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左侧

[听她/他说] 你在我心房住了这么久,该付房租了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7-31 12:5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5 }/ O+ q8 v/ Z- t! e
4 R. H+ t1 ^! s8 m$ Z3 j4 I学长按:如果有一天你发现,你爱上了不可能在一起的人,你会怎么办?这种看不到结果却能看见伤害的感情,你是否宁愿从一开始就不要发生?还是不管将来,只求当下呢?  q& n! }9 @" T( x) c
今天青雨学妹给我们讲一个“友谊之上,恋爱未满”的故事,其实这是一封情书,足以让听者伤心、闻者落泪呀,学长先哭一会。
/ }- F( m! M& \; I! z-1-/ M0 m' |% Q9 Q5 g4 W$ C! i3 C, f6 e
动笔前我自己先一个人大哭了一场。活了近25年,第一次写情书;可是我要告白的你,却看不到这些话,也看不懂这些话。% n- B( y" _9 j. `/ o
-2-
3 A0 `8 N4 u$ n5 n" r4 ~我总是忍不住回忆我们第一次见面的场景:我靠墙站着,略略紧张地看着面前的你,小心翼翼地问你可不可以帮我把招生宣传册贴到学校的宣传栏里,你接过我手里的宣传册,抓起旁边一颗图钉,只花了一秒钟,就钉在了宣传墙上。
% b/ q2 m0 i- b% y' S) o: T  W“在这里呆上两个月,你就不会这么害羞了。”你一脸坏笑地看着我,看得我很不服气。
/ @- M3 [) y4 f& T) D“谁说我害羞了。”我斜眼瞄了一下你,正好你也在看我。然后我们都笑了。你说我很可爱,亚洲式的可爱,巴西女孩身上见不到的可爱。那一刻,我觉得你很巴西。+ j. Y/ M# s- b

2 \8 D1 i# K7 Q# T- i8 P“我很想知道,你们中国女孩喜欢什么样的男人啊。”我不得不佩服你搭讪的功夫,几句话就可以切入主题。, G& n2 a! x4 c0 [7 O8 o( \. ~" C
“我喜欢强壮的。”, f2 R; f* P$ u9 @
“我还可以吧?”
( {0 p* k1 g) u“我喜欢皮肤黑的。”
1 D& D9 v4 x+ \$ G* O: A! ]+ ^" Y+ v% c“我明天就去海滩晒黑。”8 F( n: d$ c* X* [/ i
“我喜欢坏坏的,像是电影里的那些黑帮老大。”
6 B! e' L: E. e" X4 b“那,我今晚去干一票抢劫吧。”
8 z( E% ~2 L+ F. L, W* j我们在熙熙攘攘的教学楼走廊笑成一团,我走的时候,你送我到出租车上,说了那天晚上唯一一句不是玩笑的话:“以后不要一个人晚上出门,不太安全,我知道你喜欢坏人,但还是希望你不要遇到坏人。”- \! E" b' K0 P; b1 g
-3-* ^. o1 k2 a- x" S
第二次见面,是三个月后,我在学生名册中找到了你的联系方式,给你发了一条信息,说出来聊聊。
6 E& w! c+ y  K% c我知道你没有多想,我也没有多想。你只是对亚洲女孩好奇,我也只是对你的西式幽默感兴趣,我们只是在彼此千篇一律平淡无奇的生活中找到了一个可以消灭孤独的人。0 @2 K( r  V; m8 |, B' {8 e
一见面我就质问你为什么这么久都不来找我。/ f# j: t3 E9 X
你说:“我没有你的联系方式,也不知道你住在哪里,你让我怎么找你?”: f7 e9 N6 Z" Y0 G' t  e; I; U3 S
然后你又跟我道歉,说是你的错,不应该不来找我,像是把我当个孩子一样哄着。
) j8 C0 A- ?' u1 U+ T2 m$ k* h6 k0 z& Z
那天我们聊了很多,你说你的前女友,我说我的前男友。换作汉语,我们很像是两个情场各自失意的人互倒苦水,可是用英语聊过来,却又不像是那么回事。我们像在说着别人的事情,轻松随意,即使当你说刚分手时经常在梦中哭醒的时候,我也并没有一点点要安慰你的冲动。% n& |; S: j. w& H- K  Z1 D% u
你用很搞怪的语气说:“也许你就是我下一个女朋友哦。”
4 t" c. X% w1 }* J; i# ]9 c, K我也用很欠揍的腔调回你一句:“不可能。”5 U, A* b8 E4 C2 ?# e  d3 U( z
我一直觉得我们有很多共同语言,交流从来没有障碍或隔阂,一定是因为我们很相似;后来我才知道,我们太不一样了:你从来不欺骗自己从来不说假话,而我会。
5 W2 x0 z3 Z  e, m5 O) x8 P  t-4-7 {: ^8 `# q; I0 q
你买了两杯果汁,递一杯到我的手上。我喝了一半喝不下去了,你拿过我的杯子连吸管都没有换,一口吮尽。
+ L6 X9 |/ `& q! l3 e7 |. N) ~你带我去咖啡厅,点了一杯热巧克力,问我要不要,我说不要,我要减肥。你立刻挖了一勺直接喂到我的嘴里,问我好不好吃。就这样,我们用同一个勺子,一人一口解决了所有的巧克力。5 D4 s* R5 v9 G* m2 B2 l% N

