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标签看更多好帖
开启左侧

[谈情说爱] 浮尘散尽,仰天一笑泪光寒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8-5 04:4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蓝晨,看见你来时,我以为我得救了。当你漠然的转身离去,绝望就像一把刀,将我寸寸肢解。, C' [* `7 j1 p  D

# b! ]9 {- }, c" b. F9 G[壹
/ P) G7 E/ ?" G& G蓝晨到公司上班那天,苏芮在格子间里给一个叫张浩的男人打电话。张哥,这么久不联系有没有想我啊?喔,你问我在干嘛啊?我一个人在家睡觉呢。她的声音很柔软,懒懒的,叫人听了会发颤的那种。
, m7 }( y9 ], t  ^4 b! P4 l蓝晨脑海里自然的弹出一句话,不仅仅诱惑,而是直截了当的勾引。  ?  H: w* W1 _
办公室里的气氛很静谧,可大家默契的听到了鸡皮疙瘩散落在地上的声音。同事们忍住笑,用很有内容的眼神看着蓝晨。蓝晨也摸不清状况,一头雾水。
- `4 B/ U# Y. i3 d1 D4 Z2 P8 I5 J2 M苏芮是公司里花边新闻最多的女人。天生的美人胚子,总喜欢明目张胆的卖弄妩媚。本来这没什么,可她的业绩偏偏好的让人眼红。女人业绩好了,本来就会受到非议,更何况她还是这样一个风情万种的女人。苏芮的约会从未间断过,她口中的哥哥都是她的固定客户,张浩就是其中一个。
% @' S0 D' A/ G. e公司里的人都在私下议论苏芮,跟她上过床的男人,怕是数都数不过来了,她和外面的小姐也差不到哪儿去。蓝晨却不这么认为,他说,如果苏芮戴上眼镜,穿套装,一定是个正儿八经的女人。
& V7 D9 U. N; e4 D: j听完蓝晨的话,同事们都笑的肚子疼,蓝晨,也就你这样单纯的小男生才会这样看吧。
6 N$ x8 L& W" C5 B5 i苏芮对这些嘲笑与敌意完全无视,依旧扭着她的小蛮腰,在办公室里走来晃去,月末拿一笔丰厚的提成。9 g& F, C. r0 N# l3 I1 U8 F2 O+ l
开月终总结会,老总说,大家要向苏芮学习,努力把业绩提高。有些嘴快的人就在下面窃窃私语,向她学习?难道要我们都去做小姐吗?
. ~. n, l, g- {虽然同事的声音很小,还是被大家听到了。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苏芮身上,会议室瞬间变得尴尬起来。苏芮只是轻瞟了一眼那个同事,一副满不在乎的模样。扭着她的小蛮腰,风摆杨柳似的走了。大家又开始七嘴八舌,这个女人真是贱的可以,怕是掘地三尺也再找不出第二个。
9 T0 @! h. I4 \' t蓝晨还是肯定的他的直觉,苏芮只表面放荡,骨子里是个好女人。他觉得同事这样对待苏芮不公,便为她抗议,你们都说苏芮跟很多男人相好,有谁亲眼见过呢?大家看着一脸认真的蓝晨,便不再做声。
( i+ @4 H' K! `2 s- O[贰]  }8 ^/ `6 i* W2 N
蓝晨之所以为苏芮争论,他是有依据的。
