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左侧

封面重磅|孙俪:心有沉香,不畏浮世

[复制链接]
分享到:
发表于 2016-8-3 03:5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封面摄影|姜晓明
本刊记者|李乃清 发自上海
编辑|翁倩
开悟
影视圈姹紫嫣红,孙俪说,她最爱绿色和白色。“这是属于我的颜色,看到绿色我就莫名产生好感。”
青水湖畔,一袭绿罗裙,鬓边未抿拢的发丝在春风中轻轻摇曳,这是孙俪在《芈月传》中的亮相:年已及笄的芈月与黄歇水边相逢,两小无猜,岁月静好。

图/姜晓明
回想孙俪的演艺之路,冥冥中确乎由一张绿谱构成:出道代表作《玉观音》,她干净透明,碧翠如洗;《屋顶上的绿宝石》,她戴着一条祖母绿项链演绎青涩恋情;《幸福像花儿一样》,她穿起早年部队生涯留下的绿军装;《甜蜜蜜》里她的名字就叫“叶青”;出演《小姨多鹤》,她自己定制了一件淡灰绿小碎花棉袄,“我的想象中,这就是‘竹内多鹤’的颜色”;《甄嬛传》中的她则更丰富:嫩荷绿、秋香绿、金井碧、潇湘碧、玉髓绿、深黛琉璃绿……
从清朝贵妃演到大秦宣太后,孙俪揽下了封建王朝的首和尾。对比前后两部剧作,她坦然道:“《芈月传》能否超越《甄嬛传》我也不知道,毕竟每个人心里都有一把尺子。但对我来讲,能超越自己的表演,我就满足了。”

《芈月传》剧照
《芈月传》中,孙俪展现了昔所未有的自在自信。青梅竹马,如父如兄,草原上“奔跑的荷尔蒙”,戏中3段恋情,她的表演丝丝入扣,情绪如龙卷风刮起般滚动翻腾,转了好几圈,落点却收得住,也站得稳;姐妒妹,妻嫉妾,“双姝怨”宫斗戏码,她双眉时蹙时宽,很能牵动观众的细微情绪;几场哭戏,或梨花带雨,或一眼万年,她的表演被网友奉作教科书:“看完孙俪那几场哭戏,以后很难相信电视上‘只会用一只眼睛流泪’的女演员了。”
当年的孙俪,新荷才露尖尖角,一双清纯的大眼睛望向蓝天白云,笑靥如花;如今步入盛年,小花旦变身大青衣,她颔首低眉,蓝天白云早已自沉心底,大眼睛把雨水凝聚成一池荷塘,塘里冒出一朵迷人的香莲。
“每个戏都让她往前走一大步,这回她不是迈几个台阶,她是上了几层楼!”导演郑晓龙用“开悟”形容孙俪在《芈月传》中的表演,“《甄嬛传》里你觉得她还有点演,但这回她特别自如,有一种开悟的感觉。越难的戏,越要使劲的地方,她越能给你惊喜。最后义渠王死的那场戏,我的天,她那种癫狂,眼睛都充血了,完全把自己投入角色当中,你觉得她就是芈月。”
编剧王小平记得,“杀义渠王那场,孙俪在大殿里咆哮,拍的时候我们都在外头帐篷里,她那嘶哑的吼声穿透了整个影棚,一直传到我们这里。这场戏真能把人给看疯了!她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吓坏人了!邓超微博不是贴了个表情包嘛?他开玩笑说,小花、等等不要怕,有爸爸。进入角色后孙俪完全不考虑自己形象好不好看,她觉得角色这时应该是这样她就这样演,很多演员是不愿意的。”
据孙俪母亲在她早年一本写真集中的回忆,19岁在云南拍摄《玉观音》时,舞蹈演员出身的孙俪还没什么表演经验,看到别人说哭就哭,她压力极大,经常半夜两三点打电话回家,“急得发了一脸的疹子”。15年过去了,今天你再问她演戏时情绪如何酝酿与爆发,她只淡淡回一句——“这是我必须做到的。”
入世
从出道时的安心到如今的芈月,孙俪演过的角色都有一股倔劲和毅力。“我有毅力,想到就去做,大概骨子里有这种个性。”
孙俪生于上海弄堂的寻常人家。小学一年级时,母亲就把她送到市少年宫学习舞蹈。好友张烨与孙俪算是总角之交,印象中,“她从小就挺要强的,小时候一起练舞,看到队里有人跳主角,她就在旁边看,说我一定要照这个努力去练,下次舞蹈中我一定要去跳主角。后来我们排演‘世界风’组织跳西班牙舞,她被挑中领舞特别开心,很自豪地满城飞。”

