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标签看更多好帖
开启左侧

[国际新闻] 两中国人遇两次恐袭 逃离巴黎血夜又遇尼斯卡车

[复制链接]
分享到:
自由撰稿人  发表于 2016-7-19 00:46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本稿转载公众号剥洋葱people(微信ID:boyangcongpeople)- a9 G" v; T6 v
  巴黎连环袭击后,法国内政部开发了一款叫做Saip的手机软件。理论上,一旦发生恐袭,使用这一软件并靠近恐袭地点的民众会收到提示。可是在尼斯,当一辆白色卡车碾压过人群的三小时后,人们才收到软件的提示。
$ P2 G& q7 `, F; G7 k

# P" q4 J& z6 P- q7 b1 p  F; {
  民众在英国人漫步大道旁悼念尼斯恐怖袭击中的遇难者。来源:纽约时报
0 E1 {# A) Q. |* z" b5 K
  文|新京报记者唐爱琳 实习生付子洋 宋佳编辑 | 胡大旗 校对 | 陆爱英
( I# ^# _) o& {9 ]; \3 w  方舟(化名)和高洁的行程惊人地一致。4 B9 e6 Z% @! O, D3 R
  正在阿维尼翁游玩的两人,此前同日从巴黎来到法国南部旅游城市尼斯,在法国国庆日的夜晚遭遇了白色卡车的恐怖袭击,并在同日离开。: l4 S8 f7 U8 W9 n
  八个月前,他们在巴黎经历了发生在球场、剧院、咖啡馆等7个场所的连环恐怖袭击。( V0 }4 W5 r, p7 M, f
  “避开了巴黎的人民广场香街铁塔,还是不得安宁”,高洁在朋友圈写道。
% i( y  w5 q- W0 R0 `3 p# s1 n  高洁今年24岁,方舟21岁,他们均是在巴黎留学的华人。尼斯恐袭之后,高洁按照计划来到阿维尼翁看戏剧节;方舟则前往阿维尼翁附近的山上露营。
) w) B8 `! A% e; Y) \  事后,伊斯兰国声称对这场造成84人遇难的恐怖袭击负责,称制造了这起恐怖袭击的、31岁的突尼斯裔穆罕默德·拉胡瓦杰·布哈勒是一个“战士”。1 R& o, i# O& _' x
  虽然平日里看起来有些古怪,也有传言他与其他女性有染,邻居们还是对布哈勒的行为很震惊。“我们都惊呆了,那么多遇难者。我们整夜未眠,为所有人而哭。”
" }0 V; @, Y" M6 V  “尼斯街上空空如也”
1 x) z  v# U0 K. H" Z! h8 y  国庆日的第二天,按照原定计划,高洁乘火车前往半小时车程的摩纳哥。由于住处离袭击发生的英国人漫步大道只有50米,她一出门就看到了被封锁的袭击现场,士兵拿着枪站在警戒线外。* V+ }; Y# B  c/ [5 o, q
  到了摩纳哥,高洁并没有心思观光。她在一位朋友的陪同下闲逛,甚至没有吃晚餐便赶回了尼斯。周六上午,她拿着早已买好的火车票前往阿维尼翁。4 J( Z0 Q  I0 i" O* p; J
  离开的时候,“尼斯街上空空如也”,高洁对剥洋葱说。
: D4 v6 x) p. R) b/ I7 W7 K6 h' n

