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左侧

她一心一意想把自己干掉 “秘密谋杀”胡顺香个展

[复制链接]
分享到:
发表于 2016-8-3 04:0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
"
认识她的时候,她23岁,瘦高,像一张纸片,一只耳朵上带个很大的恐龙耳环,美少女一个。那时,她刚从四川美院油画系毕业,画《七宗罪》《质数的孤独》。画面上的青春少女,寂寥而伤感,薄而透明,像是她自己的自叙。

《未曾谋面的孩子》 100x80cm 布面油画 2015—2016
2013年,在她的第一个个展上,我们看到了《故园》《荒诞小镇》和《在人间》,个人叙述发展成了家族叙事,以一种回溯的角度,对个人历史和源头进行寻找,其实也是开始对生命本源的一种寻找。她梳理着故土和家族的脉络,画面充满浪漫和幻想,有一种古灵精怪的生动和幽默,比如那些马和马车,那些飞翔的天使等等。
“那段时间的作品,是我编造的世界,我在这个编造的世界中躲避。”胡顺香说。

《裸体的银鼠》100X80cm 布面油画 2015
我和胡顺香聊天,我喜欢和这个满脑子奇思怪想的姑娘聊天,我叫她香香。
“我其实是一个一心一意想把自己干掉的人。”香香说,她抽烟,拽拽的样子,很多时候,这姑娘口无遮拦,热情仗义,爱恨分明,带着山东人的爽快劲儿。但是,就是这个看上去没心没肺的香香写到:“我小心翼翼的睁开眼躲在现实背后偷窥这世界,我不知道以什么样的情怀去感受这现实世界的荒谬和实存的破碎;这世界有如荒漠一般索然无味,人们被泪水灼干的双眼里面只有苦涩和空洞;耳语呢喃时干涩的声音毫无意义………醒来如同使荒诞醒来,使荒诞醒来,就是将看的见的双眼蒙蔽,不在寻索。我吓得躲回梦境沉沉睡去。”

《局外人——身份》 150X120CM 布面油画 2014
从童年开始,相当长的时间里,躲避也许是香香生活中最重要的一件事。1988年的山东临沂有一条口号:宁可血流成河,不可多生一个。这样一个极端的环境中,偏偏香香就作为一个超生的女孩来到世上。她的父亲那一辈,是有7个子女的大家族,她有当了村长乡长的大爷们。小地方,这样的官位也足以引发妒忌,眼红者便到计生办告发,胡家超生了个女孩, 超生如果坐实了,这就是株连九族的罪名。于是那个香香叫三姨的女人,母亲的姊妹就认领了这个女孩的出生,香香和比她早出生4个月的表哥,变成了三姨所生的双胞胎。三姨是个农妇,亲情就是她的道理。因为这令人怀疑的龙凤胎,三姨不止一次被计生办审问,被推打,逼急了,三姨自己用板砖拍自己的脑袋,死不改口这就是她生的孩子。
“我的出生连累了许多人,有时候我很内疚。”香香说。这个荒诞的伪造的出生充满了可疑, 在香香的童年和少年时代,她不止一次被家人匆忙地从学校带走,只因为听到消息有关部门要来带她去查DNA或血型。她的家人甚至编出了另一个故事,说她因为脑子有毛病会时常头疼,这成为她离开学校躲避检查的另一个借口。

《局外人——待嫁姑娘》 150X120CM 布面油画 2014
香香后来画过一张画《沙眼娃娃》,画面上的避孕套有个沙眼,她就是那个沙眼中漏出来的小孩。

《爸爸妈妈不在家》 100x80cm 布面油画 2015—2016
家族关系和亲属关系,是香香观察社会关系的切入点。作为儒家文化的发源地,山东有着最传统的文化和道德体系,个人价值和身份,很多时候是由外部评价来决定的。母亲有5个兄弟姐妹,父亲有7个兄弟姐妹,生活在这个庞大的家族体系中,香香看到了即使是族亲,也因为经济和职业的不同形成了地位的贵贱,关系的亲疏。对于一个出生于1988年的女孩子来说,这无疑是她要面对和抗争的最直接的压力。所幸的是,在北方女孩子因为无需承担家族的传承而常常被忽略,这给了她建造自我精神空间的可能性。从七八岁临摹黄胄的作品开始,她在绘画中寻找快乐和自我。天马行空的想象力,是她在成长过程中找到的一种自慰方式。青春期的女孩,面对镜子观察自己,每一次衣服或发型的改变,她看到镜子里的自我影像也开始变化,这种自我本体和反射映照之中的关系,在香香看来,是一种暧昧而陌生的关系,搞清楚自己是谁和自己和这世界有着怎样一种关系,由此成为她创作的一贯核心。

《我的猫杀死了我的鸟》 100x80cm 布面油画 2016
四年前,香香在上海举行的第一个个展中,充分体现了她想象和叙述的能力,她编造了一个世界,并让自己躲藏在这个世界中。她的灵巧机敏调侃幽默,都是一种刻意掩藏,像小孩子躲进树屋或橱柜,世界就变成了她想要的那个世界。
只是,人总是要长大,个体命运总是要和现实交错。四年之后,香香再一次出现在我们面前,而这一次,她选择了直面自己的内心。

《优雅的刺猬》80X100cm 布面油画 2015
《秘密谋杀》是胡顺香的第三个个展。她通过《不愿落地的爱》《我爸爸》《两生花》《小市民》《从未谋面的孩子》《身份》《爸爸妈妈不在家》《外婆的一生》等系列作品,将个人化的生活境遇和社会关系的冲突展现出来,对传统的亲情,家族,价值观等看似合理并拥有强大话语权的体系提出质疑,揭示出个体自由在世俗观念和规范的碾压下的痛苦和挣扎。她的作品,既保持了个体化的微观方式,又超越了个人体验而对我们周围的日常生活习俗和习惯提出了挑衅和挑战。
香香直言绘画本身对她有巨大的诱惑,她迷恋绘画语言形式的玩味,她也是新生代艺术家中不多的有着轻松的天赋手感的艺术家。她的画面有特别的形象,变形或缺失消除了某一个人的具体性而凸显了人的共性,斑驳与破碎强调了某种梦魇和朴素迷离,有了戏剧感和象征性。相对于过去的作品,这一次她的画面更大,表达更直接也更简约,更加强大和成熟。

《爱人的头颅等于一颗鲶鱼的重量》100x80cm 布面油画 2016
胡顺香说一心一意要把自己干掉,她要干掉的那个自己,是一个被所谓社会规范和价值囚禁住的自己,是一个被别人的眼光和评判限制住的自己。干掉自己的过程,其实是一个认识自己打破自己的过程,她相信,只有死去才可能重生。

“秘密谋杀”胡顺香个展
展览地点 :iSGO Gallery 上海市长宁区天山西路567号R108
文|曾琼




内容采编自网络, 不代表“北美生活网”观点, 除新闻外如有著作权争议, 请联系本站编辑,将立即处理。

谢谢欣赏,开放注册,欢迎加入北美生活网。

转载请保留当前帖子的链接:http://www.beimeilife.com/thread-23736-1-1.html 谢谢!

使用高级回帖 (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快速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  

发帖时请遵守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你发帖内容、时间以及发帖IP地址等记录保留,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信息提供给有关政府机构。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