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左侧

[国际新闻] 特蕾莎入主唐宁街10号,女首相如何带英国走出火坑?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7-16 20:1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摘要]“我不会认为撒切尔是特蕾莎心中的女英雄,我也不认为她是撒切尔的粉丝。”8 [( V0 b+ S! R5 z- o+ R, D$ Z

7 h% A  L% l4 G% j7 |1 |$ e6 @& J6 u. K/ ~& k# A( H. P
特蕾莎·梅在国会大厦外接受采访 来源:REUTERS/Neil Hall

4 G8 e2 @& y9 H, @, M8 U从某些方面来说,特蕾莎·梅是继约翰·梅杰(John Major)后最有趣也最难读懂的保守党领袖,美国国防部长唐纳德·拉姆斯菲尔德(Donald Rumsfeld)将其称为「已知的未知」。不管怎么说,梅上任了2 z+ |, t1 j8 L0 |# p, B2 _- G- u
一场“等待”的游戏  |0 w, ^! G) {0 l% j- K
“这个国家的国民投票支持脱离欧盟,作为首相,我将确保我们脱离欧盟”。英国是去是留的问题看似难以抉择,但梅大大方方向英国民众给出了承诺。9 ?$ U" i7 i' L) k( v' U; p
自公投结束后,不断有英国民众请愿重新投票,这一数字已经达到数百万。梅在周一给出了明确答复请求失败。尽管她本人是留欧派,但同时她也反复表示,6月23日的公投不能被无视,52%的选民支持脱欧已成事实,不会再有第二次公投。3 U9 X# e. P4 D* \4 K$ Y

