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左侧

跑起来,唯一的对手是自己

[复制链接]
分享到:
发表于 2016-8-3 03:5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跑起来
唯一的对手是自己

按照美国NPD公司的统计数据,过去一年里适用于跑步的“休闲运动裤”销量上升了7%,它抢占了以往牛仔裤的市场份额。而根据中国田径协会统计,去年一年国内共举办了134场马拉松比赛。这项起源于公元前490年一场战役的长跑项目绵延至今,远隔重洋,在中国掀起风潮。长跑,是时尚,也是修行,正在成为国人追求健康最简单的运动方式之一。
跑步实在是一件门槛很低的事情,按村上春树所说,只需“有一双球鞋和一条马马虎虎的路,然后撒丫子跑便是”。
这也是马拉松迅速席卷都市人群的原因之一,看似简单,但它亦要求在专注和耐心中不断超越自我,以此实现对现代生活方式和不健康作息的救赎。如今,许多肩负社会责任感的企业也加入倡导长跑运动、传递健康理念的行列中,员工超百万、用户数以亿计的中国平安,就是其中之一。
自2015年中国平安启动“新生活运动”以来,目前已在全国各地推广和赞助马拉松、健步行等活动千余场,累计参与人数百万人次计。在平安内部,从集团高管到一线员工,在马拉松赛场上,每个人都是橙色跑团大潮中的浪花,尽情享受奔跑乐趣,用脚步丈量中国。
平安是拥有逾百万员工和两亿多客户的庞大系统,当系统中所有个体自主投身到运动中并带动身边人时,影响的是数亿人的生活方式,擢升的是一个集群的生活状态。平安近年来播洒的健康生活理念的种子,如今已开花结果——在平安好医生APP此前推出的一项全民健步计划中,参与用户每天走路距离总和高达13,200,000公里,相当于绕着地球走了330圈。
在平安的预想里,这些点滴的改变最终会在社会上形成一股源源不断的正能量,这是一场关于“崇尚运动、崇尚健康”的软实力变革,这场变革的前景值得期待。

任汇川
开始压得住,后面才能跑得长
2015年深秋,六朝古都南京迎来首场马拉松比赛,好奇的市民们把香蕉切成段,端着果盘在赛道边自发为选手助威,这一幕让任汇川至今记忆犹新。
用脚步丈量了不少城市的任汇川,每座城市的特质都让他难忘:2015年深圳马拉松像是一场大party,各式打扮的潮人欢聚在绿树如茵的深南大道,活力四射。
这些记忆,构成了任汇川对国内马拉松赛事的基本认知:这项发轫于国外的运动在国内孕育出新的生命,并演化为一场全民狂欢。
其实多年前,任汇川更热衷户外运动,但他渐渐发现,跑步门槛更低,只要有双跑鞋,见缝插针随时都能跑,如果家里再添置一台跑步机,就风雨无阻了。“我跑马成绩不算好,但一直坚持跑。”早起跑上30分钟,就神清气爽,周身通透,比晨起咖啡更提神。
当跑步成为日常习惯,参加马拉松就水到渠成了。2013年,任汇川在深圳完成半程马拉松,成绩是两小时九分。之后,他又征战了六七场马拉松。“长跑这事儿最考验耐性了,只要坚持迈开腿,最大的困难就已经克服了。”
作为平安集团总经理,任汇川经历了中国保险业从小到大的历史演变,也见证了国人对健康生活的观念变革。
仓廪实,知荣辱,重健康,以前锻炼养生的多是中老年人,现在80后、90后成了运动的生力军,他们发现运动的乐趣,享受健康生活方式,这也与平安的追求不谋而合。“保险是客户生病后我们提供补偿性赔付,但钱买不来健康。平安希望把健康的生活理念和运动方式传递开,改变身边每个人。”
每场马拉松开跑,任汇川打量身边的人,都觉着特有意思——鼓乐齐鸣中大家都很来劲儿,随着人潮往前冲。但老手们清楚,配速最重要,开始压得住,后面才能跑的长。“做企业也一样,平安是做综合金融的,要平衡风险和收益,保持短期和长期的平衡,耐心和耐力很重要。不少企业急功近利,喜欢跟着风口跑,但过个五年十年,可能全都消失不见了。二十多年下来,平安一直坚持有所为有所不为,不承担过多风险,但又保持永不懈怠的进取心。”在任汇川看来,进取心不是“冲刺一下出个风头”,而是耐心沉稳,每天都向前跑,每一步都迈得很扎实。
自去年初夏平安在全国发起“新生活运动”以来,橙色的平安跑团已成为全国各地最靓的风景线,这也是任汇川希望看到的:平安员工快乐运动,把健康理念传递给公众,最终覆盖全社会。
平安是拥有逾百万员工和两亿多客户的庞大系统,当全系统所有个体积极运动并带动他人时,影响的是数亿人的生活方式,擢升的是一个集群的生活状态。风物长宜放眼量,在任汇川看来,这些点滴的改变终将汇聚成源源不断的正能量,这是一场关于“崇尚运动、崇尚健康”的软实力变革,前景值得期待。

