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左侧

[军事冲突] 菲律宾2600万欧“包养”仲裁庭 让美国付律师费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7-19 03:5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 _: a8 R0 {8 \/ D. Z- z
焦点提醒
' M9 T1 x- S3 H8 [6 [
  初步核算,三年来仲裁案大要用度开支约为2600多万欧元,约占2015年菲律宾财务预算的两千分之一。这也意味着,姑且仲裁庭完整由菲律宾“包养”。
1 M" P# D4 p* R% f1 E  7月12日,菲律宾片面提起的南海仲裁案“闹剧”宣布落幕。曲终人散,这个颇具争议的姑且仲裁庭也就此退场,在国际法史上留下一段不但彩的印迹。
* c# |1 m% A) P; ~" z( ~4 b  在菲律宾阿基诺三世当局违背中菲共鸣、违背国际法,片面强行推进的这起仲裁案中,姑且仲裁庭饰演了恶劣而荒谬的脚色。这个姑且仲裁庭的一系列操纵破绽百出,几无公平威望可言。
' e- H, d4 c) x' R' ]* z5 K0 j  新华社记者经由过程采访查询拜访,从机构组建、运行法式、职员组成、实文体决等方面,揭示其假借“仲裁”之名违背国际法之实的实质。
1 c  c& O2 [# R" u- g  不法无效的草台班子
. F" C" f: D  e  所谓南海仲裁案裁决颁布后,浩繁媒体尤其是西方媒体纷纭以“结合国布景的仲裁庭作出裁决”、“常设仲裁庭作出裁决”等宣布新闻。然而,事实并非如斯。
0 w+ a: {( @- A) f  K' w! F  南海仲裁案仲裁庭是依据《结合国海洋法公约》附件七在海牙组建,属于因案而设、案终而撤的姑且班子,毫不是“国际法庭”。记者采访查询拜访发明,姑且仲裁庭与同样位于海牙的国际法院(ICJ)没有任何干系,后者是结合国重要司法机关,依据《结合国宪章》设立。
5 O: K0 F* P( V/ o6 |" j  姑且仲裁庭与位于德国汉堡的国际海洋法法庭(ITLOS)没有直接关系。独一沾得上边的是,依据《公约》附件七的请求,假如当事方没有指定仲裁人,则由国际海洋法法庭庭长(在本案中为日原籍前庭长柳井俊二)代为指定。0 t! F/ ~% s( ~& d' |
  姑且仲裁庭与常设仲裁法院(PCA)也没有直接关系。略微有关的是,常设仲裁法庭为本案仲裁庭供给秘书办事,并将位于海牙的和平宫租借给仲裁庭作为庭审场合。
/ Q- w. \5 C4 O6 h  可见,本案姑且仲裁庭,并不是常设仲裁机构,也不是国际海洋法范畴的威望司法机构,其法式规矩也是仲裁人拟定的、仅实用于本案的姑且性仲裁规矩。
3 j9 w- D* |& j! v" I  为以重视听,北京时光13日晚间,国际法院在其官方网站宣布提醒信息称,国际法院盼望媒体和大众,留意,南海仲裁案裁决成果由常设仲裁法院供给秘书办事下的一个特殊仲裁庭作出。国际法院作为完整分歧的另一机构,自始至终不曾介入该案。
( n6 t) [8 `3 z- X. E. V  结合国官方微博13日也宣布声明称,常设仲裁法院与结合国没有任何干系。
* z( F8 \$ |9 M" t
" A- ?4 P8 M- |4 [3 u( ^9 f
  从2013年以来,姑且仲裁庭掉臂中方否决,打着法治和规矩旗帜,一味接收菲律宾阿基诺三世当局的不法无理主意,偏离了第三方法式应有的公平态度,随便扩权、滥权,强行作出所谓“裁决”,开了一个危险的先例。
6 a) _; U) z$ w4 m) }  “仲裁庭掉臂中方表达的严肃态度,肆意扩展管辖权,完整疏忽南海的汗青和实际,误解《公约》有关划定,从一开端就把《公约》这本经念歪了,其越权、扩权作出的不法裁决天然不法无效。仲裁庭代表不了国际法,更代表不了国际公正和公理。”国务委员杨洁篪14日在接收媒体采访时说。+ }" C7 N$ i0 J2 `3 ]+ d
  “这个仲裁庭完整是一个姑且机构,它和其他国际威望司法机构没有任何正式关系。它不为裁决成果负责,也没有任何机构为这个仲裁庭背书。”武汉年夜学中国鸿沟与海洋研讨院副院长孔令杰说。