6 Z3 V- T6 y! F: x
请愿活动中的“留欧”派 来源:《镜报》
2 u3 L, ?; W% n3 \0 m: n# `
等待梅的是一个巨大的“烂摊子”。脱欧之后,英镑高台跳水、股市暴跌,临危受命的新首相要如何带领英国走过这段充满不确定性的时期,是人们现在关注的焦点。英国《卫报》发表社论认为,保守党新任领袖对于梅来说是个完美的新身份,并且能够使得磕磕绊绊中的其他人受益,但是,在脱欧这件事情上,她面临的状况可能连丘吉尔都胆颤心惊(1946年,时任英国首相的丘吉尔提出了“欧罗巴合众国”的概念)——要平稳推动脱欧以及帮助英国适应离开欧盟的日子。0 U& o% J+ b, U9 T
一反常态地给出“脱欧”的承诺,也将使她自己陷入困境。这可能在保守党内有短期的意义,但不一定符合国家或者保守党的长远利益。- ?) D$ g$ O1 R% f6 Y3 E
凛冽的经济寒风可能会很快终结梅的蜜月期,从某些方面来说,她是继约翰·梅杰(John Major)后最有趣也最难读懂的保守党领袖,美国国防部长唐纳德·拉姆斯菲尔德(Donald Rumsfeld)将其称为“已知的未知”。不管怎么说,梅上任了,挑战丘吉尔的时候到了。+ _0 c% e6 ?. ^" j  W, ^
3 O, t- m0 K! s9 n8 T5 j
% z+ p: V  ~0 ~' w2 J: B6 V9 d
特蕾莎·梅 来源:纽约客
( d4 E0 d& E' L/ U& r8 T
现在的关键问题是,梅会在何时启动一系列谈话?她早前已经声明,至少在2017年之前,不会援用《里斯本条约》第50条——之前从来没有任何国家使用过这一脱欧机制。布鲁塞尔迫切希望英国尽快决定,以确认其今后在各方面的地位,避免影响欧盟的运行。尽管梅在推动协议进程中表现出的滞缓引发过质疑之声:或许她在想方设法避免实现脱欧。对此梅在本周一做出了否认。
7 h7 ?& l5 Q6 [$ r+ ]; K虽然梅一直在强调“脱欧就是脱欧,我们必须成功”,但是7月12日发生的请愿事件正让她离自己的承诺越来越远。据报道,英国政府官网的请愿系统近日迎来了推出之后最声势浩大的运动,超过四百万人联名请愿进行第二次欧盟公投。因此,下议院申诉委员会已确认下院议员将于11月5日就这次请愿进行辩论。4 ~" [$ x1 M* |; c# R- P$ Z
对于欧盟和英国来说,“脱欧”像极了一场等待的游戏。欧盟领导人最近几周反复强调,只有在英国完成脱离程序两年之后,关于允许其进入欧盟共同市场的对话才能展开。* Y  D3 i" S8 C, M
对此,英国将有什么样的安排?
% I1 J4 R# v8 G! W5 o0 ?- d梅能成为领袖全靠对手退出?9 l; X* I7 w: j# C! n, o4 ]
炸弹之所以重磅,就是源于它来得突然,外界原本预计,无论花落谁家,竞选都可能会持续整个夏天,最终的角逐将在9月展开。
7 V! r) `7 u" w( ]6 Z但不断而来的变数,将这种“悬疑”风格很好的保持到了最后,至少脱欧公投之前,很少有人会将梅当作离首相之位最近的人。风头最劲的前伦敦市长鲍里斯·约翰逊(Boris Johnson)最先宣布退出,紧接着财务大臣乔治·奥斯本(George Osborne)也脱离了这次竞争。这一次,英国保守党领袖选举的第二轮投票后仅剩的两位竞选者之一利德索姆,因为不当的言论,为自己招来猛烈的批评,最终突然宣布退选。
" E1 I' I. I5 f9 k. c8 z  C9 X8 ^梅成为领袖全靠对手的退出?答案有待商榷。在此之前,梅的支持率已经超过利德索姆,历次投票中,她的得票数都排在首位,超过半数保守党议员支持她担任下任保守党领袖。在第一轮首相选举中,她以162票遥遥领先于排名第二位获得66票的利德索姆;第二轮议员投票,梅再次获得199票,利德索姆仅到手84票。退出时利德索姆也给出了自己的理由,“目前的英国需要一个强有力并且稳定的政府,我由衷地认为特蕾莎·梅是英国首相的最佳人选。”
/ p2 T; _; M& C3 F. K然而梅的首相之位并非众望所归。据《太阳报》报道,工党、自由民主党和绿党高层公开表示梅“不能胜任”,要求提前举行大选。自由民主党领导人蒂姆·伦(Tim Farron)认为由199名下院议员决定下一任国家领导人太过草率,他们只能代表0.0003%的英国人支持特蕾莎·梅担任新首相。他在《卫报》上发言称,她甚至都没有经过党内选举就在首相之位上待到2020年实在是“难以置信”。他敦促梅举行大选以寻求“更民主的任职”。特蕾莎·梅甚至还面临着保守党内部的反对声音。退伍军人,保守党成员约翰·斯特拉福德(John Strafford)认为她的当选是“《贝叶挂毯》之后最大的陷阱”。(《贝叶挂毯》创作于11世纪,记录了黑斯廷战役,具有很高的历史价值,但是目前学界对其可信度依然存疑。)
+ s$ r& W+ A$ |2 H( L3 |2 z1 A' @$ `

  B* b$ i  E" [
自由民主党官网上的404页面

0 O& z) i/ i/ _8 X/ }' f2 o虽然目前自由民主党还指望不上提前大选,但是他们用一种另类的方式取笑了下一任首相。7月13日,自由民主党官网的用户登录到了404页面,即可看到一条错误提示:“就像特蕾莎·梅的委任一样,页面不存在。”此前被如此黑过的还有沃特福德区委员会的保守党代表、卡梅伦对阿斯顿维拉足球队的热爱、卡梅伦首相的第三个任期以及工党在2015大选之前的经济计划,这些都曾“不存在”过。9 z* I1 V# l! P' \8 H  k! c" C

, G3 E7 Y2 D1 `: e: E& Q. A& f- o
1 K) ?$ E6 ], I5 A, ~8 d7 M
2005年特蕾莎梅曾经支持卡梅伦竞选党魁 来源:PA

