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左侧

这不是电影节,却有最多的大牌导演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8-22 02:3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1 s- B0 T" K/ \2 S" p% F- Q
一个分外热闹、分外杂芜、不可预测、异峰突起的电影场……一个观察、透视这个电影生态,也是社会、文化生态的切口。  u4 x# E% b" }
——戴锦华

( S+ Q+ D+ Z. Z' m1 u% u" t
! i0 x4 x1 F) {' Z) o9 d1 ?) _! Z7 c. k  H# s  E* M! E: a9 i9 U+ G

. y$ }& g" \0 p; W; ?时代巨轮的缓缓前进,为中国电影带来重生之焰。浸透着旧人挣扎,数十年里,中国电影不断轮换角色兼收并蓄,为创设一种合情合理的存在而奋斗。在市场和环境的双重夹击下,中国导演们又会寻求一条怎样的精神之路呢?2 h( l' W" Q" s, Z( @
- a/ u$ k$ m0 K$ ?8 e+ I/ ~

% t5 f2 \0 I- D9 U

2 Q( `( G7 l+ L" F2016上海书展期间,我们为大家奉上《电光倒影:导演的狂欢(一)》,以下为部分内容。
5 x- T1 ^8 b3 [! g# F7 C
; U; r, Q" o$ W
- v+ W' c) k: V3 ~* x
4 p/ Y; ?) {+ f1 M. F' h# P, J2 x- D7 u- b

+ ^( F: R; G7 Z& v- b* h1 X张艺谋:+ @! v* E8 \. Z7 ]
) `3 @7 G' X( d
2 L8 O$ d: G* P" a7 }2 o6 |6 a
  • “我们绝对知道在什么时候可以拍案而起做义正词严状,什么时候能揪着老虎的胡子装一下‘敢为人民鼓与呼’;我们也绝对知道什么时候必须对自己清楚万分的问题保持沉默、三缄其口。我们受到很多精神摧残,可是我们已经十分聪明地知道应该在哪里找到我们所受精神压力的出口……我们也知道什么时候说什么话可以上达天听得到首肯,什么话会触犯众怒。”
  • “二三十年前,全民都在思考,都在追求文化的深度和厚度,造就了第五代;现在呢,哐唧一下子进入了商品和娱乐的时代,那我也就试着拍拍(大片)呗……”
    3 s  A  C! t( H1 ?3 \6 J

9 b1 B+ Y+ B2 }
9 H3 ?0 h0 b( d& l  L% [& W" B' ^+ B- n+ H& ]8 Z# H

. H& o/ R. C) i, Y5 _3 M# K& z- p" z8 X. B: S: b
陈凯歌! N7 r, k0 {) x& R  Q& A6 `

. X) Y2 F. K* |; G1 s7 V5 [
  y! a( R1 H/ d
  • “我理解同行,面对苦逼的生活处境和创作环境,不能完满地表达自己。”
  • “电影拍成以后,就成了社会公器。我不会在公器里夹带私恨。”: n/ g* Y, a0 w/ W' g: Z

, J. g- l7 o  R) C
, L. v# R7 q* d* ?$ P+ m* A
7 [4 _. c* t9 h3 M4 h1 P" e2 L; |  ^! z; y' p/ `% g6 L  _( m
4 S# `9 L! T" A- B5 v; x
冯小刚
7 [% Z: I5 @" W7 a- g" M
# l+ L$ _1 W5 D" d
' `" D& o! Z2 }: D1 |/ r
  • “我发现,观众没有绑架你,其实你自己的内心有时候把自己绑架了——是不是拍喜剧的时候更踏实一点?可是从票房的情况来看,这些正剧反而比喜剧的票房要高很多。”
  • “我觉得一部电影如果在政治上出风头,它一定不是一个真正的好作品。”
  • “我对演员们说,你们没有态度,我也没有态度,但这电影不能没有态度。”! Z1 _* a5 e3 T" V' r2 i# F
* N) p% m" ?2 W' k, T1 p