! S5 P# |3 D) B0 H4 O; H有天蓝晨路过商场附近时,就看见了走在前面的苏芮,瘦弱的身躯像是一阵风就会将她吹跑。她踩着细细的高跟鞋,不小心就扭了脚,倒在地上,脚裸被划破的地方流血了,她疼的直皱眉头。刚想过去扶她一把,苏芮却打开挎包翻找东西,蓝晨便呆滞在那里。苏芮有数不清的真假哥哥,随便打一个打电话就会有车把她接走,哪里用的到他帮忙?1 o) X' k- p& P; J( ~! T; j5 x
但让蓝晨惊讶的是,她拿出来的不是手机,而是一个创可贴。她将破皮的地方贴好,然后一瘸一拐的走向了公交车站点。蓝晨的心不知被什么东西刺了一下,无征兆的疼。这样一个女人,能在受伤时不依靠男人,而是自己随机处理,可见她的生活也不像大家口中所说的那样不堪。7 o/ Z7 T2 r, b7 S1 h. C
于是蓝晨大步流星的走过去,然后假装偶然遇见,以同事的名义打车送她回家。快到苏芮家时,蓝晨心里有点乱。如果苏芮请他上楼去喝杯咖啡,是该答应还是拒绝呢?毕竟苏芮穿得那么单薄,甚至春光乍泄。可是苏芮并没有邀请他的意思,到了楼下,她收住脚步,蓝晨,谢谢你送我回家,请回吧,路上小心。蓝晨心里有小小的失落感,继而又生出淡淡的欢喜,结果是他最想看到的,这才是他所欣赏的女子苏芮。7 W- m6 ~, Y0 G, }& _
那晚,苏芮的影子一直在蓝晨的脑海里浮现,她浩淼的眼神,她的坚强还有她的小丰满。他想,如果将苏芮抱在怀里,一定会像棉花一样柔软。然后蓝晨睡了,在梦里拥抱着苏芮,他说,苏,我爱上你了。/ _* [5 P# x1 p2 D6 `
' B2 n+ {5 f* X8 ^& C/ I
[叁]# ?' Q! b( P/ k6 P* S4 m6 y
蓝晨要追苏芮的消息不胫而走,大家都取笑他,肯定是寂寞疯了,才会看上这样的女人。多少好女孩儿等着跟他交往,他却偏偏喜欢和这个不明不白的女人纠缠。
2 B, j  C3 R% K蓝晨像是不到黄河心不死,铁了心的追求苏芮。他每天在她桌子上的矿泉水瓶里放一支玫瑰,随时打开抽屉都会有金维他或者木糖醇。每天早上去蛋给她买面包和牛奶,睡前会发短信道晚安。苏芮既不明确拒绝也不接受,而是心安理得的享受这一切。这样的关系,让蓝晨的心悬在半空,没了底。8 R% `( ^. P- |2 C* A, Z8 l
就这么不冷不热的过了一个多月。那天下班后,苏芮在街角堵住蓝晨,大家都那样看我,难道你一点都不介意吗?蓝晨笑,为什么要去管别人?我喜欢的是你,又不是别人对你的看法。他将手搭在她的肩上,苏,我觉得你是个让人心疼的女子。# V- H2 L. R2 [  W" m) I
苏芮看着蓝晨认真的模样,一下子哭出来。
) S0 G, i) i' N2 R- N, U! U那天晚上,他们在蓝晨那张柔软的大床上交付了彼此。苏芮的身体真的很软,他像是抱了一团棉花。当他们的唇舌交缠在一起,棉花便着起火来,激烈又美好的感觉,令蓝晨深陷其中。痴缠了很久,终于昏沉的进了梦乡。
6 K0 a, U1 H$ c, W: t朦胧中,蓝晨觉得有人像章鱼一样缠住了自己,他知道是苏芮。她紧紧的抱住他,像是要把身体融合在他的骨子里。她长长的睫毛蹭着他的胸膛,一行灼热的眼泪落从他皮肤上滑落,只听苏芮叹了口气,不管了,爱一秒算一秒吧。
8 \9 `) g( o1 |' o蓝晨心里颤了一下,拍拍苏芮的背,别乱想,看你说的,就像明天是世界末日一样。苏芮就懒懒的笑起来,可不是吗,电影里都说2012年世界末日就会到来。要不,我们学游泳吧,免得到时候海啸把我们淹死。蓝晨就翻过身来,使劲儿挠她痒痒。苏芮边笑边求饶,晨,我错了,放过我这个罪人吧。声音有点微颤,还是那么柔软,蓝晨听的骨头都酥了。0 U* f: a! O" ~