( P# D5 J, q, W- G+ a! P  随便草率的构成法式% X) \* d* z0 D2 ?5 e
  国际威望司法机构均有严厉的构成法式。; R" V4 P" n8 x( i
  好比,国际海洋法法庭法官由《公约》缔约国年夜会选举,获得三分之二缔约国表决中三分之二票数,且该票数应为全部缔约国的过对折被选,庭长和副庭长由法庭选举发生;国际法院法官由结合国年夜会和安理会分辨选举,法定参会人数过对折被选,法院院长和副院长由法官投票选举发生。
4 T" N# ~( _2 u. n% `6 J  在构成职员方面,依据有关国际规矩和国际司法实践,法官和仲裁人的选任应尽可能周全代表世界各个地域和分歧法令系统。& o5 g3 R! h' ]% m
  是以,国际法院由来自各年夜洲的15名法官构成,国际海洋法法庭更有多达21名法官。; n! ?; v9 K5 [1 e5 I  g. R
  反不雅南海仲裁案仲裁庭,首席仲裁人和仲裁人由指定和协商发生。仲裁庭法定成员为5人。
# |0 W/ R7 o; U0 H" m7 n0 s  依据《公约》附件七第8条划定,“仲裁庭裁决应以仲裁人的过对折票作出,不到对折的仲裁人缺席或弃权,应不妨害仲裁庭作出裁决。”也就是说,以5名仲裁人为例,3名仲裁人介入投票即可作出裁决。9 j1 A1 S. z* j5 P4 k9 ]4 X  H& Q
  剖析人士以为,少数仲裁人对案件包含证据在内的诸多方面拥有尽对把持和自由裁量权,把涉及主要海洋好处甚至是国度焦点好处题目交到多则5人、少则3人手中决议,显然草率而无法接收。9 d9 u9 D, c* T8 s
  “从实践中看,强迫仲裁这种情势存在很年夜的缺点,而这种缺点在南海仲裁案中原形毕露。”中国南海研讨院院长吴士存说。. ]. I& c% p9 O2 H( J& P# v
  此外,在姑且仲裁庭组建进程中,怪事连连,漏洞不竭。
. B0 D7 u  x6 @) O  在推荐进程中,最初被录用的首席仲裁人、斯里兰卡前交际官平托,原来是独一来自亚洲的仲裁人。+ U. @& N6 u% u6 ^  s, ^# r. X
  然而,平托接收录用后即被发明其夫人持有菲律宾国籍,这违反了国际司法和诉讼中关于好处冲突和躲避两项基础原则。
+ V2 {3 }" J% u7 d) w7 r% X( S  更难以想象的是,平遁辞职后不到三个礼拜,不在“名单”之列的加纳籍法官门萨就被指定为首席仲裁人。$ t( v- u9 t; w. L) \+ s* R9 N* {
  如许,终极仲裁庭由4名欧洲籍仲裁人和持久栖身欧洲的门萨组成。
+ V$ S, X# F; Z  此中,德国籍沃尔夫鲁姆法官为菲律宾方指定,其余4人均由时任国际海洋法法庭庭长、日原籍法官柳井俊二代为指定,包含门萨和法国籍的科特、荷兰籍的松斯、波兰籍的帕夫拉克。此中帕夫拉克是柳井未与中方协商代为指定的中方仲裁人代表。
" E/ \+ y# B4 U  专家表现,南海题目是一个由来已久的、区域性的、高政治敏感度的重点海域胶葛。但仲裁庭中不仅没有亚洲籍仲裁人,并且从仲裁人布景看显然缺少对南海题目、亚洲庞杂的地缘政治以及汗青与实际题目的充足懂得。
4 ?' b$ X3 c: v3 E2 r6 g7 V  “仲裁庭职员组成代表性严重不足,无法实现周全、均衡,这使仲裁庭的公平性受到基本质疑。”孔令杰表现,全部仲裁庭的构成职员广泛缺少响应的专业常识,无法做到客不雅、自力的裁决。& G" u) y+ [; T4 T6 x# K7 @
  漏洞百出的所谓仲裁
* f: r( Y. i7 G6 _$ j2 k  然而,仅从终极断定的5人仲裁庭名单看,也有良多题目。
6 E- ^, `6 M6 z1 [  E5 ?. R  起首有需要懂得一下仲裁庭的“操盘手”——
6 J: @" H. K% M/ ~. r  柳井俊二,他指定了本案年夜部门仲裁人。
- N$ p# Z; H, w) J  N
0 Z9 ]) w+ K3 ~1 E/ C1 q
  据各项材料显示,柳井俊二是日本资深交际官,也是日本右翼权势的代表。柳井终年担负安倍当局安保法制恳谈会会长职务。这一职务的本质就是安倍当局军师团的首席。其小我政治态度很是明白。" v  u/ R" V- d# B
