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左侧

[口述吐嘈] 消失3年的心上人突然向他求婚,婚后一张诊单让他心灰意冷

[复制链接]
分享到:
发表于 2016-7-22 01:4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4 R7 \3 v+ I- U3 t
每天读点故事app独家签约作者:王小仙 | 禁止转载1 O. z- o0 ?, X2 d; R
张晓文悠闲地翘着二郎腿以至于白皙纤细的脚踝从破洞牛仔裤里露了出来,眼睛里闪烁着明亮迷人的光芒,似笑非笑地对着张孝宣说:“咱俩结婚吧,七年为期,如果七年之后你还爱我,我也爱你,那咱就继续,如果彼此都不愿意再过下去咱就离婚。”
; f! P' w5 X3 B% W张孝宣推了推眼镜框说:“为什么是七年?我是想跟你过一辈子的。”
# R5 G6 O2 o6 @  s5 J* b+ C“你没听过吗?人体胃细胞7天更新一次,皮肤细胞28天更新一次,肝脏细胞180天更新一次,血红细胞120天更新一次,人体的所有细胞七年完成一次完整的新陈代谢,简单的说一个人七年更新一次,你的身体更新,难道心不更新吗?”4 k  ?) X- v! h* d
“身体更新,情感不变,我会爱你一辈子的。”
! G5 p* l9 Y* x/ R张晓文起身拿起包,准备离开,临走前丢给张孝宣一句话:
$ s! `# M! c' u) N+ u“这世上所有矢志不渝的爱情能那么坚贞美好不是因为爱情本身,那是因为那些人都死的足够早。比如梁山伯和祝英台,比如罗密欧和朱丽叶,你以为灰姑娘和王子从此过上了你侬我侬没羞没臊的幸福生活那是因为童话故事普遍都只给你写了个开头。孩子,多读书,多看报,少玩手机,多睡觉,别活在爱情的童话里面了!”
. ^, T) `3 A4 `$ y  d; s5 g8 J1 {说完张晓文就头也不回地离开了,留张孝宣一人在原地慢慢消化她那份爱情理论。
; ?7 R& V% d5 p( B3 g8 ?1. 在我人生最悲惨的时候遇见你
: [) x5 f8 o$ V2 \1 _( w) J张晓文是F大中文系有名的才女辩手,在多次大型辩论会上勇夺最佳辩手的桂冠。辩论台上她语言犀利严谨,滴水不漏,经常杀的对手无力招架,辩论台下她随意简单,发髻用铅笔插起来,素面朝天却因为立体漂亮的五官足以让人过目不忘,颇有森女气质的张晓文曾是很多男生心中纯洁无比的女神,更是男生寝室里夜夜谈论的话题,直到一天张晓文和年长自己12岁有余的导师树下拥吻的照片被传的沸沸扬扬之后,张晓文这个才女就彻底地沦落成了欲女的代名词,保送直博的名额被取消,导师被迫转校,张晓文也成了大家茶余饭后的消遣话题。
. D" o+ ^6 Z5 z9 v张晓文一辈子都不会忘记那个年长她12岁的男人泪眼婆娑地当着她的面跟自己的老婆说:“我也是一时糊涂,一时糊涂呀,我只把她当成个孩子,谁知道她竟对我存了不良居心呀,我有罪我有罪!”说着就不停地扇自己耳光,他的妻子赶忙拉住那双颤抖的手和那男人相拥而泣。9 y: ^3 C7 O: l" U
张晓文看在眼里竟忍不住笑,笑得眼泪直流,她实在无法将眼前这个男人和自己爱的那个风姿卓越的男人画上等号。/ Z7 x9 V- |+ I" Q: o
他对她关怀备至,他对她倾囊相授,当她抱着一本本看不懂的原文书咬着笔杆愁眉不展的时候,这个男人的手指轻轻划过她局促不安的愁眉,温柔地说:“我怎么就这么看不得你愁眉不展的样子呢。”
) c1 m8 c+ O5 m7 v5 \他年长自己12岁,却完全不像一个中年大叔,大概是因为早年在外留学的关系,他身上有着一种看尽天下风景心如大海般广阔的气质。年少的张晓文沦陷在这份深海的气质中无法自拔,她彷徨地不敢前行,她尊敬他,爱慕他,敬仰他,因为太爱竟开始变得卑微。) L+ L3 H3 v/ y* ^3 _