' k+ y+ V" u! V) w
  恐袭翌日,一位警察在警戒区内。来源:纽约时报

/ r+ B( a; `3 _9 C  方舟特意把原本中午12点去阿维尼翁的火车改到下午3点,他想买束花悼念遇难者。“路上的气氛变得凝重了,大家表情严肃很多。”
0 n) U7 V6 u: ?. }  方舟观察到,事发地点被警察封锁,前一天被卡车冲撞的栏杆和玻璃残骸还在,各国媒体记者都在附近,几个周边的花店都有为逝者祈祷的一欧元一支白玫瑰的募捐活动。! U  K! g1 x( K' b5 @
  与巴黎恐袭不同的是,这一次,景点、人多的地方和地铁站多了许多军人。& a$ v( z( e) Z' `# {
  很多人在海滨大道一侧摆放蜡烛、鲜花、儿童玩偶,以及写有“上帝与你同在”的纸片,悼念此次袭击中比例极高的儿童遇难者。在这次袭击中,共有10名儿童遇难。: c  Z# ?: d( f! Y! m
  一条写有“正义”的白色画布上布满了市民们自发留下的手印。方舟也买了一束花放在那里。人们在一旁沉默哀悼,眼泛泪光。8 W; |& K( p- Z& f* H
  想到死去的人们,可能就是前一晚站在自己身后看烟花、听演出的人,方舟“特别特别难过”。
. j  e: Y1 f8 L  周六,英国人漫步大道事发一侧重新对行人开放,海滩上又出现了晒太阳、戏水、乘海上热气球的游客。
' w! U% B/ }! t* G  大道上仍有尚未清理干净的血迹,有人在每一滩血迹上都摆放了鲜花。* R2 }1 {" X1 n* `' f3 {
  戏谑的是,电影《巴士底日》在袭击前一日刚刚上映,这部讲述中央情报局特工在法国国庆日化解了巴黎潜在恐袭的电影,在袭击发生的第二天就下线了。6 }2 [  N0 ?. `0 u3 h5 f  E
  “人们的表情充满了恐惧”& a- K7 b( e4 ^" Z, J2 p
  国庆日的尼斯英国人漫步大道聚集了大量游客。由于朋友带着一个6岁的小孩,高洁选在离事发地不远,但没有那么拥挤的老港吃晚餐。- B0 C4 i! I1 S- z4 }& T6 \
  10点半,晚餐结束,他们准备打优步回住处。但车辆异常难打,并加价到了1.9倍,就在车辆到达之前5分钟,高洁发现,突然有大批人向北跑去。
% B( M- [" e. w9 E& m( A  一位父亲领着孩子从高洁面前跑过,表情严肃地说:“紧紧跟着我”。
( C8 v/ R- t6 V& w/ l; M  “人群移动的速度之快,在法国是不多见的。”高洁说。
  ]9 b" W* c# Y, _  方舟和朋友就在奔逃的人群中。人群开始尖叫骚动时,他们正在海滩边的步行街上观看表演。+ a3 j2 n1 ]6 M. y7 O% u
  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看到人们非常慌乱,“表情充满了恐惧”,觉察出事情不对,方舟拉着朋友本能地跟着人群往地形复杂的市区跑。
! P1 K2 d6 U7 h, {* N  此时的舞台上,演出者还在卖力地随歌起舞。0 T/ J9 v% p) {# C4 L& U
  方舟和朋友边跑边问身边人是怎么回事。
) O. J  U! i* r1 C! b* T/ z. x$ K  “三个流着泪的黑人姑娘说,有人开着卡车冲进来,撕碎路人,拿着枪向人群扫射”,就在询问时,方舟听到了三声枪响。
; T8 g+ \  T5 x1 n$ @  G9 W
3 S* i* m- K$ B) e, [- P
  7月17日晚,民众举行悼念尼斯恐袭遇难者的活动。来源:Getty Image

" i* C0 {; ~- ^  很多人告诉方舟,这是恐怖袭击,但是方舟不敢确定。他还问了附近火车站的军人,对方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是建议他们先回家。
( ^, g( x2 ]7 H& O' ^: s  事发地距离方舟的住处有大约两公里,方舟和朋友一路跑了回去。“我没敢坐公交,怕在封闭的交通工具里也有恐怖分子,(那样)难以逃脱。”他对剥洋葱说。
( n% ]6 ]$ h0 z3 O1 t, J/ l  “事后查谷歌地图,我们所在的地点离那辆白色卡车不到五百米。”方舟觉得很庆幸,他没有再继续往事发地点的那个舞台走。
0 A. B3 M) L; `. O" m1 l  在法国生活了4年的高洁,并没有特别害怕。“还好,习惯了”,睡前,她还给在外国媒体工作的朋友提供了一些现场信息。8 S: {6 Y6 D7 r5 D! y: @
  像方舟和高洁一样同时遭遇了两次袭击的人,或许还有很多。巴黎恐怖袭击后,一个民间自治自救协会“巴黎的生命”(Life for Paris)得以建立,该协会副主席接受当地媒体采访时表示,部分巴黎受害者也在尼斯恐袭中失去了亲属。: G* V  ]5 L2 {- A6 L
  暖气爆炸惊魂
+ ]$ o' V1 ]8 H; l; R$ k  奔逃的路上,警车呼啸而过。方舟想起了八个月前,在巴黎的惊魂之夜。
: z, k) W2 V" t, W! v7 }  去年11月的一个周五,浪漫之都巴黎发生连环恐怖袭击事件。枪声和爆炸声依次响起,法兰西体育场、共和国广场和巴塔克兰剧院等7处场所遭袭,132人遇难。
/ b( c; t1 n- O+ K, m2 Z1 u2 I  仅在巴塔克兰音乐厅,就有百余名人质被逐一“处决”。
2 O6 w8 Y9 D  F  w  那个夜晚,方舟待在距离事发地几公里的家中,听到窗外的警笛声和直升机飞过的声音,方舟担心他的一位朋友会害怕,立刻赶去附近的朋友家。" b+ }/ ?  k+ U. j. Y8 H
  与此同时,高洁刚结束与朋友晚餐,目击了人群逃散的一幕。% Y" _' Y! Y8 g* @9 O9 K. j" a
  原本要乘地铁回家的高洁,被慌忙奔逃的人群撞了一下,摔倒在地。有人喊着:“别去人民广场!有袭击,快回家!”
2 a. C' i) l1 U0 g% s  她注意到,两次恐怖袭击同样是10点半左右,人群同样是往北边跑。6 R0 x4 X2 E+ A# |: V- b
  高洁回到家中,推门看见街边饭店里的客人全都躲进了公寓的中庭。有的握着酒杯,语气中充满了局促不安,人群直到凌晨一两点才慢慢散去。
6 B' g; Z9 u8 {0 Q8 `, i: C* d  ]" Z
( C" ^# q! ~/ ^: z5 ~0 Z6 H/ d2 V
  法国降半旗,并为亡者默哀三日。来源:纽约时报