  早在1990年海湾战斗时代,任日本外务省公约局局长的柳井推进经由过程了日《结合国维和举动合力法》,让自卫队正式走向世界。- U2 V% h' a) h3 y+ w
  2013年8月4日,在仲裁庭组建刚满1个月时,他以安保法制恳谈会会长身份介入日本NHK《日曜日会商》节目,并在节目中公然论述政治态度,以为“日本”的岛屿受到“要挟”,夸大日本存在“仇敌”,须要强化武力等多方面来“保障”日方平安。! F! O2 p7 c3 n
  2014年5月,恰是柳井将请求“解禁集体自卫权”的陈述书交到日本辅弼安倍手中。柳井还曾于1999年任日本驻美年夜使,深得美方信赖。
% R/ P9 }8 ~% @# f/ p) C' g! q  2001年10月,他因牵扯滥用外务省秘密费受处处分而丢官赔款,其“职业道德”亦令人猜忌。
. b, t# y( e, ]! i+ g* n  专家表现,固然依据《公约》国际海洋法法庭庭长在特定情况下有权组建特设仲裁庭,但其政治布景和显明的政治偏向理应组成法定躲避事由。
+ r, F! F( _, F0 @0 Y  “因为日本与中国存在***争端,柳井俊二别说统筹斟酌中方好处,就连坚持最少的客不雅公平都不成能做到。”吴士存说。. `8 N' A1 Y( x9 w
  别的,仲裁人傍边,除代中方指定的帕夫拉克外,其余4人均作为其他仲裁案的仲裁人出席。此中门萨(5起)和沃尔夫鲁姆(3起)居多,门萨同时兼任三个仲裁庭首席仲裁人。
. V) h! R2 G# @  @- y& |  法令专家表现,这种充足介入的其他案件可能会发生严重影响,导致预设态度和预判成果的可能,必定水平上对仲裁庭的公平性造成减损。! y' R/ a7 U4 L8 ~2 Z
  以菲律宾指定的仲裁人沃尔夫鲁姆为例,据查证,其曾在2010年12月至2015年3月仲裁的查戈斯群岛案(毛里求斯诉英国)中担负仲裁人。
* G( q9 p, z" M9 b8 C3 \" t1 k  沃尔夫鲁姆在查戈斯群岛案中,颁发签名的联名否决看法,明白否定、批评了英国的主意——案件涉及岛屿主权题目,故而仲裁庭不具有管辖权——以为案件所涉主权题目不影响仲裁庭的管辖权。( H: C$ j" o8 B0 v3 {2 t' L
  此外,在“北极日出号”案(荷兰诉俄罗斯)中,沃尔夫鲁姆虽不是仲裁人,但与另一法官联名宣布零丁看法,强烈批驳俄罗斯“不该诉”。剖析以为,这也轻易造成对“不该诉”态度形成固有偏见。( @% D5 X1 V% W( g, u' v  ~, z
  孔令杰表现,姑且仲裁庭仲裁人的布景有显明瑕疵。如沃尔夫鲁姆一向以来都比拟激进,在过往案例中热衷于“造法”,即把海洋法公约上一些界定含混的处所依据主不雅熟悉来完美弥补。7 ?8 n( q/ U0 X  D9 U: S* b% ?/ ^  J
  仲裁庭职员组成代表性不足等各种题目,在国际海洋法法庭也激发争议。国际海洋法法庭前庭长、佛得角籍法官叶肃斯表现,他对4位仲裁人均来自欧洲深表关心。挺拔尼达和多巴哥籍法官卢次基曾在仲裁庭构成进程中致信柳井俊二,以为中国事***陷进仲裁法式。俄罗斯籍法官戈利钦表现同情中方在本案中的态度。- {/ P9 m  s" z1 z3 }+ P. Y
  国际海洋法法庭前法官图尔克以为,姑且仲裁庭来自欧洲的仲裁人显明偏多。“南海争真个实质是国土主权争端,不是纯真的法令题目,任何将涉及国土主权争真个政治题目包装成法令题目的做法都是自欺欺人。”  p* S( |% Z* l! L$ W6 S4 ]/ S- r
  更为不严厉的是,个体仲裁人和专家证人在审理进程中言而无信,竟然颠覆本身以往持久保持的概念。
0 x8 L# P' q/ n; q9 ~) }  在2015年11月关于实体题目的庭审中,菲律宾所请专家证人斯科菲尔德传授,一改以往其学术结果中称承平岛为“岛”的说法,在本案中将其定性为“礁”。斯科菲尔德还曾撰文指出,南沙群岛至少存在12个合适岛屿界说并可以主意专属经济区和年夜陆架的岛屿。然而在仲裁庭听证时,他却反口称南沙群岛没有一个岛礁可主意专属经济区和年夜陆架。5 F, _. e# S) o0 Z- y3 \% S7 z5 Z
