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左侧

[听她/他说] 胡霜:别怕,有我陪着你

[复制链接]
分享到:
发表于 2016-7-24 16:1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 q& z! `2 ]1 n
今天看和菜头写的一篇文章《车祸以后》,他写自己遭遇两次车祸后,对开车非常恐惧。在从昆明开往大理的高速上,他出现手指麻痹、呼吸困难、意识模糊的状况,所以他不得不一次次把车驶离高速公路,停在服务区休息。后来,他努力克服心中恐惧,艰难地把车开到了大理。
: `+ z( s1 L; R, d# d他说心理上的恐惧过于强大,压制了一个人的理性,这种恐惧的力量会直观地以重量形式压在一个人的身上,导致一个人出现身体上的反应。
) s$ z# u* Z* |) x8 J由于他经历过这种感受,他不会再对抑郁、焦虑患者说“你为什么不努力坚持一下”这样的话,而是应该沉默的陪伴。
. [& z0 K5 i: c2 @* w我完全赞同和菜头的观点,我也理解他的那种恐惧感受。
$ q8 I- |$ S, w" \% k' h$ ?" l4 O4 v3 M% d
不止是心理疾病患者,就算是对一个情绪偶尔陷入糟糕的人,陪伴也比说教更有温度,更有意义。如果有人能在你最孤独无助的时候陪着你,那真是人生的幸运。' h5 S0 D- p; \7 O' t

