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左侧

[作品争鸣] 专访独臂摄影师 | 生命不息,快门不止

[复制链接]
分享到:
发表于 2016-8-10 01:2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在一次阿富汗前线拍摄中,踩了爆炸装置,我以为会死,结果是没了双腿和一只手,但我还能观察和思考,我还有一只手,我还能做摄影师。”. I; h/ a0 F* H
——Giles Duley( e7 f& Z# y" ]' H6 ?: o

( U5 G: s# K9 l. C4 q- s: ~△从重伤中恢复后,Duley 第一时间为自己拍了一张自拍照,称之为“希腊雕像”。从这张撼动人心的自拍照中,仿佛看到了最高尚与坚毅的摄影之魂。
+ a' N" n0 \/ u* k6 g  X8 K印象专访=印象( d( z; t4 p: r/ N6 A% F6 n
Giles Duley=G
9 f- i. S& b0 Y& m: O11 D, F3 Q  b1 |, S9 y' f
意外前他在前线拍摄战争现场
' s! K, J  p3 i( p' N4 H当时他在前线,7 K* q" i, \% B7 `6 y" P6 o0 M$ e4 p
随驻美军75兵团第一中队拍摄,
* y/ ]! Q- P& b6 }在坎大哈附近的村庄不慎踩到地雷,$ h5 Y  S$ k" ?0 |* ~
意外之后,
6 ^% l+ R/ E& ~整整用了19个月,经历了30多次手术,
/ e& p# \) g1 O# \Giles才从鬼门关回来。
# Z/ d. V* D' ~, h  ~
, R  a% z' ]& V7 D# ]印象: 为什么会给自己拍那张自拍照?- F3 X5 K- `- U1 K/ T2 h
G:意外后,有很多人想给我拍照,但我知道每个人对我的理解,一定不如我对自己了解得深,我想告诉人们我的身体是如何的,尽管它不再完整,但是同样如希腊雕像般闪耀光芒。( S3 e/ ?7 }# E- k- R+ w+ o
印象:当你知道你没有死,第一时间的想法是什么?( d: q- `, a0 }# r2 D
G:在事故发生的几分钟内,我还清醒,能够说话,所以我想我有可能活着。我知道我会失去腿和胳膊,但是我还能观察和思考,我还有一只手,我还能做摄影师。我想继续活着,继续做一名摄影师,摄影救了我。
$ y& g8 s( L1 r) q印象: 那段时间最难熬的是什么?
2 {) B9 x9 q1 x) |( h5 ?& D& wG:我现在仍然记得那段最难熬的时间,医生要切断我破碎的腿和胳膊,去除软组织不受控制的骨生长(阿富汗和伊拉克爆炸受害者的一种常见情况),以及以皮肤移植手术来修复内脏器官损伤,这个过程实在太漫长了。
5 A$ m+ t* A6 [8 L
4 s( j- V" V; x' z4 f$ F26 H4 t, S* b1 O! r7 O& k$ F( A
重生后坚持要做摄影师
( X) X  Z1 r' x9 B$ @" S1 |当所有人都以为$ a0 u: E" ^# ~% k& |
他的摄影生涯就此结束,
4 o( @; A6 @* ^7 p5 v6 g9 X" G他却重新拿起相机,$ O, H! A) Z; F/ ]$ [8 G: F+ L* J
在13年选择重返阿富汗。+ W4 Q2 t1 z' E0 T9 J+ F" U
一个克服生理和心理双重打击的摄影师,
$ ?" d3 `8 U" t" d2 l" j; T摄影成为了他的武器,
* ~! \3 x$ F* i; U8 q他要用影像打击这个
" |  W& r) A- x/ n: @/ N对他对全世界肆虐的恶魔:战争。
6 ?0 m0 {: k9 T3 e# N7 Q他的内心到底有多强大?!9 W" p+ |# q+ e