  还有,荷兰籍松斯传授曾持久主意,断定岛礁的法令位置是海洋划界密不成分的构成部门。但成为本案仲裁人后,这位传授一悔改往的态度,反而以为岛礁法令位置的鉴定可以与海洋划界题目脱钩,从而为菲律宾恶意规避中方有关海洋划界的消除性声明背书。
) w7 l  @6 X# q  有偿办事由谁买单
; Z" R$ x1 A7 M& H  交际部副部长刘振平易近13日在消息宣布会上表现,仲裁庭5名仲裁人是挣钱的,挣的是菲律宾的钱,可能还有别人给他们的钱,但可以确定的是他们是有偿办事的。% i3 h( R# M1 L1 R. R  j
  依据法令实践,一般而言,仲裁庭由两边协定组建,相干用度均派。但在本案中,供给办事的常设仲裁法院秘书曾3次请求中菲缴纳用度,用于付出5名仲裁人薪酬、庭审房租等,保持仲裁庭日常运转。中国因不接收、不介入这一仲裁,一次也没有缴纳。菲律宾不仅缴纳了本身的份额,为了包管仲裁进行下往,还取代中国缴纳了中国的份额。据懂得,仅在本年4月,菲律宾就向仲裁庭增缴了85万欧元。2 c% v' X# P& E9 z. w
  仲裁庭运转须要一笔巨额用度。占有关人士流露,本案仲裁人的薪酬高达每小时600欧元,如按逐日工作8小时盘算,仲裁人逐日薪酬为4800欧元。别的,当事国两边还需缴纳启动资金50万欧元。仲裁法式相干的所有开销都应获得偿付,包含差盘缠、住宿费、德律风费、传真费、复印费等等。2 M2 H. s, p; H2 v/ O8 g9 Y& s3 L( }
  今朝关于仲裁案律师团队用度等,尚无公然材料可以查阅。- }/ B/ s5 f1 |8 H  S+ [# u
  初步核算,三年来仲裁案大要用度开支约为2600多万欧元,约占2015年菲律宾财务预算的两千分之一。这也意味着,姑且仲裁庭完整由菲律宾“包养”。
% D7 J+ {5 ~! N  G7 s2 i, y% r  以上数字和菲律宾专栏作家里戈韦托·蒂格劳的说法相吻合。蒂格劳15日在《马尼拉时报》头版颁发文章说,菲律宾为南海仲裁案请律师,共破费了3000万美元。并请求美国为此“买单”。  在政治操弄下,由阿基诺三世当局强行推动而告竣“不法无效”裁决,惹起菲律宾国内的怨声。“他们(美国)在南海没有主权声索,也不是《结合国海洋法公约》的缔约国……仲裁案给了美国干涉南海事务的捏词,美国中心谍报局或者国务院应当给菲律宾报销这笔昂扬的诉讼费和律师费。”蒂格劳说。2 y" s$ ?2 i  g+ ^3 _: l% E; z
  吴士存对此表现,与国际法院法官酬劳由结合国经费付出分歧,姑且仲裁庭仲裁人是明码标价、有偿办事。因中国不介入,是以全部案件所有用度完整由菲方承担,背后的猫腻不言自明。“仲裁庭也可以裁决本身没有管辖权,但假如如许的话,就意味着仲裁人们丢了本身的饭碗。”" k0 c& @/ u$ `1 @, p
  事实再明白不外了,南海仲裁案由始至终就是一场披着法令外套的政治闹剧,其背后有着不成告人的图谋。. _2 i* b+ e& ]4 \$ o5 C4 M% ?
  监制:刘 洪
! p+ X9 t- I3 m2 J) e  记者:李忠发、邹 伟、臧晓程, Z. j3 R& E' A0 H' }
本信息来自网络,由http://sihhj.com整理发布

转载请保留当前帖子的链接:https://www.beimeilife.com/thread-20949-1-1.html 谢谢

使用高级回帖 (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快速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  

发帖时请遵守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你发帖内容、时间以及发帖IP地址等记录保留,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信息提供给有关政府机构。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