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左侧

[品牌打造] 《新周刊》二十年:一根银针,一种精神,一个IP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8-22 02:3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8 r5 ^( P3 `% y* A! X7 [9 {8月20日晚上,《新周刊》创刊二十周年庆典在北京举行。2 i7 U* p, D( N- ~, G
( _" A, G5 d5 M4 q* I, \7 w. c

# }8 U0 R2 o( v6 O* a0 \1 r
“《新周刊》就像一根长针,在时代的脑袋上一刺,疼完以后一拔,任督二脉就通了。它既像针灸,又像乱飞的天马。”
$ m& t" w4 H# b# h- j7 Q5 @

, v6 R; p$ e8 `! Q6 i5 W2 O记者/曹园& X( [8 q9 T, P7 F9 ~) G4 p
摄影/李伟 王旭华
* i' k* j; k) V
* {- V4 l; A+ M* y
, S7 ?) I+ [* u$ y“做《新周刊》第一天开始,我是按照一个百年老店去经营,它应该有一百岁。”《新周刊》创始人孙冕在创刊二十周年庆典上说。) \( _7 l+ {4 I5 i
% A) i/ ?* j/ @- z' o- i3 D1 }
每一次集合都意味着再次出发,每一次回望都是为了看向未来。2016年8月20日晚,《新周刊》和它在传媒界、学术界、文艺界和商界等各界新老朋友,以及来自挪威、瑞士、克罗地亚、以色列、西班牙和加拿大等国大使馆和旅游局的国际友人,相聚北京世贸天阶篮球文化中心,举办了温馨风趣的二十周年生日聚会。9 i0 T+ u* P5 n" S3 o* l

, G$ R; j& g5 E$ o5 c* L/ ?. C( ?) v( O7 R* h, S

. R& f9 P9 k/ I. E$ n) i《新周刊》创始人、名誉社长孙冕入场。
+ ]; a7 Q, @! [ $ J. g+ G1 q; z5 r. Z4 e' i, J
《新周刊》执行总编陈艳涛在致辞中说:“《新周刊》的创刊号留了两个空白页,第一个空白页只有一句话,写着‘留给有眼光的广告商’,第二页也只有一句话——人们已经习惯于在最好的杂志上见识最好的品牌。我非常敬佩第一代《新周刊》人,他们给出了一个绝对的自信,这个自信一直延续到今天。”$ [% e4 [0 Y9 p( Q. D

" {5 l1 C0 D- E4 g4 y) j0 u* c  i  S

8 w) l9 D5 Z3 @: t1 m$ }" E' q《新周刊》执行总编陈艳涛。9 ~0 a6 H2 n! e, p! F! \, U4 ^: A

5 ?6 p( _5 R& E5 {' p, j6 L0 F2 |中国新闻文化促进会副会长刘北宪在致辞中谈及:“我们不只希望回忆,更希望一起去参与创造一个充满新锐和朝气的新时代。新锐与否,并不以年龄来区分,年轻者未必新锐,而白发者也不一定迟钝。”
  N. B$ Y5 n$ o6 Q! o+ ~2 H
6 q& B1 V* j$ l# p4 I
6 N4 b) F8 F4 v2 v- B. |) h* ~4 i5 x, Z1 U
中国新闻文化促进会副会长刘北宪。
5 V5 j. p4 j$ `7 x* g0 @1 F6 u
. D  w% Q3 t  H& s《新周刊》最开始所有的努力,只是为了新一点。从“最新锐的时事生活周刊”到“最新锐的生活方式周刊”,广东出版集团董事长王桂科认为:“20年后,《新周刊》从一张白纸办成了一个壮实的小鲜肉。它实现了交班和定位的转变,也成功完成了媒体形式的转型。”
0 @! u. x: `3 O6 n
0 C1 u" L$ T, P: M( c- }3 m6 V, T" ?6 |& n( I5 d
2 n9 [6 g" B: p; A# v5 F2 T
广东出版集团董事长王桂科。7 x* q+ l2 Z" R- g
) O9 i( B/ p. ]( C1 P% o
“《新周刊》让所有电视人带着非常强烈的恨意去买它看,年度榜单的发布又给电视人带来了无穷的价值。”
% o. l4 V* g9 e
' w6 ~- j& x1 J  o& O, U9 K新京报传媒研究院常务副院长朱学东在《新周刊》八周年时写过一篇文章叫《幸存者的游戏》。他认为今天的《新周刊》就是媒体的幸存者。“只要保持新锐的精神,就不会因为平台或者传播方式的变化而改变。”
0 V2 V2 R, f9 x; M5 e, ~  J) _ + T2 Q2 L3 G" Q( _
优酷土豆副总裁陈丹青眼中的《新周刊》是一份有着敏锐洞察力、内心又非常柔软的杂志。“我希望《新周刊》能忠实地对待这个时代,不期未来,做好自己,做一个永远的诗人,一个永远不向社会妥协、睁眼看世界的孩子。”
7 T  f' o1 [2 @+ J: x  n5 v
5 ]! {3 O( n- Z9 x
6 [3 H! p+ u! c  t, d1 v- h9 k
( j& ~9 k/ m2 _" F朱学东与陈丹青。+ l* V& `( E; @0 x( S