, g/ ?6 I- [; L7 P/ }& ^/ K* c你带我出去吃大餐,服务员端上来两套餐具,你竟然退走了一套,说一套就够。我觉得我应该开口留下那另外一套,可是我却没有。当你说:“我们什么时候用过两个叉子两个勺子啊。”我脸红了。但我做不到像你那样坦白:不说一句话掩饰,我会心虚,可是说了假话,我会更心虚。, y+ J. ~& x  N
我说:“我跟别的朋友在一起也经常这样,用同一双筷子。”' E# ^9 S6 P  S: |4 u
你眨着眼睛看着我,可能在想,蠢笨又不够坦诚的我,竟然说了一句连傻瓜都不会相信的话。
7 [3 a8 k2 L4 s% E* m( `所以我再一次脸红了,可是我承认,我心里很暖,甚至,有点甜。
8 O+ Z0 t9 X% z3 E-5-
1 _  o% s0 k3 H累西腓的暴雨说来就来,我给你发信息:我好想吃奶油蛋糕。: u# i, G( K3 _( U* @
于是你冒着大雨一路赶来,全身湿漉漉地出现在我家门口,说你好冷。
) R3 E9 {0 v' S) @$ [- ]我除了紧紧抱住你,还能做什么。; X6 i1 [1 q/ d# b/ ~+ J3 z
你问我:“你喜欢我吗?”  Y& K+ x  @4 u6 M$ ?) d2 Y' u
我说:“喜欢。”
  \! @: d( H5 t4 n“朋友之间的喜欢还是恋人之间的喜欢?”8 Z8 V3 O. V* B( |1 i9 l+ P9 D
“当然是朋友之间。”
! |% g7 y7 L6 A如果累西腓有雷电,那一刻一定会劈到我的身上。  ~$ J. Y" f% K
我不知道你会不会因为这个答案而失落,我只知道我自己,失落极了,是对自己失望的那种失落。/ c: L8 _6 z" l
9 |9 T4 s' s* z
你没有作任何回应,只说了一句:“我现在带你去找蛋糕。”# m$ q8 h- h& f! r
我们在偌大的商场了转了又转,没有找到我想要的奶油蛋糕。2 r$ ]* W# \2 K0 d3 r6 F
你拉着我在一家甜品店的吧台前坐下,说要给我介绍一种巴西独有的黑森林蛋糕。于是,你又只用一个勺子,喂饱了我和你自己。直到吃完我也没觉得这味道是“巴西独有”,当你问我“好不好吃”的时候,我却像个呆子一样没有点头,只说了句:还行。+ H2 o; i" V; g6 f" ~7 Q8 [* ~
吧台服务员时不时对着我俩笑一下。我喜欢她的表情和她的眼神,像是在看一对幸福的恋人。
, e6 q; n. H# V  ~. Z  f/ o-6-
. l; T! x$ p6 i# Z4 r+ x淋完那场雨,你大病了一场,高烧不退。! \1 `# s% n! p) f3 y% I* Q
我没有办法去你家里看你,只能对着你深夜发来“睡不着”的信息,干着急。3 g* n0 j7 E8 K. f% a5 o
因为这场病,我整整一个星期没有见到你。
: D# K& {. s7 i  h$ A9 R那一个星期对我来说,真的好漫长。在你病愈开始工作的第一天,我就急不可耐地给你打电话,说:“我想见你。”
0 u9 F# j  b( m8 \" U你下了班拖着疲惫不堪的身躯来到我的街区,见到你的一刹那,我突然紧张地不敢上前拥抱你。你看着呆愣得像个傻子一样的我,过来抱紧了我。
2 T/ N' s7 `; y8 \# h5 q8 O然后你带我去了附近的一家小酒吧,点了两瓶不含酒精的软饮料。" q0 R3 A+ ]( S$ f/ ]+ a4 d2 W
我拿起你放在桌上的钱包,问你:“我可以看看吗?”2 |4 C1 s$ N( ~
你说“当然可以”。% S- `+ F0 ~5 g9 }6 `$ [8 b( r3 T
% s8 g+ t+ ^7 R, @! y: A$ b  t
我看到了你的钱包夹层里塞着一张纸片,上面用葡语写着“我爱你”。$ G' y( B- p0 u
你看到我抽出了纸片,说:那是我的前女友写给我的。
& I8 w  d( E( d) ~7 }- M8 F: {你不知道我心里有多嫉妒,嫉妒到都没有勇气问你为什么还留着它。
6 d  f; |: D5 D, _& m1 G0 H8 ]; ^“我可不可以也在里面塞一句话?”/ X$ d+ o* w( \/ Q+ G
“好啊。”
' S6 X1 g, H: `% M/ @5 ^: t' G3 {我抽了一张纸巾,用从中国带来的中性笔,在上面写下“我好喜欢你”五个字,小心翼翼地塞进另一边夹层,告诉你:“等我回国后,你再去谷歌翻译,好吗?”
9 l8 C/ G+ [8 l9 j5 p, a; l你看着我愣了两秒,点头说“好”。
! O  |: p. T9 i5 a7 I' [其实我并不指望你可以忍到我回国之后再去弄明白那句话的意思,我只不过想为自己的胆小怯懦找一个台阶,为自己的感情留一点余地。
: `1 F# Z  l) D3 `' j1 s  i1 D6 |-7-' ]' F' Z2 _2 x
从那个小酒吧出来,你已经疲惫得快走不动路了。
) T% W2 x8 j: M& d0 {) F7 d你说:“把你送回家,我得赶紧回家睡觉,撑不住了。”& e: t  D' p) Q- {
“需要我再把你送回家吗?”我说了一句废话。: z, `# y" d9 P/ v% q7 Y
“不用,不过你该付房租了。”- x9 r/ J0 s2 {7 D$ Y4 L
“房租?什么房租?”我脑子转了一百个弯,只想到我现在的房东并不是你啊。8 n* t& U% W  I$ \4 d: A: _" f3 _& L/ ^
“你在我的心房住了很久了。”* y9 I. k( V8 l- |" c6 R
我没有回应。8 J8 ]0 d* b/ V$ W0 `  W

