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标签看更多好帖
开启左侧

[谈情说爱] 妖娆时光,未说出的我爱你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8-5 04:4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对不起,方硕,我始终没能在你活着的时候亲口说爱你。若我们能在天堂遇见,请不要对我好,我想像你一样,用生命去维护爱情。
) T# L; u7 x. j- E  ?1 J  r) R  F0 i, Q% Z
[壹]
8 a$ L5 Y+ r8 f3 X% t' @- f苏蕾和方硕是在网上遇见的,他说那是他第一次和陌生人聊天。开视频的那刻,他在苏蕾眼中是光芒万丈的。举手投足间带着一股优雅神秘的气息,骨子里散发着一种挡也挡不住的魅力。他们交谈了很多,时间在不知不觉中轻盈而过。
8 |! f) Y# `+ \6 M9 `$ u2 V已是凌晨两点多,他们还在侃侃而谈,没有丝毫的倦意。方硕告诉她,他是一家广告公司的总经理,正在为一个投资案烦心,手下几百人的员工,却没人能为他分忧。她还小心的听到,他将要购买天价别墅区里的其中一栋欧式别墅。( p- ^# e. \; S/ C3 O
苏蕾不知道自己是第几个被方硕欺骗的女子。半年后,她和方硕在一起时才知道,他手底下只有两员大将,一个月的薪水不过两千多点,公寓是租来的,交通工具是辆助力车,连他用的笔记本电脑都是二手的。可惜她得知这些事情的时候已经晚了,二十六年的名节早已不保。  A6 {  C/ N) c( j* Y
她当时就想扇方硕两个耳光,但转念一想就放弃了这念头,要不是她自己心怀鬼胎的想要飞进豪门,也不至于被他糊弄了。分道扬镳是注定的事,只是寂寞太疯狂,她和方硕都无力抵挡。于是,他们又商量了一下,暂时先住在一起,但谁也不能阻拦另一方寻找幸福。
1 W! I6 P. o0 y转眼到了冬季,苏蕾在商场买衣服时遇见了孙岩。他见她拿着一件水貂皮毛的外套爱不释手,便偷偷去柜台付了款。售货员拿着已经打包的衣服递给苏蕾,小姐,这是您的衣服,请拿好!苏蕾纳闷,我没说要买呀!售货员指着孙岩的背影,那位先生帮你付过了,还给您留了名片。她看了一眼,然后小心翼翼的收好。
4 @+ j0 v, V9 B( _6 c+ z  T[贰]2 @- {$ w* P- H1 N1 o" l# ?& m1 _1 a
苏蕾和方硕的生活在遇见孙岩后,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2 L8 s, Q- D( ^  G0 R( i, F- u5 q. C2 b孙岩就是人们口中的富二代,自己名下的资产就有百万,高档汽车三辆,多处房产,为人大方豪爽。他带苏蕾去看他的房子,送名贵的首饰和衣服给她,然后就想把她推到自己的床上去。虽然盛情难却,但苏蕾还是及时悬崖勒马,因为脑中忽然闪出了方硕的身影。
' N! Y1 E$ a. H5 I; j0 T( w2 W她始终对孙岩左躲右闪,是在心里打着自己的小算盘,在没调查清楚孙岩的背景前,是不能让他占便宜的。她怕他最后又是个虚拟的人,那岂不竹篮打水一场空?) I" k& \( f( w
过了些日子,苏蕾对方硕提出了搬出去的想法。他突然表现失常,旁敲侧击的问,为什么突然想走,以后怎么生活之类的。她明显看到方硕眼中的激动,所以撒了谎,我爸生病住院了,我要回去照顾他,而且永远不会回来了。% D5 Y# f% H; M: `- ~2 A
有些事情苏蕾不愿说的太直白,毕竟他们在一起不容易,也不想对他造成不必要的伤害。再说,他们之间是有过协议的,只要一方不同意,可以随时终止现在的关系。6 e; h- Q4 i' Z
吃过午饭,方硕就急匆匆的出去了。下午回来时,将一个袋子递到她面前,拿去吧!她疑惑的打开,里面是五万块钱。他走过去抱住苏蕾,好好照顾自己和伯父,有什么困难随时来找我!此刻的苏蕾很矛盾,突然有种想落泪的感觉。夕阳的余晖透过玻璃窗折射在方硕的脸上,他的笑容很暖,也很凄凉。
1 q7 R3 a% K: }5 H/ _她转过身去,缓缓的褪去身上的衣服。她不清楚是什么原因,就是特别想贴近他的每寸皮肤。从舌吻开始,一点点如花般的为他绽放。这次没有以往的疯狂,也没有那种激烈,却有着不同以往的默契与笃定,如行云流水。苏蕾忽然迷茫了,真的要走,离开这个男人吗?