[肆]. }: M  w0 ~  ~  x: _1 _
苏芮和蓝晨交往以后,事事收敛,生怕会有人再拿她笑话蓝晨。但避免不了的是,以前的那些客户总会打电话找她,她不想得罪那些人,只得好好应付。电话接连响起,张哥呀,我最近真的很忙啊,所以不能陪你喝酒了,你得多多见谅哦。王哥,你说咱们关系这么铁,我的业务你要是不照顾,我该去找谁呢?( E6 ~3 U5 F4 p/ i0 i) r' ~& w
大家用带着颜色的眼神看蓝晨,有嘲笑,有惋惜,也有幸灾乐祸,似乎等着看那顶绿帽子落在蓝晨头上。5 U2 u3 L1 Z+ P# k# O
时间久了,蓝晨脸上有些挂不住颜面,苏芮,你以前怎样我不管,但你现在是我的女人,希望你多替我想一下,给我留点面子做事。苏芮的脸一下子就变了,眼里闪烁着泪光,蓝晨,那你说,我以前是怎样?
/ `3 `8 t4 U, [  {6 ~4 s! r: |蓝晨霎时无语,苏芮的眼泪让他心疼,便低下头深深的吻上去,吻干了她脸上的泪痕。唇舌激烈的交缠,可蓝晨分明听见了苏芮心里长长的叹息声。
+ m' Q4 q; B4 T8 c9 z* c月底那天蓝晨签了一份大笔单子,几个要好的朋友非要他请客喝酒。蓝晨推辞不过,便答应下来。他们在酒吧的角落里坐下,叫了满满一桌的啤酒,准备大喝一场。这时,蓝晨被眼前的一男一女惊呆了。不是别人,正是苏芮与张浩,她电话里嗲嗲的叫张哥的男人。笑容瞬间在蓝晨脸上僵住,心也凉了大半截。
9 q$ W( S4 L7 V同事说,蓝晨,我们当你是哥们才告诉你关于她的那么多事,怕的就是会有这么一天,可你偏偏不相信。朋友的话如同耳光一样打在蓝晨的脸上,火辣辣的疼。& P  f2 U* h" Y8 h% b# m
他气冲冲的跑去二楼的包间,一脚把门踹开,却看见苏芮像是被剥了皮的粽子一样躺在那个男人的身下。苏芮没想到蓝晨会找来,眼神惊恐,浑身颤抖看着他。
* j7 u, S+ G) O3 n8 S' V( x蓝晨抬起的拳头终于慢慢的放下,只剩下无边际的悲凉。蓝晨咬牙切齿的看着苏芮,对不起,打扰你们了,请继续。说完便狠狠的带上门离去。
, j; t4 P: V3 H" l: s) {那天晚上,蓝晨一个人喝了二十瓶carls-berg,然后在马路上东倒西歪,边走边吐,吐完之后就坐在马路上哭起来。( Z9 i9 G8 W, L0 n* F. Z! F+ I9 u6 h

4 d, p0 b5 [6 ^: Z[伍]
5 y5 s7 q8 g6 O+ j* |一个星期后,蓝晨辞掉了工作,同时搬离了那座城市。他坐在车上想着苏芮,有些挖苦自己,还有什么好留恋的呢?她的生活一直如此,只是自己可笑的以为她会改变而已。. v6 W! _' ^" d% J, J- Q9 G
蓝晨的妈妈在老家为他张罗了一个女友,不久的时间便匆匆结了婚。那个女子叫吴凡,是一家医院的护士。在蓝晨的妈妈住院时遇见的,很细心的女子。长相清秀,料理家务面面俱到,完全符合一个优秀妻子的标准。蓝晨想,既然母亲喜欢,那就娶了吧。
  A- m8 D( x# A; \5 A, S新婚之夜,吴凡拘谨的躺在蓝晨怀里,她很瘦,能感觉到肋骨的立体感。他便不由自主的想起了苏芮,她的身体柔软的像棉花,散发着淡淡的香气,那才是他喜欢的感觉。这个念头让他心慌起来,他刻意的告诉自己一遍又一遍,蓝晨,身边这个女人是你的妻,她才是是与你共度一生的女人。于是,在充满矛盾感的夜晚,小心翼翼的要了她。+ T/ b# z; {  t. N% q4 G
