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左侧

[国内] 十八大后多名“钢老虎”落马 含五大钢企老总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7-22 01:0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撰文|高楼
! M2 d3 E0 g) L% q( |& O* a4 y6 M  河北最新发布了一条厅官被查消息:该省人大财经委副主任委员王义芳被查。看到他已退居二线,很多小伙伴并没有太关注。不过,说到王义芳转任人大之前的职务,那可是如雷贯耳。当年,他曾担任全国最大、世界第三的钢铁企业——河北钢铁集团董事长。
, Q8 m( K. I1 |/ u9 }/ b

- H% \: E3 j2 ^% ]; k5 L6 n
河北钢铁集团董事长王义芳

3 F' V. c6 i  F. m% K! x  长安街知事(微信ID:Capitalnews)发现,十八大后全国已有多名“钢老虎”落马,其数量不亚于著名的“煤老虎”。其中,就包括五大钢企老总。除王义芳外,还有——! @  O* z( t. ?, Z9 C2 \

4 E& F% x6 y& i" a
太原钢铁集团原董事长陈川平(后来出任太原市委书记)
4 i! z0 T8 q3 s, B" q
3 z# G! I* `4 Z$ z* n( S( o8 R1 L: g  U
武汉钢铁集团原董事长邓崎琳
' x* Y, [0 H+ |, L- E. y! c
- T3 E& u8 l" i- k& m% y4 R
上海宝钢集团总经理艾宝俊(后来出任上海副市长)
8 a8 ?: Q  d# Y0 I/ Z
/ {; a0 x& E7 K! u) g; b
酒泉钢铁集团董事长冯杰
" h; z! ~3 J7 e& u% _* s( z
  他们几乎是同一时期的风云人物,从响当当的国企当家人走向腐败堕落,相似之处颇多。
, @3 B) f; \& `, J  巡视组对不少钢铁企业的通报中都有一条,叫靠钢吃钢。钢由谁来吃,是门学问。王义芳之弟王义平拥有的斯利矿业,在长达五年的时间里,无偿使用河钢旗下庙沟铁矿的场地、水电以及铁矿石,生产铁精粉卖给其他企业,每年利润高达7500万元。斯利矿业从庙沟铁矿拉走了上百万吨的高品位铁矿石,对外却说是“拉废石”。值得注意的是,斯利矿业成立于2008年5月,7月王义芳即被任命为河钢董事长,可谓“无缝对接”。: ^5 A3 ?7 g  {7 k! E
  陈川平之兄陈胜平,凭借弟弟的关系,做起钢铁生意,获得了大量的资源。一位业内人士说:“他哥刚开始是太钢的协议户,就是钢材紧俏的时候,他能拿到货,据说赚了点钱。”
$ `' r6 h+ z% S$ s  一位武钢高层透露:邓崎琳被举报的问题有亲属围绕武钢经办企业,其中最扎眼的就是他的儿子和弟弟。“儿子被指通过一家贸易公司低价从武钢获得长协矿,然后又高价转手卖给武钢,谋取利益。”弟弟则是“武钢采购什么他就卖什么。”$ Z' y& \5 D  D+ r
  既然关系户想吃钢,就必须得用“信得过、靠得住”的人。一位太钢内部人士指出,陈川平在出任董事长时不满40岁,因为年轻、没资历,只能用听他话的人 。“这也导致太钢一些重要的管理岗位,一度不少出自机械厂(陈原来的单位)的人。”+ u0 p, I3 S8 d1 ^+ W9 F/ f, S8 e
  有报道称,邓崎琳被查,“第一点就是用人制度上有问题,不是看能力而是看关系,关系好的就提拔上去,关系不好的就靠边站。”
; y. j: Q" ^; F) P! Q! S) d  事实上,这些心腹并不是真“靠得住”。2015年4月,邓崎琳一手提拔起来的武钢股份副总经理孙文东被刑拘,4个多月后,邓本人也应声倒地。2015年3月,艾宝俊多年来的得力副手、宝钢集团副总经理崔健被宣布调查,后被控受贿395万。11月,艾宝俊落马,据说针对他的调查与崔健密切相关。
: `+ Z- H0 Z7 y$ u: S$ t$ G3 p  钢老虎频出,有其深层次的原因。国有钢企既是做生意的企业,又是有行政地位的国家单位,横跨两个领域,老总权力的含金量极大,决策常在闭环中作出,签一个字就能决定数亿资金的走向,必然成为各方争相拉拢腐蚀的对象。( v6 P& i1 ]8 j. }8 z3 o
  与此同时,当下的钢铁行业,产能严重过剩,这其实与前几年的盲目扩张有关。邓崎琳的前任执掌武钢时,将“质量”作为关键词。邓崎琳掌权后,一味追求规模,连续吞并了鄂钢、柳钢和昆钢,并向海外积极扩张。他还阻挠武钢与宝钢合并,称宝钢“吃不动武钢了”。如今,武钢数万人面临下岗。
: }5 g7 H& X  N$ w9 v2 j  王义芳任唐钢集团董事长时,力推唐钢、宣钢、承钢、邯钢合并,组成中国最大的钢铁集团,他的地位随之上升。但合并后的河钢利润逐年下降,很难当得起“第一”的名号。从2002年到2012年,钢铁行业经历了“黄金十年”,无序扩张尚无大的危害。如今寒冬到来,钢企全线陷入困境。
9 t9 f5 g, x& ]9 c4 L  在陷入困境之后,一些钢老虎并没有从消化库存、创新工艺上下功夫,反而想出了更邪门的“解决方案”。有媒体报道称,中央出台“八项规定”之后,冯杰仍耗费7600万元装修酒钢集团驻京办敦煌大厦。他在开会时明确指示:“现在企业竞争激烈,各种关系需要大力协调。怎么协调?关键靠花钱。2012年,酒钢集团本部接待费达到8000万元,是上年的三倍。如果不花钱协调,酒钢的项目怎么能够批复?酒钢的环境评价怎么能够通过?”% t+ E; |1 j) V4 [0 Y* V: I0 a  g
  还有人透露,酒钢2012年亏损30亿元,但为完成工作目标,冯杰授意采用做两套账目的方式应对省政府,上报的经营业绩是全年盈利8个亿。
9 Y5 P3 n9 I, M9 D  陈川平转岗到太原当市委书记后,曾感叹在政府想做点事,远不如在企业时得心应手。其实,并不是他的权力变小了,而是原来在企业的权力太大了。决策权得不到有效制约监督,做起事来得心应手,犯其错来也一样得心应手。看来,在国企改革的大潮中,老牌能源企业确实该首当其冲。
; S5 o' W# r7 [: [2 w来源:搜狐头条

转载请保留当前帖子的链接:https://www.beimeilife.com/thread-21429-1-1.html 谢谢

使用高级回帖 (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快速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  

发帖时请遵守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你发帖内容、时间以及发帖IP地址等记录保留,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信息提供给有关政府机构。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