4 S6 ]4 d# f! M% s' _梅曾被称为“四朝元老”,在四任保守党领袖手下任职,是英国历史上任期最长的内政部长。在本次竞选中,她的优势在于出任内阁高官多年,从政经验丰富。专门跟进内政事务的记者丹尼·肖(Danny Shaw)在BBC的报道中说出了对梅的印象。7 H, H6 _7 n# ~5 E& V. H
“采访这位前内政部长是有些令人尴尬的,她似乎在被采访的时候很不自在,机械性地重复之前讲话中的主要信息,避免记者将讨论引导向其他方向。”1 Z$ f' i* Y/ I4 u
肖说,内政部是一个无情的部门,要对反恐、警务、犯罪、移民等重要领域负有责任,内政大臣的任期通常不会持续几年时间,梅是六年内这个职位的第六个在任者。这个对时尚鞋子情有独钟的牧师女儿超出了肖和其他人的预期,她在这个职位的时间比任何其他内政大臣都要长。$ M7 ^- O8 x" _: Y- k) U9 `
肖对此列数了几大原因,其中最为重要的是梅作为内政大臣,对自己的部门拥有虎钳一般的掌控力。警务部长尼克·赫伯特(Nick Herbert)在梅的手底下工作了两年,称她是一个“微观管理者”,总是不愿意轻易放过和她一同工作的人们。赫伯特告诉肖,“特蕾莎在团队内是一个非常有气势的管理者,她有能力通过个性十足的力量掌控会议,而不是眼睁睁地将难题放过。”
; Y3 K$ @6 O+ q/ G梅在以往的工作中卓有成效,但留学生们想必不大喜欢她,他们称之为“留学生杀手”。梅在担任内政大臣期间,多次收紧移民和签证政策,提高外来移民赴英门槛。尽管她在移民问题上属于强硬派,但根据BBC的报道,将净迁移率降低到100,000的关键目标仍没有实现,并且这一数字从梅上任之初的244,000上升到了去年的333,000,其原因很大程度是受在英工作前景吸引的欧盟公民大量涌入的影响。
; d2 @4 u; b! L1 H& E% h3 A然而移民问题正是脱欧公投的决定性因素之一。
/ D( `  @4 Z# j8 J) [% _女性没有党内席位定额?
" k3 y6 q5 H1 E/ L+ y过去很长一段时间保守党内部一直是男性主导,许多保守党议员对他们即将迎来第二位女性领导人感到非常高兴。/ y9 H& w' @: e, Q" R+ s, `% m
《时代》的记者蒂姆·蒙哥马利(Tim Montgomerie)对BBC介绍,保守党内并没有类似的按照男女比例分配席位的定额制,女性不得不“平等地”和男性议员竞争,但经过一轮轮磨练和厮杀后产生的女性政治家也会更加优秀和坚定。* x: \: l$ ?+ V
在鲍里斯·约翰逊和迈克尔·戈夫相继退出竞选后,致使保守党党魁候选人名单全是女性成员——尽管有观点认为这一状况几乎就是一场意外,但毫无疑问的是,这在一定程度上也彰显着女性用她们的冷静和清醒取得了一场胜利。事实上,这也是保守党内部多年来通过一些相关组织例如“女性以及女性会赢”( Women and Women2win) 不断培养有天赋的女性的结果。在10年前,保守党内部只有17名女性议员,现在已经有68名。卡梅伦在之前几次的内阁改组中为性别平衡做出了一定的贡献,他最后的内阁班子中有7名女性,接近总数的三分之一。有消息称,特蕾莎·梅目前有让更多女性成为内阁成员的打算。
6 `# m; \' n4 E* Q' G- ]最让保守党议员们沾沾自喜的是,工党虽然总是在宣扬性别平等,但他们从来没有产生过一个女性党内最高领导人。而此时,工党议员们正在为党内至今没有一位女性领导人而尴尬。  S* T; ~' t* D
