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左侧

为何日本的老铺千年不灭?

[复制链接]
分享到:
发表于 2016-8-3 03:2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日本一家百年米铺“八代目儀兵衛”把大米做成了时尚,生意络绎不绝。
他们对自己在做的事,有骄傲心,有自豪感,所以才能保持平常心,充满责任感。在一个越来越快的世界里,只有这样的职人才能供应好生活。
文/库索
现代日本,由于社会产业和生活样式变化,立志成为职人的年轻人激减,不少手艺无法延续。我曾在东京某家300年历史的筷子老铺,遇见一个传承至第11代的筷子职人,如今全日本只有他会制作“江户八角筷”。
子女不愿继承手艺,70岁的他正在尽自己最大努力工作到最后一秒,但凡有展示会和采访邀约也从不拒绝——这是他最后能留下的东西,是一双小小的筷子,也是某种被现代文明埋没的对生活方式的讲究。

江户八角筷。
我是从他那里听来的:如果在超市里买筷子,全都是长度相同的套装;而职人在动手之前,首先会了解顾客的家庭组成和生活习惯,因此每双筷子多少会有所不同,最基本就是男女差异——同样设计的一款筷子,女性用比男性用要短1厘米左右,才能达到最合适的手感。
“江户八角筷”不便宜,一双筷子的价格在300元到1200元人民币之间,但只要买下了,便能享受永久保养,用筷子的人一代又一代传承下去,便有一代又一代的职人替你打磨修整,保证它始终“用得舒服”。

匠人正在制作八角筷。
日本的职人是“人间国宝”
日本有个叫“人间国宝”的电视节目,特邀嘉宾漫步在日本各地的市井街巷,寻找生活中那些有价值的人或店。
在这个节目里,动辄能看到经营上百年的老店,或是传承好几代人的手艺。每个人看上去都平淡无奇,但却能感受到他们确实已成为保持街区平衡的力量:能看到全日本最古老的锦布商,全日本第一家开业的澡堂,60年来几乎没有生意却一直开着的吴服店,80年来每天只卖同一款冷面的人气店……某条商店街上有一家开了40年的面包店,附近的主妇搬家后还会隔三差五专程过来买早餐面包,说是“老公只吃这个”。

日本不仅有一个叫“人间国宝”的电视节目,还有杂志和大量相关书籍。
日本官方也有认定“人间国宝”的惯例,对那些造诣颇深、身怀绝技的艺人和工匠进行认定,类似于认证世界遗产那样,非常高大上。截至2015年,受到认定的工艺技术部门的重要无形文化财产保持者有超过170人,遍及陶艺、染织、漆芸、金工(刀剑)、人形、木竹工、和纸等各个领域。受到认定的“人间国宝”,每年能从国家拿到大约14万元人民币的特别扶助金,用以磨练技艺,培养传人。
算是很有钱吗?尽管歌舞伎演员市川海老藏曾有过“到60岁为止能从国家拿到60亿日元”的言论,但在漆器家室濑和美看来却并非如此。他被问及“成为人间国宝之后,作品能卖出很多钱吗”时,苦笑着回答:“并没有。也许一个窑每年可以烧制200至300个作品,但我每年只能制作两三个,就算是拼了命,能做5个也就到头了。”

漆器家室濑和美,以及他的作品。
百年老店的秘诀:不易流行
在日本生活久了,便不再对百年老店感到惊异,它们实在是太常见了。韩国中央银行曾对世界长寿企业做过调查,得出一个数据:在日本,创业100年以上的企业超过10万家,200年以上的企业超过3146家(全世界的总数是5586家),500年以上的企业有32家,超过1000年以上的企业也有7家——当仁不让是全世界第一的“老铺大国”。
日本历史最悠久的企业,也是世界现存最古老的企业,是位于大阪市的建筑公司“金刚组”,至今已有1400年,大名鼎鼎的四天王寺和法隆都出自它之手。自第32代金刚八郎喜定的《遗言书》开始,金刚组便遵守着4条职人准则:“寺社建造之事,一生悬命;饮酒之事,谨慎节制;越分之事,坚决不做;服务他人之事,尽全力做。”进入现代社会,金刚组又添加了12个条目,构成16条社训,其中包括:“不忘谦虚,将之作为一种职业修养;尊重他人,珍惜每一次交流;凡事排除私心,正直对应;警惕利益至上主义,维持合适的价格;珍惜品牌和信用,珍惜创业精神……”