3 V4 k& ~/ O) c$ J( H- |印象:在恢复之后,你仍然决定再次前往阿富汗,什么让你坚持回去?0 D) q# |. @6 W( `
G:我想回去完成我所做的工作。在我受伤后的18月,我想再次记录在战争中和我一样受伤的平民,我的朋友和家人和内心的坚持让我回到那里。1 N6 ?! k* W1 _) M/ P7 }( Z% s
印象: 什么支持你克服你的心理和生理的困难,再次拿起相机?; f- ?$ g( s9 q$ A; J
G: 我有家人和朋友的支持,当我情绪低落时,他们是我的力量。- @5 j7 J% q0 H0 r
印象:为了拿起相机,你做了什么努力?
# Y) C$ o9 O% b6 ~" Y. ^& l  iG:在我从医院出来之后,我不得不忍受几个月艰苦的理疗,以便重新学习走路,然后我必须学习一只手如何拿着相机。; A! v1 v+ A" D$ u! |  D- _
印象:相比以前,拿起相机最困难的是什么?现在你需要多长时间休息?
' J$ H- H( j1 d6 H7 J/ t) m7 NG:困难是拿起相机对身体要求非常高。我每天就像跑马拉松,耗尽我所有的力气。我只能更加努力,把重点放在拍照!就像我说的,它很难,但我很感激我可以工作。所以我不介意,我愿意接受痛苦和不适,只要还能做自己喜欢的工作。
  N+ h8 k5 ~; |( M' k1 w- k' h印象:你现在拍照的步骤是什么? 3 m' v8 `! x! k9 s
G:我还是以同样的方式工作,只是现在有点慢!我甚至还拍电影,单手操控胶片相机非常有挑战性。
0 I  r! j* w, I印象:拍摄速度变慢,但很多图片需要捕获瞬间,这会限制你吗?1 ~( K/ i2 ?! d( V- S
G:我总是想每一样事物放慢更好。大多的摄影师很着急,我则喜欢慢慢地工作。在拍照之前,我会了解我的拍摄对象,倾听他们的故事,所以慢一点对我来说无所谓。
  Y2 Z4 Y: j8 A4 j7 g
$ o% O) G; f% `/ H7 N7 `0 P! g- j" V. n/ O1 ~/ P0 W8 c# N6 y" s1 e: F
, c/ ?+ R" A! U5 A* f
3. c. a  M. A' n, @0 M& ~; k
三年带着一条独臂仍然在拍摄
# ]- D2 l) ]' I5 T0 g采访的时候,Giles正在在黎巴嫩6 r  b) `+ E  v; L
为联合国难民署拍摄。" I* C2 ]" K% ?( _6 b
在过去三年,2 C: M! y2 J' d" {) j! Z6 M
Giles记录了几个叙利亚难民家庭,8 _, I5 f" n3 Q5 C# m: ~
现在他再次回来看望他们,
5 m% s  M! U2 d; I这是他最想做的事情之一。
! n! d5 L& X1 O) p# n9 d4 c因为当摄影师离开后,
- |8 O" a% h) D+ A9 t难民的故事仍在继续......* N! f& W4 c- W
继续关注他们,很重要。, l  _5 ~0 k3 R/ X' w. D. a

: ^; R3 g7 U5 v* O  q印象:10年来你曾经去过多少国家? 你想纪录战争下哪一类人?+ ~- K9 y/ _) I- P5 l- E
G:我已经数不清去过多少个国家了。 仅在过去的一年,就有25个!但这与国家数量没什么关系。许多摄影师想拍出差异性,但我则想拍出相似性。我发现大多数人都对同样的事情怀抱希望:家人的安全,子女教育、健康和一个称之为家的地方。所以去过多少国家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些人和他们的故事。
$ b' h( M. {4 i# ^& e9 v当战争来临,我对记录士兵或枪击这些不感兴趣。战争,伤害最大的是无辜的平民,他们有许多不为人知的故事。1 g) s7 p. U$ _+ Y8 ]
印象:你的新书《One Second of Light》已经出版,你想让读者看到什么?
, O1 K4 m4 v* I" V8 R, D+ B! F' L3 y; WG:这本书是我过去10年(2005-2015)工作的缩影。一段我为工作感到骄傲的时期,这是第一次真正在讲述人们的故事。这本书的初衷是突出过去十年所拍摄的最重要、最感人的故事。对我来说,这是一本很个人的书,因为照片中的每个人,我都认识。
9 j' a5 r1 c9 z0 O印象: 为他们拍摄照片,什么是最困难的?你有没有印象深刻的故事想和大家分享?
8 i; T: e# o6 a5 r( p  o- ?0 @G:离开这些已经认识的人非常难受, 在拍摄之前,我会先了解他们,成为朋友。当我能离开和返回家时,他们却被困在可怕的状况下。我试着尽我所能地帮助,但我总是希望我能做更多。. I# `: u0 e4 }( @0 c
印象:从开始到现在,你对难民或你拍摄的人想法有改变吗?
. O% ?+ W9 k& x+ F" q' Q3 XG:我不知道,我一直认为人是平等的。没有一种人是比另一种更好,只是一些出生在困境中。我妈妈总是说,应像对待自己一样对待别人。看着我拍摄的难民,我一直在想,如果我们是难民,人们将如何对待我和家人。我尊重那些我拍摄的人,我希望照片能透露出来。
8 p6 o: I1 R7 H5 u, x0 S$ f2 Q# j印象:你接下来有什么计划?) g( G" v5 ~9 S2 ~- N! t- Y+ g
G:我花了七个月的时间记录在欧洲和中东的难民危机。在这段时间里没有休息,所以我就想快点回家几天。但我不会呆在家里太久,有太多故事需要记录。即使签署和平条约,战争也并没结束,人们的生活继续受到战争影响,继续死亡。这也是我的新项目:战争遗留的伤害,对国家和民众的影响。
- s. f7 \% r+ i& P4 B3 \0 ?
6 ~9 ?: c$ X7 L) Z2 H1 S" J. g# x% v/ ]4 g5 T2 p