# D' D. S3 g; H/ |% B
7 [+ Q( |2 m8 _$ s% F& f; b7 K* N+ J) O

9 I! |6 C" \3 d2 H3 N高群书$ y  X, W/ F4 P3 K' X! x

# m8 S; P/ H2 m3 e
' T: o) H! L) T6 a: x0 E$ g
  • “《风声》不准备挑战人类智商,试图当救世主的导演都是愚蠢的。究其根本,希区柯克想的不过是用引人入胜的叙述,把自己对世道人心的理解敬献给大众。”
  • “我一直想做一个努力,让我们现在的电影跳过第六代、第五代,直接跟第四代、第三代、第二代、第一代血脉相连。我们这代比较平和,能坦然接受各种东西。要可持续发展,你还是得拍主流啊,拍大多数人怎么想、怎么活的。”
  • “我想做巨匠,不想做大师。巨匠是为人民服务的,大师是为自己服务的。奢谈大师是不道德的。我们更应该吝惜资金,用电影给人慰藉平抚。”6 ]. D; y6 y- M/ Y5 m" {7 b
5 P4 K6 h: D' J8 ]

" `' I$ ~) w( y( d8 F- i9 n: l# e8 w: T; C: L
9 W/ N4 {( _; ^9 I4 B6 A( R% d- X
8 O& x! c& y4 y8 E: }6 ]
韩三平
. N0 l$ L- t4 F; l# g# `  y6 \/ N: L% u9 E
1 ?) I$ h7 V% p+ R
  • “一个作品好不好,有两个东西在约束和局限它,一个是时代,一个是你的个人能力。有的东西你推得越远,看得越清楚,所以历史局限性是必然的。”
  • “我不是说我的情怀就多博大,我们最重要的一个创作观念就是要创新。手机都半年出一个新款,大多数观众已经超越了某种认识,你还在用那种拍法,落后于观众的追求,人家肯定就不看。”  s% ?5 }3 u; k2 v2 V2 N* {+ H2 m

+ G% a6 @' m0 e2 k0 u+ P5 ?! [5 P: ]: f
$ \7 a9 B9 M7 p$ P
/ V* r' ~+ k' m, T; d: v$ ^! z

0 T* z; g8 |' @- |( j' g9 U  ]贾樟柯
6 I- X' T" i% x+ w$ b2 }  {7 m1 s5 J" @6 u7 y7 e2 U

8 s" i0 b* s8 R- M9 C/ V
  • “家乡汾阳的生活给我一种自由的精神,县城里有我们的喜怒哀乐,我拍电影的时候,这样的场景、空间,这样的生活在中国电影里是没有的,我觉得这很不公平。应该有一部电影,把这些穷街陋巷的生活讲出来,这也是我拍电影很大的一个动力。我拍汾阳,不是因为它特别,而是因为它是当代中国的缩影。”
  • “你看现在,到处都能看到拥有财富的人,但是对年轻人来讲,根本没有机会。他们的焦虑,很大一部分来自于物质的压力。这种精神的困境我们应该有一些良性的信息吧。我想让他们知道,那些成功的人也曾有过这样的精神困扰,也有过这样巨大的危机或者绝望时刻。”, o5 z' F. ~  l" h
3 Y( }/ H, P5 e' P9 c7 t
& g2 i: f- q8 `( T3 R- w, J  t& A
; O$ ]* y; v4 G' Z9 p3 B5 Y
& \! Q1 B  v, a; q7 t& J( t% l9 b
4 f1 i4 B6 V. n
姜文

, M* e" m0 Y9 [9 O. l( K' t4 G! w2 \; v+ S' b6 o9 `* f$ H

+ f: M' k# f4 j" A
  • “电影归根结底关于人,人即是目的。”' y0 C( N  C1 x( }6 J8 b
) i  _' v8 |9 E6 S1 j. w

4 J8 r9 p6 [  {& Q5 I; y/ W$ N, R( M. B' D0 O6 U

' N& |1 u: \. u0 N' y$ r. Q' \
  L, d; z, i; W2 k& y/ x1 O4 n李霄峰

9 H! d9 S2 A; h4 U) z& F! t. z. z  F* V: `4 e4 |7 j+ @% w3 a! h2 B

( y* C+ I- N2 x. Z1 U/ Q& @7 j& F
  • “电影它还不改变人吗?它其实已经很深刻地改变了我,也改变了我和我周围人的关系。这是一件伟大的事情!”
  • “说白了,我也不是什么他妈的道德模范,但我始终觉得电影还能做点儿什么。”
  • “一部电影和超市里的避孕套还有什么区别?人都变成商品了,难道还不可悲吗?说实话,一个人要是能够通过小时候的眼睛看到现在的自己,他应该痛哭一场。”1 e+ }5 B- g( u3 X# j
, H2 v( T2 L7 \+ C6 r