然而一个阴冷的午后,张晓文靠在窗前看着外面瓢泼大雨从天而降的时候,那个男人从身后拥她入怀,那暖暖的体温和落在头顶的温润的吻让她沦陷到丧失了理智。他和她哭诉着婚姻的不幸,和她憧憬美好的未来,他说将来他们一起去一个海边的城市,有一间不大不小的房子,一儿一女一只二哈,他说他会处理好所有关系,她靠在他的胸口听着他的心跳,选择了相信。
1 w  T9 o4 K: ]+ H5 W; u3 Y而此刻她实在无法将面前的这个男人和自己心里的那个男人联系在一起。张晓文转身离开的时候选择了忘记这份爱,也选择了再也无法相信爱。" W" {0 A& I: t& g7 G
张晓文收拾行李离开学校的那天站在校门口拿着自拍杆拍下了自己好看的笑脸,传到微博上配了一句话:“谢谢你让我看清人心冷漠,致自己那份死也不回头的勇敢,爱情这东西死了!”5 f% y2 h$ [) x* W% A
当晚张晓文穿着背带牛仔裤,梳着丸子头,戴着大框眼镜素面朝天的出现在酒吧,这样格格不入的她就蜷缩在角落里默默地喝着啤酒。这是张晓文第一次来酒吧,因为不胜酒力张晓文几乎滴酒不沾,但是今天她想彻彻底底地醉一次,不是为了那个深爱的男人难过是为了那个单纯好骗的自己和那份原以为纯洁无暇的爱情醉一次。
6 Q, {  ?/ U8 i# G6 i; p: r# s* ^张孝宣也是个滴酒不沾的奇葩,来到这个酒吧纯属是朋友的纠缠,在一群男人推杯换盏的时候张孝宣已经去厕所吐的昏天黑地了。就在他正准备走出厕所的时候一个人又死命地把他推了进去,一个姑娘哗哗地吐了自己一身还哭的跟个神经病一样喋喋不休,让张孝宣的人生观彻底地塌陷了。
  e$ x! l: J+ X8 {张孝宣一边清理身上被张晓文吐的污秽物一边扶着醉的不成人样的张晓文,满脸的生无可恋。张孝宣架着张晓文走出酒吧,又问不出到底该送这个姑娘去哪,于是只能又架着这个素未谋面的姑娘去了酒店。好不容易把这闹腾的姑娘扔在床上转身准备离开的时候张晓文一把拉住了他,睁着一双大眼睛嘟着嘴问:“你去哪呀?”
/ l7 e1 S& ?& o1 U9 O% M/ _张孝宣这才仔细地打量了眼前这个穿着背带牛仔裤,头发凌乱架着大框眼镜姑娘,长得还真的是挺可爱的,特别是她瞪大了眼睛问着自己去哪的时候,那种呆萌和可爱的神情竟然让他有种想留下来照顾她的冲动,不过就在他冲动还没缓解的下一秒他就后悔了。
" J0 p  X8 }& w1 |张晓文像一只猴子一样一下跳到了张孝宣的怀里,双腿夹住张孝宣的腰,双手环着张孝宣的脖子,嘴巴不偏不倚地吻在了张孝宣的嘴唇上。张晓文冰凉的嘴唇接触到张孝宣嘴唇的时候,张孝宣的大脑短路了,甚至忘记了这个姑娘是个素未谋面的女子。张晓文轻巧地用舌头探开了张孝宣的牙齿,两个人的就这样灵活的纠缠在了一起,张孝宣开始呼吸不畅,大脑缺氧了。, l( |( \( M$ x2 N( }
张晓文像一条灵活的小白蛇一样缠在张孝宣的身上,不知道吻了多久张孝宣一把将身上的姑娘扔在了床上俯身压了上去,刚想有所行动,张晓文一闭眼开始呼呼大睡,让张孝宣刚刚迸发的男性荷尔蒙瞬间被浇灭了。2 r2 V! F4 M9 j/ G4 K
张孝宣翻身躺在了张晓文的旁边,听着张晓文均匀的呼吸声突然觉得很心安,这个麻烦的姑娘到底是经历了什么,又怎能如此安心的睡过去了呢。张孝宣带着不解和困惑,伴随着酒精的作用也沉沉睡去。  H1 o& U/ z' O3 I  k' C, B5 `
当阳光洒进屋子,张孝宣努力睁开困顿的双眼的时候心跳整整停了半拍,张晓文正坐在自己身边瞪着那双圆溜溜的大眼睛看着自己,一脸萌态。$ D1 |' ?4 y2 k; n/ j2 ?" e
见张孝宣醒来,张晓文的脸突然靠近,就在已经突破安全距离的时候停止,张晓文盯着张孝宣的眼睛说:“昨晚我没强奸你吧?!”张孝宣几乎用尽全部的脑细胞也没想到张晓文会这么问,他本能地双手环胸说:“并没有!”张晓文一脸如释重负地说:“那就好,那就好!”