图/姜晓明
十几岁时,孙俪进入部队文工团,在军营里一下长大。“部队等级观念重到不可思议,你一个娇惯的独生子女突然走进那个环境非常不适应,刚开始我真的很崩溃,天哪,人完全是懵的!”
“我觉得走进部队那一刻就是走进了社会,那时年龄还很小,会遇到很多善,也会遇到很多恶,当然对你性格上也有很多磨练。”
排练演出之外,孙俪还得在基层连队体验生活,吃住与战士们在一起,种地、赶猪啥都干。那时她和儿时小姐妹还保持通信,张烨记得她信里最常提的就是“饿”,“体能训练太累,又没东西吃,她每天要吃9个白馒头,这个我记得最清楚,我说你这么小的身体竟能装下这么多馒头?!”
严苛的环境也塑造了孙俪。“有个节目领舞要找小个子,我发育晚,人比较矮小,很占便宜,就得到了这个角色,然后跟一帮兵叔叔玩儿嘛!但那会儿人小,很容易骄傲,也没好好练,等第一次汇报演出时,领导觉得我跳得差极了,就找我谈话,说我再给你10天时间,你再不努力我们就要换人了!突然当头一棒,把你的自信全给打碎了。从那之后,我就告诉自己,任何机会摆在你面前,那还不完全是你的,你必须努力!直到现在,好角色放我面前,我也是这个态度。”
2000年底退伍后,孙俪加入了广告模特大军。“什么都拍过,啤酒、打印机、健康品,诸如此类,经常一拍就24个小时,把我困的!”尽管没什么科班学历,但她运气不错,“试两个广告就能中一个,那时一个广告两三千块,一个月最好时能赚个四五万。”
“我还记得有次拍广告,我实在不会演,那时候拍广告根本不懂镜头嘛,人家让我给走个位我都不知道怎么走,然后有个现场导演就教育了我一通,‘小姑娘,要走这条路,光漂亮没用,人会走得很快,把自己的演技好好磨练下。’当时回家我还跟我妈吐槽呢,我说我就赚点钱,跟我说那么多废话。”
或许就这么件小事,无形中将孙俪带往了表演方向。2001年6月,海润公司演艺部负责人来到上海,和她签《玉观音》的合同。海岩对孙俪的气质颇为认可,“她是这个面具时代的异类。”
“孙俪北漂那段时间我们基本上断了联系,直到电视里开始播《玉观音》,我们才发现,怎么是孙俪?!很诧异,但那时我想,她已经成名了,我也不太愿意去打扰她的生活。”张烨大学毕业后又回到市少年宫教舞蹈,据她回忆,“没想到的是,后来孙俪正好到我们少年宫来拍MV,我那天不在,她就在我桌上放了一张碟片,就是那张《小小的梦想》,还给我留了言,说今天来没遇到我,很想念,希望有时间大家可以聚聚,后面还留了电话。就这样,我们才重新开始建立了联系,她真的是很重情义的人。”
合体
“聚光灯前,女演员的美丽有两种:一种光彩照人,让人只能仰视;一种素面朝天,却让人难以忘怀。前者浓烈如酒往往惊鸿一瞥,来去匆匆不许人间见白头;后者则清淡如茶不知不觉间就已沁人心脾。孙俪无疑是后者,会有观众30年后还记得的那种。”
这是邓超许多年前为孙俪写下的文字,那时他们还没恋爱,但他显然对这个“清淡如茶”的女孩很有好感。后来的故事众所周知,《幸福像花儿一样》里的“哥们”友谊在《甜蜜蜜》里升温,两人大方公布恋情,2010年领证,11年婚礼,同年孙俪诞下儿子“等等”,14年又产下女儿“小花”……她将自己的微博签名档改为“1+1=4”,晒的就是他们凑足一对“好”的幸福之家。
“婚礼上最感动的就是孙俪跟他讲,说你要对我好一点哦,现在我是两个人了,因为有宝宝了,邓超就说我一定会对你好的,很朴实,都是大白话。”曹可凡为两人主持了婚礼,“这是我惟一见过没找婚庆公司的婚礼,他们都很低调,来的人也不是很多,40桌上下。请来的圈内人有些很红,有些也并不是太红,但你可以看出,大家关系都很好,他们绝不是那种势利眼。”
编剧俞白眉与邓超有着十几年交情,可谓这对明星夫妻情路的见证人,“我觉得他俩是这个年龄段很少见的活得比较明白的人。一般人很难想象,他们在一起的时间其实比一般夫妻少得多,各自在拍戏时真的就见不上,所以他们每晚10点、11点有个固定通话时间,这么多年了,至少一小时,有时甚至可以打上3小时。我就纳闷了,你们哪有那么多能聊啊?一年三百多天呢!尽管聚少离多,他们的爱情保鲜度非常高,在我看来,这种夫妻关系有某种接近西方人的文明在。”
在孙俪眼里,“邓超是个特别有意思的人,他爱聊梦想,侃侃而谈,老说我的梦想是怎么怎么的,我就说你别老说,有本事你就做呀!他说好,我一定要做个给你看,如今做得一发不可收拾了,发现他还是很喜欢导戏的。”