丁当
运动着,你就是健康的
由于长期坚持户外运动,丁当的皮肤被晒成了小麦色。他说话不快,举手投足谦和儒雅——你很容易从这些动作看到上个世纪八十年代的他,那会儿他还是风头正劲的诗人,被韩东、于坚、苏童视为天才少年,韩东现在依然光头帽衫,而西装革履的丁当已经二十多年不再写诗。作为中国平安人寿的掌门人,他如今用另一种方式行走人间体察命运:厚厚的保险单就是众生悲欢祸福的见证表。
这几年,他忙着倡导“新生活运动”:健康生活,在运动中寻求快乐,远离一切不良生活;在运动的氛围中,与人建立信任关系,将善意赠予身边人,以诚意包容身边事;号召公众带领长幼、朋友总动员,在运动中亲子、敬老、爱友;期望营造积极向上、阳光乐观的生活态度,并感染更多人。
“新生活运动”的范围颇广,但丁当热衷于马拉松。跑步简单,运动成本低,随处可行,大众更容易参与。
丁当是“新生活运动”第一批践行者,早早加入了运动的行列,他曾当着公司最顶级的近千位代理人许诺:两到三年,完成一个半程马拉松。此后,他开始跑马。“不在乎速度和欲望,而是身体和心灵的一种相处之道,让身心重新建立连接。忙碌的生活不再是一种责任和重负,它变成真正值得珍惜和享受的一门艺术,掌握了这门艺术,人们便仿佛洞晓了幸福的秘诀。有人说,跑步是中产阶级的新宗教,此话虽是谐谑,但也说出了部分的真相,即我们的身体和心灵,到底在运动中可以得到多少愉悦、净化和荡涤。”他说。
“运动着,你就是健康的”,这是丁当团队的运动口号。健康包括身体,也包括心灵。”他相信,时下物质丰盛的人们,只要有动员,一定会有众多人响应。
效果是明显的。2015 年7 月“新生活运动”启动以来,平安人寿在全国各地已经推广和赞助了大大小小的马拉松、健步行等活动千余场,累计参与人数百万人次计。关于这场“新生活运动”,某次互联网大会上对其评价,“用互联网记录每个人健步行的人生轨迹,创造健康平安、健康中国的慈善壮举”。丁当认为它的内涵更宏博,“‘新生活运动’是一项业务运动,也是关于体育、娱乐和健康的运动,更是公益、文化乃至社会运动。”“金融并非为了赚钱而赚钱,它可以化为翅膀,让社会理想插翅飞翔。”谈及他推动的“新生活运动”时,丁当引用2013 年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希勒的话说。
在2016 年上海半程马拉松赛事上,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赛道上,那就是丁当——他兑现承诺,完成了人生的第一场半程马拉松。此后,他又现身武汉马拉松等赛事,在平安跑团中尽情享受奔跑乐趣。那个在人们心中,情怀高尚的诗人,果断睿智的管理者,现如今也成为了一名快乐的平安跑马人。

孙建平
一个人跑步是孤独,一群人跑步是快乐
古语有云:独乐乐不如众乐乐。并肩作战的乐趣,是孙建平从跑步里修来的最大福祉。
平安跑马浪潮里有一支不得不提的中坚力量,就是孙建平领衔的产险队伍。他们个个身挟阳刚之气,持守着对运动的热忱。
然而,这种跑马氛围不是一天炼成的。从一个人跑步到一群人奋战,从个体坚持到集体共识,既有高管的带动,也需要员工的配合。此前团队里只有几个跑马“坚定分子”,慢慢地,奋发上进的精神感染到整个团队。在专业教练的助威下,跑团成员实现了从松散到凝聚、从茫无头绪到学会科学跑步的跨越式进步。随着比赛临近,大家跑起来步履轻快了,呼吸也均匀了。
2015年12月5日是里程碑式的一天。那是团队全员在深圳马拉松的“首秀”,也是对为期四个月训练的检验。深南大道上平日里往返不息的车流被声势浩大的跑者群体取代,绿色的行道树在日光照耀下,每一次摇晃都像是在欢呼呐喊——“世界是我的”。站上跑道,大家伙儿全身细胞蠢蠢欲动,最终都在2小时30分内完成半马。
孙建平至今还念念不忘冲线时刻那种极致的欢愉。“跑步不是KPI,而是一份坚持带来的美好,”孙建平笑了笑,眉目里流露着骄傲,“一个人跑是孤独,可以量力而行;一群人跑是快乐,齐心向前潜力都被激发了。对团队而言,大家在坚持中重新认识自己的极限。企业也一样,我们需要健康文化和积极进取的精神”。
这次磨砺使团队里许多“长跑菜鸟”变成了“资深跑者”,平安产险跑团已经“停不下来”。没有督促和攀比,常规活动之外,大家还会自发组团拖家带口去跑马拉松。生活规律了,家庭关系融洽了,快乐和修行在路上。“跑马之后,大家都瘦了,个个精神饱满斗志昂扬,开会也不犯困了。”自觉源于喜欢,喜欢也是坚持的原动力。正如法国诗人保尔·瓦雷里所言:纵有疾风起,人生不言弃。
身为“领头羊”的孙建平总是很谦卑:“不要采访我,跑马我不专业,我只是个‘打酱油’的。”如今,这位曾经不爱跑步的前篮球运动员也开始习惯在出差的旅行箱里放上一双跑鞋,让健康跑步融入生活。
对于未来,孙建平有一点期待:“2016年,平安产险将开启开放、合作、共享的3.0时代,在新的起点,希望能携手更多的员工、客户和合作伙伴参与马拉松,共享健康生活。接下来的上海马拉松,说不定还是大家一起组团去。”