/ ]; r* A, @: w# D去年我抑郁严重的时候,住在我的朋友小恩那里。所谓严重,就是控制不住地焦虑,把我的头发一根一根揪下来,差点揪成秃子。我没办法工作,总觉得心跳很快,一点小沮丧就会让我莫名其妙地恐惧很久。我也没办法专注地做事情,丧失了注意力和行动力。同时我对自己也非常憎恨,越憎恨状态越严重。
% z& z) P  a5 f; O& v# U0 p7 o
0 W. y! x6 z: ~5 f但是这些我不告诉一般人,我忍着,憋着,怕说出来被人笑话。1 v1 w7 Z, Z- m9 x, s+ r
: d1 R% p7 ?: T/ }( z1 {& [
小恩对我非常包容,她接纳了我的一切。我在她那里住,平时她上班,我会做点事情,比如买个菜做个饭啥的,别的也没有啥家务活可干。我做的饭她特别喜欢,说做的好吃,还会拍照发朋友圈,不得不说,这对我真是莫大的鼓励啊。她下班后,我们在家里吃完饭,会一起去公园里跑步、散步,或者和大妈大爷们一起跳广场舞。她休息的时候,会带我去吃火锅,看电影,逛街。她买了烤箱,我们一起烤面包,烤肉,烤辣椒。不知不觉中,我的行动力居然增强了很多。她还让她男朋友开车带我们去新郑机场看飞机,当我们站在机场旁边看着飞机呼啸而过、起起落落的时候,我欢呼雀跃,内心的抑郁不翼而飞。* Q+ [+ l+ O) n# a4 W
6 z7 k' A( I+ K9 r' P3 h/ n
有她陪伴的时光,我重新找到了快乐。后来我因为家里有事,暂别了小恩,当时心里真是有一万个不舍。小恩从来没有指责我软弱,也没有说教过我,她是那么的善解人意。她就是陪伴着我,这种陪伴非常宝贵。当一个人痛苦的时候,TA是真的痛苦,很少有人去伪装自己痛苦,也没那个必要。甚至在我后来缺钱急用的时候,小恩要把她钱包里的全部现金都给我。当时我感动的都快哭了,我在心里说:这样的朋友值得我用生命去珍惜。也正因为有朋友的陪伴和支持,我更觉得自己要努力、勇敢地活下去。
! Z# B: t: \2 c5 A( X9 v3 s( d3 U7 P6 g" i
我大学毕业的时候,去了郑州,住在我的高中同学阿晓那里。那会阿晓和一个女孩合租一个小套间,有一张床,没有空调。一张床住不下我们三个人,阿晓就在客厅铺了席子,陪着我一起打地铺。晚上特别热,我们吹着电风扇,隔一会儿就起来去洗洗脸好凉快点。打地铺是一件挺辛苦的事,可我那时真不觉得苦,因为有阿晓陪着我。我们白天去人才市场投简历找工作,晚上回来煮个清水面条,就着外面买回来的小菜,吃的有滋有味。
' a" `; M. Z3 _  K  D* j* i' [; u: ^" l
那会有个z城的男生追我,他家里比较有权有钱那种,特别狂妄嚣张,我实在看不惯,就把他给拒了。他没事就给我发短信:“你去郑州了啊,你能活下来吗?”、“混不下来就来z城吧,我养你”、“你为啥要去自讨苦吃呢,大热天找啥工作,回来让我爸爸给你安排工作”……我看了短信哈哈大笑,我真不觉得苦。我和阿晓互助陪伴,互相鼓励,找工作被拒绝了也不觉得痛苦。后来在南阳的时候,我和阿晓又一起度过了大半年的时光,我们住着月租70块钱的城中村小破屋,还乐呵呵地在阳台上种菜吃。如果没有阿晓的陪伴,我一个人真的很难走过那段时光。
3 k1 E, p1 E  z( r" |; A
* J& m1 T2 Q2 y* T9 M7 F我在南昌跑防水销售的时候,我的同事兼好友蓉儿给了我很多陪伴。我们要经常上门拜访客户,一言不合就被拒绝。如果一个人面对,还真的挺难受,有时候被拒了要老半天才能缓过劲儿来。还好我经常和蓉儿一起,就算被拒绝了也不至于太难过,我们会分析分析局势,一起去吃个饭,看看电影,聊聊天,很快就能满血复活,继续下一次拜访。要是自己扛,就会不由自主陷入死胡同,很难走出思维误区。
! T6 A; v; D6 D/ S3 q. M$ ]( f/ `' @5 D; W  s8 O
我一直觉得自己没有赚到钱,没脸回家。可我妈经常给我打个电话,有时候她在地里一个人干活,也会给我打电话,我就陪着她说说话。后来我懂了,妈妈很孤独,她需要陪伴,哪怕我回家,就陪着她说说话吃吃饭,她就心满意足了。我想起一件事,有一年我在家里过完假期要上学,临走前一天,我妈啥都不让我干,平时我都帮妈妈做饭刷碗洗衣服的。我妈说:“你去堂屋看电视就行,我怕你累着。只要你在家陪我,啥活不干我心里都美。”写到此处快泪奔了……我真的要多陪陪我妈。我太在乎金钱了,总想着要多赚钱才能证明自己的能力。赚钱固然重要,可是陪伴家人更重要。
, \6 N, D  y$ r8 u9 L
+ V4 E, d' ~! U) O我的好朋友丢丢,前段时间又搬家了,遇到一个奇葩房东,经常找她茬,还赶她走。那天我喊她出来吃饭,一见面她就呜呜地哭起来,把我心疼坏了。后来她告知我事情的经过,我说:“下次你喊我,我去帮你吵架!或者就算我啥都不说,我默默地站你旁边,给你壮胆!”我太能理解她那种无依无靠的心情了,我愿意去陪她,给她勇气。那天我陪丢丢吃饭喝酒聊天,她的情绪马上好转了不少。之后我重感冒,丢丢买了水果和酸奶带给我,把我感动的呀~有人陪真好!我想跟丢丢说:“下次有事一定要叫我,我帮你扛。我有事了也会叫你,请你帮我一起度过难关。”! x$ O  q; V, m8 M) h1 J
& I/ G) w/ c+ I5 G9 r  p
有很多事情我们必须独自去面对,有很多黑暗我们必须一个人征服,可有时候真觉得撑不下去,幸好有朋友或者亲人的陪伴,能让我们暂时复原一下,这样才有力量继续往前走。
$ c2 k/ T. t/ i* \% C  }9 f* x周国平说:生命纯属偶然,所以每一个生命不需要依赖另一个生命,像一阵风,无牵无挂。0 P4 G! n  ?0 H& ]9 w$ F; ?: S: `1 d5 x
( M" U* w1 T& \! s4 ]
可是,他还说:生命纯属偶然,所以每一个生命都要依赖另一个生命,相依为命,结伴而行。6 h' Q* c* q5 ?2 w/ G# o
我觉得把依赖换成陪伴,也很妥当的。愿你不孤单,愿有人你陪伴!+ d! ~: H6 B: ]$ V7 H$ e

' c4 C: [) W" h4 p5 s
- H" b/ F: p4 E
, R( f' `2 R4 P内容采编自网络, 不代表“北美生活网”观点, 除新闻外如有著作权争议, 请联系本站编辑,将立即处理。
" a! `2 S8 U: v# j2 q0 q& h
1 h+ m. o# L5 C5 T( ?谢谢欣赏,开放注册,欢迎加入北美生活网。* b6 ~. a; |$ _9 V* w2 \

! S' S/ i% L0 @( S! Q: b( ~! X# q6 e

转载请保留当前帖子的链接:http://www.beimeilife.com/thread-21736-1-1.html 谢谢!

使用高级回帖 (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快速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  

发帖时请遵守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你发帖内容、时间以及发帖IP地址等记录保留,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信息提供给有关政府机构。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