孙俪(左二)在《奔跑吧兄弟》节目中脚踢邓超
2015年平安夜,邓超和俞白眉联合执导的喜剧电影《恶棍天使》上映,邓超孙俪合体后的造型一曝光,网友惊呼“‘娘娘’被邓超玩坏了”。“四眼”孙俪西瓜太郎头配个“狗啃”刘海,邓超一身铆钉朋克装,两人肩上各扛一根棒球棍,杀气腾腾地走在破败狂乱的背景中……
《恶棍天使》中,邓超饰演嚣张跋扈的“恶棍”莫非里,孙俪饰演蠢萌懦弱的“天使”查小刀。俞白眉讲,“如果说孙俪有像查小刀的地方,那是因为她骨子里肯定是有某种天真,能把那种天真化成这个人物身上的傻劲儿。日常生活中,她给他们家孩子做手工,可以宅在家里一天。我觉得不可思议,现在社会节奏那么快,不要说她自己事那么多,很少妈妈能做到那么专注地去做手工。她那个认真劲儿非常少见,我觉得这些都是她骨子里的天真在起作用。”
依照邓超的解读,“查小刀是一个从小循规蹈矩、只走直线的人,她的台词就是,两点之间不是直线最短吗?”
——循规蹈矩,认认真真做事,这和孙俪本人挺像的吧?
“所以说被我带坏了嘛!”邓超靠向沙发,得意地笑了,“媳妇对我各种要求都很高,她要看我们的剧本和导演的功力。为了请她出山,我在厕所堵她,我倒喜欢这种较劲,如果因为她是我太太而变成一个家庭作坊,我反倒不太喜欢。你孙俪来了,对不起,我要看你演员的专业,她会问很多问题,你看她手上的剧本,各样的颜色,比如绿色是内心戏,红色是她和莫非里的关系,认识第几天了,第几次见面,紫色代表衣服的新旧状况……我翻她小时候的笔记也是,好査小刀!”
——听说孙俪这些年一直都在学佛,对你有影响吗?
“有啊,不过我一直处于疑问状态,有时候不明白信佛挺好的,太明白就会有很多疑惑。我是一个充满疑问的人,可以和任何宗教成为朋友,亲善大使嘛!我常对她说,媳妇这么玄妙,带上我啊!她经常喝茶养生,我说别啊,你长生不老,得给我分享点!我经常开她玩笑:你有什么智慧之光要告诉我啊!”
孙俪调侃,俞白眉是她“十分之一个文学顾问,十分之九的心理顾问。”
“其实互相是对方的心理老师,”俞白眉介绍,“我,她,超儿,还有我太太,大家算是个小团体吧,因为都在这个行业里。这个行业本身是浮躁的,有很多不规范,我们每天也要处在这种不规范里,任何一天都可能被呛着,那怎么办?每个人都需要心理调节,大家互相加个油呗!都是凡夫俗子,某一瞬间你的名利心或某个凡心起来了,大家也会互相提个醒。”
挑战
“你长得真好看!你的眼睛很大,白的很白,黑的很黑,像是一汪水;你的睫毛很长,闪忽闪忽的,像蜻蜓的翅膀;你的鼻子又直又挺,我听说长你这样鼻子的女人,特别温柔,特别会体贴男人;你的嘴唇不薄不厚,闭得特别严实,说明你是一个特别能吃苦的女人;你是一个让男人看一眼就忘不掉的女人。”
电视剧《小姨多鹤》中,芦苇摇荡,面对孙俪,姜武痴痴地细数她的“好看”。
孙俪先天条件佳是公认的。化妆师田洪禹点评她的脸型:“比例结构好,三庭五眼又标准,所以拍出来的戏会好看”;王小平啧啧赞叹:“她那张小脸,那个五官,现代戏和古装戏都好看。”
孙俪自己倒不以为然:“我从不觉得自己的颜值是卖点,努力才是我的卖点。入了这行才发现,长得比你好看的多了去了,好多人身材还高挑。一定要说的话,可能大家觉得我眼睛长得不错,演戏靠眼睛,因为是心灵的窗户,能表达,但我其实还挺喜欢小眼睛的,小眼睛能藏事儿。”
和荧幕上柔美温婉的形象相比,生活中的孙俪更显英气开朗,回答问题也很爽脆,不少人说她像男孩,郑晓龙还说她“笑起来不太像女生”,让人不禁联想起微信中她常用的“咧嘴大笑”表情符号。
2009年,孙俪参演了外语拍摄的电影《金山》,摘获罗马故事电影节和加拿大双子星奖两个最佳女主角奖,她自印了一本写真集《男孩100天拍摄手记》,“书的封面是我在诸多照片中一眼命中的,非常非常‘脏’的脸和一双真诚善良的眼睛,他涵盖了小虎的前世今生,即使又脏又乱,他也是可爱纯洁的。”
孙俪饰演的小虎是个卖炮竹的“假小子”,她的小短腿造型颇具颠覆性,满脸泥灰,头顶小帽,屁股后面还垂着两根背带,灵活而调皮。为了演好“男孩”,孙俪从走路、神态、动作上都作了设计,“我在戏里经常嘴里叼着根火柴,‘偷师’对象是《上海滩》里的许文强。导演觉得咬火柴挺帅,我就自己买了很多火柴每天练。一开始练不好,每次都先把火柴头咬掉,心想别还没练好就先中毒了。”
戏里有一幕,孙俪飞起一脚踹在恶霸肚子上,“这一脚踢出去要准、要狠,导演要求我真踢,我的舞蹈功底派上了用场,这一脚发力,对我的对手来说是一个很大的打击。那个被踢的演员说,没想到一个女孩子竟有这样的狠劲。”
梁家辉在戏里演孙俪的父亲,“他是个很可爱的长辈,一点也没有影帝的架子,而且很体贴,很细心,我穿的威亚还是他女儿的,因为他知道我瘦,特地从香港带给我。他生活中有很强的环保意识,走哪里都会把用过的塑料瓶捡起来。不拍戏时他爱聊天开玩笑,戏外,每当他‘深情严肃’地看着我时,我就会发笑。”
平日里爱笑的孙俪,在《小姨多鹤》中却精准地诠释了一位悲苦女子的温柔和隐忍,当她皱眉,眼里流出的不只是泪水而更是哀伤;眼泪可以挤可以伪装,但伤感却须努力地演。
孙俪的文学统筹何瑞睿当时向她力荐了这个角色,“但她挺犹豫的:我真的可以演出那个美吗?我真的可以演得那么温柔吗?艺术工作者都挺脆弱的,你要给她信心,告诉她没问题。”
尽管这部电视剧全国反响不大,却是孙俪演技上的一次飞跃,何瑞睿强调,“它的飞跃度甚至比《甄嬛传》更高,因为多鹤是个非常内敛的角色,全部要用眼神、肢体语言去调动观众,正因为这部戏,孙俪后面演甄嬛才会没什么障碍。”