2 e! B4 Y6 W8 U+ v. J9 K
% I7 l% v3 _# k% k) n5 r1 W$ i9 h[叁]& g" ]0 e; D5 J# J0 W) s% x) b
第二天,在方硕下班前,苏蕾带着与她有关的一切消失了,像人间蒸发一样。苏蕾选择搬去孙岩在城北的房子,因为方硕在城南,她不想再见到他,也不想再跟他有任何交集。她能如此决绝的作出决定,只因孙岩的家境比她想象中的更为殷实。8 ^, r) c( ?1 c7 J$ V& m8 ~
孙岩家里虽然有钱,却只有高中学历。十八岁开始跟着父亲做生意,先是靠渔业发了家,后来又做起了建筑,他的资产都是真正靠自己打拼出来的。3 x% ]  U/ z3 g9 e1 V0 l
苏蕾是个绝对现实的女人。她人生的前二十六年里受尽了委屈,父母在她十二岁的时候就离婚了,后妈是个恶毒的女人。苏蕾拼命的学着变得乖巧懂事讨她欢心,在水深火热中艰难的长大。后妈却为了三万块钱的彩礼,逼她嫁给一个大她七岁的男人。苏蕾便开始她的逃亡生活,后来遇见了一个男人,她爱他,恨不得把心掏给他。可那个男人在得到她的身体之后,就无情的将她抛弃了。/ ~1 I3 m* B! F. G5 U
苏蕾的人生经历告诉她,家庭靠不住,男人更是靠不住,只有钱才能让她有安全感。可她发现,就算自己打一辈子工也买不到一套像样的房子,所以下定决心要嫁个有钱人。她不会在乎对方的外表,年龄,只要有钱就好。
* O' g6 ]4 w* ~0 _7 v孙岩是她遇见的最有钱的男人,所以苏蕾鼓起不顾一切的勇气去俘虏他的心。可最终她还是失败了,败在了方硕的手里。  k! E3 e( Z) l% s% U
[肆]$ X/ ?' j. Y& t: ]2 G& g
那天晚上,苏蕾和孙岩在高档酒店用餐。轻盈的烛光,浪漫的气氛,孙岩突然拿出戒指向她求婚,这让她出乎意料。她没想到事情发展的如此之快,一时喜极而泣。可方硕居然像幽灵一样出现在她旁边,在她卒不及防的时候将她拽出了餐厅,然后将她塞进出租车里扬长而去。' w9 s6 I: T; T9 n4 {% l
苏蕾刚想要大骂方硕混账的时候,看见了他眼角的泪。他说,苏蕾,你知道我有多担心你吗?我拿着你以前留下的地址去找你,可你根本不在,为什么要骗我?