金刚组的建筑工人。这间建筑公司,创办于公元578年,现存世上最古老的家族企业。
另一家千年老铺,山梨县的旅馆“庆云馆”,创业超过1300年,被吉尼斯世界纪录认定为“世界最古老的温泉旅馆”,庆云馆地理位置偏僻,距离最近的JR车站还要转乘一个半小时巴士,实在不是经营一家旅馆的最好地方。但现任的第52代社长却把这种劣势视为它长寿的秘密:“幸亏在这样的深山里,才使它免于战争的破坏,才使它免于外来资本的入侵,出于对孕育旅馆的自然的感激之情,才想把它继续经营下去。”
为何日本的老铺千年不灭?有人把原因归结于社会安定,亦有人认为是保守的民族性格所致。但更深层原因也许来自职人的专业素养,秘诀是松尾芭蕉在300多年前说过的那四个字:不易流行。不易,即无论世间怎样变化也不会改变的东西;流行,则是追随社会和状况连续不断变的东西——将不易和流行融为一体,在变和不变之间保有原则性的偏执坚持,才有了我们今天所看到的日本老铺。

山梨县庆云馆。
他们对自己在做的事充满责任感
我曾经慕名去住过镰仓那家著名的茅崎馆,创业至今116年,因为小津安二郎常在此写剧本而名声大振。这家旅馆里,完好地保留着当年小津留下的痕迹,一个渔夫帽、一个杯子、一封书信……每个房间都还是当初的老式装修,设立了官网应对海外客人,但一律只接受电话预定。
那里的老板娘,偶尔会聊起小津当年拍电影的八卦,类似的故事,我在伊豆的旅馆听过关于川端康成的,在东京的旅馆听过关于森鸥外的,在四国的旅馆听过关于夏目漱石的,甚至在和歌山的某间宿坊,见过400年前的武将真田幸村留下的痕迹。这些旅馆大多已是文化遗产,但定价标准却从未变化,远低于那些所谓的度假酒店数倍。为什么不涨价?因为祖祖辈辈传下来就是这个价格。为什么不批量生产?因为祖祖辈辈传下来就是这个规模。

电影《4天3夜,5点的钟》,三位女主角在茅崎馆后院。
时代在变化,但职人的精神总能以某种方式延续——我在日本遇到过种有机米的,就种刚好能养活一个家族的几亩地,因为精力只顾得过来这些;也遇到过在宇治卖茶的,多少厂家来谈也不愿意流水线化,300年的技艺代代单传,明白小作坊不必做成大企业。
我家楼下有一间只能容纳10个人的小咖啡店,门口挂着语气严肃的牌子:本店只供应咖啡,想用餐的,想开会的,想谈事的,请选择别处。后来才知道,这家店是日本咖啡界的名店,不少发烧友从别的城市赶来,只为享用一杯现场烘焙的咖啡,夫妇二人从20岁到60岁,从青年到老年,只为一杯比前一天更美味独到咖啡。我常去剪头发的那家街区里的美发店,每每光顾,都会在第二天下午收到他们寄来的明信片,然后又每个月准时收到一次,对头发长势嘘寒问暖,紧张我的发型胜过我自己。

通圆茶屋,创立于西元1160年。
我也是从这些人身上明白的,因为他们对自己在做的事,有骄傲心,有自豪感,所以才能保持平常心,充满责任感。这也是为什么,在一个越来越快的世界里,只有职人才能供应好生活。

本文首发于《新周刊》杂志第461期
扫码关注“小新”,加入“生活派”
抢先享受各种活动福利~


内容采编自网络, 不代表“北美生活网”观点, 除新闻外如有著作权争议, 请联系本站编辑,将立即处理。

谢谢欣赏,开放注册,欢迎加入北美生活网。

转载请保留当前帖子的链接:http://www.beimeilife.com/thread-23688-1-1.html 谢谢!

使用高级回帖 (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快速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  

发帖时请遵守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你发帖内容、时间以及发帖IP地址等记录保留,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信息提供给有关政府机构。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