1 k; m9 e3 u1 C( Y: d( R2. 谁的爱情初衷不是美好
5 ~4 o# x& e) l: j7 z& Q自从那次之后,张孝宣就开始总是有意无意地出现在张晓文的面前,其实连张孝宣自己也并不明白这是为什么,但是每每想起张晓文的脸就忍不住嘴角上扬。张孝宣并没有告诉张晓文那一晚的吻,一个男人偷偷藏下了这样的秘密让张孝宣自己都觉得单纯可笑,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想眼前这个没心没肺的姑娘尴尬,还是这种曾经暧昧的行为让自己暗暗窃喜甚至不愿与人分享。
; u+ n0 N0 Q3 [6 R% b& e, v张晓文没有提过那天自己为什么喝得酩酊大醉,张孝宣也没问,他们偶尔约出来看看电影吃吃饭,张晓文会声情并茂地讲述工作中的各种奇葩怪事,张孝宣大多安静地听着,看着张晓文张牙舞爪的样子,轻轻浅笑。/ Q# z7 l& ~8 j2 I0 l$ T2 \
在张孝宣看来张晓文是个极富吸引力的姑娘,工作中的她精明干练,当她穿着合体的工装踩着高跟鞋从公司走出来的时候,张孝宣看到了一个和私下完全不同的张晓文,那种强大的气场让张孝宣不禁暗暗着迷。
0 [% W- a( j  M% c) ]当张晓文操着流利的英语,看着原文资料,咬着笔杆翻译出一篇篇文章的时候,张孝宣发自内心的欣赏眼前这个灵动的姑娘。当张晓文素面朝天的坐在大排档吃着烤串,不由自主的哼着小曲一脸满足的时候,张孝宣心动于这份简单的单纯。: ?. I7 M; W4 `
工作中精明干练的张晓文生活中却像一个微缺少女,时不时找不到钥匙,偶尔丢失不见的钱包,打着电话突然大叫“张孝宣,我电话找不到了!”张孝宣实在搞不清楚这样古怪的结合体是如何诞生的。; t0 E, J. J' ]& q8 d
不知道谁说过喜欢一个人,始于容颜,陷于才华,忠于人品,张孝宣就在不知不觉中深深地陷入了一种渴望了解走近张晓文的无法自拔之中。! W. u2 v' z! c- d
打破宁静的那一天,张孝宣约了张晓文看新上映的动画片,张晓文背对着张孝宣喋喋不休地说着这部动画片里有个叫“闪电”的树懒特别可爱,她从同事那里听来了好多有趣的情节,张孝宣试图阻止她进行下一步剧透的时候,张晓文转身要跑无意间撞倒了一个女人拉着的小姑娘。5 R$ f0 m3 g/ `
张晓文一边安抚哭泣的小姑娘,一边抬头道歉的时候,女人一脸鄙夷,而远处一个戴着眼镜的斯文男人拿着两杯大可乐追过来,那一刻张晓文突然换上了一副严阵以待的表情。5 `5 U, C( O; Q( Q" A! M: V4 M5 R
时间好像突然凝固了,几个人都不说话,伴着孩子的哭声,女人拉起孩子挎着男人头也不回地离开,临别前恶狠狠地丢下了一句:“真晦气!贱人!” 男人被拉着走开,回头对上张晓文的目光里情愫复杂,女人一把扭过男人的头厉声说道:“看什么看,走不走!” 男人迅速地扭头离开。
( F. `7 l) ?+ u张晓文目光呆滞,转身离开,张孝宣跟在她身后,不知道走了多久,张孝宣拉住张晓文说:“说出来吧,我听着。”
4 l( @4 [% Z( s$ K6 t- F“他是我本科的英文老师,后来成为了我硕士论文的导师。我喜欢上他的课,他风趣幽默又见多识广,20年前背起行囊去了英国,又游历了大半个地球,他口中的世界是另一个样子,在我心里他是个很有风骨的男人,很有才华,遥不可及。”