  @: n  b. i, `' \她也不言语,等到方硕心平气和时,她才幽幽开口,一切都过去了,我们之间两清了,你给的钱我放在枕头底下了,还有那两个月的水电费和房租一起,我没占你便宜。方硕皱起眉头,苏蕾,就算物质上的东西可以分清,可是情感呢?在一起相处了那么久,难道你就没有一点感情可言吗?她迷茫的望着前方摇头,没有。方硕一拳头打在墙上,鲜血顺着手指流出来,苏蕾,不是这样的,你在骗我是吗?苏蕾的心在随着他的手一起流血,却还是坚定的摇头,没有,我说的都是真的。
4 D9 l' T, e) M8 Y- z苏蕾的话说的再明白不过,意思也表达的清楚,她想,方硕应该不会再来找她。可他居然背着苏蕾去找了孙岩,他说,苏蕾是方硕的女人,还拿出了苏蕾的若干物品,口红,内衣,还有他们在一起时拍的床照。这样一来,苏蕾在孙岩面前辛辛苦苦的维持的形象,在瞬间就没了。
7 ^  Q2 Z; w  k她接到孙岩的电话,心急火燎的赶过去时,孙岩的眉头已经皱成了一团。苏蕾气愤至极,脱下高跟鞋砸向方硕,滚,给我滚,你这个混蛋。孙岩啪的打了苏蕾一个耳光,你这个贱女人,居然敢骗我!这一切都脱离了她预定的轨道,那么多的努力和付出,全都功亏一篑了。) K1 Y& Y: L% C9 t, u+ |- E7 J
) e& P9 y# `% E' z" Q' z
[伍]  u% t9 z6 A8 K+ \+ K: r7 F' D
回到家,苏蕾想杀了方硕的心都有。她很焦虑,白天吃不下,晚上睡不着。孙岩能有今天,能是简单的人吗?怎么可能会这么轻易的就放过他们?但方硕却像没事人一样,苏蕾,我给你念段席慕容的散文诗吧,你若曾是江南采莲子的女子,我必是你皓腕下错过的那一朵……
; w/ |' q" ]; G% h5 T+ _( S* g她打断他,你破坏了我的幸福,你这个混蛋,我跟你拼了!然后发疯一样的撕烂了他的书,咬他的手臂,直到精疲力竭才安静下来。方硕摸了下头,累了啊?我去给你盛碗粥吧。苏蕾气得浑身发抖,谁要喝你的粥,你给我滚出去……
! C, l, ?. T* Y4 i& l% |) b苏蕾还没喊完就被一股蛮力摔在床上,方硕的眼睛通红,额头的青筋暴涨,像是被暴怒的狮子。他举起的手掌闪电一样逼近苏蕾的脸,却又在几厘米的地方停住,苏蕾,你他妈就是吃人不吐骨头的白眼儿狼。/ r" D5 A0 f2 T0 p0 `
他一只手撕扯着她的衣服,另一只手将她按在那里动弹不得。他强吻她,她便咬他的唇,直到嘴里有血腥的味道才肯松口。她反抗越强烈,他就更野蛮的冲撞,直到看到她眼里的泪才停下来。他扇了自己一个耳光,苏蕾,你受过的伤害我都知道,可是你爱我,你知道吗?