在昏暗的灯光下,蓝晨看到欢爱后留下的那一抹红,像娇艳待放的玫瑰。这也证明,自己是吴凡的第一个男人。吴凡看着蓝晨,脸上有隐隐骄傲的神情。蓝晨此刻的心情无比烦躁,他对吴凡说,你先睡吧,我去客厅抽支烟。
- N9 a, W9 g/ t7 t7 Z蓝晨的烟抽了很久,一支接一支。那火红的烟头映射着诡异的光,他仿佛看到了那晚的苏芮,紧紧的抱着他说,爱一秒算一秒吧。好像下一分钟就是世界末日一样。
" [7 k* ~1 m0 W他抱着头,蹲在地上泪流满面。) b2 k& Q5 @  u5 I
[陆]4 s" t6 c' P6 Z0 |0 j2 u
蓝晨学的是商务管理,他想发挥特长,便开始自己学着做生意。一年后,他的公司风生水起,有声有色。他开始像所有商人一样,出入各种娱乐场所,蒸个桑拿,泡个足疗,自然少不了莺莺燕燕的陪衬。起初他都婉言拒绝,但生意场上朋友邀请,也不好不给人家面子。
5 o) \6 W6 P. b# k7 `# Y: X蓝晨觉得,吴凡虽然不够妩媚,不懂风情,却是个孝顺安分的妻,他不能对不起这个女人。但是他没想到会在出差时再次遇见苏芮,而且是在一家知名的夜总会。
( h( L  a+ d1 [那天他和朋友一起去K歌,意外的看见苏芮倚在吧台上抽烟,老练的在和一群的男人调情。她还是那么妖艳,比以前更加风情,慵懒的在男人眼前吐着眼圈,举手投足间充满魅惑。; _+ c, X- J) M2 `; f( I# x4 @  i1 B$ b
据说,苏芮现在是这里的头牌花魁。
' X4 Q! T: `, J! Y$ @3 K蓝晨气愤的走到她面前,甩出一叠钞票,今晚我要定你了,这些钱够吗?苏芮眯着眼看了蓝晨一眼,又看了一眼那叠钱,然后便笑嘻嘻的吊着蓝晨的脖子,谢谢关照,那我们走吧。! x9 H+ W/ m7 G  b
关上门,苏芮把自己脱了个精光,哥哥,你喜欢哪种姿势呢?蓝晨的眼睛通红,像是暴怒的狮子,一把拉过她,粗暴的要了一次又一次。恶狠狠的,没有一点怜惜之意。苏芮也不作声,蓝晨摸了一下她的脸,全是泪水。蓝晨心里的恨与愤怒,在瞬间土崩瓦解,心像被掏空了一样。
: X0 _0 t/ W$ ]2 Q6 s1 j8 F  L* b; {原来,他还是无法对她狠心,更无法去恨她。
& G  T; o! T7 ?" c$ K3 w$ t蓝晨离开房间的时候,是凌晨。他知道,这将是他与苏芮今生的最后一次了。从此以后他们再无瓜葛,他会好好对待吴凡,然后要个孩子,看着孩子一天天长大,自己也会一点点老去。1 @2 _$ @/ g" C! x; Y
人迟早要苍老的,其实他在离开苏芮的时候,心就已经老了。
% D" Z* ]* q' B7 e/ W
' }( [9 n, U( H[柒]0 ^) F6 X  V( r4 c! W
蓝晨这辈子都不会知道,在他伤心落泪的时候,还有个人在另一座城市整夜哭得不能自己。7 O2 x& W1 w+ h' U$ z: s( Q( D
两年前苏芮患了肿瘤,却被误诊成恶性,结果切去了双侧卵巢,这就意味着她需要终生注射雌激素才能让自己看起来更像个女人。那段日子,苏芮每天都在恶梦中惊醒,就怕一夜之间脖子上会长出喉结,光洁的皮肤上会长出细密的汗毛。6 w. |4 i/ M3 M, [* b0 J
于是,她丢开了一个优雅女子的矜持。花蝴蝶一样的流连于众多男人的身边。她无师自通的用风情魅惑他们,让他们欲罢不能;却又在这些男人蠢蠢欲动的时候,机巧的脱身。她喜欢时不时的卖弄一下风情,以至于被人骂作是狐狸精。她也毫不介意,狐狸精怎么了,总比让人知道她不是真正的女人好吧?