女性政客中的佼佼者哈里特·哈曼(Harriet Harman)和玛格丽特·贝克特(Margaret Beckett)尽管都在男性为领导人的党派政治中占据非常重要的一席之地,但她们都不是“工党中的撒切尔”。7 V" K4 T7 y* z# B5 T+ Q/ N& U; X
时至今日,工党依旧是一个带着一些老旧的工业贸易色彩、“大男子主义”气质的政党,在外界看来,工党内部的最高层似乎总是带有一些微小的性别主义。
5 ?5 q* s8 u, K6 Y# B; M$ \: m有些人说“身份政治”的抬头——将女性看作有着特殊利益的小团体而不是将她们视作个人,使女性在政治上想要争取更高的地位增添了难度。米兰达·格林(Miranda Green)是自由民主党的高级助理,她表示,工党中的女性会倾向于将特蕾莎·梅和安德里亚·利德索姆这样的女性解雇,因为她们并不符合“一个女性运动者的标准”。然而她补充道,工党目前至少调整了党内的组织结构,让更多女性比原来更加容易与男人角逐最高权力。
: j  w2 J6 f$ c3 c女性政治家的崛起由撒切尔引发?
- b+ A. g2 `" G+ [  B1 N2 l, I帕特·弗兰克兰(Pat Frankland)是特蕾莎·梅在牛津大学读书时的老友,她们相识于1974年,那时候特蕾莎·梅17岁,弗兰克兰18岁。据弗兰克兰透露,在青年时期,特蕾莎·梅想要当首相的想法就显露出来了。“在牛津上学的时候,她就想要成为第一个女首相,她总是拉着我去参加政治讲座。在撒切尔当选的时候她甚至有些生气——因为撒切尔成为了第一个而不是她。”
5 J3 t$ b: q( Z* f3 ^弗兰克兰同样透露特蕾莎梅继承了她爸爸的幽默。“她有很强的幽默感,但是我并不认为她会将它带到和民众生活息息相关的事情上。这是一种智慧,梅的爸爸也是一样的。”+ C  Z  Z4 G- o! w2 x& e: j, O' ~: `
/ Y5 R0 N; @6 @' Y
+ B+ _5 ^8 j$ V: Z, s
撒切尔夫人 来源:BBC
- z3 ^4 [; z, i7 B
玛格丽特·撒切尔,在1979年历史性地成功当选为英国第一位女性首相,让自己置身于权力的中心,各种有权势的男性围绕在她身边。
+ ~4 t' B2 N* O4 B: Y- c$ i/ Z在高位的女性会对身边的女性下属更加警觉——有些人将之称为“蜂后效应”,在撒切尔身上尤为明显,有一次撒切尔被问到为什么她没有选择更多的女性作为自己的内阁成员,报道称,当时撒切尔的回应是“因为她们都很没用”。然而,从内阁成员到地方议会,那一代的保守党女性都将撒切尔视作自己的偶像。
$ e; l# ]. [; t3 a1 E* D但对于特蕾莎·梅而言,情况似乎并不是这样。) u8 W: T: u' d( `4 Y
“我不会认为撒切尔是特蕾莎心中的女英雄,我也不认为她是撒切尔的粉丝。” 弗兰克认为特蕾莎·梅的政治观和价值观也深受其父亲的影响。“他是一名牧师,因此梅也有着基督徒的仁慈,她非常友善、正派,不会让人感到失落。”2 e. p9 ]# C+ b3 p$ ]. p: D" ^% ]  A
8 j+ T& b3 c4 A5 R0 K, s) y
* d6 X9 U* L+ G- c2 E4 b  `
特蕾莎梅和她的丈夫菲利普梅 来源:Barcroft Images
! f4 l: b) L2 ^, g6 T
左翼评论员或许会宣称,撒切尔在她的11年执政生涯中并没有为推动英国的男女平等作出显著的贡献,但撒切尔确实是为女性从政清除了一些障碍,不管是有意还是无意的。如果没有撒切尔开创了先河,现在或许英国内部还要对能否出现一名女首相展开激烈讨论。0 A, }; n. r" ?* ]4 E# C