电视剧《后宫·甄嬛传》
郑晓龙后来选择孙俪出演甄嬛,也是基于她在《小姨多鹤》中的突破,“孙俪这之前的戏我都看过,她演一个不谙世事的女孩特好,特别清纯,请她来演甄嬛就是要演出那种开头的纯来,剧情一点一滴变化,演出后面的甄嬛需要爆发力,我觉得她有这种张力。她拍《小姨多鹤》就演出了和原来不大一样的地方,只要情节赋予她,她就能做到。”
出演甄嬛前,孙俪又不确信了,追问何瑞睿:我真的可以演她吗?但她在戏里杀了人啊!?
“孙俪就是个三观特正确的人,生活里她是好人,不会违背自己的原则,所以让她演坏人,她内心有很大挣扎。”何瑞睿解释,“其实《金山》中的假小子和真实的孙俪挺符合,直爽不扭捏,拍《甄嬛传》对她是个大挑战,那是个需要端着的角色,她做了大量努力,故意留长指甲,还弄了贴片,训练自己不能像平时那样大力提行李,花了大把时间把自己塑造成仪态万方的清宫女子。”
提及孙俪和甄嬛的匹配度,王小平大笑,“她跟甄嬛太不像了!她跟我说什么?王老师,那甄嬛我是在装啊!”
不争
2015年9月26日,孙俪33岁生日,与其长年合作的女摄影师陈漫以“不争,却越优”为题发了条图文长微博送上祝福。最新拍摄的那张照片中,孙俪一身素白,头披轻纱,裙幔掩过双足;她低着头,右手轻抵朱唇,左手拎着一袋青苹果,脚下还有一只出了神似的滚落在地……纯白中几点青绿,仿佛一帧圣像。
陈漫信笔写道:“最近一次上海拍摄孙俪,她又水灵灵地看着我说:把我早上带的红薯芋头给你吃吧!看似普通因为她是水,看似平常因为她放下我。她不争,却越来越优,坏孩子到她手里都变成了好孩子(此处配孙俪和邓超的合影),她是第一个和我约素食餐厅吃饭的艺人,她起步得幸运,并不是巧合,她慈悲天助。当然,后来娘娘又一次次证明那不是巧合。我想,她若同时演村妇圣母一点也不矛盾……若让我用一句话来描述她:如巧夺冰雪之灵,若破釜沉舟之勇。”
最后那张照片,孙俪仍是一袭白衣,裹着头巾双手捧只水罐子,这番打扮似曾相识——10年前,电影《霍元甲》里那个目盲心明的村姑“月慈”。“2005年我有了自己第一部电影作品《霍元甲》,对于这个角色我期待已久。刚入行时经纪人就一直想让我拍电影,觉得这样我的演艺事业才会完整、前景才会更广阔。”
拍摄《霍元甲》时,孙俪入行已有4个年头,“一直有大大小小的电影找我,但我开始总有种感觉,一定要像《玉观音》那样能一炮而红,有个大制作,但想法后来有了变化。”
几年里和多个电影剧组接触都不了了之,与《霍元甲》剧组联系时孙俪也没太上心,只是依照经纪人的建议录了DV。“就如完成任务般在DV面前做了一段自我介绍,没有刻意地想表达什么,说实话,当时我都不知道这盘DV会给谁看。”
导演于仁泰看了DV很感兴趣,约孙俪见面。“但当时我拍戏特别紧张,一天都挪不了。怎么办?我说这是命呗!这电影,当时他们跟我讲李连杰,我都不相信,我说靠不靠谱?调查清楚吧。万一又忽悠人怎么办呀?我说去不去也无所谓,没太放心上。这戏拍到后期了,经纪人说导演觉得你很靠谱,能不能去上海跟导演见一次面,可能要试一段戏。我记得跟他失之交臂三次,想不到导演还说让我们再见一次面,去香港。那天我们约在海港城的一个咖啡吧,来了很多人,我坐下没几分钟,导演到了。他一进来,神态有一种威严。我最怕看导演的眼睛,因为他在洞察,好像告诉你,什么也别想逃过我的眼睛。他让我说说对月慈的感受,我就讲了,见面可能不到半小时,我一杯茶都没喝完,就说可以了。当时觉得是不是又不太靠谱?回来上海一星期后经纪人给我打电话说有啦!我说什么有了?当时都没反应过来,电影有啦!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当时在车库里就狂叫,特别兴奋,一声高八度的‘啊!’最起码吓出了三四个保安。”
出演《霍元甲》时孙俪还是电影圈新面孔,表演期间,她亲身体验村姑生活,下田插秧,还差点受到血吸虫的侵扰。“那时李连杰先去探水,他的工作人员抓到3个蚂蝗,我在拍的时候他怕我会有顾虑,演完他说你有问题吗,我拍之前刚抓到3个蚂蝗不敢告诉你。我当时毛骨悚然。”
因为这部《霍元甲》,孙俪摘得第28届大众电影百花奖最佳新人奖。
第二年饰演《新上海滩》中冯程程一角,许多人拿孙俪跟老版《上海滩》女主角赵雅芝作比,她坦然作答:“我不喜欢别人拿我去比,比了我会很不开心。我觉得即便另一个年轻人演,她也会有另外一种味道,赵雅芝老师他们之前的《上海滩》确实很经典……如今年代不同了,冯程程已经不是以前那个冯程程了。”