杨晓芹
PB即是动力
杨晓芹和马拉松的缘分要从一次贡嘎山徒步说起。旅途中一位驴友聊到自己有跑马的习惯,杨晓芹三观有点崩:马拉松不是只有在电视上看到的专业选手可以参加吗?杨晓芹打量着他,心里嘀咕:体能和自己差不多啊。当下两人决定比试一番,他们在海拔两千多米的山腰上撒开了腿跑,结果不相上下。
一股自信的劲儿冲上来了,回去后杨晓芹就兴致勃勃地报了厦门全马。为了马拉松首战和纪念奖牌,她闭关修炼三个月,每次少则十公里,多则翻倍。
比赛当天,起跑还算顺利。但在27公里处就遭遇了瓶颈,脚步开始迈得很艰难。到33公里处时,一位头发斑白的日本老太太和她擦肩而过,跑到她前头去了。这下杨晓芹被刺激了,快要疲软下来的双腿又充满了力量。加上一路上有香蕉等食物派送,潜意识里不断支撑她前行的信念就是“前面有香蕉,前面有香蕉”。
出乎她意料的是,原计划六小时完成的比赛,5小时10分钟就跑完了。赛前杨晓芹以为这个过程会很艰辛,所以特地提前请了一周年假计划休息。没想到到达终点后浑身畅通,没有不适,第二天她就拖着箱子出差去了。
从那往后,马拉松就彻底进入杨晓芹的生活。“跑马挺开心的,也很适合我。有奖牌证明自己体验过、挑战过。养成坚持跑步的习惯,每次进步一点点”。
跑马不易,训练也挺难。最初要经历“入门级的跑”的阶段,堆积跑量。杨晓芹有些疯狂,走到哪跑到哪。在外地出差,她也很规律:每晚十点半睡,第二天早起晨跑。很多城市的角落都有她的轨迹图,平均每月能跑260公里,跑马成绩维持在5小时10分到4小时30分之间。
跑量跟上了,新的桎梏又来了。这时杨晓芹发现PB停留在4小时40分,难以突破,她有些沮丧。于是开始把训练转向健身房的力量练习,以质取胜。从重庆到芝加哥,再到上海,从4小时26分到4小时8分,再到3小时50分,她不断刷新着最好的成绩。
越跑越上瘾,她开始接二连三地马拉松赛事间奔波,没有给自己任何喘息的机会。频次最高时一周一跑,成绩屡创新高。她慢慢地感觉自己“上道了”。
对马拉松“发烧友”来说,终极梦想是跑满世界六大满贯——柏林、东京、芝加哥、伦敦、纽约和波士顿。其他的A类金标赛,比如北京、上海、厦门、重庆、深圳、广州等举办的赛事也是一个都不能落下的。
外人恐怕很难理解这种极致的狂热,但在杨晓芹看来,兴趣爱好是“制胜法宝”。跑步的爱好不仅优化了交友圈,大家彼此激励,互相进步。跑步既可以是一个人的孤独,也可以是一群人的狂欢。这个过程里最快乐的是刷新PB获得了成就感,最挫折的则是天气不似预期影响了积极性。
“看到大家都很勤奋地打卡,就会有负罪感。看到周围教练和专业选手训练得那么辛苦,自己天赋挺好不能不珍惜。受到激励后,许多负面的东西就被正能量打败了。”
因为跑步,杨晓芹交了很多朋友,去了很多国家,见了很多风景……这些都是意外之喜。但最让她着迷的还是拼搏的精神:一站上跑道,就时刻准备勇往直前。