4 M5 I/ K8 D# X, ]+ H
& t2 I) f3 [$ U+ f, ]; P* ^) v. ?8 }
嘉宾们在对谈,荧幕上显示的是《新周刊》的部分代表作品。左至右:主持人张泽群,搜狐网副总裁曾怿,腾讯网副总编辑李伦,朱学东,陈丹青,《精品购物指南》总编辑张书新。$ J0 c; j6 u+ e7 b

& r0 U- ?; C7 M1 M5 m/ W/ ^4 E

: C; H: B  t! O前江苏广播电视总台台长、南京大学教授景志刚记得,《新周刊》真正在电视行业里风声水起是开骂之时。“它让所有电视人带着非常强烈的恨意去买它看。后来我发现,中国最权威的电视年度评奖不是星光奖,也不是五一工程奖,是在《新周刊》这里。每当《新周刊》的年度榜单发布时,所有电视人都在对自己一年的劳作做出评价,《新周刊》给我们带来了无穷的价值。”
0 L' S9 A8 a- b4 b5 c) o( {7 L+ j* \; W( X  A6 g

6 J! D$ p- j9 \3 X9 S2 l/ [
' F- i9 x) R. c; B景志刚在发言。云南卫视总监乔志(左一)和三多堂传媒总经理高晓蒙(右一)也来到了《新周刊》刊庆现场。
' |* `1 G0 C$ d/ y* b: {' w
9 x( j( o+ _. ]$ ?. ]8 p$ j6 C8 J庆典期间,歌手赵鹏和许飞通过歌声献上了生日祝福。赵鹏为《新周刊》创作了一首名为《不期》的歌曲。相声演员贾旭明和张康也带来了取材于《新周刊》封面专题“吐槽北京”的原创相声。4 {4 L6 O3 i5 n7 d" l0 y' m; c: y

- R2 N5 y2 M+ ?2 x* K: _5 z& O9 U  n

# g0 e! i8 @# M, t% |: f! e' [* x3 p赵鹏。
, C" b5 z4 B. _1 x3 @) N8 m" S# ^1 `& i4 C$ \

' z, @# s( N' m, d! o8 e% ]5 X
: C  t. u+ d( I% @, t/ g$ r) q! f1 @/ n( {; N, p6 t! b' |
许飞。
, ?6 }  U1 _( W- O9 Q. e
3 b* Z- u  J8 B2 t, V4 e  M. `6 X' O3 C. R% t0 a
+ s+ N( C% Q% j8 q6 M/ [0 H' i
+ B1 r4 N! e' w7 k/ B3 A: E2 R& J1 A
贾旭明和张康。7 `4 L: J0 S- z; q- X, `3 r/ G

0 s5 V# n: n4 H8 _“在讨好女性的大环境下,还有一个如此直男癌的杂志坚挺着。《新周刊》给了我们一个不用讨好任何人的骨气。”
, ?9 ^0 `5 j3 t
% R/ T' _. [  D6 |, m! `生日聚会上,新老“新周刊人”齐聚一堂,聊起了他们与这本杂志的故事。+ G5 ^, s2 `3 b( h! i8 N+ h