% C! @  l' Y& q7 d2 e  T4 P我再一次为自己的胆怯失望至极。; i$ m5 l' i/ P% b8 _0 T
你把我送到电梯门口,说:“需要我陪你上去吗?”( V% c& @& L8 ~
“不用了。”
0 h  {! U5 u. @3 o+ H6 Y/ \我转身的瞬间,你拉过我又给了我一个拥抱。我真的愿意相信,巴西没有这样的礼节,哪有在人转身了之后还强拉回来拥抱的。" v. B! T8 |! l
你说:“抱紧我。”
4 E; A6 T" A% _( m3 j2 O我乖乖地抱紧了你,然后你松开,对我说了一句“晚安”。+ j  C; n; b7 D1 K/ i
-8-
8 ^2 J! l) j# S8 m" k( Q2 Z( s我问了好多人,我需要澄清一下那句“朋友之间的喜欢”,告诉你我真实的感情吗?, C; u2 O1 U7 T$ S2 j' T
其实他们的建议不重要,重要的是,我需要积攒勇气。/ y9 |; Y/ A4 n" W& R9 F* X2 ?
那天,我给自己加了一整天的油,等着晚上找一个合适的时机告诉你,该付房租的人,不只是我。' ^. T2 B) V* q5 o. d3 r2 _