( Y' i5 I# U0 _- _( p5 V' D/ `# q“每次他的课我都异常的认真,他口中说出的每一个字都像跳动的音符一样让我愉悦。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开始期待他的课,我会上课前紧张到去洗头发,去找一件好看的衣服,我安静地坐在教室第一排的角落,默默注视着他,每当他目光注视到我,我的心跳都变得异常剧烈。我不懂什么是爱,我想那就是爱吧。”$ I5 m) A7 N: D0 i
“本科四年我一直努力地学好英文,我将每一个英文单词都想象成一级台阶,我每走一级就靠近他一步,我每靠近他一步就满心欢喜,我喜欢他公布成绩时对我的会心一笑,我迷恋他被岁月洗礼却不曾苍老的容颜,我从没想过我可以拥有他。”
& }$ P) r/ _# f2 ?  Q“直到我大四那一年,我决定考研去请求他的指导,他建议我选择英语专业,那段时间我经常去他的办公室拿资料。那天雨下的很大,把我俩隔在了办公室,我倚在窗口静默地看着外面的瓢泼大雨,一双温润的手将我环在怀里,一个吻留在了我的头顶。”
% C, A: c# g. q. K) o“我们就这么在一起了,在我暗恋他四年之后,他将我抱在怀里的那一刻我以为这就是全世界。我俩第一次在一起的时候我紧张的不行,手指摩擦着他的衬衫纽扣,他将我推到床上狠狠的亲吻,原本撕裂的疼痛竟因为是他变的没那么难以承受。他看着被单上的嫣红将我死死地环在怀里,他说自己不年轻的身体因为我的存在而变得又一次鲜活明亮起来。他摩挲着我的长发对我说我是他一生再难遇到的美好。”
. w. `' a+ Y  C* w0 _“我并非没有道德观念,但是爱了就爱了,我又能怎么办,我没想过要破坏他的家庭,就像我没想过自己会怀孕一样。”
6 x+ X' T' j- P9 C! _1 y7 b! p1 R“我研二那年不小心怀孕了,我颤颤巍巍地拿着验孕棒告诉他的时候,他泪流满面,他把抱在怀里很久很久,轻轻地对我说着对不起,这个孩子我们要不起。我一个人去了医院,打掉了在我身体里仅仅存活了不到3个月的小生命,因为他对我说孩子还会有的,因为他会离婚,给我一双儿女一只哈士奇,还有一辈子的爱。”# N7 P& P; s) h6 c# ~: e
“我不知道为什么那张照片会被人拍到,现在想来常在河边走哪能不湿鞋呢,其实我并不后悔,只是难过,不知道是为了自己难过,还是为了爱情难过,总之我的爱情大概死了。”
8 _/ d" b% g6 |  b+ c6 u2 w5 L. n( \当张晓文泪流满面却异常平静地讲完整个故事的时候,张孝宣心碎地不行,大概把心掏出来扔进搅馅机里也就是这么个滋味吧。他心疼了,生生地心疼了眼前这个哭成泪人却面无悲伤说着爱情死了的姑娘,他低头吻上这个让他心疼的姑娘,张晓文没有反抗也没有回应,只是冰凉的泪水带着丝丝的苦涩和咸味传入了张孝宣的嘴里,让张孝宣心酸不已。
" o" d) A, @6 b$ v那天他俩拉着手走了很久很久,临别时,张孝宣说:“晓文,我爱你,做我女朋友吧!”8 i9 e' C, L; K
张晓文说:“可是我的爱情早死了!”# Q! c" @7 O; _# _7 t9 T0 X
张孝宣笑笑说:“我把他救回来”6 F& v5 Q: `  l$ r1 I/ Z' n! I
3. 你是我最美的惊喜. E7 z3 l0 y3 h" w! v' H% E
当张孝宣发现张晓文消失的时候就是真的彻底联系不上张晓文的时候,电话停机,微信不回,连租住的小屋都连夜清空,张晓文是铁了心消失不见的,张孝宣丈二和尚摸不到头的被甩了。在张晓文消失的一周后,张孝宣收到了张晓文的一封邮件