0 r: B  Y7 T. M, V5 b8 h3 B0 S- ~《新周刊》带给了杂志创始人、名誉社长孙冕四个字——“情义”和“尊严”。“每当我看到《新周刊》蔚蓝的LOGO,一个地球往我眼里扑来,我觉得这个LOGO就是我家的门牌。每次阅读《新周刊》时,就觉得这是我的家书。”( ^' W8 a. w2 U7 ?( H
2 F% q$ b! J2 `8 P+ J* `
最初,三九广告公司和出版局签的合同是15年。《新周刊》创始人、前执行总编封新城说:“那时,15年对我们来说很遥远,根本不能想象15年后会怎样。今天,我们居然为这本杂志过20岁生日了,这是我们的福分。”
5 w1 x/ B+ I1 N
6 k( w4 o# e& @+ M3 d+ T; D4 [
/ c4 I( J- t: u5 G  V4 |
. M, K1 v( S6 V! t封新城。7 W5 H! H' ?+ E6 m: S
' ^  b. E, Y( t

6 V( i, m, P" d) E, n( [
- Z( L# p7 d3 V% `1 h: Y  F! n《新周刊》现任副主编蒋方舟认为,《新周刊》教给她最多的是世界观的塑造。“它带给我最大的世界观影响,是它非常男权、非常直男癌的一面。但这又是一个非常了不起的事。在充满了田园女权主义者的当下,在所有的社交舆论几乎被女性去垄断或者讨好女性的大环境下,还有一个如此直男癌的杂志坚挺着,非常不容易。”- n. ^! \- O0 r, Q! Q, W

7 ]* q0 n& M% A8 t! M“无论你从事什么行业,特别是媒体,或多或少会有想妥协的瞬间,想去谄媚潮流、谄媚趋势、谄媚年轻人、谄媚你不认同的事,你经常有一瞬间觉得其实这样也挺好。但《新周刊》给了我们一个不用讨好任何人的骨气。”她说。" \* }8 T5 O2 E9 d# _

3 i. e9 v5 s" }3 c0 R" l' ~6 V1 h* s  x

2 d* c% T& F* @0 Q% B) F蒋方舟。
# S  n, X  E+ | . J3 M, t, i* ?0 ^
蒋方舟2008年加入《新周刊》。“人生可能没有几个8年半,但我一直都在这里。我会和《新周刊》有多远走多远。因为面前一直有这条路,所有其他路都是不存在的。无论这条路到什么地方,我都会走到它的尽头,不管它有没有尽头。”; {" }: Z' M4 Y  N# D* C
& Y6 R) e$ E# D) q. A9 a& Z
《新周刊》前总主笔肖锋在杂志二十周年之际提出了一个概念,即两个《新周刊》。“一个是物理世界里的《新周刊》,还有一个是超级IP的《新周刊》。这个超级IP的《新周刊》就像《阿凡达》一样,变成各种各样的化身,变成每个人内心的东西。”" J% N, [0 j, V+ ^

3 G5 o# k4 O6 V6 S+ ~/ O* l' k& G% o' ~9 G9 |* u/ o

5 M5 L% K: ~4 R2 E4 [8 p
' j" t+ x: v6 \* A1 e2 y. Y* n新周刊老员工肖锋(左二)与黄俊杰(左三)。8 P: n5 W% c7 N$ z- J" q3 u! z

: c" U. {- \' `( r前副主编黄俊杰觉得,《新周刊》的生日会更像是个同学会。“一到同学会就很尴尬,因为成名的同学很多,但都在从事自己喜欢的事情。《新周刊》教会我怎么看待这个世界,也许我们原来只是站在平地上看,但换一个角度、去到高一点的地方,世界就真的就不一样了。”前记者郭娜也觉得,《新周刊》给了她通过有趣的方式看世界,并且以有趣为生的机会。
1 E5 c1 @6 p/ j: ^7 Y
0 ~% M0 A* q3 I$ I前记者何宽大学毕业后来到了杂志社,他形容那时的自己“迷惘而狂妄”:“我来《新周刊》面试时,周可老师问我:你会什么?我说我会写字、会拍照,还学的设计能排版。之后他沉默了两秒钟说:‘你有没有意识到,你说的这三点是一本刊物的全部。’”
* A$ M% g* E: U0 Q/ b3 S# J6 j& t" N% p
5 q$ d/ n6 \# _4 L. M1 J" [