8 U$ f4 g3 y; A% j
0 d2 [6 K: t. B1 X$ U
2 J1 A" a5 {' N0 Y3 ]" {! d8 V$ z+ e* A7 y  X
李杨
/ }$ W. s; M5 L4 W$ Q+ G

% Q/ a+ ]: ^& e; J' u' v) F+ |1 b9 i- }2 {- b! C5 d
  • “电影会触碰一些社会问题,会给人们带来心灵上的震撼,但根本来说,它只是一个文化商品形式,电影就是个电影,绝不可能引发革命。我不是想要凭借一部电影就改变社会或是怎样,我能做的,只是促发人们的思考和关注。这也是一个电影工作者、一个艺术家的社会责任。”
  • “批判现实主义和现实主义的东西都有记录功能,虽然电影故事是编的,但都有相对记录的功能。为了真实,我极力模仿和创造一个逼近真实的环境,尽量还原了当时的场景和当时的人物状态。”
    ; U" z- `8 Z: s3 \, w6 a! K
+ Y! {% [' G3 _( z$ h; Z

- r. c3 Y/ J1 s  N; \) ?, N: @6 q6 }& y" D# a% S
: p! B+ R7 G# T  F: o, i9 H
5 M# H/ [: [1 y7 C2 u0 N, ^8 P
李玉

% e1 a( U, {% @2 u1 f1 s7 j9 E# C5 ?9 \+ T1 v
6 i+ l8 ?  J3 B$ c+ [' D- I
  • “尤其是现在,整个社会的底线还在降低,需要有人来扎一针。”
  • “我的合作者经常问我,你为什么总要这么清醒,总要做点深刻的不一样的,因为我永远记得我想做的事。我想用我们所有的真诚,再出发一次。太多的人害怕自己被主流抛弃,我想说不要急于去做主流。我相信不管我做一个怎样的电影,哪怕它再商业,总有我的东西在。”
    0 J3 E  R) ?! ^( |& H% {
$ g. J7 e& A7 J

% F" T+ ~, U/ |+ D$ K; z# e
. v+ b3 M1 l$ ~1 Y" X1 z7 F8 |- V0 X* q7 D7 y
4 _7 ^* a$ `( }/ U( q# d/ |
娄烨

3 k) @) W+ R( t1 C! K; m) ^4 f / S7 g1 w2 i* s
  • “其实我很清楚自己的底线,我就是一个电影导演。电影导演在任何一个体制下,都需要对话,都会遭遇不理解,这很正常。但是这个度应该把握在一个合理范围内。”
  • “实际上电影是艺术的一部分,也是娱乐业的一个组成部分,我认为不要太政治。我这话既是对电影从业人员,也是对官方说的。不用太在意这个电影多了一个镜头,少了一句话,这不是特别重要的事情。同时,一部电影也损害不了一个社会,至少你应该有这样的自信。现在的电影不是那么具有侵犯性,它的影响力远远不像六七十年代。”
    3 T4 ^9 F+ C5 O) u9 ~! n

, ?7 X5 {  v1 f9 O. w0 a3 l1 |" P5 w, m0 V2 J& Z- R+ c

# p* n1 C6 I/ u( @1 n/ v1 Q' z( J0 T# L6 y7 V3 W6 n* ?

4 w; G) h) I3 m6 E+ ?8 |陆川
: [, z# o  O, ], L  I7 h5 i
' W( ?/ Y+ K  l/ b
) ~' p' ]% B9 o1 }- g
  • “拍《可可西里》的时候,我们上山连救生装备都没有,因为我们太穷,把所有的制作费都花在拍摄上了。我们在可可西里呆了一年多,基本算一回上山下乡。我们在用生命跟要拍的人在一起。如果我们做到这个分上了还叫投机,那投机成了褒义词。”
  • “我有过短暂的濒临崩溃的时候,但我从没想过放弃。原因很简单,我承担的不是我一个人的事,还要为剧组承担;我也不仅仅是导演,还是这部戏的执行制片人。一天24小时,我可能23个小时都在想这部戏到底怎么回事,这些资金到底怎么用。我完全沉浸在事务的海洋中,我实在没时间崩溃。”
    " [! d5 @6 P( |+ c' T

" P; a$ U6 n4 v5 e4 R
$ i$ h0 N3 B4 Z7 x8 Z" p3 \( d0 K& ^5 G* A4 F9 K

3 y/ x9 ~1 M+ ~$ ~+ b0 C. n+ ]
% L+ B) y) s7 H; s7 n7 [; W3 p2 i' a
: c! W: o$ Q" Z
宁浩