3 i' x1 x) ~, \. O- ^+ U“千千万万人之中,我遇见了你,千千万万年之中,我遇见了你,可惜他早一步让我丧失了爱的能力,而你迟一步让我满心欢喜,望你诸事顺心,平安喜乐。你值得更好的人,你是我人生中最糟糕那一天遇到的最美的惊喜。”6 ~. l. r* m" m( U$ P% \3 ?6 d* K
张孝宣将那段短短的文字看了一遍又一遍,手颤抖着触摸着电脑屏幕,他恨自己来不及拥抱这个莫名闯入自己生活的姑娘,他怨自己还来得及告诉这个姑娘自己有多心疼她,那种恨不能代她受罪的心情让他深刻地觉得这就是爱。他有那么多来不及面对面说的话竟突然间只剩下了遗憾,说好的救赎爱情变成了纸上谈兵。
& a, o$ t! L: C' @张晓文再出现的时候已经是整整三年后,27岁的张晓文站在26岁的张孝宣的面前,只说了一句话:“我单身!” 张孝宣推了推眼镜框,说:“我也没有女朋友。”
1 G; i. M1 z% k; u; l8 G张晓文就扔下了包,一个健步冲过去像只树袋熊一样挂在了张孝宣身上。再然后俩人就如谈判一般坐在了咖啡馆,张晓文就提出了所谓的七年之约, 当她拿起包潇洒地离开的时候,张孝宣满心满眼都是张晓文好看的笑脸。
- q- j) m0 r9 S这三年间张孝宣不是没努力忘记过张晓文,但是每当他认识一个新的姑娘都会有意无意地在她们的身上找张晓文的影子,她们或是眼睛像她,或者语气像她,或是眉眼像她,却又都不是她。当一个人闯入了你的生活,其他人就成了替代品,大概就是这个意思吧。+ ]8 G& G3 B; J! _
当张孝宣也以为自己爱无能的时候,他的灵丹妙药又出现了。
% w: \0 E) ?, b, G. S! i- a" c! d两个人领证的那天张晓文穿了一件格子衬衫配上了一条白色的牛仔裤,素面朝天,头发随意地扎成丸子头,阳光下闪烁着青春的气息。张孝宣几乎觉得时光倒流了,好像又看到了三年前那个自己没抓住的姑娘。0 }" y" ^3 X% }; Z
俩人领好证,在民政局的大门口张晓文举起那个红色的小本子拍了一张照,传到微博,写道:“如果所有矢志不渝的爱情最终都会死亡,那么在它死亡前我要看到它最美的盛放!”
0 M3 h  e  k+ r& O9 u! a$ Q当夜在两人久久交缠,挥汗如雨之后,张孝宣抱着张晓文头抵在她被汗水打湿的长发上,温柔地说:“晓文,你能回来真好。”张晓文蹭了蹭张孝宣的脖子,听到他强有力的心跳,回答说:“我能回来,真好。” 张晓文那一夜睡的很好,靠在张孝宣赤裸的胸口,听着那节奏均匀的心跳,她才觉得这一刻真的好幸福。
( b6 R( @, `, Z. P0 [9 P张孝宣梳理着张晓文的长发说:“宝贝,你知道这三年我有多想你吗?幸好你回来了,我觉得自己简直是这世上最幸福的男人。我想给你我能给你的全部的好,给你买好看的裙子,生个闺女,跟你一样,我想到能一手一个拉着你们上街就算做梦都能笑醒。” 张孝宣自顾自地沉浸在对未来生活的畅想中,却没看到张晓文突然暗淡的神情。' |% Z" B; B8 v2 i
4. 七年之约,意外之子
& q$ v' _; W) x# z2 o7 o婚后的生活简单甜蜜,也许是所谓的七年之约让张孝宣和张晓文都深刻地珍惜着能够在一起的日子,张孝宣总是对张晓文说爱情是不会死的,而张晓文却总是笑而不语。张孝宣从没追问过张晓文是不是如自己爱她这般爱着自己,他笃定张晓文不是那个自己口中的爱无能,但是他怎么也想不到张晓文会瞒着自己打掉了孩子。4 K& H; [. e" t2 }/ ?6 t$ [