% r# _2 _1 X3 [/ V0 F% j所有的人都在唾弃她,只有蓝晨,说她是个需要人疼的女人。于是,苏芮不计后果的爱上了他。苏芮知道自己的身体状况,也知道和蓝晨的爱情没有未来。可是,这又有什么关系呢?能爱一秒算一秒吧,哪怕下一刻就是世界末日。令苏芮没想到的是,他们相爱的时光是那么短暂。
  N9 A$ S. L6 K那个张浩,被苏芮魅惑过无数次,却从让他得逞。这个男人怀恨在心,便用了卑劣的手段。那晚,他打电话约苏芮,说是有业务要谈,并以此相要挟,她不得不去赴约。只是她没想到,张浩会在她的酒里下迷药。苏芮想拼命反抗,却发不出一点声音。% L+ w% p7 ^; G# @, S6 k
接着,门就被踹开了,看着蓝晨冲进来,她在心里窃喜,他是来救她的。可是,他却漠然的望了一眼,脸上带着满满的失望与不屑。或许没有哪个男人能接受这种事情,但至少该问清楚,给她一个解释的机会。可他没有,在骨子里,蓝晨始终没有真正的相信过她。还有什么事情,比这更让人绝望的呢?: ^$ |* [; k9 F" r- d5 i* C+ W2 h
从那天开始,苏芮就真正的堕落了。她要所有的男人都把她当成尤物,说她是最有味道的女人。现在,她做到了。可是,就算和一万个男人纠缠,她也无法忘记和蓝晨在一起的那些日子,那么甜蜜,却又那么心疼。- i! I; L+ S  @# p: p
苏芮想起蓝晨曾经背着她走了半小时,只因为她想去许愿池扔一枚硬币。想着他累的满头大汗却说幸福的场景,苏芮就在马路上大笑起来,笑着笑着就流出了眼泪。夜晚凛冽的寒风吹着她的身体,刺骨的疼痛感接踵而来。
7 d  B& H  h7 M& L1 {2 R) p2 m原来,一个凡人再怎么努力也无法改变宿命的纠缠。蓝晨,我们是命中注定今生无缘,那么就此别过吧。我会记得有个叫蓝晨的男子,曾经绚丽了我的整片天空。0 g, |5 m+ W1 m* D* X$ s2 y

. L' N% ~0 V0 j( x: |. d- a5 C. Q9 |# [" e

1 f# a+ g6 p+ N内容采编自网络, 不代表“北美生活网”观点, 除新闻外如有著作权争议, 请联系本站编辑,将立即处理。
! A0 M" n; }: z# {
: X8 c! d* o+ q谢谢欣赏,开放注册,欢迎加入北美生活网。

转载请保留当前帖子的链接:https://www.beimeilife.com/thread-24303-1-1.html 谢谢

使用高级回帖 (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快速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  

发帖时请遵守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你发帖内容、时间以及发帖IP地址等记录保留,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信息提供给有关政府机构。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