! V! O$ f( ]  d7 S6 b  t我给你发信息:我有事情想跟你说。) Q* {; f8 g; T7 K- k- R
你却没有回我。一天,两天……
8 |; }8 ?7 S7 p当你跟我说抱歉,说你手机坏了两天的时候,我已经把积攒的那点勇气都耗尽了。
3 _8 \+ O) e) }$ ~9 }  r你问我:你想跟我说的事情是什么?
( e7 c! a' I% E  A% M) t我再一次没有出息地沉默了。/ G( X: k7 `* R* h1 o
也许,我真的就应该沉默吧。- }* K) y, w5 L! [# k- B
-9-
& Z7 w8 ]! U& Z3 a/ U8 j1 v很早的时候我们聊天,我跟你说过,如果我爱上了一个巴西人,我会很努力地控制自己,这种看不到结果却能看见伤害的感情,我宁愿从一开始就不要发生。% m1 S) `2 I$ O9 P! G, r. R: A
你不能理解,如果两个人相爱了,为什么要控制。! k% c% i! U% x) I
我说,我半年后就会回国的。
' p! J, O; _: I3 T# `你说:“也许他愿意为你去中国,或者,你愿意为他留下来。”7 Q8 l. C7 o* I8 q1 U% C
我摇摇头:“都不可能。”& k. d2 Y- y& l* T5 g) N; k
你看着我:“不要那么亚洲式悲伤好不好?”1 d/ Z- p6 `$ s4 h. _
呵呵,你总是称这种对未知的明天的伤感为“亚洲式悲伤”,因为你说巴西人从来不会对预测的可能发生的灾难感到悲伤。
5 O6 P8 L  q# \& y% {) ^; }" d$ i2 Y
你是对的,我承认。. S8 T' m! A' c7 Z- [8 t
可是我改变不了自己的亚洲血液。' B/ K% o5 e0 Z
如果有一天,我们真的要面临国界的差距,我会像个亚洲人一样悲伤难过,而你,只会像个巴西人一样一笑而过。
1 C! V* m, b9 ?, X+ B5 W所以你不用控制,而我需要,对不起。
5 @9 B" b" n! R' V& P, c/ @1 h: |-10-
$ Q$ Q# S( _$ o/ w8 g4 `所以,我还是决定什么都不要说出来。
" P7 I. G* |# n) A! ]+ g  R这封情书,也许我会在回国前找一个合适的时机翻译给你听;也许,永远不会。
' \, _( k) j& P8 I: P0 Q- f请原谅我并没有在任何情况下都有勇气对你说真话。如果可能,我只希望你在很多年后还会记得,曾经有一个中国女孩,在你的钱包里留了一句话,在她对你说过的所有的话里,那是最诚实的一句。6 f& g( \7 M5 K  D2 q  _+ T
我真的,好喜欢你。& {2 n( P' ~& ~5 ]) b+ Z# d* {
( x! s1 z. r/ ^* y
对了,你是不是也玩微博?
3 f* ~; H8 I$ u; C6 I在新浪微博@电影恋爱学
, l( O' {+ H+ i/ N或者扫描下方二维码. D, I% U3 R! H% J0 F! S
还可以点击阅读原文
0 [& t1 t1 a. m4 `" {2 X9 F& \. ^和学长学姐一起玩哦
) I" Q, p7 N+ U5 n  v0 r! N, q# A- {; w7 f3 L3 v  i4 F) I

. v# D' ]# N. p. A3 \$ r最会撩妹的微博号
5 c% I4 C' @3 }合作请加微信/QQ
. s2 O+ v0 \7 X) Q6 j2 \, ~8 g83794112% _5 x0 n- M9 C; a3 I, w
1 B5 E" m, t! x1 P' d. n
6 x1 w, E* h$ j' }$ N/ r
: Y. b0 R5 C1 W

0 T+ f  e* J5 P( J内容采编自网络, 不代表“北美生活网”观点, 除新闻外如有著作权争议, 请联系本站编辑,将立即处理。
& D7 z5 g$ m% U4 o! c  p
5 l8 c/ W" K# Z9 U% {/ \% T谢谢欣赏,开放注册,欢迎加入北美生活网。/ d7 R* }, n; s7 ?6 @& E


转载请保留当前帖子的链接:https://www.beimeilife.com/thread-23011-1-1.html 谢谢

使用高级回帖 (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快速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  

发帖时请遵守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你发帖内容、时间以及发帖IP地址等记录保留,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信息提供给有关政府机构。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