孙俪也不是从前那个赢得角色惊叫连连的小女孩了,一番历练,她已学会从容应对,深谙“不争”的内力修炼。曹可凡记得一个细节,“《甄嬛传》最火的那一年孙俪没有拿到白玉兰奖,那年给了另一位女演员,但她颁奖礼那晚来了,而且坐到结束才走,事后我问过她,你知道自己没得奖吗?她是知道的,但她还是来了,我觉得这是要有点气度的。”
“孙俪身上总给人一种正直的感觉,她本身也没绯闻,更不会使一些女演员的手段。”郑晓龙说。
蒋胜男原著小说《芈月传》里归结,“夫唯不争,故天下莫能与之争”,“争斗”至终,最高境界乃“不争”,内心做到“不争”,全天下都争不过你,这大约也是孙俪走上电视剧女王宝座的写照。
出戏
冬至,正午,隐于愚园路的“福1015”餐厅,上世纪30年代欧式花园洋房,老上海Art Deco风格,鹅黄外墙水泥细拉毛饰面,房内平拱窗上镶着彩色玻璃。
纯白呢绒大衣,黑色小礼帽,孙俪踩着轻快步子如约而至,手里提个银亮的保温瓶;她摘下潮味十足的幻彩墨镜,一双灵气的大眼睛露了出来:“随便坐!我常跟人开玩笑,这里是我们家的‘半个食堂’。”
刚落座,包房外传来热络招呼:“俪俪啊!”
老板娘推门而入,衣着讲究,面态福相,一眼便知是见过世面之人。
“老板娘侬来啦!衣服老好看呃!”孙俪说一口嗲气的家乡上海话,边聊边拉过她的手来,“哟!迭只翡翠戒指蛮灵呃,哪儿淘的?”
“便宜来,下趟吾帮侬捎一只就是,”老板娘眼角细细的皱纹堆起,笑吟吟道:“今朝吃啥?”
“早上刚运动完,得吃点儿肉!”孙俪解下大衣,露出一身黛绿时装。
不拍戏的时日,孙俪完全变了个人,散漫、不较劲。“宗萨仁波切说过,人间是剧场,每个人都在演自己的一个角色,有时你需要认真一点,有时不需要那么认真,因为它毕竟是一出戏,总有完结的那一刻。演戏就是这样,你经常要走进一个人,然后你随时要走出那个人。看戏的人有时候很认真很投入,但你明明知道这就是一出戏,所以生活当中就不需要那么认真。”
“在戏里演再小一个角色她也是主角,生活中,不管她多大的腕,坐那儿你觉得她就像个群众演员一样。她跟人聊天,给人买零食,购物时聊各种女孩该聊的事,还常聊得稀里哗啦的。”俞白眉说,“她一年可能会拿到几百个剧本,但她只挑自己喜欢的去拍,有的戏反应非常好,有的戏可能也没得到宣传,但这些结果她都不管,她就享受这个过程,拍完了该干嘛就干嘛,可能在家陪孩子,写字、画画、运动,过段时间挑中一个好剧本又去拍,生活很简单,都不像在娱乐圈。”
曹可凡采访过孙俪多次,看着她出道至今一路星光灿烂,“拍戏时不接商业活动,为孩子放弃赚钱机会,这有几人能做到?小女子了不起啊!”
平日里,孙俪不喜应酬,出门都懒得化妆,生活平淡有规律:“我一般早上7点起床,起来后吃早饭,儿子被送去幼儿园,我陪女儿玩会儿,然后就干自己的事。现在早上起来去运动一小时,回来后就看看剧本或电影,如果约朋友碰面我基本上都是中午出来,晚上就太晚了。下午3点多去接儿子,回来陪他们两个一块玩会儿,然后吃晚饭,等阿姨她们都吃好了我就去洗澡,8点多再陪他们玩会儿,然后讲讲睡前故事,如果扛得住,等他们睡着了,我就再干些自己的活儿,10点半、11点睡,如果扛不住可能9点多就睡着了。”
她从保温瓶里倒出刚泡好的陈皮普洱茶,聊着自己稀松平常的生活作息。
养生一直是孙俪关注的重点,她打趣或许和自己荣升母亲有关。“怀等等的时候,我跟邓超一起看了《生命树》,里面小孩有段独白:‘我看到妈妈去世的时候,她像个小女孩一样躺在那儿,我觉得她特别孤独。’我痛哭流涕,邓超就快疯了:你怎么了?我说,妈妈生命太重要了,我一定要好好养生,不要让我儿子伤心。邓超听了这话大笑不止,觉得我太可笑了。”
孙俪手头有个小本子,用来记录自己每天吃了什么身体有何反应。“我现在每天早晚吃的都一样,一碗小米跟大米煮的粥,配上蒸煮的芋头、红薯、山药;晚饭吃各种五谷杂粮打成的糊糊,五谷杂粮最养人,因为都是种子,种子会发芽,会开花,会结果,所以它是最有能量的东西。”
这日上午,孙俪照常去练普拉提,从家到健身会馆步行约20分钟,路上她习惯塞着耳机听听佛教音乐或有声书,“这几日在听《黄帝内经》和《基因密码》。”
对她而言,每天早上穿着运动服,自己走在大街上,穿过菜场,看到人生百态,那才是自己最脚踏实地的生活。“有天路过弄堂边菜场,我看到个卖青菜的,他跟老婆孩子一起摆了个小桌,蒸了五六只大闸蟹,自己还倒了点酒,边上熟人路过,‘哟,今朝小菜老好额嘛’,看那男的表情就知道他挺高兴。你说那一刻他们幸福吗?肯定很幸福!别提走红毯那一刻多光鲜啊怎么的,那就是人家寻常老百姓的小幸福。”
(感谢曹可凡、郑晓龙、王小平、邓超、俞白眉、何瑞睿、田洪禹、张烨拨冗受访;郭思、丛荟亭协助联络;实习记者高伊琛、龚莉、林繁协助整理录音)