赖剑文
跑步让我回归自己
赖剑文给自己定义的“第一场马拉松”是在2015年元旦那天,他记得当时跑了10公里。
在北大念书时,赖剑文经常和同学约着早晨跑步,晚上游泳。未名湖很美,凉风徐徐,跑起来十分惬意。那时候跑步是一种休闲,直到他发现跑步和自己原来想象的不一样。
2014年赖剑文在牛津遇上一次校园马拉松,由此革新了他的认识。马路上男女老少都卯足了劲儿跑步,年龄跨度从十几岁到五十多岁。两旁观众热情簇拥,现场气氛激昂到令人心潮澎湃。回到西安后,他开始了和马拉松的不解之缘。
第一次比赛是去年3月,地点在金鸡湖。赛前他紧张到不行,心提到了嗓子眼:膝盖行不行?心脏行不行?跑不下来怎么办?一到现场,当他看到参赛的选手各个打扮得花枝招展、百花齐放。他心里有了一颗定心丸:这哪里像比赛?简直就是游乐场的狂欢。受到团队氛围的感染,赖剑文原本多余的担忧全都烟消云散。
这使他不仅顺利完赛,也把快感跑出来了。“跑步是身体和灵魂的对话,景色不断往后退,内心很安静。很特别的一点在于,跑步给你带来丰富的感受——生活很美,你有事情做,你要用脚步去丈量。”
和灵魂对话听起来有些玄乎,但赖剑文着实有这样的感受。跑步时,那些平时被忽略的东西会被拉到面前,驱使你去关注身体器官怎么运转,这是与肉体的对话。再深入一些,会叩问自己的心灵:我是谁,我想做什么。回归自己的原初,这是与灵魂的沟通。
“跑步的使命,一是我要快乐,二是我要把它当做爱好坚持下去,三是让更多同事有机会融入到这个圈子来。把马拉松精神融入工作与生活,而不仅仅是一种跑马的标签。”
与工作相融,平安跑马正是最好的写照。赖剑文发动客户参与跑马,组织训练和参赛。甚至组建优才团队,传递健康生活的观念。“平安继续跑下去,我相信对百姓的健康生活理念是有影响力的,它有一股力量在里面。以前大家觉得那是不可思议的,那是运动员的能力,现在自己也能跑完全马,就会无比骄傲。”
在赖剑文看来,平安正在掀起一场全民健身运动的浪潮。正如平安人寿倡导的新生活运动,初衷其实就是想把健康管理的理念植入全社会。马拉松只是一个小小的载体,“我们每个个体很渺小,微不足道,由个体汇聚而成的集体文化去帮助这个社会不容易,但是依然值得努力去做。”

程名
地铁线上的风景
作为平安人寿跑团的一员,程名长跑的时间不算长。和跑马相比,他更喜欢在深圳地铁沿线上健步走,从起点站到终点站。每条线路四五十公里,全程下来需要八九个小时。深圳共有五条地铁线,他已经走完了其中三条。
“经常坐地铁在城市里穿梭,却从来不知道上面是什么样子的。”这些好奇疑惑在步行途中都得到了解答,每个区域和线路各有各的气质。一号线从机场到罗湖,沿途是深圳的主干道,企业云集,金融味十足;二号线从蛇口到罗湖,沿途多码头、船厂和外资企业,老外遍地,途径深圳湾海岸线时,建筑新颖,道路开阔;三号线由龙岗到福田,原特区外的视觉感受和一二号线的风景明显不同,加工企业密布,工业气息浓郁。
健步行过程中,程名需要不断用手机定位,他将其称为“一个发掘和寻找的过程”。道路是血管,地铁是动脉,沿着动脉走,能对城市整体的布局和面貌有深切体味。
在今程名眼中,深圳是一个筑梦之城,每天都有无数人蜂拥到此追寻理想。“很多人把时间、青春、情感放进这座城里,过去可能是实现财富梦,而现在更多的年轻人却在这里用脚步丈量城市,用青春追逐未来的无限可能。”跑步的斗志不该被浇灭,梦想也一样。
本刊记者|瓯江


内容采编自网络, 不代表“北美生活网”观点, 除新闻外如有著作权争议, 请联系本站编辑,将立即处理。

谢谢欣赏,开放注册,欢迎加入北美生活网。

转载请保留当前帖子的链接:http://www.beimeilife.com/thread-23732-1-1.html 谢谢!

使用高级回帖 (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快速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  

发帖时请遵守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你发帖内容、时间以及发帖IP地址等记录保留,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信息提供给有关政府机构。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