在结婚的第四年,张晓文发现自己怀孕了,当验孕棒上明晃晃的出现了两条杠的时候,张晓文蹲在厕所里一直到双腿失去了知觉才做了决定,拎着包去了医院。. Z! k" Y- x: k% Q/ @) @/ V4 z$ d
张晓文想起了多年前那个在树下吻她,在自己老婆面前自扇耳光的男人对自己说的那段话:“晓文呀,我是这么这么爱你,但是当初我也是那么那么爱她,我对待你们的爱是一样的,我说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都是发自内心最真实的誓言。我爱你是真的,我爱过她也不假,只是爱情这东西本来就虚无缥缈,无色无形,有生有死,我爱上你的时候对她的爱情就死了,但是我还有责任,我还有孩子,我能做的只有承担自己的责任,守护自己的孩子,我能做的只有对不起你。”
& t, g% w2 H, ?+ }1 Z' e, C张晓文没有恨过那个男人,也没有怨过他的妻子,甚至同情他们共同的孩子,既然爱情死了还要誓死相守在一起,那么除了痛苦就是牵绊,张晓文害怕这样的婚姻,恐惧这样的未来,如果爱情死了又何必要在一起。' n4 k0 Z. p" T+ }
她用三年的时间认清了自己对张孝宣的爱,却没能找到对爱情的勇气和信任,但是她不知道是不是有一天也会出现一个如当年的自己一般青春美好的姑娘闯进她和张孝宣之间,如果有了这个孩子她一定不能洒脱地转身离开,她不要做一个爱情空壳的守护者,这个孩子不能留。
8 L3 s* w7 O) l& I2 I4 o' T+ _在医院长椅上她看到和她一样等待手术的女孩双手紧张地抠着腿,她仿佛看到了多年前的自己,那个无助彷惶的自己,她伸过手去想安抚一下那个姑娘却发现自己的手比那姑娘的还凉,她尴尬地挤出一个难看的笑容说:“无论如何,一切都会好起来的。”6 y5 m4 b* P8 ?
姑娘突然大哭起来说:“姐姐,他为什么不要这个孩子,他怎么可以这么残忍?” 张晓文把那个看上去只有20出头的小姑娘揽在怀里,说:“爱情这东西靠不住,是会死的,那要这个孩子干嘛,爱情都死了,留着孩子干嘛?”
) j0 ?* r4 p8 Y0 f当张晓文躺在冰冷的手术台上时,她瞪着大大的眼睛,脑子里不停地闪过张孝宣的脸,那个一心一意对自己好的男人此刻在做什么,他如果知道这一刻自己正残忍地送走两人之间最亲密关系的纽带会是如何的反应。张晓文的泪水顺着眼角一滴滴滚落。
  U$ l& \$ M/ w, W9 x9 ?她想她是爱那个男人的,所以这一刻当她用如此决绝的方式处理自己和那个男人的孩子的时候她满心苍凉。但是她坚信爱情不久,终将消亡,如果这样她绝不能让一个孩子作为爱情的殉葬品。* `4 E2 @- C' j' m! i+ G
当张孝宣从要洗的衣物里发现了那张张晓文忘记丢掉的手术单时,张孝宣几乎觉得天旋地转,他忍不住全身颤栗,拿着手术单满脸悲伤地走向张晓文。当张晓文看到张孝宣那张伤心的脸时,她的心都碎了,张孝宣就这样盯着张晓文,久久地久久地不言不语,张晓文站起身走向张孝宣,伸出手去摸张孝宣的脸,张孝宣退后几步牙齿发出摩擦的声音。+ ]. ]! Z* K- \; _; M9 O
“张晓文,在你心里我到底该有多低贱,多不堪,以至于你连怀了孩子都去偷偷打掉,都不肯告诉我?!你知道我有多想要一个孩子,一个我们俩的孩子,我设想她的样子,勾画她的未来,你怎么能这么做?”& G4 t# |+ S" a& e+ D' P; r
“孝宣,你听我说。”