有所为,无所谓——对话孙俪




<div class="article-content" style="margin: 0px 0px 48px; padding: 0px; border: 0px; font-stretch: inherit; font-size: 16px; line-height: 26px; font-family: Arial, Helvetica, "Hiragino Sans GB", "Microsoft YaHei", sans-serif; vertical-align: baseline; color: rgb(68, 68, 68); word-wrap: break-word; background-color: rgb(255, 255, 255);">
图/姜晓明
本刊记者|李乃清 发自上海
编辑|翁倩
“芈月”教会我很多事别那么care
人物周刊:据说《芈月传》开播前几天,你在家里把八十多集的戏一口气看完了?回看的感觉如何?有没有哪场戏把自己看哭了?
孙俪:我认为它肯定是个好作品,但能不能超越《甄嬛传》就不知道了,对我来讲,能超越自己的表演,我就满足了。
回看还是会感动,特别是跟春申君的感情,因为这两人一辈子都没在一块儿,但还是互相怀念、互相留恋,所以他们两人到后期的戏,每一场都很悲情,看得我还蛮难受的。
人物周刊:听说你到剧组开拍第一天演的就是和黄歇重逢那场重头戏?
孙俪:对,就在火堆边上,一场夜戏。虽然到剧组第一天,但你之前会有很多投入来准备剧本,为什么说演一个戏之前你会焦虑一段时间?因为我也不知道我的准备在现场能否发挥好,能不能令导演满意、让对手感觉舒服。准备一个戏很多东西是很感性的,你不知道结果是什么,心理上的准备摸不着底,所以演一部戏我真的需要休息很久。虽然在一个剧组,但每天的戏都不一样,你每天要的情绪也都不一样,这个挺难的。
人物周刊:郑晓龙导演评价你这次表演芈月比甄嬛要成熟很多,而且更有力量,像义渠王死在朝堂上的那场戏,你的那种状态非常难得。
孙俪:我演那场戏的时候跟导演说,我不想嚎啕大哭,导演说如果你有合适的处理方法,可以不哭,因为我相信人在大悲的时候反而是哭不出来的。我经常看到一些人,纪录片里也好,或者身边的人,让我最感动的是那种发不出来的悲伤,就是心快要裂开的那种感觉。真能咧开嘴哭的,我觉得反而没那么伤心。那已经是情绪的破裂点了,你不会有时间去在乎自己的感觉。如果没有咧开嘴,一直还是埋着的感觉,它是个无底洞,你不知道她伤得有多深。朝堂上到最后那一刻,弓箭出去的时候,虽然刺死的是他。但伤的是我的心,这个女人真的要疯掉了,冲下去看着他,冲下去那段戏我觉得自己演了好久好久,到底多久我也不知道,然后就一直看着他。摸着他,你真的演的时候会有闪回,会想到你们的过往,然后摸着他就会很不舍。演的时候我没哭,但回看那段我真的觉得是内伤,所以后面一场戏芈月一夜白发,眼袋什么的都出来了。
人物周刊:戏里几场哭戏你的情绪挺到位的,记得刚出道那会儿看到其他演员要哭就能哭时还挺焦虑的,担心自己做不到……
孙俪:其实我现在在现场也有做不到的时候,经常有,需要导演等一等,再多给我点时间。很多时候看一场戏的剧本,我脑子里会有连环画,有时候这个画面真的和你拍的场景是一样的,有些可能不太一样,你也要跟着当时的情景转变自己。它要是一样的,就会很高兴。
人物周刊:这个剧本一遍读下来后,有没有什么场景有击中你的感觉?
孙俪:有场戏我跟黄歇见面,那时我已经执政了,然后黄歇来看我,我跟他讲,你好吗?因为很久没见了。他说,我挺好的。我说,你离我再近一点,我看不清你。他说,月儿就算闭着眼睛也能记得我的样子。我说,这些年我连自己都看不清了。然后我就哭了。他说,太后哭不得。我说,太后哭不得,月儿尚可哭。啊!真的挺难受的,最糟糕的是,演的时候那场戏拍了3个小时我们都演不出来。
人物周刊:看剧本的时候这段最打动你,但演的时候反而觉得很难?
孙俪:对,有个词儿叫用力过猛,因为你太重视这场戏了,我跟郑晓龙导演和黄轩都太喜欢这场戏了!但不知道为什么,那天就中了邪了,演的时候反而怎么都演不出来,拍完我反而哭了,嚎啕大哭,因为那场戏需要很忍着的感觉,演完真的就忍不住了,哭得刹不住。
人物周刊:据说为了酝酿情绪,你们还都喝了点酒?
孙俪:对。喝酒可以让人安静下来。你知道现场拍戏环境不是这么安静的,无数人在你身边走,灯光师布光,录音师举话筒,地下还有打板的场记,工作人员弄道具,有时候还有群众演员,人多得要死,你根本没办法让自己放空,这就是让自己快速放松的一种方式。上次我跟师傅索达吉堪布说,有时候演戏就跟打坐一样,对学佛有好处。宗萨仁波切不就说,人间是剧场,每个人都在演自己的角色,有时候需要认真一点,有时候不需要那么认真,因为它毕竟是一出戏,总会有完结的那一刻,所以,看戏的人有时候很认真很投入,但你明明知道这就是一出戏,所以有时候生活当中不需要那么认真。
人物周刊:放下我执?
孙俪:对。演戏就是这样啊,你经常要走进一个人,然后随时要走出那个人。
人物周刊:演戏好比“代人生活”,有悟性的演员能从中洞察世情,汲取智慧。入行这些年出演这些角色,“她们”的处世哲学是否也会影响你?