# R7 U, Z' E4 t+ N& r+ j% u- b% H

% I, d7 f( _' t! J! B" Q+ Z6 o* w; d$ }9 D0 z
4- o7 E: i3 T0 h9 p' Z. j) R
我不曾后悔拿起相机& v9 T& R# y1 _* Z$ t/ D2 @# Q
因为摄影他失去了太多,. g  A6 J8 ~0 N; |, e+ [
对很多人来说," L& a- u6 T6 a; s4 d, r
那几乎是全部,
& d& P0 r- k5 f3 N但是Giles不曾后悔,
" b& Q4 R0 W# v% L# a, R他说是摄影夺去一切,但也是摄影让他重生。
% n; H' @7 J9 n- K0 l* r, J* ^. d6 W  V3 V5 G0 ~
印象:你在接受采访时说,即使遇到严重的事故,你也没有后悔,为什么?
0 k9 r) `) Y. e0 x. G. HG:因为我为这份工作自豪,它很重要。我们必须了解战争的现实,为此必须有摄影师、制片人和记者记录战争。我做这份工作因为我对它充满信仰,我因做信仰的事情而受伤,我不后悔。
! \" f( R$ i, W3 e/ D印象:从什么时候开始你就坚定这件事?7 G0 T3 u+ C9 S, c# ~  |: B
G:18岁那年,我的教父给了我一台相机和一本战争摄影师唐麦卡林的书。我从未见过这样的图像——越南战争,比夫拉,贝鲁特孟加拉国内战的黑白照片,我被这些照片触动。 然后我决定这就是我想做的事,拍这样的照片。
- ]2 Q+ m% P* P7 ?, r" q, x印象: 你再拿起相机,你希望向世界传递什么?
+ z) i! P: u) ]# [/ MG:对我来说照片在讲述所有的故事,赤露的见证。我还想做回同样的事,最详细去记录战争的每一面。现在不同的是我经历了照片里记录的事,我的理解和共鸣现在更大。
+ i5 f9 o/ `  B1 w印象:你有没有想过放弃?为什么?
9 X+ B3 C5 L9 s! K4 LG:从不!) {4 V3 k5 r* F/ q
印象:摄影是什么? 摄影的力量是什么?
% A, G9 U4 ?+ v) U, T6 }  l! xG:我喜欢摄影,摄影是我的生命。关于这点我能讲述许多,但简而言之,我相信摄影有产生变化的力量,有人对我说,"你认为你的照片会改变世界?” 我回答:"不,但他们可以影响的人"这就是摄影的力量。: ^! p( [6 w: [0 s& R
印象: 如果你能跟全世界的人说一个词,你想说什么?
+ ]# |9 N7 j0 O. W6 M# x& CG:希望。 它从没丢过,永不放弃,总是相信有希望。
+ w6 C* U3 p% N( E4 b8 T: B5 H1 [
" J$ i1 P, v, B$ U* W! Q
) k, }0 k$ e( Y# I' g9 h9 H* l
相机是你的武器,你是带着摄影作战的英雄
& s, y, ]7 f, Y点击阅读原文7 ]* X# N" ^8 Q2 p0 v( {
0 e- B( [+ \9 M9 v

# {& x8 f  h* J3 U内容采编自网络, 不代表“北美生活网”观点, 除新闻外如有著作权争议, 请联系本站编辑,将立即处理。0 b7 b. w& ]& E9 C; t

' t  |4 A7 _* R( t8 D谢谢欣赏,开放注册,欢迎加入北美生活网。

转载请保留当前帖子的链接:http://www.beimeilife.com/thread-26564-1-1.html 谢谢!

使用高级回帖 (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快速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  

发帖时请遵守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你发帖内容、时间以及发帖IP地址等记录保留,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信息提供给有关政府机构。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