& h, K% b# ~/ \" a" b  w
: l7 W7 R. D% ], x
特蕾莎·梅和默克尔,POLITICO
0 M+ w5 e% R4 {* |, d% d) u
除撒切尔夫人以外,近来梅还被拿来跟同时期德国领导人默克尔作对比。据美国政治新闻网站报道,梅和默克尔都出生于上世纪五十年代的牧师家庭,履历背景都十分优秀。她们都无子女,与现任丈夫共同维系婚姻数十年,并且享受家庭生活。最后,她们站到了由男性主宰的保守党派的顶峰,处于欧洲政治的权力中心,且都因强有力的务实主义作风著称。此外,她们都属于铁腕谈判家——相关技巧可参见于即将梅与诸多“即将成为前任”的欧盟同盟国之间的脱离协议。然而,不管默克尔对这位新的英国领导人怀有多少同理心,她都必须为了跟德国的主要欧盟盟友尤其是法国保持共识而有所克制。
, e8 P* U) y0 u1 Z获得平等对女性政治家而言仍是挑战?# B7 b4 F' M# p! ?9 ?; Q8 K
近年来,女性在政坛上发挥的越来越大的作用的确是英国政治上的一个转折点——但是这并不意味着女性在这方面的地位就超过了男性。女性想要在公共事业、商业和政治上“登顶”仍然面临着许多困难和障碍。强势的女性往往会被贴上“爱出风头”和“尖锐”的标签,媒体总是习惯将焦点放在她们的个人穿搭和时尚品味上,而这些永远不会发生在她们的男性竞争对手上。尽管男性领导人总会在正式或非正式的场合里称赞一些政坛里的女性,但党内的结构依旧对女性有着不利的影响。, R$ x1 {8 l, @, Q* G+ i8 d
在女权运动者们看来,英国政坛尚未摆脱网络暴力、人格物化和厌恶女性的困扰,女性政客还远没有获得平等。“梅的任职确实是一大进步,但是对女性政治家来说,获得真正的平等仍然是一大挑战。”两性平权组织福西特协会首席执行官山姆·史麦泽斯(Sam Smethers)说,“要想从一开始就赋予她们公平的机会,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在英国议会,女性成员只占29%。该比例在全世界排名第39,位于卢旺达、玻利维亚和古巴之后。
! Y0 d' j( q: d2 J) S, ?0 a2 {9 g8 t史麦泽斯表示她对新闻媒体十分失望,比起梅作为首相在脱欧进程中的政令或者能力,他们更关注她的高跟鞋和性别。“如果女性政治家们一直被物化、被打击、被奚落,那么她们发出的声音永远不能像男性一样有力。”
' ]% a9 V, p* u' g5 P7 j在过去的两年中,苏格兰和北爱尔兰都出现了第一位女性首席大臣。苏格兰民族党领导人尼古拉·斯特金(Nicola Sturgeon)在2014年第一次宣誓就职,并且在2016年5月的选举中连任。今年1月,民主统一党阿琳·福斯特(Arlene Foster)成为北爱尔兰第一位女性领导人。希拉里·克林顿也有望成为美国第一位女性总统。除此之外,在全世界还有18位女性领导人在任,包括英国、尼泊尔、德国、韩国和中国台湾。+ x+ d0 M8 R4 {; v0 b+ _( V2 b
史麦泽斯说:“既然身处有影响力的位置,女性领导人们必须继续推进女权运动,致力于缩小性别薪酬差距,减少家庭暴力。”+ O) i  s. y( j5 w9 X+ ?! O6 o
& @, P5 I8 {( _& A3 h! ?8 R: \
9 B2 U0 f: }" ]6 a
内容采编自网络, 不代表北美生活网观点, 除新闻外如有著作权争议, 请联系本站编辑,将立即处理。* b, o2 ~( }+ p; s- E! a  a5 X

; e* @( S4 V+ t4 m) R谢谢欣赏,开放注册,欢迎加入北美生活网。

转载请保留当前帖子的链接:https://www.beimeilife.com/thread-20623-1-1.html 谢谢

使用高级回帖 (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快速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  

发帖时请遵守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你发帖内容、时间以及发帖IP地址等记录保留,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信息提供给有关政府机构。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