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标签看更多好帖
开启左侧

[心路独舞] 留学生活系列:月亮的背面

[复制链接]
分享到:
发表于 2016-8-20 04:5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月亮的背面

心路独舞

本文发表在新加坡《怡和世纪》第29期
淅沥的冬雨之后,是连绵的雪,空气中的尘埃凝入雪花后委身而落,在风中演绎出一种随起随灭的悲哀。相守着,日子便如常,于是,我不动声色地写字,思绪在键盘的敲击声里,默默审读尘世。

节日俗事的纷繁里,偷闲读完了一本有关于凤至的书,脑子里全是她那句“救汉卿,我要奋斗到最后一息!”的誓言,当年她患癌来美时立下了这个信念,于是在美国拼命炒地产股票,只为日后少帅出狱时能衣食无忧。夫人商界叱咤,但晚景凄凉,与少帅所生三子均意外身亡,只剩一女相陪,九〇年她去世时,把财产全部留给了已有五十年未曾再谋面的张学良,并在自己的墓旁为其留下空位。“生是张家的人,死是张家的鬼”,这份空穴以待、生死相许,居然比不了花花大少的所谓爱情,我唏嘘,少帅实在辜负了她。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于夫人的贤惠大度,终没能换回少帅的再度垂青,在她那如莲子般寂寞的等待里,又有谁,能够真正读得懂她的心事?或许,爱情本身就是莲子,华丽的外表下,裹着的全是苦涩的滋味。我很想知道,晚年的少帅在坐享于夫人的财富时,内心,是否会涌过一丝歉疚?

我很怀疑。

爱只有一个字,撇捺数来是十画,却鲜有十全十美,令人怅惘。在它淋漓的墨迹里,有着多少锦缎成灰的“流光把人抛”,不论多么华丽的相遇,终会转身,而相遇和别离,都是无言的绝。可惜,那些盛赞赵四和张学良爱情的人们,忽略了月亮背面的凄凉。好在,看似修成正果的赵四,也未必全是赢家。初始全无名分,只好与幼子一起被送往香港,只有后来于夫人赴美就医时,她才得以再回到少帅身边,却是为了陪伴他那漫长的幽居岁月,依旧毫无名分,还得忍痛与孩子分离。很多年后,全仰仗于凤至的大度成全,才在与少帅同居了三十六年之后,得以正式结婚。只是,这世上的山盟海誓和死生契阔,总是敌不过碎碎年月的柴米油盐,我很怀疑,若不是花花少帅长期身被幽禁,赵四岂能守得来云开见天日的这一天?相信,那些“辗转眠不得,枕上泪难干”的山居岁月,还有那些“烽火余生后,惟一愿读书”的幽闭日子,自有无人可及的点点锈斑。

有正必有反,有阳必有暗,成败缺憾是爱情无法逃脱的循环。谁又不是在光阴中日渐老去?千娇百媚不过是一种虚无的传说,红颜易老却是无人能修改的亘古真言。不要去相信什么“精诚所至、金石为开”,在情感的世界里,这不过是一句害人匪浅的句子罢了。于夫人用了二十多年才看明白了一个道理,既已行至水穷,难以为续,既然已经没有了一生一世的缘分,何不就此别过?感情,本来就是缠绕过后的剥离,可惜,于夫人把爱升华了,却没有淡出,在那虚穴的等待里,有着万般无奈的刻骨的凉。

天长地久有没有?钟爱一生能不能?钓天涯月明,谁能够琴心剑胆?笑白马西风,谁能够青梅煮酒?论天下英雄,又有谁能常胜不输?曾经相信过海枯石烂,后来才明白海其实很容易枯、石头也很容易烂;曾经相信沧海桑田,后来才知道,沧海其实永远不可能成为桑田。爱情的私欲中,原本是降魔者先降自心,心伏则群魔退听;驭横者先驭此气,气平则外横不侵。于是,懂得了距离是一种宽恕,学会了不论是在怎样轰轰烈烈的爱情之中,也要留点空间给自己、留点空间给对方、留点美好给距离。

没有谁,会陪你折腾一辈子。

掩卷,几声叹息。我只不过是偶然地撞进了这段历史,书页的翻动中,也溅起了我对爱情的种种感叹。人生一杯酒,江湖十年灯,就算是拼却红颜又如何?岁月的仓促恰似指间沙,越想抓紧越会流失,很多的时候,退一步海阔天空,适时的糊涂是给自己留有余地。只有现实安稳了,才能成就生命一阕完美的诗令。

关了电脑,起身。我听见窗外的寒风正席卷着雪花,呼啸着,渐行渐远。




转载请保留当前帖子的链接:http://www.beimeilife.com/thread-27852-1-1.html 谢谢!

使用高级回帖 (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快速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  

发帖时请遵守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你发帖内容、时间以及发帖IP地址等记录保留,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信息提供给有关政府机构。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