。

3 x) v) Z; W! {! m  X. o
胡兴琼说,徐茂悦出生后日子过得并不平坦,女儿体质弱常感冒,引发哮喘。刚出生的头两年,每个月都要住院,逢年过节都是在医院过的。
* Y+ s, p# F6 B/ A
两年的治疗,花掉了3万多医药费。这对于没固定工作,只能在工地上打零工的徐昌荣、胡兴琼夫妇来说是一笔重担。

! M1 A1 d0 ^/ I* l; k6 y0 w) B
尽管家境不富裕,夫妇俩仍旧尽可能满足女儿的需求。为了给女儿创造更好的生活条件,现年已46岁的徐昌荣、胡兴琼不放弃任何一个赚钱的机会。徐昌荣远赴新疆工地打工,胡兴琼在北川地震博物馆边做清洁工。

4 p. X( N' L) ?& v
“以前养娃娃成本低,现在成本太高,很多时候根本无法承受,年纪大了精力也有限。”胡兴琼说。

/ c5 `8 c& C8 ]; L! D
# }! A. [: ]6 k, B: w* ?" v$ ^8 z

. o3 c) O8 k( J' D) Q9 a●这颗生曾生长在北川中学校园内的树仍然坚强地活着。曾经的北川中学,地震后形成小山坡,看不出丝毫关于北川中学痕迹。孩子们的墓地长满荒草,没有墓碑,没有姓名,没有献花,似乎他们早已被遗忘

0 [' s. u: G$ |) i

3 Q0 t: N" ?" d& ?& m. k
徐昌荣、胡兴琼夫妇面临着来自各方的考验和压力,不仅是经济问题。

" [9 k/ E  D& X% P  Y7 c
在胡兴琼眼里,女儿性格倔强,儿子性格温和,两人性格大相径庭。面对淘气又可爱的7岁女儿,胡兴琼很多时候感到颇为无奈,不知道如何教育是好。近两年,胡兴琼为了女儿的教育问题伤透了脑筋。

: O6 `+ h' D% b/ q9 Y8 n
夫妇俩一天天老去,孩子一天天成长。胡兴琼担心,当女儿需要花钱的时候,自己却赚不到钱。

) \/ l- [+ _* E3 `- T

转载请保留当前帖子的链接:http://www.beimeilife.com/thread-19683-1-1.html 谢谢!

使用高级回帖 (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快速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  

发帖时请遵守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你发帖内容、时间以及发帖IP地址等记录保留,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信息提供给有关政府机构。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