9 C* W  @+ e" _“你说,我不拦着你说,我今天就想听听我在你这到底算个什么东西!”
5 |) W! {1 ]& I- W7 q% @% t“我们不是说好了七年之约吗?如果我生了孩子,我们分开了,那孩子怎么办?孩子是无辜的。”
3 y' M; |% k6 B! ]4 a# t“分开,分开,分开!你天天想着的都是分开!无论我怎么做,你都不肯相信我会一直爱你,你总是不肯相信我会爱你疼你一辈子。人这一辈子有谁没遇到些糟心的事,操蛋的人,你总是拿着你的遇人不淑来换取我的容忍和退让。可以!没问题!他伤害你的我来还,我小心翼翼地呵护你的伤口,等待你的痊愈,但是终究是你自己不肯好起来。4 l) e# A3 B/ d$ ]
你总是看着那个马上要痊愈的伤口不舒服,你看它快要好了,你就去撕扯那个伤口展示给我看你曾经有多疼多苦,你期望我感同身受。我心疼你,我爱你,所以我任由你去撕扯,去展示,我以为人都是有个限度的,都会累的,但是谁知道你乐此不疲!张晓文,你知不知道你多残忍?”
0 S+ I6 |) W+ d* W; b9 O2 f- ~“残忍?就是因为我经历过残忍我不想再经历一次,所以我才选择放弃这个孩子呀!我不想她成为我们爱情的殉葬品。”张晓文声嘶力竭地喊叫着。
3 }! m: L# F5 s- M* v+ S& ]“张晓文,我爱你,因为我爱你你就可以践踏我的爱吗?七年前你说走就走,留下一封信让我好自为之,我等你。四年前你回来,一句你单身想结婚,七年为期,我依你。现在你自作主张打掉我们的孩子,如果说我俩的爱情死了,也是你一直扼住你我爱情的喉咙生生将它逼死的。”说完张孝宣将那张手术单扔在地上,转身离开。
* Q- k+ l" Z# w% t! t张晓文瘫坐在地上,豆大的泪水一滴滴掉在地板上,口中念着:“我错了吗?我真的错了吗?”& |4 N; h6 M1 r
5. 不要用疼痛证明爱; D* E2 m3 e9 G9 R2 P
张孝宣漫无目的地走在大街上,车水马龙,喧闹不已。遇到张晓文那一年自己23岁,张晓文像一匹横冲直闯的野马冲进了自己的草原,她肆意地奔跑张狂地大叫,让自己的心再也无法平静。他从不问张晓文是不是也爱着自己并不是不想知道答案,而是害怕知道答案,他总是怕有的话问出口就再也没法心存侥幸了。+ E( d! U2 k; p7 ~
在他看到那张手术单的时候,他绝望了,他伤心了,他绝望于张晓文宁愿如此伤害自己也不肯留在自己身边,他伤心于自己爱的人竟然这样伤害自己,但是更多的竟然是心疼,他心疼张晓文伤害自己的身体,他心疼张晓文走不出那时候的阴影。
; j# \, O, [& R在他心里张晓文真的是个孩子,一个需要人捧在手里疼惜的孩子,她口口声声的爱无能,爱会死,何尝不是伤害她自己最尖锐的武器呢。
1 ~" K- L+ S$ B# ]夜晚的风吹在张孝宣的脸上丝丝凉凉,他有点想念那个家里的傻丫头,气归气,怨归怨,但是想起那张哭成泪人的脸,张孝宣开始心软,掏出手机看到十几通来自张晓文的未接来电,最近的一通也是二十几分钟前的了。张孝宣开始心软,开始犹豫,他划开屏幕锁,拨通了那个熟悉的号码,却久久无人接听。
& v& F, z" d& w张孝宣开始心慌意乱,一边打电话一边往家里赶。
% D; W4 E' J- z4 l2 e$ L3 h打开家门,就看到张晓文眼神迷离地躺在地板上,手里握着红酒瓶,地上散落着安眠药。张晓文有失眠的毛病,医生开过一些安眠药给她,看到这一幕的张孝宣几乎疯了,他抱起神志不清的张晓文就往医院赶。) }3 E! X; v1 F7 T) U( d, E2 n; p% {5 u
“你到底要怎么折磨我你才肯罢休?张晓文你不准睡!你说好的七年,现在不过四年而已,你要是敢睡过去,我就一辈子都不会原谅你的!”张孝宣一边疯狂地飚车,一边摇动着张晓文的身体,不准她睡过去。张晓文嘴里念叨着:“我是爱你的,你不要走。”  o" R0 o  r: P) s
“嘭”一声,张孝宣的车撞在了施工的护栏上,失去意识前,张孝宣还摇动着张晓文的身体说:“我不走!但是你也不要睡!”6 W- S& i) s& F0 S0 c
张晓文醒来的时候闻到了医院固有的消毒水味,她努力地吸吸鼻子,动动手,挣扎着想坐起来。护士走过来说:“你醒了?感觉怎么样?”张晓文努力地回想着发生了什么,突然坐起来拉着护士的手说:“我老公呢?张孝宣呢?跟我坐在同一辆车上的那个人呢?”