孙俪:我以前不承认这点,就希望自己去贴近一个角色,塑造好“她”。过去老演员讲,你是怎样的人就会演出怎样的戏,我现在慢慢能理解这句话了。从《玉观音》到《芈月传》,我相信每个角色,你在思考她的过程当中,她多多少少会残留在你的性格当中,可能当时你没发觉,但某一天你在做某件事、思考某个问题时,会带着她的思维去处理。
不光角色,每个剧组都有不同的工作人员,你跟这些人的接触和交流,包括有时你对这个角色的期待,最终结果能否跟你的期待成正比,给你带来怎样的感受,这些都会让你成长。
《小姨多鹤》那么受关注,很多人也很喜欢,我们剧组拍完那戏还聚会了好几次,感情真的很好,所有人都觉得,孙俪这个戏一定会火!然后突然有一天告诉你不能上卫星电视,有一段时间真的会很失落,因为你心理预期认为这个东西会很好,所以这之后我就不给自己的任何戏做心理预期,就告诉自己,我演完了我高兴快乐就可以了,结果不是我能掌控的。《小姨多鹤》之后拍了《甄嬛传》,反而你不给它任何预期,它反响那么好,所以一个戏它的成长不光是在角色当中,戏内或者戏外一些事情的影响都有可能。
人物周刊:我看过你早年的拍摄手记,发现你很擅长分析,演戏过程中每个角色都会带给你灵魂上的一部分成长,“芈月”这个人物教会你什么?
孙俪:芈月教会我很多事不需要care那么多,当你成长到一定地步,你需要过滤掉很多东西,不需要什么都放在眼前去在乎,比如说对工作人员,以前对他们的很多细节都会很注意做得好不好,但现在我可能就会抓大面,能做好就行。
那些命很大、很硬的女人
人物周刊:你提到自己很喜欢刘镇伟导演的《越光宝盒》,那个戏让你把自己的天性打开了?你觉得自己天性的哪部分在戏里释放了?
孙俪:张扬的那部分。以前我是不会那么演戏的,可能以后也不会这样演,但我知道了另外一种表达方式,另外一种极端,我尝试过了。包括这次《恶棍天使》,很多人说你为什么要去演这样扮丑的戏?但演员好玩儿的地方不就是演各种各样的角色吗?我演得很快乐!
人物周刊:工作时间长了,现在还能像当初那样享受表演吗?
孙俪:我一定要喜欢才可以干这件事情,不喜欢,怎么都干不了。我现在不喜欢的工作就不做,因为知道我不喜欢就做不好,做了也会带情绪。
人物周刊:最忙最累的时候有没有想过放弃?
孙俪:有过,生完小孩儿之后吧,有跟邓超讲过,我说现在我们都那么忙,小孩都那么小,我说要不然我就不干了,不拍了。然后邓超反而劝我,他说你不能不干,因为小孩儿总有一天会长大,每个人都要有自己的爱好,想干的事情,家里人包括我妈什么的都支持我去工作。
人物周刊:如何评价演员这个职业?对比早年入行那会儿和现在,评价会有所不同吗?
孙俪:非常辛苦,但它给你带来的快乐也不一样,而且收入还不一样呢!你要为之付出很多努力,不是光漂亮就可以了,它有很多内核的东西,包括我们现在演戏,对很多戏的处理方式,那都是你的人生经历告诉你的。每一场戏出现在你生命里的每一天,我相信那都是命中注定的,我现在更愿意选择适合现在我自己的戏。
人物周刊:适合你现在这个状态的戏?
孙俪:具体我也说不出来,但你看剧本的时候会有感觉,就是对它会有特别大的好感。
人物周刊:通常怎样的剧本和角色会入你的法眼?你有哪些要求?
孙俪:很简单,其实就是有感觉,你在某方面跟她是有共鸣的,有可能是曾经的你,或者是你向往的你,或者是你爱慕但又做不到的一个你。
人物周刊:举例说说我们熟知的那些角色,和你刚刚所说的如何对应起来?
孙俪:大家都觉得《幸福像花儿一样》跟我很像,杜鹃跟我的经历挺像,因为她也是文艺兵。芈月一定是那个望尘莫及的、绝对做不到的我,(她是你期望的那个我吗?)也不太期望,未来的我也做不到,不可能。芈月身上有一股韧性,别的男性角色评论她吃软不怕硬,就是你跟我来硬的我不怕硬,她身上有很多坚韧的东西,也有打不死的小强那样的东西,她其实一开始在朝堂上是被很多人反驳的,她能坚持做下去,是有她的人格魅力,她的魅力会吸引你。
人物周刊:芈月这个吃软不怕硬的个性跟你自己像吗?
孙俪:像。你跟我来软的我可能会心软,你跟我来硬的我就比你更硬!
人物周刊:那甄嬛这个角色,是哪个你呢?
孙俪:甄嬛还不像芈月,就像郑晓龙导演说的,甄嬛的时候我还在演她,芈月的时候我就是她了,虽然芈月更难演,但芈月会让我有轻松感,甄嬛是我第一次演古装戏,对我来讲都是新的,还没有摸到那个脉,我演甄嬛还是摸那个脉的过程。每个戏的韵律不一样,你要找到它的节奏。拍芈月的时候,我大概知道古装戏的节奏是怎么样的,然后再加上自己的表演、对角色的理解,就比甄嬛好进入。
当时选演甄嬛这个角色,说来很好笑,我还跟我的文学统筹讨论过这个问题,她说你为什么不能演啊,她觉得这个人物变化很大很好,我也从没演过这样的角色,我说但她戏里杀过人啊!?她就说,没事儿啊,她不是为杀而杀。我总结过我演的戏,每一部戏都是边上人全死了,最后只留我一个,《玉观音》也是,《上海滩》《甄嬛传》也是,最后就很孤独,反过来说,是命很大、很硬的人。
好多人都说 《小姨多鹤》 才是我的巅峰
人物周刊:你主演了这么多电视剧,我个人最喜欢《小姨多鹤》,感觉从这部电视剧开始,你的表演出现更多层次变化,演技也愈臻成熟。
孙俪:我也很喜欢《小姨多鹤》,其实好多人都觉得《小姨多鹤》才是我的巅峰,不是《甄嬛(传)》。
人物周刊:读剧本时的第一感受和印象?哪个情节最让你感动?
孙俪:每个戏都有个气场,你在读剧本时就知道自己会不会去演,你会有感觉的,我读了开头就很受触动,她被那个妈妈捡到以后的表情,她用模棱两可的日语跟那个妈妈交流,然后告诉她。