* {" L2 \6 N5 ?2 r8 [5 y  m; }7 R' N) K, s) h' d! O$ n! c

: j8 W! x2 F) ]: Y. }
  • “必须完美主义啊!不完美主义怎么拍电影?”
  • “我很少去关心我的电影怎么卖到十几亿票房。其实我对票房并不是太懂。找一个导演要票房,就像找一个厨子要营业额一样。我们的电影堕落到今天只谈票房,制片人琢磨、导演琢磨、演员也琢磨。”
    + u! R7 Z" g  t, x$ E8 Y
' W- e7 ?' \/ T2 l6 d/ {

' O9 r6 b3 p7 e  C1 F# ?( l+ W& h4 i: c* {
: f; x6 s5 g# i/ `
7 N8 o, d7 a" L# x" a3 ]
田壮壮

6 r$ n3 c: I* d6 [" Y# w6 f- c9 y+ D  X! X) l5 k
9 m" G6 c' T" Z2 O0 G
  • “我不反感商业,只是不知从哪年起,所有电影内容都变得无关紧要了,所有人关心的都是钱:卖了几千万?大家关心的不是电影,而是电影放完之后的一个结果,我觉得这太逗了。电影不可能不带有商业元素。我都60岁了往哪儿转啊?能转得过去么?”
    7 q6 e- h# {" G' ?7 a2 @
! f5 O5 U, j! i
& h8 E3 U) R  q+ b4 i$ \4 ]- y: {
0 R+ k4 y+ ~( c' d
& }2 u' u% z5 F' b4 N! [: g
. e6 s0 ?- k& w! k8 v5 E
王全安

, ?) j( f; z! v3 o: j$ e/ m2 P! q% m& J/ F" P
' R) }6 F# ]0 o, G" i% S; [' f
  • “一个作品就像一个结果,它有一个完整的结构,结构的删改对作品造成的遗憾和困惑是不言而喻的,但我还是想尽量完善它。让大家看到现在的情况下能呈现的部分,我觉得在中国电影的环境中已经是很可贵的一件事情。在做这部电影(《白鹿原》)的过程中,我知道我们面临的是怎样一个环境,倒是没有太大意外。”
  • “我希望有一天,有一个自然、自信、宽松、宽容的环境,让我们能够更好地表达自己。小说用了20年,我希望我不要等那么久。好的东西已经在那儿了,让时间来检验环境的变化和进步吧。”
    ( {/ S" v# }+ m, e7 z% C2 X
! J9 e* r( J- J8 \7 x9 [$ y* g
% m% w" D, s/ i$ i& i6 J: k
! U1 L* y! x% M1 S
6 _# s$ e: V# Y9 b! |/ Z

8 ?, x! {% u/ R$ l- f' B王小帅 
$ }2 |$ |, u! O$ v7 z( V+ o/ ?
9 E3 r* Q6 l. N
5 a' w; f& P/ p* D
  • “电影对我来说,是一种机会,你比别人有更多的机会去操纵你脑子里想象的东西,这是很难得的机会。没有电影,历史就被掩藏起来了。”
  • “今天这个社会有太多的时候需要妥协,需要去接受一些诱惑,改变自己的路子。我们刚刚毕业的时候,大多数同学都去开公司、拍广告,说是先去挣钱,回来再做电影。在我看来,既然你热爱电影,就不应该离开——离开,就回不来了。多年以后的事实证明,如果你有这种迂回的想法,两边都想得到,最后可能两边都得不到。”  s# r5 t. F9 ]' W
3 U: E0 }' F8 o  b% _3 i

) A+ o' d/ c: t3 v/ i. G9 [
$ N" }0 R7 T7 A! h3 u! V* y! d' _9 D4 S# b/ _8 W! ]( w! Q9 \

9 E  \5 \8 ?9 c5 a' N徐静蕾
& r4 n1 d) n* i' ]+ b  p* @& e4 Z
. w+ b, K" Z3 L$ j
! \1 x7 g6 k7 ^8 B% A7 C- Q
  • “我身上有什么值得利用的,你们就拿去用好了。”
  • “肯定是有人说好,有人说不好,那也没什么。是,我是拍得不够好,那您来个好的试试?”
      d$ l& `4 w! [