% F7 d4 Z' _8 N9 k, f* w护士一脸愤慨地说:“这时候你知道问你老公啦?两口子吵架有必要闹成这个样子吗?”张晓文吓得半死,哭着拉着护士说:“他怎么样了?他怎么样了?还活着吗?”2 L$ q' }; j2 j/ P3 M
“活着!你们闹脾气的时候怎么不想想这么闹是拿命闹呀!你也别哭了,你老公不缺胳膊不少腿,轻微脑震荡,胸骨骨折,要不是为了保护你方向盘死命地打向相反方向,现在缺胳膊少腿对你来说都是好的!”
# \5 p1 u# S1 @6 O0 X$ v听到护士说张孝宣还活着,不缺胳膊不少腿的活着,张晓文突然觉得整个世界都亮了,她瘫在床上想着即使张孝宣一辈子都不原谅她也无所谓了,只要那个男人活的好好的,自己别无所求了。+ @  V: w5 }( `1 k4 u
得知张晓文醒了,张孝宣坐着轮椅出现在了张晓文的病房,张晓文低着头不敢看这个被自己折腾的要死要活的男人。张孝宣伸出手拉住张晓文冰凉的手说:“晓文,我们都是死过一次的人了,别闹了好吗?你看,人都死过一次了,我还是想着你,爱着你,难道你害怕爱情死掉吗?无论你经历的事让你多么不相信爱情,你总该相信我吧,我眼巴巴地等了你三年,你走前可是连一句承诺都没留给我呀,我不还是等着你了嘛。以前的那个人是不对的人,所以才让你对爱情死了心,但是歌里都说了告别错的才能和对的相逢,你不是该谢谢他错过你,你才能遇见我吗?我们别闹了,我不走,爱情也不走,那你也不要逃,好不好?”
& G) E; G9 C8 i张晓文哭着点点头。- W! I, |% G3 G) N: N
6.结局, v: g& O+ |0 }5 k/ q! T
张孝宣和张晓文领证的第八年举办了婚礼,婚礼上张晓文的花童是自己两岁的女儿,婚礼上张孝宣说:“我对不住大家伙,以后每七年我和晓文都会办一次婚礼,希望在座的各位都能再来参加,份子钱不用给,但是请大家给我这个闹腾的媳妇来做个见证,我爱她的心不死不灭…”(原标题:爱吧,七年为期 作者:王小仙): m8 K: a& |0 H# B4 G$ N
没过瘾,安卓到各大应用市场,iPhone到app store,搜【每天读点故事】app,或加微信dudiangushi收看1 J/ \2 Q8 Z; y$ G

: D. q; I  A* w' G  w% r& C; h1 u7 Z2 R4 Z7 u# o$ i3 T
本文为头条号作者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7 ~# Y" r  h, X! W8 j

% ]% H+ e% M% ~/ K; d9 f, Q2 Z, U6 w* B* Z
内容采编自网络, 不代表“北美生活网”观点, 除新闻外如有著作权争议, 请联系本站编辑,将立即处理。* U/ T, }& z# p! \$ i7 [% K

$ }/ W% s$ j8 s! V; o; t  t& O" ?谢谢欣赏,开放注册,欢迎加入北美生活网。

转载请保留当前帖子的链接:http://www.beimeilife.com/thread-21496-1-1.html 谢谢!

使用高级回帖 (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快速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  

发帖时请遵守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你发帖内容、时间以及发帖IP地址等记录保留,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信息提供给有关政府机构。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