: \0 O& }) B. V* v6 c; I是的,她爱上了方硕。但那时她已做好逃走的准备,孙岩就是她要抓住的救命稻草。方硕是什么人?谁都不如苏蕾清楚。他是骗子,冒充大款将她骗上了床。谁知道他之前还这样骗过多少女人?这样的男人怎么能靠得住?苏蕾像只受伤的刺猬,朝着自己以为安全的地方拼命奔跑。/ U, `$ L& i  b$ k
苏蕾认定的安全终点就是孙岩,因为他足够有钱。苏蕾说过,这辈子能让她安心的,只有钱。可现在呢,还是被方硕抓了回来,他的眉宇间写满深情,苏蕾,我们永远在一起,好吗?她心里也矛盾着,不知道该接受还是拒绝。  Z- y0 ?3 m5 |8 `2 D. C- Y

4 {) S* g. g) \- x* {0 W% [" h* _[陆]
7 H/ t' F  N! p: ~& N方硕后来才跟苏蕾说,其实之前跟她说的情况都是真的,刚刚打算买别墅的时候公司就破产了,一切化为乌有。所以去见她的时候,才会喝那么多酒。她陪他喝酒,陪他哭,陪他笑,最后还一起上了床。但是他们那晚什么都没做,只说了一夜的醉话,包括各自的经历和遭遇。清早醒来时,她只看见与他纠缠在一起,其他的都忘记了,而他记得清晰,记得她说过的每句话。, g* H+ ]. F% t
他说,他会一直爱她,直到心脏不能跳动为止。他们一起逛街,一起做事,像所有热恋的人一样亲密无间。可苏蕾心里总是感觉不踏实,她实在想不到他保证的永远有多远。她也不知道这场爱情最终的结果,是不是还会如以往的无疾而终。. ?6 y% w) Q0 `4 D9 a3 W
那天晚上,苏蕾不小心扭了脚。方硕在给她做按摩的时候,孙岩突然带着几个人破门而入。他嘴里叼着一根烟,苏蕾,我不是早就告诉过你吗,耍我的人都会付出代价!0 B& C. r# U2 K
方硕紧紧的将她护在身后,姓孙的,有什么事跟我说,为难一个女人,你算什么男人?孙岩大手一挥,去,把他身后的那个女人扒光了,让兄弟们一起尝尝滋味!苏蕾当时就吓傻了,抓着方硕的手一直在哆嗦。
9 @3 h: s/ t* Z+ X% I! G苏蕾见到的方硕一直都是文雅的,从没想过他打架会那么凶。他就像一只鹰,身形敏锐迅捷,谁靠近她一步,他就拼了命的跟人打。方硕洁白的衬衣上已经被血浸染开了一朵朵的红晕,像花一样妖娆的绽放。他体力渐渐不支,却一直在安慰她,别怕,有我在!
9 u/ g; y8 w8 o" U方硕终于支撑不住了,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孙岩,把我的命拿去,放了苏蕾!说完就倒在地上,任她怎么呼喊也再没睁开眼睛。% x" P4 h& r  |# b( Y
出人命了!他死了!那些人一听,就像被烧了蜂巢的马蜂一样,四散而逃。救护车到的时候,方硕的呼吸已经很微弱了,在急诊室抢救了十几个小时,医生只对她说了一句话,节哀顺变吧!6 ~1 |# r+ b; A# Q
苏蕾搂着还剩微弱体温的方硕,哭的不能自持。从方硕说爱她爱到心脏不能跳动那一刻开始,到现在只有几十个小时,这就是他所说的永远吗?当她认真的想要开始一场爱情时,它却已这样惨烈的方式匆匆结束了。他怎么能这样,将她一个人丢在这冰冷的世界上?
; U) p! x7 a. S+ R3 C本以为这场因寂寞而起的爱情,结果是无疾而终,可它却在暗夜里开出了绚烂的花,但在尘埃落定之时却以最为惨烈的方式夭折。记忆清晰,人已不再。但不可否认的是,他们都曾在那段时光里妖娆过。
1 a# M6 P: f/ F$ ^+ R- E" R
% j' F" T* I1 X2 I9 w& O1 r$ {7 J  S8 j# R6 ~
, b! g9 r, r8 g0 Z7 X, N# |7 @( a  ?
内容采编自网络, 不代表“北美生活网”观点, 除新闻外如有著作权争议, 请联系本站编辑,将立即处理。
3 b6 U( m* k( b  S8 Y6 l1 X# @' Y2 y7 j3 |% k6 f' V
谢谢欣赏,开放注册,欢迎加入北美生活网。

转载请保留当前帖子的链接:https://www.beimeilife.com/thread-24302-1-1.html 谢谢

使用高级回帖 (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快速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  

发帖时请遵守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你发帖内容、时间以及发帖IP地址等记录保留,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信息提供给有关政府机构。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