$ y+ V# a  H$ ^) q* c8 j7 b8 F3 J; w9 t8 U

# O% L  K0 _) ~& E5 E, ~! q. B1 L) d. Z5 o% k- p3 N9 [- Q2 n% Z: p8 G

. x/ Y* O9 o9 h; i刁亦男
# I, i4 |$ }- Z- P& e. \  L1 _

; b/ {" n" {) Z) J  _1 t
7 a* i3 {2 n* c# D4 [; w
  • “凭什么别人拍一个讲故事的电影,西方影展会接纳,而接纳中国电影就一定要有政治意识形态或者民族奇观?我们也可以靠讲故事。”
  • “在写实和表现之间是最高级的,我找的就是这种东西。”* B: `7 M5 `/ L  o- K1 G
; o: J( V0 C) e% D& V+ J' n4 |8 b
8 e$ [0 l5 ^5 a; b0 @- E

% j) r3 Q5 D( b" D
: v) |& K0 J' t% h7 l* M; |, g
$ k4 h4 w9 r$ H% o& I, V4 o张猛
5 I) Y5 y1 `" D0 a9 B' t. y1 o
9 D, k, ]+ j3 y" K
( y) M$ [  ^% N
  • “我从来没奢望有那么多人喜欢这个片子(《钢的琴》),但是不喜欢不代表我们不需要。我希望所有人能挤点时间静下心来,回头看看我们曾经经历的那个时代。”
  • “现在(的生活),谁瞅谁都不顺眼。日子过得特别快,每个人都很焦灼,物质成了衡量家庭和个人的惟一标准。你挣不着钱,就只能搬把凳子出去晒太阳。”
  • “我一直觉得,梦想不重要,情怀最重要。我用两部片子证明了自己是一个导演。不是为了讲这点情怀,我完全可以干一辈子栏目的舞美。”6 |$ j* ]7 o, ^

. A$ o/ a; ]. ^8 j4 E' F; C. c
0 @3 ?" @- M& e3 s+ S1 ?: A" Z4 P  s/ ]0 w$ M1 M
5 [) N/ l9 f) L: p3 E3 E6 h2 g
$ j+ \+ c* Y/ o* Y# e/ J$ _2 n
张元
; y8 [1 d4 u& ]& V$ W; U
# f2 x+ M8 s) N6 N, ^! q
/ d/ \* X& w: t7 h
  • “我一直比较好奇,喜欢搜集这些周围发生的故事,我觉得自己有义务为时代把这些故事记录下来。”
  • “我今年50岁了,就如你们所说,和我同年龄的人已经成为这个时代的中流砥柱,我不想做其他的,也不会做其他的,电影就是我的享受。”
    6 `. g; R5 `9 R8 w' g

7 r6 e- F% k6 ]* b) f) H' R  ]3 m- z' q0 j# p

# e7 H" E4 W8 w, x8 m* M0 f
; ~$ J5 W4 a: Y" S( F/ W) u电影是艺术,不需要太政治。电影就是个电影,不会引发革命,电影的启迪作用理应被保护。电影是创作,不需要太妥协。今天这个社会充斥着太多的妥协与诱惑,如果热爱,请不要离开。如果生活欺骗了你,那就到电影的怀抱中去吧。
6 j) G) \: L) [7 f- c3 d5 C, \$ }! e/ |
; O) {5 F3 p; y9 Y
时值《南方人物周刊》创刊12年之际,我们诚意奉上由《南方人物周刊》出品的导演访谈——《电光倒影:导演的狂欢(一)》。本书精选多篇人物专访,聚焦电影人的个性情怀,以《南方人物周刊》记者敏锐和人性化的视角,与导演、创作者面对面交流,走入光影交织的独特世界。第一集荟萃陈凯歌、刁亦男、冯小刚、贾璋柯、姜文、宁浩、吴天明、张艺谋、李玉、徐静蕾等大陆知名导演,他们不同的电影风格反映多样的社会现实,引发出关于时代、人生的诸多思考。, @3 W" b0 z7 B& e9 q4 {% a. [8 a

$ v% ?' X0 ]# r) M  X
, L7 M+ U3 S! K1 K  U; j& b6 X+ K" D/ M2 J8 a% F
' E  _+ R' A! V2 N' m) \

' n8 h9 F% l1 a7 Q" L6 B" t$ k) R$ j1 z
, ?3 k5 A2 U# O- v
部分图片来自网络
整理|关丽明  编辑|阿尔伯特  V3 l2 _, R4 w4 P' m


转载请保留当前帖子的链接:https://www.beimeilife.com/thread-27876-1-1.html 谢谢

使用高级回帖 (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快速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  

发帖时请遵守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你发帖内容、时间以及发帖IP地址等记录保留,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信息提供给有关政府机构。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