8 R3 j: G# V: R& _! ^) D  接下来的两天里,方舟和朋友出门都不敢走太远,最多只是去附近的超市采购一些物品。那个晚上让方舟有些后怕,“非常害怕,警车的声音一直到凌晨三四点也没有停,天亮才睡。”; H- [5 w  @; Z4 p+ G1 W
  几天后,方舟前去巴黎协和广场祭奠遇难者,却遇上了附近餐馆暖气爆炸。本来举着“我们一点都不怕”牌子的民众,在爆炸后的十几秒之内,都惊慌失措地跑到了广场边。“第一反应是又发生恐袭了。”9 B0 A) J3 ]6 O& r! ]3 _9 v% t2 y
  方舟跑了几步,躲在了一线记者的车后面,“但是心里还是怕,能感觉到腿在颤抖”。惊慌过后,方舟向当地记者询问,才知道不是什么大事。“那个记者说,这只是人们的恐惧。”
2 b) K+ c: c# S  “回巴黎练跑步”
7 J- T% l0 ]/ }+ b2 e- o2 H  事后,方舟和很多法国人责怪当地安保松懈。. h. s7 f% [; x5 F2 \
  法国欧洲杯刚刚结束,全国的紧急状态还没有取消,法国政府也在国庆日的两周前宣布,国庆日期间要加强安全措施。
: h1 D: C7 Q" ^4 s5 z  但在尼斯的大型国庆活动上,方舟却发现,“这次烟火和演出活动完全没有任何安检,路口戒严也没那么严谨。明明已经封街了,却还是让这辆卡车有机会闯了进来。”
  W# K) ]6 Q$ @6 h' _2 r- r( m6 X  质疑声中,法国总统奥朗德不得不号召民众团结起来。1 |/ A) @2 d. g7 G1 O- r6 t
  事实上,这次尼斯恐袭是近18个月来,法国遭受的第三次严重的恐怖袭击。英国《卫报》统计,自2015年初,位于巴黎的《查理周刊》总部遇袭以来,法国因恐怖袭击死亡人数已达231人。) y) N9 m' x8 |! F
  法国总理瓦尔斯17日表示,恐怖主义将会长期成为法国人日常生活的一部分。. x. [: ~5 z. D7 t
9 M, X, d/ ~3 I% p( W
  被封锁的英国人漫步大道。来源:EPA

, U2 G" a  X; B7 L) _  方舟认为,法国人看重自由平等博爱,不会因为惧怕威胁而失去自由。即使在巴黎恐袭中,恐怖分子扫射了坐在酒馆路边的人们,第二天,还是有不少人无所畏惧地坐在路边享受阳光。
! K# [1 h& G' M/ f! Y/ |9 Z" p  “我的法国朋友说,如果因此产生恐惧而失去生活的自由,正是恐怖分子的目的,”方舟对剥洋葱说:“我们不会让他们得逞。”7 W' @2 v& }7 ?. ~
  巴黎连环袭击后,法国内政部开发了一款叫做Saip的手机软件,并在上个月的欧洲杯前发布。
6 i& t3 s$ C4 Q: I. I  理论上,一旦发生恐袭,使用这一软件并靠近恐袭地点的民众会收到提示。
9 f1 K5 V6 b/ P; l8 F7 h7 Z  可是在尼斯,当一辆白色卡车碾压过人群的三小时后,人们才收到软件的提示。1 O5 f/ U. N: q% v- m' P9 V
  在方舟这样的亲历者看来,这种看似完备的手机程式,却是鸡肋,他根本没有下载。“真的出事了,根本没时间掏手机打开APP嘛!”& |/ M/ F: Z  w9 p  Z
  八个月,两起恐袭,这让方舟深切体会到在法国生活所面临的安全威胁。他不知道什么时候、还会在哪儿,再发生类似的恐袭。他也认真考虑过要不要就此回国。% Y3 Z# H1 I5 a9 ^! \6 l
  方舟的母亲和朋友都劝他早日回国,但想到学业尚未完成,他还是决定留下,“再危险也得把剩下三四年的书读完,只能少往人多的地方去”。
# e2 J. c5 d# ?: H( {, C" P, W  高洁似乎并没有类似的担忧,因为她“本来也不喜欢凑热闹”。
2 I9 {" q# ^1 K  按照计划,方舟将于19日回到巴黎,他对剥洋葱调侃说:“打算回巴黎练跑步了……”

转载请保留当前帖子的链接:http://www.beimeilife.com/thread-20868-1-1.html 谢谢!

使用高级回帖 (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快速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  

发帖时请遵守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你发帖内容、时间以及发帖IP地址等记录保留,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信息提供给有关政府机构。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