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发表于 2015-5-17 05:3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龙应台《回家》# O* B: I- O" T
2014-04-23 经典短篇阅读
: ^0 R- N% L- M三个兄弟,都是五十多岁的人了,这回摆下了所有手边的事情,在清明节带妈妈回乡。 红磡火车站大厅里,人潮涌动,大多是背着背包、拎着皮包、推着带滚轮的庞大行李箱、扶老携幼的,准备搭九广铁路北上。就在这川流不息的滚滚红尘里,妈妈突然停住了脚。5 a6 ?3 |% M& i5 a% t' _

' B+ |7 j5 ~: Z8 `她皱着眉头说:“这,是什么地方?”
/ f, h) C$ |) g3 B6 y- T  o9 ~7 e7 _% |$ |" C: p
哥哥原来就一路牵着她的手,这时不得不停下来,说:“这是香港。我们要去搭火车。”
. [& E) A: q, {8 H- r7 [4 S* `: D0 `9 N2 @* M: g: [2 j2 V$ z% V
妈妈露出惶惑的神情,“我不认得这里,”她说:“我要回家。”% Q9 t6 t, @  |4 B* P
2 r* o+ d' \$ I" Q
我在一旁小声提醒哥哥,“快走,火车要开了,而且还要过海关。”: l+ z% t9 f7 c
) X/ W9 Z* }( o4 d3 V$ ]' w
身为医生的弟弟本来像个主治医师一样背着两只手走在后面,就差身上没穿白袍,这时一大步跨前,对妈妈说:“这就是带你回家的路,没有错。快走吧,不然你回不了家了。”说话时,脸上不带表情,看不出任何一点情绪或情感,口气却习惯性地带着权威。三十年的职业训练使他在父亲临终的病床前都深藏不露。5 Y; W7 `8 J* p. w# x, }& E$ S
6 ^5 H  R- G4 Z7 A" P, K% }  P2 j
妈妈也不看他,眼睛盯着磨石地面,半妥协、半威胁地回答:“好,那就马上带我回家。”她开步走了。从后面看她,身躯那样瘦弱,背有点儿驼,手被两个儿子两边牵着,她的步履细碎,一小步接着一小步往前走。4 U0 d) x3 @& Q! T/ H

, K! [. D- Q9 P5 N& p: l2 C陪她在乡下散步的时候,看见她踩着碎步戚戚低头走路,我说:“妈,不要像老鼠一样走路,来,马路很平,我牵你手,不会跌倒的。试试看把脚步打开,你看——”我把脚伸前,做出笨士兵踢正步的架势,“你看,脚大大地跨出去,路是平的,不要怕。”她真的把脚跨大出去,但是没走几步,又戚戚低头走起碎步来。! i; T6 U) U: k1 p1 X7 F! n. e
( B3 Q9 S+ r% y( p
从她的眼睛看出去,地是凹凸不平的吗?从她的眼睛看出去,每一步都可能踏空吗?弟弟在电话里解释:“脑的萎缩,或者用药,都会造成对空间的不确定感。”) d; [  g# j8 K3 N  D" P9 ?( v1 j

: v( x: l1 K& P6 `' _* A0 @# u1 P散步散到太阳落到了大武山后头,粉红色的云霞乍时喷涌上天,在油画似的黄昏光彩里我们回到她的卧房。她在卧房里四处张望,仓皇地说:“这,是什么地方?”我指着墙上一整排学士照、博士照,说:“都是你儿女的照片,那当然是你家喽。”
* ]6 \, H1 C7 u% u; s/ {! m, N6 N0 o5 Y! U- c/ x
她走近墙边,抬头看照片,从左到右一张一张看过去。半晌,回过头来看着我,眼里说不出是悲伤还是空洞——我仿佛听见窗外有一只细小的蟋蟀低低在叫,下沉的夕阳碰到大武山的棱线、喷出满天红霞的那一刻,森林里的小动物是否也有声音发出?
6 T# G) v! S' g2 E' x- [2 y8 O. Z% h; f1 e
还没开灯,她就立在那白墙边,像一个黑色的影子,幽幽地说:“……不认得了。”大武山上最后一道微光,越过渺茫从窗帘的缝里射进来,刚好映出了她灰白的头发。
5 }1 D1 ]" F  b& @3 I2 G- b8 u# Q# z+ {; a- i  D
火车滑开了,窗外的世界迅疾往后退,仿佛有人没打招呼就按下了电影胶卷“快速倒带”,不知是快速倒往过去还是快速转向未来,只见它一幕一幕从眼前飞快逝去。, f% a" }7 A& m7 ~

" Q. ^& [+ ~0 r4 o( q/ @, T2 }4 m因为是晚班车,大半旅者一坐下就仰头假寐,陷入沉静,让火车往前行驶的轰隆巨响决定了一切。妈妈手抓着前座的椅背,颤巍巍地站了起来。她看看前方,一纵列座位伸向模糊的远处。她转过身来看往后方,列车的门紧紧关着,看不见门后头的深浅。她看向车厢两侧窗外,布帘都已拉上,只有动荡不安的光,忽明忽灭、时强时弱,随着火车奔驰的速度像闪电一样射进来。她紧紧抓着椅背,维持身体的平衡,然后,她开始往前走。我紧跟着亦步亦趋,一只手搭着她的肩膀,防她跌倒,却见她用力地拨开我的手,转身说:“你放我走,我要回家,天黑了我要回家!”她的眼里蓄满了泪光,声音凄恻。6 s2 F4 Y2 m& ]
+ x# q7 C2 B% G9 D; B
我把她抱进怀里,把她的头按在我胸口,紧紧地拥抱她,也许我身体的暖度可以让她稍稍安心。我在她耳边说:“这班火车就是要带你回家的,只是还没到,马上就要到家了,真的。”
- L! Y, a, b9 v" u5 d: z, w7 S! {7 L/ l; ]. v$ ^; v7 q
弟弟踱了过来,我们默默对望。是的,我们都知道了:妈妈要回的“家”,不是任何一个有邮政编码、邮差找得到的家,她要回的“家”,不是空间,而是一段时光。在那段时光的笼罩里,年幼的孩子正在追逐笑闹,厨房里正传来煎鱼的滋滋香气,丈夫正从她身后捂着她的双眼要她猜是谁,门外有人高喊“限时专送,拿印章来”……; P1 W* {* X! u
2 ]$ ]1 J" Y$ a& T; x3 \# h
妈妈是那个搭了“时光机器”来到这里,但是再也找不到回程车的旅人。5 c7 ~3 i$ p  D8 ~; r

" y: r+ m& t0 @8 ?( k& J6 w6 n

转载请保留当前帖子的链接:http://www.beimeilife.com/thread-266-1-1.html 谢谢!

使用高级回帖 (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快速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  

发帖时请遵守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你发帖内容、时间以及发帖IP地址等记录保留,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信息提供给有关政府机构。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