电视剧《小姨多鹤》
三十多集的剧本,我是一气呵成看完的。看完跟导演聊了一次,先在电话里聊,聊了大概两小时,虽未见过面,感觉跟那个导演很契合,然后就答应演了。其实当时我的文学统筹挺犹豫的,她觉得这个审查有风险,确实它后来被禁播了好长一段时间,但你要知道,它虽然没上卫视,在地方台播的时候,哇!收视率好到爆,特别在东三省。
人物周刊:有影迷评价,在这部苦情戏里,你的眼泪流得太让人心疼了。
孙俪:真的,拍《小姨多鹤》的时候,我经常有那种情不自禁的感觉。好多场戏导演都会过来劝我,他认为我投入自己的感情太多了,不是多鹤的感情,而是孙俪的,所以他让我往里收一收。特别有一场戏,我要去自杀,后来没死掉,洗澡的时候,我女儿拿了牛轧糖给我吃,说是废铁换的,那场戏第一遍我连台词都念不出来了,哭得稀里哗啦的。导演第一遍让我把自己的情感消耗掉,然后用多鹤的情感去演,冷静一点。真的很少拍一部戏,导演跟你说哭戏你演得冷静一点,(笑)但那部戏真是。
<p style="margin: 1em 0px 0px; padding: 0px; border: 0px; font-style: inherit; font-variant: inherit; font-weight: inherit; font-stretch: inherit; font-size: inherit; line-height: inherit; font-family: inherit; vertical-align: baseline;">我到现在都还记得,安建导演虽是男的,很多场哭戏他都情不自禁。有一场戏过年,他们一家四口上街买东西,前面两个孩子,多鹤提了一个小灯笼在后面一直跟着,导演看完那个镜头在现场就哭了,他觉得这个女人太不容易了,自己的孩子让别人去养,她还那么开心地跟在后头一路小跑颠着走。导演当时跟我讲,他看得好心酸,但我跟导演说,我不难受,我觉得多鹤就是这样,无论是叫小姨还是叫妈

内容采编自网络, 不代表“北美生活网”观点, 除新闻外如有著作权争议, 请联系本站编辑,将立即处理。

谢谢欣赏,开放注册,欢迎加入北美生活网。

转载请保留当前帖子的链接:http://www.beimeilife.com/thread-23728-1-1.html 谢谢!

使用高级回帖 (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快速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  

发帖时请遵守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你发帖内容、时间以及发帖IP地址等记录保留,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信息提供给有关政府机构。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