: B( J, v4 }" Z: P0 i( z. d
! P/ o# P* Z: S( w左至右:孙冕,何宽,蒋方舟,郭娜。) M/ A: q- o' G% d: c/ t

  t& [6 X6 H1 S& t/ a- C" K7 s7 B. }2 D: W+ v+ S( j  q
新周刊人的当年今日。1 l- L& \( x6 I

& i/ U" ]# q$ D, {' V5 K
( J8 m7 M( _$ ~- Q  k' Z
9 J0 g3 M1 U) E0 e
“《新周刊》就像一根长针,在时代的脑袋上一刺,疼完以后一拔,任督二脉就通了。它既像针灸,又像乱飞的天马。”
5 |  E/ E$ U) c7 r4 |' T
8 i% b/ f# n$ t9 k; q  x画家叶永青最近在画一只掉毛的孔雀。他有一只养了20年的孔雀,托艺术家罗旭帮忙照顾着。“我不知道孔雀能活多少年。罗旭特别担心,给它找了两个女朋友,之后抱出一窝新孔雀了,而且每天叫得跟唱歌一样。但最近罗旭说孔雀的毛都掉光了,是不是女朋友太多的缘故,我说,你可能入戏太深。孔雀在换毛,这是个换毛的季节。其实,媒体今天也到了一个换毛的季节,以后会开出更美的屏。”5 j% U# J1 q" B. P
) |1 E# d' G3 [
文化学者张颐武当年看了一眼《新周刊》,觉得特别不靠谱,但他发现,不靠谱是一个很伟大的事情。“《新周刊》告诉我们,你要看到很多靠谱的人办杂志,一定搞不成,但不靠谱的人放在一起却很靠谱。这是《新周刊》最伟大的地方。”+ W1 l0 m2 [# Y( R# H$ t! e

2 f8 }5 q* {+ z  C% r: }6 F+ Q! ]) R4 y

6 b9 c  {# Q! q6 q" Y4 N- M+ R叶永青与张颐武。: P# ^: s* y% l
) v$ z" B4 V2 F: u& d! {

/ e3 `7 }2 h6 k

8 Q; @  j- Y0 I- I: s% Z& b' }* A他拿中医针灸打了个比方。“针灸很伟大,拿一根长针往人脑袋上一扎,这个人活得特别好,拔出来以后任督二脉就通了。《新周刊》就像这根针,在时代的脑袋上一刺,疼完以后一拔,任督二脉就通了。它始终抓住了时代的任督二脉。它既像针灸,又像乱飞的天马。”
# \+ A8 `$ }3 v: p+ \& N # ~2 {& o- m: W/ v) D  l
脱口秀结束,天幕开启,一期期杂志封面通过会场顶端的电子屏幕一一闪过,停留在了《新周刊》二十周年的标识上,也是对未来征程的开启。# T7 W) l0 {" y2 @+ M- i6 f
, b9 Z- q) ?/ g

7 C5 B5 a# k# u( ^1 ^台下的嘉宾与观众。
; `  w! z; ^6 A5 u9 a% W/ n  Y  s; m9 Z  V/ I% v8 D! p

6 [& e; G1 N* z, p$ S2 d0 G: q0 W

! u$ C7 {- r) |! ~" m- S  f会后合影。 后排左至右:景志刚,徐文兵,徐继峰,叶永青,封新城,谭飞,刘胄人,陈宇;前排左至右:李艾,陈艳涛,刘北宪,张伯海,王桂科,孙冕,艾敬。
0 z/ O# E) b& u/ S- J: U" H. s+ c4 |0 m

4 c5 `- }1 ?5 S8 C. f& E2 \  c& i- V) F7 _0 }6 B0 n/ n6 a
6 S* @. g: X6 W4 ?9 V+ C
1 Q- }& M$ n1 B
5 T5 u* W  f$ Y6 D" N. }- {; L5 v+ Y  f


转载请保留当前帖子的链接:https://www.beimeilife.com/thread-27877-1-1.html 谢谢

使用高级回帖 (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快速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  

发帖时请遵守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你发帖内容、时间以及发帖IP地址等记录保留,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信息提供给有关政府机构。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